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宫檐 >> 第914章 她只是她自己,这就足够了

第914章 她只是她自己,这就足够了

康熙十四年初春,先于大行皇后的周年忌日,皇帝便侍奉太皇太后与太后,带着后宫嫔妃和王公子弟们,浩浩荡荡往城外狩猎。

自去年五月以来,朝野上下一直传言,皇帝沉浸在悲痛中不可自拔,但如今看来,实属多虑。

当时皇帝辍朝仅五日,便恢复朝政,而后从容应对三藩之乱,更在今年初排兵布阵、力挽狂澜,扭转了清军溃败的局势,前线捷报频传。

此外,内宫中他也有了新宠,那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宫女,如今日日夜夜留在乾清宫中,更是叫他兴致盎然地,带着一家老少出门打猎。

前朝后宫,不论皇帝否刻意地,想要展示他已经走出悲伤,可就算是刻意,那也是皇帝的决心。

如此,大清才有希望,皇室才有希望。

大臣们宗亲们,今日都极其兴奋,盼着在猎场上拔得头筹,得到太皇太后的赏赐。

这一趟除了荣贵人待产,端贵人身体不好,二人未曾随行外,其余人都跟出了门。

只是出门前不久,乌雅氏脚崴了,安贵人本拍着巴掌说她活该,这下可走不了,谁知人家还是来了,更是被太皇太后带在身边,可谓万千宠爱在一身。

眼下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乌雅氏是太皇太后挑选送给皇帝的美人,兴许就是为了助皇帝走出先皇后去世的悲伤。

可即便如此,皇后故世尚不足一年,太皇太后就这般急切,在旁人看来,太皇太后当年对皇后的宠爱都成了笑话,帝王家的无情当如是。

今年春来得早,融融暖意下,万物复苏,满目青绿,猎场上,年轻人策马扬鞭踏尘而去。

玉儿笑悠悠地看着,对身边的苏麻喇说:“我这一年不如一年,早两年还能夸海口说骑马,这两年更惜命,连夸海口都不敢了。”

苏麻喇道:“皇后在的时候曾说,皇上一直惦记着,带您回科尔沁。”

玉儿含笑道:“去做什么呢,除了雅图和阿图,那里还有值得我眷恋的吗?”

苏麻喇说:“可若真有那天,皇上求您去,您去不去?三藩之后,为了察哈尔那一仗,大清必定要重新梳理与蒙古的关系,您不给面子吗?”

玉儿说:“我这么长久地活着,已经是最大的面子,我去不动了,远的地方去不了了。”

苏麻喇知道自己挑错了话题,正不知怎么好,见宫女们搀扶着一瘸一拐的乌雅常在过来,招呼道:“您去哪儿了,脚也不灵便,可别到处跑,仔细被马儿撞了。”

玉儿便见那孩子笑悠悠来到面前,欢喜地告诉自己:“太皇太后,皇上找到一窝刚出生的小兔子,派人给送回来了,臣妾看兔子去了。”

玉儿嗔怪:“母兔子找不见崽子,该急死了,真胡闹。”

岚琪解释道:“母兔子也一并带回来了,它受了伤,据说皇上沿着血迹找到兔子窝,不忍心杀它,就给送回来了。”

“他哪儿是不忍心杀,是惦记着给你好玩儿。”玉儿嗔道,“玩儿去吧,我这里也用不着你,营地里人多,马匹猎狗时不时窜来窜去,你回自己的帐子里,好生待着。”

“是。”岚琪也不争辩,欢欢喜喜地答应,还说,“一会儿让人,把兔子抱来给您瞧瞧。”

玉儿说:“我活一把年纪,还没见过兔子吗?”

可是傻乎乎的小常在,笑得那么甜,高兴地跟着自己的宫女走了。

苏麻喇见边上的帐子里,众贵人、常在的眼神齐刷刷地看向这里,轻声对玉儿说:“皇上宠也罢了,您也跟着宠,旁人不吃味才怪。”

玉儿叹:“她们没能让玄烨选中,又有什么办法呢,既然玄烨挑了这个小丫头,做戏就要做足了,我不过是几句好话而已,谈不上什么恩宠。”

苏麻喇说:“您做戏,可是皇上呢?”

玉儿看向她:“怎么说?”

苏麻喇摇了摇头:“奴婢可不觉得皇上是做戏。”

“可是舒舒她才……”玉儿内心也有所动摇,“玄烨会吗?”

苏麻喇道:“就看乌雅常在,自己的造化了。”

日落前,大部队都回到了营地,但皇帝尚未归来,有人说皇帝去东边视察河堤,晚些才能归来,玉儿便派福全去接玄烨,担心日落后野外有危险。

可是皇帝却先一步派人回来,说要接常在乌雅氏前去。

众目睽睽下,岚琪上了马车,一路被带到皇帝所在的河边,侍卫、马匹和猎犬都在远处待命,水草萋萋,夕阳艳艳的河岸边,只有皇帝一人孤独的身影。

岚琪便命宫女留下,自己缓缓走来,然而她前几天把脚崴了,走路很不灵便,自然没法儿轻手轻脚,早早就弄出动静,吸引皇帝回眸来瞧。

玄烨起身,走向她,岚琪忙福身行礼,但见皇帝牵了自己的手,说:“慢些走,仔细脚下。”

“皇上,天很快就黑了,太皇太后很惦记您。”岚琪说,“您要臣妾来看什么?”

