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 >> 第 126 章

江白鸦被问蒙了。这一路来回他都走得急, 除了寥寥数个宫人, 谁都没见着。

此时慈宁宫中的婢女已经布置好了晚膳, 江白鸦刚叫来几人,想询问太后近来状况,忽觉身边空间波动奇异起来, 情急中他只能迅速将她们遣退。几乎是同一时刻,一个略显狼狈的人影便凭空出现, “掉落”在江白鸦身边。

陈明月的小嘴张成了圆形, 江白鸦也没空管他了,只扶住微微喘息的苻行舟, 焦急问道:“如何?”

苻行舟喘匀了气,抬头看向江白鸦, 嗓音艰涩:“……他死了。”

江白鸦愣神:“你说什么?”

“凤鸮死了。就在他自己的寝居内。一箭穿心, 死的透透的,甚至没有打起来。”

“……”

过了很久, 江白鸦才呢喃, “凤鸮死了。”

苻行舟没有接话,他仍沉浸在不可置信之中。

他先前想了许多对策,包括如何趁乱偷袭, 如何全身而退,如何一剑贯心——可最后, 凤鸮竟是被试探性的一箭射死的。

轻易地玩儿似的。

这就跟你拭好了剑, 练好了兵, 带好了人, 结果敌人被一个打水漂的路人不小心用石头砸死了是一个道理。

“那么,任务完成了吗。”江白鸦想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苻行舟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人告诉我已经完成,应该就是还没有。”

“……”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

然而这并不能得到答案,于是齐齐坐在桌边,想差人去找冯青青一起吃饭。

还没唤人进来,外面却喧哗起来,紧接着响起了几声尖叫。

“!”苻行舟与江白鸦对视一眼,皆是起身朝外赶去。

出门就看到一个宫女靠在墙上发抖,苻行舟抓住她询问,宫女口齿不清道,死人了,又死人了。

“又?”两人往事发地奔去的路上,苻行舟问江白鸦道。

江白鸦把先前那两个公公死亡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苻行舟眉宇紧锁,苦于线索稀少,也想不出什么花头。

来到出事的地点,两人面色难看地发现,所谓“又死人了”,不是死的一个,而是一片。

地点仍旧是御花园附近。

此外更令人心惊的,是这附近活着的人也大多受了伤,有的目光呆滞,有的惊恐至极。

……是与泸溪陵川城外一样的情形。

只是换成了大渊的人,还有许多熟悉面孔。

事发突然,宫中禁卫军也已调动到位,可伤亡仍然存在。

江白鸦倒吸凉气,后退半步,刚好撞上苻行舟的手臂。

苻行舟没见到泸溪情景,如今乍见这般骇人场面,愣神片刻,便迅速指挥起禁卫军,将伤员隔离、救治,疏散人群,保护宫人。

江白鸦犹豫过后唤来了凌楼和林舒。凌楼片刻不离守在江白鸦身边,林舒则是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忽然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对江白鸦道:“我……我感觉有些难受。”

说着,林舒竟是落下了两行泪。

可他的表情尽是茫然,泪水落到了下巴,最终脱离脸颊。

林舒呆呆摸了摸下巴:“我哭了?”

江白鸦满脸错愕与担心,林舒的泪却落得更凶,说话也断断续续起来,“我……属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好悲伤啊。”

“悲伤?”

“对,”林舒有些语无伦次,“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死掉了……的感觉?这里空空的,好像缺了一块。”他指着胸口。

“但这种感情不是我自己的,像是身体里的,别的什么东西。”

林舒如今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普通人类,他本该死了,是一碗血蛊吊着他的命,可以说是一只成功做成的人蛊,感受到的自然也与常人不同。

那边的苻行舟听到了,过来问道:“重要的东西死了?”

林舒点头:“嗯。它们……也都在为其哭泣。”

江白鸦想到了什么,惊道:“这么说,这里忽然爆发的灾难,是因为那些蛊虫在哭?”

“可以这么说。它们产生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江白鸦与苻行舟目光交汇,又转向林舒,“到底什么东西死了?”

