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11章 巧取函谷关

第211章 巧取函谷关

郭汜见李傕对樊稠已起了杀心,心里在暗自盘算,自己是否应该去提醒樊稠一下,免得他不明不白地成为了刀下之鬼。

次日清晨,正当李傕准备派人到城里搜寻董卓的遗骸时,忽然有一名留在城里的军侯,匆匆地跑进了大帐,神情慌乱地向李傕、郭汜二人禀报:“启禀两位将军,城里出大事了。”

见军侯如此慌乱,李郭二人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心说不会是外地诸侯的勤王兵马到了吧?便异口同声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两人的声音把军侯吓了一跳,他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回答说:“启禀两位将军,小的在天亮之前,抓住了一名企图逃出皇宫的内侍。据他供认,说昨日我军破城后不久,圣驾就被人劫走了。王允老贼深怕被我军看出破绽,便命他假冒圣驾,来欺哄我等。”

“什么,居然有这等事?!”军侯所说的内容,把李郭二人吓了一跳,连忙命令军侯,“将那内侍带上来。”

片刻之后,军侯押着一名惊慌失措的内侍走近了大帐。内侍一看到坐在正中的李郭二人,立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两位将军饶命,非是小的想欺瞒两位将军,实在是王允狗贼逼我的……”

李傕得知面前的这名内侍,就是昨晚假扮汉献帝欺骗自己的人,不禁恼羞成怒,他起身从剑架上抽出宝剑,大步来到了内侍的面前,高高举起了宝剑,就准备将这内侍一剑劈成两段。

“剑下留人!”就在这时,大帐门口忽然传来了贾诩的喊声:“稚然将军且慢,剑下留人。”

李傕放低了手里的宝剑,望着贾诩说道:“军师为何要为这假冒圣驾的内侍求情?”

“此人杀不得!”贾诩来到了李傕的面前,压低声音对他和郭汜说道:“昨日在宣平门前,圣上给你们四人封官进爵,若是杀了此人,那么昨晚的封赏自然做不得数。不如将错就错,将此人软禁在军营之中,让他以圣驾的名义来稳定朝局。”

听完贾诩的建议后,郭汜首先表态:“稚然,吾觉得军师所言极是,我们还是将错就错吧!”

李傕收起了宝剑,冲着押着内侍进来的军侯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对陛下敢如此无礼。来人啊!”随着喊声,从外面进来两个膀大腰圆的亲兵。

李傕用手一指军侯,对两名亲兵说道:“将此人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

军侯听到李傕这么说,顿时傻眼了,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居然惹得李傕大动肝火,不过他并没有跪下求饶,而是听任亲兵将他拖出帐外受刑。

等军侯被拖出去之后,李傕弯腰扶起了内侍,皮笑肉不笑地说:“陛下受惊了。得罪您的人,微臣已经将他处置了。您就留在军营里,待城里的局势稳定了再说。”说完,又冲着帐外喊了一声,“来人啊!”

他对这次进来的两个亲兵说:“你们两人找个安静的地方,带陛下过去休息。没有吾的军令,尔等不得离开陛下半步,明白吗?”

“小的遵命。”两名亲兵答应一声,上前架着内侍就离开了帐篷。

等假汉献帝离开后,李傕扭头问贾诩:“军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个假皇上只能欺瞒一时,等时间一长,势必会露出破绽。”贾诩捻着胡须说道:“我们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搞清楚,究竟是何处的诸侯劫走了圣驾。”

对于贾诩的猜测,郭汜好奇地问:“军师为何会认为是诸侯派人劫走了圣驾呢?”

“这个很简单,”贾诩回答说:“据刚刚的内侍所言,圣驾是在我军破城后不久,被人从皇宫里劫走的。试问,如果不是一路诸侯,怎么可能有本事混进皇宫,并劫走圣驾呢?”

郭汜听完贾诩的分析,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那军师认为会是哪路诸侯,将圣驾劫走的呢?”

“若说谁的嫌疑最多,莫过于袁本初和袁公路两兄弟了。”贾诩若有所思地说道:“袁氏四世三公,门生众多,只要再将圣驾迎到他们控制的地区,那么他们就有了和我们分庭抗礼的实力,随时可以以天子的名义,召集各路诸侯来讨伐我们。”

听说自己有可能遭到各路诸侯的围攻,李傕不禁方寸大乱,他连忙问贾诩:“军师,那我们该如何应对?”

