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双珠玳瑁簪 >> 卖花姑娘-2

因顾维驹向来厚待庶女,府中下人也不敢轻忽,萦姐儿人虽小,众人却都当她是正经主子,见她有问,那嬷嬷赶忙答道:“这些市井琐事,姐儿还小,不会懂,也听不得。”

“懂不懂,你说了,我才懂。”萦姐儿放声答道。

顾维驹讶异地看了一眼这个年岁最小的庶女,不过才五岁的小人儿,主意倒是极正。再看看身边总也有十来个下人,对方不过一个少女、一对中年夫妇,又是青天白日的,周围行人众多,况且闹市中,五城兵马司和应天府衙也不是吃素的,再算算时间和路程,跑回去报信的小厮应该已经到府里了,不一时家里就能来人,倒是定下心来,便向那嬷嬷点头示意,让她把打听清楚的事说出来。

那嬷嬷捡着要紧、能说的三两句话说了,把那些主子们不能听的腌臜话,诸如“妓院”“娼妓”“勾栏”“教坊司”种种略去,倒是也让顾维驹明白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的是,听完之后,萦姐儿却先道:“你们要卖,她不肯,就不能卖。爹娘不该卖女儿,我们太太对我很好,不会卖我,你们卖女儿,是坏人。”

她人还小,说不了太长的句子,但意思却表达得清清楚楚。那对夫妇为人虽恶,但被这么一个小小年纪、粉妆玉琢的小人儿,说成是坏人,恼羞成怒之余,也有几分面红耳赤,一时之间撕扯女儿的力气也小了三分。

那卖花姑娘一听,更是哭道:“太太您是大贵人,您就是拔一根头发丝儿也比我们腰杆儿粗,求求您发发善心买了我吧,我不愿去那见不得人的去处,我愿到您府上做牛做马,给口饭吃就行!求求您了!求求您了!”一边说一边又磕起头来,额头都磕得青肿不堪。

“便是贵人,也得讲道理,”那汉子斜睨着顾维驹,大声道,“老子卖女儿,天经地义,谁也管不着,就是进了应天府衙门,也断没有不让卖的道理。”

顾维驹听了这话恶心至极,不欲与这等肮脏下流之人对话,便示意身边的嬷嬷开口。

那嬷嬷得了主家首肯,便敢放声道:“你这等厚颜无耻的话,别说出来脏了我们太太和小姐的耳朵。”

那婆娘也趋上前来,小心翼翼地瞧着顾维驹的脸色,嘴里却说着和那男子差不多意思的话:“您是官家太太,又不是应天府大老爷,您要是嫌咱们卖儿卖女的话脏了您的耳朵,就快把女儿还给我们,我们自去了,也不来吵扰您。”

“你且住口,休要胡言,”那嬷嬷喝道,“我家太太几时藏了你家女儿,分明是你们一家子拦在我们的车马前,堵了我们的路,你家女儿纠缠不休。你们若有本事,自己把女儿带走,莫要胡乱攀扯我家太太。”

那婆娘便上前拉人:“听见没有,人家贵人太太才不会管咱们这点事。死贱妮子还不快跟我们走,别在外头丢人现眼!”

那汉子也跟着骂骂咧咧:“死丫头害老子丢这么大人,瞧老子回家怎么收拾你!”

那卖花姑娘听得那嬷嬷几次三番表明态度不想沾惹,又见做得了主的顾维驹也不发话,顿时心如死灰,瘫倒在地,任凭她爹娘拉扯,只是默默流泪,也不动弹,也不声不响。

四周围的人看了,莫不暗暗骂她爹娘心狠,可怜她命苦,可如今这世道就是这样,做爹娘的要卖儿卖女,确实也轮不着旁人来管,因此众人虽然议论纷纷,也没人出来阻止。

顾维驹有心想管,却有顾忌甚多:一来府中援兵未至,二来这姑娘来历不明,此事又蹊跷,怎地偏偏就被他们遇上了,联想到霍阆风的官职,她生怕是旁人设下的圈套,因此十分踌躇,一时之间也不敢随意开口。

正当那姑娘要被父母拖走之时,忽然来了一对母子,分开众人,走上前来。那姑娘一看到他们,眼里似又燃起希望的火花,登时挣扎着跪爬起来,冲着那对母子喊道:“李大娘,李大哥,你们救救我。”

那个李大娘眼里透出一丝同情,那个李大哥也快步上前,把卖花姑娘搀扶了起来。顾维驹瞧这对母子虽然粗衣布衫,却清爽干净,不似那姑娘父母那般污糟,心中倒是替那姑娘松了口气,想必这就是她娘在世时替她订的娃娃亲一家了。大梁朝子女就是父母私产,想卖就卖,可姑娘若有了婆家,就算是别家人了,婆家若肯出头,她也有救。

