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养帝 >> 第 156 章

霍随风浑不在意, 在他看来, 这跟独居老人闹着找保姆一个道理, 不过是床前多个添汤送水的人罢了。

那礼部夫人随便寻个就是了, 许些姑娘家的好处, 肯定有愿意的, 何必来给笑娘添麻烦?

可笑娘却并不这么认为:“想那齐司音嫁给萧月河时, 都过得死气沉沉。若是哪个姑娘被迫嫁给个行将朽木的老头子,岂不是苦了一生?你若有女儿,可愿嫁入宫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霍随风看笑娘不乐意, 立刻从善如流也点了点头:“也是,明知如今的万岁不过代做朝堂,没有几个臣子会押宝在他身上……不过, 倒是有几个霍姓亲王, 很是积极地想要将自己的庶子过继给万岁呢!”

笑娘觉得万岁都那么大了,若是别人替他生养好儿子, 倒皆大欢喜的选择。就是不知万岁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霍随风此时佞臣的气质已然出来了, 只撇了嘴角, 目光冷然道:“此时自然是我最后做主, 由不得他高兴不高兴!”

笑娘现在真是觉得申远演反派之所以那么入木三分, 也许不是演技加持, 而是本色出演的缘故。

所以见他这般一脸邪气,倒是身子往后撤了撤,试探道:“你……若是回去, 会不会特别怀念如今这种杀伐决断, 草菅人命的感觉?”

霍随风看着笑娘那小心翼翼的脸儿。都做娘的人了,却白嫩得跟小姑娘一般,身段也是不可增减一份的婀娜苗条,只是看看便觉又心痒痒了。

于是他便欺身上去,揽着她的腰儿道:“你还说漏了一样,我还特别怀念你娇滴滴地唤我夫君慢些时的样子……以后你在家里多买些汉服穿可好?尤其是红肚兜,要多备些,你皮肤白,穿那个好看……”

笑娘没想到一本正经地探讨人生的方向,竟然一路拐到这里来,正待要说他,人已经被抱起,一路迫不及待地入了帷帐。

毕竟佐政亲王还年轻气盛,得了闲暇,自然是要好好疼一疼爱妻,免得如老皇帝一般,到了力不从心时,再此恨绵绵无绝期。

最后,这开场颇大的选后仪式,因为礼部夫人告病,也就不了了之。不过后宫里倒是多了许多农家出身的貌美宫女,整日围绕在建元帝的身旁,细心替万岁梳理鬓发白须,捶腿按摩,端茶送水,一个个都是嘴甜的会来事儿,只哄得建元帝开开心心,颇有些君王不思早朝之意。

毕竟在宫里跟小宫女们打情骂俏,过一过嘴瘾,可比在朝堂上听一帮老爷们辩论国事要有趣的多。建元帝是一只脚迈进棺材板的人了,且得争分夺秒地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皇位呢。

所以作为佐证亲王的霍随风,实际上便独揽朝政,只敬奉空荡荡的龙椅,组织群臣,早日南下,结束天下三日同辉的异状。

据闻那被靖王劫掠去的小皇帝已经立后,娶的正是莫迎婷。其实当时靖王其实选了许多年龄相宜的小姑娘,可是那皇帝都不干,宁可死也要娶了这位年岁大很多的病秧子。

靖王觉得小皇帝娶个不能生养的正好。从善如流,便钦定了皇后。只是这样一来,莫家人在萧家的手下就显得尴尬了。

加上莫迎岚被流放入农庄的事情,莫家一下子从炙手可热变得有些凉凉。

而当初莫家二爷,为了给自己的女儿莫迎岚造势,还特意请了个据闻是半仙之神的算命先生,到处宣扬自己莫家女儿,乃是天上瑶池仙女下凡,自带富贵凤凰之名。

萧家却并不上套,在申阳郡主看来,莫迎岚更像是扫把星下凡,带给萧家的满是晦气!

不过既然有算命先生给莫家算过命,说他家的女儿天生后命,必定要出真凤凰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从莫家里拣选个没有出嫁的小女儿许配给了那位傻皇帝。

反正别的王侯之家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个傻子。

谁不知,那傻子就是萧家篡权的幌子,随时随地都有被废的可能。

这两个傀儡皇帝选后的倒霉事竟然可着莫家来,还美其名曰是肥水不落外人田。

这样一来,便坐实了传闻,正好应了莫家的后命一说。

只是莫家同出两位皇后,却并不叫人羡慕,反而成了申都的笑柄。

不过笑娘觉得,莫家的那位老太爷的心量非常人可比,就算落入这种田地,大约也会力挽狂澜,想出些什么法子吧!