“从长安去邺城或寿春,都有千里之遥,没有十天半月是绝对到不了地方的。”贾诩冷笑着说:“只需派出信使,命令函谷关守将关闭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然后我们再派出骑兵,前去追杀,没准能在函谷关外将这伙人截住。”

“军师此言甚妙。”郭汜等贾诩说完后连声叫好,随后对李傕说:“稚然,事不宜迟,我们立即派出信使,命令沿途的关隘严加盘查,绝对不能让圣驾逃到邺城或者寿春去。然后你我再亲率骑兵前去追击!”

主意打定,李傕一边派人赶去函谷关,命令守将关闭关隘,一边召集手下的将领,准备带兵前去追击逃往的汉献帝。

再说汉献帝跟着沮授、夏侯兄妹赶了一夜的路,虽说不是第一次出门,但减震性差的马车,还是将他颠得七荤八素的。他觉得有点受不了,便撩开帘子,对跟在车旁的夏侯云说:“夏侯姑娘,朕实在受不了,能不能去转告沮监军,找给地方歇息歇息再走?”

夏侯云看到汉献帝的脸色煞白,觉得他可能真的是受不了,便策马来到了沮授的身边,将汉献帝的请求,向沮授说了一遍。谁知沮授听后,却摇摇头说:“不行,如果授所料不差的话,李郭二人很快就会发现圣驾失踪,定会派人来追赶。假如他们派信使抢先通知函谷关守将,关闭了关隘,我们就插翅难逃了。”

夏侯云觉得沮授说得很有道理,便返回汉献帝的车旁,将沮授的原话向他重复了一遍。好在汉献帝从即位开始,就一直处于被欺负的地位,因此对别人不听从他安排的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见沮授不同意停车休息,只能长叹一声,又缩回城内休息去了。

沮授等人带着汉献帝急匆匆地赶路,李傕、郭汜带着骑兵也从长安出发了。而在东面,韩湛所率领的三千骑兵,也到了距离函谷关只有二十里的地方。

和韩湛并辔而行的黄忠,望着远处的关隘轮廓,对韩湛说道:“主公,前面就是函谷关了,您说守将会让我等入内吗?”

韩湛的心里很明白,在将汉献帝救出了长安之后,沮授等人能否顺利地返回冀州,就在于他们能否成功地通过函谷关。此刻听到黄忠的问题,他想了想,随后说道:“汉升,我们兼程赶路,将士们都疲劳,不然找个地方歇息。”黄忠对于韩湛的命令,从来是不打折扣的,连忙发出号令,让骑兵在一条溪水旁停下歇息。

看到骑兵们纷纷下了马背,牵着自己的战马到溪边喝水,韩湛又吩咐黄忠:“汉升,派两个人到前面去探探路,看函谷关的防御是否严密。”黄忠答应一声,便叫过了一名信得过的伍长,让他带着四名骑兵赶往函谷关,打听城池的防御如何。

哨探的骑兵离开后,黄忠又担忧地问:“主公,假如函谷关守将不放我等入关,我们该怎么办?”

黄忠的问题,其实也是韩湛心里所担心的问题。函谷关易守难攻,只要守关的兵士将城门一关,别说自己所率的只是三千无法攻城的骑兵,就算有十万大军,要想突破此关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等了约莫一个时辰,黄忠派往函谷关的伍长返回来,向韩湛禀报说:“启禀主公,函谷关一切照旧,城门大开,守门的兵士盘查得也不是太严。”

黄忠听到伍长这么说,连忙向韩湛建议说:“主公,既然函谷关的盘查不严,不如我们这就引兵过去,去接应沮监军他们。”

韩湛在听到伍长说防御不严密时,也恨不得立即率人过关,赶往长安去接应沮授等人。但他转念一想,觉得就算自己带人顺利地过了关,也接到了汉献帝。但只要李傕等人命令函谷关封关,不准任何人出入,自己的这种孤军就成为了瓮中捉鳖。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说:“汉升,本侯改主意了,为了确保圣驾能顺利地到达冀州,我们必须占据函谷关。”

“什么,占据函谷关?”黄忠被韩湛的奇思妙想吓了一跳,他连忙问道:“主公,我们只有三千人马,又没有任何攻城器械,如何夺取函谷关?”

