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490章 489砸了

第490章 489砸了

岑隐看小八哥这副极尽谄媚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吩咐道:“小井子,你去取一罐松仁来,还有把端木四姑娘的东西也拿来。”

小井子连忙领命,匆匆而去,又拿着东西匆匆而来。

看着那罐松仁,端木绯惊住了,这哪里是“罐”,分明是“桶”才对。

小井子摸出一把松仁,往方几上一撒,小八哥就乐滋滋地从岑隐的肩头飞下,吃起它的松仁来。

对于这只馋嘴鸟,端木绯已经自暴自弃了,由着它去。

岑隐拿起那三个包袱,亲手交到了端木绯手里,“端木四姑娘,这是令姐托我捎给你的。”东西亲手交到端木绯手里,他也算不负所托了。

“多谢岑公子。”

端木绯笑得眉眼弯弯,急切地翻起了端木纭捎来的东西,有衣裳,有清酱肉,有糖渍梅子……还有姐姐的书信。

端木绯的眸子晶亮,她好久没收到姐姐的信。

她从江南往京城寄信容易得很,托内侍就行了,可是姐姐从京城往江南寄信,就要走驿站,没半个月寄不到。

她上次收到姐姐的信都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这次真是托岑隐的福了。

端木绯看着岑隐笑得更可爱了,还是姐姐聪明。

“岑公子,我姐姐可好?”端木绯笑着问道。

岑隐的眼前不禁浮现了端木纭那张明艳带笑的脸庞,唇角翘了起来,连那双狭长的眸子闪过一抹璀璨的流光。

“你姐姐她很好。”他微微颔首,莞尔一笑。

“呱!”

小八哥吃完了撒在方几上的那些松仁,又不安分地叫了起来。

端木绯无奈地只能再给它抓了一把,觉得这只蠢鸟真是太难伺候了。她再次给岑隐投了一个“您真是辛苦了”的眼神。

岑隐有些莫名其妙。

端木绯想了想,拿起一旁的其中一个罐子道:“岑公子,你喜欢吃糖渍梅子吗?我姐姐做的糖渍梅子很好吃的……”

“……”小井子嘴角抽了抽,心道:四姑娘,你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督主还能说不喜欢吗?

果然——

“令姐的手艺一向好。”岑隐道,笑容更深。

这句回答虽然不出意外,但是小井子还是惊呆了。他服侍在督主身旁也有两三年了,还从不曾看过督主这副表情。

督主实在是宠爱这个义妹!

见岑隐这么识货,端木绯笑吟吟地抚掌道:“那我匀一半你吧。”说着,她转头吩咐已经呆掉的小井子,“井公公,扰烦你去取个罐子来。”

“是,请四姑娘稍候。”小井子连忙应声,匆匆下去取罐子。

端木绯把那罐汤渍梅子打了开来,一股酸酸甜甜的香味立刻从罐子里飘了出来,她陶醉地眯了眯眼,沾沾自喜地说道:“我姐姐的手可巧了,不仅厨艺好,射箭、投壶、木射什么的也都玩得好,还有女红也好……”

说着,端木绯想到了什么,朝岑隐身上的直裰看去,炫耀地指了指袍角绣的云雀,“这绣花样看着就是姐姐的风格,十有八九是她画的,还有这绣花……”

端木绯后面说了什么,岑隐已经听不到了,他下意识地抬手轻轻抚触着袖口的精致的绣花,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

他一直以为这身衣裳是铺子的绣娘做的,难道说……

岑隐的心口浮现某个可能,长翘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半垂下来,目光也随之落在了袍裾上那只展翅的云雀上……

神情柔和,彷如一尊精致的白瓷像。

小井子很快就捧着罐子回来了,急促的步履声把岑隐从某种恍惚的情绪中唤醒。

端木绯动作灵活地把汤渍梅子分了一半给岑隐,又叮嘱了一番储藏的注意事项。

岑隐不时颔首,那“乖顺”的样子看得小井子差点没把下巴给掉下来。

等端木绯封好罐子,又有人进来了,站在帘子口禀道:“督主,皇上有请。”

端木绯一听,立刻站起身来,乖巧地告辞:“岑公子,那我就先走了。”

她又对小八哥招了招手,“小八,我们走吧。”

小八哥还惦记着它那一桶松仁,看看岑隐,看看端木绯,很是纠结,直到端木绯把那桶松仁拎走了。

“呱呱!”

