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410章 军火贸易动向

第410章 军火贸易动向

现在开始建警校,然后对外招生进行培训,固然是解决警力缺口的途径之一,但这种方式有个很明显的缺陷就是周期过长,大概需要几个月才能见到实际的成效,而眼下的治安状况显然不可能留给司法部太多的时间。

当然任亮同时也提出了另外一种比较快捷的解决途径,那就是从相关部门人员和有过类似从业经验的移民中招人,边培训边上岗,以此来缩短人员培训时间。

作为执委会下属的暴力机关,属性相似的“相关部门”自然便是军方了,不过军方挖司法部的墙角容易,司法部想要再挖回来可就难了。颜楚杰的态度很明确,现在计划中的几处海外据点还存在着不小的兵力缺口,军委正打算进行新一轮的征兵计划,这个节骨眼上要是把人员分给司法部,那就不是扩军而是裁军了。

后来还是在陶东来的协调之下,军委选择了一种比较折衷的做法,即让一部分服役一年以上,在历次作战中受伤的人员退伍转业,纳入到司法部的编制。这些人由于伤情所限,虽然已经不再适合踏上战场,但具备一定的军事素养和纪律性,转行从事治安工作还是比较能胜任的。而司法部对这种人员所设置的门坎也拉得很低,只要脑子清楚、有独立工作的能力就行,对身体残疾状况也没有硬性要求,下肢受伤的可以做内勤,上肢受伤的可以去一些机关做门卫,总之只要没瘫痪在床,都可以安排工作岗位,由此也能看得出司法部的人员缺口大到了何种地步。

这种安排对军方来说就比较容易接受了,这样既帮他们减轻了人员负担,同时也能在参军入伍的民众当中留下个好口碑——为执委会征战而受伤的人,至少还有进入公门这个退路,不至于说战后给点物质奖励就撒手不管了。

除此之外,从移民当中挑有经验者进入司法部,也是一个比较方便的办法。事实上这个方法从去年就已经开始采用了,前来投奔海汉的移民当中不乏有在公门里做过事当过差的人,而这部分人往往都拥有一定的治安管理甚至是刑事侦破的经验,入职之后上手的速度也比较快,一向是警察司乐于收纳的人员。

三亚港警察中队的队长余震以前就是崖州衙门的捕快,被巡检魏平说动之后投了海汉,然后进了警队,短短半年多时间,便由见习警员一路升到了中队长。当然了,余震能升迁这么快,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警队的确没什么专业人才,大部分警员都是放下锄头拿起警棍的新手,余震这种经验者的表现在其中就会很快凸显出来。

而阮经文的状况有点不同,他虽然出身军界,但由于是降将,短期内进入民团军服役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军方最后还是没能争得过任亮,让他把阮经文连同其他一批南越降兵中的基层军官给要了过去。不过有限的南越水师俘虏从兵到将是一个没放,这批人军方打算自己留着,待甄别之后用于充实尚不够成熟的海汉海军。

阮经文虽然也算是贵族出身,但他能担任城防军参将倒并不完全是凭借家族背景,自身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家族从他小时候便培养他走习武从军的路子,刀枪等兵器都是从十岁之前就开始修习,也曾上过与北越作战的战场,立过军功,与那种绣花枕头式的纨绔子弟完全不同。

以安南人的平均身体状况来说,阮经文算是长得比较高大壮实的一类,很顺利就通过了基本的体检和一些简单的体能测试。前两关的检验通过之后,绝大多数人的入职体测就到此为止了。不过像阮经文这种在个人档案上被标注了“有习武经历”的人员,还得额外加试一个环节。

任亮专门向军委申请了一个班的海汉民兵,担任这些考生的模拟执法对象。当然了,想要让这些执法对象乖乖伏法,那考生们就得拿出自己的本事才行。

虽说只是个模拟考试,但军方也不愿被警察司给瞧低了,派过来的人都是1627年入伍的“老兵”,练过擒敌拳,有过战场格斗的实战经验,普通的警察肯定是很难在他们手里讨得了好去。

虽然这批考生都有习武经历,但却并不是人人都有格斗对战的丰富经验,一下场动手,往往便被民兵们三下五除二给制服或放倒,看得几个考官都是连连摇头。

阮经文的表现显然在这群人当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与他对阵的民兵在徒手交锋中很快就败下阵来,任亮又点了一人上去,依然是不敌阮经文。眼看这种单对单的比试,民兵们应该都不是这南越降将的对手,任亮索性便中止了比试,询问阮经文还有什么能够展示出来的本领。

阮经文也知道此时是为自己搏前程的时候了,当下便讨要了一根木棍,然后耍了一套棍法,虽然并不是什么名家绝学,但倒也像模像样,一看便知应该是下过了多年工夫。几个考官讨论一番之后,便将阮经文划进了防暴大队的编制当中。

“这防暴大队,莫非便是防止暴民的队伍?”阮经贵听他说到这里,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阮经文得意地应道:“大哥,这个我专门向首长请教过了,这防暴大队便是处理暴乱和其他重大事件的警察部队,责任重大,前途光明啊!”

