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128章 127狂妄

第128章 127狂妄

自打秋猎的头三天过去后,皇帝像是已经尽兴了,没再去打猎。

一些勋贵子弟们却是纷纷进猎场玩耍,打打猎,跑跑马,赏赏景。

皇帝留在猎宫里,却也没闲着,每天都有大量的奏章从京城快马加鞭地送至猎宫,这些奏章会先送至墨渊阁由岑隐一一过目,再挑拣出其中重要的折子送到御前给皇帝批阅,而其他的,大多由岑隐代为批红。

饶是如此,皇帝还是忙得晕头转向,来猎宫的路上以及前三天的狩猎已经积累了不少折子,一摞摞地堆在皇帝的案头……

十月十七日,护送杨云染前往圆华寺的几个禁军匆匆返回,禀说,他们在途中遭遇了一伙流匪,虽然拼死与之一斗,无奈对方人数众多,最后连人带马车都被劫走了!

皇帝顿时雷霆震怒,下令把那几个禁军拉下去各杖责五十棍,并下旨缉拿那伙流匪。

至于杨云染,皇帝提都没提。

御书房里,皇帝心中犹不解恨,只是那么静静地坐在御案后,浑身就释放出一股慑人的气势,四周的几个内侍皆是噤若寒蝉,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皇上,流匪猖獗,横行霸道,必须尽快剿匪,以免小祸终成大患。”岑隐在一旁作揖道,“臣以为这流匪源于逃荒的流民,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流匪的问题,还是要赈灾抚民……”

皇帝久久没有说话,深沉的眼眸中晦暗不明,如同那看似平静的海面下暗藏汹涌。

皇帝如何不知道这些道理。

只不过,要抚民,就要银子,然而,从去冬起各地连着有雪灾、春汛、匪乱,为了赈灾剿匪就拨下去不少银子,之前与北燕交战几年也消耗了不少军需,加上今年的税收因为灾害又少了近一半,如今国库空虚,财政不堪重负,根本就拨不出银子了……

想要充盈国库,就必须设法另谋出路!

沉默在御书房里蔓延,直至半个时辰后,御书房中终于走出一个小內侍,跟着几个小內侍就匆匆地离开正殿,前去传皇帝的口谕。

巳时过半,几位一头雾水的内阁大臣齐聚于御书房,在众臣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皇帝沉声再次把开海禁提上了议事日程。

众臣皆是下意识地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皇帝会突然再提起这个话题,毫无准备,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皇上,臣以为开港互市势在必行!”

端木宪率先站出来支持皇帝开海禁。无论是什么事推了皇帝一把,对他而言,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端木宪对开海禁的利弊早就烂熟于心,没一会儿就滔滔不绝地说了开港互市的“五利五虑”,以及继续海禁的“四利四虑”,言辞凿凿,情真意切。

相比之下,吏部尚书游君集坚持“开海禁非同小可,不慎会引发海乱,还需再细细权衡利弊”的言论,就显得空乏无力。

在场的几位内阁大臣都是天子近臣,对他们这位皇帝的了解没七八,也有五六,他们都知道早在闽州李家上了那道折子后,皇帝就已经对开海禁动了心,只是还有最后一分犹豫,然而这一丝犹豫现在似乎也已然烟消云散了。

皇帝一旦下了决心,任谁也无法阻挡他的决议!

十月十八日,皇帝正式下旨,开放闽州海禁,在闽州两城设置海关,监管往来贸易商船,并征收关税,海关暂时由闽州总兵兼管,朝廷专设布政司官员一员,往札定海关等等。

明旨一下,猎宫中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为之喧嚣沸腾,而端木宪则是松了一口气,最艰难的一步已经成了。

皇帝又命户部负责相关“开市事宜”,令端木宪拟出具体细则,端木宪忙得脚不沾地,可是他却丝毫不觉疲惫,反而精神奕奕。

只要开海禁一事顺利进行,国库丰盈,那他就是最大的功臣!首辅之位舍他取谁?

