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127章 126独处

第127章 126独处

端木绯很识时务,乖巧地问封炎:“封公子,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她眨巴眨巴地看着封炎,笑得温顺甜美,仿佛一只可爱的小奶猫。

封炎冲她微微一笑,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说了要教你骑马的。”说着,他朝四周看了一圈,“这里还算平坦,我们就在这里学。”

看他兴致勃勃地欲为人师的样子,端木绯完全不敢说不,只能顺着他的话道:“那……就麻烦封公子了。”

封炎翻身从奔霄一跃而下,让奔霄到旁吃草,兴致勃勃地教了起来:

“骑马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害怕,如果你上马就害怕,霜纨也会感觉到你的恐惧。”

“当你发现马跑偏时,就用缰绳向一侧拉……”

“仔细随着霜纨的步伐‘小颠’……等你学会了这个,以后快马奔驰时就不会颠得五脏六腑都翻江倒海了。”

“慢慢来,不着急……”

封炎耐心地仔细与她说着,端木绯练了近半个时辰,才下马小憩。

此时她的额头已经沁出一层薄薄的香汗,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如那清晨犹沾着露水的花瓣,莹润生辉。

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精神奕奕,正打算把霜纨栓在一旁的树干上,就听封炎道:“让它们自个儿玩吧。奔霄会看着你的霜纨的。”

奔霄还会看护马儿啊,不愧是马王!端木绯再次崇敬地看向了奔霄,把霜纨牵到了奔霄身旁,一本正经地说道:“奔霄,那我家霜纨就拜托你照顾了。”

她一边说,一边还特意奉上了一块红糖作为孝敬。

奔霄不客气地吃了她掌心的那块红糖,然后打了个响鼻,就往前跑去,从一片灌木丛上飞越而过,霜纨则是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就像是一个忠实的小跟班似的……

“封公子……”

端木绯收回了视线,看向了身后几步外的封炎,却见他右掌捂着脸,眸中水光潋滟,耳尖有些红红的……

看他这样子难道是……发烧了?!

“封公子……”端木绯上前了一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封炎则是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似乎是有数人朝这边走来,端木绯下意识地循声望了过去。

不远处,韩士睿骑着一匹骏马,带着三四个神枢营士兵从一片密林中而来,他们显然也看到了端木绯和封炎,停了一瞬后,就策马朝这边过来,伴着轻微的盔甲碰撞声。

韩士睿穿着一身蔚蓝色的戎装,搭配一套银光闪闪的轻甲,金灿灿的阳光下,那轻甲甚是炫目,映得他整个人神采焕发,春风得意。

“这不是封公子吗?!”

韩士睿一边笑着与封炎打招呼,一边抬手做了个手势,他身后的那个几个士兵就勒马停了下来,而他自己则继续上前。

到了封炎跟前,他也不下马,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封炎,俊朗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轻蔑与嘲讽。

封炎看似血脉高贵,然而,他与伪帝之间的血脉关系就注定他不会有什么前途,错过了这一次,也不过有下一次。

就是昨晚的事,事到如今,封炎也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他再提,也不会有人信了。

想着,韩士睿的眼角眉梢就泛起了几分得意。

“韩将军。”封炎看着韩士睿淡淡道,“真是巧了。”

“是啊。我与封公子真是有缘。”韩士睿嘴角微翘,故意拱了拱手,“说来,我还没‘谢谢’封公子呢。”

韩士睿笑吟吟地在“谢谢”这两个字上加重音量,显得意味深长。

封炎只是抿嘴浅笑,从对方的三言两语中,他已经可以肯定韩士睿昨晚夜猎时的行径不仅仅是落荒而逃,还是祸水东引。

是韩士睿故意把那头黑熊引向了自己!

