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山河不夜天[穿越] >> 第一百六十章

开平三十六年七月十六, 工部右侍郎唐慎上书垂拱殿, 请旨造改部加造笼箱。

笼箱是一个奇特的铁盒,外型与车厢相仿,却巨大无比,有三室之巨。赵辅不甚明白这笼箱到底是何物, 唐慎在垂拱殿讲解了两个时辰, 这新奇的玩意儿仍旧没能得到皇帝的理解。

当日,皇帝召见工部尚书袁穆、工部左侍郎李钰德和造改部主事季孟文。

直至天色渐黑,赵辅才挥手道:“既然如此,便将那笼箱做好了,弄给朕看一看。”

唐慎作揖行礼:“遵旨。”

离开垂拱殿时, 除了唐慎和笼箱的主设计者季孟文, 其余人都仍旧不懂这笼箱到底是何原理、有何作用。

工部尚书袁穆蹙眉道:“唐大人,造改部之事本官向来不会插手, 但此笼箱已然入了圣上的眼。造建笼箱, 大约需多少时日, 你可有数?”

唐慎:“回尚书大人, 笼箱早已建好, 也早已筹备试用过。”他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袁穆早就猜到是这个答案:“既然如此, 那你方才在垂拱殿中怎么不说,今日就可以去瞧一瞧笼箱?”

唐慎:“笼箱虽说可用,但还未能进最大的作用。臣所想, 是做出更好的机器来配合笼箱使用, 到时圣上一看, 便懂笼箱的妙用。”

四人暂时分开。

袁穆对自己的心腹李钰德叹气道:“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

李钰德道:“那笼箱未必就如他唐景则所说,有大用。”

袁穆:“那你可知今日西北大捷的消息,传到京中。这唐景则是赶上了好时候,哪怕笼箱没有大用,皇上也会顺手赏了他!”

另一边,季孟文还战战兢兢,魂不守舍。

等回到造改部,季孟文扑通一声突然就跪下,给唐慎磕了一个响头。唐慎目光一紧,一旁的官差立刻就扶起了他。唐慎道:“季大人,大宋官员不行跪礼,你怎的如此。”

季孟文声音沙哑:“下官只是个小小的匠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进宫面圣,有这样大的造化。多谢大人抬举,大人对小的有再造之恩啊!”

唐慎:“工部新改的条例你都忘了?”

“啊?”

“别说你是个官,哪怕是工匠,你所要做的只有建好该建的东西,而不是处处跪人。”

季孟文一时哑然,他望着唐慎云淡风轻的面庞,忽然间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一个官了。

唐慎:“笼箱一事,做的如何了?”

季孟文哪里有时间再去想那些迷迷糊糊的东西,他立即领着唐慎,去造改部一看。

季孟文:“笼箱随时可以使用,只是下官不明白,大人与尚书大人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唐慎:“我记得你家先祖是打铁出身。”

“正是。”

“既然如此,便为这笼箱做一个打铁的工具吧!”

整个七月,朝堂上下、举国百姓,都在欢庆西北大捷。

大宋不是没胜过辽国,但从未得到这样大的胜利,更不用说坑杀三万黑狼军!黑狼军,那是辽国真正的虎狼之师。皇帝龙颜大悦,当即犒赏三军,并擢升征西元帅李景德为一品护国公,绵延三代,传承其位。

这一仗打得大宋士兵士气大涨,反之,辽军则溃不成军。

黑狼军副将滚扎尔被流矢击中,死于障虎峰中。随军参谋耶律勤倒是捡了一条命,他右腿中箭,回到大同府后,直接被锯了一整条腿,这才保住性命。

此战后,宋人大喜,辽人俱惊。

上京大同府,辽国三皇子耶律晗不可置信地说道:“太师,那可是黑狼军,我黑狼军居然就这样中了宋人埋伏,被坑杀三万?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那耶律舍哥在背后作乱!”

王子太师耶律定脸色隐晦不定。

耶律晗对千里之外的耶律舍哥破口大骂,耶律定忽然冷喝一声:“好了,住口!”

