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嫁冠天下 >> 第360章 番外 答案

第360章 番外 答案

我叫李宓,这源于我母亲的一个小名阿瑟。

我的母亲是武朝唯一异姓王,被尊奉为太师的靖王李雍之妻,都察院左都御史季承恩长女,工部侍郎季元衡之妹,又十分得先太后母家人喜欢,被林太夫人认下做孙女,林家人私底下都唤我母亲阿瑟。

这些是人尽皆知的事,我长大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背后还隐藏了个故事,而这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也在我这个名字当中。

宓,安也,亦通宁。

这便是她的影子,他们都叫她常宁公主。

我的这个名字家人都很喜欢,包括先皇景帝,他唯一能够让我称呼为“圣上”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景帝是个和父亲母亲一样重要的存在,准确的来说,圣上是我另一个父亲。

他会坐在龙椅上听朝臣上奏,更会在御案后腾出一只手来陪我画画,我们玩的甚是兴起,朝臣们也没有半点的察觉。

无聊的时候我会掀开那明黄色的缎子向外张望,看到文武百官一脸恭谨整齐地站在那里,看几眼就觉得厌烦了,却又不想离开这里,于是就趴在圣上膝头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走了,圣上在看手中的奏折,我揉揉眼睛,说出自己的疑惑:“每日都是这些人,天天看着他们,您不觉得厌烦吗?”

圣上却笑道:“如果你每天都仔细地看,就会觉得很有意思。”

我好奇地仰起头问:“真的吗?那我能不能天天来。”

圣上微笑:“自然可以。”

我立即开心起来,其实我对那些人并不感兴趣,但是跟着圣上来上朝就可以吃到甜糯的点心,可以听圣上说话,可以靠在圣上身边,更能光明正大地找到借口赖在宫中不回家。

不过既然来到朝堂之上,也就顺道看看那些脸孔。

慢慢的我也真的找到了圣上所说的乐趣,看着那些人不声不响地对视,一唱一和的说话,趁着别人不注意,彼此会心一笑,着实很有意思。

从此之后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坐在那小小的蒲团之上,躲在幕帘后看朝臣百态。

我喜欢皇宫,因为皇宫中有圣上在,宫廷带给我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的温暖、有趣,比在家中更加无拘无束,我可以在花园里玩耍,登上高高的大树,在城墙上奔跑,躲在冷寂的院子里听宫人们讲故事。

若不是思念父亲、母亲,我可以永远不踏出宫门。

可是每一次进宫,侍奉圣上的高星都会哀嚎阵阵。

“那是才贡上来的古墨。”

“小祖宗,你的手别碰,哎呦,那是圣上才写的一幅字。”

她那时也觉得圣上的字好看,我的手指也跟着在上面描绘,可是一不小心那些漂亮的字就成了黑乎乎的一片,我想要擦干净却反而越擦越黑,于是我心中伤心,开始放声大哭。

内侍和宫人束手无策,最后是圣上将我抱起来,圣上穿着湖蓝色长袍是那样的好看,可是转眼上面就蹭满了我脸上的眼泪和污垢,圣上却并不在意,而我竟然也渐渐忘记了伤心。

出宫的时候,我什么都好吃的好玩的不要,只是找了一箱子圣上的字要带走。

圣上笑着和母亲说:“我也不留给宓姐儿什么,我的字都送给她吧!”

我心中欢喜却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眼睛红了,而且疾言厉色的说:“留什么留,她喜欢随时可以来跟你讨。”

那一天,母亲在马车上哭了,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能看出她很伤心。

那些年陆陆续续发生了许多事,喜事居多,舅舅和姨母相继成亲,我的日子也是充满欢笑,直到……我人生第一次经历沉重的打击。

圣上走了,大大的棺椁躺在殿中央,所有人都是一身缟素,大家跪在地上只是哭泣。

一切突然变得十分冰冷,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哆嗦。

我第一次这样讨厌皇宫,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圣上的画像摆在哪里,那是母亲亲手画的,人人都说最了解圣上的人是母亲,从前对那句话我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当看到画像的时候,我明白大家说的很对,因为画像上圣上那双清澈的眼睛,嘴角上那抹清浅的笑容是如此真切,让我恍惚中觉得圣上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只有了解他的人,才会绘的这样传神。

我很想趁着别人不注意爬进棺椁,将圣上拉起来,再一次坐在他膝上,看他写字,央求他陪着我画画,然而我知道那些从前看起来很普通的愿望却再也不能实现了。

我终于哭出声,心中空落落的,就像是漏了一个大洞,无论如何再也无法填补。

宫中没有皇后娘娘,圣上没有子嗣。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开始有人将这些过错都怪在母亲头上,母亲并不在意,只是果断、冷静地处理着圣上的丧仪。

