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 047 警告

林烁的眼睛依然亮着。

林烁要是真的学会他教的东西了, 怎么会把这种话说出口。无非就是还是没完全明白, 没完全弄懂,或者懂了却不愿意去做。

真是愚蠢。贺博远说:“五年合约现在只剩两年了吧?”

林烁微微一颤。

贺博远说:“你那么努力地走你父亲的老路, 是想证明什么?”他注视着林烁,那张年轻的脸庞和林意清并不怎么像,可骨子里又那么地相像, “想证明你的天赋和能力?想证明一纸合约困不住你?想证明你能帮别人改变他们的命运?”

林烁轻握拳头。

贺博远说:“你想证明这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事实证明你在很多事面前都无能为力。”

林烁终于开口:“不是。”

贺博远望着他。

林烁说:“我不是想证明什么。”他与贺博远对视, “我从来都不是想证明什么。我也没那么高尚,见了谁都想帮一把,我只是从他们身上找到了灵感。找到灵感, 拍出电影, 提升一下自己, 顺便赚点小钱——”

贺博远冷笑:“仅此而已?”

林烁说:“是的,仅此而已。我心里确实有不甘, 有困惑, 有迷茫,也有痛苦难过。但是人总不能天天在那里伤心痛苦难过, 人得往前走——只有往前走,才有机会摆脱那一切。我对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 所以我在镜头里把它们统统砸碎——把它们统统改变——就当是把心里那团烧个不停的火发泄出来。这样也不行吗?”

这样也不行吗?

贺博远对上林烁的双眼。他第一次意识到眼前的人是林烁,而不是林意清。林烁不是一路顺风顺水走过来的林意清,林烁拍的电影不像林意清那样充满了对不切实际的幻想、充满了对美好世间的期望。

林烁不一样。

他从小跟着顽固的林厚根长大, 他自己也是个小顽固, 两个人寄居在凌家父子那边, 没有父母,没有自己的家,没有其他同龄人理当拥有的一切。

林烁叫林烁。

不叫林意清。

林意清已经死了。

林烁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在这孩子最应该意气风发的年纪折断了他的羽翼,让他不得不学会收敛、学会忍受、学会一切他要求他学会的东西。

现在,林烁几乎已经全学会了。

所以林烁问他,这样也不行吗?

为什么不行?

即使康家有点难缠,即使麻烦可能有点多,贺家又不是挡不住。

他想要林烁变成什么样?

又或者说,他到底是想让林烁像林意清,还是想让林烁不像林意清?

贺博远心里有种莫名的躁意。

从意识到“林烁不是林意清”开始。

贺博远说:“我没有说不行。”他转开眼,“我从来没阻止你去拍电影。”

林烁觉得和贺博远说话真是累得慌,他根本弄不懂贺博远在想什么。他主动向贺博远保证:“合约期间,我会好好做好您要求的事。”

贺博远听得出林烁的言外之意。意思是合约结束后你就管不了了!

贺博远心里泛起了一丝怒意,冷声说:“那就最好。”说完他转身往回走,没再理会林烁。

林烁:“……”

他真的不明白贺博远到底在气什么。

林烁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正要往回走,就看到贺焱出来了。

贺焱和贺博远迎头撞上,他乖乖和贺博远打了个招呼,见贺博远不太想搭理自己,三步并两步地走向林烁。

贺焱刚才吃得心不在焉,匆匆把饭扒完就走出来远远地看着在外面聊天的林烁和贺博远。

林烁和贺博远站得不近也不远,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接触,贺焱却莫名地觉得心慌。

就好像林烁和贺博远站在一个世界里,自己站在另一个世界里。

那份所谓的合约,到底为什么存在?在“合约”生效前,林烁和贺博远到底有过什么样的交集?“合约”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林烁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合约吧?包括和他上-床,包括在公司里引导他。

明明知道不应该生林烁的气,明明知道林烁没有义务喜欢上自己,贺焱还是很不高兴。

尤其是在看到林烁和贺博远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更加无法控制自己!

他没法让自己不去想林烁和贺博远在聊什么,他没法让自己不去想林烁是不是在向贺博远“汇报”他们之间的事。

他没法让自己不去想,如果合约的内容稍稍改一改,林烁是不是就属于别人了?