小八哥再不迟疑,拍着翅膀飞走了。

端木纭捎来的东西说不多不多,说少不少,小井子殷勤地替端木绯拿了剩下的东西,恭送她出去。

岑隐怔怔地坐在那里,右手还在下意识地抚摸着袖口上绣的云纹。

帘外,隐约传来端木绯轻快的声音:“小八,你重死了,自己飞!”

声音渐渐远去,屋子里显得尤为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来替皇帝宣岑隐的内侍也不敢催促,默默地在门帘处候着。

“小蝎。”岑隐忽然吩咐道,“你去给小八再准备些它喜欢的吃食和玩具过去。”

“是,督主。”小蝎连忙应声。

于是,端木绯才刚刚回到问梅轩,紧接着,小蝎就带着四五个内侍声势赫赫地来了,从八哥的鸟窝到毽子到藤鞭球到琉璃珠子……还有各式各样的吃食,琳琅满目。

表姐妹俩几乎看得眼花缭乱,涵星拿起其中几个玩意把玩了一番,笑眯眯地说道:“绯表妹,小八果然是最可爱的,大家都喜欢它!”

从珍忍不住与玲珑面面相看,在京城时,四公主还口口声声地对她的黄莺琥珀说,它是最可爱的鸟。

“呱!”

小八哥乐疯了,它似乎知道这些都是送给它的,一会儿在鸟窝里蹲一下,一会儿玩两下毽子,一会儿又啄起琉璃珠子撒了一地……

它一边玩,一边“呱呱”叫着,似乎在说,朕的,这些全是朕的!

它的模样有些张狂,若是由一个人做来,恐怕不怎么讨人喜欢,可是由一只八哥来做,却是可爱得不得了。

不仅是端木绯和涵星看得兴致勃勃,连一旁的康云烟都看的舍不得眨眼。

康云烟的丫鬟冬儿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主子,脸上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低低地唤了一声:“姑娘……”

康云烟这才回过神来,觉得眼眶有些微的酸涩,她深吸了两口气,努力地稳定着心神。

迎上涵星有些好奇的眼神,康云烟似是解释道:“我以前也养过一只八哥,它特别贪嘴,什么都吃,最喜欢吃肉糜,还喜欢站在我的肩头睡觉……”

说着,她的声音透出一丝些微的沙哑,似有几分怀念。

涵星随口问了一句:“那你的八哥呢?”

“它没了。”康云烟只简单地说了三个字,就没再多说,心口传来一阵刺痛:她的八哥被她的姐姐毒死了……

直到此刻,那只八哥惨死的样子还是那般清晰地铭刻在她心中,她永远永远也忘不了。

“呱呱。”小八哥玩了一会儿就又飞到了装松仁的桶上,意图昭然若揭。

端木绯几乎要扶额了,这只蠢鸟怎么就跟松仁干上了呢。

“小八,你今天吃的松仁够多了,该吃正餐了。”端木绯毫不动摇地说道,神情坚定,就算是八哥是杂食鸟,也不能再由着它胡来了。

“碧蝉,你去给小八取些肉糜和鸡蛋做鸟食。”端木绯吩咐碧蝉道。

没等碧蝉应声,康云烟抢先道:“端木四姑娘,还是由我去吧。这里我熟。”

既然对方主动请缨,端木绯就应了。不仅是因为康云烟熟悉这沧海林,也是因为她以前养过八哥,想来也知道该注意些什么。

康云烟福了福,带着丫鬟冬儿退下了。

问梅轩里温暖如春,走出屋子,周围就一下子变成一片冰天雪地,寒风刺骨,里外彷如处于两个季节中。

冬儿给康云烟披上了斗篷,主仆俩就往东北边的大厨房方向去了。

康云烟拢了拢斗篷,挡住迎面而来的寒风,款款地往前走着。

这是康云烟的家,也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对于这个看似繁复曲折的沧海林,她最为熟悉,知道每一条捷径,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

