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 041 秀恩爱

贺博远醒来后给林烁打了个电话。

林烁看到号码时愣了愣。他走到外面接听:“贺先生?”

贺博远说:“不要接触横海的人。”康卓辉当年是个纨绔子弟兼花花公子, 也是康家最不争气的儿子——可就连“不争气”的康卓辉,还是让横海娱当上了影视这一块的龙头。

康家的背景不容小觑。

贺博远不怕康家,但暂时还不想和康家对上。

林烁明白贺博远的意思。

他也没想过和这种大家族掰腕子。

林烁说:“要不是他们找上门,我肯定不会招惹他们。”

贺博远语气带着几分严厉:“就算他们找上门,你也可以不和他们接触。”

林烁一顿。

确实, 如果真不想见的话, 人家也不是上赶着要见他的。

只是人都到了眼前来了, 为什么不见?见了就见了,被他们认出来了就认出来了, 难道他们还能故技重施把他也逼到绝境吗?

贺博远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冷笑, “你是在想你和你爸爸不一样。你和他当然不一样——你现在根本不如他。”

那时林意清和还没拍出《奔》的李重山是齐名的,死时也才二十七八岁,天赋很好, 能力过人——他要是不出名、不厉害,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对准他猛踩。

连贺博远也是在林意清自杀后才发现林意清被逼到那种地步——他以为林意清只是遇到瓶颈、只是有点颓丧, 而那些贬损的报道能刺激林意清振作起来。

没想到林意清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抑郁症是一种生理性的病, 而不是心理上的。

林烁很像林意清,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都很像。

对这种倔强又顽固的家伙, 就应该早早敲碎他的自大和自得,让他别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贺博远冷冰冰地警告:“别忘了你现在是贺氏的人,少给贺氏惹麻烦。”

林烁还是第一次听到林厚根以外的人说起林意清。他以为贺博远很厌恶他爸爸, 可是听贺博远这么说, 林烁发现事情好像和他所认为的有点偏差。

林意清是在无数人的贬低中去世的, 他一直觉得林意清是个懦夫。

可贺博远说他连林意清都不如。

林烁握了握拳头。

是的, 他现在不可能和康家抗衡。

林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道:“您说得对。”

时间飞逝,《告白书》的拍摄接近尾声。贺焱几乎全程跟着林烁到片场,他翘班的理由是“你都下班了我没理由还得加班”,他尾随的理由是“我要认真揣摩怎么演戏”。

林烁拿贺焱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贺焱把于司机支走,自己上阵当司机。

电影各个片段的顺序几乎都是打乱来拍的,凌楚因为档期的关系,戏份都留到了最后来拍。

凌楚终于出现在镜头里。

林烁发现贺焱的注意力瞬间集中过来。

他手微微停顿片刻,开始拍摄。

林烁和凌楚一直很有默契,只要他一个动作,凌楚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一开始连林烁都有点惊讶,不过拍完《贴膜狂人》后他已经习惯了。

这样拍起来蛮爽的。

凌楚的戏份几乎都是一条过。

贺焱在一边看得又羡慕又妒忌。他被林烁手把手地教,最后都重拍了好几次,凌楚却完全能领悟林烁的意思,每次都那么快拍好!

贺焱不开心。

结束了半天的拍摄,凌楚找上林烁:“我想回家一趟。”他望着林烁,“你也挺久没去回去了。”

林烁听了后看了看旁边的贺焱。

贺焱早就竖起耳朵在听。听到凌楚这么说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凌楚这意思不是明摆着想让林烁和他一起回去吗!他插嘴:“那我送你们过去吧,我也一直想去那边看看。”

凌楚看了贺焱一眼。

贺焱看着林烁。

林烁说:“那就一起去好了。”

贺焱开车送林烁和凌楚回电影院。

电影院周围的绿化已经铺好了,电影院本身也由里到外地翻修了一遍,各个放映厅还换上了一整套最新的放映设备,相当高大上。

已经是九月的尾巴,即将迈入十月,银杏果实成熟了。

林烁瞅着那圆溜溜的果子,心里特别欢喜,抄起竹竿跑到外面打银杏。新鲜银杏长得圆头圆脑,一颗挨着一颗攒成簇,瞧着格外可爱。

贺焱见林烁这么没脸没皮,顿时也放下了“BOSS包袱”,找来另一根杆子和林烁一起啪啪啪啪打着玩。

林烁见来了个苦力,把杆子放到一边指挥贺焱。

贺焱非常配合,指哪打哪。

电影院一侧是他们的住的院子,凌老板站在门口看着林烁和贺焱玩得高兴,看了眼旁边的凌楚:“你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打银杏?”

