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408章 407打压

第408章 407打压

“国公爷……”阿史那放下了所有的尊严,膝行了几步,苦苦哀求道,“国公爷,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我也只能仰仗国公爷了!”

亲随早在耿海的手势示意下退出了书房,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人。

耿海和耿安晧父子俩再次对视,飞快地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父子俩才懂的眼神,两人的嘴角都勾起了一抹深沉的浅笑。

耿安晧站起身来,含笑地把跪在地上的阿史那扶了起来,“王爷,有话好好说。”

“是啊。”耿海温言安抚了一句,“坐下来,我们慢慢商议就是。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他的语气意味深长。

阿史那早就乱了方寸,耿海说什么,就是什么,二话不说地坐了下来,看着耿海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样。

“安晧,还不给王爷倒茶!”耿海吩咐耿安晧道,又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哗哗”的斟茶声随即就回响在屋子里,闻着清雅的茶香,阿史那的心定了不少。

“王爷,”耿海指了指方几上的那盆修剪过的兰草道,“你可懂养兰?”

阿史那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耿海也没指望他回答,径自接着道:“养兰的过程中,修剪叶片是十分重要的事。”

“当兰草的叶片过于繁茂时,就必须剪去一些老叶、枯叶、病叶,如此才能让好的叶片有更好的空间生长……”

“养兰也好,做人做事也好,首先就要懂得‘取舍之道’。”

说着,耿海再次拿起了方几上的剪子,“咔擦”一声,他毫不留情地剪下了一片青葱完好的兰叶。

这一下,剪得干脆利落。

那片长长的兰叶就这么从枝头跌落,轻飘飘地落在了方几上,与一堆残叶混在了一起。

阿史那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剪子,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也随之微微一变,眸子阴郁。

空气变得越来越凝重,就像是暴风雨欲来的夏日傍晚般,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

卫国公府连着几日都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府中上下都知道国公爷心情不快,每个人都是夹起尾巴做人,战战兢兢。

不仅是卫国公府,整个京城亦然。

四月初十,皇帝正式下诏修建皇陵,迁崇明帝后尸骨于皇陵中。

本来皇帝是不愿意的,但是岑隐提醒了他:

“皇上,您都已经为崇明帝正名,供奉太庙,大办法事,昭告天下……那不如把最后一步也操持了,为崇明帝后迁皇陵。”

“如此,也好堵悠悠众口,免得世人口舌,说您说一套做一套,徒留人话柄。”

“反正这也不过是些场面上的‘仪式’罢了。”

岑隐说得不无道理,但是皇帝还是迟疑了好几日,辗转反侧,最后还是下了诏,只是心里对耿海的恨又多了几分,把账全算到了耿海的头上,琢磨着等一月之期到了,定要好好惩治耿海。

即便是他一时还杀不了耿海,但也可以禁军办事不严的罪名问罪耿海,降他的爵,削他的权,以后自己这堂堂一国之君就再也不用被耿海掣肘!

他有的是时间,可以一点一点地慢慢来,他必要让耿海这个欺君罔上的奸人佞臣死无葬生之地,让他们耿家永无翻身的可能!

这么一想,皇帝的心情好些了,着礼部尚书为崇明帝选陵地。

从皇帝下罪己诏到为崇明帝正名再到修皇陵,这一连串的事来得实在是太快,快得朝臣们至今还有些懵,但眼看着曾经权倾天下的卫国公被步步打压至此,群臣也聪明不说什么,袖手旁观。

朝野上下,一片平和安定。

唯独卫国公的心越来越沉重,随着皇帝给的最后期限一天天的逼近,他好像是急了,令金吾卫在京中的大街小巷搜查,声势赫赫,所经之处犹如蝗虫过境。

京城上下一片混乱,人心惶惶,风声鹤唳。

就连素来与卫国公府作对的东厂都按兵不动,其他人更是敢怒不敢言,不少人无事都不敢出门,唯恐被牵扯到这场风暴中。

对此,皇帝采取了放任的态度,以至金吾卫更加肆意猖狂,茶馆酒楼,戏园客栈,书斋书院……任何地方,金吾卫都没有放过,搜府,查铺,抓人,行事肆无忌惮,把整个京城弄得天翻地覆,那些商户惶恐不安,百姓怨声载道。

甚至连国子监也没逃过这一劫。

一连三天,金吾卫天天硬闯国子监,气势汹汹地把国子监翻来覆去地搜查着,以搜查取证为名,每次都把国子监闹得一团乱,弄得监生们全都心神不宁,无心向学,有些监生干脆请了假,以避风头。

“咚!”

