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513章 512反击

第513章 512反击

端木绯把银子归为了脂粉钱,把自己筹钱的行为说得像是小打小闹,那言下之意分明就是在说,脂粉钱还要追究,皇帝是不愿意大盛国民为北境与北燕之战尽些心力吗?是不希望北境赢吗?!

如果是朝臣义正言辞地这般斥责皇帝,皇帝恐怕早就恼羞成怒了,偏偏这丫头用着这种天真无害的表情一派烂漫地说了。

皇帝一向不喜人跟着他直着来,反而像端木绯这般说说笑笑的,反而会打动皇帝。

狡猾,真是狡猾。

这分明就是一头如端木宪般的小狐狸,心眼多着呢!

皇帝被逗得哈哈一笑,心底又释怀了几分,顺口接了一句:“小丫头,你有这份心就好。”

这时,涵星凑了过去,娇俏地伸出手,讨道:“父皇,儿臣的东西……”

她指指皇帝手里的那块铜牌,那样子似乎生怕被皇帝顺了去,逗得皇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朕还给你还不成吗!”皇帝好笑地把铜牌扔还给了涵星,又拿起白瓷杯喝了两口花茶,冰爽的花茶入腹,心底的郁结散了不少。

皇帝一边喝茶,一边与端木绯闲聊:“小丫头,你祖父请了长假在家里做什么?”

皇帝的嘴角噙着一抹浅笑,似乎是随口一问,又似乎带着几分打探的意图。

“下棋。”端木绯想也不想地答道,略显无奈地叹了口气,“您是不知道啊,祖父的棋臭极了,每次都输,还屡败屡战。”

端木绯那神情、那语气像是遇上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似的,听得皇帝觉得愈发好笑。

他记得连远空那老家伙在棋道上都不是这丫头的对手,口口声声说他输了不少东西给她,这京城中,棋道上能与这丫头一拼的人怕是难寻一二。

端木绯还在继续说着:“祖父每天还要考校大哥哥的功课,祖父说了,他想让大哥哥下次春闱时先下场试试,只要不中同进士就好。”

“现在府中最忙的人就是臣女的大哥哥了,他每天既要去国子监上课,又有先生给他补课,还天天得让祖父考校。”

说着,端木绯的脸上露出一丝同情之色,虽然端木珩一忙起来,就没空管她了。

不过,大哥哥也真是怪可怜的,要不她回去让厨房晚上多给他炖几盅补品?端木绯在心里琢磨着。

皇帝慢慢地摇着折扇,好一会儿都没再说话,似乎心思已经转到别的事上去了。

须臾,皇帝喝完了杯中之物后,就站起身来,随口道:“涵星,你好好招待你的表妹,朕还有公务,要回御书房了。”

涵星和端木绯连忙起身,再次屈膝行礼,恭送皇帝离去。

待皇帝走远后,涵星扯了扯端木绯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道:“绯表妹,出了什么事?”涵星也从方才皇帝、端木绯和文永聚的对话与神情中听出了不对劲。

端木绯望了望左右,站在水榭中,四周的景致一目了然,周围没有旁人。

她就直说了:“祖父让魏永信弹劾了。”

“母妃怎么没跟本宫说!”涵星双目微张,脸上难掩紧张地跺了跺脚。

涵星在深宫中消息闭塞,对前面朝堂的事实在是所知无几,端木贵妃想让女儿静心备嫁,也就没跟她提这事,反正女儿知道了,也帮不上忙,反倒是多一个人心惊肉跳的。

端木绯挽着她的胳膊坐了下来,安抚道:“没事的。祖父心里有数。”

涵星想着方才皇帝特意问起端木绯筹银的事,又想起文永聚那阴阳怪气的态度,撅着小嘴道:“哼,这姓文的肯定也没安好心!”

