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437章 436死胎(两更合一)

第437章 436死胎(两更合一)

见那几个人纵马飞驰,端木宪皱了皱眉,目光落在最前方的中年将士脸上,眼眸微眯。

他知道最近有不少武将进京述职,这些人本来就性子急,在京中也惹出了不少是非。

端木宪也认识这个中年将士,此人是原秦州卫从二品都指挥同知丁中庆,是耿海的旧部,这次应该也是进京述职的。

“大人……”

长随有些紧张,想提议端木宪是不是到路边避一避,可就在这时,后方又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玄衣少年策马在他们身旁飞驰而过,停在了前方,少年身后,还有三四个五城兵马司的人也在少年身旁立定,站成一排挡在了街上。

端木宪看着玄衣少年熟悉的背影,挑了挑眉,一下子认出了对方,唇角微翘,心道:这个孙女婿不错。

在大盛朝,武将和文臣素来是各自为政,端木宪虽是首辅,但是朝中的武将们并不惧他,他们多数都是以卫国公府为尊。

这个局面维持了近百年,如今随着耿海的过世,怕是要有所改变了……

端木宪拉了拉马绳,眸光闪烁不已。

前方的丁中庆被人堵住了去路,只得一拉马绳,紧急停马,马儿高高地抬起了双蹄,嘶鸣不已,鼻腔急促地喷着气。

丁中庆本来就心情不太好,他本来还想借着进京述职轮个肥差,可都已经进京一个月了,连职都没述上。往日耿海还在时,他哪里受过这种冷遇!

方才他与几个旧识在酒楼喝了酒出来,心里还有些气难平,这才奔马,没想到莫名其妙地被人拦住了去路。

丁中庆气得不轻,正要质问封炎,却见封炎右手一挥,手里的马鞭已经急速地朝他袭来,如灵蛇出洞般刁钻。

丁中庆还没停稳马,一不小心就被鞭子缠上了腰际,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从高大的黑马上摔了下去,他连忙借着滚地卸去了力道,狼狈不堪。

封炎在马上似笑非笑地俯视着对方,义正言辞地呵斥道:“闹市不得纵马!”

封炎身旁的几个公子也都是笑嘻嘻的,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暗赞封炎干得漂亮。

“丁大人,你没事吧?”丁中庆的两个亲兵连忙下了马,把丁中庆扶了起来。

丁中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目光阴沉地看上了封炎,眼角抽了抽,冷声道:“原来是安平长公主家的小子。爷上战场的时候,你还是个奶娃娃的,你居然敢对爷动手!!”

“大哥,他这算不算是倚老卖老?”一个皮肤黝黑的公子哥笑眯眯地看着封炎道。

另一个眯眯眼的公子哥嘲讽地接口道:“上过战场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大哥也上过战场啊!”

封炎漫不经心地甩了甩手里的马鞭,“丁大人,我瞧你的身手也不怎么样,也难怪进京都这么久了,都还闲着。”

“哈哈,”那个眯眯眼哈哈地笑着,“我看啊,能不能保住差事还难说呢!”

“难怪要在这里倚老卖老!”

五城兵马司这些出身勋贵宗室人家的公子哥别的不说,最擅长的大概就是吃喝玩乐以及气死人不偿命了!

街上的不少路人见这里有热闹可以看,也都围了过来,此刻早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一个个对着丁中庆指指点点,这些百姓对这些当街纵马之人最是厌恶,要是撞了人,又跑了,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又找谁伸冤去,只能自认倒霉!

丁中庆本就被封炎的无礼激怒,这些路人的指指点点就仿佛火上浇油般,烧得他怒火瞬间直冲脑门,想也不想地就拔出了腰间的长刀,银色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寒光。

“封炎,你胆敢以下犯上!”丁中庆冷离一声,斥道,“哼,既然你娘不会教子,那爷就替她教训教训你这轻狂无礼的小子!”说着,他往前一个快步,手里的长刀就朝封炎劈了出去,化成一道银色的虚影……

封炎轻蔑地看着丁中庆,飞快地抽出了腰侧配的长剑,“铛”,剑与刀撞在一起,火花四射。封炎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手中的长剑继续下压,然后忽地一个反手就利落地把对方的长刀震飞了出去……

“咣当!”

