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宠妻之路 >> 第163章 秦氏死

第163章 秦氏死

阿桔在云阳侯府见到了景王妃。

景王妃是自己来的,并没有带福哥儿,阿桔跟景王妃打照面时,发现景王妃看了看她身后,然后朝她笑了。浅浅的一笑,仿佛看破了她的小心思,可她笑得那么和善,阿桔心里竟生不出任何局促之感。

“灿灿怎么没有来啊?”景王妃示意阿桔坐在她下首,轻声问道。

她眼里有丝狡黠,阿桔暗道京城里的人果然个个心思通透,不过还是笑着解释道:“早饭时在她祖母那里得了好玩意儿,眼里只剩祖母了,我问她要不要出门她都摇头,赖在祖母怀里哪都不肯去。世子呢?我还跟灿灿说来这里可以看到哥哥呢,幸好灿灿没来,要不误会我故意骗她,又要跟我耍脾气了。”

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

景王妃微微诧异,不由自主打量起阿桔来。

头戴金嵌红宝石的凤尾簪子,耳边缀着南珠耳坠,将她白里透红的脸蛋衬得端庄柔美,一双桃花眼含笑望着她,娴静似水。景王妃还记得,初次见到阿桔,是在元宵节赏灯会上,那会儿阿桔看起来就是一个被丈夫宠爱的小媳妇,柔柔的,一看就是纯善之人。再见是福哥儿满月,阿桔乍看是挺像世家媳妇的,但看她时眼里的敬畏又暴露了她很少跟贵人打交道的不足。接下来,每次见面她都能发现阿桔身上的微妙变化,到今天,阿桔已经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当着她的面撒谎了。

想想也是,阿桔虽出身农家,却是读过书的,比京城贵女少的就是眼界,但她嫁给赵沉后,跟着赵沉一起经历那么多,赵沉私底下肯定也指点过她,要是阿桔还跟初次进京一样,赵沉估计也不会如此宠她。

如果说之前景王妃对阿桔还有因为出身不同而生出的提拔指点之意,现在已经把阿桔当真正的世家夫人相待了。她朝阿桔笑笑,同样有些无奈地解释道:“福哥儿倒是还记得妹妹,只是他父王不喜欢他跟我来这种女眷参加的寿宴,把他带在身边教他写字呢。”

她看出来了,上次淑妃的话让阿桔很不自在,因此猜到阿桔今日可能会带灿灿过来,她故意没有带福哥儿,免得惹起闲言蜚语惹阿桔难堪,只是没料到阿桔竟然也没带女儿来。这样也好,阿桔不想借女儿跟王府攀交情,反倒值得她深交,没有辜负她之前的另眼相看。

没了孩子们的牵绊,两人相谈甚欢。

说着说着,阿桔眼皮忽的一阵跳,她微微低头,等眼皮不跳了,继续与景王妃说话,只是不知为何,胸口有些闷,莫名地烦躁。阿桔悄悄摸摸肚子,莫非这次真的有了?

望竹轩后面竹林前的草地上,宁氏吩咐丫鬟铺了蓝色粗布,她坐在上面陪灿灿看鹿,不远处呦呦正领着一头幼鹿溜达。一出生就被阿桔养着,呦呦早就不怕人了,特别是常常见面的宁氏等人。

灿灿坐在祖母怀里,手中拿着一根柳树枝朝小鹿召唤:“呦呦,呦呦!”

不管大鹿还是小鹿,小丫头都喊呦呦的。

可惜任她如何喊,两头鹿都不理她。

灿灿也不失望,继续喊着玩。

宁氏抱着小丫头,给她编鹿娘亲跟鹿宝宝的故事。灿灿听得可认真了,只是宁氏每说一个新鲜词她都要仰头问那是什么意思,宁氏耐性再好渐渐也受不住这种鸡同鸭讲,低头亲亲孙女,柔声哄道:“灿灿咱们回去吧,一会儿外面该热了,热得灿灿身上出一身汗,臭臭的不好闻。”

赵沉曾经故意熏过妻子女儿,灿灿对臭臭印象深刻,闻言立即站了起来,拽着祖母要走:“回去,回去了!”

爱臭美的小丫头,宁氏在心里笑孙女,弯腰想抱着她走。灿灿乖乖给祖母抱,只是没走多远就要自己走。孙女主意大,宁氏不勉强她,跟孙女玩追人,故意让小丫头走出一段距离她再假装追,看小丫头颠颠努力往前跑的娇憨模样,再听她清脆动听的笑声,宁氏心底一片柔软。

闹着闹着,旁边一条小道上走过来一个丫鬟,宁氏扫了一眼没有多看,继续陪孙女玩闹,只是当她发现那丫鬟越走越快最后冲向孙女时,心忽的就提了起来,一边拼命追向离自己几丈远的孙女一边喊她快回来,问梅更是直接朝那丫鬟冲了过去,口中大声喊人。

