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王国血脉 >> 第411章 幻觉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五个黑漆漆的牢房,与其他空牢房别无二致,唯有栅栏崭新一片,衬托出其后的黑暗。

臭味浓重。

没有声音。

没有动静。

没有……人?

众人们面面相觑,目光里透出疑惑。

瑞奇拍了拍神思不属的塞米尔肩膀,后者像是进入了梦中一般,慢慢地才回过神来。

就在此时。

“啊——”

一声厚重而悠长的叹息,从其中一道牢房的黑暗里传出,带着点懒洋洋的意味。

“布里,又是你在打鼾吗?”

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咀嚼了几下,像是刚刚睡醒:“他妈的比打雷还大声……”

听见这个声音,塞米尔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黑暗里传来一道人体翻身的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屏住了呼吸。

是人。

活人。

塞米尔抬起的脚步停了下来,似乎在前进和驻足之间犹豫了许久。

他怔怔地看着前方的那道黑暗,手上的火把微微晃动。

看见塞米尔的异状,瑞奇和克雷对视一眼。

钎子紧紧蹙眉,拉塞尔则迷惑不解。

很快,另一个牢房里传出一道闷响,像是有人重重捶了墙壁一下。

众人不由得转过视线,望向另一个牢房里的黑暗。

只听一个苍凉的男性嗓音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说得好像这儿听得见打雷似的……”

听见这把有些漫不经心的嗓音,塞米尔又是一震,浑身都开始颤抖。

黑暗与恶臭里的囚徒们沉默了一阵。

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起:

“话说,打雷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你们谁还记得?”

那个苍凉的嗓音哼了一句,拖出长长的鼻音,似乎在沉吟。

“当然,听好了,纳基,打雷的声音是这样的,”苍凉的嗓音开始吞声吐气,绘声绘色地模仿起来:

“啪!啪!啪!啪叽!啪叽!噗……”

两个牢房之外,其他三个牢房的黑暗里也传来了好几道不同的笑声。

泰尔斯感觉得到,那里大概有五到六个人。

这些笑声里,有的凄清,有的沉闷,有的厚重,但无一例外,都让人觉得心情压抑。

“去你的,塔尔丁,”懒洋洋的声音笑了起来,这个名为纳基的囚犯讽刺道:

“这明明是你跟布里在晚上偷偷摸摸操墙的声音……”

苍凉的声音似乎也被自己逗乐了,狂笑出声:

“操墙,哈哈哈,操墙,哈哈哈哈哈哈啊啊——”

塔尔丁的笑声很长,很怪,但泰尔斯却从里面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狂躁。

和凄凉。

就在此时,第三个声音,从第三个牢房里响了起来。

“啊呀呀……你们很得意是么,纳基,塔尔丁?”

泰尔斯眉头一皱:这像是野兽不满的低鸣。

纳基和塔尔丁的笑声慢慢消失。

相比起第一个声音的懒惰,第二个声音的苍凉,这第三个嗓音尖利而刻薄,颇有些阴森。

让人想起潜伏暗处、磨牙擦爪的捕猎者。

“但我知道,你们瞒不过我的,我知道……”说话的人咬牙切齿,像是瞧见了难以忍受的事情。

沉默。

“啊,”刚刚狂笑不已的塔尔丁轻哼一声,似乎颇为不屑:

“噢,又来了,奈,我们的后勤官。”

下一秒,那个阴森的声音突然爆发高音:

“对!我知道的,纳基,塔尔丁,你们两个话痨,天天说些无聊的对白,其实都是暗号,对不对?”

“你们在阴谋计划着什么!”

咚!

黑暗里传来拳头捶墙的声音。

泰尔斯不无讶异地挑起眉头:这个人……怎么了?

只听这个名唤“奈”的男人一边捶着墙壁,一边歇斯底里地道:

“你们一定在暗中计划,你们想杀了我……对,一定是这样,你们,你们,对,你们隔着牢房,想用无穷无尽的垃圾话来烦死我,然后你们就能独占补给,你们就能活下去,活到那一天……”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咚,咚,咚!

奈捶墙的声音越来越大,颇有些不惜一切的势头。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妄想!谁都不能剥夺我的权利,谁都不能!妄想啊啊!我要杀了你们,我要在你们动手之前杀了你们啊啊啊——”

奈疯狂的吼声回荡在大厅里,充斥着悲苦和痛恨。

牢房外,克雷尴尬地挠挠耳朵。

众人紧张地彼此对视,但瑞奇举手遏止了他们的行动,注视着塞米尔的背影。

而塞米尔只是静静地听着,一动不动

来来回回的咒骂声中,那个懒洋洋的纳基笑了起来,吹起一阵颇有韵律的口哨。

奈的咒骂微微一滞。

紧接着,一段悠扬的歌声在黑暗里响起:

“少年骑马,姑娘提篮,路边偶遇,一见生情。彼时夜星璀璨,彼时微风轻鸣,少年低声呓语:待我富有四海,应汝一往深情……”

不知不觉地,咒骂声小了下去。

纳基的节奏感很好,这段小曲在昏暗的牢房里幽幽传出,混杂在奈的咒骂里,声音清脆,堪称清流。

“国王年老,妇人携杖,他年再见,岁月无情。彼时枯叶纷落,彼时夕阳已临,老妇一声叹息:汝今富有四海,何容一往深情?”