湖上的风吹着水榭四边的竹帘簌簌作响,荷香阵阵随风而来。

端木绯点点头,深以为然。

她慢慢地拿起方才没喝的花茶美滋滋地喝了起来,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光芒,目光望着远处两个朝水榭这边走来的内侍。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文永聚应该和魏永信暗中串通勾结在了一起。

所以,这次魏永信弹劾明面上是在弹劾祖父,实际上,他针对的人恐怕的不是对祖父,不,应该说,他们真正针对的人十有八九是——

岑隐。

端木绯的瞳孔更亮了,如同嵌了黑水晶似的,璀璨明亮。

端木绯对着涵星招了招手,故意凑到她耳边贼兮兮地小声道:“如今朝堂上,干活的没几个人,祖父再休息一阵子,皇上就会明白了。”

瞧着自家表妹那古灵精怪的样子,涵星怔了怔后,忍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银铃般的笑声随风飘散,两个姑娘家笑作一团。

当两个小內侍走到水榭外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其中一个內侍笑呵呵地说道:“四公主殿下,您和四……端木四姑娘可以是来看西洋鱼的?”

另一个小內侍接口道:“奴才拿了特制的鱼食来,这水里的那些西洋鱼最喜欢这种鱼食了。”

表姐妹俩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涵星迫不及待地说道:“快快快,把这鱼食拿来!”

两个小內侍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为着自己的机敏沾沾自喜。这一回,总算是在四姑娘跟前露了脸了。

两个小姑娘美滋滋地忙着往湖里撒鱼食,而另一边,皇帝此刻已经回到了御书房。

他一边撩袍坐下,一边吩咐道:“把端木宪上交的账册递上来。”

书房里服侍的中年內侍应了一声,连忙去取了一本蓝色封皮的账册来,一直呈到了御案上,就站在一边的文永聚眼神更阴沉了,却不敢让皇帝和其他人看出端倪,只能做出一派神情淡淡的样子。

账册的封面上以簪花小楷写着“北境筹银”这四个字,打开账册后,一股淡淡的墨香就扑鼻而来,账册上的账目用的也是簪花小楷,字迹清丽秀雅,但是一看就与封面上的字出自两个姑娘之手。

字迹工整,一笔笔入账都记录得条理分明,上面还有捐款者的签名和手印。

皇帝挑了挑眉,端木家的这个小丫头不仅是自己的字写得好,连她身边的丫鬟也有几分才气,字写得不错,账算得也清楚。

再翻两页,账册上就出现了第三个人的笔迹,这个人写的是楷体,雄秀端庄,饶有筋骨,又不失女子的娟秀……

文永聚在一旁静立了好一会儿,眸光闪闪烁烁,犹豫了片刻后,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皇上,这账册许是作了假……”

“要不要招魏统领过来问问?想来魏统领应该不会因为区区小事就弹劾的……”

他言下之意是,端木绯是说十万,但是真的仅仅是捐了十万吗?!没准是有数百万两白银之巨。

皇帝皱了皱眉,心里不太痛快。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账册中有好几页是舞阳的字迹,遒劲不失英气,有公主的风范。

难道他的大公主还帮着端木宪做假,帮着端木宪贪腐?!

皇帝又翻了几页账册后,就“啪”地合上了,把旁边魏永信的折子扫了一边,中年內侍立刻识趣地把账册和折子都拿下去了。

文永聚看着皇帝面色不愉,也不敢再多说。

圣心难测,圣心也易变,说多了,皇帝恐怕就要开始怀疑自己了!

皇帝端起茶盅,眸子里看着茶汤中沉沉浮浮的茶叶,想着端木宪,想着魏永信,想着封炎,想着端木绯……

忽然,皇帝淡淡地吩咐道:“来人,去看看涵星和她表妹在干嘛。”

一个內侍领命后,就匆匆离去,不到两盏茶功夫,他又匆匆回来了,笑吟吟地禀道:“皇上,四公主殿下和端木四姑娘正在水榭里观赏西洋来的彩鱼呢!”