耶律晗立刻闭上了嘴,只是眼中仍是不满之意。

耶律定:“你先下去吧。”

耶律晗咬了咬牙,行了一礼,离开了皇帝寝宫。

龙榻上,辽国皇帝面色苍白,身形削瘦,早已昏迷多日。辽帝行猎受伤其实并非耶律定、耶律晗下手,但是昏迷数日不醒,却是出自耶律定之手了。

伟岸雄壮的王子太师站在皇帝龙榻旁,低首看着床上这个已然时日不多的帝王。良久,他伸出手:“将药碗端过来。”

宫娥立即小心翼翼地将一碗褐色的药汤递到耶律定手中。

耶律定望着这碗深褐色的汤药,他坐到床榻旁,对殿中的宫女太监吩咐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明明只是王子太师,但他一声令下,所有宫娥全部离了寝殿。

硕大的辽帝寝宫中,倏然只剩下耶律定和昏迷的辽帝二人。

耶律定一勺勺地舀着药汤,声音浑厚平静:“陛下是如何受伤的,臣至今也不知晓。那日有机会下手的,除了二皇子的人,便剩下老臣的人了。这世上最希望您驾崩的人便是老臣了,但此次……并非是臣。只能是那耶律舍哥了。”

“陛下啊,您神武一世,却不想到,你最疼爱的儿子,竟然要您去死。”

“耶律舍哥其人,阴狠狡诈。老臣想不通,他为何要做出此事,但他终归是做了。三万黑狼军,亦被他坑杀。老臣从未想过篡位弑帝,也从没想过,毒杀于您。这药只是让您昏迷不醒,但老臣是真没想过让您去死啊!”

声音戛然而止,辽帝寝宫中,一片死寂。

“当年您驰骋沙场,御驾亲征,我等君臣上下一心,令大辽铁骑踏遍草原。”

“那是草原上的雄鹰,是我大辽咆哮的巨狼。”

“臣从未忘过!”

撕裂般的声音如同呐喊,在寝宫中赫赫回荡。

然后,又是漫长的寂静。

忽然,只听“咯噔”一声,盛药的白瓷碗被太师放在一旁的桌案上。苍老却雄武的太师一步步再走回辽帝床榻前,他低目看着龙榻上的帝王,神色平静地伸出手,捂住了辽帝的口鼻,动作自然,如同呼吸一般简单。

半个时辰后,王子太师离开皇帝寝宫,来到三皇子殿。

耶律晗急急走过来:“见过太师大人。”

耶律定屏退左右,看向耶律晗,淡淡道:“陛下驾崩了。”

耶律晗如遭雷劈,他向后倒跌一步,他再蠢,也在一瞬间明白了耶律定的意思。他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王子太师。

耶律定冷冷道:“此事暂不声张。既然二殿下想与黑狼军同行,去大同府,便让他去吧。自然,也不必回来了。”

此时此刻,这世上,只有辽帝寝宫的宫娥太监知道辽帝的死讯。除此以外,只有王子太师耶律定和三皇子耶律晗了。

西北大捷,大宋上下一片欢腾景象。

周太师和李景德坐镇幽州,无法离开,皇帝便召了骠骑将军魏率和监察使余潮生回京。

进了八月,身处西北的幽州冬日时是大雪封城,严寒难忍。如今便是酷暑难耐,又有黄沙漫天。余潮生自府中走出时,也戴了一头纱布,挡住那满城肆虐的风沙。他得了回京的圣旨,如今是要去西北大营交差。

见过周太师后,入夜,余潮生才回到幽州城。

黑夜寂静,一队官差却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城中各处,抓住了几个还在睡梦中的官员。

此事做得隐秘又快,当夜几乎无人反应过来。次日,余潮生便带着抓获的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地回了盛京。

骠骑将军魏率见到余潮生竟然还抓了人回去,他惊讶道:“余大人,这些是何人?”

余潮生:“将军,皆是罪官。”

魏率是个武夫,武举出身,对文官那种说一半留一半的心思,他一点都猜不透。

这都给铐起来了,不是罪官,还能是功臣么?