主仆俩沉默地走了好一会儿。

忽然间,天空中又开始飘起了朵朵细碎的雪花,轻轻地落在了她的眼睫上,眼前的世界登时变得朦胧起来。

一眼望去,周围除了她们主仆俩,没有别人。

康云烟停下了脚步,仰首望着不知何时变成了灰蓝色的天空,远处的爆竹声依旧那么热闹喧哗,而她的心却空落落的,半点没有过年的喜气。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腕。

“姑娘。”冬儿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忍不住出声道,“二姑娘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个羊脂白玉手镯可是夫人的嫁妆。”

“她是姐姐。”康云烟淡淡道,“父亲说,做妹妹的自当敬着姐姐。”

她庶出的二姐姐前些日子被三皇子收了房,最近正是春风得意,连带二姐姐的姨娘方氏气焰也跟嚣张了。

自己的母亲虽然是正室,但是这些年来在府里并不得宠,远不如方氏是父亲的表妹,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

这些年来,母亲的日子本就艰难,倘若二姐姐得了宠,有了名份,以后她和母亲还有弟弟在康府的日子就要更难过了。

冬儿眉头紧皱,哎,老爷的心早就偏了。

她迟疑了一瞬,把藏着心里许久的话说出了口:“姑娘,奴婢这段时日看着,四公主殿下对姑娘很是和气,姑娘要不要求殿下帮帮姑娘?”

这一次,康云烟没有说话,静静地凝视着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樱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四公主的性格虽然看着娇蛮娇气,但从自己这一个多月的观察看来,她并不难相处。

康云烟也曾想过求四公主帮帮自己的,但是……

公主怎么比得上皇子呢?!

要是二姐姐真的在三皇子那里得了宠,四公主又好心帮自己,岂不是让四公主平白与三皇子起了嫌隙,又落不了好?!

见自家姑娘沉默,冬儿跺了跺脚,有些急了,“姑娘,二姑娘最近行事越来越嚣张了,事事都要压姑娘一头,再这么下去……”

康云烟抬手示意冬儿噤声,冬儿只得闭上了嘴巴。

主仆俩又继续往前走去。

之后,就是一路的沉默,天空中飘的雪花渐渐地变得绵密了起来。

在园林中九转十八弯地走了一盏茶后,大厨房就出现在了一条青石板小径的尽头。

虽然是大厨房,但皇帝的一日三餐都是由专人负责的,就连皇子公主们也有各自的小厨房,所以,主子们基本是不用的。

若非是给小八哥做鸟食要涉及的食材繁杂,还要用上猪鸡鸭的内脏,康云烟也不必特意地跑这么一趟。

大厨房里忙碌热闹得很,康云烟正要进去,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娇脆的女音:“五妹妹。”

康云烟的身子僵了一瞬,循声望去,就见西南方的另一条小径中袅袅地走来一个披着大红色斗篷的少女。

少女年方十六岁,鹅蛋脸,大眼睛,樱唇红润饱满,一头乌黑浓密的青丝挽着一个繁复精致的牡丹髻,发髻上插着戴着赤金五凤朝阳钗,凤首吐出一挂由米粒大的珍珠串成的流苏,走动时,摇曳生辉,妩媚动人。

少女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下巴快要翘上天的青衣丫鬟。

“二姐姐。”康云烟不轻不重地唤了一声。

康二姑娘康云霞在距离康云烟两三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当两姐妹站在一起时,对比十分鲜明,姐姐明艳妩媚,妹妹不过堪堪清秀。

康云霞漫不经心地稍稍抬起手,在手腕上的羊脂白玉手镯上摩挲了两下,“五妹妹,这玉镯晶莹洁白,温润细腻,你看是不是与我很配?这美玉也要配佳人,否则只会明珠蒙尘,你说对不对?”

