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全球高考 >> 最后一次处罚

明明只是一座郊区哨塔, 倒塌的那刻,整个考场都随之震颤了一下。

山顶的景象出现了刹那间的割裂,仿佛可以透过尘雾看见曾经熟悉的金属网和仓库型建筑,建筑顶端是斑驳的白漆, 刷着NA 7232的字样。

那是被藏起来的主控中心。

其他人并不清楚,游惑和秦究一眼就能认出来。

飞溅的尘土带着灼热的温度,蹭过去的时候能烫破皮肤。

游惑抬手挡了一下, 隔着战术手套都能感觉到刺痛,脚却义无反顾地朝前迈去。

刚要靠近,主控中心的景象又在震颤中闪动了几下,就像信号不好的录像。

紧接着,系统的声音响彻整个考场:

【考生故意损毁考场核心建筑, 已造成严重违规,鉴于本场考试不设立监考处,按照考场规则,应当场予以处罚。】

【处罚时间:三小时。】

【计时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人群中不断响起“嘶”地抽气声。

游惑感觉左手臂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就见那里瞬间多了一道伤口,就叠在旧伤之上,殷红的血流淌出来,很快洇湿了卷在手肘的袖口。

这伤和之前一样,像是被飞溅的弹片割出来的。

他抬起眼, 就见秦究的手臂上也多了一道口子。再环视一圈, 在场所有人的左手臂都是血淋淋的。

于闻抓着手臂在旁边跳脚, 哎呀哎呦叫得凶。狄黎要脸,龇牙咧嘴愣是没吭声。

赵嘉彤反应最快,钻进车里给众人拿绷带。高齐、922、021的脸色和游惑秦究相似,都不太妙……

倒不是因为痛。他们这群人什么场面都见过,没几个怕痛的。

脸色之所以不好看,是因为他们找不到伤的来源。

“刚刚有东西飞过去么?”高齐直接撕掉了袖子,胡乱擦着血。

021保持着高度警惕,漆黑漂亮的眼珠在夜色下极亮,她扫视一圈说:“没有。”

“我也没看到。”922转头问道:“老大,你们看见没?”

秦究甩掉血,摇了摇头:“没有东西。”

游惑眉心紧蹙,脸色渐冷。

没有攻击、没有飞来的流弹,没有任何征兆,七百多号人就同时受了伤。这比看得见、摸得着的危险可怕多了。

游惑接过赵嘉彤递来的绷带,正要缠上,却见那道伤口又慢慢收束起来,血液凝固,眨眼间就结了疤,又脱落掉了。

如果不是袖子上的血迹还在,痛感没消,他简直要怀疑刚刚的伤口是幻觉了。

人群中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显然,伤口愈合的也不止他一个。

“这是什么惩罚?”有人在抽气声中问道。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因为大家还没来得及细想,身上就又出现了新伤。

这次是在颈侧。

脖子是最脆弱也最关键的地方,胆小一点的考生捂着颈侧脸都白了。

有人拼命地摁住伤口,面色惶恐,深怕下一次会直接横亘在动脉上,那他们就真的要葬身在这里了。

好在这次的伤同样没有持续很久,几秒后再度消失,依然只留下了疼痛。

胳膊疼,脖子也疼。很多考生顾头就顾不了尾,简直不知道先捂哪里。

短暂的几分钟里,他们身上不断地出现小伤口,又不断愈合,难受的地方越来越多,大家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不久后,有姑娘爆发出了一声尖叫。

那个瞬间,所有人都感到左胸口一阵疼痛,钻心腕骨。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人措手不及,他们攥着衣领痛吟着弯下腰。更有甚者直接跪倒下来,额头抵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该怎么形容那种痛呢……

就像有人握着一把无形的刀,锋利的刀刃破开皮肤,一寸一寸地钉进心脏。

就连游惑都后退了一步,背抵在树干上,低头闭了一下眼睛。

他缓了一会儿睁开眼,视野因为疼痛变得一片模糊,很难对焦。他只能看见血迹从心脏部位涌出,在衬衫上化开,眨眼就覆盖了半边身体。

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当初在古堡里试图杀死公爵的时候,他就做过这样的事——握着秦究的手,把短刀压进自己胸口。

他甚至能回想起心脏裹着刀刃跳动的感觉,跟现在一模一样。

那几分钟漫长得像一个世纪,很难分辨血有没有继续在流,因为衬衫已经没有空白的地方了。

应该是止住了,游惑心想。

因为新伤又来了。

他的手臂、肩膀、腰侧都出现了大片的创口,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加深,直到露出骨头。又慢慢收束回来,全部愈合。

