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429章 428全无

第429章 428全无

“这宣武侯府还真是道貌岸然。”芳菲嘲讽地叹息道。

后面的一个粉衣姑娘搁下笔,款款走了回来,问道:“我听人说,季家母女当年回京时,其实带了季家的所有家产,是不是真的?”

“那是当然。”那青衣姑娘知道得不少,说季家来口若悬河,“季家本是皇商,还是盐商,说是家财万贯那也是客气的。”

“季家人也是精明,知道树大招风,十六年前,由季成天的父亲做主,把季家的产业捐出了一半给朝廷,用于镇压之乱。本来商户卑贱,要弃商三代方能科举,先帝不仅封了世袭三代的永安伯,还特允了季成天科考。季成天天资聪颖,十七岁就被今上点为状元郎,风光无限。年纪轻轻就做了豫州布政使,本来是有机会入阁拜相,只可惜遭飞来横祸,留下了孤女寡母。”

“季家三代单传,五服内没有亲眷,因当年季老太爷立下不世功勋,皇上感念旧情,想着季成天膝下无子,特意下旨让季姑娘日后的次子改‘季’姓,也好延续季氏香火,继承永安伯的爵位。”

不少人听着都面面相觑,神色间有几分唏嘘与慨叹,明白她的未尽之言,那位季姑娘的次子何止是延续季氏香火和爵位,还能继承季家的金山银山。

“这么说来,这宣武侯府还真是结了一门好亲。”不知道是谁叹了一句。

丹桂与她交换了一个心有戚戚焉的眼神,她也不避讳,娇声道:“这王家实在是不地道。王家姑娘在府外就这般欺辱那位季姑娘,而且做得理所当然,这在府里,也不知道过分到什么样呢!”

在场的好几位姑娘当日也在露华阁,也是深以为然。

可见这王家的家教实在是不怎么样。

“宣武侯府早就没有两代前的辉煌了。”那粉衣姑娘卷着手里的帕子,漫不经心地又道,“记得母亲教我管家时,说起过王家的一件旧事,说七年前王家一个庶女出嫁时,才三十二抬嫁妆,里头有一半都是布匹锦被衣裳,还都是过时的料子……被人笑话了好一阵。”

“这件事我也听我母亲以前说起过,还说王家前些年里卖了好几家铺子田庄。”青衣姑娘接口道,眸子晶亮,“但是这几年,王家似乎好起来了。上次我跟母亲去王家做客,他家用的花瓶摆设还有茶盅都是江南的玉瓷斋新出的款式,可不比官窑的差!”

这么说来……

那些姑娘家都冰雪聪慧,登时就心领神会了。

原来如此。

本来这京中的人家都以为宣武侯府收留了季家的孤女寡母,妥善照抚,堪称仁义,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丹桂嘲讽地说道:“那天我还听王婉如说季姑娘是寄人篱下的拖油瓶,吃他家的用他家的,我看是倒过来才对。”

“王婉如不过是迁怒罢了。”一个紫衣姑娘写好了比分,把折起的纸条放进篮子后,也走回来坐下,“我表妹与宣武侯府是姻亲,她前两日告诉我说宣武侯夫人想把季姑娘嫁给王家的三公子,那便是王婉如的亲兄长,但是让季夫人拒绝了。”

“……”

那些姑娘们说得兴致勃勃,一副“看透了王家真面目”的样子,既替季家母女惋惜,又不齿王家所为。

端木绯从头到尾都没有插嘴,脑海里回想着露华阁里的一幕幕,想着那位季兰舟姑娘,唇角一勾,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饶有趣味。

有趣,真是有趣。

帷棚中一片语笑喧阗声,姑娘们口若悬河地说着话,这时,又是一道纤细优雅的倩影款款地走了进来,姑娘们都下意识地朝来人看去,见来人是二皇子妃楚青语,便起身福了福。

“二皇子妃。”

大部分姑娘在行了礼后,就坐了回去,只有章若菱等两三个姑娘上前几步,与楚青语寒暄,章若菱亲昵地唤着“语表姐”,恭请楚青语坐下。

与此同时,又有宫女赶忙给楚青语奉了茶。

楚青语笑得雍容高贵,其实心里却不甘愿。这里全都是姑娘家,慕祐昌身为男子不便过来,只好让她来这里与端木绯多亲近亲近。

她不能让慕祐昌觉得她不识大体,只能过来了。

章若菱笑吟吟地对楚青语说道:“二皇子妃,我们正在猜比赛的进球数,您可要试试?”