灿灿呆呆地站在路中央,好奇地看着那边跑过来的人,听到祖母喊她,她回头,却见祖母也在朝她跑。灿灿咧嘴笑了,以为祖母要追她来了,继续往前跑,边跑边欢快地笑,直到被人抓起来时,她的笑声微停之后陡然变成了哭声。

秦氏却笑了,自从赵沉回京后,她从来没有如此开心过。

一直困在屋子里,刚才的奔跑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秦氏瘫坐在地上,左手紧紧勒着女娃不许她乱动,然后在宁氏等人想要冲过来时抬起右手,露出手里锋利簪尾。抬头,她对着宁氏得意地笑,虽然还在剧烈喘息。

簪子是赤金的,在阳光照耀下泛着刺眼的光。

夏日的阳光明明那么热,宁氏却遍体生寒。双腿发软,她告诉自己不要慌,目光从哇哇大哭的孙女身上移向那个女人。女人瘦的几乎不成人形,但眉眼还能分辨出昔日的绝美风采,只需一眼,只需对方眼里滔天的恨意,宁氏便知道,眼前这个劫持了她孙女的女人就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秦氏。

“放开灿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宁氏一动不动,平静地道。秦氏想要的绝不是孙女的命,她最恨的人是她是赵允廷是她的儿子。

秦氏略微恢复了些力气,她盯着宁氏,目光复杂,更多的是嫉妒和愤恨:“你就是那个跟宁氏生的很像的容夫人?果然长得不错,怪不得能把他勾过去。赵允廷呢?我要见他,马上让他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的孙女!”说着将簪子抵在了灿灿脖子下面。

“不要!”宁氏双腿再也支撑不住,瘫跪在地。眼看簪子在孙女白嫩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而孙女哭得越发厉害,宁氏眼泪上涌,但她的声音却陡然凌厉起来,死死盯着秦氏,“你再敢伤灿灿一下,我就要了你儿子的命,甚至让他生不如死!”

秦氏手颤了一下,簪尾又碰到灿灿,她连忙往后退,随即大吼着掩饰自己那一瞬心虚:“快去把赵允廷叫回来,我要见他!”

宁氏马上吩咐问梅:“快去派人进宫请赵允廷回来!”

问梅知道事情轻重,匆匆而去。

秦氏得意一笑,讽刺地看向宁氏:“你说,如果我跟赵允廷说,只要他亲手杀了你我便放走他的孙女,他会不会杀你?你以为他真心喜欢你吗?今天我们看看好了,看看在他眼里,是宁氏孙女的命重要,还是你这个替身更重要,哈哈哈……”

笑声几乎掩盖了灿灿的哭声。

宁氏没有理会已经明显疯了的女人,她心疼地安抚孙女:“灿灿别哭,一会儿祖父来了祖母便抱你去找你娘,别哭啊……”

灿灿听不见祖母的声音,哭着喊娘亲,喊疼。

喊一声宁氏的心就绞得更紧,却只能不停地安抚孙女。秦氏冷冷地瞧着她,抱起灿灿走到不远处的木椅上坐着等赵允廷回来。宁氏紧紧跟上去,继续安抚渐渐止了哭泪眼汪汪望着自己的孙女。

这边动静太大,总管事赵元匆匆赶了过来,看清形势后立即派人拦住往这边涌来的丫鬟小厮,命她们回自己的房间不许擅自出门出府。赵清兄妹三人闻讯赶来,赵元扫视一眼三人,让赵涵过去了,对赵清赵沂道:“二爷四姑娘还是回屋罢。”赵允廷跟秦氏宁氏的恩怨,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是赵允廷最器重的人,赵清自认没有资格在赵元面前摆二爷的谱儿。看一眼花木遮掩的地方,赵清正色道:“父亲向来信赖赵叔,那这边就交给您了,还请您护好大小姐安全。”

“这是赵某份内之事,二爷请放心。”赵元沉声答。

赵清颔首,领着满脸担忧的赵沂离去。

那边赵涵看清生母所做之事,一颗心如坠冰窟,匆匆上前跪下哀求:“娘,你放了灿灿吧,你这样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儿子求你放了灿灿吧,现在放人还来得及啊!”他的娘,他好好的娘怎么变成了这样,她不知道这是死路一条吗!

看到久未见过的儿子,看到已经长了这么高的儿子,秦氏想笑,却哭了出来:“涵儿,你还认识娘吗?你以为娘这样活着,会比死了好受吗?涵儿娘对不起你,不能看你长大成人了,你走吧,忘了我这个娘,娘做的事跟你没关系!”她早不想活了,如果不是恨赵允廷一家人,恨得要带上他们一起死,她早就死了。

“娘,儿子求你了……”赵沉涕泪纵横,只能跪地磕头,乞求生母放人。

秦氏转身,已是铁了心肠。

远处脚步声起,秦氏闻声看去,待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飞奔而来,秦氏苦笑,簪子又对准了灿灿脖子,在赵允廷开口前道:“赵允廷,我问你,你我十年夫妻,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祖父,灿灿疼!”见到祖父,灿灿又哭了起来。

看见孙女脖子上的血,赵允廷目眦欲裂:“到底如何你才肯放人!”