当一众金吾卫又一次撞开国子监的大门口,在里头横冲直撞地转了半圈后,他们却发现今日的国子监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邬指挥使,”一个大胡子侍卫挎着长刀快步来到一个高壮的中年将士跟前,抱拳禀道,“属下打听过了,今日国子监停课……”

“是啊是啊。”跟在邬兴东身旁的门房满头大汗地连声道,“指挥使大人,小的说了,今儿这里没人。”

大胡子侍卫瞪了门房一眼,粗声又道:“邬指挥使,他们是都去了隔壁的惠兰苑……”

这么一说,连邬兴东都惊讶地动了动眉稍,大胡子侍卫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原来今日无宸公子应邀去惠兰苑给女学的学生们讲课,这个消息三天前一经传出,就惊动了国子监。

在这些监生的心目中,无宸公子那可是传奇人物,更是他们所仰望的对象。

想着最近国子监一直不得安生,也没法好好上课,就有几个监生大着胆子和国子监祭酒提了去惠兰苑旁听的事,孙祭酒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亲自去惠兰苑与戚大家等三位女先生商议了一番,决定今日女学破例向国子监开放。

今早,那些监生们没来国子监,都去了隔壁的女学。

说完后,那大胡子侍卫询问地看着邬兴东,“指挥使,您看……”

“搜女学!”邬兴东眸色阴沉,果断地拔高嗓门下令道。

他身旁那些金吾卫的侍卫们皆是抱拳,齐声应道:“是,指挥使。”

他们的声音整齐划一,喊声震天。

于是,三四十个金吾卫侍卫就声势赫赫地从国子监出来,又冲向了惠兰苑,“咚咚咚”,其中一人粗鲁地敲响了惠兰苑的大门。

“军爷,有何指教?”

惠兰苑的门房是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头发花白,形容枯槁,有些畏畏缩缩的。

“开门!”一个三角眼的侍卫扯着嗓门喊道,“我们金吾卫奉命搜查这里,还不赶紧给我们都让开!”

门房大惊失色,一边对着身后的一个青衣婆子使着眼色,一边客客气气地对那侍卫解释道:“军爷,这是女学……”

门房的话没说完,就被那三角眼侍卫粗鲁地一把推开了,对方冷声斥道:“啰嗦什么,给老子开门!”

“吱呀”一声,大门被强势地撞开了,大门处吆喝声声与脚步声混杂在一起,嘈杂不堪。

那青衣婆子急匆匆地朝璇玑堂跑去,她得赶紧去通禀三位大家才行,这帮军爷看着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青衣婆子咬了咬牙,跑得更快了,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

此刻的璇玑堂里,人头攒动,青春少艾的姑娘公子们齐聚一堂,一片语笑喧阗声。

厅堂里摆着一张张书案,每一张书案上都铺着一幅字画,字画旁的砚台上墨迹未干,显然这些画都是才刚画的。

众人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目光却多是落在一把轮椅上,或者应该说,是轮椅上的青衣男子身上。

温无宸穿了一件简单的天青色素面直裰,头发以一支竹簪挽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狭长的眸子温和明亮,哪怕是坐在轮椅上,整个人看来也还是那么从容闲适而儒雅,通身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轮椅停在某一张书案前,温无宸正垂眸看着书案上的一幅画。