玄烨淡淡一笑:“没什么,就在这儿坐坐。”

“是。”既然如此,岚琪没再多问,跟着皇帝来到河边,玄烨搀扶她在石块上坐下,将自己的风衣解下,披在她身上。

“我不冷。”岚琪却担心皇帝受冻。

“起风了。”玄烨道,“跟你的人糊涂,眼瞧着日落了,也不叫你带上风衣。”

岚琪笑悠悠:“知道皇上在等我,出门急了,不怪她们。”

元宵节以来,已经两个多月,岚琪几乎熟悉了乾清宫里的一切,和皇帝之间,也再不是刚开始那样谨小慎微,说起话来也更亲昵随意。

但宫里是是非非,钟粹宫还有个嘴碎的王嬷嬷,岚琪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就连布常在都好心提醒过,皇上这样把她推在风口浪尖,可别是要捧杀了她。

可是岚琪想,她和皇帝无冤无仇,皇帝何必作践自己,更何况在乾清宫伴驾的日子,除了默不出他教的字会挨骂,其余的时候,他都那么温和,也那么悲伤。

外人以为他们在乾清宫里有多亲热,实则很多时候,皇帝只是一个人发呆,哪怕是在乾清宫的书桌后,面前堆积如山的奏折,他也会陷入悲伤。

最开始的时候,皇帝就明说,他讨厌任何人的安慰和可怜,所以两个月来,除非皇帝提起,岚琪从不会谈到先皇后。

他若是陷入悲伤,就算发一整天的呆,她也安安静静地陪在一边,什么话都不说。

岚琪对布常在说,大不了,自己就当个宫女,大不了,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来过。

这辈子,能陪在他身边,她已经满足了。

诚然,人有贪欲,陪伴的日子越长,想要在一起的愿望就越强烈,若可以,她愿意一生一世都能陪着他发呆。

“你看。”玄烨指着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面,“鱼跳起来了。”

岚琪说:“皇上很稀奇呀?”

玄烨瞥她一眼:“你不稀奇?”

岚琪道:“臣妾小时候,爷爷常带我来这里玩,那一头,还有我家的地呢。”

玄烨不屑:“你家的地?”

岚琪甜甜一笑:“是,是皇上的地。”

玄烨摸了摸她的手,纵然披着风衣,也微微发凉,便道:“罢了,等天气暖和些,我们再来,别把你冻坏了。”

岚琪却拉着他的手说:“我不冷,皇上,天气暖和就有虫子了,这会儿多舒服?”

玄烨想了想,抖开了岚琪的风衣,与她并肩坐着,宽大的风衣将二人都裹住,这样果然一下子就暖了。

“皇上……”怀中人轻声唤,可玄烨只是嗯了一声。

岚琪抬眸悄悄地看他,他眼中是悲伤,是孤独,是让人心碎的痛苦,她收回目光,将脑袋靠在了皇帝的胸前,什么也没说。

就算,他只是要一个人来取暖,她也心甘情愿,她永远无法取代赫舍里皇后,也从没想过能有那么一天,她只是她自己,这就足够了。

骄阳西下,玉儿担心晚归的玄烨,忍不住带着苏麻喇,到帐子外头张望。

终于,东边有人来,迎着夕阳余晖,玄烨和他的坐骑,都像镀了一层金光。

“主子,皇上怀里,还坐着一人呢。”苏麻喇眼神好,说,“是岚琪吧。”

玉儿眯着眼睛看,马儿悠悠,风儿悠悠,玄烨带着他的女人,缓缓归来。

“你说他,不是做戏?”玉儿说,“这样刻意夸张,就怕不被人瞧见,还不是做戏?”

“格格,咱们打个赌?”苏麻喇笑道,“看看岚琪这小丫头,能有什么造化。”

玉儿摆手:“你眼睛毒,我不和你赌。我只是没信心,只是太心疼我的孙子,心疼他这一辈子,总是被丢下。我这个老祖母什么好都没传给他,却把这硬如寒铁注定孤独的命,给了他。”

玄烨一行,越走越近,玉儿恍然在孙子的身上看见故人的身影,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跨了一步,苏麻喇赶紧来搀扶。

玉儿道:“苏麻喇,你知道吗,皇太极曾问我,盛京好,还是科尔沁好。”

苏麻喇颔首:“是,您曾说过。”

晚风清冷,眼角冰凉的,是她的眼泪,玉儿扶着苏麻喇,稳稳地站定,说道:“盛京好。”

喜欢宫檐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宫檐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宫檐最新章节 - 宫檐全文阅读 - 宫檐txt下载 - 阿琐的全部小说 - 宫檐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宫檐秘境学院废材冒险家的调教方法麻衣神算子世界上的另外一个你你的美梦到此为止太古剑尊超级惊悚直播你在心上,爱情那么长国士无双守尸人活人禁忌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盲女x警官,探案簿卡牌法师民调局异闻录机械除妖师曾想盛装嫁给你真空闭合忆中人病名为爱
完本推荐: 重生八零锦绣年:小媳妇,有点田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鬼医圣手:邪王宠妻娶1送2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国际供应商全文阅读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剑娘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高手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最强海贼猎人全文阅读异世武巅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逆天武神全文阅读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古龙象诀韩娱之崛起他身上有条龙神秘老公:高调宠威武不能娶炼尽乾坤超品小农民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都市超级雇佣兵王极品飞仙总裁大人,再爱我一次天命相师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狩猎好莱坞房产大玩家明朝败家子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弄西游欧皇崛起超维术士雷法为王绝代神主末世胶囊系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天唐锦绣明王首辅极品全能学生穿越从斗破开始我在明朝当国公

宫檐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宫檐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宫檐txt下载手机版 - 阿琐的全部小说 - 宫檐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