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三国封神系统 >> 第329章 孙坚的心思

第329章 孙坚的心思

孙策回到家中钻到自己的房间,直接滚到卧榻之上蒙住头脸,在被窝里面似乎是还能闻到那隐隐的清香。这样一想,他脸上还没有褪去的红潮变得更加红了,就像是夏日里一轮圆滚滚红彤彤的夕阳。

他还在回味着方才的味道,便听到院子里面的管事在外面喊公子。

“何事?”

“公子!老爷吩咐,让你回来之后就直接去前厅找他,老爷有事情要问询!”

“知道了!”

孙策起身,摸摸脸颊只觉得滚烫似火,这个样子怎么去见父亲呢?他急忙吩咐下人打来一盆水,匆匆忙忙洗了一把脸,然后立即跟着管事前去拜见父亲孙坚。

一路之上,被冷风吹着,孙策脸上的火热消退不少,脚步也越来越快。这老头子半年才见到自己一次,说不准是手痒了。这一次闯了这么大的祸,还不知道会如何教训自己呢!

孙策来到大厅之中,抬头一看,果不其然,程普已经来到了这里,正在将孙坚讲述这一次与荆州水师交战的经过。

不过,很明显孙坚的心思并不在这件事情上,见到孙策来到之后便亲热地招呼自己过去。

从孙策与周瑜两人一回来踏入吴郡开始,后面的事情孙坚就全都知晓了。

此时,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个长子走过来,只见后者脸上的红霞还没有退下。见到这种场景,孙坚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中却只想感叹一声岁月不饶人啊!

孙策过来拜见,半年多没有见过父亲,只觉得父亲变得更加英伟,也更加威严,身手也一定更加敏捷了。

只是,这眼神之中却是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难道这就想要动手了?哼哼!自己这半年来也不是虚度光阴,究竟如何还要打过才知道。

孙策的内心戏经过充分演绎,已经提前完成了心理疏导。但是,抬头一看,孙坚却是楞楞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孙策看了一眼程普,后者无奈地摊开手,看来只能自己动手了。

“父亲?”孙策提醒了一下。

“嗯嗯!不错!你在书院之中做的不错,好好进学,这样我与你母亲也放心些!”孙坚胡乱应答两句,孙策听了却是猛地抬头看向一旁的程普,面带惊喜。程叔够意思啊!那件事情竟然没有和父亲说!好程叔!以后你就是我拜把子的兄弟!

然而,似乎是感受到了孙策的内心波动,程普回给他的只是一个大大的无能为力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把孙策给卖了。

他对孙坚拱了拱手说道:“主公!有件事情,做臣子的不能让主公受到蒙蔽,必须要告诉主公。据公瑾那孩子说,伯符在冀州书院把先生给气得晕倒了!”

“好好!”孙坚正要继续说好,却是猛然反应过来,眼睛一瞪,回头看着程普,声音提高了数倍说道:“你方才说什么?伯符把先生怎么了?”

程普只得再次摇摇头说道:“据公瑾那孩子说,伯符把书院的先生气得晕倒了。那位先生是从江东书院借调过去的,而公瑾又在书院之中知交广泛,因此就听说了这件事情!”

“孙伯符!”听清楚之后,孙坚方才的眼神不见了,像是一座沉睡的火山陡然爆发,大叫一声惊坐起:“你是要上天吗?连书院的先生都能气晕,将来是不是还要将我的孙府给我拆了啊?”

“孩儿不敢!”孙策吓得直接跪倒,不是不愿意逃,而是真的逃不掉。孙坚出身武将,可不会留手,怒气也不会渐渐消散,按照他的说法,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事就要认。若是不认,那就打到你认!

有一次他犯了错,被周瑜教唆逃走,说是等到气消了回来就没事了。结果,那一次孙坚出动了吴郡守军三千人,甚至连水师都要出动了,终于将孙策从一所驿站之中抓了出来。

那次被打得直接躺在床上半个月才康复,后来他才听说,他这老爹还专门上周府送礼,感谢周瑜为孙策指点了一条明路,只是这孩子太不争气,连区区三千守军都躲不过去。

听听这是父亲说的话吗?三千人挨家挨户搜,就是捉奸也不用这样吧!