那是一幅仕女图,一轮赤红的烈日高悬天空,根根柳枝随风肆意飞舞,一个红衣如火的少女骑在一匹白马上飞驰而去,手执一杆鞠杖全力挥出。

这幅画上只看到少女的背影而不见其真容,反倒是她胯下的白马嘶鸣着回首看来,那奔驰腾跃的神态意气风发,得意洋洋,十分生动有趣。

“这幅画的布局疏密有致,无论是人还是马的神态,都把握得恰到好处,整幅画动静得宜,又留有一丝余味,引人遐想……”温无宸不紧不慢地点评着,嘴角噙着一抹和熙的浅笑。

戚氏在一旁微微颔首,显然是十分赞同温无宸的评语。她看着就站在温无宸身旁的端木绯,神情慈祥。

今日温无宸会来女学讲课,也有戚氏的促成。

她知道端木绯十分敬仰无宸公子,一早就给端木绯递了消息,告诉她温无宸要来女学,其实哪怕戚氏不说,端木绯也会从封炎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这不,今天还是封炎一早去端木家把两姐妹接来了惠兰苑。

这人既然来了,戚氏就干脆趁着温无宸出题让端木绯也画了一幅。

温无宸方才出的题是“马球”,姑娘们以及国子监的几个监生都画了,但是完成的这些画作的构图却是大同小异,多是几个骑士策马追逐着一颗球鞠,骑士们在马上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在数十幅画作中,唯有端木绯的画令人眼前一亮。

她化繁为简,只画了一个人一匹马,也没有强调那些华丽的技巧,就已经清晰地把打马球时的那种畅快跃然纸上,淋漓尽致。

温无宸从画中抬起头来,看向了端木绯,笑着道:“端木四姑娘,你这幅画画的可是令姐?”

虽然端木绯的这幅仕女图没有画少女的正脸,不过,不少认识端木纭的人也能看出这幅画上这个策马奔腾的少女是她的姐姐,那种明艳爽利的气质就这么透过她的笔触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无宸公子,您的眼光真利。”端木绯也不避讳,脆声应了,心里琢磨着等回去她要把这幅画好好地裱起来,挂在小书房里。

她话音才刚落下,那个青衣婆子气喘吁吁地冲进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引来不少人的注意力。

“戚大家,李大家,钟大家,金吾卫的人来了,说要搜查惠兰苑。”青衣婆子冲到了戚氏、钟钰和李妱三人跟前,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短短一句话让这厅堂里炸开了锅。

在女学就读的贵女们面色微变,她们这些人都是基本上都是出身官宦人家,身世显赫的也不在少数,平日里哪有人敢随便对她们无礼,此刻听这婆子一禀,或惊,或疑,或怒,或是不知所措。

至于那些监生们则是义愤填膺,一个个骚动了起来。

“太过分了!”

不知道是哪个监生喊了一句,其他监生们也都纷纷点头附和。

“没错,他们是什么意思?!天天都跑去我们国子监没事找事!”

“我们都避出来了,他们还不依不饶的,真是欺人太甚!”

“……”

封炎不悦地皱了皱眉,心火“呲”地被点燃:蓁蓁难得出来散心,心情好不容易才好转了,这些人又来捣乱!真是有完没完了!!

想着,封炎眯了眯那双漂亮的凤眼,眼眸中闪烁着一种危险的光芒。

一旁的温无宸还是云淡风轻地笑着,径自赏画,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骚动间,厅堂外传来了阵阵凌乱的脚步声,中间夹杂着男子的呼喝声:“指挥使,应该就在那边!”

透过厅堂敞开的窗户,厅中的众人可以看到几十丈外的一条游廊中走来数十个身着锦衣的带刀侍卫气势汹汹地朝这边快步走来,一个个昂首挺胸,目露冷光,颇有种来者不善的味道。

很快,以邬兴东为首的金吾卫就冲了进来,让这厅堂原本就僵硬的气氛多了几分森冷的气息。

邬兴东环视众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粗声道:“搜!给本指挥使好好搜!”