阮经贵道:“不过这三亚地区在执委会治理之下,一向政通人和,未曾听闻过暴乱之说,责任重大或许是实情,但若是没有表现的机会,这前途光明却也难说啊!”

“大哥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阮经文解释道:“首长说了,之前遇到比较棘手的事情,警察司都是找民团借人,手续麻烦不说,最后这功劳也就大半归了民团。今后有了这防暴大队,很多事情便可由司法部自家处理,立功的机会自然也少不了。”

“若是如此,那便最好不过……”阮经贵正待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便听到外面隐隐传来一阵钟声,应该是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

两兄弟当即便停止了谈话,赶紧收拾收拾出门去吃晚饭了。他们倒不是挂念着晚上的补习班,而是在隔离营住了多日,肚子里早就没什么油水了,如今不用再吃隔离营那清淡的伙食,自然要赶紧补一补。

集体食堂他们自然是不乐意去了,当下便在景观大道附近寻了一家饭店,点了一桌好菜。不过这顿饭的价格的确让他们很是肉疼,两个人一顿饭下来竟然吃了三十多元,这比他们入职后的月薪加起来还多了。

阮经贵还待跟店家侃侃价钱,却不料被这店家好一顿数落:“这位客官,看你穿着谈吐也不是普通人,怎地不知这胜利港的行情!二位刚点的这桌菜,这牛是安南国运来的,这鸡鸭都从广州府运来的,还有这海鲜稍近一点,也是从百里之外的陵水县送来的,这做菜的香料,一部分还是西洋海商从南方千里之外的地方贩运而来,你说这桌饭菜的价格如何少得了?”

阮经文道:“老板你莫诓我,这牛也就罢了,你说本地没有鸡鸭,还需从广州运来,我却是不信!”

“本地当然有啊!田独河对岸就有好几个农场,起码有上千只的鸡鸭,可人家农业部不往外发卖啊!这海汉首长就有好几百人,每天得吃多少肉食?这景观大道上的饭店酒家,你随便找一家打听,问问所用的鸡鸭是不是从外地拉来的。”店家毫不客气地驳斥了阮经文的质疑。

“算了算了,不用争了,我这便付钱就是了!”阮经贵见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自己这一桌,便不愿再与店家争执下去,从口袋里取了流通券出来,点数付给了店家。

两人吃得倒是很舒心,但出来之后都免不了有点心疼这笔开销。如果是放在以前,这一顿饭吃三十多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何况今不如昔,不管是家产还是收入都远远不及以前,这么个消费水平,用不了几天就会把他们仅剩的一点家产给榨干了。

“兄弟,明日开始,我们还是继续吃集体食堂吧!”阮经贵摸了摸圆鼓鼓的肚皮,叹了一口气对阮经文倡议道。

阮经文当然也很清楚自家的状况,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阮氏兄弟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便去了座落在山脚下的胜利港小学,在这里有专门针对新移民所设的夜校培训班,在入职之初都必须要接受一段时间的专业课程培训才行。阮经文在这里终于见到了兄长曾经提过的“电灯”,以至于他在当晚几乎根本就没怎么听进去课程,一直望着天花板上的LED灯发呆。

由于胜利港地区的宵禁是从晚上八点开始,因此夜校课程的时间也并不长,一般每天就只安排两节半小时的课程。两兄弟上完课之后,便径直回住处休息了。

相比阮经文的日程安排,阮经贵显然要繁忙得多,一方面他要继续在商务部进行实习,另一方面还得去办宿舍申请的相关手续,另外被关押进苦役营的旧友武森,也必须要尽快设法去找门路求情,否则多得几日,说不定这家伙就因为性子太烈而被海汉人给拖出去杀头了。

阮经贵第二天便找机会向施耐德告知了自己牵肠挂肚的事情,施耐德倒也算耐心好,听他说完之后还帮他打了几个电话安排相关的事情。阮经贵虽然不太明白施耐德为何要拿着一个小黑匣子自言自语,但他听施耐德所说的内容,倒是与他的事情都有关联,当下也不敢发问,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等待施耐德把电话打完。

“你申请的宿舍没问题,回头你自己去民政部拿钥匙,都安排好了。”施耐德先给了阮经贵一个好消息,接下来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说的那个武森好像有点麻烦,我中午约了颜总吃饭,到时候你跟着去,自己给颜总说说好话吧!”