见封炎不接话,韩士睿不免有些无趣,可是回想昨日发生的一切,心里还是有几分意难平。

本来,他昨日猎了头猛虎,是这次秋猎的魁首,风头无人可及,皇帝要把神枢营交给他,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偏偏封炎毫无自知之明,非要以夜猎向他挑战……最后还把他的风头都抢了!

有了封炎在夜猎中猎到黑熊,谁还会记得他也猎了虎!

韩士睿眼中闪过一抹嫉恨,瞥了一旁的端木绯一眼,阴阳怪气地又道:“封公子,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带着个小姑娘进山林,要是遇到虎狼猛兽,出了什么意外,那就不美了。”

闻言,封炎本来漫不经心的俊脸瞬间一凛,乌眸中寒芒如电,朝韩士睿射去。谁也不能拿蓁蓁的安危来说嘴!

韩士睿被这冰冷如刀的一眼看得心中发虚,捏紧了手中的缰绳。

“韩将军,虎狼倒也无妨……”封炎唇角勾出一段似笑非笑的弧度,细碎的阳光透过上方浓密的树冠在他俊美的脸庞上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让他的脸庞看来阴森诡异,浑身透着一股邪魅危险的气息。

话语间,封炎的声音变得更为轻缓柔和,斜睨着韩士睿,“这若是再来头熊,韩将军可要小心了!”

韩士睿脸色变了变,眯眼看着前方的封炎,“本将军也是一片好意,封公子好自为之!告辞了。”

话音未落,韩士睿一夹马腹,气冲冲地策马离去,他身后的几个士兵紧跟而上。

马蹄声渐远,他们的身影很快就在浓林密荫间淡去……

四周又只剩下了端木绯和封炎,还有那风吹草木的哗啦声不时响起。

“沙沙沙……”

韩士睿和封炎虽然只交谈了几句,却是句句透着意味深长,端木绯隐约也听出了端倪。

她朝封炎走近一步,问道:“封公子,昨日的夜猎可是发生了什么?”

封炎本来不想说这些事来污了端木绯的耳朵,可是当他对上她那双宛若水洗的明眸时,耳边忽然响起母亲的叨念:阿炎啊,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封炎浓密的眼睫微颤,又瞬间改变了主意,声音晦涩莫名,“其实,昨日能这么快猎到黑熊,也是侥幸……”

见端木绯脸色微讶,封炎立刻猜到她定是想明白了自己的言下之意。

封炎翘起唇角,心道:他的蓁蓁就是这般聪慧!

封炎故意叹了口气,把昨晚巧遇韩士睿,韩士睿却祸水东引,留他独自与黑熊搏斗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端木绯不知道该感叹韩士睿的无耻,还是该惊叹封炎在那种险境下竟然冷静地化险为夷。

封炎……他果然是头云豹!

端木绯眨了眨眼,脑海中不由浮现一头凶猛的云豹力斗黑熊的场景。

至于韩士睿,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尾见不得光的黄鼠狼罢了。

端木绯忍不住抬眼朝韩士睿离去的方向又望了一眼,此刻再回想起昨晚猎台上长庆长公主那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述,心头不免就有些复杂。

皇帝行事轻率,因为忌惮封炎,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神枢营交给了这么一个心胸狭隘、心思恶毒的小人,神枢营可是天子近卫啊。

想着,她那双明净如湖的眼眸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似沉吟,似唏嘘,似感慨……

封炎目光温柔地看着她,“……你觉得,我当如何?”

端木绯不明白为什么要问自己,还是乖乖答道:“自当不能姑息。”

封炎笑了,半眯的凤眸中似是揉碎了星光铺在眼底,轻轻两声击掌,唤道:“墨壬。”

下一瞬,右前方的一棵大树上一阵“簌簌”的骚动,跟着,就有一个着墨绿劲装的精瘦青年从树上轻快地一跃而下,身轻如燕,落在地上毫无声息。

端木绯眼角一抽,忍不住想道:这人到底是何时在那里的?

