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92章 神医张仲景

第292章 神医张仲景

韩湛连忙吩咐黄忠:“汉升,立即派人去问问同行的官吏,里面可有一位叫张机的?”

“张机?”黄忠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愣,随后反问道:“主公说的莫非是名医张仲景么?”

听到黄忠居然知道张仲景,韩湛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连忙问道:“汉升莫非听说过此人?”

“没错,末将的确知晓此人。”黄忠点了点头说:“数年前,南阳有位七十多岁的名医沈槐,因觉得自己的医术后继无人,便因此忧郁成病。当地的郎中都去给他看过病,结果不管没有好转,反而越发严重了。张仲景知道此事后,毛遂自荐到沈槐家,去给他治病。

张仲景察看了病情,确诊沈槐是忧虑成疾,马上开了一个药方,用五谷杂粮面各一斤,做成药丸状,外边涂上朱砂,叫病人一顿食用。

沈槐看到这个药方,心里觉得好笑。他特意命家人把那五谷杂粮面做成的药丸,挂在屋檐下,逢人就指着这药丸,借机把张仲景奚落一番。

亲戚来看他时,他指着药丸说:‘你们看!这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谁见过五谷杂粮能医病?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朋友来看他时,他指着药丸说:‘你们看!这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谁一顿能吃五斤面,真滑稽!真是太滑稽了!’

有同行的郎中来看他时,他也指着药丸对他们说:‘你们快看!这就是张仲景给我开的药方。我行医数十载,还从来不曾听说过这种药方,……’

他一心只想这件事可笑,忧心多虑的事全抛脑后了,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忧虑之病居然不药而愈了。

张仲景得知此事后,再次登门拜访,恭喜他的忧虑之病痊愈。到此时,沈槐才知道张仲景给他所开的药方,是对症下药,专门用来为他治病的。为了感谢张仲景的治病之恩,沈槐便将自己的平生所学倾囊相授。”

韩湛饶有兴趣地听完黄忠的讲述,正想问对方,这是真事还是民间传闻。但转念一想,黄忠就是南阳人,他知道这样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应该不会拿什么传闻来逗自己高兴。他等黄忠一说完,连忙吩咐道:“汉升,本侯觉得鲁周氏之女的伤寒,只有这位神医张仲景能治疗,你速速地去询问随行的官吏,看他可在其中。”

黄忠知道小周萍的病情危急,不敢怠慢,便连忙赶去寻找。他来到那些官吏栖身之地,问一名小吏模样的人:“敢问这位兄台,不知你们中间可有一位叫张机之人?”

小吏认识黄忠,听他这么一问,连忙躬身施礼,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回禀黄将军,张先生半个时辰之前,还在此处呢。”

听小吏这么说,黄忠心里不禁狂喜,看来自己的语气真不错,张仲景果然是在随行的官吏之中。他连忙一把抓住小吏的手臂,激动地问:“不知张先生如今在何处?”

小吏左右张望了一番,朝东面一指,说:“张先生看到百姓中有人经过长途跋涉,感染了疾病,专门到那边只坐诊治病去了。”

黄忠向小吏道谢后,带着几名兵士快步地朝他所指的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一百多步,果然看到一顶帐篷的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他来到队尾,问站在最后的一名上了年纪的百姓:“老丈,尔等在此作甚?”

百姓看到一名顶盔掼甲的武将问自己的话,先是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楚问话的人是黄忠后,便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启禀黄将军,小人听说这里有一位姓张的神医问诊,正好身体有些不适,便过来瞧瞧。”

黄忠确认帐篷中是张仲景坐诊后,便快步地朝帐篷走去。他来到帐篷前,看到里面摆着一张桌案,桌案上有纸笔,张仲景就坐在案后,正在一名妇人把脉。为了不打扰对方看病,黄忠便停住了脚步,站在帐外耐心地等待。

等到妇人看完病,从帐篷中出来后,黄忠才迈步走进了帐篷。等在帐外的百姓,看到有一名武将抢先走进了帐篷,心中虽有不满,但却不敢随便发牢骚,免得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

听到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张仲景听出来的是一员武将,只有穿着重甲的人走路时,脚步声才会如此沉重,因此他头也不抬地问:“阁下何处抱恙?”