林舒茫然:“我不知道,虫子不是人,没有复杂的关系——大抵是它们的王,或说是它们的母亲,总之是源头之类的东西。”

他忽然又痛苦地抱住了头,发出嘶哑的低吼,与此同时,身遭又爆发出无数个尖叫,不断有人在混乱中丧失理智,化身成新的食人恶鬼。

连禁卫军中都有许多失去意识的,场面根本无法控制。

即使知道林舒难受,江白鸦也不得不摇醒他,“林舒!你快看看哪些人是还可以救的,指出来!”

林舒连忙咬牙点头:“是!”

有林舒在,一捞一个准,很快四人身后便聚了很多人。

眼看着基本都捞出来了,而发狂者甚至要波及到这边,苻行舟咬咬牙,拉起江白鸦后退,嘴中低吼:“先走!”

江白鸦则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他脸色阴沉得可怕:“我娘呢?”

“太后?你们先前没在一起?”

“她不见了!”

“……”苻行舟脸色也渐沉。他知道江白鸦对于太后的重视,如今别无他法,只能安慰道,“说不定她躲起来了呢,太后武功不差,不要过于担心了。”

江白鸦点头,目中仍是担忧。

众人转身朝宫门奔走,路上随处可见发狂之人,自暗日起的隐患终于于今日一齐爆发。江白鸦紧缩住眉,悔意弥漫在心头。

……凤鸮之死必有蹊跷,林舒所说的“那个东西”,哪怕不是他,也必然与其脱不了干系。或许不该投机取巧,想着干脆杀了一了百了的。

如今这局面,虽非他所为,却也是他一手造成。

江白鸦心中煎熬,忽觉手被牵住,另一只手温暖有力,捏的很紧。

苻行舟道:“不是想太多了,这是苍生之劫,哪怕没有你我,也会有这一天——但这正是我们存在此的意义,不是吗?”

江白鸦垂眸,轻轻应了。

近百人想安置下来并不容易,据凌楼的回报,外面也是差不多的情状,于是苻行舟将众人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宫殿。往日的冷宫,如今倒是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安置好后,两人经过商量,林舒和有武艺傍身的护卫们跟着苻行舟出宫,去营救更多的人;凌楼与江白鸦则在原地守着,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分明藏着近百个人,冷宫中却一片死寂。江白鸦坐立难安,忍不住吩咐凌楼:“凌楼,你去找找太后,找到将她带过来。”

凌楼:“属下的第一要务是保护您。”

江白鸦只吐出一个字:“去。”

凌楼:“……好。”

“还有你们两个,”江白鸦随便指了两个剩下为数不多的禁卫军,“你们听从凌楼的指令,寻找太后。”

“是!”

“皇叔。”一路被抱过来的明月这时终于敢出声了,蹬蹬蹬跑来抱着江白鸦,问道,“奶奶不见了吗?”

江白鸦不想瞒他:“嗯。”

明月道:“奶奶很厉害的,打虫子很厉害,不会出事哒。”

江白鸦蹲下去,笑问:“哦?打虫子?”

明月骄傲道:“是哦,奶奶很厉害的,还会自己养虫子呢!”

这句话声音有点响,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江白鸦没来由地眼皮一跳。那些眼神宛如将他二人剥皮拆骨,有畏惧,更有疯狂。

他看过去,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忽略了一点——所有人都离自己很远,像是怕自己至极。

江白鸦想了想,试探道:“我会保护你们。”

这时他没有用帝王的自称,因为用了也毫无意义。

说来如今这地位,本来就没有威信,也名不正也不顺。甚至不如潜逃在外的江竣。

有人声若蚊呐:“……那些,是陛下做的吗?”

“什么?”

“您抓我们来,是为了献祭吗?给巫蛊娘娘?”“陛下,求求您放过我吧!我明年就可以出宫了……”“我怕疼,我不想……”

“停!”江白鸦唰的站起来,“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献祭?什么娘娘?!”