问明白情况,孙坚怒气冲冲地上前,吩咐取来自己的荆条。

他取过荆条,来到前面,看着跪着的孙策正要一鞭子抽下去。后者等了半晌却没有听到风声,顿时睁眼露出一条缝看向外面的情况。他本来是准备来一个听声辨位,巧妙地躲过去,但是没想到这一鞭子却是没有落下来。

只见孙坚扶着下巴看着孙策,似乎是正在想些什么,连荆条掉了都没有注意到。

这种神情,有点陌生,有点可怕!

“父亲!父亲!”

喊了两声没人答应,孙策上前捡起被孙坚无意中落下的荆条递了上去,后者一愣神低头问道:“干什么?”

“您的荆条!用这个打起来不伤手!”孙策呵呵一笑,又跪回原来的位置严阵以待。

然而,事情却没有向着他想的方向发展,只见一向喜爱教育儿子的孙坚却是将荆条取过来直接一扔,转身坐回原位,依旧有些愣神。

“父亲!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就当已经打过了,这就走了!”孙策面色一喜,就要溜之大吉。

“不准走!”孙坚从身后一声大喝,顿时孙策的身子僵在一旁。程普走过来,提溜着他的衣领将他放到一边座位上,还贴心地给他整理了一番衣衫。

孙策看向父亲,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问道:“那······您继续打?”

“我也不打!”这回应斩钉截铁,可惜就是来的晚了十几年。

孙策这下懵了,回想起孙坚方才的眼神,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连抽荆条都不用了,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招在等着自己。

“去将你母亲请来!”孙坚顿时吩咐道,孙策听了却是一愣:“啊?”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

“这就去!这就去!”

孙策直接来到后堂,见到了自己母亲吴夫人,一见面,孙策就慌慌张张地上前来说道:“母亲!母亲!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儿子要倒霉了!”

吴夫人此时正在后堂,身边跟着孙策的弟弟孙权,此时的孙权唇红齿白,正是小正太最可爱的年纪。他见了孙策急忙施礼,后者挥挥手,然后一脸慌忙地拉起吴夫人说道:“哎呀!母亲!你不知道,今日父亲要罚我,本来正要开打,却忽然停手不打了,让我来请你。我想着,竟然连荆条都不用了,那是不是要动刀子啊?

我问他为何请你,他也不答,只是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我,父亲这是要大义灭亲啊!”

“混账东西!”吴夫人闻言却是敲了敲孙策的脑袋说道:“什么大义灭亲?你是他孙文台的儿子,他是你老子,他要想大义灭亲,先问问我老太婆同不同意!”

孙权在一旁听了之后,扯着孙策的下摆笑嘻嘻的。

“权儿到一边去,为兄和母亲要去见父亲,这可是关乎为兄性命的大事!”

孙策将孙权交给侍女照顾,然后拉着吴夫人来到前厅。

到了前厅,程普还在,向吴夫人行了一礼:“夫人!”

“这是怎么了?”

程普将事情说了一遍,至于孙坚如何成了这样,他也不知道。

“要不要派人去雒阳,请和侯派华佗前来诊治一番!”程普试探性地说了句,却被吴夫人狠狠瞪了一眼:“伯符不懂事,难道连你也认为你主公是疯了吗?还不给我退下去!”

程普抹了一脸唾沫,尴尬地退到一边去。一旁的孙策似乎是找到了真正的病因,对啊!他父亲不会是疯了吧?

吴夫人带着孙策来到大厅,果然见到孙坚正托着下巴傻笑,看到孙策几人来了,更是噗嗤笑了一声,把在座众人都吓了一跳。

“母亲!你看!父亲这不是疯了是什么?还是快些让人去请华佗来吧!”孙策正要叫嚷,却被吴夫人一声喝止:“混账东西!滚出去!程普,还有你,给我看好伯符,若是让他瞎说瞎跑,我唯你是问!”

“是!伯符!我们先退出去吧!”

程普拉着一脸忧心忡忡的孙策离开,两人守在大厅之外,谁也不让进。

等了小半个时辰,两人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传唤:“进来吧!”