黄忠连忙朝对方深施一礼:“见过张先生。”

张仲景听到来人居然是南阳口音,不禁大生亲切之感,连忙抬起头。等他看清楚是黄忠之后,连忙起身回礼:“原来是黄将军驾到,在下不曾远迎,还请恕罪。”

两位南阳老乡闲聊了几句后,黄忠便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张先生,黄某是奉主公之命,前来请您去给一位病人看病的。”

听说黄忠是奉韩湛之命来的,张仲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淡淡地说道:“黄将军,想必你也看到在下帐外有多少百姓在等着治病,我怎么能为了冀州牧的一名亲眷,就丢下众多的百姓不管呢?”

谁知张仲景说完后,黄忠居然呵呵地笑了起来:“先生误会了,我家主公让先生去治疗的人,并非他的家眷,而是当初李郭攻破京师时,杀害的太仆鲁馗之孙女,大鸿胪周奂之外孙女。”

“原来是忠良之后,”对于和王允等人一同死难的鲁馗、周奂等人,张仲景还是很钦佩,得知是他们的后人,自然是义不容辞,连忙问道:“不知病患现在何处?”

黄忠见张仲景同意了,心里不禁暗喜,连忙对他说:“先生请随我来。”

张仲景跟着黄忠从帐中走出,望着那条长长的队伍,迟疑了片刻。随后他朝一脸焦急的百姓拱拱手,说道:“诸位乡亲父老,张某要先去为一位病患出诊,请大家在此稍候,最多半个时辰,张某就会回来。”说完这番话,他转身对黄忠说,“我们走吧。”

黄忠领着张仲景来到了鲁周氏和小周萍的马车前,他停下脚步,对张仲景说:“张先生,病患就在车上,请先生自行去为其诊治,黄某要立即回去向主公禀报。”

张仲景上了马车,掀开帘子钻进了车厢,看到将小周萍紧紧抱在怀里的鲁周氏,便语气和蔼地说:“在下是冀州牧请来给小丫头看病的郎中!”

鲁周氏发现小周萍感染了伤寒,顿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为了不失去自己的女儿,她抱着侥幸的心理,让护卫自己的兵士,去求助韩湛。原以为对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这样的小人物,没想到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居然连治病的郎中都请来了。她慌忙冲张仲景弯了弯腰,感激地说:“有劳先生了。”

张仲景为小周萍把完脉后,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已经知道孩子感染的是伤寒,这种药可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自己只能尽尽人事,给她开一副汤药,能否治愈,就看她个人的造化了。

就在张仲景开药方时,忽然感觉坐着的马车晃动起来,随后有人从外面撩开帘子,他听到一个声音在问:“张神医可在此处?”

张仲景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扭头一看,居然是韩湛。因为马车里的空间不大,难以起身行礼,他便坐在车内,朝韩湛拱手施礼:“张机见过冀州牧。”

“免礼,免礼。”韩湛朝张仲景摆了摆手,随后坐在他的身边,低声地问道:“张神医,不知孩子的病情严重否?”

张仲景摇了摇头,对韩湛说:“冀州牧,请恕张某才疏学浅,要想治好孩子的病,力有不逮。张某现在开一剂药方,能否治愈,就看孩子的造化了。”

听到张仲景说他没有能力治愈小周萍的伤寒,鲁周氏顿时抽泣起来。而韩湛则是一头雾水,心说著有《伤寒杂病论》的张仲景,居然治不好孩子的伤寒,这未免太天方夜谭了吧。

他的心里产生一丝疑惑,自己面前的这人,真的是医圣张仲景吗?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这种怀疑,他记得史书上记载,张仲景的家族有两百多人,其中有三分之二就是感染伤寒而死,从而导致张仲景埋头研制治疗伤寒症的办法。难道是自己来这个时代的时间太早了点,以至于张仲景在治愈伤寒症方面,还不曾有什么建树么?

想到这里,他决定利用自己所知道的常识,来帮帮小周萍。于是他委婉的问张仲景:“张先生,你诊治的时候,孩子的脉象是怎么样的?”

