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旧曾谙 >> 第94章 4-26

陈一墨许久都没从这个让人震撼的回声里缓过来。

她也没回家,沿着河坊街凭着直觉一路恍恍惚惚地走,一直走到河堤,在她和宋河生曾经坐过的地方坐下来。

冬天的河风,割脸似的冷,穿透棉服的纤维,能渗透进骨子里,但她都感觉不到,只看着江心,心里有浪在翻滚,直到有人不停地叫着“墨囡”。

胖丫出现在她身边,“我看着就像你,一路叫你,你都没听见。”胖丫越来越瘦了,但脸还是圆,笑起来眼睛亮亮,笑容很甜。

河风把陈一墨的头发吹得很乱,胖丫还给她拢了拢,“看你,冻得脸都红了,干嘛在这吹风啊?”

陈一墨笑了笑,“想起以前我们小时候的日子了。”

胖丫也笑了,在她身边坐下,给她一包零嘴儿,“还记得那时候你在老头儿家得了好吃的,就在这分给我和河生吃……”

胖丫的笑容忽然凝滞了。

陈一墨拈起一颗青豆,在嘴里咯嘣嚼,“没事啊,我也挺想老头儿的,想一个人的时候啊,就是想逮住人说说他才好呢。”

胖丫这才笑了,“那时候我们多开心啊!”

“嗯!”陈一墨很赞同。

“现在也很好呢!”胖丫晃着小腿,吃着豆子,“墨囡,你大学毕业还回来吗?”

“当然回来。”她从没想过不回来。

“那太好了!”胖丫开心地笑,“那我们又能一起玩了!墨囡,我跟你说哦,我都打算好了,等我毕业了,就回到河坊街来,开一家咖啡馆,装修成我喜欢的样子,到时候啊,你和河生来我店里喝咖啡,我给你们终生免费!”

“好呀!”想想那样的日子,就觉得很美好。陈一墨抿着唇笑。

“不会太久了呀,我爸都答应我了,等我毕业就给我开起来!嘿嘿!到时候啊,大黑就能趴在我咖啡馆门口晒太阳了!不像现在,河生老带它到我家后厨,都吃成胖狗了!”胖丫说胖狗的时候,神情很夸张,然后神秘眨眼,“你觉得我瘦了没?”

“嗯嗯,瘦很多了呢!”非但瘦了,还神色飞扬的,胖丫眼里都快蹦出星星来了,脸上也染上了绯色。

别是恋爱了吧?陈一墨暗暗揣摩,实在她自己也是个早熟的人啊,想起宋河生的时候她也是这么个表情吧?

但胖丫不说,她就先不问吧!

和胖丫坐在河堤上说了好一会儿话,把胖丫兜里的零嘴儿都吃完了,两人才手挽手地回去。

“可冻死我了,墨囡,下回咱们聊天儿,大冬天的就在屋里聊吧!”胖丫拢着手呵气。

“好!过两天我们到旧曾谙里坐着聊天去!带着大黑!”她真想大黑呀,刚才她从河生家出来的时候,就听见阳台上的大黑一个劲地叫,聪明的家伙一定知道她来了,可她都不敢停,生怕河生追来把钱还给她。

和胖丫在河堤上坐了这么一会儿,心情好像平复了很多,至少,她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家了。

家里已经摆上了晚饭菜,一个芹菜炒肉,还有两个小菜,但付英英却还在厨房里忙碌,菜香扑鼻的,听见陈一墨的动静,在厨房里就热情招呼了,“墨囡回来了!快坐快坐!老陈!赶紧给墨囡倒水,拿零嘴先吃着!鸣宝,叫姐姐!墨囡啊,妈这儿一会儿就好啊,你爸也是,你回来他也不告诉我,害我临时加菜!”

陈一墨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她自高三就出去培训,哪次回来有这样的待遇啊?桌上那三道菜才是常规标准,肉还往往都被挑出来给陈一鸣吃了,至于招呼着倒水零嘴儿什么的,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半年没见,陈一鸣的个子并没有长高,瘦瘦小小的,见了她先打嗝,半天憋出一句:“姐姐。”

“哎。”她点点头,接过陈亮递给她的茶,十分的不自在。

没多时,付英英的菜也炒好了,一一端出来。

陈一墨一看,炒了只鸡,蒸了条鱼,还做了道海鲜汤,全都是实打实的料。

“墨囡啊,不知道你要回来,我和你爸还有一鸣啊原来准备就随便吃点的,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这么吃,搁点肉也是给一鸣加强营养,我跟你爸只有啃青菜的份,你也知道,咱们家穷……”

