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323章 袁熙的小心思

第323章 袁熙的小心思

吕旷吕翔两人在校场集结完兵马后,还以为临出发前,韩湛会再赶来叮嘱自己几句重要的事情。谁知等了半天,只等来了罗布一个人,让两人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不过韩湛既然派罗布前来,就证明将由他来全权代表自己,两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在马背上冲罗布拱手,客气地问:“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主公说,”罗布回答说:“若是袁家两位公子已经收拾好行装,就立即开拔,不得有误~!”

“末将遵命!”吕旷吕翔两人齐声答应一声,随后催马来到了袁谭兄弟的面前,朝两人抱拳拱手说道:“袁公子,我们出发吧。”

袁谭和吕旷吕翔两兄弟一样,以为在出发前,韩湛会出来和自己说几句,谁知只派了一名手下前来,他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此刻听到吕旷说要出发,便点了点头,一勒胯下的坐骑就朝前走去。

兵马离开了邺城,沿着官道朝北而去。袁熙和袁谭并辔而行,低声地说道:“大哥,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冀州骑兵用的战马和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袁谭听到袁熙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是怎么回事:“没错,你不说我还差点忽略了。冀州的战马用的高低马鞍,在骑行过程中很稳当;还有,他们马鞍上有了踏脚的东西,我们上马时,就不需要上马石了,着实方便。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人想出来的。”

“还能是谁,”袁熙苦笑一声,说道:“我问过兵士了,他们说这些马镫、马鞍都是韩亭侯想出来的。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在马蹄上也订了铁掌,这样骑兵在冲锋时,就不再惧怕崎岖不平的地面了。”

袁谭听袁熙说完后,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二弟,等到了南皮,我们无论如何要为骑兵装备上这些马掌、马镫和马鞍,到时就算对上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我们也不会落下风的。”

听到袁谭提起白马义从,袁熙冷笑一声说道:“白马义从算什么东西,上次他们对上麹义将军的弩阵之时,被打得溃不成军。如果不是他们仗着马快逃跑了,估计早就全军覆灭了。”

“话不能这么说,”对于麹义重创公孙瓒白马义从的战例,袁谭曾经仔细地研究过,此刻听袁熙有如此满不在乎的语气点评,便板着脸教训他说:“当时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刚从界桥上冲过来,还没有来得及重整队伍,马速也不快,麹义才能利用弩兵重创该部。假如是在平原之上,和白马义从相遇,麹义的兵马同样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袁谭的话给袁熙提了个醒,他静下心来仔细考虑,发现自己大哥的分析,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看来,在野战之时,要想打败白马义从,还是只能依靠骑兵。”

“没错。”袁谭点着头说道:“只要我们的骑兵装备了马镫、马鞍和马掌,那么战力就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你想想,那些在冲锋时,必须一只手抓住马缰绳,以稳定身体的骑兵,能和我们双手握着兵器的骑兵相提并论吗?”

袁熙看了一眼在前方的吕旷,继续说道:“大哥,吕旷吕翔兄弟乃是我们的旧部,不知能否将二人拉拢过来为我所用。这样一来,我们对付公孙瓒狗贼,就更加有把握了。”

“这可能没办法。”袁谭的心里很明白,别看吕旷吕翔两人护送自己兄弟回南皮,而且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也会听从自己的号令,但要想让他们二人再叛归自己,根本是想都别想。“据愚兄观察,两人对韩亭侯忠心耿耿,要想劝降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就别冒这个险了。要是激怒了两人,他们带兵返回邺城,我们想掌控南皮的计划就会落空,到时我们就会成为显甫手下待宰的羔羊。”

“大哥,我看,如果有可能,还是由小弟去试探一下他们。”袁熙想到在邺城时,韩湛让吕旷吕翔两人只听从袁谭的号令,他的心里就颇为不服,因此他时刻都想着要把两人拉拢过来,便主动向袁谭提出:“不成功则罢了;若是小弟侥幸说服两人,那样对我们来说,就如虎添翼了。”

袁熙的话,让袁谭怦然心动。他心里明白,自己和袁熙如今都是孤家寡人,若是能得到了几名武将的相助,那么成事的几率就能大大地提高。因此对于袁熙的提议,他没有再明确地表示反对,等于是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

见袁谭不反对自己的提议,袁熙心中不禁一阵狂喜。他望了望在前面开路的吕旷,又扭头看了一眼在队尾殿后的吕翔,心里盘算应该先从谁下手。经过再三考虑,他决定还是先接触吕翔试试,毕竟昔日和他打过不少的交道。

当天晚上一宿营,袁熙就钻进了吕翔所在的帐篷,笑着招呼道:“吕将军!”