孙策来到大厅之中,却见到他母亲和父亲一样,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完了!他心中一慌,这疯病还会传染,不仅是父亲疯了,现在连母亲也疯了。

······

孙府对面的周府之中,周瑜回到家中之后,沐浴一番,见过父母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而此时他的院子之中,正坐着一个魁梧少年,此人正是孙策。

周瑜让厨房送来一份晚膳,孙策也不用竹箸,双手并用狼吞虎咽地吃着。

在小院子的外面,来来往往很多侍女从这里路过,不时向着院子之中扫一眼,看到周瑜正襟危坐地在那里,便是脸色一红。本来周府之中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事情需要这些侍女做的,但是,禁不住这里是周瑜的住处,这些侍女就是没事也要捏着丝绢在此处来回走动,为的就是能够见上周郎一面。这种事情若是说出去,可是能够吹嘘好多年的资本呢!

等到孙策用过晚膳,将今日的事情说完了,周瑜这才无奈地说道:“所以说,你和我说了这么多,就是要告诉我孙将军和夫人疯了?对不对?”

“嗯嗯!”孙策激动地连连点头。

“我呸!”周瑜差点坐不住了想要一口水喷到自己这个好友脸上:“你就是告诉我明天刘表兵临城下我都相信,但是你告诉我孙将军夫妇疯了,我不信!孙将军乃是一世人杰,你以为是你这种二百五吗?”

孙策急得满脸通红,上蹿下跳一番说道:“我不管,父亲和母亲疯了,我要去请神医华佗来我他们两人医治。我来此,只是以为你我二人乃是好兄弟,你一定会帮忙,但是我却想不到你竟然不相信我?苍天啊!可怜我孙伯符一片孝心,天地日月黄泉厚土都可见,竟然无人相信!”

孙策说的脸红脖子粗,就差赌咒发誓了。一旁的周瑜听了之后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好好!好好!算了!既然是你要尽孝心,前去寻找神医华佗,我就陪你一起去!”

“说好了!你答应了可就不能反悔!一定要陪我去找神医华佗!”孙策握住周瑜的手说道,后者嫌弃地挣开双手,然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我周公瑾说话算话,一定和你一起去寻找神医华佗!不过,请你不要拉我的手,我可没有龙阳之好!”

“哼哼!你知道就好,你可是江东周郎,万千吴郡少女的梦中情人。若是言而无信,我就把你是龙阳君的事情告诉吴郡所有的女子,让你的名声彻底扫地!哼哼!”孙策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因为整个吴郡都知道和周瑜最要好的人是孙策,和孙策最要好的人是周瑜。

周瑜脸色一黑说道:“算你狠!不过,你说归说,能不能先从上面下来?”

孙策脸色讪讪地从案几上下来,然后坐到一边。

“既然我都答应了,究竟是什么事情就可以和我说了吧!”周瑜猛然说了一句,却是吓得孙策脸皮一抖:“什么?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若是不说实话,我可就不和你一起去了!”周瑜冷声威胁道:“就算是让整个吴郡的少女失望我也不去!”

“别别!我说还不行吗!”孙策说着,却突然扭捏了起来,这副样子让周瑜有种犯恶心的感觉。

“快些说,你这副样子真恶心!不会真的是龙阳君吧?”

孙策不满地看了周瑜一眼说道:“我可是和你推心置腹,你就这样看待我?”

“行了!行了!孙大哥!孙大爷!你快说行不行?否则我可就向孙将军告密了!”

推出孙坚这个大神,孙策这才脸色有些羞红地说道:“父亲和母亲两人打算给我说一门亲事!”

“噗!”周瑜顿时一口水喷了出来,然后擦了擦嘴说道:“你说什么?要给你说一门亲事?这就要娶妻了,你好像还没有加冠吧?”

“父亲和母亲说打算先定亲,等到加冠之后再娶亲!”

孙策说完,脸色都红了,等了半天却听不到周瑜的回应,抬头却见这家伙用一副恨其不争的眼神看着自己。

“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为什么这样看我?”

嘿嘿一笑,周瑜顿时说道:“这还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一定是孙将军见你这辈子振兴孙氏一族无望,所以打算将希望放在你的后代身上,这才为你娶亲!”

“可是,我并不想结亲啊!”孙策坐到地上,一脸懊恼,然后猛然抓起周瑜的手说道:“所以,我来找你了公瑾!我打算和你一起逃出去,我们两人去到一个他们都找不到的地方藏起来。”

“唉!你方才还不是在说要为孙将军夫妇去寻找神医华佗么?怎么转眼之间就变了呢?”周瑜讥笑着,却冷不防孙策说道:“呵呵!公瑾你也不要高兴地太早。我若是娶亲,就一定向周叔建议一番,也为你找一个小妻子回来,看看到时候你是不是还能在长街之上肆无忌惮地收取那些小女子的礼物?”

