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596章 595摆脱(二更)

第596章 595摆脱(二更)

童姑娘咬了咬下唇,脸色发白。

要是考不上女学,那她就不能留在京城,只能回青州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童姑娘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暗暗地捏了自己一把,疼痛感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心更乱了。

她就不明白了,这京里的贵女们难道都是眼瞎心盲吗?!

她们也不想想谢六姑娘有皇后娘娘帮扶,更是未来的皇后,迟早会母仪天下。

等到了那个时候,她们这些人都得罪过谢六姑娘,谢六姑娘那还不有账算账、有仇报仇!

童姑娘悄悄地环视四周众人,默默地坐回了原位,此时此刻,她只巴不得其他人都忘了她的存在。

那些京中贵女根本就没注意童姑娘,一个个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着,有的当做看了一场热闹,有的则是喜上眉梢。

尤其方才率先附和了端木绯的几人皆是神采奕奕,暗暗想着:等回家一定要和父亲说,自己今天交好了端木四姑娘,父亲肯定会高兴的。

水阁内的气氛又渐渐地活跃了起来。

考生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包括章岚在内的女学学生们继续收起书案上的画作来,一切井然有序,仿佛之前的那场龃龉从来没有发生过。

也唯有谢向菱的那幅画静静地躺在书案上,无人理会。

谢向菱方才给章岚敬的那盅茶也静静地放在书案一角,茶盅上的茶盖略略有两分偏移,缕缕白色的热气从茶盅中袅袅地升腾而起……

随着时间过去,那白气越来越淡,越来越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茶盅中的茶水也冷了下来。

戚氏进了西稍间看画,姑娘们则坐在水阁中等候,一个个姿态优雅,端木绯却有几分心不在焉,脑子里一会儿想着要不要去浣碧阁看看那边的棋局,一会儿去看窗外湖中的鲤鱼,一会儿想着待会要怎么诱惑小表妹跟她出去玩,一会儿又想起齐道之的那幅画,心痒难耐……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等待的时间过得似乎尤为缓慢,慢慢地,其他姑娘们多是有些耐不住了,不时地伸长脖子往通往西稍间的门帘张望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道绣着蝶穿兰草的门帘被人从另一边挑起了,戚氏带着章岚以及另外三个女学学生从西稍间中走出。

戚氏又在正中的书案后坐下了,环视众人后,就开门见山地开始宣布今日复试的结果。

“今日参加画考的人共有十人,一人弃权,另外九人中取五人,分别是端木姑娘、张姑娘、颜姑娘、黎姑娘……”

“今日画考的魁首为端木姑娘。”

戚氏抬手做了一个手势,两个女学的学生就小心翼翼地把一幅画展开,展示在众人眼前。

接下来,也不需要戚氏再多说什么,本来在场几个考生的画功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画之高低一看便知。

这幅画是一幅水墨图,画的是冬天的蕙兰苑,白雪纷飞,湖畔的水阁在梅林之间若隐若现,以淡墨描绘出千花万蕊,梅枝虬劲,在风雪中傲骨峥嵘。

水阁外,一个梳着卯发的女童双手扒在窗槛上,往屋子里探头探脑。

子曰:有教无类。

明明这幅画中既没有出现先生,也没有出现读书的学生,却仿佛让人听到了朗朗读书声,雅中蕴趣,意韵深远,令人品味再三。

但凡懂画的都看得出来,比他们其他人的画高出不止一筹。

也有人悄悄地去看谢向菱留下案头的那幅画,那幅画的画纸一角虽然沾了些墨迹,但是画并没有被损坏多少,画面清晰完整。

谢向菱画的是一幅月夜图,图中上有明月当空,月色皎洁,下有一轮圆月倒映在湖水中。

湖边的柳树下坐着三个女子,一人抚琴,一人捻棋,一人执笔在画上题字,很显然,这三人分表代表钟钰、李妱和戚氏三位创办女学的先生。

月夜静谧,衬得三人眉清目雅,气质高洁,似是闲云野鹤,又似是在彻夜商讨筹划女学。

这幅画乍一看岁月静好,宁静悠远,细细一品,就能感受到画者对三位先生的恭维逢迎之意。

当两幅画摆在一起看时,意境高下立见。

童姑娘看看谢向菱的画,又看看端木绯的画,心头更复杂:

她与谢向菱在青州相识多年,在青州,谢向菱被奉为第一才女,琴棋书画都无人能出其右,尤其是画。

可比起这位端木四姑娘,谢向菱确实逊色一筹。

童姑娘怔怔地看着端木绯那边,周围不少姑娘都上前恭贺端木绯得了魁首,犹如众星拱月。

端木绯目光灼灼地盯着戚氏,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她得了魁首,所以等那幅画修好了以后,可以给她看了吧。

戚氏心里忍俊不禁,脸上还是一派沉稳大方的样子,又道:“今日画考到此结束,录取的帖子会在三天内送到各府。”

众位姑娘纷纷给戚氏行了礼,考中的几人脸上喜不自胜,落选的人自是失落又无奈,还有人忍不住琢磨着要是之前她们没给谢向菱帮腔,是不是今日就能考中了……

那些人来回地在戚氏、端木绯与章岚张望着,心里悔之莫及。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四个落选的姑娘很快就告辞了,她们前脚刚走,后脚丹桂、蓝庭筠和伍从苏三人就匆匆地来了,丹桂一边走,一边笑嘻嘻地说着:“魁首肯定是绯妹妹,你们走得这么急干嘛!”