时间在端木宪的忙碌中又过了三日,皇帝下旨开海禁所引起的喧嚣渐渐平息下来……直到十月二十一日,简亲王奉诏抵达了猎宫。

端木绯是从舞阳口中听说这个消息的,舞阳本来今日约了君然、谢愈他们去九秀河上赛舟,可是才刚出门不久却又半途折了回来。

“……阿然去迎他父王了,愈表哥也去凑热闹,本宫和云华姐姐就先回来了。”舞阳一边说话,一边在端木绯身旁坐下。

端木绯怔了怔,若有所思。

她曾听端木宪提起过,北燕与大盛签了和书后,为两国交好,北燕王特意派了使臣赴京向皇帝问安,简亲王一向得圣心,这次没有随圣驾来猎宫,就是为了留京安排相应事宜。

现在简亲王奉诏来了猎宫……

“舞阳姐姐,可是北燕使臣来京了?”端木绯问道。

舞阳惊讶地挑了挑右眉,那表情仿佛在说,她的绯妹妹可真聪明。

“可不正是。简亲王是陪同北燕使臣来猎宫的。”舞阳轻啜了一口茶水,又道,“北燕这次还派了他们的二王子过来,父皇今晚应该会设宴招待使臣吧……”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翠衣宫女快步进来禀道:“殿下,四公主殿下来了。”

话音还未落下,外面已经传来了涵星清脆欢快的声音:“大皇姐,绯表妹,你们可要去看热闹?”

话语间,门帘一翻,穿了一件妃色折枝梅刺绣襦裙的涵星就笑吟吟地进了左次间。

舞阳抬眼朝看去,勾了勾唇角,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热闹?!”

涵星就眉飞色舞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今儿一大早,九华、丹桂她们一群姑娘家去翠微园里办琴会,赏花弹琴。大家都弹了一曲后,就想评个琴会的魁首出来。九华和蓝蕙的琴艺旗鼓相当,她们俩谁也不服谁,没几句话就斗上了气,说她们今日非要好好比比,谁赢了就是京城第一才女!”

自打半年前楚青辞过世后,京中那些自诩才女的贵女们就谁也不服谁。

过去的半年中,那些个贵女在京中的各种聚会中也发生过数次龃龉,只不过都是小打小闹,没掀出什么浪花来。

舞阳和端木绯听了,不由互相看了看,皆有些忍俊不禁。

蓝蕙就是瑾郡王府的蓝大姑娘,她和九华县主到底有多少斤两,舞阳和端木绯都心知肚明,这两位虽然可以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比起京中一些文臣世家的才女,还是相差了几分。

涵星最喜欢凑热闹,兴致勃勃地一手拉起了舞阳,一手拉起了端木绯,就往外走。

“大皇姐,绯表妹,我们快去吧。丹桂特意派人来叫我们,可别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这要是晚了,热闹可就散场了……”

舞阳和端木绯反正也闲着无事,就从善如流地随涵星一起往翠微园去了。

旭日正暖,秋风拂面,片片落叶在风中纷纷扬扬,好似连天空都染上了一丝萧条的味道。

三人说笑着一路进了临水阁。

临水阁中面阔五间,宽敞通透,此刻四面的窗扇大开着,远远就能听到姑娘们银铃般的笑声从里面飘了出来。

屋子里衣香鬓影,聚集了不少盛装打扮的姑娘家。

舞阳、端木绯和涵星三人一进阁内,丹桂县主笑眯眯地迎上来给她们行了礼,若无其事地说道:“两位殿下,九华和蓝大姑娘正在比试琴棋书画,刚才已经比了琴、书、画三场了,前三场打了个平手,现在正进行第四场呢。”

顺着丹桂的视线望去,可见九华和蓝蕙正坐在临水的窗边,二人面对面地隔着棋盘而坐,聚精会神。

两位姑娘的四周围了七八个姑娘在观棋,姑娘们偶尔以扇掩面交头接耳。

“哒。哒。哒……”

那清脆的落子声不时传来。

舞阳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就见端木绯好奇地指着东面靠墙的两张红木大案问道:“丹桂姐姐,那边可是九华县主和蓝大姑娘方才所作的书画?”