长刀掉落在后方两丈外,丁中庆的脸色霎时惨白如雪,冷汗涔涔落下,他的脖子上多了一把银色的长剑,冰冷的剑锋抵在了他的脖颈的软肉上。

仿佛下一瞬,这剑刃就会划破他的咽喉。

丁中庆一动不敢动弹。

那些公子哥见状乐呵呵地在一旁起哄:“刚才那么狮子开大口,本公子还以为有多点本事呢!”

“原来是这等绣花枕头啊!”

“也难怪了,差事保不住,只好在街上纵马撒气……”

丁中庆感觉脸上仿佛被打了好几个耳光似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脸上涨得通红。

封炎撇了撇嘴,“丁大人,你是从二品,也就比本本子高一级,可你也要有点自知之明才好,你现在也不过是个候缺的,候缺的从二品那连比京兆府的衙役都不如,谁给你的脸在本公子面前耀武扬威!”

他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轻蔑,然后收了剑。

“祖父。”封炎亲亲热热地唤道,“您可是要进宫,我送送您?”

端木宪平日里也就是在皇宫、户部衙门和端木府这三个地方走动,因此封炎立刻就猜到了端木宪应该是刚从户部出来,打算进宫面圣或者去文华殿。

端木宪应了一声,心里还颇为受用,觉得封炎这未来的孙女婿还颇为孝敬。

“祖父请。”封炎伸手做请状,与端木宪一起策马缓行。

后方丁中庆站在原地如石雕般一动不动,眼神阴沉,双拳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以前国公爷在的时候,谁敢对他这般无礼,现在他到了京里都一个多月了,也坐了一个月的冷板凳,再这样下去,他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如今国公爷虽然不在了,但国公府还在,还没到人走茶凉的地步!

丁中华的拳头捏得更紧了,咯咯作响,盯着封炎背影的眼神就像是躲在阴暗处的野兽盯上了猎物般,杀气腾腾。

他一定要让封炎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好看!

丁中华突然就翻身上马,朝另一个方向策马离去,与封炎、端木宪背道而驰。

封炎根本就没在意丁中庆,他正忙着与端木宪搭话:“祖父,最近天气热,府上的冰可够用?”蓁蓁最怕热了,他特意提前在公主府的冰窖里多存了一倍冰。

“绰绰有余。”端木宪用一种略带炫耀的口吻说道,“家里的用冰都是四丫头提前算好的。四丫头的算学一向学得好,还会活学活用。”自家四丫头就是像他这个祖父!

端木宪像是打开话匣子般,越说越起劲,说起前些日子他偶然得了一本算经,里面有十道算题,饶是他也费了些时候才算出来,四丫头不到一炷香功夫就全算出来了。

那是,蓁蓁是最聪明的!封炎深以为然。

两人一个夸,一个应,端木宪说得很是尽兴,对这个孙女婿又满意了几分,嗯,和自己还算聊得来。

封炎把人送到宫门口后,就慢悠悠地策马走了。

他没有去五城兵马司,也没回公主府,而是带着一众小弟大摇大摆地去了五军都督府。

封炎不是第一次来五军都督府了,守在大门口的守卫一看到这个混世大魔王又来了,简直浑身上下都要不好了。

守卫也知道封炎行事一向狂放,只能客气地说道:“还请封指挥使稍候,小的这就去让人去通报国公爷。”

如今守卫口中的国公爷当然不再是耿海,而是新任的卫国公耿安晧。

“本公子认得路,就不扰烦各位了。”

封炎也不跟他们客气,横冲直撞了进去,脸上噙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他带的几个小弟嬉皮笑脸的把守卫们都拦下了。

封炎悠闲地负手往前走着,闲庭信步,相比下,他带来的人则是如狼似虎,不动口,只动手,谁敢拦着,就一个字:揍!

守在书房外的小厮一看到封炎,就想拦住对方:“封指挥使,国公爷还有客人呢……”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书房里传来咋咋呼呼的告状声:“……国公爷,您可不能再放任那个封炎了,他实在是欺人太甚!”

“依末将来看,他分明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是想打五军都督府和卫国公府的脸呢!”

“国公爷,要是我们这一次退让,那以后他只会得寸进尺!”