虽然有圣上遗诏在手,皇室宗亲却也想要趁机生事,只要母亲和父亲被冤为奸佞,那么一切将由他们来主导,我站在母亲身边有些害怕想要躲起来,却被母亲紧紧地拉住,这一刻我才知道母亲的勇敢和倔强,她不允许在这种时候我们有半点的软弱,因为此时此刻身后的一切都需要母亲来保护。

母亲说,圣上在迷离之际已经料到如今的结果,在宫中调动了一千金甲军以备不时之需,圣上大行,她只想安安稳稳地送圣上一程,不愿意大动干戈,不过若是有人想要为圣上殉葬,她也会欣然应允。

没有一千金甲军围上大殿,父亲也还没有归京,母亲却只是用几句话就吓退了那些人,母亲站在大殿上,守着年轻的储君,咄咄逼人的模样,如今我还记忆犹新,每次面对危难,只要我有半点的害怕脑海里都会浮现出母亲那从容的神情。

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千金甲军。

但是我清楚,圣上迷离之际,母亲守在身边,他们没有说国事,也没话家常,只是下了一盘棋。

圣上执白棋让母亲先行,那盘棋并不像厮杀,而是在陪伴。

圣上精神烁烁如同平常一样,倒是母亲笑得十分勉强,也不知道是谁在安慰谁,谁又在陪伴谁。

“这次该我先走了,我们以后……再见。”

母亲走了之后,我清楚的听到圣上说这样一句话,却始终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聪慧、谨慎、缜密,没有一处错漏,这是史官对母亲的评价,也是武朝建国以来,史书上第一次对女子有了记录。

母亲主掌朝局十三天,父亲带兵归京,先皇交代给父亲的事父亲尽数完成,吐蕃十州已成武朝属地,十年之内没有人能再度兴风作浪。

父亲站在大殿外的那一刻,所有人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安定,而我也从父亲身上找到了和圣上相同的威仪。

父亲扶新帝继位,然后带着母亲和我离开皇宫。

踏入家门之后,母亲也晕厥在父亲怀抱中,父亲仿佛早有预知一般,家中早已经请来了郎中为母亲诊治,母亲的病看起来并不严重,可她却就这样睡了过去,无论怎么唤她,她也不肯清醒。

父亲失魂落魄地守在母亲床边,不肯理会外面任何事,即便新君召见,父亲也不肯前往。

外面却乱成一团,我懵懵懂懂地知晓是为什么,许多人想要新帝将皇位禅让给父亲,武朝的繁盛是因为内有圣上主政,外有父亲征战,如今去了一个,另外一个就成为众人所有的希望。

即便父亲继位会让王朝更替,朝廷上下风云变幻,他们也在所不惜,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父亲一声令下,他们便要为父亲夺取江山。

“父亲您不想做皇帝吗?”

父亲抚摸着我的头顶,将我抱起来放在母亲的床边,跟我一起静静地望着母亲,半晌才说:“等你母亲好起来,我们坐船去岭南,你母亲已经好久没有回去看看了,上次……太仓促,没有来得及让她好好陪林太夫人多住些日子。”

父亲的声音那么的柔和,已经完全没有了在外叱咤风云的模样。

外面许多人都想要指点江山,而父亲全部心思都在母亲身上。

世人总会用利益折算一切,总以为了解任何人。父亲身上虽然战功赫赫,能够号令千军万马,在武朝更有无人能够代替的地位,他高呼一声,没人敢从他手中争抢皇位,可对于他来说,并不如母亲唤他一声:“阿雍。”

就像她只希望母亲好起来,父亲重新露出笑脸,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

晚上她依稀听到父亲哼歌给母亲听,那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又是无尽温柔,如果不是守在母亲床前她也不会知晓父亲还有这样的一面。

“嫣然你要醒过来。”

“你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得胜而归,因为你在这里,如果你不在了,我要去哪儿?”

所有人都说父亲战无不胜,可是谁又知道他其实无比的“软弱”。

这软弱用在一个女人身上便是深情。

如果他痛失母亲,他必然会熬不过去,他会死在战场上,再也不会回来。

我哭了,放声大哭,因为我害怕他们会这样离我而去。

母亲的病情在叔叔胡愈来之后有了起色,母亲虽然仍旧不清醒,却能吃下些米汤。

胡愈叔叔日夜在母亲床边诵经祈福,父亲也振奋精神开始亲手安排家中的事。

灏哥也恢复平常的样子,拉着父亲的手背书,想要讨父亲高兴,父亲比往日都要耐心,仔细地听着他说出的每个字,笑得十分慈祥。

之后父亲进宫了一次,再回来的时候身后多了一个人,是曾一直侍奉圣上的高星。

父亲道:“高星素来做事稳妥,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吧!”