“我这不是想看看齐道之那幅画吗!”蓝庭筠理直气壮地说道。

“蓝姐姐,那幅画你不曾看过?”伍从苏好奇地问道。

“不曾,戚先生可宝贝那幅画了,说是要赠与今日画考的魁首……魁首肯定是绯妹妹。”

说话间,丹桂、蓝庭筠三人进了水阁中。

蓝庭筠一脸期待而来,却还是没能看到那幅画。

戚氏笑眯眯地说道:“不着急,那幅画应该后天就能修复好了……”

端木绯和蓝庭筠闻言都是眼睛一亮,端木绯迫不及待地接口道:“那我后天来这里看。”

她直觉地说了“看”字,她本来也没打算要戚氏这幅画,她只是想看一看,开开眼界就满足了。

反正考也考完了,端木绯默默地开始琢磨起找个借口走人。

她的那点小心思就摆在脸上,戚氏一眼就出来了,心里暗暗好笑。

戚氏此刻心情好得很,整个人容光焕发。

今天她成功地把小丫头哄了过来,又得了一幅好画……

戚氏满含笑意的目光落在端木绯的那幅画上,唇角翘了翘。

今天已经很不错了。

小丫头不爱读书,但好歹是女学的学生了,以后自己可以哄着她偶尔来上上课,与她谈字论画,也是美事。

戚氏动了动眉梢,若无其事地接着道:“绯儿,我前些日子托人寻一幅王书韫的字,已经寻到了,再过三四天,那幅字应该就能到。”

王书韫的字!端木绯的眼睛就像是两盏被点亮的灯笼似的闪闪发亮。

章岚、丹桂、蓝庭筠几人也是眼睛一亮。

“等那幅字到了,我拿来给课上给你们赏赏。”戚氏只当没看到端木绯那期待的眼神,若无其事地抛着饵。

“……”端木绯纠结了,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拔河。

哎,她是要看那幅字呢,还是留在家里睡懒觉呢。

戚氏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她正要再说什么,又是一个胸口佩兰的女学学生进来了,走到近前,对着戚氏道:“戚先生,李先生和钟先生请您过去一叙。”

“你们几个自己玩,我先走了。”戚氏抚了抚衣袖,告辞了。

在场的姑娘们恭送戚氏离开后,也纷纷地出了水阁。

申时过半,太阳略略西斜,阳光耀眼,却不再像正午那般炽烈。

章岚含笑道:“端木四姑娘,我送你出去吧。”

端木绯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章五姑娘,街尾新开了一家点心铺子,里面卖的栗子酥好吃极了。”

一听到栗子酥,章岚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食指微微点动了两下,神态依旧持重娴静,心里有些迟疑。

今天为了招生考试,女学停了课,她是不用上课,但这里还有一些收尾的事宜要处理。

丹桂和蓝庭筠没注意章岚的纠结,丹桂笑吟吟地挽起章岚的左臂说道:“走走走。阿岚,我们一起去买些栗子酥,然后到隔壁的戏楼一边听戏,一边吃。”

丹桂对着章岚一阵挤眉弄眼,“方才我听人说了,画考时好生‘热闹’……”丹桂故意在“热闹”两个字上加重音量,意味深长。

“到底是怎么回事?”蓝庭筠一脸好奇地问道。

其实她们三人方才也从旁人那里听了个大概,只是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难免有偏颇,就想再问问细节。

端木绯和章岚当然知道蓝庭筠她们是在问谢向菱的事,两人还没开口,她们身后的那位刘姑娘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方才谢向菱意图陷害章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还有其她两位姑娘也帮着偶尔补充几句。

丹桂和蓝庭筠听得眉头深锁,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谢六姑娘污蔑章五姑娘的清誉,但已经敬茶道歉,你们也别再追究了。”

端木绯飞快地对着她们眨了下右眼,那灵动狡黠的样子就像一头小狐狸,丹桂和蓝庭筠怔了怔,她们都是聪明人,细细一想,就悟了。

借着今天在水阁的事,章岚明确地表达出了章家不认这门婚事,而谢向菱向章岚敬茶道了歉,不管她“道歉”为的是什么,但是章家可以认定这是在为她的“胡说八道”而道歉。

哪怕承恩公府事后不快,甚至去找皇后做主,那也无妨,总之,章家不认这门婚事的消息肯定可以传扬开来。

皇后又能如何?!