“这倒有点意思。”楚青语微微一笑,看向了斜对面的端木绯,“端木四姑娘,我听你方才与岑督主分析起比赛来,头头是道,你可有什么高见?”

端木绯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手里的枣泥山药糕,又擦了擦手,才看向楚青语道:“二皇子妃,我与你素来不和,何必要强颜欢笑,虚以委蛇?”

端木绯笑眯眯地看着楚青语,说的话犀利如刀锋,不留一点情面。

对端木绯而言,楚青语已经嫁了,她是慕家妇,自己不必再顾及楚家的颜面而与她虚以委蛇了。

这句话简直跟挥手往楚青语的脸上打一巴掌无疑,帷棚中静了一静。

章若菱难以置信地看着端木绯,楚青语可是堂堂二皇子妃,端木绯竟然敢这么跟二皇子妃说话,她是疯了吗?!

连楚青语都没想到端木绯会在大庭广众下不给自己一点脸面,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众人的目光更是如利箭般朝她直刺而来。

楚青语本来对端木绯就不喜,甚至可以说是厌恶,此时此刻,她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怒浪,忍不住站起身来喝了一声:“大胆!”

端木绯还是笑眯眯地,歪了歪螓首问道:“二皇子妃,您是不是还要掌我的嘴呢?”

她停顿了一下,笑得意味深长,“不知道二皇子妃您的脸颊还痛吗?”

端木绯的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但楚青语却是一下子就联想起了去年在蕙兰苑的一幕幕,想起当时端木绯令內侍掌嘴……

当时的那种屈辱让楚青语此刻想来,都恨不得撕了端木绯。

楚青语死死地攥着手里的帕子,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眸子里似在酝酿一场风暴。

几个內侍心急火燎地冲了过来,其中为首的中年內侍对着楚青语阴阳怪气地说道:“二皇子妃,四姑娘在这里看比赛呢,您别吵着四姑娘了!”

其他几位姑娘看着这一幕,心头的感觉复杂极了。早知道岑隐如今在朝野如日中天,可是亲眼看到这些內侍为了讨好岑隐,竟然完全不把楚青语这位二皇子妃放在眼里,那种感觉还真是复杂极了。

也没有人会去冒着得罪岑隐的危险替楚青语说话,多是默默垂首,要么饮茶,要么吃点心,饶是章若菱本来想说什么,见其他姑娘这番表现,也不敢当出头鸟,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尖。

两个小內侍昂首阔步地走到了楚青语跟前,客气地伸手做请状。

楚青语哪里肯就这么离开,咬牙切齿地看着端木绯,怒道:“端木绯,你敢?!”

慕祐昌本来就不时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立刻就发现不对,心里忍不住想道:这要是端木绯不喜欢楚青语,小姑娘家家在她义兄那里随便发几句牢骚的话,会不会影响到岑隐对自己的态度呢?!

慕祐昌半眯眼眸,眸底掠过一抹不满,急忙站起身来,心里觉得楚青语真是不会说话,无论她到底是为什么惹了端木绯不悦,这个时候,她应该做的是说说软话哄哄端木绯,端木绯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家家,给了她台阶下,事情不就过去了。

慕祐昌心里埋怨着楚青语,儒雅的面庞上却不露声色,还是笑得如春风拂面。

“语儿,本宫看你脸色不太好,可是方才晕了马车还没好?”慕祐昌温柔体贴地问道,只当做不知道刚才的一幕幕,打算把这剑拔弩张的场面搅和过去。

“……”楚青语的双手绷得更紧了,心中的怒意未平,她不甘,不悦,不平,不满……她也愤慕祐昌不肯给她做主,但是她毕竟不是真的才十几岁,知道无论慕祐昌平日里待她有多好,也抵不过他对皇位的渴望,她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殿下,妾身觉得有些气闷。”楚青语压下心中汹涌的怒浪,忍气吞声地说道。

慕祐昌又是一阵嘘寒问暖,说着让宫女给她泡药茶的场面话,带着楚青语又返回了隔壁的帷棚。

在转身的那一瞬,慕祐昌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必须得问清楚楚青语是怎么得罪端木绯了,这关系到岑隐!