贺焱一把握住林烁的手。

林烁愣了愣。他说:“贺先生可能会看到……”

贺焱觉得火气直直地往上冲。

一个两个都把他当傻子!他和林烁什么关系,贺博远还不知道吗?林烁还没和他上-床时贺博远就知道了!是贺博远把林烁送到他床上来的!

贺焱赌气般说道:“这不是更刺激吗?”他把林烁带到路灯照不到的长椅旁,把林烁抵在长椅上亲了上去。等吻了个够本,他才凑在林烁唇边说,“如果被爸爸发现了,或者被其他人发现了,我就说是你勾-引我。”

林烁如坠冰窟。

贺焱一手撑着落满雪的椅背上,掌心也冷到了骨子里。他另一只手搂紧了林烁,再次吻了上去,彼此的气息都灼热无比,两个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冰冷。

贺焱有点受不了,整个人前倾着压到林烁身上:“这是事实对吧?是你勾-引我的,一直都是你勾-引我的。”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都是林烁勾-引他的,林烁不能妄想着离开他。

林烁缓缓回过神来。

是的,是他主动爬上贺焱的床,是他不要脸地勾-引了贺焱。

贺焱说的是事实。

一旦他们的关系被别人发现,该接受谴责和承担后果的人是他没错。不能怪贺焱拿他来找刺激,毕竟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林烁觉得长椅上的积雪正缓缓融化,冰凉的雪水浸透了他的衣服,浸湿了他的背脊。

他说:“对。”

得到了林烁的回答,贺焱却并没有高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和林烁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更远了。

明明他是想和林烁出来散散心,和林烁一起好好跨个年——

贺焱松开林烁,闷不吭声地往回走。

林烁停顿片刻,也跟着贺焱走回酒店。林烁衣服上沾了雪,回房后就去换睡衣。等他走出来时,贺焱已经躺上床睡着了。林烁在床沿站了一会儿,钻进被窝挤到贺焱身边躺好。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林烁睁开眼睛,看见了贺焱近在咫尺的脸。贺焱紧紧环抱着他,让他没办法一个人起床。

林烁试图把身体从贺焱怀里挣脱。

贺焱蓦然睁眼。

四目相对。

贺焱亲了亲林烁的脸颊:“又过了一年了。”

这是新一年的第一天。

林烁任由贺焱亲昵地亲吻自己,接着起床洗脸刷牙。

谁都没有提昨晚的不愉快,好像那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气很好,他们可以尽情地玩上一整天。

贺焱什么都不会,玩得他最会,很快就把滑雪装备全都配好,拉着林烁一块去玩儿。

令林烁惊讶的是,贺博远居然也换上了滑雪装。

贺博远已经年过半百,体格却还很好,身材没有一丝变形,漂亮的肌肉在滑雪装映衬下显得完美无比,全身上下没有半块赘肉。

员工们都暗暗惊叹。

穿得这么相似的贺焱和贺博远站在一块,看起来总算有点父子的样子了。

贺焱也是第一次看到贺博远这样穿。

他吃惊得久久没法回神。

林烁倒是很镇定,安静地在一边看着贺焱犯傻。

人到了五十岁,身体肯定不如年轻时好。贺博远没逞强,在比较平缓的区域滑了起来。

贺焱这才反应过来。他不敢置信地对林烁说:“那是爸爸吗?”

林烁说:“对,那是贺先生。”

贺焱兴奋地说:“我们也快点滑过去!”

林烁说:“你先去,我等下再开始。”

贺焱不高兴了,眼见贺博远越滑越远,林烁又没有和自己一起的意思,他愤愤地就着斜坡滑了下去,不想再理林烁了。

林烁看着贺焱追着贺博远跑了,夹着工具找上滑雪场的教练,用奥伦多语和对方交谈起来。

滑雪这种活动他以前真没机会玩过,哪会知道怎么玩。偏偏贺焱问都没问,一副他肯定懂的模样,害他都不好意开口。

他又不是天生就什么都会的。

林烁和其他第一次接触滑雪的菜鸟们在安全区域练习起来。

林烁身体底子好,平衡性也好,很快上手了。教练教起来很有成就感,果断拿林烁当活教材,让林烁给其他人做示范,只时不时上前纠正林烁的动作。

贺焱追着贺博远滑了一会儿,正想去别的地方玩玩,突然瞄见林烁正在“新手区”那边练习,身边还挨着个高大男人,不时地上前拍拍林烁这里扶扶林烁那里!