丁中庆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一句比一句尖锐。

书房外的封炎听着勾了勾唇,剑眉一挑。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嗯,这个丁中庆倒是说对了一句,自己确实会得寸进尺。

也不用封炎出声,跟着来的一个公子哥就粗鲁地一把扯开了那个小厮,封炎自己挑帘进去了,嘴里笑吟吟地说道:“国公爷,今天你可一定要给本指挥使一个交代。”

书房里,一身蔚蓝锦袍的耿安晧就坐在一张紫檀木雕花书案后,气急败坏的丁中庆就站在书案的另一边。

当丁中庆听到封炎的声音时,脸色微微一僵,刚才被封炎扯下马还把剑架在他脖子上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飞快地闪过……

封炎轻慢地抬手指着丁中庆,对着耿安晧质问道:“国公爷,丁中庆今日在闹市纵马,坏了京中的治安,敢问国公爷是如何管束这些下属的?!”

耿安晧看着封炎,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自然而然地想起上次封炎带人来这里以缉拿盗贼为由,把五军都督府闹得是鸡犬不宁。

耿安晧压抑着心头的怒浪,缓缓道:“封指挥使,你们五城兵马司负责的就是‘京畿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等事’,”他用当初封炎自己的话堵了回去,“治安好不好是京兆府的事,管你们五城兵马司什么事!”

“当然关本公子的事。”封炎气定神闲地说道,“国公爷真该好好读读我大盛律例,宣和十年,律例上就加了一条,凡京城内外,有游民、奸民则逮治。”

封炎斜了丁中庆一眼,仿佛在说,他丁中庆就是个奸民!

耿安晧气得说不出话来,封炎分明就是在胡搅蛮缠。

在大盛朝,五城兵马司基本上是那些纨绔混日子的地方,职责一大堆,其中一部分与京兆府、锦衣卫还有京卫大营的职责都有重合之处,很多也都是随便写写罢了,没什么人放心上,正常情况下,要是真有什么事,五城兵马司巴不得甩掉责任,哪会像封炎这般非要往前凑!!

耿安晧冷声嘲讽道:“封指挥使,你们五城兵司马不是还要疏理街道沟渠吗?!怎么就没见指挥使去做啊!”

“国公爷僭越了。我们五城兵马司又不属于五军都督府管辖,难道本公子做了点什么,还要敲锣打鼓公告天下不成?”封炎掏掏耳朵,轻描淡写地说道,“国公爷这么喜欢多管闲事,难怪这该自己管的却管成这样!”

丁中庆看着耿安晧显然被封炎压制住了,本来就不满,封炎方才的这一眼让他心中的怒火瞬间就失控了,怒道:“封炎,你说谁是奸民?!”他忍不住就把身侧的长刀拔出了一半。

封炎根本就没把丁中庆放在眼里,只给了四个字:“手下败将。”

这四个字烧得丁中庆理智全无,长刀嚓地整个抽了出来,耿安晧见情况不妙,连忙站起身来,想要拉住他,“丁中庆……”

他慢了一步,右手落空了。

丁中庆手里的长刀已经朝封炎挥了出去,封炎一个侧身,就轻而易举地避了开去,而丁中庆更怒,长刀又是一横,削了过去……

封炎轻轻松松地又避开了,目光越过丁中庆看向了耿安晧,摇了摇头,笑道:“我算是知道什么叫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五军都督府连个部属都管不好,耿安晧,我看不如还是请皇上把五军都督府撤了吧。”

这一瞬,耿安晧真是杀了封炎的心都有了,脸上青了紫,紫了白。

他有种被人看穿了内心的狼狈。

自从父亲耿海“意外”过世后,这几个月来,他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曾经五军都督府上下一心,如今却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今非昔比。

他倒底不是父亲,一时间压不服下面的这些人。

本来按照父亲的计划,是打算从这两年开始一步步地把五军都督府的人脉交到他手里,让他循序渐进地接触五军都督府的军务,那么等到遥远的未来,等他继承了卫国公府时,一切就如水到渠成。

然而,父亲死得太突然了,根本就什么也来不及安排,而他也被逼着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坐到了这个位置上。

既然都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他就不得不面对眼前的混乱,既要应对皇帝刁难,又要防着君然,更要收服这些各怀心思的部属。

不巧的是,他偏偏又遇到了三年一次的武将述职和考评,就更乱了。

这两个月来,他忙得是焦头烂额。

封炎的话不好听,但有一部分也是事实。

如果自己连下面的人都压不服,那就更坐不稳五军都督府大都督的位置了,今天是丁中庆不把他放在眼里,那明天呢?后天呢?

这是大忌!此风不可长!

