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相见欢 >> 归朝

霎时殿内一片混乱,郎俊侠猛然转身,牧旷达扑上前去保护牧锦之。昌流君先是短暂愕然,继而推开牧锦之,持剑上前保护段岭。

“退!”段岭吼道。

使臣们、黑甲军将士俱早有准备,冲上前与征北军士兵厮杀,昌流君从东北角扑来,郎俊侠从正殿前冲去,目标都是韩滨。韩滨却怒吼一声,掀翻了座椅,缓得一缓之间,征北军不怕死般地冲来,以着盔之躯为韩滨抵挡刺客的利剑!

“保护太子!”郎俊侠喝道,“撤退!”

郎俊侠与昌流君一击不中,便退出了正殿,文武官员忙不迭逃跑,紧接着殿内乱箭四飞,惨叫声连起,不知什么人中了箭,倒在地上。

“走!”郎俊侠护着段岭,离开殿外。午门前旭日初升,谢宥带领的黑甲军已杀到了皇城前,征北军正在拼死抵抗。

更多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武独喊道:“朝南门退,与黑甲军会合!”

郑彦策马冲来,拖着数个包袱,反手抖开,兵器唰拉散了漫天,所有人纷纷抓住长剑。

段岭喝道:“听我号令!取韩滨项上人头!”

拔都、赫连博等人带领的使臣团与武独带来的黑甲军武士会合,各自拿到兵器,丝毫不惧,冲上前与征北军相撞。

段岭身边战士仅有数百,却越战越勇,护着他朝正殿宫门外不断后退。段岭手握长弓与箭矢,不断射箭,每一箭所到之处,士兵俱应声倒地。

“武独还有多久?!”郑彦喝道,“快顶不住了!”

“他会来的。”段岭说,“他会来的!”

一片混乱之中,箭矢四处飞射,拔都从旁冲来,按着段岭,让他躲过流箭。段岭在地上翻滚,起身的瞬间远远瞥见牧旷达搀扶着牧锦之,从正殿外踉跄逃离。紧接着段岭弯弓搭箭,一箭射去。

那一箭平地飞起,穿过近百步距离,流星般飞向正殿前,牧旷达大吼道:“锦之!”

牧旷达抱住了牧锦之,被一箭射中背脊,登时倒地不起。

轰然巨响,皇宫正门挨了一发撞柱,阵阵震荡,所有人短暂地停下动作。

韩滨走出正殿,一身铠甲,披风飘扬,威风凛凛,手下奔出,分作两排,吹起号角。

霎时间征北军将士从四面八方涌来,足有近万人,排成方阵,顶盾,持矛,同时齐声大喝,指向段岭与他身前的数百卫士。

“轰”的又一声巨响,午门外,皇宫正门已近乎崩毁。

韩滨抬起手,放落。

第三声巨响,征北军将士躬身,发动冲锋。

皇宫正门应声而落,黑甲军卫士如同潮水一般涌入,排开。一骑当先,驾驭万里奔霄,身着龙鳞黑甲,手持传国之剑——镇山河。

如同李渐鸿再世,看见这黑铠与镇山河的瞬间,就连韩滨也不禁退后半步。

“天下将士,为谁而战?!”武独的声音喝道。

“为我大陈真龙天子而战!”黑甲军齐声吼道。

段岭手持弓箭,站在午门外,沐浴着旭日初生时灿烂无比的万道金辉。

“江州儿郎。”谢宥的声音道,“为谁而战?”

“为我大陈太子殿下而战!”黑甲军齐齐怒吼道。

“见镇山河如见先帝!”武独大喝道,“承我大陈武帝遗命,诛戮乱臣贼子!缴械免死!冲锋!”

刹那地崩天摧,黑甲军如同一道海潮涌起的水线,踏动千万里江山,沧海桑田人间,朝着金銮殿前的上万征北军发动了冲锋!