墨壬看也没看端木绯,直接俯首抱拳:“公子。”

封炎眼底闪过一道锐芒,对着墨壬轻描淡写道:“去办吧。”

然后,他转身看向了几步外的端木绯,俊美的脸庞歪了歪,露齿而笑,神情间露出一抹少年特有的狡黠,笑吟吟地问道:“端木四姑娘,要不要去瞧热闹?”

这句话真是似曾耳闻啊!端木绯眼角又抽了一下,不由心道:怎么总有人爱带她去看热闹呢!

她只是一瞬间的闪神,就发现那个叫墨壬的青年不知何时又失去了踪影,可说是神出鬼没。

封炎抬起右手,尾指成环,放在口间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口哨声悠长响亮,随着风声传播开去……

须臾,就听一阵轻快的马蹄声传来,随着一声马儿高昂的嘶鸣声,高大的黑马率先进入端木绯的视野,它高高跃起,马蹄飞扬,仿佛腾云驾雾般。

后方的霜纨落后了一大截,也轻快地跑了过来。

霜纨一直是一匹乖巧温顺的母马,端木绯还是第一次看到它这么活泼的样子,不由嘴角翘了起来,温柔地抚了抚它脖颈的皮毛。

奔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打着响鼻兴奋地绕着封炎转着圈,那迫切的样子仿佛在说,我们又要去玩了是不是?

封炎拍了拍它,就纵身上马,对着端木绯微微一笑道:“跟我来吧。”

待端木绯也上了马后,两人两马就慢悠悠地朝西南方走去。

四周青山叠嶂,绿树长荫,遮天蔽日,不时有鸟儿扑棱着翅膀在山林间飞过,夹杂着清脆的鸟鸣声。

这九秀山脉山清水秀,风光秀丽,但也很容易迷失方向。

没一柱香功夫,端木绯就已经放弃记路了……

封炎似闲庭信步,一边在山林间漫步,一边对端木绯介绍着九秀山的格局:

“九秀山是大盛十大名山之一,共有九峰,正前方的白云峰又叫龙门峰,是九秀山脉中的最高峰……”

“东边是黑狼峰,西边有紫霞峰、长青峰……我们所处的观月峰是山势最平缓的一座山,多鹿群出没。”

“虎豹狼之类的猛兽大多分布在黑狼峰和紫霞峰一带,还有……”

“观月峰和长青峰之间有条小河,河边常有些鹿兔狐狸什么的去饮水……长青峰上还有一道瀑布,颇有几分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

封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十分随性,而端木绯还是第一次出京城玩,对什么都好奇极了,听得十分认真,那专注的目光一会儿看封炎,一会儿又顺着封炎指的方向朝远方望去……

她完全不知道看似神色淡淡的封炎其实心里一点也不平静,他已经被她看得完全不敢再看她了。

他的蓁蓁,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论什么事,都是全神贯注,全力以赴。

不过,她的这个性子还真是让他吃不消啊……

封炎的心口如小鹿乱撞砰砰地加快,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地说着,口若悬河。

这九秀山脉他最熟悉不过了,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路!

他六岁以前每年都会与母亲安平一起随御驾来猎宫,等他六岁以后,就开始独自随圣驾来此,除了他在北境的两年,年年如此。

九秀山一带不仅是猎场范围连其他八座山峰,他也都跑遍了,不止知道哪里有熊,虎狼,狐狸野貂,还知道……

想着,封炎的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冷芒。

本来昨日他既然达成了目的,也懒得节外生枝,但韩士睿却不该拿蓁蓁来说嘴。

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韩士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封炎惦记上了,此刻,他正好带人来到了昨晚的野竹林附近,一眼望去,周围八九丈都是一片狼藉,那些被黑熊撞断的绿竹还歪七横八地躺在竹林里,附近的地面上还隐约能看到那头黑熊留下的爪印、血迹、毛发……