康云霞毫不掩饰话中的挑衅。

她的肌肤白皙细腻,比她手腕上的那个玉镯还要洁白晶莹,没有一点儿瑕疵。

“二姐姐说的是。”康云烟连眉梢都没抬一下,语气淡淡。

看着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康云霞就觉得心里有些不痛快。

嫡女又怎么样,都是康家女,这康云烟还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吗?!她的倚仗也不过是她的生母是父亲的正室罢了。

她又往前走了一步,俯首凑到康云烟的耳边,低声道:“五妹妹,这个年可是你在康家的最后一个新年了……信不信,我会让你母亲还有你弟弟都一无所有地离开康家,沦落街头!要是到时候你愿意下跪求我,也许我可以赏你一口饭吃!”

康云烟瞳孔猛缩,原本淡然的脸庞霎时变了脸色。

康云霞当然注意到了,心里登时觉得畅快了不少,发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寒风飘散而去,神态张扬地率先走进了大厨房的院门。

“公公,我是来取膳的。”康云霞由丫鬟服侍着解下了斗篷,走入一间屋子。

屋子里堆满了一个个食盒,那些內侍正在忙忙碌碌地整理食盒,各种食物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还有个主事的内侍悠哉地坐在一张大案后喝着茶。

康云霞优雅地抚了抚身上的月华裙,拍去裙上几朵细碎的雪花。

她的丫鬟接口道:“我们二姑娘是在清澜阁服侍的,劳烦公公给我们姑娘准备盐水鸭、鸭包鱼翅、鸡汁煮干、松鼠鱼……”

丫鬟报了一连串山珍海味,与有荣焉地挺了挺胸脯。她们姑娘可是被三皇子殿下收了房的,以后那可是前途无量,将来要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內侍当然知道清澜阁是三皇子的住处,脸上心中都没一丝波澜。他们在宫中那么多年,自以为能飞上枝头的女子还真没少见。

內侍冷淡地扯了扯嘴角,没好气地说道:“每个院子自有份例,要是人人都如姑娘这般张口就来,那岂不是都乱套了!御膳房还要不要做事了?!”

康云霞脸色微僵,没想到这宫里的内侍竟然如此高傲,一点也不给三皇子颜面。她想要发作,但是又想到自己现在毕竟还没有名分,还是先忍着点好。

康云霞示意丫鬟退后,客气地说道:“公公说得是。就劳烦公公了。”

话语间,康云烟也跟在康云霞后面进来了,对着那內侍微微一笑,道:“周公公,劳烦你准备些肉糜、鸡蛋、玉米粉、杂面、核桃……还有鸡、猪、鸭等家畜的内脏。”

周公公斜了康云烟一眼,觉得这康家姑娘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花样多,虽说康云烟要的这些不名贵,但是细碎繁琐。

他爱理不理地说道:“一边儿等着……”

他想说等厨房忙完了午膳再说,然而话还没出口,就听康云烟又道:“东西是琐碎了点,分量也不需要太多,是用来给端木四姑娘的八哥做鸟食……”

周公公原本还两眼无神,一听到“端木四姑娘”,就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似的,精神一振,随后想了起来,对了,这位康五姑娘可是在端木四姑娘和四公主那里服侍的,自然是听端木四姑娘派遣的。

周公公一下子就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对着身旁的两个小內侍吩咐道:“还闲站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准备做鸟食的材料!”

两个小內侍当然不敢怠慢,唯唯应诺,手脚麻利地下去准备了,早就把康云霞忘得一干二净。谁的事也比不上四姑娘的事!

眼看着这些內侍忽然就变得殷勤起来,康云烟怔了怔,眸中露出一抹讶色。

这些日子,她也没少和这些内侍打交道,个个都是眼高于顶,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对她这么客气,难道是因为是四公主需要的?

不止是康云烟这么想,康云霞也是。

她的脸色黑了一瞬后,心中暗道:她这个五妹妹倒是比自己会“仗势”!……看来还是自己方才说话太含蓄了。

康云霞不甘落后,紧接着也说道:“周公公,劳烦快点备我的膳食,三皇子殿下还等着我回去伺候呢!”

哼,皇子可是有机会成为太子以致未来的天子,公主怎么比得上皇子呢!