“奴才瞧着四公主殿下和端木四姑娘喜欢极了,还给西洋彩鱼取了名字,一个说叫‘彩虹鱼’,一个取名叫‘火麒麟’。”

“端木四姑娘又让人备了笔墨,说要画彩鱼呢。”

皇帝失笑地勾了勾唇,就算不问,也知道“彩虹鱼”是自家女儿给鱼取的名。

“火麒麟。”皇帝喃喃念道,这个名字倒有趣。

湖中的那些西洋彩鱼,皇帝当然也见过,鱼身和鱼鳍是橙红底,上面镶嵌着黄蓝相间的斑块条纹,色彩绚丽。

传说中,麒麟是金黄色的,浑身会散发出七彩的光芒,与这个西洋彩鱼倒也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中年內侍一看皇帝的脸色就明白了圣心,笑着附和道:“皇上,奴才也觉得‘火麒麟’这个名字够气派。”

御花园里养着“火麒麟”,寓意也好。

文永聚却是心凉如冰,仿佛被当头倒了一桶冷水似的。

他心里明白端木绯这条路怕是难走了。

文永聚的胸口好一阵剧烈起伏,他连吸几口气,很快眼神就沉淀了下来,对自己说,此路不通,那就换一条路走便是!

就在这时,皇帝忽然放下了茶盅,问道:“文永聚,避暑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文永聚嘴巴微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本来南境、北境都还在打仗,皇帝又才刚南巡回来,国库里根本就没钱,一直都是端木宪在想办法东挪西凑的,现在端木宪请了假,这避暑的事宜也就耽搁了。

御书房里静了几息,这个时候,时间仿佛变得尤为缓慢、煎熬。

文永聚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重了起来,他想了想,终于婉转地说道:“皇上,这都六月了,正是最热的时候,去行宫的路上万一要是中暑……”

文永聚想委婉地劝皇帝别去避暑,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响。

皇帝一掌重重地拍在御案上,震得御案上的折子、茶盅和文房四宝都震了一震。

“没用!”皇帝拔高嗓门怒道,“废物,一个两个都是群没用的废物!”

连避暑这么点小事都安排不好,还要找借口敷衍自己!

“……”文永聚微微垂首,低眉顺眼地盯着自己的鞋尖,一个字也不敢吭声,心道:皇帝的脾气越来越差了!

其他內侍一个个也都是噤若寒蝉,空气近乎凝滞。

他们的沉默反而让皇帝更怒,抓起一个墨条丢了出去……

墨条“砰”地砸在金砖地面上断成了两半。

端木宪的休假给皇帝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不止是今年避暑的事可能要泡汤,而且增建千雅园的事也得暂时搁置,此外,皇帝本来还打算等修好了千雅园后,八月去那里过万寿节。

皇帝越想越烦躁,把御书房里的人全部都赶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朝堂上还是不太平,几乎每天都有御使上折弹劾首辅端木宪。

从一开始斥他纵容孙女收敛钱财,到指责他收买民心,再到后面就是弹劾端木宪贪墨贪腐,局面就像是一边倒似的,不少朝臣都在弹劾端木宪。

对此,闭门不出的端木宪完全不做任何解释。

渐渐地,就连皇帝也看出了不妥来,这就好像是要痛打落水狗一样,想把端木宪一棍子打死呢!

皇帝还是没有表态,所有的弹劾端木宪的折子一律留中不发,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何想法。

京中各府都在暗暗地揣测着圣意,原本替端木宪说话的朝臣也都开始观望。

然而,魏永信对此却很是恼火。

“哼!真是只老狐狸!”

魏永信仰首把杯中的酒水一口饮尽,冷哼道,面色阴沉。

“老爷。”柳蓉妩媚地勾唇一笑,亲自给魏永信添了酒水。

当她稍稍侧身时,身上披的褙子微微下滑了一些,露出她光裸的肩膀,脖颈颀长,线条优美,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您说最近弹劾端木宪的人是端木宪那老儿自己找来的?”柳蓉不太确定地问道。

魏永信嘴角紧抿,脸色更阴沉了,眸子幽深。

窗外,如瀑布般的水帘刷地落下,哗哗的水声不断,偶尔有些许晶莹的水花从窗口飞溅到屋子里,让室内分外清凉,这间屋子是模仿宫中的“含凉殿”所建,最适宜夏日避暑。

“哗哗哗……”

外面的水声衬得屋子里更静了。

须臾,魏永信才又开口道:“你老爷我又不蠢,当然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皇上近几年来是越来越多疑了,谁也不信,像现在这样一窝蜂的上奏弹劾端木宪,只会让皇上觉得我蓄意针对,反而会对端木宪这老东西释疑。”

“端木宪果然是只老狐狸,也难怪这几年居然能坐稳首辅的位子。”