凌楚说:“打那么多做什么。”

凌老板已经问清楚贺焱的来历。他感叹道:“阿烁有这么个上司倒是挺好的,正好和他互补互补。”凌老板看着举着杆子敲来敲去的贺焱,莞尔一笑,“跟个孩子似的。”

凌楚说:“我看是玩到一块去了吧。”哪有什么互补。

凌老板没再多说。

林烁提着一小篮子银杏回来了。

这东西又叫白果,有轻微的毒性,不能多吃,不过滋味挺独特,做法也多,焖、蒸、炒、炖都可以。

林烁拿到厨房处理了一会儿,准备回头拿来炖鸡和煮粥,多出来的还可以做点白果蒸饼之类的,做好马上又可以去报社!

林烁在忙活,凌老板热络地招待他,问完林烁在公司的表现就拿出相册和贺焱分享林烁和凌楚小时候的事。

贺焱从来没见过小时候的林烁。他认真地听着凌老板,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相册里的林烁看。

凌老板一家真的对林烁很好,每次外出都会把林烁带上。林烁好像没有父母,所以凌老板和凌妈妈就像是林烁的父母——从照片上来看,林烁以前过得还是挺开心的。

贺焱的目光落在林烁和凌楚的合照上。

凌老板见贺焱看得久了,也注意上那张照片。实际上凌楚和林烁的合照并不多,小时候两个人的性格南辕北辙,不太爱凑合在一起。

凌老板笑呵呵地说:“以前阿楚妈妈一直想把阿烁和阿楚凑一对,可惜他们都不配合。”

凑一对?贺焱听到凌老板的话差点就炸毛了。

好在这时候林烁端着菜出来,结束了他们的对话。

回去的路上贺焱一声不吭。

林烁有点纳闷。

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一开始也玩得挺高兴啊!

贺焱见林烁一脸无辜的模样,心里更不爽了。既然凌老板说林烁不配合,那林烁肯定知道凌楚妈妈让他们“凑一对”的想法吧?

贺焱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想过和凌楚结婚?”

林烁愣了愣。其实想过的,只不过那时他想的是如果和凌楚在一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喊凌妈妈一声“妈妈”。

可惜他对凌楚并没有那种感觉,凌楚对他也并没有那种喜欢。

林烁觉得这些事情完全没必要和贺焱说起,摇摇头说:“没想过。”

贺焱听出了林烁的迟疑。

林烁从小和凌楚一起长大,凌楚那么好的人,林烁会不喜欢吗?林烁要是不喜欢,怎么会为凌楚拍《贴膜狂人》,为电影院做广告,为凌楚铺路。

贺焱有点妒忌:“我不许!”

林烁没转过弯来。他迷茫地看着贺焱:“不许什么?”

贺焱说:“我不许你有这种想法!和别人结婚什么的,想都不能想!”

林烁想说“我不想着和别人结婚,难道想着和你结”,想了想又觉得这话不太妥当,于是沉默着没回答。

贺焱一脚踩下刹车,掰转林烁的身体,蛮横地要林烁给出回应:“说,你绝对不会想!”

林烁对上贺焱喷着火的目光,缓缓说:“我绝对不会想。”

贺焱却并不满意。

明明林烁已经答应,他心里却更加没底。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点古怪。

贺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是不可能和林烁结婚的,至少现在不可能。

贺博远会让他和林烁在一起吗?

贺焱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当这个想法冒出来时,他的心突突直跳。

林烁和贺博远之间有合约,合约有五年期限。

从林烁的表现看来,合约的内容应该是让林烁这五年呆在他身边,履行各种“义务”。

为什么贺博远要这么做?

就因为他招惹了林烁,而林烁揍了他一顿吗?