贺焱气炸了。

贺焱也顾不得去追贺博远了,想也不想就往回滑。回去“新手区”得绕挺远的路,等他回到林烁所在的地方时,林烁已经玩得得心应手,和忙碌的教练一起指导其他人该怎么滑。

周围有太多员工在,贺焱没办法朝林烁发火。他恼火地走到林烁身边,直到其他人都识趣地远离林烁,他才拉起林烁的手离开“新手区”。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BOSS的气场为什么变得那么可怕。

等离其他人远了,林烁挣开贺焱的手说:“牵着手更容易摔。”

贺焱恼火地瞪着林烁。他说:“昨晚是我不对……”

林烁怔了怔,说:“贺总没有不对。”

贺焱说:“我不该那么说。我就是看到你和爸爸走在一起挺难受,一路上爸爸都没有单独和我说话……”他注视着林烁,“你不知道,去年我说要去公司的时候,爸爸说只有把你挖过来他才让我去。我觉得比起我,爸爸肯定更喜欢你!”

林烁明白了,贺焱是在妒忌贺博远对他另眼相待。

贺焱对贺博远的感情很复杂,可以说是又害怕又期待的那种。

贺焱确实挺像贺博远捡来的。

林烁说:“贺先生也是想跟我了解一下公司的事。”他安慰贺焱,“贺先生和我们一起来跨年,就是想给你撑腰。我们公司这批人就是你以后的得力助手,他是在向他们表明支持你的态度。”

贺焱听到林烁宽慰自己,心里的火气不知怎地就消散无踪。昨晚他对林烁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还吓唬林烁说告诉别人是他勾-引他,林烁却还反过来安慰他!他恨不得回到昨天狠狠抽自己两记耳刮子。

但贺焱还是很不满意:“我不对是一回事,你也不能和我赌气。”

林烁一怔。他说:“我没和你赌气。”

贺焱说:“你要是没和我赌气,怎么跑去和别人玩儿!”他回头瞅了瞅,指着那个正在指导新人的高大教练,“还和他拉拉扯扯!”

林烁真想剖开贺焱脑袋,看看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说:“我是在跟教练学滑雪。”

贺焱呆住。他瞪着林烁:“你不会?”

贺焱问到了,林烁倒也不会不好意思。他说:“以前没机会学。”他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为了毕业后能找到高薪工作,他没少联合其他人参加各种活动、拿下各种奖项。名气难道会从天上掉下来?

林烁以前都忙着向各大公司推销自己,费心去学的也是相应的技巧——玩乐这么奢侈的事情,他根本没时间去琢磨。

只是后来贺博远让他签下了五年合约,中断了他关于未来的大部分规划而已。

现在想想,那段削尖脑袋想往上钻的日子竟然已经离得挺远。

那时候的他,披着光鲜亮眼的外皮接受别人的追捧,骨子里却全是功利和龌龊。

那样的人生,贺焱也许永远都不会理解。

林烁与贺焱对视。

贺焱确实不知道林烁的复杂心情。他乐滋滋地说:“原来你不会!你居然也有不会的东西!我来教你吧!”

林烁断然拒绝:“不用了,我已经学会了。”

贺焱:“…………”

所以说他讨厌聪明人!

林烁是新手,贺焱不好带他去太难玩的区域,只领着他在中等难度的地方玩儿。贺焱时刻关注着林烁的动作,每当发现林烁的姿势不对时就积极地开口纠正,试图指点林烁的意图昭然若揭。

林烁领悟力很强,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犯两次,滑行过两个斜坡之后就已经非常熟练,再也没给贺焱“指导”的机会。

贺焱索性拉着林烁玩起了追逐游戏。

贺焱是滑雪好手,但林烁这个新手学得很快,两个人居然势均力敌!