慢慢地,随着纳基的歌声渐弱,奈的咒骂声也消失了。

只余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奈怒哼一声,随后传来重物顿地的声音。

五个牢房里的黑暗再次回归了寂静。

但塞米尔依旧一动不动,默默注视着眼前的黑暗。

唯有手上的火光轻轻颤动。

很快,另一个怯生生的嗓音,在空中瑟瑟发抖地响起:

“纳基,不是……”

这个人要么天生声线细密,要么实在是有些胆小,只听他用断断续续的声音,颤巍巍地道:

“不是,不是……”

纳基在黑暗里叹了一口气,用哄小孩的语气,懒洋洋地道:“怎么了,坎农?”

“那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

只听坎农颤抖道:“那不是打雷的声音,更不是布里的呼噜声,我知道的,那不是……”

他听上去极为惧怕:

“那是……那是铁幕打开的声音……”

包括泰尔斯在内的人齐齐一凛:牢房里的人注意到他们了。

坎农的声音在继续,却渐渐变了味道:

“他们,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要来把我们拖出去斩首了,为了我们的罪过,为了我们的失职,为了我们的不知悔改,为了我们的自私自利……啊!他们来了,来了……我知道的……”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像是嗓音的主人趴到了地面,蜷缩起来,恐慌地呜声哀嚎:

“他们来了啊啊啊——”

“啊,坎农又在说胡话了,”嗓音苍凉的塔尔丁幽幽开口:

“跟上次一样,记得吗,纳基?他说眼前出现了一个女孩……你跟坎农是一个房间的,帮帮忙,打晕他……”

就在此时。

“纳基,坎农,塔尔丁。”

一个沉稳的嗓音慢慢地响起,似乎在黑暗里也带着莫名的力量:

“你们三个,安静。”

说话的人节奏很慢,但他话一出口,就让三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好像确实看见了什么。”

听见这道稳重的嗓音,大厅里的塞米尔轻轻地低下头,似乎陷入了迷惘。

克雷就要伸手提醒他,却被瑞奇按住了肩膀,后者对他摇了摇头。

一直关注着牢房的瑞奇神色一凛:一个脚步声,慢慢地从第四个牢房后响起。

一众紧张的目光转向那个牢房。

一个漆黑的、看不真切的清瘦身影,出现在金属栅栏之后。

泰尔斯隐约看见,这个身影披着乱蓬蓬的长发,遮挡住了样貌,身上的衣物一块黑一块灰,依稀可见狼狈的形容和脏污的外貌。

“光。”

“我看到了光。”

那个沉稳的嗓音平静地道。

一直在冷嘲热讽的塔尔丁不屑轻哼:

“幻觉罢了,就像奈总觉得有人要害他,坎农总是看见女鬼,实话跟你说,有时候我也会梦见艾迪陛下……”

“安静。”沉稳的嗓音再次开口。

这是命令的口吻,不容置疑。

泰尔斯注意到,其他牢房都没有出声,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判断。

清瘦的身影慢慢地靠近栅栏。

牢房外,塞米尔深吸一口气,举起火把,照向这个人。

“啊!”

一声痛呼。

下一秒,明亮的火光中,那个清瘦的身形猛地举起双臂挡在眼前,跌跌撞撞地退后好几步:“太刺眼了!”

“这道光……光……到底怎么回事!”

塞米尔略一犹豫,火把后撤了一些。

这一次,泰尔斯看清楚了:牢房的栅栏后,一个身影在黑暗中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顶着披头长发,胡子长到胸口的落魄男人,站在栅栏之前,慢慢地放下自己的双臂。

塞米尔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的面黄肌瘦,双目无神,看着他显得苍老而颓废的脸——单从外貌上看,足足有五六十岁。

塞米尔的内心一阵闷痛:他记得,眼前的这个人曾是那样的英姿勃发,体格健壮。

但现在……

泰尔斯则看到了另外的东西。

王子注视着这个人拨开长发,露出消瘦的、满布皱纹的面孔,以及从右脸到下巴的——烙印。

泰尔斯怔住了。

那个跟塞米尔一样的,镌刻着古帝国字母“S”的……

罪人烙印。

塞米尔的嘴唇动了动,颤声道:“小巴尼?”