看到袁熙进来,吕翔不知什么事,连忙起身相迎:“不知是袁二公子到了,不曾远迎,还请恕罪。”

“吕将军客气了,”袁熙笑呵呵地对吕翔说道:“你们兄弟二人护送我们回南皮,在下感激都来不及,哪里会怪罪什么。”

吕翔知道袁熙不会平白无故地到自己的帐篷来,便警惕地问:“不知袁二公子到在下这里来,有何见解?”

袁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如果吾没有记错的话,将军是兖州东平郡人吧?”

“没错,在下兄弟二人正是兖州东平郡人。”

袁熙等吕翔说完后,有意叹了口气说:“吕将军兄弟二人昔日曾在家父的手下为将,可惜家父不懂得用人,居然始终不曾对两位委以重任。”

袁熙的这番话,立即引起了吕翔的警惕,他猜到了对方肯定是来说服自己的,本想一口回绝对方的拉拢,再将其赶出自己的帐篷。但转念一想,自己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内,还需要和他继续相处下去,贸然翻脸实在不是明智的举动。因此他站起身,客气地对袁熙说:“二公子,在下还要去巡营,就不能再陪公子闲聊了。公子请!”

见吕翔向自己下了逐客令,袁熙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但他还是竭力掩饰地说:“既然吕将军有事要忙,本公子就不打扰了,告辞!”

吕翔打发走了袁熙,站在帐篷里想了一阵,觉得袁熙在自己这里碰了钉子,肯定很快就会去拉拢自己的大哥,便立刻了帐篷,前去大帐寻吕旷。

吕旷正在向几名属下交代事情,见自己的兄弟进来,脸上一副着急的样子,便猜到肯定有什么事情,便连忙将属下打发走,随后问道:“二弟,出什么事情了?”

“大哥,刚刚袁二公子到我那里去了。”吕翔简短地说道。

“他去你那儿做什么?”吕旷好奇地问道。

“他名义上是叙旧,但以小弟之见,他是想拉拢我们兄弟二人,重新投效他们袁家。”见帐篷中只有自己兄弟二人,吕翔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我担心大哥被他说动,特来通知你一声。”

吕旷听完自己兄弟的担忧后,点了点头,说道:“二弟,假如我们这次出行前,主公不曾任命你我为将军,没准听袁二公子的一番劝说,愚兄还真有重投袁家的打算。”看到吕翔开口想说点什么,他连忙抬手制止了对方,继续说道,“但愚兄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思考,觉得主公虽然年幼,但却懂得如何用人,而且身边又有诸多的文臣武将相助,早晚必成霸业。有了这样的主公,愚兄怎么能不知足,还跑去投奔新的主子?”

吕翔听完吕旷的肺腑之言后,顿时长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兄长是个念旧的人。万一袁熙前来说服他的时候,他碍于面子不好拒绝,而答应了对方的话,就会让事情变得复杂。此刻听到他明确表态,不会再投靠袁家,悬在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了地。

袁熙在吕翔这里碰了钉子后,原本想去说服吕旷的。但等他走到了吕旷的大帐附近时,正好看到吕翔先一步走了进去。见此情形,他便知道劝说吕旷的事情泡汤了,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和袁谭的住处。

看到袁熙一脸失落地走进帐篷,袁谭不等他说话,便知道他的劝说已经失败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问道:“二弟,是否对吕家兄弟的劝说不顺?”