张仲景随口说道:“无汗、脉浮紧者,属伤寒无疑。”

等张仲景一说完,韩湛就在脑子里快速地搜索自己所看过医术,好在穿越后,自己的记忆力变得特别好,昔日看的书,基本都能回忆起来,其中就包括伤寒病的药方。他咳嗽一声,对张仲景说道:“张先生,本侯认为可以用麻黄汤,来为孩子治疗。”

“麻黄汤?”听到韩湛这么说,张仲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韩湛在医学方面,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他不过能勉强记住几个药方而已,因此便装模作样地说:“可用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四味药,用水煎服。可治愈恶寒发热,头身疼痛,无汗而喘,舌苔薄白,脉浮紧之症状。”

而对于张仲景这样的神医来说,韩湛的这个药方让他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他连忙朝韩湛拱手说道:“没想到冀州牧居然还精通歧黄之术,用这个药方,孩子定能痊愈。张某这就回去给孩子煎药,告辞!”

等到张仲景离开后,韩湛看到鲁周氏用吃惊的目光望着自己,便嘿嘿一笑,说道:“鲁周氏,莫要担忧,等张先生把药煎好,孩子吃了两剂药,身体就会痊愈的。”

鲁周氏将小周萍放在一旁,拜倒在车厢里,带着哭腔说道:“亭侯对妾身母女的恩情,妾身没齿难忘,来世一定做牛做马,以报答亭侯的大恩大德。”

韩湛冲鲁周氏摆了摆手,起身离开了马车。他在返回大帐的路上,心里暗想:“既然张仲景此刻对伤寒还没有好的治疗方法,自己是否应该将记得的几个药方交给他,以便他能救活更多的人呢?”

回到帐中,他命人取来了纸笔,将自己记得的治疗中风的桂枝汤,治疗伤寒的麻黄汤和大青龙汤的药方,都写在了纸上。本来他还想把《本草纲目》上的药方写几个,但却担心引起张仲景的怀疑,而不得不作罢。

药方写好后,韩湛立即差人送给了张仲景。正在命人煎药的张仲景,在看到韩湛给自己的药方后,不禁眉头紧锁,从刚刚韩湛在马车上的表现,他对治病根本就是一窍不通,若是贸然用这个方子,要是治死了人,又该怎么办?

就在张仲景打算将这张方子付之一炬时,忽然想到自己正在为小周萍煎药,待会儿让孩子试试这个药的效果如何。假如真的能治愈孩子的伤寒,就证明冀州牧的身后有高人,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一定要厚着脸皮去求冀州牧,让他代为引荐一番。

汤药煎好之后,张仲景立即命人给小周萍送去,而他继续留在帐篷里为百姓诊病。等他诊治完所有的病人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收拾好东西,起身朝鲁周氏所在的马车而去。

刚走到马车旁边,坐在车上的鲁周氏看到张仲景的到来,惊呼一声,随后下了马车,快步地来到张仲景的面前,跪下向他磕头,嘴里说道:“多谢恩公,小女服用了恩公送来的汤药之后,体热已经退去,如今正在熟睡中。”

张仲景听鲁周氏这么说,浑身不禁震,心里暗说:“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冀州牧所给药方,定是精通歧黄之术的高手所授。我待会儿就去拜见他,希望他能代为引荐这位高人,求他将此种救人的方子传授给自己。”

喜欢三国之北境之王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三国之北境之王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特战雇佣兵抗日之铁血智将韩四当官朱门风流民国之小兵传奇极品庶子逆水行周至尊特工晚唐风之王的面具重生之楚霸王超级召唤系统大唐农圣北宋大表哥抗战之还我河山大唐第一少猛卒临高启明昏君三国之巅峰召唤虎豹骑大唐万户侯我要做皇帝明朝伪君子神话版三国逍遥小书生抗战之血肉丛林都市兵王
完本推荐: 黑卡全文阅读明天可期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妖孽王爷:独宠小萌妃全文阅读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全文阅读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全文阅读我的妹妹是偶像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樱桃成熟时[娱乐圈]全文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全文阅读超级吞噬系统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农女火辣辣:撩夫种田生个娃全文阅读宿主请留步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哥哥万万岁永恒国度福晋有喜:爷,求不约进化之眼最强弃兵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极品妖孽至尊娇藏撒娇福晋最好命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扛着AK闯大明末日霸权神医凰后我的房分你一半佛系少女不修仙乡野村民来自地狱的男人我家后门通洪荒至尊剑皇婚后忽然得宠盛宠之名门婚约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仙途遗祸弄西游前女友黑化日常我竟然是白骨精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手机版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