耿安晧暗暗咬牙,大步上前,果断地一把抓住了丁中庆握刀的右臂,手下微微使力,语气还是相当客气,好言相劝:“丁中庆,封炎一贯喜欢挑拨,莫要中了他的计!”

丁中庆要是不慎伤了封炎,这事岂不是要闹到御前去?!

相反,假若是封炎伤了丁中庆,以皇帝对耿家如今的态度,耿安晧却拿不准皇帝会不会息事宁人……无论是哪种结果,对自己而言,都非常不利。

耿安晧清楚地知道不能再让封炎和丁中庆闹下去了。五军都督府上上下下盯着的人不少,若是任由封炎在此闹腾,只会雪上加霜地损害自己的威信。

毕竟,父亲已经不在了……

自己身后的那座大山已经倒塌了……

耿安晧的心口微微颤了颤,强压下心中的仿徨,对自己说,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丁中庆看着耿安晧那幽深如墨的眼眸,稍稍冷静了下来,心里还是不满得很:这要是先卫国公耿海还在,自己哪里需要这样忍气吞声地被安平的儿子所折辱!

耿安晧终究不是他老子,他还差得远呢!

丁中庆收起了长刀,往后退了半步,死鸭子嘴硬地说道:“封炎,看在国公爷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这毛头小儿计较!”

要是父亲还在的话,丁中庆哪里敢在这里拔刀!耿安晧心如明镜,一切都不同了。

“封炎。”耿安晧深吸一口气,咬牙看着几步外的封炎,“本公一定会给五城兵马司一个交代的,本公就不送客了。”他的声音冷得快掉出冰渣子来。

“那我就在五城兵马司等国公爷的好消息了。”封炎抛下这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无视耿安晧和丁中庆那阴沉的脸色。

书房里陷入一片凝重的死寂中。

封炎出去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君然朝这边走来,脸上噙着一抹饶有兴致的笑。

“阿炎!”君然对着封炎挤眉弄眼,勾肩搭背,凑在他耳边说道,“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君然也是听说了封炎带着几个五城兵马司的人跑来兴师问罪,就赶紧跑来凑热闹。

封炎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当然是来给你撑腰的,免得你在这里被人欺负了。”

“……”君然的眼角抽了抽,他要是信了封炎这番鬼话才有鬼呢!

封炎也不在意君然信不信,拍了拍他的肩膀,似真似假地说道:“你好好把握机会。”

封炎毫不留恋地走了,他今日这一闹看似只是一群纨绔跑来无理取闹外加落井下石,却在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的五军都督府中投下了一颗石子。

原本在耿安晧的勉力下,局势还算平稳,现在那种表面上的平静被一下子撕开了一道口子……

以丁中庆为首的武将们,纷纷跑去了卫国公府,要让耿安晧出面,他们被晾在京里已经够久的了。

耿安晧更加头痛了。

这些武将多是莽夫,以前他耿家最风光的时候,很多事都是父亲一句话的事,可是如今不同了。

原本武将考评和述职都是隶属五军都督府的职责范围,但是之前,因着他和父亲带着皇帝去安平长公主府想抓住安平、封炎母子的把柄,却反而被他们母子反将了一军,因此激怒了皇帝,只能被迫把武官诰敕交给了吏部。

如今吏部非说武官考核和文官一样,也当由吏部负责,要他交一份武官的名录,耿安晧当然不肯,才会一直僵持着。

耿安晧本来想得好好的,武官久离驻地,容易动摇军心,他就不信皇帝不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把武将考评和任职拿在手里,皇帝是想要削五军都督府的权,他决不能让皇帝得逞!

原本只是吏部那里施压,耿安晧还抗得住,没想到连他下面的武官也来闹,内外夹击,搞得他里外不是人。

短短几天,耿安晧算是领会到什么叫做人走茶凉,要是父亲还在,丁中庆怎么可能一呼百应地叫来这么多人与他作对,便是他们敢来,看到父亲也早就气弱了,谁敢在父亲跟前多说一句!