几个宫女被吓到,立时抽噎起来,除此以外,没人敢回答他。

江白鸦还要再问,忽觉一阵头晕。头晕过后眼睛酸涩起来,有什么东西在其中破碎,又有什么东西侵入了意识,疼痛都在此刻变得苍白起来,唯独一种感觉鲜明——归属。

鸟归巢,鱼入海,万物都该有个归所。

他沉浸在莫名的情绪中,浑不知自己的目光已然变得空洞。带红的血泪滑出眼眶,却没有落地,而在脸颊划出痕迹,重新隐于皮肉之间,只留下鲜红、宛如图腾的印记。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片冷宫中响起,在场的除了明月,所有人都明白这代表了什么,惊恐地不断后退。可最终出现在这片空地中的也只有一样东西——那不是虫子,也不是一大片来势汹汹,只是一条蛇。

一条两指粗,三尺长,鳞片光滑,通体漆黑的蛇。

蛇吐出信子,绕到江白鸦身前。后者鬼使神差地蹲下、伸出手指,那蛇便顺杆爬上来了,一路爬至颈上,圈成了环儿。

是明月的声音唤回了江白鸦的神智。

江白鸦一惊:“我怎么了?”

明月:“蛇,蛇……不,你流血了!眼睛!”

江白鸦沉默片刻,夺过一面铜镜——透过模糊的映像,一个男子的面庞出现其中,却像是行什么奇怪的祭祀礼般,鲜红丹砂在面上勾出不知名的图纹。

细看竟觉得眼熟,与他后背上那个凤凰蛊的印记,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用手擦了擦,擦不掉。就像是从皮肉下面印出来的一样,恐怕是把这层皮磨掉也擦不去的。

听着那边人群混乱的呼吸声,江白鸦苦笑了一下。这下子是真的洗不清了。

现在,与林舒一样,他也能感受到那份同样的悲伤了。除此以外还有牵挂,对同族仅剩族人的牵挂。

他知道林舒与虫子们先前哭的是什么了,是一条血脉的陨落,一个族长的消失,一个亲人的消亡。

凤鸮真的没了。

但就此引发的灾难不会消失,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收不回来了。而凤凰二族世代的使命,哪怕被时间长河磨灭了本来面目,哪怕血脉几近失落,也从来不曾消失。

凤鸮没了,这所谓的天道,自然也就没了。这倒是不再有蹊跷,毋庸置疑。

或许是觉得已经被上界发现,一切挣扎都没了意义,所以干脆以最简单的方式一了百了。只是它在消失前,留下了一个“大礼”。

江白鸦知道为什么天道“死亡”了,那系统却没有过来,宣布任务成功了。

因为他们要对抗的,从来不只是“天道”……

还有命运啊。

喜欢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最新章节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全文阅读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txt下载 - 青墨枇杷的全部小说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邪帝绝宠:腹黑宝宝坏娘亲穿成炮灰女配后她渣了男主皇婚舍身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招摇传夜来公主香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异世魔武双修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天道宠儿开黑店兽世独宠:兽夫,开饭吧!女配之我本炮灰皇家小娇娘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奸臣套路深绝世炼丹师:王爷别追我穿越之武林怪传邪王独宠废柴妃夜宴我为表叔画新妆大唐种田直播日常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我在兽世种田养崽崽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完本推荐: 不灭龙帝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最佳影星全文阅读婚色撩人:权少诱妻成瘾全文阅读霸道总裁宠上天全文阅读诸天最强BOSS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全文阅读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桃运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大唐种田直播日常全文阅读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超级传功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诸天最强女主万域灵神重生之星空巨蚊末日之战兵系统前女友黑化日常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恶魔就在身边无限武道传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幻墨尘世承包大明画春光混沌丹神家有庶夫套路深卡牌密室(重生)极品全能狂医我在诸夏当大王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笼中有仓仙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绝世武魂欺世盗国神魔之玥上为尊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他身上有条龙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我的娱乐那个圈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txt下载手机版 - 青墨枇杷的全部小说 - 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