我和高星坐在长廊里,趁着四周没人,高星才叹口气:“靖王真是变了许多,这么多年的征战,居然说放弃就放弃,或许对于靖王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希望王妃身子好起来。”

我这才知道,父亲交出了军权,辞去了太师之职,一心打理家事照顾妻儿。

上天终究没有亏待我们一家人,母亲的身体渐渐恢复,待到春暖花开的时候父亲践行诺言,带着全家离开京城。

靖王就这样离京去了北疆,在别人眼中他也许是个失败的人,没能争到皇位,缺少成为枭雄的气魄和雄心,母亲更是个误家误国的红颜祸水,有人预言不出十年母亲年老色衰,父亲就会后悔,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我不在乎那些话,因为现在我们一家如此的圆满。

北疆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寒冷,没有京城的繁华却又朴实和自在,母亲留下许多人在这里,其中许多都是在京中备受排挤的官员,父亲和母亲没有给他们官职,却让他们找到了生活的欢喜。

譬如教我筹算的林先生,一心养马的郑舒,每日就和天空较劲的孙虔。

北疆的水很甜,天空很蓝,舅舅带着人种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作物,冉六叔叔将官路修的宽阔笔直,除了方便大家出入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心思,就是让马车跑得很快,这样大伯就四处奔忙时,就可以不必骑马而是坐在马车中休息,从那以后大伯的寒腿病就好起来。

有人说北疆不像样子,也有人说北疆是个福地。

每当母亲听到诸如此类的话时,都会报以一笑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然后拉起父亲的手,两个人到田埂里去了。

母亲的天下有多大呢?或许只有父亲才能了解。

也许心有多大,天下就有多大吧!

十六岁的我从父亲手中接手了一处关隘,每天站在城墙头,看着那些商队来往,总是能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些许跃跃欲试的神情。

边疆不会有永久的太平,或许也该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

“大小姐,”有人打断了我的思绪,“家里新来了一个人。”

“他会什么?”

下人摇摇头。

“告诉他,我这里从来不养闲人。”

我转过身去,眼睛中映入了他的面容,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普普通通的衣衫,却遮掩不住他眉眼中的英气,身上有种让她熟悉的感觉。

“今夜,我可以拿下那支商队。”他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

“留下吧。”我干脆的下了决定。

回家时,我特意带上了他,母亲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微微闪烁然后笑而不语地转身而去。

“他叫什么?”

“他说他姓马。”

我和母亲对望一眼,接着做父亲喜欢吃的红豆酥。

“皇上这两年精神不济,有意在宗室中挑选储君,我看他不姓马,而是姓赵。”

我微微一笑:“不管他姓什么,我要将他留在这里。”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他的身份,因为他身上的气势有些像圣上。

母亲扬眉:“若是他一心想要将你带走呢?”

我并不退缩:“那就看看谁更有手段。”

至于过程,那自然就是我的故事了。

喜欢嫁冠天下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嫁冠天下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嫁冠天下最新章节 - 嫁冠天下全文阅读 - 嫁冠天下txt下载 - 云霓的全部小说 - 嫁冠天下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乘鸾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天医凤九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医妃惊世长工家的小农妻农园似锦高冷王爷,饶了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重生之侯府良女情牵断恋之暮帘夕阳盛宠之嫡女医妃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凤鸾九霄药门仙医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异能特工:军火皇后一品悍妃
完本推荐: 未来之元能纪事全文阅读妙手心医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崇祯十七年秋全文阅读不死人皇全文阅读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全文阅读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全文阅读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全文阅读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全文阅读重活一次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都市护花狂兵全文阅读帝国第一宠:君少撩妻100式全文阅读最佳影星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异世在线杂货店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全球无限战场重生之都市大魔王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茅山捉鬼人天芳凤鸾九霄承包大明永恒圣帝笔下小说女主来到现实怎么办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帝神通鉴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NBA冠军掠夺者主神调查员极拳暴君网游之最强传说你真是个天才都市超级雇佣兵王武傲九霄山村小神医疯狂升级系统穿越从龙珠开始末日轮盘猛卒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前方高能

嫁冠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嫁冠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嫁冠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云霓的全部小说 - 嫁冠天下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