那些监生们一个个眼冒火光,敢怒不敢言。

封炎负手上前了几步,凤眼微挑地看着邬兴东,问道:“敢问汪指挥使要搜什么?!”他的脸上似笑非笑,神态间带着骄矜之色。

俊美的少年如骄阳般耀眼璀璨,让人生不出一丝恶感。

“封指挥使,”邬兴东神情傲然地与封炎对视,义正言辞道,“最近这京中频频出现宵小之辈,我们可是奉旨缉拿贼人,以保京师太平。”

邬兴东口中所谓的“奉旨”也就是皇帝给耿海的一个名目,毕竟总不能光明正大地说要查篡改罪己诏的人吧。

“要是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邬兴东对着封炎拱了拱手。

他的语调看着还算客气,但是神态间却是透着一股子冰冷,没有商量的余地。

封炎笑了,笑容灿烂,随意地抬了抬右手。

意思是,请自便。

汪指挥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对着后面的侍卫们一一吩咐道:

“你们几个走西路!”

“你们几个跟本指挥使去东路!”

“还有你们三个留下把这几处屋子细细地搜了!”

那些侍卫们斗志高昂地一一领命,跟着他们就好似失控的野兽般,横冲直撞地朝着惠兰苑的各个角落四散而去,也包括邬兴东。

“砰!啪!咚!”

厅外很快就传来了响亮的碰撞声,通过厅堂四周大敞的窗户,可以看到那些金吾卫的侍卫们在外头的庭院里粗鲁地搜查着,随脚踢倒边上的花盆,长刀在灌木丛间戳来劈去,连路过的粗使婆子都被他们用刀鞘扫倒在地……

外面一片鸡飞狗跳。

厅堂里还留下了三个侍卫,大摇大摆地在穿梭在众人之间,他们锐利的目光不善地在周围的姑娘公子们的脸上一一扫过,看得不少人都皱了皱眉。

“喂,你!”一个黑膛脸侍卫随意指着一个蓝衣监生的鼻子质问道,“说的就是你,你姓甚名谁,是何方人士?”他肆意地查问起对方的身份来。

不止是他,另外两个侍卫也都指着几个监生又是质问,又是搜身,那种屈辱的感觉令得监生们涨红了脸,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强自忍耐着,毕竟对方有圣旨为倚仗。

那黑膛脸侍卫查完一个人后,又朝周围看了半圈,忽然就朝封炎、温无宸、端木绯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有恃无恐地笑道:“封指挥使小的认识,不过这位公子还有这两位姑娘是何人?还不赶紧都报上……”

他的话还未说完,戛然而止,封炎毫无预警地上前一步,在众人包括那个黑膛脸侍卫还未回过神来时,封炎在他身上一推一拉,那个黑膛脸侍卫高大如小山般的身躯不知怎么地就飞了起来,从旁边的某个窗口摔出……

厅堂里,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被吸走似的,众人鸦雀无声地看着这一幕。

“扑通!”

那个黑膛脸侍卫直接坠入厅外的小湖中,溅起高高的水花。

众人都傻眼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封指挥使,你这是什么意思?!”

另一个三角眼的侍卫气势汹汹地上前几步,封炎但笑不语地朝对方逼近,吓得身子僵直的又退了一步,声音微颤道,“你……你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也飞了出去,好像是下饺子似的也摔进了窗外的湖水中,又溅起一大片水花。

而封炎看也没看窗外落水的二人,只是对着这厅堂里最后一个侍卫挑衅地勾了勾食指。

此刻,厅堂中的其他人已经回过神来,那些公子姑娘们的脸上都露出畅快的表情,只差没给封炎鼓掌了。

“啪啪啪。”

端木绯毫无顾忌,直接就鼓起掌来,嫣然一笑。

那清脆的掌声打破了厅堂里的寂静。

封炎转头朝端木绯灿烂地笑了,得意得尾巴都快朝天了。蓁蓁对自己果然是很满意!

厅堂中的其他人都神色微妙地看着封炎和端木绯,大部分人都知道皇帝给他们俩赐了婚,此刻难免就有一种什么锅配什么盖的感觉。

封炎适才的行为虽然畅快,却是剑走偏锋,某些古板的监生心中有几分不以为然。

“踏踏踏……”

这时,厅外又传来了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邬兴东又带着手下横眉怒目地回来了。

方才连着两人落水,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动了正在惠兰苑搜查的金吾卫,于是邬兴东就火急火燎地又返回了璇玑堂。

厅堂里剩下的那个侍卫急忙上前,对着邬兴东告状道:“指挥使,是封指挥使他……”

邬兴东抬手示意他噤声,大步流星地走到封炎身前。

“封炎!”