魏率摸了摸脑袋,直白地说:“嗨,我自然知道是罪官,但这些人犯了何事啊余大人。这咱们在幽州待了这么久,一直都没什么事,怎么要走了,您不声不响抓了这么多人。”

余潮生笑道:“大多是银引司的官。”

魏率愣住,他不大明白,余潮生是银引司的指挥使之一,银引司的人被抓了,他怎么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余潮生突然抓了一众犯官的事,并没有特意遣斥候官回禀朝廷。按他的意思,他打算等自己回京后,再亲自向皇帝禀报此事。然而幽州城中,苏温允得知此事后,他了解了一下被抓的几个官员是何身份。接着,他脸色一变。

苏温允连夜写了一封密信,派人快马加鞭送去盛京。

“你王子丰死了无人可惜,但你不可坏我大事!”

余潮生的马车走得不快,到第四日,苏温允的密信送回盛京,他们才走到一半。

这封信是送到右相王诠手上的,王诠见了信,目露哀色。他在书房中沉思了一个下午,接着唤来了自己的心腹。第二日,邢州案的核心人物孙尚德一头撞死在了大理寺天牢,竟是忍受不住酷刑自戕了。

这件事在次日早朝上,由大理寺少卿汇报给了皇帝。

因为西北大捷,赵辅这些日子已经很少去关心邢州案。突然听闻此事,他神情顿了顿,目光在堂下臣子的面庞上一一扫过,似乎想要看清这些人的面孔。

这世上最想孙尚德死的人,无疑就是与邢州案有牵扯的一众官员了。

赵辅沉默了许久,他轻声道:“左相以为如何?”

左相徐毖上前一步,低头道:“罪官孙尚德畏罪自戕,老臣以为,主使伏首,但此案还得继续查下去。”

赵辅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又问道:“右相以为呢?”

右相王诠上前道:“此案为大理寺同刑部一通审查,臣以为,两部自有定论。”

赵辅不再开口。

散了朝后,徐毖与王诠走到了一处。当朝最位高权重的两位相公,此刻各自抱着玉笏,步伐缓而稳健地走向宣武门。

徐毖感慨道:“大理寺天牢的酷刑,果真不是寻常人能受得的。未曾想那孙尚德受了三个月,最终还是耐不住啊。”

王诠也同他一起感叹:“虽说老夫未曾去过大理寺天牢,但也总听闻,无论是谁,只要进了那儿,都得剥下一层皮再出来。更多的,却是再见不到天日了。”

徐毖笑着微微俯身,行礼。

王诠立刻回了一礼。

徐毖:“王相往那儿去?”

“勤政殿。”

“那便不是同路了,在此别过。”

“徐相慢走。”

“王相留步。”

两人互相客套一番,转身各走各路。

当王诠来到勤政殿时,他刚刚踏入自己的右相府院,便见一个挺然颀长的身影立在院中,正俯身观赏院中的一朵月季花。深红色的官袍穿在寻常官员身上个,并不觉得如何,穿在王子丰身上,只令人觉得丰神俊朗,别有清姿。

不过他这个侄儿天生一副好相貌,无论穿什么,都十分俊雅。

王诠:“怎的在这?”

王溱转首行礼:“下官见过右相。”

王诠哭笑不得道:“你这是在作甚。你我叔侄同为一品官,你今日拜我,我可是得回拜你一礼?”

王溱正色道:“如今是户部尚书王溱,在拜见右相大人。”

王诠挑眉:“哦,那户部尚书有何事要找本相?”

王溱蹙了眉,竟真露出困惑模样:“下官确有一事,不明所以,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只得来求右相为下官解惑。”

“何事?”

“孙尚德为何而死?”

王诠脚步一顿,他抬起头,看向自家侄儿:“这世上最想此人消失的,当是徐相。”

王溱笑了:“右相还未回答下官,孙尚德为何而死?”

王诠静静地看着他,道:“就不能是左相灭口?”

王溱长叹一息:“叔祖为何要孙尚德的命。”

王诠自知再也瞒不过这个多智近妖、玲珑心窍的侄儿,他无奈地说道:“进屋说吧!”