丹桂应了一声,笑吟吟地招呼她们过去看画。

那两张红木大案上并排摆着四幅字画:两幅字,两幅画。

左边的两幅字上分别写了两首小诗,一幅是楷书,一幅是草书。

“你们猜,哪一幅是九华写的,哪一幅又是蓝大姑娘写的?”丹桂故弄玄虚地问道。

涵星来回看着这两幅字,一时没什么头绪。

舞阳却是心如明镜,随手指着那幅草书,肯定地说道:“这一幅是九华所书吧!”

丹桂眨了眨眼,惊讶地看着舞阳,她还没说话,就听另一个女音含笑附和道:“殿下猜得不错。这幅草书正是九华县主所书。”

一个十五六岁的蓝衣姑娘带着四五个姑娘凑了过来,纷纷与舞阳行礼,跟着刚才出声的蓝衣姑娘就看着那幅草书赞道:“县主这手草书状似连珠,绝而不离,如龙蛇飞动,实在是妙!”

“听说县主还特意去江南请教了草书大家,如今看来还真是不虚此行。”另一个粉衣姑娘接口道,“相比之下,蓝大姑娘的楷书就显得不功不过,难免就逊色了一分。”

端木绯兴致勃勃地先赏了字,然后又凑到一旁的另一桌去赏画。

案上的两幅画是应景而作,画的是园中景致,一幅是花鸟图,另一幅画的是湖边风光。

端木绯打量了一番后,就指着其中一幅花鸟图问道:“丹桂姐姐,蓝大姑娘莫非是以这幅画赢了九华县主?”

刚才丹桂说九华和蓝蕙比了三场琴、书、画,却正好打了个平手,如果二人在琴上勉强算是平局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她们在书、画这两项上各赢了一局。

丹桂没想到舞阳和端木绯都是一语道破玄机,顿时觉得自己这关子卖得甚是无趣,好奇地问道:“端木姑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言下之意是肯定了端木绯的猜测。

端木绯指了指那幅画上某道湖水的波纹,又指了指那幅草书上龙飞凤舞的某一笔,“出自同一支笔。”

众人皆是一愣,丹桂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了看,然后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抚掌对着舞阳赞道:“殿下,我一直觉得端木姑娘的眼睛漂亮,原来还是火眼金睛啊!”

一句话都得其他几位姑娘也是哑然失笑。

舞阳唇角微翘,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笑意,走到了端木绯身旁也朝那两幅画看去,意兴阑珊地说道:“不过尔尔。”

话语间,舞阳的神色就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就这么点微末伎俩,她们二人还敢口口声声要与辞姐姐媲美,真是不自量力。

闻言,几个姑娘不由面面相觑,也没人敢接舞阳的话。

谁不知道九华县主为人一向不好相与,万一说错了话,传入她耳中,她们恐怕没好果子吃……

四周气氛微冷。

丹桂与舞阳相熟,不以为意,亲昵地挽起舞阳的胳膊道:“殿下,我们去看看她们下棋吧。”

一行人就又簇拥着舞阳和涵星往正在下棋的九华和蓝蕙走去,那些围观的姑娘们皆是往两边退了退,给舞阳和涵星让出些空位来。

这临窗的位置很是清幽,窗外的几丛万年青映得半室浓绿,偶尔微风吹来,那绿意就随之摇曳。

簇新的榧木棋盘上,二人的棋局已经下了一半,黑子和白子各占据半边天地,势成水火,一个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一个见招拆招,果断反击。