朝臣们都心里明白,这几年,朝堂上并不太平,细数下来,最近几年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此刻回头想想,魏永信还颇有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慨,多少旧人都不在了……

魏永信有些心不在焉地执起了方才柳蓉刚给他斟满的白瓷酒杯,慢慢地凑到唇边浅饮着甘甜的酒水。

“老爷,那接下来怎么办,要放过端木家吗?”柳蓉放下手里的酒壶,有些急切地问道。

她红艳的樱唇不依地抿了抿,柳眉轻锁,妖艳妩媚的女子做起这个表情来,也别有一种风情,“那妾身的侄女也太委屈了!”

柳蓉拿着一方轻薄的丝帕,擦了擦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泪花。

魏永信看着心疼不已,连忙把她揽入怀中,柳蓉顺势依偎在他宽阔强壮的胸膛上。

“蓉儿,你放心,我当然不会我们的侄女委屈吃亏的!”魏永信斩钉截铁地说道,那双略显阴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冰冷的异芒,“这件事,端木宪是别想脱身了。”

魏永信的语气中透着一抹意味深长。

柳蓉挑了挑眉稍,听出些味道来,她在魏永信怀中抬起头来,好奇地追问道:“老爷,你可是心里早有主意了?快与妾身说说。”

魏永信伸手在她柔腻的脸颊轻轻拧了一下,笑着道:“不急,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胸膛微微起伏着,眸子更锐利了。

哼,端木家的两个丫头,自以为傍着岑隐就能为所欲为,这一次,他让岑隐都救不了她们姐妹,他必要让端木家满门俱亡!

柳蓉听着更好奇了,妩媚的眸子挑了挑,又道:“老爷,你这都说得妾身心痒痒了……”

她的声音柔媚酥软,听在魏永信耳里,分外受用。

魏永信嘴角勾出一个成竹在胸的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大概还有十来天,那批粮草也该到北境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抬眸看向了窗外那如绵绵细雨般的水帘,水光映在魏永信的眼眸中,让他的瞳孔亮得惊人,诡谲阴冷。

“哗哗哗……”

一片落水声中,后方的一道湘妃帘被人从外面打起,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面目平凡的青衣丫鬟,丫鬟快步走到了两个主子跟前,也不敢直视他们,屈膝禀道:“老爷,夫人,二皇子殿下来了,马车才刚进的大门。”

柳蓉一双白皙柔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丝帕,对二皇子的忽然造访丝毫不见意外,只是问道:“老爷,你真要和二皇子绑在一起吗?”

柳蓉虽不懂朝事,但也约莫能看出来二皇子在皇帝跟前也不过如此,将来的前程如何还不好说呢。

魏永信淡淡地一笑,柳蓉心里想的这些他如何不知道。

他随意地把玩着这里的酒杯,道:“寻得明主又如何?我是看透了,这越是明主,主见就越多。而且这人心都是会变的,便是一时君臣相宜,那将来呢?”

曾经他也以为他与皇帝的交情牢不可破,可是如今现实还不是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终究是,君是君,臣是臣。

“君强则臣弱,反之,臣强则君弱。”魏永信语含深意地说道。

二皇子越是平庸才越好,如此才好控制,将来他当上太子乃至天子,需要用得上他们这些臣子的地方还多着呢!

唯有能掌控的君主才是最适合这龙椅的君主。

魏永信只是点到即止,因此柳蓉听得是似懂非懂,只隐约明白二皇子上位对他们魏家有利。

柳蓉想了想,笑眯眯地提议道:“老爷,那不如把娴姐儿给了二皇子殿下,等来日他生下魏家的孩子,才是最可靠的!”

柳蓉心里不屑地想着:倒是便宜魏如娴这贱丫头了,能嫁入皇室,也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只不过,她能不能活到二皇子登基,那可就是“命”了。

魏永信手里的酒杯霎时停下了,心念一动,神色间就露出几分意动来。

因为柳蓉不喜魏如娴,本来魏永信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此刻细细思来,结秦晋之好永远是两方最牢不可破的一张契约。

这件事与双方都好。

“蓉儿,还是你想着我。”魏永信在柳蓉的面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就站起身来,神情间豁然开朗,“这件事,我会再好好琢磨琢磨的。”

他随意地抚了抚衣袍,又想起了一件事,话锋一转:“对了,你让映霜尽管把铺子开起来,我就不信了,端木家在这个关头,还敢砸铺子!”