段岭放下弓箭,回头望向武独,烈日的金光在他的帝铠上闪烁,镇山河折射着古朴的光芒。那一刻如同一个杳远的梦境,不真实得让他一阵阵地眩晕。

手握山河剑,愿为君司南。

他想起有一个人,曾经给过他的,一生的承诺。

上京五月的桃花灼灼绽放;春暖花开草原上大雁飞回的盛景;密林中掠过如同流星般的光点;名堂书阁中深夜的一盏灯……

落雁城外覆盖一切温柔的大雪;潼关城墙上的星河;白虎殿外风雨飘摇的暗夜;邺城燃起的天地辉映的烽火……

千军万马朝他冲来,他朝着眩目的阳光伸出一手。武独驾驭奔霄,在马上躬身,掠向他的面前。

段岭的一手与武独隐匿在铁甲中的手指温柔地触碰,光阴似箭,斗转星移,那身铠甲下火热的躯体,以永不冷却的热血与他相触,仿佛彼此从未忘却这个誓言。

哪怕群星尽碎,银河陨灭,世界归于混沌之初。

一瞬间天摇地动,武独将段岭拉上马去。

“杀——!”

黑甲军震天怒吼,武独带着段岭,手持镇山河,冲向征北军的战阵。征北军甫一交锋便不住后退。在黑甲军的巨大威力与信念面前溃不成军。

奔霄越过防线,踏上正殿前的汉白玉台阶,更多的黑甲军涌来,杀得午门外血肉横飞。

正殿外,牧锦之手中全是鲜血,按着牧旷达的肩膀,艰难地爬到一旁。

武独驾驭奔霄,与段岭从他们头顶越过,冲进正殿,黑甲军潮水般地涌入,控制了空旷的金銮殿。

韩滨面朝武独与段岭。

“你就算杀了我。”韩滨喘息道,“也无济于事,你无法向天下人交代……”

“看看你背后的人是谁?”段岭说。

韩滨一转头,瞬间下意识地腿软,险些跪倒在地,难以置信地转身,看着那人。

黑甲军控制了战场,让文武百官再次进殿内来。

李渐鸿身着黑色武袍,沉默地坐在帝位上,一言不发,只是注视着韩滨。

郑彦将逃出金銮殿的蔡闫又抓了回来,扔在地上。

“一个不小心,险些被他逃了。”郑彦说。

一场混战业已结束,然而蔡闫看到了自己更为恐惧的噩梦。

“蔡闫。”段岭说,“你曾经想到过有今天吗?”

“我说……我说。”蔡闫看到御座上的李渐鸿,登时吓得瘫软,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死、死有余辜……”

段岭走上前,把手伸进蔡闫领中,扯下了自己的那枚玉璜。

“韩滨。”段岭说,“你呢?”

韩滨踉跄退后,李渐鸿脸色苍白,懒懒散散地坐在御座上,两手手肘搁在帝座前,十指相抵,注视殿内。

金銮殿上日渐高起,从天窗上照下,如同一道聚集的光,在这道自头顶落下的日光照耀下,他就像一个鬼魅。阴森的力量似乎将这个已死之人,再次送回了人间,他无声地沉默,却无声地审判着这里的所有人。

群臣哆嗦着跪下,哪怕平生不信有鬼神之事,亦无法解释面前的现象。

段岭与武独走上前去,段岭一手将玉璜递给李渐鸿,李渐鸿便伸手接过,并伸手抚摸他的额头,手指拈着玉璜,递给武独。

武独一怔,看着李渐鸿。

“给你的,你就接。”段岭小声说。

武独的气息窒住了,他的眼中溢出泪水,躬身接过玉璜,握在手中。

接着,段岭将另一块玉璜的绳索绕在手指间,望向群臣。

“陛下万岁!”百官纷纷跪下。

“蔡闫。”段岭沉声道,“你可认罪?”

“我认罪,我……我认罪!”蔡闫说,“不要让我下十八层地狱……我认罪。”

黑甲军卫士架着牧旷达与牧锦之进来,牧锦之一见御座上的李渐鸿,便尖叫一声,昏死过去。

牧旷达已气若游丝,看见李渐鸿的幽灵,登时喘不过气来。

“你……你……怎么会……”

“牧旷达。”段岭说:“你可认罪?你勾结韩唯庸,刺杀我爹,乃是谋逆之罪。”

牧旷达口中喷出鲜血,圆睁着双目,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韩滨。”段岭转向韩滨,说,“你可认罪?”