然后是眼睛……

当世界在尖锐的刺痛中陷入黑暗,那一瞬间的感觉依然似曾相识。

接着,他的肩骨、脊背、手臂上出现了长长短短的割伤,最危险的一道划过他清瘦的下颔骨,沿着脖子落到锁骨上。

每道口子都凝着一层霜,像是处于某个极寒的环境中。

这是最多最疼的伤,也是最干净的。因为血还没流出来,就已经凝固了。

……

游惑突然明白了这个处罚究竟是什么。

有人开始哭了,他隐约听到了哭声。伤口出现又消失,痛觉却始终都在,一层叠一层,终于有人支撑不住。

哀吟和呜咽像涨潮,蔓延成片。

倏然间,好像所有人都在崩溃。

冷汗从鬓角滑落,游惑眨了一下暂时失明的双眼,苍白的嘴唇抿成一条平直的线。

他忽然觉得有点抱歉……

那一刻,谁的手指触碰到了他的脸,很轻。

接着是手臂,肩膀……

有人在黑暗中摸索过来,以拥抱的姿态低下头,哑声问他:“是在回溯么,大考官?”

“这个处罚,是在回溯你受过的伤么?”

游惑嘴唇动了一下。

秦究的手指落在他闭着的眼睛上,轻得像是不敢碰。他的声音哑透了,低而干涩:“你的眼睛也这么疼过吗……”

过了一会儿,游惑哑声说:“还好。”

“还有这些冻伤。”秦究手指触到他的下颔,“这是什么时候的,为什么有这么多……而我一点都不知道?”

失明感缓缓消退,游惑在适应重新出现的世界。

他依稀看到了光,很小的一点,像极远之外的星。等到一切终于清晰,他才发现,那来自秦究的眼睛。

游惑缓过那一阵疼痛,忽然凑过去吻了秦究一下。

他微微让开毫厘,说:“很久以前的伤了,在你进系统之前,原因忘了,训练不小心吧。”

秦究身上有同样的伤,他经历的那些,秦究也跟着经历了一遍。

伤口出现在自己身上时,他可以视而不见。但出现在对方身上,就让人难受异常。

他想赶紧结束这一切。

游惑抵着秦究的肩窝歇了一会儿,又重新直起身:“处罚要持续三个小时,现在还不过半。”

他转头环视一圈,大多数人已经扛不住了,跪趴着或者蜷缩着,疼得几乎休克。只有监考官们还能保留一丝清醒。

“这么下去不行,我们得进去。”他的目光又投向倒塌的哨塔,主控中心的影像时有时无,出现得越来越不稳定。

秦究重重捏着鼻梁,反反复复的受伤让他们两个都尽显倦态。

他抬眼看着山顶,说:“还记得镜像人那场么?154试着把我们转移到附加考场,街道的景象就是这样。那次是因为有程序干扰,不够稳定。这次刚好相反……”

他皱了一下眉,又一片新伤出现,疼痛变本加厉。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继续说:“系统在试图稳住这个考场,重新藏住主控中心。”

两人在说话间努力靠近那块地方。

主控中心就像接触不良一样,总是一闪即逝,出现的时间永远超不过一秒。

秦究掏出手机,这才发现在刚刚那段时间里,154一直在试图联系他们。

『老大,922一直没有回音,我试着跟你的手机建立了联系,能收到吗?』

『老大,你们怎么样?』

『进入主控中心了吗?』

『我正在想办法侵入考场,给我一点时间。』

对于154来说,一切跟系统本体之间的较劲都是冒险。

秦究立刻回道:

『侵入太危险,暂时不用,帮忙制造一点混乱就行,我们试着进入主控中心。』

很快,对面回了信息,言简意赅一个字:

『好。』

休息处的废弃公寓里,楚月活动了一下手指,对154说:“制造一点乱子,让考场不稳定是吧?”

154点了点头:“对,你有主意?”

“不用动系统的核心。只要你像之前一样,占用一下广播系统就行。”楚月说。

“你要干嘛?”

“干票大的。”楚月坐直身体,拿起那个组队本说:“A把登记本留给我,就是想让我在关键时刻用一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次对谁播报?”154问。

楚月晃了晃本子说:“全系统,所有人。”

154的表情像死机,片刻后,他缓缓竖了个拇指说:“你们真的够疯。”

5分钟后,一道组队邀请响彻整个系统。监考区、休息处以及数以万计的考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段邀请。

邀请一发出,154和楚月就守着面前的屏幕等回音。

在这种时刻,一分一秒都显得尤为漫长。

他们等了很久,就在他们以为要另寻他法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段信息。

信息发送人是监考官061,内容是:

『9213考场有4位考生自愿加入队伍,连同监考官061、279共计6人,名单如下——』

后面是六个陌生的名字。

这段信息像摁下了某个开关,更多信息潮水般接二连三地涌进来,屏幕滚成了片。

『0812考场共计11人。』

『0227考场共计8人。』

『1139考场共计28人。』

……

考场上,游惑和秦究站在白色哨塔的碎片之下。

主控中心的景象已经几分钟没能出现了,就好像系统已经强行稳住了考场,努力缝合上了这道裂口。

就在这时,整个考场突然又颤动起来,像一场隆隆不断的地震。

游惑抹掉唇边的血迹,和秦究对视一眼。

这个动静大得出乎意料,他们很好奇154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突然,秦究余光里瞥到一片黑影,刚转开的头又转了回去。

他眯眼看了片刻,又抬起武器上的瞄镜确认一遍,这才碰了碰游惑的脸,指着远处说:“亲爱的,往那边看。”

游惑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就见森林的边缘,浩浩荡荡的人影凭空出现,粗粗一数……算了,根本数不清。

秦究手机又是一震,他低头看到了154的信息:

『都是自愿入队的,截止到现在一共3642人,久等了,老大。』

游惑第一反应居然是系统说的那句【本考场为单人性质,其他考生不得进入考场。】

但他转瞬就明白过来,既然都已经加入了队伍,那这3642人就都是他,根本不存在其他考生。

这个举动乍一看非常过分,但细究起来并没有违反规则。

只能容纳一位考生的考场前前后后塞了四千多人,能稳定就有鬼了。

随着新队员不断加入,人越来越多,地面震颤就越来越厉害。

十几秒后,白色哨塔倒塌的地方终于又出现了主控中心的景象,它依然在不断闪动,但停留的时间终于有了延长。

秦究收起手机一偏头,两人并肩朝那里走去。

他们一人一边,扎在了主控中心的入口,就像两道桥,把主控中心和考场强行而稳固地连在一起。

考生大部队终于可以安心跟上来,顺着入口涌进中心。

对于游惑和秦究来说,守住入口的过程其实非常难熬,不同空间分别拽住你的左手右手,朝两个方向撕扯。每一处关节都是疼的,像无数刀片被风裹挟着飞过来,

那个交界处也是冷的,像是抽干了体内的血,再没有一丝热气。

寒冷与疼痛并行,就像之前身上出现的那些冻伤。

其实游惑说了谎,那些伤并不在秦究进系统之前,而是在秦究离开系统后。

那是系统第一次给他处罚,在双子大楼的核心区,理由是和考生交往过密。处罚的内容是修复一个严重故障的攻击程序,那套程序封锁在某个废弃考场里。

考场上暴雪不停,比暴雪更凶的是程序毫无差别的攻击。

那大概是他此生呆过的最冷的地方。

他带着一身伤,废掉了程序12个攻击口。得以喘息的瞬间,也许是天地太过安静,他不知怎么,忽然记起第一次见到秦究的场景——

那人站在红瓦屋顶的边缘低头看过来,眼眸里含着光,像盛了烈阳。

那天的考官A孤身站在暴雪中,扯着手指上缠绕的绑带,满是疲惫又站得板直。

他想,他见过一个光明炽热的人,靠着这个,他可以走过所有寒冬。

※※※※※※※※※※※※※※※※※※※※

下高铁太迟,久等~晚安

喜欢全球高考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全球高考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全球高考最新章节 - 全球高考全文阅读 - 全球高考txt下载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全球高考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七秀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道场生而为妖(GL)穿越兽世:兽夫快过来我有一千张面孔傻王的倾世丑妃绝世炼丹师:王爷别追我魔尊也想知道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为表叔画新妆巫山女盛京医妃独步天下姑妄听魔女红瞳罪美人倾城(快穿)穿越之武林怪传异世魔武双修失落大陆宝玉奋斗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逆天神妃至上夜宴质女毒医特工:邪君狂后
完本推荐: 萌宝突袭:腹黑总裁俏妈咪全文阅读海贼:厌世之歌全文阅读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撩一送二:总裁大人,套路深!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重生之千金毒妃全文阅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绝世武帝全文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全文阅读洪荒之太一证道路全文阅读早安,总统大人!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域神王都市少年医生天网建筑师绝望黎明弃少归来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蚍蜉传不死帝尊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氪金成仙狼与兄弟王国血脉捡漏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冷宫娘娘有喜啦重生弃少归来踏星数风流人物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临渊行华山神门中世纪之暴君帝国穿越时空之抗日猎人寻宝全世界斗破之无上之境近战狂兵第一序列猎户出山绝世武魂

全球高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球高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球高考txt下载手机版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全球高考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