“喂喂!不要将我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好吗?而且,我那不是收取礼物,后来我都放在商铺里面任由她们买回去了,那些钱财也是送去救济孤老了!”

“俗话说,不孝有三······”孙策摇头晃脑地正要长篇大论一番,忽然被周瑜捂住了嘴巴。

“慢着!我忽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孙将军孙夫人这么些年来身体没有经过名医诊治过,说不定有些什么小病没有注意。我们此次去请神医华佗回来也是尽尽孝心,这事情就是拿到先生面前也没有什么好指摘的!”

“这么说你同意去了?”孙策面色欢喜地问道,周瑜猛地点了点头。

“好兄弟!事不宜迟,我们这就离开。”

“这么急吗?”周瑜大吃一惊,拉住了孙策,也走的也太急了。

谁知,孙策却是大喊一声说道:“你知道什么?我这算是着急吗?我老子娘已经在家中讨论哪一家的女子好生养,今天晚上投拜帖,明日就准备让我去人家拜访!再不走,等上十天半月兄弟就不用走了,直接请你参加婚礼岂不是更好?不对!到时说不定你我兄弟一起娶亲,来一个双喜临门。只可惜,到时不知有多少小女子会为你哭得肝肠寸断呦!”

似乎是想到自己的婚礼之上万人齐哭的场面,周瑜顿时脸色一正:“伯符!我觉得你说得对!所谓兵贵神速出其不意,想要离开今日就是最好的时机!再等一晚就失了先机,可能就走不了了!我们这就走!”

两人一阵商量之后,从周瑜府中取了一些衣物和钱财,趁着夜色从周府后墙翻了过去,直接走城门离开了吴郡。

吴府之中,孙坚与吴夫人两人终于确定了几个拜访的女方对象,但是两人一抬头却发现孙策不见了。

“来人!去将公子请来,请他来看一看,这些女子有没有他中意的,我们这几日依次去拜访一番!”

吴夫人吩咐人去找孙策,却回报说是去了周府,命人去周府寻找,却是遍寻不到。

“坏了!”孙坚顿时一拍大腿,惊叫道:“伯符和公瑾两人不会听到消息直接逃了吧?”

吴夫人听了直接埋怨起来:“你说什么呢?不是你说孩子大了,要为他说亲的吗?为什么他会逃走呢?再者,就是逃也不可能回到家没有过夜就直接逃了吧?一定是两个小子跑到不知哪里去玩乐了,等等就该回来了!”

“你知道什么?”孙坚眉头一皱说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公瑾这小子学了两手兵法,正想找个地方显摆显摆,他们一定会在今晚就离开的。来人!快去封锁城门,任何人不得进出。”

等到孙坚披甲执锐出门去的时候吴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再看的时候,却发现街面之上守城军已经出动了。

吴郡城门处,孙坚匆匆赶来,一来到这里就劈头问道:“怎么样?城门封锁了吗?”

守城将军孙威说道:“回禀将军!城门已经封锁,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好!哈哈!看这两个小子能逃到哪里去?”孙坚哈哈大笑一声,拍了拍孙威将军的肩膀,此人乃是孙氏族中子弟,按辈分乃是孙坚的族弟。守城门这种事情,当然就交给亲信之人才行了。

听到此话,孙威也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不知将军想要捉拿的是何人,需要如此劳师动众?”

听到问话,孙坚回头哈哈大笑:“威弟也不是外人,难道没有听说过我孙文台吴城搜子的故事?”

听了这话,孙威的脸色顿时一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眼,畏畏缩缩地上前说道:“那个······将军我这里有一点小情报要向您报告?”

“事情重大吗?”孙坚连头都不回,只是盯着城内的动静。

“那倒不是很重大!”孙威脸色有些发白。

“既然不是很重大就明日再说,今日我要抓住那两个小子,让他们回去说亲!本来这次只是伯符一人,但是这一次我要连公瑾也一起算上。这两小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就让我们感受一番什么叫作真正的有难同当。哈哈!”

听到孙坚如此说,孙威的脸色又是一垮,完了!孙文台要找儿媳妇,结果儿子不见了。想到这一点,他满头满脑都是汗水,哗啦啦像是小溪一样。

“那个······将军这个消息我觉得您还是今日了解一下比较好!否则可能明日就没用了!”