这一次,邬兴东也懒得跟封炎客气了,直接喝斥道:“吾等奉旨行事,抗旨不从,乃是死罪!”

封炎气定神闲,“啪”的一声打开了手里的折扇,心里觉得自家蓁蓁画的折扇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嘴上慢悠悠地说道:“本公子记得清楚,圣意是让卫国公在京中搜查贼人,本公子也由着你们搜了。邬指挥使,圣旨可没让你们搜身。”

封炎优雅地摇着手里的折扇,话里却是咄咄逼人,锋芒毕露。

“邬指挥使,你以圣旨为由借题发挥,本公子实在是看不过眼。不如咱们即刻就进宫,由皇上亲自裁决如何?”

说着,封炎脸上的笑容更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邬兴东的脸色微微一变,双手下意识地握紧。

封炎不过是在揪字眼而已,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曾经,以卫国公和皇帝之间亲厚的关系,别说是“搜身”,就是直接把人带回去审问,也不算什么大事。

如今皇帝和卫国公之间势成水火,皇帝就等着抓卫国公的把柄,他要是跟着封炎去御前理论,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和卫国公!

封炎就是仗着这一点呢。

邬兴东心里有些不甘,握着刀鞘的左手更为用力,紧绷如铁铸般。

他一眨不眨地与几步外的封炎对视,空气随着沉默的蔓延而凝重起来,似有火花隐约闪现。

大局为重。邬兴东在心里对自己说,眸色幽深如那无底深渊般。

他是耿海的心腹,也知道耿海在谋算什么。

搜查只是一个幌子罢了,搜没搜到东西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

只是转瞬,邬兴东的心里已经有了取舍。他抬眼朝窗外刚从湖里游上来的两个侍卫看去,斥道:“丢人现眼。”

话音一落,他就拂袖走了。

他手下的那些金吾卫面面相觑,虽然觉得有些面上无光,可是既然连老大都走了,他们也就都灰溜溜地跟着离开了。

没一会儿,金吾卫的这几十人就走得干干净净,连原本在惠兰苑其他地方搜查的人也都离开了。

他们一走,厅堂中的其他人好像又活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封炎盯着他们的背影望了片刻,唇边划过一抹似笑非笑。

随后,他讨好地看向了端木绯,一改适才的锋芒毕露,把手里的折扇递给她,一本正经地说道:“蓁蓁,我出去一趟,这把折扇你先替我收着。我很快就回来接你……和姐姐的。”

封炎在心里默默地夸了自己一句,觉得把折扇先留给蓁蓁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妙了。即便是蓁蓁没等他来接,他也有接口为此跑一趟端木府了。

端木绯根本就没机会拒绝,那把折扇就已经被强塞到了她手里,她无语地看着封炎,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让封炎的那点小心思无所遁形。

封炎清了清嗓子,有些心虚,耳朵开始发烫,移开目光看向轮椅上的温无宸,对温无宸拱了拱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家有悍妻怎么破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妃凰纪:锦绣嫡女药结同心不二臣帝妃临天剩女不淑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佳婿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嫡女重生记王爷的吃货农家妃长工家的小农妻随喜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嫁冠天下闺范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奉旨休夫花影重重长女娇术喜盈门凰谋天后韶光慢九全十美
完本推荐: 大明之崇祯大帝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都市玄门医王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吞天武帝全文阅读萌宝突袭:腹黑总裁俏妈咪全文阅读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全文阅读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全文阅读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全文阅读青梅初长成:腹黑竹马咬一口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绝世邪神全文阅读大唐种田直播日常全文阅读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战少,一宠到底!仙韵传神级透视尊上第一序列长生十万年神医废柴妃重生弃少归来大魔王娇养指南无限升级系统韩四当官重生之最好时代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神界红包群民国谍影鬼医神农九天美漫之道门修士天才神医混都市绝世战魂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直播之无敌西游时空枢纽在漫威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剑徒之路快穿:我只想种田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