然而,现在他只能一个人硬扛。

为了耿家,为了父亲在天有灵,他也必须扛住,保住他们耿家的荣光。

耿安晧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死去的父亲还苟延残喘地活着,在阴暗不见天日的地牢里活得生不如死。

除了给他行刑、送饭的人,耿海偶尔还能到的人也就是岑隐了。

岑隐很少来,他要是来了,必定会带给他一些关于外面的事,好似闲谈似的告诉他。

三个月了,耿海被关在这个地牢中已经三个月了。

此刻的他瘦得脸颊都凹了进去,鬓发间多了一半的银丝,整个人不仅是老了很多岁,甚至是脱了相,身上布满了血肉模糊的新旧伤痕与无数暗红的血渍,连那破碎不堪的衣裳都与皮肉黏连在一起,让人不忍直视。

哪怕此刻把他送到耿安晧身前,耿安晧恐怕也一时认不出这个比路边的流民乞丐还要肮脏干瘦的男人会是他的父亲耿海。

幽暗的地牢里,只有岑隐一人阴柔的声音回荡在阴冷潮湿的空气中。

“卑鄙,你们真是太卑鄙了……”

沙哑干涩的声音自耿海的喉底挤出,他的声音像是被砂纸磨过似的粗糙,跟过去的洪亮迥然不同。

耿海不是身在局中的耿安皓,老奸巨猾的他一眼就意识到了这件事中所暗藏的陷阱……

岑隐这个阉人真是太卑鄙了。

知子莫若父。

他的儿子耿安晧虽然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天姿聪慧机敏,但是耿安晧从小顺风顺水,怎么斗得过从镇北王府的尸堆里爬出来的岑隐,不,是薛昭!

耿海的眼眸在那昏黄的烛火下,愈显幽深不安,三个月前岑隐的狂言还犹在耳边:“……本座怎么也会留着国公爷最后一个死,让你亲眼看到你耿家的下场才好!”

那时候,他心里担忧,却还能勉强告诉自己,他们耿家还有百年根基在,就是皇帝也不能轻举妄动。

岑隐想要扳倒他们耿家可没那么容易……只要再过一两年,等儿子彻底把五军都督府握在手中,耿家自能屹立不倒。

没想到岑隐这么快就又出手了!

难道这真的是天亡他们耿家……

耿海双目圆睁,眸中难掩绝望之色。

岑隐俯视着坐在地上的耿海,红艳如血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耿海,你猜猜,你们卫国公府还能撑多久?”

“……”耿海青紫的薄唇颤了颤,双目几乎瞠到了极致。

岑隐嘴角的笑意更冷,蓦地转身,打算离开。

“薛昭!”牢房里的耿海嘶吼着喊道,激动时,他手上、脚上的镣铐碰撞着。

岑隐没有停下,不疾不徐地继续朝外走去,仿若未闻。

耿海急了,生怕岑隐走了,抬手抓在了牢房的栏杆上,又喊道:“封炎是崇明帝的儿子,对不对!!”耿海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这段时间来,耿海在地牢里无事可做,只能反复地思量着薛昭、安平与封炎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一遍又一遍……这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岑隐既没有回答,也没有驻足,步履还如原本一般闲庭信步。

然而,只是看着对方那道挺拔如修竹的背影,耿海就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说对了。

这一刻,耿海的心头更复杂了,眸底就如同暴风雨夜的海面般,震惊、骇然、恐惧、阴郁而又幽深。

他的脑海中如走马灯般快速地闪过当年的情形。

一眨眼,都快十七年了。

一切却如昨日。

那一日,今上带兵攻破皇宫,一直杀到乾清宫前,他们兄弟俩在乾清宫前当众对质,各执一词地彼此斥责,其实那个时候任何言语也不过是虚无,谁都知道大局已定,最后崇明帝引刀自刎……

彼时许皇后有孕,怀胎九月,临盆在即。

崇明帝死后,今上自然也不会放过许皇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带着他一起冲进了乾清宫,看到的就是双手抱着一个襁褓的许皇后。

许皇后再不复平日里的雍容华贵,一头鸦羽般的青丝披散在身后,即便她身上裹着一件大大的斗篷也掩不住她身上的血迹。

她问他们,崇明帝是不是死了。

彼时,今上只是让她交出那个襁褓。

虽然答非所问,许皇后却已经有了答案,她抱着那个襁褓凄凄地呢喃了一番后,就在他们面前决然地吞金而亡。

面对死亡,她没有一丝畏惧,似乎她已经失去了生的勇气。

当年,今上为了他的名声,不敢靠近许皇后的尸体,当时还是他亲自去确认许皇后死了,他也检查了襁褓,发现襁褓里是一个全身青紫、气息全无的男婴。

那是个死胎。

这么多年来,无论是他还是今上,都从来没有想过崇明帝也许还有一条血脉留在这世间。

现在耿海再回想这段往事,一下子全明白了。

是了,安平当时也怀着身孕,许皇后怀里抱的那个死胎很有可能就是安平生下的,被人偷龙转凤了。

所以,当年崇明帝和许皇后才会以那种姿态决然赴死,崇明帝在引刀自刎前故意拖延时间,而许皇后则是为了消除他们对那个死胎的疑虑,他们夫妻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孩子——