进屋后,王诠将苏温允的那封密信递给王溱,王溱看完信,也愣了半晌。他叹气道:“原来竟发生了此事。叔祖所行,丰怎能不懂,但叔祖可知,就算如此,也于事无补。那孙尚德就算死了又如何,大理寺若是死了重要证人再要结案,无非两种结局。一是死无对证,匆匆了结;二是死无对证,百口莫辩!”

王诠:“孙尚德已死,难道这还不够?”

王溱:“若是对寻常人而言,这便够了,这便足以显现我等的诚意。但对徐相而言,远远不够!徐相怎能信,孙尚德死了,是匆匆结案还是百口莫辩?”

王诠又岂不知如此,但他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用此方法,救王溱一招。

但王溱却道:“况且,我也从未打算真的匆匆结案。”他清雅一笑,“死了倒也好,以后便是百口莫辩,死无对证了。”

王诠错愕道:“你……”

另一边,唐慎刚刚试验好笼箱的新用,他忙了一天,匆匆从工部回府。才到右侍郎府,奉笔便交给他一封信:“是下午才到的,从幽州送来。”

唐慎惊讶道:“幽州?”

第一时间,唐慎便想起了王霄。

自唐慎不再担任银引司右副御史后,王霄和梅胜泽偶尔会给他写密信,说些辽国动向。唐慎拆开这封信,却大为惊愕——

这信竟然是李景德写的!

望着信上的字,唐慎越看,心越来越沉。

看完整封信,他怔怔地坐在屋中许久,接着将信纸一角靠近蜡烛,看着信纸变成黑灰。

唐慎立刻换上常服,来到尚书府。

王溱竟然还未归来。

待到戌时一刻,王溱才从外头回来。管家告诉他唐慎来了,他微微惊讶,笑着走进花厅,问道:“怎的突然来了,不是说近日工部事务众多,暂时不来了?用过晚饭了吗?”

管家在一旁道:“公子一个时辰前便到了。”

王溱皱眉道:“那便是未曾用饭了。你是如何侍候的,为何不上菜?”

管家:“小的知错。”

王溱:“加一道西湖醋鱼、素丸子。”都是唐慎喜欢吃的。

王溱拉着唐慎的手,两人一同坐在桌旁。

唐慎望着他,心中千回百转。他不知道王溱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如果知道,他会做一番说辞。如果不知道,他又会做另一番说辞。

唐慎思虑片刻,开口道:“师兄去哪儿了,现在才回来。”

王溱看了他一眼,为他沏茶:“从叔祖府上回来。工部如今忙得如何了?”

唐慎语气轻松:“笼箱已经做好了,明日便可承到圣前。师兄倒是也会一道看到。”

很快,一桌饭菜都上齐了。

王溱给唐慎夹了一筷鱼肉:“几日不见,小师弟清瘦许多。”

唐慎吃了鱼肉,他单手撑着下颚,也不再吃饭,就这么等着王溱给他夹菜。王溱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等他夹了几次后,他搁了筷子,转首看向唐慎。他目光含笑,清润疏朗的面容在烛光中显得更为雍容柔和。

“等着我给你夹菜?”

唐慎理直气壮:“来者为客,照顾客人,不理所应当?”

王溱笑了:“当,非常当。”他转首对管家吩咐道,“唐公子是客,如今唐公子不愿动筷,定然是厨房的菜做得不够好。今日是何人做菜,辞了便是。右相府上的厨子是宫中御厨出身,你去将他请来,再为唐公子做一桌菜。”

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没开口,就听唐慎说道:“让你为我夹两筷菜,你都不乐意?”