“将军,这里莫非就是昨晚封公子猎到熊的地方?”一个神枢营士兵随口说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韩士睿面色微微一变,故地重游的感觉并不太妙。

他脑海中快速地闪过许多画面,握着缰绳的左手下意识地微微使力。

每年秋猎的前三日是最佳的在皇帝面前露脸的机会,为了这一天,他特意从杨梵手上弄到了一份观月峰的走兽分布图。为了不露声色,他特意按捺到昨日才去图纸标识的位置猎了那头猛虎,希望能借此在秋猎中一鸣惊人,以得到皇帝的青睐,没想到中途却被封炎横插一脚。

昨晚夜猎时,他再次根据那张图纸找到了熊窝。

然而,黑熊强壮凶猛,远超他的预计,他被它一掌拍伤了左肩,只能策马一路狂奔,后来偶然间发现了封炎的踪影,这才灵机一动,干脆就往封炎那边逃了过去,试图把那头黑熊的注意力引向封炎,好给自己博得一线生机。

最终,他的计划成功了,他顺利地逃走了,却也同时又失败了,没想到封炎竟然拔得头筹——

猎下了那头黑熊!

想着,韩士睿的眸中阴沉如古井。

他要是早知道封炎有这般的身手,还不如留下和封炎共同击毙那黑熊,那么昨晚他领下这神枢营的差事才显得更为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只可惜,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将军,韩将军!”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个身形精干、皮肤黝黑的神枢营士兵骑着一匹棕马朝他这边飞驰而来,满头大汗,行色匆匆。

“吁——”

黝黑的方脸士兵在一丈外勒住了马绳,那棕马发出急促的嘶鸣声,两只前腿高高地抬起……

士兵略显狼狈地翻身下马,气喘吁吁地对着韩士睿抱拳禀道:“禀将军,左哨司在紫霞峰那边发现有行迹可疑的人出没……”

韩士睿顿时精神一振,目露异彩。

这可是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

神枢营是他昨晚刚从封炎手上拿来的,在过去短短的三天内,封炎就带着神枢营剿了流匪,还顺带牵扯出杨梵从流匪那里收受贿赂,官匪勾结的案子,办好了差事也立了威,自己新官上任,绝对不能输了他!

士兵还在继续禀着:“对方极为狡猾,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人,借着山林躲藏潜逃。将军,绕过紫霞峰就是九秀河……”

韩士睿又是面色微微一变,一旦对方遁逃入九秀河,那么他们想要再抓住人无疑大海捞针!

等他现在传令下去,聚集人手然后再赶去紫霞峰,至少要半个多时辰,这贼人恐怕早就跑得没影了。

韩士睿急忙催促那方脸士兵道:“快快给本将军带路!”

“是,将军。”士兵忙抱拳领命,也是翻身上马。

韩士睿高高扬起马鞭,“啪”一声甩在了马背上,马儿嘶鸣着朝西边的紫霞峰驰去,那方脸士兵和他的两个亲兵策马紧随其后。

四人的骏马穿行在一片白桦林,方脸士兵落了一个马身,在后方不时发出声音为韩士睿指路。

“将军,往前走再穿过两片松林,前面就是紫霞峰了。”

“山脚下有一片溪水,贼人就是在溪边饮水时被左哨司的人从一侧山上瞥到的……”

“当时虽然射了几箭过去,不过不确定有没有伤到人……”

没用!韩士睿心里暗道,这都发现了人,居然还让人跑了,果然还是要他亲自出马,以他的箭术,即便是百步之外也可以将贼人一箭毙命!

韩士睿心急如焚,又扬起了马鞭。

“啪!”

“啪!”

“啪!”