封炎。

所以,当年镇北王薛祁渊才会下定决心起事……

所以,袁惟刚才会背叛自己。

所以,不但是薛昭恨自己,封炎只怕更恨自己,他们之间不仅有杀父杀母之仇,更关系到这万里江山的所有权……

耿海的心彷如从万丈深渊急坠而下,浑身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封炎和岑隐的决心可想而知,恐怕没有人可以阻拦他们,在这两人的联手下,耿家恐怕真的会万劫不复!

“是慕建铭。”耿海激动地说道,“薛昭,当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慕建铭,是慕建铭有了野心……我其实早就已经悔了。”

顿了一下,耿海又道:“薛昭,你是聪明人,你该知道你们两人想要报仇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可以帮你们的!”

耿海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们之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一旦事情涉及到这万里江山,涉及到那无上的至尊之位,即便是仇人,也可以联手。即便是儿子,也可以弑父。

想着,耿海的眸子里燃起一丝希望的火花,死死地盯着岑隐火红色的背影。

这一次,岑隐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了牢房中的耿海,狭长的眸子在昏黄的烛火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耿海眼中那丝火花变得更明亮了一些。

岑隐勾了勾薄唇,那阴柔的声音变得愈发柔和了,“为了给耿家留条生路,堂堂卫国公竟然也会屈膝。可惜了……”

岑隐微微地叹了口气,这声叹息令得耿海又是心一沉。

岑隐又转过身来,一边往前走,一边云淡风轻地说着:“本座更想看着耿家死无葬生之地。”

随着岑隐走远,牢房周围又渐渐地暗了下来,耿海思绪飞转,衡量着利害,终于决定一搏,在岑隐快要出门的时候,大喊道:“薛昭,我知道你父王母妃的尸骨在哪里!你难道不想为他们收尸吗?”他难道不想为他们修坟立碑吗?!

岑隐又一次停下了,长翘的眼睫半垂,看着手里的灯笼,眼神冰冷。

他没有回头,只是停留了两息,就往前走去,这一次,直接出了地牢。

“砰!”

前方传来了关门声,地牢中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

然而,耿海却从刚才岑隐那短暂的驻足中又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薛昭并非是没有破绽的……”

耿海近乎无声地对自己喃喃说着,布满伤痕的双手紧握着。

没错,只要对方还有破绽,他们耿家就有希望!

现在,耿海只希望儿子耿安晧千万要坚持住,只要儿子能咬牙坚持,皇帝还是要脸面的,儿子大可以利用这次的逆势一举收服人心,建立威信。

只要儿子能撑住……

但是显然,耿安晧还年轻,远不如经历过三代帝王的耿海老辣。

在吏部和武官两方人马的夹击逼迫下,耿安晧举步维艰,只能用空泛的言语安抚那些武官,但是这远远不够。

曾经,在他们心中,卫国公府是一座他们可以依靠的高山,而如今,这座山已经千疮百孔了。

一些武将的心中都产生了一丝质疑:这位新任的卫国公到底能不能撑起五军都督府呢?!

他们总不能在京中永无止尽地等下去吧?!

随着七月进入尾声,天气越来越热,人心也越来越烦躁,看似平静的京城,实则暗潮涌动。

八月初六,万寿节在万众瞩目中来临了。

除“疯魔”的贺氏外,端木家的女眷中也没有别人有资格赴宫宴,端木宪虽然想带端木绯去凑热闹,但是端木绯想想就觉得进宫太麻烦了,直接就拒绝了。

她干脆和端木纭一起去了温泉庄子避暑,打算舒舒服服地在庄子里玩上一整天。

和姐妹俩上次来庄子相比,这边又是大不相同了,屋子、院子、池子等等已经全都修好了。

庄子里浓荫密匝,郁郁葱葱,似乎连周围的风也染上了绿意。

古人云:夏日浴泉,暑温可祛。

自打买下这个庄子后,这还是姐妹来第一次来这里泡温泉。

“蓁蓁,你别忙着进去,先试试泉水的温度,泡一会儿脚……”