王溱:“为娘子……咳咳,为夫君夹菜,子丰乐在其中。为客人夹菜,我王子丰可做不来。”

唐慎收回冰冷的视线,他道:“那继续夹着吧。”

王溱温柔道:“嗯,夹一生也不无不可。”

唐慎随口道:“相见都难,哪来的一生。”

王溱骤然变了脸色,他默了半晌,认真道:“我许你我的一生。”

唐慎心知说错话,他的情商大多是被王子丰、赵辅给磨砺出来的,但肯定不如这二人,所以无心说错话的事偶尔也会有。尤其是对王溱,因为太过放松,更容易出错。

唐慎拉住王溱的袖子:“师兄别生气。”

王溱淡定地吃了口菜:“不生气,只是伤心,心口旧疾又犯了。”

唐慎:“……”

说的好像我天天气你似的!

唐慎心一横,干脆不要脸了,他将下巴搁在王溱的肩上,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老伤心,我也心疼的好么。不气了,大不了随你怎样好了。”

王溱目光一闪,表面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他随意道:“下次莫要说这种话了,小师弟与我的一生往后还漫长着呢,你怎知以后都是相见难?”

唐慎闻言,却面色一变。过了片刻,他没有回应,但他反应极快,道:“好好好,我以后说话前都三思而后行。”

王溱却惊异了一瞬,察觉出唐慎那一小会儿的震惊。

两人对视片刻,王溱道:“你知道了?”

唐慎:“……”

王溱:“你与苏温允的关系何时那么好了?”

唐慎惊讶道:“苏温允?此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是谁告诉你的?”

唐慎自知瞒不过王溱,便老实相告:“是李景德派人来与我说的。李景德说,此次谋辽一事,虽说我早已不任银引司右副御史,卸了这些差事。但他知我付出众多,险些丢了一条命,所以他觉得欠我一个恩情。”

王溱自嘲道:“苏温允写信给叔祖,李景德写信与你。怎的就没人写信给我这个当事人?原来我王子丰在朝中的人缘竟差到这般地步。”

唐慎无语道:“说正事呢。唉,师兄打算如何?那孙尚德的死,是你做的?”

王溱正气凛然道:“我在小师弟心中,就是这等奸臣模样?”

唐慎用力地点点头:“是。”

王溱笑着拥他入怀:“这世上只有你,骂了我我还要对你说声,骂得对,骂得好。”

唐慎也没心思说旁的话,他又问了一遍:“师兄打算如何?”

“事情未必有你与叔祖想得那般糟糕。”

“嗯?”

“你今日来之前,如果我不知晓此事,你打算如何?”

唐慎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他默了默,道:“不如何。”

王溱:“如今想来,每次我说谎前要亲小师弟你一口,而你说谎却不用做任何事,怎的想都是你得福,我吃亏。往后若是景则欺瞒与我,你也先亲我一下如何?”

唐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到:这还用我亲你?你王子丰是什么人啊,我就说了三个字,你就知道我在骗你了,这还用亲?!

王溱解释道:“你若是单纯地不打算如何,那你今日就不会百般试探,而是会在一开始就告诉于我,与我一起想解决的法子。但你没有说,还试探我是否知道,那是因为如果我不知道,你便想自己解决此事。你能如何解决此事呢?”王溱声音停住,他忽然睁大眼,错愕地低头看向唐慎:“你要揽罪上身,替我受罚?”

唐慎声音闷闷的:“笼箱已经造好,造改部也走上正轨。我能做的始终有限,在与不在工部,其实都无大碍了。但师兄不同,银引司的事才刚开了个头,银引司不能没有你。”

王溱心头一震,他哑然无言。良久,他拥紧了怀中的人,道:“但是我亦不能没有你!”

唐慎抬头望他。

王溱苦笑道:“此事发生,究其原因,还是我太贪恋权势,手伸得太长,管了许多不该管之事。陛下疑心太重,非寻常帝王,等那余潮生真的带人回京,会如何我如今也不知晓。”一边说,王溱一边低头吻了吻唐慎的眉角,“如今是多事之秋,我尚未有解决之法,但有你此心,我王子丰此生便无憾了。”

“景则,我许你一生,哪怕荆棘刀海,我也不必你站在我身前。”

“你切记,不可轻举妄动。”

烛光月色下,王子丰的表情太过郑重,他少有这般严肃的时刻,说的是字字由心。唐慎被他感动不已,同时他心里也盘算着真到了那时候,他一定会为王溱顶罪。工部的事并非必须由他去做,况且他现在已经带了个头,如何发展,交由的不仅仅是他,是这个时代的千万工匠。

