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致富之后 >> 回家

一个人的一辈子,究竟如何,才算得上周全?

荀颖重新睁开眼的一刻,是愣住了的。

昨夜她睡着的时候,还在自己的家中。年纪大了的人,总是不大嗜睡,因此她早就习惯了在天色刚刚亮起的时候醒来——准确的说,是“荀喜娘”的身体,习惯在那一刻睁眼。

她曾经是需要每天早上起来伺弄店里要卖的熟食的,后来她把方子卖了一半儿,留了一半儿给弟弟经营,也便不必再操劳了。空下来的时间,她会种种花,写写字,去找亲家太太朱氏聊聊天,听听扔给姐夫教养的归哥儿汇报学习成果,顺带揉两把小外孙。

至于惠仙,那个时候已然是省城里有名的张东家了。拍卖行归她自是顺理成章,连聚朋楼的餐饮买卖,她竟也能接的下来。

先前她不肯接鼎福记,说是自己没那个手艺,做不得餐饮行当。谁知做了几年拍卖行的东家之后,胃口和眼界也都养了起来。喜娘问她肯不肯接受聚朋楼,她竟一口答应下来了——做东家么,她只要管好人,可不管烧好菜。

她最要紧是知晓客人们想要什么服务。只要照着人家的痒处搔,便不愁店里没有生意,至于菜色,有后厨管事盯着,服务,有前头掌柜看着。聚朋楼的人都是训练熟了的,平日里运作起来很是稳当,便真要出了什么岔子,也只管拿领头的是问,惠仙竟是不必在日常管理里头费什么心的。

喜娘将聚朋楼丢给惠仙管了数月,见营业额并没有下降,便放心将手上的产业全交给她了。

惠仙如此不缺钱,人又长得娇媚好看,自然有的是男人想娶她。然则喜娘这做娘的一概不管,媒人上了门,也只说留下男方条件来,姐儿自己看着好,自然会叫人去给媒人托个信,彼时再来说亲。若姐儿便不喜欢,今后再也不必来,免得一边儿强拒伤了和气。

然而惠仙哪儿有看中的人呢。她家的情形着实是特殊,有大族名门出身的爹,有被官府立牌坊旌表的娘,算下来出身已然不坏。外加妹婿年纪轻轻已然升做了正六品的官儿,便不考虑她手底下的产业,那敢上门提亲的人家,也是非富即贵的。

可便是这样人家,惠仙也只摇头。她幼时见惯了父亲的行径,是立誓一辈子不嫁的,岁数长些,虽松动了些口气,却也同喜娘说过——她需得像舅母齐三姐儿那般,遇到个自己能做事儿,还愿意让妻子做事的男人,才肯成亲。

但这样的男人如何好找?如今来提亲的人家,十个里有八个半,是把儿子笼在爹娘翅膀底下管的,本事有没有,惠仙不怎么敢信,可规矩必是有的。媒人将人家家里的讲究一二三四说将一遍,慢说惠仙,连喜娘都摇头。

人家想要的是个又有钱又温顺还肤白貌美人傻的媳妇儿,这么个角色,惠仙岂肯往里套?

因此惠仙便一直“耽误”着,喜娘见她过得有声有色,也半点儿不急。

她就是不放心天下的姑娘,也不至于不放心自己的亲女儿。惠仙这样的姑娘,没谈过恋爱,又醉心工作,放在现代怕是扛不住有经验的男人追求的,可这年头却不是如此,哪儿有男人敢亲自上阵追求一个良家姑娘?这一上来就派个媒人将自家的条件情形吹一遍的,真人还来不及露面就被惠仙一把抹掉,也就不必担心叫人骗。

总之,自从张家把张丛收拾掉了,喜娘全家就过得挺顺利。张家与喜娘倒也有来有往,彼此给些面子,彼此拿对方的名头吹吹牛,倒也默契。至于张丛被张家幽禁起来之后是活着还是死了,活了多久,喜娘却没有再问过。

反正,无论他人死活,“张丛”这个身份都不复存在了。就算那个人死了,她的儿女也不必服孝,因了张家宗族的纵容,这也不会有人计较。

有时与最知情的惠仙说起此事,喜娘也每每要感叹。宗族这个东西啊,你若是柔弱了,他们一定要将你往死里欺压,无论你是不是真清白,有没有继承香火的儿子,都承不住他们苦苦相逼。可是,你若是有钱有权,便是真做了恶,他们也能假装瞧不到,接着腆着脸与你来往。

喜娘自己是再不必担心被张家踩了,走到了她这一步,张家会乐得将合州大族的名头借给她的儿女们用,也会拿惠玉的亲事和喜娘的牌坊往自己族中贴金。彼此内里都得了好处,面子上便更要稳稳当当。

可是,回想一下当年的情形,她也忍不住有些后怕。若非她能白手起家打下一片天下,若非三个孩子都一心依从她,若非惠玉的亲事和她的经济实力,张家岂会这样待她?