“哒。哒。”

落子声还在不断地响起,棋局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端木绯歪着脑袋,嘴角弯弯,脑海中不由得联想起之后的棋局,如果按照这个形势下下去,等黑子把局布完,白子恐怕就危……

“绯妹妹。”舞阳拉了拉端木绯的袖子,一脸无趣地说道,“我们出去玩吧。”舞阳对于下棋一贯没什么耐心,更别说看棋了。

端木绯又看了看那对战正酣的棋盘,有些不舍。

舞阳眼珠滴溜溜地一转,笑眯眯地提议道:“绯妹妹,我们去踢毽子吧。”

一听舞阳提议踢毽子,端木绯眼睛一亮,顿时就把棋局什么的抛诸脑后,笑着应道:“好。”

端木绯还想招呼涵星一起,却见涵星对着她摆了摆手,一副“你们自己去吧”的模样。瞧涵星那双眸熠熠生辉的样子,就知道她的意思了,她要留在这里看热闹。

舞阳和端木绯相视一笑,二人携手离开了临水阁,往湖边的空地去了。

湖边的那一排梧桐树遮天蔽日,挡住上方的灼灼灿日,这个位置平坦又空旷,正适合她们俩踢毽子。

不一会儿,碧蝉和舞阳的贴身宫女青枫就给两个主子都取来了毽子。

“绯妹妹……”舞阳本来想问端木绯学到什么程度了,可是当目光落在碧蝉手中的那个毽子时,不由眼睛一亮,改口赞道,“你这毽子可真好看!”

乍一看两人的毽子似乎差不多,但是当两者摆在一起时,差别就出来了。

端木绯的那个毽子做得既好看又精致,那一根根长羽油光水亮,色彩斑斓,如倏然绽放的花朵一般朝四面垂落。

缕缕阳光透过枝叶之间的缝隙洒了下来,那毽子上的彩羽就如同那熠熠生辉的七彩宝石般似在发光。

端木绯正从碧蝉手里接过那个毽子,闻言,身子不由微僵。

这个毽子是封炎送来的,那次封炎说她的毽子不好以后,没两日就送了一个他亲手做的毽子给她。

端木绯本来是想把这个毽子“供”在屋子里的,可是这毽子确实好,比她原来的那个稳多了,让她爱不释手,就常拿出来踢。

端木绯这微微一个闪神,手一滑,那毽子就从她指间摔落……

舞阳飞快地上前半步,俯身一抄手,就眼明手快地接住了那个毽子,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又试踢了两三下。

毽子如同一只羽毛绚丽的小鸟般随着舞阳的踢动规律地一起一伏,仿佛是她身体的一部分,随心所欲。

舞阳试踢了几下后,就把那个毽子又还了端木绯,问道:“绯妹妹,你现在能盘几下毽子了?”

端木绯捏着毽子,沾沾自喜地答道:“舞阳姐姐,我已经可以最多一口气盘十下了……等我再练练,你就教我‘绷’毽子好不好?”

舞阳自是应下,还顺口安抚道:“你慢慢练,熟能生巧。”

端木绯就自己玩了起来,绚丽多彩的毽子再次飞舞在半空中,一会儿高升,一会儿低落,一会儿横飞……

舞阳看了一会儿,就有些不忍直视。

端木绯在十次里偶尔有一次能一口气盘十下毽子,只是她盘毽子时就跟一只刚开始学飞的雏鸟般磕磕碰碰,整个人随着毽子奔来又跑去,不像涵星和自己盘毽子时是可以维持一只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稳若泰山。