说完,康云霞还给了康云烟一个示威的眼神,盛气凌人。

“这事情总要一件件来,一边儿等着。”

周公公丢下这句后,就不再理会康云霞,把她晾在了一旁。

康云霞完全没想到这些个內侍竟然会是这种反应,浓妆艳抹的脸庞上一阵青一阵白,丰满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我等得起,三皇子殿下可等不起!”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

然而,周公公的脸色更冷淡了,阴阳怪气地把话给说白了:“姑娘,咱家瞅着贵府莫非是没规矩的?宫里可不一样,今天就算三皇子殿下亲自来,也得一边等着去。”

冬儿默默垂首,觉得真是大快人心。

康云霞的嘴巴张张合合,只觉得当着康云烟的面被人狠狠地在脸上甩了几巴掌。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康云烟不过是来取鸟吃的东西,而自己可是三皇子的人,竟然不如四公主的鸟不成?

“你们竟然敢如此对……”

康云霞还想再争,可是周公公却不想听了,招了招手道:“吵死了!还不给咱家把这无理取闹的疯妇赶出去!”

立刻就有两个小內侍领命,不客气地推搡起来,康云霞的丫鬟连忙护着自家姑娘。

康云霞唯恐被这些个內侍给冲撞了,传扬出去坏了自己的名节,惊慌地退了好几步,抛下去一句:“你们……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告诉三皇子殿下!到时候要你们好看!”

主仆俩两手空空地出了大厨房的院子口,丫鬟连忙给自家姑娘披上了斗篷,“姑娘小心着凉。”

细细的白雪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天气似乎更阴沉了,如同康云霞此刻的心情。

丫鬟还在愤愤不平地说道:“二姑娘,要是三皇子殿下知道您受了这样的委屈,一定会给您做主的。”

康云霞面沉如水地回头朝大厨房望去,就见康云烟提着裙裾也从里面出来了。

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小內侍,殷勤地替她拎着食盒,点头哈腰地说着话:“……要是四姑娘还需要什么,姑娘尽管来吩咐一声就行了,都是小事。”

一阵猛烈的寒风忽地吹来,寒风刮得周围的树枝摇曳不已,积雪纷落。

康云霞隐约听到了那个小內侍提起“四”什么的,瞳孔里渐渐浮起一层阴霾,越来越幽深。

四公主吗?!康云霞在心里记上了,大步离去,她的丫鬟连忙跟上。

没一会儿,康云烟也出来了,忍不住朝康云霞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原路返回,又朝着问梅轩的方向去了。

明明寒风依旧,雪还比之前下得大了一些,可是康云烟却似乎感受不到寒意,心底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主仆俩沉默地走了一会儿,须臾,问梅轩就出现在了前方的梅林中,若隐若现。

冬儿一边走,一边悄悄地打量着自家姑娘,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姑娘,奴婢看方才那些公公们那么和气,连端木四姑娘的鸟都如此看重,说不准还是四公主殿下更得皇上宠爱呢!”

“姑娘还是求求四公主殿下吧,没准真的能帮上忙呢?!”

“好了。”康云烟忽然停了下来,也朝问梅轩望了一眼,“别说了,这件事我自有主意。”

她神色沉静坚定,冬儿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多说。自家姑娘平日里都很好说话,大事上却一向有她自己的主意。

主仆俩只在原地停了两息,就迎着风雪继续往前走去。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中宫盛世嫡妃大宅小事福晋有喜:爷,求不约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闺娇世嫁重生嫡女有空间六宫凤华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闺范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大妆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以嫡为贵农门寡嫂奉旨休夫诛砂替嫁新娘:迷糊小王妃娇娘医经念春归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凰妃凶猛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尚书大人易折腰富贵不能吟
完本推荐: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狼性总裁要够了没全文阅读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未来之元能纪事全文阅读曾想盛装嫁给你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位面电梯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直播之无敌西游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替天行盗极品全能狂医我从凡间来神级强者在都市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愿君未离腹黑霍少如狼似虎我的极品护士老婆诸界末日在线最强神医混都市绝世邪神超凡黎明无限气运主宰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来自地狱的男人超神机械师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绝世战魂不死帝尊神级娱乐主播重生之都市仙尊刀锋纪隋唐君子演义我家爹娘超凶的三国有君子诡秘之主农门寡嫂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