贺焱觉得痛快极了,乐滋滋地和林烁玩了半天。

贺博远已经回到休息区。他站在栏杆前俯瞰整个滑雪场,很轻松地找到了变着花样相互追逐的林烁和贺焱。

齐叔端着热茶走到贺博远身边,把茶递给贺博远。

贺博远说:“你觉得林烁怎么样?”

齐叔愣住了。

贺博远居然知道林烁的存在?他以为林烁只是盯上了贺焱身后的钱和权势,巴巴地凑到林烁身边的小白脸,所以从来没向贺博远提起过林烁的存在。即使这两年林烁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同了,他还是不太喜欢——毕竟以前他对林烁的印象实在太差了。

贺博远一看就知道林烁在齐叔面前是什么表现。

贺博远心里更加恼火。由始至终,林烁对贺家都没有半点兴趣。

没兴趣,所以不会想去讨好贺家任何人。

既然这么清高,前两年又为什么凑到其他家族的人面前去?难道其他家族会和贺家有什么不同?

贺博远说:“看着他点儿。”他转头望着齐叔,“像看着贺焱那样看。”

齐叔震惊不已。他说:“先生……”

贺博远说:“他是菲菲的儿子。”

齐叔说:“什么?”他知道方静菲以前嫁过人,也知道方静菲嫁的人叫林意清,可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娱乐圈的更新换代又那么快,他几乎都忘了林意清长什么样。

更何况林烁不怎么像林意清。

齐叔还是不敢置信:“不可能啊,上次他和静菲还见过面。”接着他猛地想起了那时的情形,恍然了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了!上回静菲带着小宝回来,小宝一直在针对他。”

贺博远眉头一拧。

他说:“怎么回事?”

齐叔见贺博远似乎很关心,不敢隐瞒,把向小宝对林烁做的事都说了出来。有些事情他没看见,不过其他佣人把具体情况转告给他了,他自然清楚向小宝是怎么对林烁的。

贺博远听完后火气直冒。

他是想刁难林烁,但不是想折磨林烁。和向小宝相比,林烁从头到脚都让他很满意。向小宝对他来说像只可有可无的狗儿,来卖个乖讨个好他就扔根骨头——反正一根“骨头”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林烁是他想栽培的小狼崽子。

听到向小宝是怎么侮辱林烁的,贺博远少有地动了怒。林烁现在的处境是他一手造成的——

贺博远对齐叔说:“下次别让林烁和他们见面。”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把给向涛那边的资金撤回一半,给他带一句话。”

齐叔心头一跳,问:“什么话?”

贺博远淡淡地说:“让他转告向小宝,有些人是不能动的。”

齐叔顿时明白了。

在贺博远这边,林烁比向小宝重要!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让林烁爬上贺焱的床?害他以为林烁是贺焱养着的小白脸,一直替贺焱瞒着贺博远!齐叔想不明白:“既然他是静菲的儿子,先生您为什么要——”

贺博远打断:“你尽管去做就是了。”他转头看向白茫茫的雪地。

贺焱和林烁还在难得的冬日艳阳下相互追逐。

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逼林烁成为贺焱的“床-伴”,贺博远也已经记不清楚。大概就是时机凑巧了,事情凑上了,他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林烁自恃自己能力过人,以为什么事都能自己解决,总得有人让林烁意识到他到底是什么处境!

他能这样逼迫他,其他人就不能吗?与其让林烁和他父亲那样咬着牙忍气吞声地被别人欺负,还不如让他学乖一点——

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贺博远收回落在林烁身上的目光,抬手喝完了手里的热茶。

*

林烁和贺焱玩到了中午,身体渐渐有了疲惫的感觉。贺焱一向最不在意形象,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我得休息休息。”

林烁踹了贺焱一脚:“回去再休息。”

贺焱朝林烁伸出一只手,耍起了无赖:“那你拉我起来。”

林烁拿他没办法,只能伸手去拉他。没想到贺焱用力一扯,直接把他拉向自己。林烁狠狠往前一栽,正巧栽进了贺焱怀里。

贺焱一下没稳住,直接倒进了雪地里。

贺焱哈哈大笑,翻了个身,搂着林烁站了起来。周围虽然有人看过来,却只觉得贺焱和林烁是在闹着玩,没有放在心上。

林烁无奈地拍干净身上的雪,和贺焱一块折返。

消耗了一早上的体力,中午大伙都吃得很香,即使是在贺博远面前贺焱都没了拘束,大口大口地吃饭。

吃饱喝足贺焱大大方方地和林烁回房休息。

林烁收到了剪辑师剪辑出来的视频。

贺焱凑到林烁身边和他一块看:“这次元旦活动也要放宣传视频吗?”