不过,好歹有进步了是不是!舞阳在心里自我安慰着,脸上却是笑容满面,不时出声鼓励端木绯,又难免对四下替端木绯捡毽子的碧蝉生出一分同情来。

端木绯足足盘了近半个时辰的毽子,饶是她躲在树阴下,额间也渗出些许薄汗,却是容光焕发,霞飞双颊,显然玩得很是开心。

“绯妹妹……”舞阳本想劝端木绯坐下小憩片刻,却见一道眼熟的青蓝色身影从临水阁的方向朝这边小跑了过来。

是涵星的贴身宫女璎珞。

“大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璎珞在几步外缓了一口气,就对着二人福了一礼,笑着道,“四公主殿下请二位去临水阁看热闹。”

听璎珞这戏谑的口吻,舞阳和端木绯都生出几分好奇来,舞阳单刀直入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璎珞就原原本本地说起了舞阳和端木绯离开临水阁后发生的事:

一炷香前,九华和蓝蕙的棋到终盘时,皇帝、简亲王以及几位近臣、勋贵公子正好携几位北燕使臣来翠微园中游园漫步,也进了临水阁围观棋局。

北燕使臣中有北燕王的次子二王子耶律辂,这位北燕二王子是个好棋之人,见棋局还有反转的可能,就出言点拨一二,让原本处于劣势的九华县主逆转了棋局。

那耶律辂自恃棋艺不凡,就向在场之人提出挑战,左都御史府的黎二公子自告奋勇地与耶律辂下了一盘,可是才到中盘就认输了。

“……现在,那位北燕二王子正在与工部尚书府上的林四公子对局。”璎珞有条不紊地一一道来。

工部尚书府是几代书香门第,这位林四公子虽然还不过是一个秀才,但是棋力在年轻一辈中却是佼佼者,连远空大师都亲口赞过,林四公子不时会去皇觉寺找远空大师下棋。

闻言,舞阳眉头一挑,眉宇间露出一抹饶有兴致,这个棋局和比刚才九华和蓝蕙的棋局有趣多了。

舞阳转头对上端木绯熠熠生辉的眸子,挽起她的胳膊含笑道:“绯妹妹,那我们就去凑凑热闹好了。”

说着,二人就朝临水阁的方向缓步走去,璎珞紧随其后。

园子里,微风徐徐,闲适悠然。

水阁里,静谧无声,气氛紧绷。

舞阳和端木绯鱼贯而入,目光一眼就望向了那临窗的棋盘。

棋盘边,人头攒动,不少姑娘、公子都围在那里观棋,比起之前要热闹了不少。

人群的中心,两个形容迥异的年轻公子正执子手谈。

一个是二十余岁的异族青年,身形伟岸,浓眉大眼,轮廓深邃,只是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浑身上下就散发出一种阳刚之气;另一个是斯文儒雅的大盛公子,约莫弱冠之年,着一身天青色的直裰,细目长眉,君子如玉。

你一子,我一子,二人落子的速度皆是极快,仿佛在进行着一场速度的对决一般。

坐在耶律辂对面与他对局的人并非是林四公子,而是翰林院掌院学士杜大学士的长孙杜大公子。

舞阳和端木绯的目光在四周扫了半圈,就看到了穿了一件蓝色云纹直裰的林四公子,只见他神色黯淡,嘴角倔强地紧抿着,似有一分羞愧,两分不甘,三分悔意。

难道林四公子也输了?!两人的脑海中同时浮现这个念头,脸上更为惊讶了。

“啪、啪、啪。”

那激烈的落子声还在此起彼落地响起,落子声之间火花四射,剑拔弩张。

端木绯隐约想到了什么,低低地说道:“他们……是在下快棋?”

“还是十息一手的快棋。”涵星来到二人跟前,压低声音说道。

前面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这么多人,舞阳和端木绯自然是看不到棋局的。

不过,一旁有两个內侍正来来去去,熟练地把棋局一一摆了出来,供皇帝和几位大臣观棋,舞阳和端木绯干脆就去了东边靠墙的座位给皇帝行了礼,顺便也沾沾皇帝的光,观一下棋局。

这场棋局已经接近终盘。

比起之前姑娘们的那局棋,这局棋显然凌厉不少,如同沙场上敌我双方誓死拼杀,黑子白子皆是频出杀招,棋局初看扑朔迷离,再一看,其实优劣已分。

不出十招,胜负必分。

仿佛在响应端木绯心头的猜测般,耶律辂和杜大公子的方向传来一阵哗然,观棋的众人瞬间骚动了起来。

下一瞬,内侍就快步过来,战战兢兢地禀道:“皇上,杜大公子投子认负了。”

耶律辂又赢了!