如此,哪怕最后那些年的生活也不算十全十美,可比起这个年代大多数女人的生存处境,喜娘倒还觉得自己过得不错。她不仅自己衣食无忧,还养出了三个没长歪的孩子,甚至跟过她的仆妇丫鬟小厮们,如今要么安享天年,要么得了身契不再做奴婢,还能在惠仙的产业里自食其力,都还算是不错的结局。

在喜娘看来,除非是再发生兵变啊、灾荒啊之类的不可预知事件,她和她认识的人们,这辈子大约是可以完满的。

所以,在她意识到“喜娘”这个身体怕是死去了的时候,她也并不惊慌——一个女人,穿越到这么不友好的处境里,居然还翻身成功活了七十多岁,连曾外孙都见到了,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这辈子她没害过什么无辜的人,也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儿,见阎王爷也不心虚。

谁能想到,她感知到灵魂离体,却不是就此狗带,而是回到了现代?

她睁眼,看到的是自家房顶的开着的吸顶灯。那一霎她甚至想——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瞧着这么眼熟?

然后她听到了久违的闹钟声。或许作为“荀颖”的身体还有应对闹钟响声的记忆,她伸手便拍到了一边儿的手机,抓过来熟门熟路地关了嚣叫的闹钟。

而完成这一串操作之后,她才想起来——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荀颖蹦下了床。从卧室出来朝左拐是她的微型衣帽间,里头应该有一面镜子……

然后,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久违的“自己”的脸。

她不再是那个在古代度过了一辈子的荀喜娘,而是她自己,荀颖。烫过的长发胡乱披在肩膀上,眼眶下面深深的两个黑眼圈,镜子里的她,分明就是从前每个晚上都在熬夜追剧的她。

这是,穿回来了?荀颖拧了自己的左手一把,还挺疼的……

她忍不住皱了眉,这个动作是穿越之后才养成的,先前在现代的生活里,她并不怎么爱皱着眉头想事情——瞧起来她在现世的时间并没有什么改变,所以,她到底是昏迷了几天,穿越到了那个奇怪的地方,还是……只不过做了个梦呢?

但谁还没做过梦呢,哪有人是一场梦梦到几十年的事儿——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全然陌生时空后的几十年?

如果是梦的话,经历过的那些事和那些人,她又怎么会记得这样清楚。

荀颖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应该如何验证这一切……她甚至早都忘了穿越之前那一天的日期,也无从判断在现代的自己到底度过了多久。无论如何,几十年是不可能的,就她现在这个状态,最多也就是迷糊了两三天。

或者,在不同时空里经历过的时间,其实是不会重叠的?她竭力去回忆自己看过的穿越小说,这似乎也是个通用设定——毕竟,在言情小说的套路里,恋爱这事儿是少年少女、最多不过青年男女才干的事儿。哪个作者会让妙龄女主穿越一下,等回了现代,就变成了阿姨?要是这样,男主跟着她穿越回来,还怎么谈恋爱?

不过她就不一样了,她不仅没带个男朋友回来,还在那边实践了一把“如何摆脱啃老婆渣男”。这种穿越体验,只怕没有什么正常人会羡慕吧。

荀颖自嘲,却突然想起一件事——要验证她穿越是不是真的,倒也不是没有法子,毕竟,那个时空中,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另一个穿越女:齐三姐儿。

齐三姐儿是给过她自己原身的信息的。她穿越时是C省H市的一名芭蕾舞老师,而那个时候,《权力的游戏》播到第二季。

换言之,如果现在这部剧还没有开播,甚至没有开拍,那齐三姐儿的原身应该就还在……

说干就干,荀颖立刻去打开了电脑,搜索《权力的游戏》,果然,她只看到了《冰与火之歌》即将改编的消息。

这么说来,齐三姐儿的原身应当还在现代?

荀颖推门出去,正看到她妈从厨房里端着个盘子出来:“睡睡睡就知道睡,几点了,今天还不开门是吧?”

“开什么门?”

“你那店啊,不开门不烧菜,等着客人跑光了喝风啊。”荀妈妈把一盘酱牛肉朝桌子上一放:“赶紧刷牙洗脸吃饭去,今天不开门也要有个说法的吧,今天没有人定桌子啊?”