“跪下!”谢宥喝道。

黑甲军将士上前,按着韩滨,韩滨双膝跪地,恐惧地喘息。

“你勾结牧旷达。”段岭说,“上京之难,增兵不至,挟持百官逼宫,妄图谋害太子。”

韩滨抬起头,怔怔看着御座上的李渐鸿,突然道:“你不是王爷!你不是……”

“不是王爷。”那御座上的“李渐鸿”终于开口,却是李衍秋的声音,道,“却是陛下,于是你罪加一等了,韩将军。”

朝臣这下才是真的魂飞魄散,若是李渐鸿,还可用招灵一类的说法来解释这子虚乌有的现象,然而一开口是李衍秋,那可是真正的死人复活!上头坐的是李衍秋,那棺材里躺着的却又是谁?!

个别胆子大的,猜到了李衍秋是假死,然而今天变故接踵而至,大多数人已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跪伏磕头。

“你认罪么?”李衍秋终于说,“不过你认不认,罪都在这里了,陛下是死人,各位大臣可不是死人。”

韩滨至此终于明白,凄然道:“我为大陈守卫边疆十数载,立下汗马功劳,你李家叔侄却设计假死,诱我回京杀我。也罢,我心服口服。”

“将军岭下你夺我父兵权。”段岭说,“与牧旷达勾结,谋害我父,铁证如山,昨夜我已给过你机会,奈何你一意孤行,更动手想取我性命,罪加一等。本该诛你韩家满门,念在你替我大陈守卫玉璧关有功,推出午门外斩首,从犯从宽发配。现在就执刑吧。”

谢宥答道:“是!”

黑甲军将韩滨押了出去,段岭竟不给他任何机会,午门外只听一人喝道:“斩!”不片刻,便有人将韩滨的头提了进来,扔在殿上。

“提头出去。”段岭说,“传令征北军三军,赦他们谋反之罪,却不可回北疆,择日换防山东。”

“报——”一名黑甲军入内,单膝跪地,“姚侯于江州城外发动埋伏,大败征北军援军,杀敌七千,俘敌万余!得胜归来!”

“很好。”李衍秋说,“传令严守江州城,督察战俘,以免生变。”

李衍秋扫视群臣,又说:“蔡闫冒充太子,本有迷途知返的机会,却授意乌洛侯穆谋害太子性命。更祸乱朝纲,天理不容,治凌迟之罪,曝尸三日,夷九族。因族人已灭,唯冯铎一人为远亲,一同治死。此罪不得赦,但念皇恩浩荡,其父、兄尸首免鞭尸之刑。暂收押天牢,择日行刑。”

蔡闫面如死灰,被黑甲军拖了下去。

“乌洛侯穆。”段岭轻声说。

“臣意图谋杀太子。”郎俊侠从殿旁走出,“犯下欺君之罪,更不知悔改,实乃罪该万死……”

郎俊侠当场跪下,抬头看着段岭,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段岭叹了口气,说:“你虽有罪,却……”

“我知道。”郎俊侠认真地说,“你会有一天,坐在这个位置上,我没有什么能给你的,唯愿你看在我带了你五年的情分上,替我照顾贺连阿母,再过几年,为她送终,其余的,便不求了。”

说毕,郎俊侠的嘴角淌下一线鲜血,滴在地上。

“郎俊侠!”段岭登时色变,失声道,要冲上前去,武独却一个箭步,冲到郎俊侠面前,只见郎俊侠仍直挺挺地跪在地上,闭上了双眼。

武独把手按到郎俊侠的脖侧,片刻后松开了手指。

段岭还未说完,那一刻登时眼泪疯狂溢出,踉跄离开座位,险些摔下台阶,却被李衍秋上前拉住手臂,架住,让他坐回位上。

“念在从前。”李衍秋说,“留他一个全尸,带下去,按太子少保之礼,给他厚葬,以牺牲将士之例奉予抚恤。”

“不……不。”段岭的声音发着抖,说,“武独,快救他!我知道你能救他,快!”