那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她的未婚夫婿李家大郎,泣不成声,那李家大哥也是守礼之人,扶了她起来就赶忙放开了手,站在一旁,似是想安慰她几句,却又不便开声,不一时就涨红了一张脸。

他娘李家大婶把姑娘拉到身边,掏出一块帕子,递给她道:“大妮莫哭,先擦擦脸。”

那姑娘接过帕子,眼泪却止不住地流。

“我说李嫂子,”王氏婆娘似笑非笑地瞧着那俩母子,说道,:“你要是想管这事,倒也不难,替我当家的还了债,大妮你们领走便是。钱也不多,不过二十贯,你们家开着豆腐坊,这点钱必是拿得出来的。”

“李大娘,李大哥,求求你们,救救我吧,”王家姑娘哭着说,“往后我去了你们家,一定好好伺候你们。”

那李家大哥涨红着一张脸,期期艾艾地道:“大妮,你别、别说这话……”

王大妮哭道:“我娘在时,替咱们定下了婚约,我便是你们李家的人了,如今我爹娘要逼我跳火坑,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

“大妮,话不能这么说,”李家大婶缓缓开了口,看向王大妮的眼中满是同情,可口里的话却恰恰相反,“当初不过是口头约定,既没有请媒,也没有下聘,是做不得数的。”

“可是、可是,咱们两家是交换过信物的,”王大妮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家母子,哭着掏出一块成色并不好的玉佩,“李大娘,这还是您亲手交到我娘手里的。”

李大娘便朝她儿子使了个眼色,她儿子磨磨蹭蹭曾怀里掏出一个已经褪色的香囊,咬牙递给母亲。李大娘接过香囊,塞进王大妮手里,又从她手里扣走了那块玉。

“大妮啊,别怪你大娘心狠,”李大娘贴身放好玉佩,拉着王大妮的手道,“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你爹娘要卖你,大娘也实在无能为力。”

王大妮像是不敢置信,哭道:“大娘,二十贯,二十贯就能买我一条命……李大哥,李大哥你答应过会娶我为妻……”

王家父母一看对方已经取回了定情信物,当下无所顾忌,那男子上前又给了她一耳光:“丢人现眼的东西!”

李大娘登时怒道:“姓王的,你真不是个东西!就是一条狗,怕都比你好!”

“臭婆娘,你骂老子什么?”王大妮她爹登时怒道。

可李大郎往前一站:“你休要再打她了!也不许骂我娘!”

王大妮她爹见李大郎年轻力壮,顿时怂了,骂骂咧咧缩回去:“你既然不要我女儿,就别来管老子管教女儿。”

王大妮她娘也过来扯着她走:“走走走,如今贵人太太也不要你,李家也不要你,你还做的什么白日梦。还不快跟你爹和我还家去,好好收拾收拾,明日教坊司的妈妈还要来看人哩!”

王大妮直愣愣地站着不动,一双眼睛已经哭不出眼泪,只盯着李家母子问道:“便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明白白,李大娘你为何反悔?李大哥难道你变心了?难不成你们想娶我那妹子?”

李大郎急冲冲地道:“绝不是,我绝没有变心,我心中只……”

话没说完就被他娘打断了:“大妮,你别怨恨大娘,大娘这也是没有办法。你是个好姑娘,往后不管去了哪里,记着好好活下去。”

“二十贯,只要二十贯,买我一条命,李大娘,我娘去了,我看您便如我亲娘,您就这么狠心?”

“大妮啊,你是个好孩子,可你这爹娘……实话同你说了吧,如今我家自然是能拿得出二十贯,可若娶了你进门,往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二十贯。我们李家世代清清白白、老老实实做人,你李大叔去的早,我卖豆腐也把你李大哥养育成人,又供他读书识字。我没别的盼头,就希望他能娶个贤惠娘子,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

王大妮心如死灰,她明白了李家是为什么反悔,她爹娘如此为人,若李大郎真的娶了她,李家哪里还有清净日子过。

她悲极反笑:“哈哈,哈哈,这就是我的命,我的命啊……”说着再也不挣扎反抗,浑浑噩噩就被她爹娘拖住要走。

顾维驹看得心如刀绞,却又怕这是什么苦肉计,正当她瞻前顾后之时,却听见地上“叮当”一声脆响。

“拿去,我买了,她的命。”却又是萦姐儿开了口,随之跌落的还有小小一只金累丝镯子,正是原先萦姐儿手上戴着的。

王大妮她爹一见黄澄澄一样物什,顿时飞身窜上前来,好像生怕晚了一步就会有人跟他抢似的,捡起那只小小的金镯子,还放进嘴里咬了一口,一下子眉花眼笑的。可下一瞬间,他又看见顾维驹这行人尽是妇孺之辈,眼睛骨碌碌一转,又起了心思。

“不行不行,”他叫道,“她婆家要娶她,自然只要二十贯。你们若是要买,又是另外的价钱,教坊司的妈妈可是答应给我们五十两银子呢!”