林烁说:“当然,钱不能白花。”他微微地笑着,“上次宣传过后效果不是挺好的吗?”

贺焱赞同地点点头。他瞅着视频里的画面说:“这是航拍的岛上全景吧?真漂亮。”

林烁说:“来的时候拍的。”

贺焱压根不知道林烁是什么时候安排好这些事。

等到了滑雪时,贺焱兴奋起来:“这是我们吧?”

林烁说:“公司里很多人都是新手,光拍摔倒有点不好看,所以剪辑师把我们的画面提到了前面来。”

贺焱喜滋滋地说:“拍得不错。”画面上他们看起来多和谐!

贺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视频发出去后的反馈了。

以前网上到处都是支持林烁和沈有容、林烁和凌楚的人,这滑雪视频一出,大家应该来支持他和林烁了吧!

想到沈有容,贺焱心里就憋着一口恶气。

可恶,他早就烦透了这个整天拉着林烁秀恩爱的家伙!其实林烁和这家伙见面的机会也就那么几次!

贺焱追问:“这视频什么时候发?”

林烁说:“你要是想早点发的话,今天发也可以。不过宣传片里有贺先生在,你最好去问问他的意见。”

提到贺博远,贺焱有点怂。

林烁说:“要不我去问?”

贺焱一想到林烁和贺博远站在一起的画面就不舒坦。

他说:“我去!”说完他马上就翻身下床,穿起鞋子去敲隔壁的门。

贺博远听到是贺焱,按下了开门键。

贺焱有点紧张,往里面走了两步,却见贺博远坐在那儿吃药。

贺焱愣住了。他连忙追问:“爸爸你不舒服吗?”

贺博远说:“不是什么大病,四五十岁过后就得注意调养。”他端起热水喝了两口,抬头看贺焱,“有什么事吗?”

贺焱一直觉得贺博远是座可怕的高山,他永远都不可能超越。可在这一瞬间,他却感觉到了岁月的无情。

贺博远已经五十多岁了啊。

贺焱直奔正题:“我和林烁准备像年中那样放个宣传视频,摄影师把爸爸你也拍进去了,爸爸你同意我们把你的片段也用在宣传视频里吗?”

贺博远说:“随你。”

贺焱说:“那爸爸你吃完药好好休息。”

贺博远点点头,目送贺焱转身离开。

贺焱有点心神不宁,回到了自己和林烁的房间。

林烁微微一顿,问:“怎么了。”

贺焱钻上床,抱着林烁说:“爸爸好像老了。”

林烁怔了怔,说道:“是人都会老。”

贺焱收紧手臂:“可爸爸都老了我却还没成长起来,没办法帮上他的忙。”这一刻他有点痛恨自己过去活得浑浑噩噩,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时间。他有些迷茫,“林烁,你说我怎么才能给爸爸分担点什么?”

林烁没想到贺焱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

他的父亲在他两岁多的时候从楼上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几乎快要崩溃,幸运的是她最后失去了最痛苦的那段记忆,好好地活了下来。

只是从那以后,他是学好还是学坏,是有出息还是没出息,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他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林烁只能说:“只要你好好努力,肯定能帮上忙。”

明知道林烁只是随口安慰自己,贺焱心里还是踏实多了。他把林烁压到身下,咬了林烁耳朵一口,忍不住说:“林烁,你陪我一起努力好吗?”

林烁觉得和贺焱在一起的时候,头上总像悬着把刀。

贺焱从来都不知道他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等他稍稍放松下来,那把刀就会突然落下,砍得他措手不及、鲜血淋漓。

林烁对上贺焱专注的目光,缓声说:“好。”

反正只剩下两年而已。

贺焱心满意足地抱着林烁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三点多,贺焱和林烁几乎是同时醒过来的。贺焱情不自禁地亲了林烁额头一下,高高兴兴地说:“起床起床,下午我帮你约了个人!”