自从“海汉军工”开始掌管对外的军火贸易之后,商务部和军方之间就走得很近了,两个部门的头脑们经常会聚到一起,商量一下近期的军火销售状况和下一阶段的销售策略。而今天这顿工作餐也不例外,施耐德和颜楚杰碰头的原因,便是要商量接下来对福建方面的军火销售策略。

在海汉对福建许心素集团开始实施军事扶持之后,许心素原本被“十八芝”所压迫的被动局面就逐渐有了好转。原本在1628年就被郑芝龙干掉的许心素不仅成功地挺过了生死关,而且在去年下半年开始接连打出了几次漂亮的反击,让“十八芝”的士气大受影响。而年底时称霸广东海域的刘香团伙也在海汉海军的炮口之下吃了瘪,率部下退回到福建广东交接的海域,其名下的控制区至少缩水了三分之二以上,实力也在这场战事中大打折扣。由于福广两省的战事均处于不利的局面之下,“十八芝”今年对漳州附近的攻势便大大减缓了,甚至隐隐有缩回台湾休养生息的迹象。

“十八芝”的回缩便让许心素有了更多掌控福广海域海上贸易的机会,福建方面非但因为战事的减少而降低订货量,反倒是希望从三亚购买到更多的武器,以便早日对盘踞在澎湖和台湾岛的“十八芝”发动打击。在知晓了海汉海军于珠江口水域大胜刘香海盗集团之后,福建方面甚至提出了想要购买海汉战船。

相比财政上捉襟见肘已经陷入债务危机的安南朝廷,垄断了福建大部分海上贸易的大海商许心素底气显然要足得多,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海汉军工”给安南朝廷的战船报价,直接便让身在广州的董烟云与驻广办联系,声称可按海汉的开价订购战船,而且一开口就要十艘。

这个消息在昨天才通过电报发回三亚,主管“海汉军工”的白克思最近都在田独工业区忙活,一时不能脱身,于是执委会便将这个事务交给了施耐德,让他与军方共同商议之后再向执委会提出是否可行的决议。

对于这件事,颜楚杰的态度表现得非常明确:“出售陆军使用的武器可以考虑,但海军作战舰艇,我认为不可以出售给有能力给我们制造威胁的势力。我们现在虽然跟许心素有军事方面的合作,但今后我们要进军台湾海峡,势必会跟许心素产生利益上的冲突,到时候他要是钻了牛角尖要跟我们干,那卖给他们的战船岂不是成了我们自找麻烦的糊涂招?其他的可以商量,但卖船这事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施耐德道:“但这个单子大啊,十艘船,算上武器装备,那就是好几十万两银子了!以之前的报价来计算,毛利率应该超过100%了吧?十艘‘探索级’,以造船厂现在的规模,不用半年就能完成,这笔生意还是很有赚头的!”

“军火贸易又不是只看经济效益!”颜楚杰盯着施耐德,态度毫不相让:“如果以后要跟许心素开打,要剿灭这十艘我们卖出去的船,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到时候说不定连本都折了!”

施耐德眼睛转了转道:“或者我们想想别的路子,比如说要求他们每年定期把船开来三亚做维护保养?”

颜楚杰摇摇头道:“这个行不通。我们对安南提出这种条件,是因为安南那边根本就没有大型船厂和所需的船坞,没有条件对战船进行维护。但这种说法拿到福建就行不通了,那边的造船厂比我们开的盐场还多,一般的修修补补他们自己就能完成,许心素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答应这种条件。”

“要不把技术标准降低一些,让造船厂改型,生产专门的出口型?”施耐德没有被难住,接着又提出了另一种方案。

“这事我已经跟越之云他们商量过了。”颜楚杰应道:“理论上是行得通的,但如果订单太少,设计制造新船型的费用就降不下来了,因为战船上的很多零部件都已经采用了标准化生产,要改型就涉及到一系列的生产环节。而且战船改型不像陆军武器,可以把技术代差拉得很大,在我们把蒸汽机帆船投入使用之前,海军现在所用的战船跟传统的中式战船,也并没有不可逾越的差距。我们即便专门设计一个出口型号,跟我们原本型号的战斗力差距也不会太大,这对我们来说依然是一种隐藏的风险。”

“这么大的订单,放跑了就可惜了啊!”施耐德听了颜楚杰的说明之后也知道军方的担忧不无道理,但眼睁睁看着几十万两银子从嘴边溜走,又觉得实在有点不甘心。

喜欢1627崛起南海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1627崛起南海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 1627崛起南海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 零点浪漫的全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逍遥小书生大明军工帝国赘婿贞观大闲人三国狼烟行北宋大丈夫这个天国不太平明朝伪君子大唐第一少抗战之血肉丛林特战雇佣兵篡唐三国之大秦复辟天官宋时明月极品庶子极品明君大明王侯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曹贼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替天行盗锦衣春秋春秋我为王抗战之铁血兵锋最强国防生
完本推荐: 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全文阅读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全文阅读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仙武世界大反派全文阅读韦小宝下江南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全文阅读曾想盛装嫁给你全文阅读妙手心医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纵天神帝神级强者在都市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我的小人国仙师无敌剑徒之路修真聊天群动力之王万界建道门都市剑说五零俏军嫂养成记驭香仅有你令我痴狂前方高能进化之眼秘宝之主极品全能狂医我有一张沾沾卡英雄无敌大宗师凌天战尊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花都最强医神至尊剑皇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从姑获鸟开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凡黎明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九天神皇超强兵王在都市

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手机版 - 1627崛起南海全文阅读手机版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手机版 - 零点浪漫的全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