闻言,皇帝的嘴角紧抿,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加上这一场,大盛已经连输三局了!

围棋,乃棋之鼻祖,起源于华夏中原,千年来源远流长,堪称君子之艺,君子之术,君子之学。

可是现在,泱泱大盛居然在围棋上输给了北燕区区番邦来人。

棋盘方向再次传来一阵骚动,耶律辂站起身来,四周的公子姑娘们自然而然地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着一身靛蓝色翻领镶边戎袍的耶律辂昂首阔步地朝皇帝的方向走来,在三步外停下,似是没有看到皇帝的不悦,笑吟吟地抱拳,用一口流利的大盛官话说道:“大盛皇帝陛下,本王曾闻楚氏长女棋力不凡,能否请教一二?”

四周瞬间一静,落针可闻。

一时间,四周的不少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楚老太爷,神色皆有些微妙。

这京中谁人不知宣国公府的楚大姑娘聪慧绝伦,才学惊人,不过红颜薄命啊……

楚老太爷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盅,缓缓道:“谢二王子赞誉,不过老夫的孙女已经不在人世……”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

端木绯不由垂眸,长翘的眼睫微颤,眸中泪光闪烁。她知道她又让他老人家伤心了……

“可惜了!”耶律辂似唏嘘似感慨地长叹一口气,跟着又摇了摇头,“不过,今日看来,大盛的棋力不过尔尔,这楚氏长女虽有才名,可本王记得中原有一句古语: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语外之音就是说楚青辞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犹如阴云密布。

他们大盛乃天朝大国,竟然要被一个区区番邦蛮夷如此羞辱!

此刻阁中有数十人,皇帝当然可以从随行臣子中挑出一个棋力远胜耶律辂之人,只不过这些臣子多数已过不惑之年,就算是赢了耶律辂,也未免有以大欺小之嫌疑……说来还是这些年轻小辈不争气!只可惜无宸公子不在……

“二王子,本宫的辞姐姐岂是你能提的!”这时,舞阳不悦地出声道,目光锐利而冰冷地看着耶律辂,“别说你连辞姐姐一根指头也比不上,连本宫这个才九岁的绯妹妹都比不上!”

这一句话让周遭几十道目光都集中到了舞阳身旁的端木绯身上,不少人还记得端木绯赢了吏部尚书游君集的那局棋,神色各异。

耶律辂也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了端木绯,上下打量着这个身量才到他胸口、好似白面团子一样的小丫头,眯了眯眼,似是自语道:“小丫头看着有点眼熟……你是不是姓端木?!”他直接抬手指着端木绯问道。

端木绯还没说话,一旁的九华已经惊讶地脱口而出:“二王子如何知道?”

耶律辂嘴角一翘,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淡淡道:“本王四年前曾去过一次北境扶青城,那个端木守城尉的傻子女儿,就是你吧。”他神色与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与嘲讽。

端木绯完全不记得以前曾见过耶律辂,四年前,原主才五岁,记忆里懵懵懂懂的,多数都是关于父亲与姐姐的记忆。

端木绯抬眼看着几步外的耶律辂,黑白分明的大眼中透出一抹清冷的寒光。

对于两国议和,端木绯没有任何意见,毕竟两国长年征战受害的终究是那些普通百姓与边关将士,但是这北燕二王子对亡者没有一丝敬意,如此狂妄,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也免得他不知天高地厚,真的以为大盛无人!