袁熙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小弟先去劝说吕翔,没想到没等吾说出来意,他就将小弟撵了出来。有心去劝说吕旷,谁知刚走到他的大帐附近,却见吕翔抢先一步进去了,小弟只能失望地回来了。”

“二弟莫要着急。”对于袁熙的失败,袁熙早就有心里准备,他安慰对方说:“我们此去南皮,路上需要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等了南皮,他们还将留下来帮我们两个月,时间有的是,这次劝说失败,等以后有机会再劝说也不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只要我们兄弟二人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吕旷吕翔早晚会重新投奔过来的。”

大军在路上行进了七八天之后,接近了界桥。吕旷吕翔两人开始商议:“此处乃是公孙瓒的地盘,我们从这里经过,是否需要和守将打个招呼呢?”

吕翔想了想,随后说道:“主公虽说曾经和公孙瓒联合,一同对付袁绍,不过那也是权宜之计。吾觉得公孙瓒肯定和界桥这里的守将打过招呼,假如我们不和他们打招呼的,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出兵拦截我们的。”

经过一番商讨,吕旷派出了一名部下,前往界桥通报守将邹丹,以便在通过该地区时,不会与公孙瓒的兵马发生冲突。

谁知派出的信使却一去不回头,吕旷吕翔两人正考虑是否再派出信使,去与邹丹交涉时,袁谭催马来到了两人的身边,好奇地问:“两位吕将军,为何大军在这里停下,迟迟不肯前进啊?”

“袁大公子,”吕旷听到袁谭这么问,便向他解释说:“前面是公孙瓒的地盘,我们要想通过的话,必须和他们打招呼。谁知派出的信使,都去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回来。我兄弟二人正考虑是否该再派一名信使,去界桥打探消息。”

袁谭听后沉默了片刻,随后说道:“两位吕将军,请恕本公子直言。既然你们派出的信使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音讯,就算再派出新的信使,估计对方也不会有回复。以吾之间,我们不如绕城而过,如何?”

“绕过界桥?”对于袁谭的提议,吕旷吕翔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迟疑。过了一会儿,吕旷开口说道:“大公子,若是幽州兵马不肯放心,只要在界桥的另外一侧驻扎一支兵马,我们就无法通过。”

“那我们也不能这样无限制地等下去。”袁谭知道假如界桥的守将里,有自己两兄弟的存在,肯定会兵戎相见,便催促吕旷:“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否闯过去呢?”

对于袁谭的这个提议,吕旷不敢随便做主,便扭头问吕翔:“二弟,你看我们是否该按照大公子所言,率兵闯过界桥呢?”

“不妥不妥,”然而吕翔听到吕旷的这个问题后,却摇着头说:“不管怎么说,冀州和幽州还是盟友,怎么能擅动刀兵呢?一旦主公追究起来,这个责任谁付得起?依小弟之见,我们还是再派出两个信使,去联系界桥守将,让他借道给我们。”

“好吧,既然二弟这么说,那吾就再派出信使,到界桥去求见守将,希望他能借道给我们。”吕旷说着,叫过一名都伯,让他率领十名骑兵火速赶往界桥。

等都伯带着骑兵离开后,吕旷冲袁谭笑了笑,说道:“袁大公子,我们就在这里等候,只要守将同意借道,我们便立即启程。”

喜欢三国之北境之王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三国之北境之王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权柄1627崛起南海逍遥小书生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古代做主神凌云志异宋时行铁血德意志临高启明北宋大表哥三国封神系统曹魏终极特种兵王宋时明月抗日之铁血智将天唐锦绣战国修罗传明朝小侯爷明朝好丈夫韩四当官大清巨鳄至尊特工战场合同工隋唐君子演义将白带着仓库到大明
完本推荐: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盛宠第一佞妃全文阅读重生僵尸道长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夫人棘手:总裁约不约全文阅读总裁误宠替身甜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奶爸戏精医门宗师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永恒圣王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都市剑说最强弃兵唐朝好岳父未来之最强萌妻诅咒之龙深渊之馆仙草供应商都市绝品仙医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狩猎好莱坞重生世纪之交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位面无限重生随身带个狩猎空间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寻宝全世界全能金属职业者仙武帝尊婚后忽然得宠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手机版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