陈亮在一旁听着,脸都没法搁了。

陈一墨只当没看见。

这时,陈一鸣插话了,“妈妈,我们昨天才吃……”

付英英用力把陈一鸣一扒拉,“对,我们昨天连肉都没炒,就吃咸菜萝卜来着……”

总之,炒这几个菜都是为了你。

“来,吃!都坐下吃!老陈你还愣着干什么?把饮料拿出来给墨囡倒上,咱们家大学生回来了,可不得好好犒劳一下吗?”付英英拿起筷子,把鸡肉鱼肉一个劲儿往陈一墨碗里搁。

陈一鸣伸着筷子来抢,“妈,这都是……是我的……”眼看着属于他的鸡腿到了姐姐碗里,他都急了,一急,更打嗝。

“听话,姐姐好不容易回来了,咱们要把好吃的给姐姐!”付英英给陈一鸣夹了一筷子,“墨囡是你姐姐呢,你们是亲姐弟,要相亲相爱一辈子知道吗?”

“不是……死……死丫头……吗?”陈一鸣迷惑着呢。

“胡说!”付英英板了脸,“这话谁教你的?都不教人好!谁教你的你等会告诉妈,妈非打上他家里去不可!”

陈一鸣不敢说话了,低头吃鸡肉。

付英英这突然的转变委实让陈一墨不习惯,她忙岔开话题,“一鸣现在怎么样了?在班里还跟得上吗?”

陈一鸣一直在吃药,但据说是一直都没什么效果,休学一年治病,药成罐的吃,也没把他打嗝的毛病治好,遇人就惊倒是改善了些,说是今年已经回学校上学了。

提起这茬,付英英直接抓住了陈一墨的手,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墨囡啊,你弟弟命苦啊!受了场惊吓,得了这么个病,看什么医生都治不好,哪里跟得上学习,老师说他上课完全就不能听课,坐在教室里人就是恍惚的,还被同学欺负,骂他傻子,打他……呜呜呜……”

“妈,我不是傻子!”陈一鸣碗一摔,太阳穴青筋都爆出来了。

“不是,不是,咱一鸣可聪明了!妈是说那些人是坏蛋!”付英英赶紧抱住陈一鸣摸头摸脸地哄。

陈一墨手背上还沾着付英英的眼泪,僵硬着收回来,觉得陈一鸣如果真的一直这样下去,只怕真的要耽搁了。她在陈家的日子,陈一鸣待她的确不怎么样,但是,一个人的一辈子如果真的毁了,那也挺可惜,跟是否与她亲近无关。

“有时间带他去省城医院看看吧。”陈一墨提议。她是觉得付英英总迷信民间游医的偏方而不信医院,不怎么科学。

“哎哎!我也这么想!”付英英一手抱着陈一鸣,一手给陈一鸣喂了口饭,“鸣宝,你看姐姐多关心你,要接你去省城呢!以后可要好好跟着姐姐,对姐姐好。”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陈一墨默默在衣服上蹭掉手背上的泪水,突然想起十多年以前,第一天被付英英牵着手回家时的情形。她那时人小个子矮,紧紧抓着付英英的手不放,小脚迈动得飞快,生怕跟不上新妈妈的步伐,自己又被扔下了。想来,有十多年付英英没再牵过她的手了,自打陈一鸣出生以后基本就没有过了吧?

晚上,陈一墨还是在阳台她的地方休息,陈亮进来了,把门一关,小心又内疚,“墨囡,爸爸没本事,对不起你。”

说完还听听外面的动静,然后压低声音道,“有几句话爸爸跟你说清楚,趁你妈在哄你弟弟睡觉。”陈一鸣如今也十来岁了,但一直不敢一个人睡,这么长时间时间都是付英英带着睡的。

陈一墨却知道他要说什么,“爸,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陈亮惊讶极了,“那个……钱?”

陈一墨点点头,“我都知道,没事。”

“爸以后攒钱再还你。”陈亮愁苦地埋下头。

别说在付英英的虎威下,他攒不了钱,就算他真的攒上了,陈一墨也不会要。

“不用了,爸,几万块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终究养我一场。”阳台的灯光下,陈一墨的眼神平静而坦荡。

“哎!”陈亮重重叹气,“总归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个家对不起你。”

“爸,你言重了。”在她看来,虽然付英英与她期待的母亲形象相去甚远,但若说对不起她,倒也没有,她和付英英原本就非亲非故,领养算是缘分,这缘分修得不够深,也就不过如此了,谁有义务去养一个和自己无关的小孩呢?纵然付英英如今在法律上有这个义务,但若她心里没有,陈一墨也不会怨怼。

她从来不是一个以恶意去揣摩他人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发现老头儿的好,更不会有她和老头儿这段师徒缘分了。

陈亮是垂头丧气地出去的,一关上阳台门就见付英英从陈一鸣房间钻了出来,把他拉进房里,神秘兮兮,“和死丫头说话呢?”