“强攻肯定不行,只能智取了。”事已至此,韩湛决定冒一次险,他对黄忠说道:“本侯领五百骑兵先行前往函谷关,想办法住在关内。等天黑以后,本侯带人杀散守门的兵士,并举火为号。你看到火光,就率兵冲进函谷关。”

谁知黄忠听到韩湛这么说,没有立即领命,而是担心的说:“主公,您乃万金之躯,怎么能亲身涉险,还是由末将率人混进关隘吧。”

“不要和本侯争论了。”虽说韩湛明白黄忠这么说,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但他还是摆手拒绝了对方的好意:“本侯只有取关的妙计,你就不必担心了吧。”黄忠不敢违抗韩湛的军令,只能喏喏地答应了。

韩湛领着五百骑兵刚刚出现在函谷关附近时,城头上的兵丁就看到了,连忙敲锣示警。城下的兵士连忙驱散进出城的百姓,如临大敌地收起了吊桥,关闭了城门。

韩湛带兵来都城下时,城头有一守将大声地问道:“来者何人?”

韩湛仰头望向高高的城墙,见城头有无数的兵丁张弓搭箭,正瞄准自己和自己身后的骑兵,只怕一言不合,城上的守将就会命令放箭。他连忙大声地说:“在下是冀州牧、漳水亭侯韩湛!”

“原来是漳水亭侯韩冀州啊,”城头的守将听韩湛自报身份后,便命令左右兵士放下手中的弓箭,接着又问:“不知韩冀州到函谷关来作甚?”

“本侯要进京面圣!”韩湛继续大声地说:“不知将军可否行个方便,放本侯过关?”

守将原来听到示警声,又看到有一支骑兵朝函谷关而来,还以为什么地方的诸侯兴兵来犯,所以才命令兵士拉起吊桥,关闭了城门准备迎战。此刻听说韩湛是为了进京面圣,而经过函谷关,他的警惕立即放低了。连忙吩咐兵士开城门、放吊桥,让韩湛和他尔等骑兵进关。

韩湛进关时,守将站在门口迎接。他连忙翻身下马,冲着对方抱拳拱了拱手:“多谢将军!”随后转身朝跟着身后的一名骑兵使了个眼色。骑兵点了点头,也翻身下马,从马鞍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个盒子,捧着走了过来。

韩湛从骑兵的手里接过盒子,双手捧着递给了守将,笑着说道:“将军,这是本侯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你收下!”

守将也是个贪财之人,他接过盒子时,感觉入手沉重,便知道里面装的多半是金饼,便笑着说:“亭侯客气了,小将真是受之有愧!”

两人呵呵一笑,随后肩并肩朝关内走去。韩湛查看了一下关隘内的地形,的确是险要异常,就算自己夺取了城门,想要冲出关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么一想,他便打消了直接夺取城门的念头,而是笑着对守将说:“将军,天色已晚,本侯想在城内歇息一宿,不知可否?”

听到韩湛的这个请求,守将虽然觉得有点为难,但想到自己刚刚收了对方一箱子金饼,却拒绝别人在城内留宿,似乎有些不妥当,在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说:“城内的驿馆宽敞,亭侯可以和您的属下在那里住一宿。”

喜欢三国之北境之王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三国之北境之王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锦衣春秋重生之楚霸王超级召唤系统凌云志异朱门风流明朝小侯爷大清巨鳄1627崛起南海楚汉争鼎皇族北宋的无限旅程无敌三国志系统开着外挂闯三国原始大厨王三国之熙皇抗战之血肉丛林至尊特工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绝对荣誉曹魏战国修罗传抗战之铁血兵锋公子风流替天行盗寒门祸害抗战之还我河山铁血宏图
完本推荐: 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港娱1975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天荒仙庭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医香倾城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诸天最强BOSS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天庭招办处全文阅读总裁误宠替身甜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异界铁血商途混沌天帝诀刀锋纪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太古龙尊都市少年医生万界最强狂帝无上杀神重生之游戏大亨无限之次元幻想超级学神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都市全能系统诸天万界琉璃帝妃临天万界建道门疯狂农民工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府小事至尊特工绝世高手逆剑狂神我真是非洲酋长朔明愿君未离影视世界游记福晋有喜:爷,求不约一不小心就无敌啦重生写推理小说剑破九天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北境之王txt下载手机版 - 红场唐人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北境之王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