“然后再用手把泉水一点点地泼洒在身上。”

“等你觉得自己适应了温泉的水温后,再全身浸泡到池子了。”

端木纭以前在北境时也泡过温泉,一步步地指点妹妹该怎么做。

“哗啦啦……”

身上只穿着肚兜的姐妹倆以手一下下地拨起温泉水,为对方淋湿身子,然后才慢慢地泡在了温泉池子里,浑身上下都暖烘烘的。

端木绯发出了满足的喟叹声,身上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她的小脸被温泉的热气熏得红扑扑的,娇艳欲滴。

端木绯觉得新鲜极了,一会儿调皮地又拨了拨水,拨得水花“哗哗”飞溅,一会儿又池子边那篮子干玫瑰花瓣取了过来,随手撒在池水上。

随着热气升腾而起,空气中染上了淡淡的玫瑰花香。

一不小心,其中一片花瓣就落在了端木纭的鼻尖,端木纭连忙抬手去拈,修长如玉的手指与那红艳的玫瑰花瓣彼此映衬,朦胧的水雾间,美人如玉似花,娇艳不可方物,看得端木绯都有些手痒痒得想画一幅《美人出浴图》了,脑子里刷刷刷地闪过好几幅构图。

端木绯的目光落在了端木纭的指尖上,发现上次七夕染的指甲已经淡了,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姐姐,等泡好了温泉,我再给你染指甲吧,我记得这庄子里种了凤仙花。”

端木纭一向由着妹妹,含笑应下了,她亲自给妹妹倒了茶,哄着她多喝些水。

泡了歇,歇了又再泡,姐妹倆足足在浴室里待了近一个时辰,才从里面出来,两人的肌肤都被温泉泡得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细腻莹润。

端木绯忍不住抬手在端木纭的脸上摸了一把,触手温软滑腻,她忽然觉得这个温泉庄子买得真是值。

“……”碧蝉在后面看到了端木绯的这个动作,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若非四姑娘是个姑娘家,她真以为自己方才看到了登徒子。

碧蝉清了清嗓子,请示道:“四姑娘,您不是说要给大姑娘染指甲吗?要不要奴婢去采些凤仙花来?”

“我还想去后山采些别的花,你多带几个篮子还有剪子。”端木绯吩咐道。

她最近从古书上看到一种新的印染法,她想试试看,要是把料子染成了,正好拿来给姐姐做秋装。

端木绯越想越是迫不及待,拉上端木纭一起往后山去了。

这个时节,后山繁花盛开,各种野菜菌菇也不少,林荫遮蔽下的空气尤为清新,带着草木独有的气味。

端木绯兴致来了,就使唤着丫鬟也顺便摘了些野菜菌菇,打算待会煲个菌菇汤,吃个野味。

她们在山上玩得忘了时间,下山时,已经都未时过半了,庄子里早就给她们备好了吃食,正在灶上温着。

自打夏天后,端木绯就食欲不振,今天出了汗,又动了动,一下子就食欲大开。

等端木宪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只觉得这庄子里的管事办事也太木了,竟然把他家四丫头饿成这样。

端木绯咽下口里的糕点,眨巴眨巴地看着端木宪,感觉端木宪这个时候跑来找她们准没好事。

端木纭请端木宪也在桌子边坐下,又令丫鬟给他上茶。

端木宪抿了口热茶后,沉声道:“纭姐儿,四丫头,我是来接你们回去的。”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盛华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半缘君:深宫青城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念春归大宅小事归朝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天师上位记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似锦盛宠第一佞妃药结同心九全十美烟水寒凤回巢皇上,请您雨露均沾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喜盈门帝妃临天神医嫡女富贵荣华榴绽朱门秀色可餐:夫君请笑纳重生嫡女有空间
完本推荐: 混沌冥神全文阅读宿主请留步全文阅读重生在神话世界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九龙玄帝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全文阅读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全文阅读天荒仙庭全文阅读医香倾城全文阅读彪悍的人生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桃运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帝霸山沟皇帝小农民大明星画满田园重生之绝世武神修真四万年极品全能狂医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无敌魔龙进化系统大符篆师我的小人国法象仙途修真聊天群美漫之道门修士我的冰山美女老婆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末日轮盘雷法为王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神话版三国我和冰山总裁老婆花都最强医神仙宫超级战兵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奶爸戏精天庭临时拆迁员天网建筑师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