“什么事情能有我找那两个小王八蛋重要?”

“还是有一点重要的!”孙威咽了咽口水,又急忙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

“好了!这两人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你就说说你的额消息吧!”孙坚挥了挥手,将孙威带到一旁去,“说吧!”

“这个······这个······”孙威到了关键时刻还有些说不出来,吞吞吐吐还是没有开口。

孙坚顿时有些急了,这有事说事,没事不是耽误自己找儿子吗?

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孙威见他要走,上前一步抱住孙坚的双腿,将他拦住:“将军!两个孩子都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你就放过他们吧!”

孙坚回头看着这家伙,好笑道:“这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不是他们两人来找你请你求情了?你若是说出他们两人在何处,我不追究,否则哼哼!”

孙威哀嚎一声,鼻涕一把泪一把说道:“将军就不能给孩子一条路走吗?”

孙坚都被他气笑了,说道:“你把他们叫出来,走什么路我让他们自己选!你放心,我孙文台向来是以德服人!”

呵呵!孙威心里笑了,孙坚打遍江东无敌手,你去问问那些坟头草都三尺高的山贼匪徒,以德服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孙威又是一阵哀嚎:“苍天啊!为何你要如此对待我这个可怜人啊!好!我就告诉将军他们两人在何处?”

“早说不就结束了吗?快些说吧!”孙坚低头乐呵呵地看着这个族弟,想着是不是给他一个肥差感谢一下,却没有料到,孙威开口便道:“将军!在您来这里的一刻钟以前,有一辆马车出了城!”

“哦!有一辆马车出了城,这和他们两个······什么?出了城?”孙坚大吼一声,看着周围的这些士卒,突然怒极反笑:“好好!好小子!兵不厌诈,真是兵不厌诈啊!”

“来人!给我开城门,派出探子,立即让人去给我把这两个小子给我找出来,水师步兵骑兵全都出动。我要江东地面之上的所有人都给我动起来,一定要找到这两个臭小子!”

孙坚暴怒着发布命令,两个探子很快就出城去了。

孙威这边正松了一口气,却冷不防一人在他耳边幽幽说道:“不知道他们这两个好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们隐瞒啊?”

孙威听了脑袋摇得像是一个拨浪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还请将军一定要相信我啊!”

“没有你替他们隐瞒,若是你早开口,我已经派快马追上他们两人了!你们之间一定有龌龊。既然不是贿赂,那就是威胁了。不对!凭借他们两人还威胁不了你,是不是有人威胁你,只要你说出他们两人的下落,就会让你生不如死这一类的?”

“嗯嗯额!”孙威的泪水都要流下来了,孙坚见了也是神色一震:“我只是随意说说,想不到吴郡之中竟然还真的有这种人,连孙家的人都敢威胁?说!他是谁,我来会会他!”

孙威泪水朦胧的双眼看了看孙坚,然后伸手指了指:“就是你!”

孙坚:“······”

喜欢三国封神系统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三国封神系统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封神系统最新章节 - 三国封神系统全文阅读 - 三国封神系统txt下载 - 二京凉的全部小说 - 三国封神系统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逍遥侯终极特种兵王我要做门阀宋末之乱臣贼子权柄重生之楚霸王超级召唤系统天官北宋大表哥抗战之第十班战国修罗传异世帝王之召唤猛将步步生莲逆水行周锦衣春秋曹魏恶汉名门北宋大丈夫将白唐砖特战狂龙独断大明明朝败家子春秋我为王赘婿韩四当官
完本推荐: 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绝品保镖全文阅读位面电梯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韦小宝下江南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混沌冥神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大宋王侯全文阅读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全文阅读婚色撩人:权少诱妻成瘾全文阅读反套路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修仙弃少全文阅读天荒仙庭全文阅读天庭招办处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青梅初长成:腹黑竹马咬一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爷的吃货农家妃造化之王画春光九天剑主末日霸权1627崛起南海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灵剑尊位面宇宙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修罗武神无限武道传火影之穿越万界御鬼者传奇毒医娘亲萌宝宝一剑斩破九重天万古神帝驸马要上天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娇藏晚安,总裁大人花都最强医神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都市修真医圣寒门祸害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竟然是白骨精绝代名师剑域神王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三国封神系统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封神系统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封神系统txt下载手机版 - 二京凉的全部小说 - 三国封神系统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