贺焱从来都看不透贺博远的想法。

他只知道自己完全没办法和贺博远抗衡。

如果贺博远不许他和林烁在一起,他完全没有办法反抗。

可要是让他眼睁睁看着林烁和别人在一起,甚至和别人结婚,他根本没办法接受。

光是想象就让他无比难受。

如果他和林烁商量,林烁会不会告诉他怎么办?

贺焱心里刚冒出这个想法,马上又把它压了下去。别的东西他没有,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林烁留在他身边只是为了那一纸合约,和他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贺焱一整晚没睡好。

他一整晚都在做梦,梦见一睁眼林烁就不见了。

第二天睁开眼,林烁正在穿衣服,像是要外出。

贺焱一骨碌地坐起来,问:“你要去哪里?”

贺焱的声音带着几分急躁,林烁微微讶异。他抬手扣好扣子,说:“今天周末,我去见一下我爷爷。”

贺焱听到这个答案后心放回了原处。他想了想,下床找衣服穿:“我也要去。”

林烁一愣:“你去做什么?”

贺焱胡搅蛮缠:“反正我就是要去!”

林烁:“……”

他高兴就好。

贺焱亲自开车,按照林烁的指引来到林厚根所在的疗养区。

贺焱惊讶:“这一片好像是我们家的!”

林烁心头一跳。

见贺焱神色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林烁才说:“这边条件好,护工姐姐都很专业。”

贺焱一直从后视镜盯着林烁的神情。

他点点头说:“那当然。”要不是贺家握着最好的医疗资源,林烁也不会答应那种“合约”。

贺焱提着路上买的果篮,跟在林烁身后走进林厚根房间。

房间不大,但布置得很舒适,不是病房那种冷冰冰的感觉。电视、冰箱、空调、风扇都很齐全,现在天气转凉了,床上已经换上了暖和的棉被,暖气也快供应上了。林厚根看起来被照顾得很好,安静地坐在床边听广播。

林烁一直有和医生、护工通电话。

林厚根别的都没问题,就是眼睛有点不好使了,看人看不太清,只能分辨出模糊的影子。在这边出入都有护工看护,平时的起居有人照料,左右邻里也会相互照应,眼睛的问题影响不太大。护工说林厚根已经摸清了周围的路况,没有因为眼睛看不太清就不出门,一直有坚持适度的锻炼。

所有的反馈都很让人放心。

但林烁还是放心不下。

林烁敲了敲房门。

林厚根本来正跟着广播哼哼着什么,听到敲门声后抬起头来。他看不清了,但还是从身形认出了林烁。见林烁身边还站着个人,林厚根有些怔忡。他认真辨认了一会儿,朦朦胧胧猜了个大概。恍惚间,他想起了许多年前的场景。

林厚根笑着说:“是阿楚来了吗?”他看向林烁的方向,“说起来看到你们刚才一起走进来,我就想起了以前的事儿。以前你爸爸和你妈妈他们一起回来,先进屋的是你爸爸和你妈妈表哥,我当时还以为你爸爸带了个男人回来……其实男人也没什么,最要紧的是能一起好好过日子。”说着他又转头对贺焱说,“阿楚你来了就来了,带什么水果。”

贺焱听了气得半死。

他又不是蠢到家,哪会听不出林厚根话里的意思。

林厚根的意思是,林烁和凌楚想在一起也没关系,只要好好过日子就可以了!

偏偏林厚根是林烁的爷爷,身体又是这种情况,贺焱只能恶狠狠地把火气憋回肚子里。

林烁怕贺焱发飙,赶紧说:“这是贺焱,我的上司。他听说我要来看您,特意和我一起过来的。”

林厚根说:“贺先生看起来还真年轻。”

林烁替贺焱回答:“他和我同年。”

林厚根“哦”地一声,想把贺焱看清楚一点,却根本没办法做到。他说:“我现在看不太清人……”他拉着贺焱问起林烁在公司的表现。

贺焱见林烁静静地看着自己,马上从愤怒里回过神来。

提起林烁在公司的表现,贺焱可以说的话就多了,把林烁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厉害得不得了。

没想到他越夸,林厚根脸上的笑容越发勉强。

最后林厚根对贺焱说:“贺先生,我想和林烁单独说两句话……”

贺焱看了看林厚根,又看了看林烁,很听话转身走到外面,把屋里留给林烁和林厚根。

贺焱一离开,林厚根严厉地看着林烁。

林烁有一瞬间以为林厚根猜出了一切。

但他还是镇定地和林厚根对视。

林厚根板起脸问:“你是不是又去忽悠人家?”