马鞭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且越来越快。

韩士睿一心往前冲着,没注意到他身后的几人似乎是有力有不逮,他们之间拉开的距离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而他没有回头,毫无所觉,一鼓作气地冲过一片落叶松林来到了山脚下。

一条清澈的小溪静卧在山脚下,溪水潺潺,晶莹剔透,汩汩的水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如同那流动的水晶般。

韩士睿顺着那溪流往前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两支羽箭凌乱地散在溪水边,旁边似乎有一摊血迹……

韩士睿心中暗喜,利落地翻身下马,急切地朝那边快步走去,马靴踩着地上厚厚的松针上发出咔嗤咔嗤的声响。

他俯身捡起了溪边的两支羽箭,不用看箭上的刻印,他就可以确信这是大盛禁军专用的羽箭。

那么,贼人应该是往……

“咝咝!”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诡异的嘶鸣声,韩士睿皱眉看了过去,却见一尾色彩鲜艳、两指粗细的青蛇不知何时地出现在两三步后弯曲着长长的身体爬行游动。

它仰首张开三角嘴,吐着长长的舌信,那冰冷的金色眼瞳中只有一条狭窄的细缝,阴毒无情。

韩士睿不知道这是什么蛇,却可以从它那鲜艳斑斓的色彩断定这必定是一尾毒蛇。

某些剧毒之蛇一点小小的蛇毒,就足以在瞬息间毒死一头大象。

“咝咝!”青蛇猛然飞窜而起,朝韩士睿的小腿张开獠牙,撕咬而来。

韩士睿面色一变,急忙抽了腰侧的长刀,刀光一闪,那尾青蛇瞬间就被拦腰斩断,瞬间丧命,蛇血朝四面飞溅开来。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在空气间扩散开来……

那条头尾分离的青蛇“啪啪”两声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彻底死绝了。

韩士睿松了一口气,却听后方的马儿发出了惊慌的嘶鸣声,慌乱地踱着蹄子。

韩士睿循声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就在距离他两三步外,又是两尾长长的青蛇吐着舌信盯上了他,体型足足比刚才那条大了一倍,蛇嘴里不住地发出了吐信的咝咝声。

两尾毒蛇在厚厚的松针上游移,发出一阵阵悚人的沙沙声,那声音不大,然而在此刻寂静的空气中,却被放大了好几倍。

韩士睿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几乎是下一瞬,那尾毒蛇弹飞而起,离地三尺,如闪电般朝他的胳膊袭来。

韩士睿忍着肩膀的痛,再次挥舞着那柄银光闪闪的长刀,刀光凌厉如电,一刀就拦腰了其中一尾蛇……

“啊!”

韩士睿吃疼地发出惨叫声,手腕被另一尾青蛇一口狠狠地咬住,紧咬不放。

他凄厉的惨叫声惊起了林中一片雀鸟乱飞。

他当机立断,急忙掐住青蛇的三寸处,那毒蛇终于松口,可见他的右腕上赫然留下了两个血洞。

伤口迅速发黑发紫,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韩士睿再次发出一记痛苦的闷哼声,他将手中的青蛇重重地甩出,青蛇被甩得飞了出去,落在了几丈外,然后飞快地朝另一个方向游走了。

“将军!将军……”

不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三匹骏马从松林飞驰而来,马上的三人纷纷下马去看韩士睿状况。

溪水边,众人皆是围着韩士睿,一片混乱。

没有人注意到右前方的山腰上几丛浓荫间藏着两个人,端木绯把下方的混乱尽收眼底,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四周的静谧与山下的混乱形成鲜明的对比。

端木绯翘起了唇角,一副心情甚好的样子。

有道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只不过……

端木绯飞快地抬眼看了封炎一眼,眸底闪过一道异芒。

今日封炎随口一声令下,就有人准确地把韩士睿引到此处来,那是不是表示,神枢营里其实就有封炎的人?!难怪封炎这么轻易的就把神枢营拱手相让。

封炎看来暗藏了不少实力,所图甚大。

端木绯长翘如梳篦的眼睫半垂,眸光闪了闪,她脑海中不由想到了安平和那个故去的伪帝,一时心潮纷乱。

“蓁……是有趣。”封炎心里雀跃,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蓁蓁”硬生生地改了口,眼底似燃烧着火焰般灼热明亮。

他就知道蓁蓁不会觉得他做得不对!