到时候,就算皇后不管皇帝重病,直接下懿旨指婚,但章家的不愿已经摆在面上,皇后也不免落个仗势欺人的名声。

反正皇后是怎么做都不讨好的。

而对于章岚来说,是可以彻底摆脱了这莫名其妙的“指婚”了。

蓝庭筠与丹桂交换了一个眼神,蓝庭筠懊恼地说道:“哎,早知道我就不去浣碧阁帮忙了。”

丹桂深以为然地频频点头。

“我明天干脆进宫去,把这事也告诉涵星。”说到涵星,丹桂又乐了。涵星最近一直被关在宫里,她要是知道没看到这场热闹,肯定比她还要懊恼。

伍从苏比她们俩还要后悔,心里叹气:哎,她本来是嫌画考太安静,太无聊,才去了别的考场溜达。谁想她走后居然发生了这种事,让她错过了这么一场热闹。可惜了,要是方才她也在,还可以给章岚、端木绯助威。

就在这时,伍从苏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什么,蓦地停下了脚步,“咦,那是谢六姑娘?”

端木绯、丹桂几人也停了下来,循着伍从苏的目光望去,就见湖那边的凉亭中有两个姑娘似在争吵,两个姑娘一个着绛色衣裙,一个着翠色衣裙,正是谢向菱和童姑娘。

谢向菱随手从一旁的花丛里扯下了一朵花,往童姑娘身上一丢。童姑娘动也不敢动,任由那朵残花砸在她的额角上。

残花从她头上滑落,经由肩头直坠落地。

谢向菱脸色铁青,怒气冲冲,砸了一朵花后,似乎犹不解恨,抬手指着那位童姑娘叫骂着。

童姑娘缩手缩脚地凭栏而立,头都快低到胸口了。

即便是端木绯等人与这二人隔得远,听不到谢向菱到底在骂什么,也能看出她骂得决不会好听,分明就是在拿童姑娘发泄怒火。

此刻的谢向菱哪里还有平日里的骄矜优雅,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简直与市井泼妇无异。

刘姑娘等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心里暗自庆幸着:幸而她们几个不曾傻得与谢向菱站到一条战线,心胸如此狭隘,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丹桂撇了撇嘴,瞧谢向菱这容不下人的德行,将来谁当四皇子侧妃,谁倒霉!

“阿岚,”丹桂凑到章岚耳边低声嘀咕道,“幸好你终于解脱了。”

蓝庭筠就在丹桂的身旁,也听到了,抚掌笑道:“真乃喜事也,值得庆祝!”

蓝庭筠走到了章岚的另一边,挽住了章岚的右臂,“阿岚,该庆祝!”

“一来庆祝你脱离苦海,二来庆祝大家考上了女学。今天我请大家看戏。”

蓝庭筠笑眯眯地也招呼刘姑娘三人一起跟她们一起去茶楼小坐,刘姑娘等人忙不迭应下了,皆是喜不自胜。

刘姑娘笑得双眼都眯了起来,暗道:这是意外的惊喜了,今天真不亏!

丹桂从袖中掏出一个怀表看了看,一手挽章岚,一手拉端木绯,半拖半拽地拉着她们往前走,“走走走,戏楼的下一场戏约莫一炷香后开始,我们现在过去,正好能赶上。”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继续往大门方向走去,她们一行有七八人,走过时,难免也引来旁边其他人的注意力,亭子里的谢向菱和童姑娘也看到了。

谢向菱再也顾不上童姑娘,目光怔怔地望着端木绯、章岚一行人离开的背影,眼神阴鸷。

她又随手从花丛里扯了一朵花,狠狠地把花瓣揉烂,花瓣的花汁染红她素白的指尖,像是鲜血一般。

端木绯和章岚如此不识相,完全不把他们谢家、皇后娘娘和四皇子放在眼里,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她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童姑娘瞥了一眼谢向菱阴沉的脸色,默默地垂首。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娇术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娇娘医经回到古代当兽医家有悍妻怎么破庶难从命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轻点爱九重紫重生空间守则喜良缘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秀色可餐:夫君请笑纳一品女仵作裙上之臣古代地主婆凤帝九倾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世嫁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替嫁新娘:迷糊小王妃嫁冠天下我家爹娘超凶的烟水寒世婚念春归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完本推荐: 科技衍生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崛起美利坚全文阅读武极宗师全文阅读赤炼羽裳全文阅读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宿主请留步全文阅读港娱1975全文阅读绝世武帝全文阅读都市之传道宗师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洪荒之太一证道路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近战狂兵幻墨尘世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我在明朝当国公落地一把98K军嫂重生记清妾沙漠帝皇绝品透视眼尚书大人易折腰重生野性时代奶爸的异界餐厅神医凰后狂暴武魂系统末日乐园箭魔联盟之魔王系统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重生嫡女有空间星际淘宝网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武破九荒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重生奋斗俏甜妻重生迷醉香江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修真医圣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韩娱重生之月光茅山捉鬼人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