若是从前,荀颖一定是要抱怨着去洗漱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听着妈妈啰嗦,却觉得她妈可爱得很。大约是因为在那边自己也当过妈,虽然没这么唠叨过惠仙惠玉,可做娘的心态,她却知晓几分了。

她上去就抱着她妈亲了一大口。荀妈妈愣了一下,然后怪嫌弃地把她推开:“也不刷牙,臭乎乎的。”

荀颖笑着跑了,到吃饭的时候,才说:“我想停几天生意,我要出去玩玩。”

“去哪儿玩?”

“H市,找个朋友。”

“什么朋友?男的女的?网上认识的啊?别骗你去做传销啊,你叫她来这边啊。”

“女的女的。”荀颖连忙招供:“是个芭蕾舞老师,以前我高中同学,转学去H市啦,刘潇嘛,你知道的。”

刘潇是齐三姐儿在现代的名字,倒也不算罕见,于是荀妈妈一时也想不起女儿到底有没有个叫刘潇的同学,只能额外叮嘱几句才放行。

荀颖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当天中午就到了H市,吃了点儿特色小吃,第三天早上就去了齐三姐儿提到的那家舞蹈培训学校。

还没有和前台的小姑娘搭话,她就看到了那面教师照片墙,荀颖匆匆上前,果然在最后一行接近末尾的地方,看到了“刘潇,专长少儿芭蕾、形体训练”。

那张照片上的女孩,笑起来嘴微微往一侧倾斜,和那个世界里的齐三姐儿一模一样。

“这位刘老师,在吗?”她试探着问前台。

“刘老师今天请假啦,明天才有她的课。您是有弟弟妹妹要找她学芭蕾吗?”前台的小姑娘非常热情。

荀颖摇摇头,她哪儿来的弟弟妹妹要学芭蕾呢,而且此刻她也没法子和“齐三姐儿”相认,这个时间点上,“齐三姐儿”可还没穿越呢。就算和她一样,在那个世界寿终正寝后会被送回原身,那她醒来时也只会是两三年后的刘潇……

到了那个时候,她也许会来找她,也许不会。在现代的中国,她们两个人并没有一定要成为朋友并惺惺相惜的理由,但至少,她们曾经在另一个时代,彼此相伴过。

哪怕是在那样的时代,想要挺直了腰板活下去的人,也不会只有你一个——这大约就是她们曾相遇过的意义。

她们都是太渺小的人物,改变不了太多,可是,因为有她荀颖,喜娘就不会因贫困和绝望死去,因为有刘潇,三姐儿就不会因为被人非礼而早夭。她们两个人活着,也改变了另一些人的命运……

到底还是有意义的吧?荀颖想着,转身要出去,那前台的姑娘连忙叫道:“您找刘老师有什么事儿吗?要是有事,我可以给您转告一声哦。”

荀颖摇摇头,笑道:“我妹妹是她的同学,我出差路过,刚好来看看——没事儿啦。”

她在前台姑娘的“您慢走”里出了门,外头阳光正好,暖融融撒了她一身。

※※※※※※※※※※※※※※※※※※※※

写完啦。

感谢陪伴我写完这一本的妹子们。

我们端午节后新文见哦。

新文和这篇戏路不同!新文的女主是个一惊一乍贪财好色的老年蛇精病(这样真的可以吗)并且没有男主!文名《我,嬷嬷,无情》……如果到时候大家看到了麻烦顺手赏个光。

——在大夏天里被冻感冒了的作者流着眼泪上。

喜欢致富之后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致富之后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致富之后最新章节 - 致富之后全文阅读 - 致富之后txt下载 - 宝金的全部小说 - 致富之后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鬼帝毒宠:惊世狂妃毒医特工:邪君狂后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重生归来:凤凰神女不好惹一代女仙我的鬼丈夫散修难为三世情缘:前世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毒医娘亲萌宝宝百梦斋大唐种田直播日常仙途遗祸逆天神妃至上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天官赐福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西月战纪一指成仙神君绝宠:主子很嚣张医香倾城妃越千年穿越之女捕快何处可栖凰
完本推荐: 港娱1975全文阅读护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开着外挂闯三国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全文阅读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全文阅读诸天仙武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全文阅读绝世武神全文阅读龙御九天全文阅读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阴阳师华娱之闪耀巨星永恒国度侯府商女刀剑天帝九幽天帝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炼尽乾坤御鬼者传奇三国之巅峰召唤雷法为王超维术士星际淘宝网茅山捉鬼人法象仙途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超神机械师一人之下在漫威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主宰漫威极品飞仙武傲九霄造化之王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最强屠龙系统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策行三国重生最强女帝我竟然是白骨精明朝败家子

致富之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致富之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致富之后txt下载手机版 - 宝金的全部小说 - 致富之后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