林烁一顿,放下心来。他说:“没有。”

林厚根说:“我想你好好过日子,不想你投机取巧。”

贺焱一开口林厚根就知道贺焱是怎么样的人。

林厚根最清楚自己孙子的脾气,要林烁心甘情愿跟着这样的人做事肯定是不可能的。

林烁找这样一份工作无非就是想敷衍他,哄着这么个上司,他自己可以去做想做的事!

林烁说:“我这不是在好好过日子吗?贺焱他现在虽然单纯了点,但以后肯定会不一样。等他起来了我就是他身边的元老来着,还怕没有好日子过?”

林厚根被林烁说得哑口无言。

接着他又皱起眉头。

林厚根终于想起了一件很要紧的事情:“贺氏……是那个贺家的吗?”

林厚根想问的是,是和方静菲有关的那个贺家吗?

林烁没有隐瞒:“是。”他望着林厚根,“他是贺博远的儿子。”

林厚根浑身一冷。

他努力想要看清林烁的表情,眼前却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林厚根伸手想抓住林烁的手,却看不准林烁的手在哪里,干瘦苍老的手在空中晃了晃。

林烁赶紧握住那只颤抖的手。

林厚根用力收紧手掌:“你听好,是林家对不起你妈妈。人家不计较,你也不能去惦记着。你妈妈现在生活得好好的,你不能去打扰她……”

林烁说:“我知道。”

林厚根又说:“人家肯给你机会你就好好做。现在人家贺焱需要人帮衬,你得多干点事,别整天想着电影电影电影!也别想着以后人家得把你当元老看,你做事人家没给你工资?那都是你分内的事……我老了,打不了你也骂不了你了,我的话你听就听,不听我也没办法……”

林烁半合起眼睛。

以前林厚根打他骂他,他半点都不肯让步。

可是现在林厚根心脏不行,眼睛不行,只有鼻子勉强能喘喘气,耳朵勉强能听听声音,嘴巴能勉强说说话——

林厚根这么说,他还能说什么。

反正他也没打算要做多大的事,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变成多厉害的大人物——做什么不是做,怎么活不是活。

就算心里再不甘心,也不是现在能急的。

林烁说:“我知道。”

林厚根安心了。

他了解林烁,要林烁做半句保证都很难,但只要把话说出口了林烁就一定会做到。

林厚根让林烁回去。

林烁走出门。

贺焱倚在栏杆上刷手机玩。

见他出来,贺焱像有感应似的抬起头,收起手机说:“聊完了?”

林烁点点头。

贺焱觉得林烁的情绪有些低落。

明明来的时候挺高兴的,现在却不高兴了。

林厚根和他说了什么?

贺焱想问却不知道怎么问,只能和林烁一起走向停车场。

等走到他的车附近,林烁突然说:“你来回开太累了,我来开车吧。”

贺焱马上把钥匙递给他。

林烁坐上驾驶座,等着贺焱上车。

贺焱坐到副驾座上,犹豫着该怎么办。左想右想想不出结果,贺焱点开微博盯着它一会儿又关掉了,转而戳开一个论坛。

贺焱悄悄注册了马甲,在上面发了个帖子——

【求助】我一朋友不太高兴,有什么办法让他高兴起来?

主楼:如题。我和这朋友去看完他爷爷,他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很快有人回复。

1L:沙发,LZ男的女的?

贺焱据实以告:“男的。”

2L:我对这个搅基的世界绝望了!

楼下都是长长的排队楼。

贺焱对这些人的想象力也绝望了。

他那句话提到他和林烁是一对来着?