牢里的囚犯生生一震!

“首席先锋官,”塞米尔看着眼前的狼狈囚犯,艰难地道:

“小奎尔·巴尼?”

他的对面,小巴尼瞪着通红的双目,牢牢注视着一门之隔、牢外的塞米尔。

一动不动,就像石化了一样。

牢房里的其他声音也沉默了下来,唯有喘气声慢慢加剧。

另一边的黑暗里,那个名叫坎农的,颤巍巍的嗓音再度开口:“等等,这声音,像是,倒像是……”

一阵从地上爬起来的杂音之后,第二个身影出现在了另一个牢房里。

塞米尔轻轻地转向,照亮了另一个人:

“坎农?”

泰尔斯看见了这个囚犯:他佝偻着身子,斜倚在墙上,一点一点地向栅栏挪过来,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像是生怕被什么东西伤害了似的。

很快,坎农慢慢放下双手,露出污秽不堪的脸庞。

“你,你是……不,不……”这个囚犯呆呆地看着外面的火光,满面惊恐,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而他的脸上,在右边脸颊的部位,同样烙着一个古帝国文的“S”。

泰尔斯突然明白了什么。

塞米尔看着眼前的人,话语里蕴藏不为人知的苦涩。

约拿·坎农,他曾经是,曾经是最勇敢的人,敢与野兽力敌……

但是。

“有些不对头……”

同一间牢房里,懒洋洋的嗓音从坎农的背后响起:“我好像……我好像也出现幻觉了,我居然……居然看到铁幕真的开了,还,还看到了塞米尔?”

摇曳的火光里,一个同样一身污垢的人出现在坎农身边。

他头发不齐,胡子邋遢,双眼无神,面貌苍老,还带着难闻的恶臭,就像个毛发旺盛的野人。

塞米尔深吸一口气,难掩苦涩地转过目光:“纳基。”

“确实是我。”

纳基污秽的脸颊僵住了。

另外三个牢房也骚动起来,好几个身影,先后从火光照不到的黑暗中出现。

塞米尔缓缓地转身,看向第三个间牢房的另外两人,慢慢叫出他们的名字。

“古蒂·塔尔丁。”这个囚犯歪着头盯着塞米尔,瞪圆了眼睛,嘴角慢慢地咧开,露出一个惊悚的笑容。

“索尔·布里。”这个男人颇为健壮,沉默不语。

而剩下的两人待在单独的牢房里,塞米尔叫他们的名字时,格外不同。

“次席后勤官,萨斯·奈。”这是一个浑身紧绷的‘野人’,用满是怀疑的眼神盯着栅栏外的火把。

“还有你,首席刑罚官,卢顿·贝莱蒂。”

塞米尔看向最后一个人,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好久不见。”

而对方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泰尔斯惊讶地看着这几个形容邋遢,脸色不佳,年纪不轻,一看就受苦多时的囚犯,发现他们无一例外,都在脸上的不同部位留有“S”的烙印。

这么说,他们都是……

然而,五个牢房里的人们却做出了让人意外的反应。

“搞什么?”

最后的贝莱蒂无所谓地低下头,自顾自地念念有词:

“这次是谁疯了?也许是补给不够?或者真的见鬼了?”

“什么都不是。”

小巴尼冷冷地打断了他,目光穿过塞米尔,像是看到了一团空气。

“他不可能是真的。”

他污秽不堪的脸上露出嫌恶,背过身子:“所有人回去睡觉,睡醒就好了。”

“不过是……又一次幻觉罢了。”

小巴尼的身影淹没在黑暗里。

喜欢王国血脉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王国血脉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 - 王国血脉txt下载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长生十万年帝灭苍穹绝世狂神带着农场混异界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丹武帝尊玄武战尊无上杀神混沌冥神吞天武帝不死帝尊九幽天帝万界天尊万古之王超级吞噬系统巫师之旅百炼飞升录神魂至尊混元剑帝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我的神级手机助手人皇纪完美至尊异界无敌系统永恒武道暴风法神
完本推荐: 他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狼性总裁要够了没全文阅读重回末世前全文阅读洪荒之太一证道路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全文阅读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中二病也要玩刀剑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万域灵神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武神皇庭我在明朝当国公修罗武神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我和二哈共系统帝霸超脑太监重生之游戏大亨狂暴武魂系统纨绔天医永恒圣帝武神主宰从1983开始璀璨王牌狼与兄弟战场合同工欺世盗国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神能大风暴攻略小社会祖传开挂近战狂兵神医弃女重生之战神吕布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王国血脉txt下载手机版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