端木绯仰首对着耶律辂笑了,朗声道:“二王子殿下,家父正是端木朗。殿下可要与我手谈一局!”

端木绯声音清脆如溪水叮咚,清澈明净,却又透着几分挑衅。

耶律辂闻言有些可笑,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你一个傻子还敢向我二王兄挑战?!”

耶律辂身后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穿着珊瑚红斜襟胡服的异族少女。

那异族少女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口音,模样与耶律辂有三四分相似,浓眉深目,面若桃花般艳丽,额心垂着一串红色的珊瑚珠串,映得她肌肤白皙胜雪,两侧颊畔的秀发与红色丝带一起编成了几股小辫子,随意地垂落在胸前、肩上,俏丽可爱,别有一番异族风情。

这少女也是北燕使臣队中的一员,是北燕王膝下的五公主耶律琛。

耶律琛比端木绯要高上近一个头,以轻蔑的目光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端木绯,丰润的红唇轻扬,娇声道:“我二王兄三岁学棋,十岁已经在我北燕难逢对手,还远赴东瀛,拜在东瀛第一棋圣门下,被棋圣视为其唯一的传人,三年都不曾有过败局。”

东瀛人好棋,大盛人也有耳闻,数百年来,也时有东瀛棋手不惜千里迢迢渡海赴大盛切磋棋艺,这东瀛棋圣就是其中之一,曾在江南与数个棋道高手对决,罕有对手。

周围众人的面色皆是一变,心知这位北燕五公主并非夸口,刚刚那三局快棋足见耶律辂的棋力。

相比下,端木绯虽然在围棋上似是有几分天赋,但是毕竟只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那日能在那局残局上找到一线生机赢了游君集,一来是因为游君集大意,二来恐怕也有几分运气与巧合。

现在与耶律辂这样的棋道高手从头开始下快棋,就不是几分运气可以赢棋的了,一旦再输,就验证了方才耶律辂那句“大盛的棋力不过尔尔”,丢的可是大盛的脸!

众人询问的目光皆是看向了皇帝,皇帝面沉如水,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没有说话。

端木绯却似乎没发现其他人异样的神色,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耶律辂,再次问道:“二王子殿下,你可敢与我一战!”

这个小傻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耶律辂的嘴角翘得更高,那笑意中的嘲讽却更浓了,淡淡道:“那本王就陪你随便玩玩!小丫头,你输了可千万别哭鼻子!”

端木绯甜甜地笑了,一本正经地宽慰对方道:“二王子殿下放心,我输棋的时候从来不哭的。说来,我也有好些年没输过棋了呢!”她掐了掐指头,似乎在不确定地掐算着时间。

别人只当端木绯是装模作样,而君然却是有另一番想法。

以他对这黑芝麻馅的小团子的了解,她说的话十有八九是认真的。

君然闻言差点没笑出来,只能勉强忍耐着,肩膀抖动不已。

有趣,太有趣了!

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自己独享呢!

君然悄悄对着小厮招了招手,在小厮的耳边附耳吩咐了一句,那小厮微微点头,然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三四息之间,根本就没人注意。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花影重重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九全十美剩女不淑盛世妖颜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中宫一品女仵作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玉回眸长女归朝权妃之帝医风华闺范情牵断恋之暮帘夕阳大宅小事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权臣闲妻炮灰攻略尚书大人易折腰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喜良缘世嫁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完本推荐: 文娱万岁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全文阅读国际供应商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辣手狂医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最强主角系统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变身荒野女主播黎明之剑九阳帝尊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真不是学神重燃弄西游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吞天龙王这个地球有点凶毒医娘亲萌宝宝独步成仙韩娱之透视未来还看今朝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进化之眼五零俏军嫂养成记箭魔神级农场朔明王者时刻我的极品美女总裁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宇宙最强矿工星际之全能进化仙韵传狂探都市超级医圣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