他现在比三皇弟占有优势,他可不想为了一点点姑娘家的龃龉,就惹得岑隐不悦。

但这里不是合适的场合。

慕祐昌抬眼对上慕祐景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手不动声色地握了握,让自己稍安勿躁。

慕祐昌若无其事地搀扶着楚青语坐下了,懒得理会慕祐景。

端木绯根本看也没看二皇子夫妇,自顾自地看着比赛,为着端木纭、封炎和舞阳他们在场中的精彩表现而鼓掌。

章若菱却是根本没看球场,借着喝茶的动作,一直悄悄打量着端木绯,她很想知道端木绯到底和楚青语有什么恩怨,却又不想与端木绯搭话,心里指望别人会问,可是,谁也没问。

帷棚里的姑娘们很快又各自说笑起来,一边看蹴鞠比赛,一边饮茶嗑瓜子,和乐融融。

相比这里的悠闲,球场上的较量更激烈了,随着球场边的沙漏上部的沙子越来越少,也代表着比赛快结束了。

现在的情况是红队进了九球,蓝队进了四球。

红队还想再多进一球,而蓝队则拼命阻拦,不想让比分再拉大。

少年公子姑娘们的额头上的抹额随风飘扬,让他们看来神采飞扬,散发着骄阳般的光芒。

“咚!”

几乎是鼓声响起的那一瞬,封炎又一脚踢出,把皮鞠踢入敌队的球门。

比赛结束了!

红队以绝对的优势获胜了!

涵星乐坏了,一会儿抱抱舞阳,一会儿在端木纭脸颊上亲了一口,一会儿又朝蓝庭筠扑去,蓝庭筠一点也不给脸面地避开了,不客气地说道:“热死了,你离我远一点!”

涵星不以为意地追着她跑,看得一旁的君然、李廷攸等人都有些无语了。

至于封炎,早就朝端木绯那边跑了过去,君然几乎可以看到封炎的背后疯狂地摇着狗尾巴,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慕瑾凡莫名其妙地看了君然一眼,从他身旁走过,觉得这个君世子还真是古怪,时不时就会脑抽筋。

一看蹴鞠比赛结束了,丹桂迫不及待地问端木绯道:“绯妹妹,我刚才猜了八比三,你猜了多少?”

端木绯勾唇笑了,正要回答,后方已经响起了云华的声音:“十比四。绯妹妹,你也太神了吧。”

端木绯摇头又晃脑,才刚启唇,话又被丹桂抢走了:“好了好了,知道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了……”

说着,丹桂已经“噗嗤”地笑了出来,端木绯也跟着笑了起来,吐吐舌头,样子十分可爱。

周围的云华、舞阳和涵星也听到了,她们都知道这句话后背后的故事,也都笑了起来,其他姑娘多是一头雾水,面面相觑。

这时,封炎也走进了帷棚中,听说端木绯刚才猜中了比赛的结果,不禁笑了。

端木绯清了清嗓子,实话实话:“这次只是巧合而已。”她也就是随便猜猜,选了可能性最大的某个组合而已。

幸亏自己进了最后一球。封炎沾沾自喜地心道,蓁蓁对自己一定很满意吧。

想着,封炎正好对上端木绯笑吟吟的眼神。

“封公子。”端木绯对着他招了招手,很体贴地给他斟茶,递给他。

封炎赶紧收下了,一口气就把温茶水喝完了,喝完,又后悔,觉得自己应该喝慢点才对,这可是蓁蓁亲手给斟的茶。

端木绯又给封炎添了茶,不仅是封炎,端木纭、舞阳、涵星她们都得了端木绯亲手斟的茶,帷棚里随着他们这些人的到来,一下子变得有些拥挤,也更热闹了。

涵星稍微缓过劲来后,就想起了一件事,探头探脑地往左右看了看,“池六呢?”