王大妮十几岁,年纪不小了,长相也不过平平,哪里会值得了五十两银子,顾维驹明白他不过以为自己一行人好欺负,狮子大开口罢了。

她冷笑一声,嬷嬷自然会意,就骂道:“五十两,你还真敢说,我劝你收了那点子见不得人的心思,好好给我家小姐磕头道谢,这只镯子便是买你十个女儿,也绰绰有余!”

“五十两,一口价,不然就不卖了!”王大妮她爹叫道。

原本听了萦姐儿要买她,又见了那金镯子,王大妮眼中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之光,顿时又灭了,她知道自己不值五十两,也不可能会有人肯花五十银子买她,她也知道她爹死要钱,于是她的命运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萦姐儿虽然人小主意大,但哪里见过王大妮她爹这种人,当下急得要哭:“你骗人!你说二十贯,我的镯子可贵了,足够了!”

这时就连围观的众人也忍不住纷纷骂道:“见好就收吧!贵人小姐已经给了你金镯子了,别得寸进尺!你卖女儿进教坊司也是卖,卖给贵人小姐也是卖,到底是亲生女儿,给她个好去处吧。”

王大妮她爹却打着背时主意,他看顾家一行人老弱妇孺的,便想人财两得,把镯子贴身藏好,给自家老婆使眼色,那婆子意会,两人一左一右架起女儿就想跑,想仗着他们熟门熟路,跑了回家,旁人也找不到,回头还能再把女儿卖一次。

岂知围观众人当中终究还是好人多,大伙儿虽不动手,却挨挨挤挤,左右团团围住,教他们跑也跑不掉。

正当这时霍家的护院也骑马赶到了,一匹马上两个大汉,一共五匹马,十个大汉一下来,朝他们一行礼,顾维驹的心顿时就定了。

“去把他们拿下。”顾维驹沉声吩咐。

领头的是上次帮皓哥儿拿下过小偷的护院丁大力,为人有勇有谋,兼且力大无比,也是军中出来的,都用不着别的护院动手,他一个人上前,轻轻松松就拧翻了王家两口子。然后一手拎一个,像拎小鸡仔那么容易,把他们揪到了顾维驹和萦姐儿跟前,用脚左右一踢,这两个痛得“啊哟”一声,身不由己地跪了下来。

围观众人顿时纷纷叫好,乃至鼓掌欢呼起来!

※※※※※※※※※※※※※※※※※※※※

即将开启一段长途旅行,也许未来一段时间会忙于处理各种事情,更新依旧随机掉落……

祝大家好。

另,时值月末,诸位看官也可随机掉落营养液啦,谢谢!

喜欢双珠玳瑁簪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双珠玳瑁簪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双珠玳瑁簪最新章节 - 双珠玳瑁簪全文阅读 - 双珠玳瑁簪txt下载 - 遇酒的全部小说 - 双珠玳瑁簪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医香倾城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折腰帝神通鉴[火影]柱斑一生推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六夫皆妖神君绝宠:主子很嚣张江湖遍地是土豪鬼医圣手:邪王宠妻娶1送2为了读者而努力一把将军,我只是个唱戏的傲娇残王,医妃扶上塌无名大巫天师打假协会大魔王娇养指南神算大小姐穿越之妇道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伴君臣服异能小娘子
完本推荐: 樱桃成熟时[娱乐圈]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欢迎来到BOSS队全文阅读重生之修仙弃少全文阅读重生做皇帝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点这开宝箱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帝灭苍穹全文阅读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大明之崇祯大帝全文阅读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全文阅读一枪致命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绝品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凤策长安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神级全能高手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亲爱的绵羊先生氪金成仙杀神白起夺取基因冥冥之中喜欢你次元间的旅者画满田园重生似水青春大医凌然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嫁偶天成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蛮荒大纪大道魔医娇藏通幽大圣重生家中宝大仙农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山海高中氪金魔主前方高能狂神刑天超级黄金眼我绑定了神医系统

双珠玳瑁簪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双珠玳瑁簪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双珠玳瑁簪txt下载手机版 - 遇酒的全部小说 - 双珠玳瑁簪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