从以前,阿辞就是这样的,善良正直,是非分明,绝不会把她的善心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阿辞看着柔弱,却是极有主见的人,不会被人轻易动摇。

封炎的心情就像鸟儿展翅般地飞扬起来,连嘴角也弯了起来,然而,下一瞬,就见端木绯清了清嗓子提议道:“封公子,要不……我们回去吧?”

端木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期盼地看着封炎,她在说的是回猎宫。

封炎却是故意歪曲她的意思:“好,我们回去接着练习骑马。”

说话的同时,他轻松地翻身跨上了马背,等到端木绯也不太熟练的上了马后,他才收回目光,上半身微微往前,他胯下的奔霄已经知他心意,踏着马蹄往前而去。

这一人一马如此默契,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看得端木绯艳羡不已。

她不由看向了霜纨,摸着它的鬃毛,嘴里喃喃道:“霜纨,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抓住了马绳,慢慢地遛着马跟随封炎又离开了。

按照封炎的计划,是想找一处空旷的空地好好教端木绯骑术,然而,走出一大片大青杨林后,迎头就见百来丈外六七个公子姑娘与他们正好迎面相对。

远远地,还看不清来人的容貌,可是从对方衣着、身形与马匹,封炎心里已经隐约有数了。

果然,下一瞬,就见前面一道大红的身影对着他俩挥起了右臂,“炎表哥,绯妹妹!”

奔霄只是稍一停步,霜纨就“得得得”地从它身边踱过,封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端木绯乐滋滋地投向了舞阳和涵星她们。

“舞阳姐姐,涵星表姐,云华姐姐。”

几个姑娘家聚在一起,好不亲热,就像是失散的姐妹终于又重逢似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

看着孤零零的封炎被抛在了后方,君然差点没笑出来,闷笑着抖动着肩膀。

“阿炎,”还是谢愈策马飞驰到封炎身旁,他当然不知道内情,笑嘻嘻地取笑道,“你和端木四姑娘怎么走丢了?”

“是啊是啊。”君然策马也过来了,似笑非笑地接口调侃道,“阿炎,你也太不小心了!”君然一语双关。

封炎斜睨了君然一眼,连名带姓地唤道:“君然,你们怎么来这里了?”君然这家伙也太不靠谱了,这么件小事也办不好,居然又把人给带回来了?!

君然笑眯眯地甩了甩马鞭,“云华说想要猎头狐狸,我记得这附近的松林虽然‘冷凄凄’的,不过好像有狐狸出没,就过来了。”

他怎么知道阿炎的品味这么独特,不带小姑娘家家去赏花玩水,居然跑到这么片荒林来了。

封炎自然是看懂了君然眸中的那一抹戏谑,随手摸了摸奔霄的鬃毛,“奔霄,我想着小马驹还是别送人了,养着给你作伴也不错……”

奔霄似乎是听懂了,欢快地在原地踩了两下蹄子。

阿炎这是要克扣他的小马驹?!君然如遭雷击般,眨了眨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封炎,“阿炎,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这一次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得更漂亮的!

谢愈一头雾水地来回看着君然和封炎,不知道他们俩的话题怎么忽然就从猎狐转到了奔霄的小马驹身上……不管了!

谢愈急忙开口争取道:“阿炎,奔霄有小马驹了?不如送给我吧!你放心,我肯定会把小马驹照顾得好好的,让它住最豪华的马厩,吃最好的干草……”

谢愈滔滔不绝地保证着,君然笑吟吟地看向了他,揉得拳头咯嗒作响,道:“谢三,你确定要跟我争?”