“殿下,您放心,我逃不了。”池彦笑嘻嘻地来了,身后还是跟着那两个拎着篮子的宫女,“账我都算好了,现在就分赃。”

什么分赃?!她这是光明正大赢的好不好!涵星心道,懒得纠正池彦,“你就快分吧。”

池彦乐呵呵地分起银子来,先把赌注还给那些下注红队的人,接着又把他们赢的钱也全都分给他们,没一盏茶功夫,两个篮子就都空了。

池彦看岑隐走了,就主动地把岑隐赢得那份直接给端木绯,“端木四姑娘,这是岑督主的份,就扰烦姑娘了。”他可不想再跑去找岑隐,他的心脏没那么好,可不想得心疾。

也不等端木绯答应,池彦就一溜烟地跑了。

一旁的端木纭看着也觉得有些好笑,把岑隐的那份小心地收到了荷包里,对端木绯道:“蓁蓁,等回去,我们给岑公子送去。”

端木绯顺口应了。

涵星掂着刚赢的银锭,美滋滋地说道:“大皇姐,绯表妹,纭表姐,丹桂……今日本宫心情好,赢了比赛又赚了银子,干脆本宫做东,咱们一起去云庭酒楼吃一顿庆功宴怎么样?”涵星笑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君然最喜欢热闹了,第一个应了,笑嘻嘻地拱了拱手:“那本世子就不客气了。”

舞阳、端木纭等人也纷纷附和。

这时,慕祐昌也走了过来,闲庭信步,优雅如竹,“大皇姐,四皇妹,你们要去庆功宴,也算上本宫吧。”

“还有本宫。”慕祐景也不甘落后,连忙也出声。不仅是端木绯,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和君然多亲近亲近。

涵星笑意微敛,淡淡的目光看向了慕祐昌,他们怎么说也是兄妹,本来好歹也要维持一些表面功夫,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可是啊,有人的人就是不识趣。

“二……”

涵星刚启唇,她的声音已经被舞阳压了过去:“二皇弟,本宫不想与你同席。”

舞阳目光清亮地看着几步外的慕祐昌,神色傲然,金色的阳光在她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让她看来大气而是不失端庄。

舞阳(大皇姐)真是霸气!

端木绯和涵星皆是目光晶亮地看着舞阳,表姐妹俩笑吟吟的,神情看着十分相似。

慕祐昌神色尴尬,脑海中不禁又浮现了玄信那张清秀的面庞,心虚地移开了目光,完全无法直视舞阳。

舞阳也懒得与慕祐昌再多说什么,招呼了众人一声,他们就浩浩荡荡地走了,其中也包括三皇子慕祐景。

“二皇兄,那小弟就先告辞了。”

慕祐景语气温和,却是在别人看到的角度给了慕祐昌一个挑衅的目光,然后信步跟上。

慕祐昌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越来越深邃、阴郁,似有一场龙卷风在其中肆虐,许久没有动弹……直到他身后传来楚青语迟疑的呼唤声:“殿下……”

慕祐昌静了三息,眨了下眼,又恢复成了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二皇子。

“语儿,”他转身看向了楚青语,缓步朝她走去,楚青语正站在帷棚口,秀丽的小脸笼罩在帷棚的阴影中,显得晦暗不明。

慕祐昌在距离她两步的位置停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语儿,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端木四姑娘?”

他的声音温和清澈如那潺潺的山涧清泉。

楚青语眼神闪烁,心底对端木绯的厌恶几乎是难以压抑,她和端木绯之间的过节也不是一句半句能说清的。

她长翘的眼睫颤动了两下,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话,敷衍道:“那端木四姑娘一向骄矜,上次在惠兰苑就曾仗着岑隐打……打了我一巴掌……”

这件事,慕祐昌当然知道,当日,楚青语回了二皇子府后,就开口让自己给她做主。

但是慕祐昌不敢得罪岑隐,反而是亲自去向岑隐陪了罪。

想着当时的事,慕祐昌眯了眯眼,又朝楚青语走近了半步。

他不是傻子,无缘无故地,端木绯又怎么会使人掌嘴堂堂皇子妃,她们俩的梁子肯定不是那个时候结下的。

“真的吗?”慕祐昌问道,声音更柔和了,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在楚青语的身上投下一道深深的阴影。