柳蓉登时喜形于色,一张娇媚的脸庞像是在发光似的,起身福了福,“妾身替映霜多谢老爷。”

魏永信哈哈大笑,打帘出去了。

柳蓉连忙吩咐丫鬟道:“快,去把表小姐叫来!”

衣锦街的那间铺子上次被砸后,已经让人都收拾整理干净了。

她之前也试着跟柳映霜商量再开间什么铺子,但是柳映霜上次在大牢里被关了那么久,整个人就像是没了精气神似的,恍如惊弓之鸟,根本就不敢再开铺子。

现在有了魏永信这句话,柳蓉就可以放手去干了,这一次,她还是要开成衣铺子!

没有那什么云澜缎,她还有从江南采购来的云锦和重锦,这两样那可都是贡品锦缎,供不应求,多少商户乡绅想穿云锦和重锦却没有门路。

等她这新铺子开起来,一定是客似云来。

有道是,树倒猢狲散。

哼,等端木家完了,看谁还敢给端木纭和端木绯这两个臭丫头撑腰!

岑隐又怎么样,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为了明哲保身,还不是没给端木宪说话,还不是怕了自家了!

这一次,她非要让端木家那两个丫头受到教训,让她们的铺子关门大吉,以后看到自己就要绕道走。

柳蓉得意洋洋地勾唇笑了,心情甚好,娇声吩咐道:“傻站着干嘛,还不给我斟酒!”

斟酒声与外面的水帘声交错在一起。

三天后,柳映霜的新铺子锦绣坊就开张了,但是当天,铺子就被东厂给砸了。

“啪!”

一把椅子从铺子里飞了出来,在铺子口的台阶下摔得四分五裂。

原本喧哗的街道霎时静了一静。

安千户就站在距离铺子一丈开外的地方,阴阳怪气地说道:“没问过我们东厂就想开张,这是不把我们东厂放在眼里吗?!”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可是周围十几丈的人都听到了。

街上更静了,气氛诡异。

这家今日开张的锦绣坊外,围的是往来的百姓路人,而这锦绣坊内,则是十来个衣冠楚楚的达官显贵。

这些官员勋贵都是接了魏家的帖子前来道贺的,本来也只是打算恭贺一番就离开,谁想才进来连盅茶都还没喝上,东厂的人就气势汹汹地又是拦门,又是砸铺子。

安千户慢悠悠地负手走入锦绣坊中,白面无须的脸庞上一半在阳光下,一半则笼罩在铺子的阴影中,让他原本就有几分尖刻的脸庞愈显阴沉。

“今儿,咱家把话放这里了!在场的谁都不许走了,过来好生与咱家说说,为什么来这里?”

“这间铺子是东厂砸的,你们不知道吗?”

安千户故意把脸朝某个中年男子凑一凑,态度嚣张至极,对方却只能赔笑,脸色发白,哑口无语。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半缘君:深宫青城庶难从命花影重重种田山里汉:空间美娇娘似锦不二臣家有悍妻怎么破凤回巢王爷的吃货农家妃闺娇盛世妖颜盛宠第一佞妃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闺范玉回眸国色芳华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权臣闲妻九重紫娇鸾药门仙医凰谋天后长女盛世医香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
完本推荐: 最强基因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娇妻难撩:总裁哥哥好坏坏全文阅读情动99次:总裁大人饶了我全文阅读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都市至尊全文阅读剑娘全文阅读雇佣兵王横行都市全文阅读盛宠第一佞妃全文阅读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书籍供应商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点这开宝箱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弄西游绝世邪神画满田园带着农场混异界玄幻之最强驸马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不死帝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重生之楚霸王超级召唤系统大魔王娇养指南百炼飞升录修真聊天群魔法种族大穿越无敌魔龙进化系统你好,King先生军嫂重生记超品小农民箭魔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寒门祸害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万界建道门天命凰谋武炼巅峰超级制造商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捡个校花做老婆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