余潮生想告王溱一状,说他插手谋辽一事,将自己的人安插到辽国之中。

这事其实可大可小,因为谋辽一事本就是赵辅派唐慎和苏温允去做的,经过了赵辅的认可。但如今赵辅年岁已高,他越发猜忌。这位皇帝本就喜欢权衡朝堂,看不得一家独大。王溱插手其中,表面上看因为他是银引司的指挥使,唐慎和苏温允本就用了银引司的人马,以银引司的名头行事,想瞒住王溱很难。

但皇帝没让你插手,你就不能插手。

这究是王溱把持大权的象征。

不该由他管的事,他不仅插了一手,还做得这般多。

赵辅会如何想,无从得知。但毫无疑问,此事对王溱绝对有极大影响。

唐慎想的是,由他承了此事。王霄和梅胜泽如今都被余潮生抓了,送到盛京。为何就不能是他唐景则卸任后,又暗中派心腹搅了一汪浑水?

此事未必会让他们受到重罚,但由谁去承担,却是一个大事。

此刻的唐慎心事重重,他并没有发现,王溱刚才说话说到一半,突然吻了他一下。这举动十分自然,像是情之所至,但等到日后唐慎才明白——

王子丰的话,你是真的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

唐慎:想当年,我信了王子丰的话,然后我就……别问,问就是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不甘于称王 3个;still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叶叶叶如故 2个;三元乙丙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7121609、咖啡是豆浆吧 2个;桑榆寻觅-_-||、谢九微、沐沐大胖纸、喵生无可恋、cyrene、洛辰绯夜、远谦岁岁长相守、东栏一株雪、江河湖海哈哈哈、Fox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不甘于称王 100瓶;取名废 87瓶;小辋山。 72瓶;黑山老妖在黑山 60瓶;小一 50瓶;王老板笑着给我洗剪吹 40瓶;940215 38瓶;aloecat 20瓶;起名字太难了、凌晨 19瓶;龙崎千叶雪 18瓶;梦笔生花总是魔 12瓶;Dan、初见迷迭、谢九微、乐子_33 10瓶;灵月 5瓶;堯爻珧 3瓶;开在宇宙的小火车、13469013 2瓶;秋草花语、江川、雾月~、我的心里住着一只狮子、逸風潔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山河不夜天[穿越]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山河不夜天[穿越]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不夜天[穿越]最新章节 - 山河不夜天[穿越]全文阅读 - 山河不夜天[穿越]txt下载 - 莫晨欢的全部小说 - 山河不夜天[穿越]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红楼同人之贾赦再世一仙难求毒医娘亲萌宝宝宁小闲御神录表妹万福[死神]白菜的一千种做法[综]有秀太,不怕!三步上篮(下)为了读者而努力一把皇帝退休生活女boss坑仙路魔尊也想知道法医庶女:盛宠四小姐何处可栖凰驭香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素女寻仙[火影]柱斑一生推凰权至上:凤栖吾皇后命山下一家人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鬼医圣手:邪王宠妻娶1送2我的鬼丈夫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我家徒弟又挂了
完本推荐: 永恒武道全文阅读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全文阅读女总裁的极品兵王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主神逍遥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符医天下全文阅读雪中悍刀行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神医废柴妃全文阅读枪临星空全文阅读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全文阅读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全文阅读最强尊上系统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级农场一品容华星际之全能进化大医凌然亲爱的绵羊先生撒娇福晋最好命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法象仙途仙武帝尊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三国之巅峰召唤全能金属职业者麻烦请叫我上仙九天剑主毒医娘亲萌宝宝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栖梧潸潸映弦月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嫁偶天成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重生九零辣妻撩夫山村小神医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都市修真医圣我的房分你一半家有庶夫套路深汉阙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韩娱之崛起

山河不夜天[穿越]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不夜天[穿越]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不夜天[穿越]txt下载手机版 - 莫晨欢的全部小说 - 山河不夜天[穿越]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