林烁刚睡醒,有些迷糊:“什么人?”

贺焱很少见到林烁这模样,得意地说:“你见到就知道了。”他一下一下地亲着林烁的脸颊,“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的嘴巴了。”

林烁瞬间清醒。

他麻利地起床穿衣服。

贺焱也乐滋滋地换衣服。

两个人整理好后,时间也差不多了。贺焱拉着林烁坐电车出发,来到接近中心机场的一个咖啡厅。

林烁远远就看见咖啡厅一角坐着的人。

那是奥伦多很有名的一对夫妇,丈夫乔治·巴顿是奥伦多相当有名的大师级导演,而他的妻子特丽丝则是他的专属编剧,两个人合作的电影大多会爆红。

林烁听说乔治·巴顿最近在筹划新电影,只是演员和选址都还没公开,难道他们选中了罗兰岛?

自从《奔》在世界范围内红了,罗兰岛成为了电影人热爱的地方,在《奔》上映后的接下来几年林林总总一共有三四十部电影在这边拍摄。由于数量实在太多了,观众们对罗兰岛都已经审美疲劳,这几年在这边取景的电影逐渐销声匿迹。

如果是乔治·巴顿的话,肯定能把老风景拍出新感觉。

林烁看向贺焱。贺焱见林烁眉头舒张,显然带着几分高兴,心里更得意了:“你以为我地方是乱选的吗?前几天我听人说巴顿导演会来这边,特意帮你约上的。怎么样!这是我给你的新年礼物!”

林烁还真没想到贺焱会费这种心思。他失神两秒,笑着说:“谢谢。”

贺焱拉着林烁朝巴顿夫妇走过去。

乔治·巴顿打量了林烁一会儿,笑呵呵地朝他伸出手:“听说你很喜欢电影。”

林烁和乔治·巴顿夫妇握了手,说道:“没想到可以见到巴顿先生和特丽丝夫人。”

特丽丝夫人说:“其实我们很容易见,我们都很喜欢和年轻人聊天,毕竟我们老了,只能从你们这儿了解年轻人的喜好。”

林烁说:“您看起来还很年轻!”

林烁曾经专门研究过乔治·巴顿夫妇的电影,他揪出其中一个自己一直没能领会的技巧,抓紧机会向正主提问。

三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贺焱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也不觉得无聊。他的目光一直停在林烁身上,非常喜欢林烁目光熠熠的模样。

认真请教问题的林烁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好看。

林烁和乔治·巴顿夫妇聊到了吃饭时间。

特丽丝夫人显然特意去了解过林烁,她笑着说:“我们一直对华国的食物很感兴趣,林你可是有名的美食博主,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吃上你做的华夏美食。”

林烁笑了起来:“如果这附近有人愿意让出厨房的话,我们今晚就可以共进晚餐。”他谦虚地说,“不过我的水平其实并不高,做出来的食物只能算是‘可以吃’的等级。您和巴顿先生要是有时间到华国来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吃最正宗的美味。”

聊了小半天,特丽丝夫人已经喜欢上林烁这个晚辈。她一口答应下来,又问乔治·巴顿:“你不是有很多朋友在这边吗?有没有能借用厨房的朋友?”

乔治·巴顿也挺期待华夏美食,掏出手机翻了翻联系列表,很快找到了适合的人选。他拨了过去,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后说道:“在附近有个朋友可以给我们提供厨房和食材,我们这就过去吧。”

林烁望向贺焱。

贺焱说:“走吧!”他跟着林烁三人一起走出咖啡厅,边往前走边打电话给齐叔说明情况,让齐叔不用等他们吃饭。

乔治·巴顿朋友家离咖啡厅不远,很快就到了,是栋独门独户的楼房,外皮刷成黄色和橘色,像朵胖胖的蘑菇。林烁向主人家问好,在对方的热情邀请下对食材进行了筛选。

林烁很快挑好适合的材料和配料。

罗兰岛这边没有惯用的食材,林烁挑挑选选一会儿,才勉强凑齐一桌菜。

他朝贺焱几人笑了笑,钻进厨房忙活。

特丽丝夫人看着一直没怎么插嘴的贺焱,笑着问道:“孩子,你和林在一起多久了?”