又变成死丫头……

“嗯。”他没心情理她。

“做得好做得好。”付英英喜滋滋在他身边坐下。

陈亮都觉得不认识自己老妻了,这若是从前,他早被付英英劈头盖脸一顿骂了,还做得好呢?

“都聊了些啥?”付英英眼里的兴奋藏都藏不住。

“没啥。”陈亮能怎么说?说腆着脸去替你赔礼道歉?“随便说了两句。”

“就得这样!”付英英一拍手,“多拉拉家常,联络联络感情。老陈啊,这事儿只能靠你了,你也知道,我以前对墨囡……嗯,你明白的,只怕墨囡不肯亲近我了,你以后可要对墨囡好点。”

“你这是干什么?”陈亮真看不懂付英英唱的哪出戏了。

“这你还不懂?”付英英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这丫头还真能挣钱啊!这才大一呢,做个什么破玩意儿就能赚好几万?咱不说一天做一个吧,一个星期做一个,一个月不得十几二十万?一年得有一两百万呢!乖乖,这是多少钱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咱们一鸣啊,可算有福了!”

陈亮听得心里烦,“你以为钱那么好赚的?”

“怎么不好挣?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没出息?”付英英眼一瞪,“没想到死丫头这么能耐啊!这才上大一,就这么能挣了,等毕业以后不是更挣钱了?一年就算一百万,十年就是一千万呢!那时候我们一鸣就二十岁了,正是找媳妇儿的年纪,那可就是有千万身家的,想娶什么样的没有?别说打嗝这样的小毛病,就是真傻都不怕!天啊,天啊,上千万的钱啊,咱们一鸣还上什么学哦,就等着躺钱堆里数钱吧!天啊,一千万也不知道能不能数清,反正我是数不清的!”

陈亮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气得豁的一下站起来,“你简直是做梦哦!”

“我哪里做梦了?这不实实在在算出来的吗?我付英英就算文化不高,算术还是能算清的。”付英英眼冒金光,还在那掰着指头算。

陈亮气得出了房间,直接到沙发上躺着去了。

付英英出来,哼了一声,“什么意思呢?不愿意跟我睡?我还不跟你睡呢,我陪儿子睡去!”哼着小调儿进的陈一鸣房间。

陈一墨在家过了除夕,吃了付英英做的前所不曾丰盛的年夜饭,大年初一一大早就收拾了一番,要去给老头儿拜年。

她下楼的时候,付英英还追出来,要给她塞什么东西,宋河生牵了大黑在等着她,大黑一听见她的声音,就兴奋地大叫着扑了上来。

付英英在楼道里吓得赶紧退了回去。这条大丑狗也不知怎么回事,回回见了她和一鸣就叫,龇牙咧嘴的样子,能吓死人!她常常怀疑这畜生是不是知道点什么,从不敢让一鸣单独上学,平时走在外面也格外小心地避着这只狗。

喜欢旧曾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旧曾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旧曾谙最新章节 - 旧曾谙全文阅读 - 旧曾谙txt下载 - 吉祥夜的全部小说 - 旧曾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蜜宠100分:重生鲜妻,狠美味重生反派女boss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惹爱成瘾帝少宠妻,套路深!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五零俏军嫂养成记野性小叔,别乱来!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婚色撩人:权少诱妻成瘾军嫂重生记天后养成手札冷情总裁强占我撩一送二:总裁大人,套路深!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霍少掌心宠:甜妻,么一个!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樱桃成熟时[娱乐圈]时光和你都很美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
完本推荐: 垂钓诸天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最强仙医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重生僵尸道长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反套路快穿全文阅读暴风法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反叛的大魔王天命凰谋农门秀色:医女当家我的小人国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极品飞仙我的极品美女总裁NBA冠军掠夺者我有一张沾沾卡轩心谷都市阴阳师漫威世界的术士天神诀百炼飞升录穹顶之上天师上位记奶爸戏精仙界独尊造化神宫天下第九1627崛起南海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超级仙学院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位面宇宙伏天氏快穿:我只想种田

旧曾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旧曾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旧曾谙txt下载手机版 - 吉祥夜的全部小说 - 旧曾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