谢愈心中警铃大作,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豺狼盯上的待宰羔羊,但是,为了奔霄的崽儿……

“阿炎,你考虑一下我啊……”

话音还没落下,谢愈已经很怂地落荒而逃。

君然勾了勾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一夹马腹,策马朝谢愈追了过去。

“喂喂喂,君然,你跟着我干嘛!……我是不会放弃小马驹的!”

一时间,只听谢愈大呼小叫声回荡在四周,也吸引了几位姑娘的注意力,一片语笑喧阗声,好不热闹。

他们在原地稍稍歇了两盏茶时间后,就继续上路了。

接下来,狩猎才算是真的开始。

几位公子各显神通,尤其是封炎和君然,这两人几乎箭无虚发,每一箭都必有所获,没半个时辰,大伙身后的箩筐里就被猎物装得满满当当,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在阳光和微风的抚触下,血腥味越来越浓了……

不仅是公子们收获颇丰,姑娘们也是装了两箩筐的野果子和野山菇,众人皆是满载而归,等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猎宫时,约莫是未时过半。

烈日中天,四周也陆续有一些人从猎场归来,舞阳招呼着大伙儿一起去翠微园的水阁中吃些甜汤,可是他们才刚下马,就见三四个锦衣卫朝他们走来。

为首的锦衣卫指挥使程训离对着众人拱了拱手,给舞阳、涵星等人见了礼,然后就对封炎淡淡道:“封公子,皇上有请!”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封炎还没说话,谢愈已经大步先跨了出去,“程大人,我们俩先说几句……”

他亲热地招呼着程训离到一边说话去了,两人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跟着,就见谢愈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跟着程训离回来了。

“阿然,我们跟阿炎一起去见皇上吧!”

谢愈眨了眨眼,看他那轻快闲适的样子,其他人也猜到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皆是释然。

封炎、君然和谢愈跟着程训离走了,剩下的人也就各自散了,回了猎宫的住处。

一炷香后,舞阳和端木绯就在瑶华宫里舒舒服服地喝上温温的甜汤,香甜的味道弥漫着在鼻息唇齿间,化去身上的疲惫。

这时,出去探听消息的小內侍就回来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得是仔仔细细:

“殿下,今早新上任的神枢营佐击将军韩士睿被毒蛇咬了,幸而伤口处理得当,送回猎宫后,又让太医看了,方才保住了性命。”

“韩将军缓过来后,就去找了皇上,说是封公子害了他,所以皇上才特意宣了封公子过去对质!”

“方才君世子和谢三公子在皇上跟前给封公子作了证,说封公子今日一大早就和他们一起去了猎场。”

“皇上刚刚已经放封公子他们回去了。”

舞阳随手打发了那个小內侍,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道:“绯妹妹,俗话说的好: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韩士睿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光风霁月的,原来心胸如此狭隘。本宫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在夜猎中输给了炎表哥,所以心里不服气,借故找父皇告状呢!”

端木绯慢慢地饮着甜汤,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这事儿封炎做得漂亮极了,想告状也得看韩士睿有没有这能耐!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归朝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烟水寒家有悍妻怎么破炮灰攻略君九龄似锦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一品女仵作盛华吉时医到凰妃凶猛半缘君:深宫青城凤回巢回到古代当兽医药结同心诛砂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喜良缘重生空间守则娇娘医经
完本推荐: 科技衍生全文阅读明天可期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罪域的骨终为王全文阅读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全文阅读书籍供应商全文阅读崛起美利坚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港娱1975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超级吞噬系统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万界淘宝商全文阅读江山美人志全文阅读汽车黑科技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州文武金粉狂探天道制霸计划娱乐帝国系统无垠入骨知相思近战狂兵乡野小神医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神级明星系统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狂暴武魂系统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成神风暴魔法种族大穿越民国谍影朔明箭魔我在异界有座城氪金成仙超凡黎明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地府朋友圈帝霸都市少年医生我是仙凡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