贺焱被问得愣了愣。

他和林烁的关系有那么明显吗?

特丽丝夫人看懂了贺焱的惊讶,说:“你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林,你们之间的关系当然很明显。”她看了看林烁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夸道,“林这孩子聪明又踏实,我想贺先生应该也会喜欢他的。我看了很多人对他的评价,都说他很有才华,你能找到这样的伴侣真是幸运啊。”

贺焱听得心里苦涩得很。

幸运吗?

可是,林烁真的能是他的伴侣吗——贺博远真的会喜欢林烁吗?

贺焱说:“我是很喜欢林烁……”

特丽丝夫人和乔治·巴顿对视一眼,意识到两个年轻人之间恐怕还有些波折。特丽丝夫人说:“只要两个人相互喜欢,什么困难都能跨过去的。”

贺焱说:“谢谢您的祝福,特丽丝夫人,您真是又美丽又温柔。”

特丽丝夫人被贺焱夸得高兴,又和贺焱传授起两个人相处的秘诀:“任何感情都要用心去经营,像你这次就做得很棒。不管两个人多相爱,不管两个人相恋了多久,都应该经常为对方准备惊喜。没有人会不喜欢被人爱着的感觉,爱意表达再多次都是不够的。”

贺焱认真地说:“您说得很对,我会记着您的话。”

※※※※※※※※※※※※※※※※※※※※

更新!!!二合一大章(づ ̄ 3 ̄)づ

贺大总是个蛇精病,所以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对的233333

贺小总在艰难地成长着

林导的话,虽然一直在和林厚根较劲,但其实还是受了林厚根影响、觉得自己和贺焱贺博远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他时刻警惕着不让自己沦陷。。

说3P的你们实在太污了!像我就特别纯洁,从来不会乱想(??????)??

基友前两天给我新文做了萌萌哒的封面,我把文案修成萌萌哒!

挂出来炫耀一下!

但是还是不够萌,没有基友做的封面萌!改天再修修,反正还要好久才开文(深沉脸

文案预收:《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点击图片可直达↓

【叮!亡国之君系统加载中……】

第一阶段:昏君苗子

可接任务:一、气死太傅;二、气死太后;三、气死老将军;四、气死老丞相……

亡国进度:0/100

每一次醒来都是风雨飘摇、社稷将倾——

而他,注定活不过十八岁!

既然如此,何不活得痛痛快快!

小皇帝背着手仰望天穹,霸气侧漏地宣布:“天凉了,是时候让这国家完蛋了,朕要回去找朕的大将军。”

喜欢总裁总是想演戏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总裁总是想演戏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总裁总是想演戏最新章节 - 总裁总是想演戏全文阅读 - 总裁总是想演戏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军少的律政娇妻误惹检察长老公军嫂重生记学霸重生之豪门谋妻错把真爱当游戏他很撩很宠重生九零辣妻撩夫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我被自己蠢哭了[重生]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以爱情以时光王牌女助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明天还会爱着你夏叶的中古店重生之军嫂撩夫忙重生八零锦绣年:小媳妇,有点田[HP]小汤姆怎么可能是黑魔王单行道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军婚蜜恋在八零包子造人计划(网王)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
完本推荐: 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大明之崇祯大帝全文阅读明天可期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我的妹妹是偶像全文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全文阅读铁血宏图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大唐种田直播日常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九龙玄帝全文阅读重生之修仙弃少全文阅读点这开宝箱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神奇的综漫旅行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江湖点将录我的1982幸孕蜜宠:妖孽Boss惹不起统计大明超品农民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瓷界无痕冥王退休计划无敌魔龙进化系统恶魔就在身边绝世武魂玉京仙觅仙道末日乐园盛宠之将门嫡妃茅山遗孤军婚蜜恋在八零无垠神魂丹帝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神州文武抢救大明朝玉玺记斗武乾坤仙宫

总裁总是想演戏最新章节手机版 - 总裁总是想演戏全文阅读手机版 - 总裁总是想演戏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