楚青语咽了咽口水,咬死不松口:“就是那个时候。那时女学考试,妾身好意出言主持公道……端木四姑娘素来刁蛮,觉得妾身当众扫她的颜面,心生不满,就……就……”

楚青语微微哽咽,眼眶都红了,看来楚楚可怜。

然而,慕祐昌的神色还是那么温和,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一丝变化,出口的声音却是阴测测的。

“语儿,本宫一向恩怨分明,”他抬手轻柔地抚上楚青语白皙如玉的脸颊,指尖冰凉,“要是因为你有所隐瞒,不肯说真话,导致本宫错过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话中的威胁之意已经溢于言表,那种森冷的气息幽幽地释放了出来,与平日里那温润如玉的二皇子天差地别。

楚青语只觉得如置冰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没有颤抖。

她知道,因为宣国公府对慕祐昌的冷淡以及自己近来没帮上他什么忙,慕祐昌对自己已早有不满了。

她嫁给二皇子慕祐昌已经九个月了,虽然慕祐昌没有侧妃侍妾也没有通房,但是他和她同房的次数屈指可数,以致到现在都没怀上孩子……为此,慕祐昌的生母文淑嫔不知问了她好几次,最近看着她的目光也越来越冷淡,话里话外都是劝她给慕祐昌纳侧。

她也心急,想快点怀个孩子,就算是普通人家,也都在意子嗣,在意香火,更何况是皇家。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她的肚子,最近她与京中一些妇人应酬时,总觉得有些人看她的神情很古怪,像是同情,像是嘲讽,像是唏嘘,像是看好戏……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也试探过几句,但是那些人都是顾左右而言他。

看着眼前这个眼神阴沉的少年,楚青语心里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和表面上的不同,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有多光风霁月,表象之下的他就有多么……

她不敢再深思下去。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择了。

暖暖的夏风吹来,吹得楚青语颊畔的碎发有些凌乱地拂上她的面颊,让她看来那么纤细而脆弱。

慕祐昌仔细地替她理了理鬓角,身上那种阴冷的气息又收敛了起来,恢复如常。

旁人远远地看着,不禁赞叹二皇子对皇子妃真是体贴入微。

楚青语却是不然,浑身绷紧,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喷上她的脸颊,那种感觉像是被毒蛇舔过一般,让她心生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可是,她能做的只是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蛛网将她束缚了起来。

慕祐昌又退了半步,温柔地叮嘱道:“语儿,你既然知道你做错了,就该备上礼,上门向四姑娘道歉。”

“……”楚青语的嘴唇动了动,双手死死地绞着帕子,即便她极力压抑,那种屈辱与不甘还是溢满她的瞳孔。

当日在惠兰苑被內侍掌嘴的人可是她,慕祐昌反而让她去给端木绯道歉,她的脸面要往哪里放!!

慕祐昌微微低头,俊脸向她靠近了一点,嗓音轻柔似呢喃:“语儿,你不肯吗?”

说话间,他随意地拔下了她发髻上的一朵红珊瑚珠花,在手间把玩了一下……然后忽然把珠花抓在了手心,漫不经心地一揉,那一颗颗如鱼目大小的红珊瑚珠子就如那断线的珠链一般,纷纷坠落,红艳的珊瑚珠子骨碌碌地滚了一地,鲜红如血……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轻点爱富贵不能吟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娇女世嫁喜盈门裙上之臣君九龄念春归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尚书大人易折腰花开春暖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娇鸾扶摇皇后大宅小事九重紫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阿莞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娇娘医经凰谋天后一品女仵作药结同心花影重重
完本推荐: 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斗破之传奇再起全文阅读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全文阅读我的妹妹是偶像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梦想为王全文阅读重生之俗人一枚全文阅读诸天最强BOSS全文阅读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混沌冥神全文阅读超神大管家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拳暴君都市鬼谷医仙弄西游隋唐君子演义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超级全能学生直播之无敌西游奶爸的异界餐厅寒门祸害天空的虹彩狩猎好莱坞前任无双太古龙象诀位面无限重生九阳神王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承包大明神级明星系统我要做门阀我有一张沾沾卡幻墨尘世网游之最强传说洪荒历我的小人国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万古大帝快穿:我只想种田末世胶囊系统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