贺焱忍不住看了林烁一眼。

他半竖手机,飞快打字。

他详细地描述自己和林烁的状态,表示自己和林烁不是那种关系,他只是一个得知自己下属爷爷病了陪着下属去看看的上司。

群众纷纷表示他在扯淡,真要是吸血鬼资本家才不会关心下属开不开心高不高兴。

贺焱恼羞成怒:“不和你们扯了,你们就说说该怎么办吧。”

有人回:“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给你出主意。”

贺焱想了想,给对方描述:“他今年二十来岁,刚大学毕业……”他想了一会儿,欣喜地发现自己现在了解的还挺多的,“喜欢灰色系和白色系的衣服,喜欢偏甜的食物,喜欢下厨,喝酒不多,抽烟也不多,高高瘦瘦,嗯,偏瘦了一点,多长一点点肉会好很多。我看他平时吃饭也正常,就是长不胖,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把他喂胖点儿。对了,他特别特别喜欢电影,不过他什么都看,也没说过他喜欢哪种类型。我和他去看过好几次,他都看得挺开心的……”

贺焱洋洋洒洒地发了整屏上去,结果刷了半天都没人回复。

贺焱忍不住回了个“?”。

等他再刷新,帖子被人封了。

封贴理由:对着单身□□理员秀恩爱,封贴封号处理。

贺焱看了看自己的头像,发现它果然变灰了,没法再发言。

这什么鬼论坛啊!

不过,秀恩爱?

贺焱拉上去看了看自己的回复,猛地发现这一年来自己和林烁的关系确实突飞猛进,他对林烁的了解越来越多……

眼看求助无果,贺焱索性直接问了出口:“你爷爷和你说了什么?你好像不太开心……”

林烁正看着前方的路况,听到贺焱这么问呆了一下。接着林烁回答:“没什么,都是些常说的话,要我好好工作什么的。”

贺焱望着林烁,根本不信他说的话。

林烁只能老老实实地往下说:“我只是觉得有点难过。说实话,我被唠叨得挺烦的,可是想想被这样唠叨的机会已经没有多少了,心里很不好受。”林烁的声音不急不缓,却终于泄漏了一丝与他年龄相符的不安和痛苦。

即使是面对什么事都从容无比的林烁,在生老病死面前也束手无策。

贺焱笨拙地安慰说:“我看你爷爷挺精神的,肯定会长命百岁。”

林烁听着贺焱干巴巴的劝慰,心情慢慢平复过来。对贺焱来说,这样关心别人应该是破天荒头一回来着,以前他这位太子爷从来不需要做这种事。

林烁笑着说:“对。”虽然老头儿还是有点顽固,但毕竟还好好地活着。

还活着就好。

林烁停了好车,和贺焱一起上楼。饭团已经等了很久,见到他们就扑了上来。

林烁抱起饭团,按下开关。

一室明亮。

※※※※※※※※※※※※※※※※※※※※

更新!

这两天有点忙,更新有点少么么哒

本来说今晚撸长点,但是又得看熊孩纸元旦晚会

放假会好好撸更新(づ ̄ 3 ̄)づ

下个月冲全勤!!!

喜欢总裁总是想演戏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总裁总是想演戏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总裁总是想演戏最新章节 - 总裁总是想演戏全文阅读 - 总裁总是想演戏txt下载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山海高中若爱以星光为牢天后养成手札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导火线没点燃[综影]狼行成双瑞德罗特明天还会爱着你错把真爱当游戏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学霸重生之豪门谋妻重生之军嫂撩夫忙婚心不良,总裁小叔请矜持总裁专属:豪娶冷情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他很撩很宠攻略小社会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卿卿如吾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破云2吞海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王牌女助夏日清凉记事
完本推荐: 从一开始就无敌全文阅读进入电影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超级吞噬系统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星武通神全文阅读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都市至尊全文阅读铁血宏图全文阅读武极宗师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超级传功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英雄无敌大宗师养鬼为祸无武江湖奶爸戏精大魔王娇养指南从庆余年开始轮回高调王江湖点将录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男神投喂指南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太古龙象诀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逆剑狂神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黎明之剑隋唐君子演义无敌魔龙进化系统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以牙之名茅山遗孤北斗巧为农家女造化神宫绝世剑神冷宫娘娘有喜啦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猛卒斗武乾坤

总裁总是想演戏最新章节手机版 - 总裁总是想演戏全文阅读手机版 - 总裁总是想演戏txt下载手机版 - 春溪笛晓的全部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