“太子累了,带他下去休息。”李衍秋说,“朕也累了,余人各有封赏。即日大赦天下,除蔡闫与牧旷达之罪乃十恶,不可得赦外,其余俱可按级予赦。”

段岭的耳畔已听不见声音,被武独抱着离开金銮殿,他眼里全是泪水,他想大喊,却喊不出声。被泪水模糊的景象中,乃是群臣朝着他与李衍秋拜伏,山呼万岁。

而文武群臣之间,仍然跪着郎俊侠,鲜血从他的嘴角淌下,双眼闭着,却十分安详,如同只是跪在那里,睡着了一般。

秋风吹过,天气渐凉了下来。

原本蔡闫住过的东宫已被改换,置为冷宫,李衍秋于东北角立了新宫,让三名刺客轮番值守,并调来了不少黑甲军,住在宫内,听太子的吩咐。

牧锦之被打入冷宫,许多事仍未定,使节还在江州盘桓,本是来吊唁,阴错阳差,却成了恭贺陈国太子归朝之喜。李衍秋大赦天下,并排开筵席,设宴款待群臣与使节。轻飘飘一句,告知陈国陛下还活着就完了。

李衍秋轮番召见大臣们,各个好言抚慰一番。太子一回来,陛下的脾气也好了许多,不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似乎完全忘了,先前还打算借韩滨篡位之机,把老臣全部清洗一番,抄他们的家,诛他们的族。

“殿下呢?”李衍秋来到东宫,四处找段岭。

“在花园里。”卫士答道。

“种花?”李衍秋问。

“没有。”卫士说,“在发呆。”

李衍秋当真烦死了乌洛侯穆,活着的时候不做好事,死了以后还让人心里梗着根刺。

段岭正在花园里坐着发呆,武独与他对坐,额头碰额头地笑着说话逗他,段岭勉强笑笑,眼里却是悲伤的。

他曾经想到过,最后一切也许会是这样,然而当它来临时,自己却仍然无法接受。

“皇儿。”李衍秋口气中带着责备之意。

段岭抬起头,与李衍秋对视,继而又低下眼去。

“四叔。”段岭低声说。

李衍秋原本心中有气,然而看段岭这副模样,气却没来由地消了,只觉心里酸楚。

武独行了礼,李衍秋便坐在段岭面前,手掌覆上他的侧脸,摸了摸他。段岭握着李衍秋的手,有点愧疚。

“你怎么不来看我?”李衍秋说。

“是我不好。”段岭勉强笑了笑。

李衍秋牵着段岭,走到花园里,秋季黄叶纷飞,又到深秋时节。

“政务你不想办,也就算了。”李衍秋说,“使节你总得去见见,入冬道路难走,他们不多时就要回去了。”

“好。”段岭说,“我这就去。”

李衍秋似乎想开导段岭几句,但想了想,便又作罢,而后说:“你每日过来陪四叔一起用晚饭成不?”

段岭忙点头,又有侍卫赶来,朝李衍秋小声禀告,李衍秋知道有事,便只好走了。牧旷达下狱,国无宰辅,大多事都要帝君亲政,李衍秋忙得不可开交,段岭想想也是不应该,只得准备收拾心情,做自己该做的事。

“哭了没有?”临走时,李衍秋小声问。

“那天回来时哭过。”武独极低声道,“后来睡着了,再醒来后,便有些精神恍惚,三天了。”

李衍秋说:“你自己看着办,若再这样,玉璜我就要收回来了。”

李衍秋向来没什么规矩,许了手下的东西也可收回。武独无奈,知道这是暗示,只得点头。

喜欢相见欢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相见欢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相见欢最新章节 - 相见欢全文阅读 - 相见欢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相见欢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窃香(快穿)我不成仙有琴何须剑皇帝退休生活医妃独步天下帝神通鉴弃妇再嫁无名大巫(穿书)我有盛世美颜混沌幽莲空间腹黑狂妃太凶猛江湖不挨刀[综]用绳命推销的男人穿书记综漫穿越游戏阴毒妃嫔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坤宁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皇婚总有人类要投喂我[末世]驭兽女尊丛林生活物语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安息日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
完本推荐: 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全文阅读万界至尊大领主全文阅读女总裁的极品兵王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日记本里的秘密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韦小宝下江南全文阅读超级潇洒人生全文阅读狼性总裁要够了没全文阅读高冷萌妻:山里汉子好种田全文阅读僵尸崛起系统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吞天武帝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从庆余年开始轮回道祖,我来自地球第一序列娱乐帝国系统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盛宠之将门嫡妃神魂丹帝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倦天涯无上杀神战天龙帝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都市极品医王大清隐龙天赐良婿神级修炼系统英雄无敌大宗师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玉京仙都市大进化时代明末之草原为王次元法典近战狂兵朔明丹道宗师修罗武神韩娱之透视未来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数风流人物

相见欢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相见欢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相见欢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相见欢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