他不回答,秦氏其实也不是很想听了,眼睛盯着赵允廷,盯着这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近似温柔地道:“我要你杀了她,杀了她,我就把你的孙女还给你。”她得不到的男人,谁也别想得到,宁氏死了,她要这个容夫人也死,然后她再杀了赵沉唯一的女儿,让他们一辈子后悔自责。

赵允廷想都没想,一把抽出长剑指向跪在一旁的赵涵,死死盯着秦氏:“虎毒不食子,今日是你逼我的,你敢再伤灿灿一分,我便刺他一剑!”

赵涵额头触地,感受着抵在背上的长剑,忽然什么都听不到了。

死就死吧,死了也算是解脱。

秦氏眼睛却红了,抱着灿灿站了起来,只是就在赵允廷以为她会走过来时,秦氏又坐了下去,疯子般地大笑:“他也是你的儿子,你这个亲生父亲都不想要这个儿子了,我这个母亲有何舍不得的?赵允廷,你杀吧,杀了他也没用,我要你亲手杀了那个女人!”

手中簪子再次刺向灿灿脖子,灿灿本来已经不哭了,现在又张嘴哭了起来。

赵允廷浑身颤抖,看看跪在地上的赵涵,长剑摇摇晃晃。

“赵允廷,你听她的。灿灿若再受伤,就算我活着,我也不会原谅你。”宁氏走了过来,握住他手将长剑对准自己脖子,眼睛却看向秦氏怀里的孙女,声音依然温柔,“灿灿不哭,一会儿你娘就回来了。”眼里全是对孙女的不舍。

赵允廷如何下得了手?

宁氏攥着他手用力,赵允廷往后躲,宁氏刚要追上去,赵涵突然站了起来,抢过长剑抵在自己脖子上,一步一步走向秦氏,红着眼睛看着她:“娘,你真的不在乎儿子的死活吗?”

秦氏大急:“停下,快把剑还给他!”

赵涵不停,手也在用力,血珠沿着长剑缓缓下流:“娘,我从小就知道父亲不喜欢我,可我还是想快点长大,因为我知道娘你喜欢我这个儿子。娘,你喜欢我的是不是?如果你认我这个儿子,现在就放下灿灿,否则我立即死在你面前,反正我的娘都不要我了,我孤零零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眼泪不断滚落,血也滴到了地上。

秦氏双手打颤,乞求地看着他:“涵儿……”

赵涵顿住,看着近在咫尺的生母:“娘,我冷,你现在放了灿灿,我就不往前走了,你不放,我就再走最后一步,就算死,就算我娘不认我,我也想死在她怀里,我……”

“别说了!”秦氏一把将灿灿扔到地上,起身就想去抱儿子,只是她才刚刚起来,一只利箭转眼就到了她背后,深深没入。

难以言喻的疼,秦氏不可置信地低头,看见一颗锋利的箭头穿透了她胸口,上面还有血飞快往下流。她慢慢抬头,看着冲过来扶住自己的儿子,忽的笑了,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抚摸着少年清瘦俊朗的脸庞,柔声告诉他,“涵儿别哭,他,他不要你,娘要你,你一直都是娘的好儿子,活着,好好活着……”

身子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秦氏歪在少年的臂弯,好像听到有人哭着喊她,可她还是看向了前方,看向那个男人,看他站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用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哄女人怀里哇哇哭的小姑娘,柔声哄她不要哭。

秦氏笑了,目光投向头顶的蓝天。阳光刺目,她却恍惚在那光圈里看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一幕,那个男人跟着管家一起往她家里走,长眉凤目,俊美无双。

她闭上眼睛。

如果,如果那天没有偷偷跑到前面去,没有看那一眼,该多好……

喜欢宠妻之路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宠妻之路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宠妻之路最新章节 - 宠妻之路全文阅读 - 宠妻之路txt下载 - 笑佳人的全部小说 - 宠妻之路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一世倾城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阿莞相公多多追着跑佛系少女不修仙权臣闲妻一品女仵作淡定为妃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权爷撩宠侯门毒妻掌事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县令的小娇妻神医嫁到半路杀出个侯夫人琢玉重生之变天娇不可攀医妃惊世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将军媚
完本推荐: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超级美食帝国全文阅读罗喉全文阅读逆天战神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神壕全文阅读极品庶子全文阅读大唐种田直播日常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吞天武帝全文阅读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全文阅读最佳影星全文阅读联盟之魔王系统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战神吕布我的1982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永恒圣王百炼飞升录高调王狼与兄弟前女友黑化日常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灵剑尊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从火凤凰开始的崛起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成神风暴最强神医混都市帝神通鉴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无武江湖宋先生你又装病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和二哈共系统天才神医混都市末日终战冥王退休计划超级小医生神医弃女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宠妻之路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宠妻之路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宠妻之路txt下载手机版 - 笑佳人的全部小说 - 宠妻之路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