霍随风的漠北军攻势很猛,在萧家偃旗息鼓只准备固守半壁时,他却一路高歌,直直攻向靖王的老巢。

毕竟靖王谋反,劫持二圣,是天下人公认的反贼,他先攻打靖王,便占了理字,更可迎回二圣,顺理成章。

而萧家见此情形,也不甘示弱,打出匡扶旗号,也声讨靖王,但却干吆喝,不卖力气,只等着漠北军一举攻下靖王主力时,萧家再渔翁得利。

如今漠北广袤的土地,经过多年的屯兵造田,粮草已然能够自足,虽然一路用兵,却少了以前打仗时粮草窘迫的困顿。

不过入秋时,漠北王妃却还要组织妇人们,开始为将士们赶制棉服军衣。

在王府内正好有一片空场地。凤城的贵妇们大多跟王妃约好,一同到王府来絮棉花缝补衣服,顺便再用一用王府里的饭食。

惠敏县主是公认的会吃,同样的萝卜白菜,在王府的饭桌上就能翻出花样,所以贵妇们闲来无事,很爱在王府里蹭饭。

于是笑娘做东,一清早便叫厨房备下大批食材,招待着一干夫人小姐们铺棉花做冬衣。

孟奎新近立了军功,已经从骁骑营右将军升任了虎师将军,独独统帅一军,仕途正好。

他的夫人在五个月前发现怀了身孕,如今差不多六个多月,等过了这个冬天,孟奎收兵回家时,正好就可以抱娃娃了。

笑娘见齐司音腆着大肚也来,忙不迭叫丫鬟们端来软垫子的椅子让她坐,然后道:“不是说你别来吗?针线累眼睛,你如今可累不起!”

齐司音柔柔一笑道:“丫鬟们都替我裁剪了布样子,我替你们铺棉絮,也能手脚快些多制衣服。夫君跟着王爷在前线搏命,我帮不上他,若是连衣服都做不得,真是没脸见他。”

笑娘也跟着一笑道:“谁不知孟家妻子贤惠,替他添了子女就是头功一件,他敢挑拣你?可吃了雄心豹子胆?”

齐司音也笑了:“有王妃替我撑腰,他自是不敢!”

在座的贵妇里,有当初京城里一同出来的。她们是见惯了齐司音当初跟在申阳郡主后头的木疙瘩样子。

现如今再看,在惠敏县主身旁有说有笑的新妇,经似乎由内而外地换了个人一般,鲜活极了。

她们看在眼里,心内也是暗暗佩服这位齐家的嫡女,真是胆大走了一步险棋。

像她们这些条条框框家规出来的王侯贵女们,若是也遭遇了齐司音那般的境遇,大概在被萧家舍弃,背上了被匪徒玷污的名声时,就要抱石投河自尽了。

可是这位齐家的嫡女,愣是带着个丫鬟徒步走到漠北,受了王妃的周济,能够隐姓埋名安身下来,后来更是趁着两家分都之际,毅然决然改嫁给了佐政王爷的左膀右臂。

如今孟将军的名声何等响亮!草根出身的男子,往往更疼爱老婆一些。更何况齐司音无论容貌才情,绝非一般女子能比,想来那孟奎梦里的仙女也不过如此了。

这人的一辈子,若是先苦后甜,其实更好。

譬如齐司音,再譬如与她比肩而坐的漠北王妃,都是如此。

满园子铺絮棉花的贵妇宅院里,顶数她两家最是清静,竟然连个通房侍妾都没有,这样的夫君当真是天下难找!

也曾有人出于“好心”,私下“点拨”齐司音:男人就算嘴上不说,可心里都会计较妻子是否完璧。与其等孟奎心里不是滋味,倒不如她这个做妻子的早早替丈夫弥补一下,给他纳了清白的小姑娘,也免得以后被外面的狐媚勾搭了心思。

齐司音听了,只微微一笑道:“惠敏县主的父亲家事端正,佐政王爷也深受岳父大人的熏陶,我夫君自然比不得那二位的端正君子之风,可也耳濡目染,学得些皮毛。我家里的事情,诸位夫人就莫操心了。”

这话软中带硬。谁不知褚慎将军迎娶的胡氏便是外室改嫁?可是人家褚慎将军就算飞黄腾达了,也没见睡个什么小姑娘找一找心理平衡。

而且看看那惠敏县主的光景,出身不好,年岁又大,却得了王爷一人独宠,府宅里清清静静的,没有那些个燕燕莺莺的勾心斗角,真是羡煞旁人。

就连以前京城里有名的木头美人齐司音,如今也将养得灵动了呢!听说那孟奎整个一个老婆奴,半夜里亲自给端齐司音端夜桶呢。

人家的家风承袭,招揽的女婿霍随风也方正,而女婿培养的心腹孟奎,自然也随了主子的正妻。

那些“好心”的夫人被齐司音给怼得有些脸红脖子粗,可是心里却认定,霍随风培养的出来的部将,必定不错的。有些有适龄女儿的人家,倒是都想在霍随风的手下觅得个良人呢。

所以趁着今日絮棉花的光景,聊的也都是月下老牵线拉煤的事情。再过些日子,便是腊月节了,那些将士们都要跟着漠北王回转,正好可以相看。

那些在前线厮杀的单身狗将军不知,待回转凤城时,便是有几家的姑娘要相看了。

今日因为要填絮棉花,府里又聘了许多绣娘,帮着裁布穿针,或者是纠正贵妇们的用针手法,忙个不停。

笑娘突然发现,齐司音停了手里的针线,不停用手挠着胳膊。

她心细,便问齐司音:“可是哪里觉得不舒服?”

齐司音闻听了便道:“有些乏累了,可又想再跟王妃说会话,可否异步内室,我们坐着聊一会。”

笑娘何等聪慧,一下子猜到齐司音可能是有些不好在人前说的话讲,于是便点了点头,借着搀扶齐司音休息的功夫,两个人一起移步来到了内室里。

笑娘正要搀扶着齐司音躺下,可是齐司音却脸色一变,有些紧张地拉着笑娘的手道:“王妃,我也不知自己是否多心了……您看……”

说着,她便拉起了自己的衣袖。笑娘定睛一看,那白皙的胳膊上不知为何出现了许多的红疙瘩。

齐司音紧声道:“靖王的女儿沈蓉在凤城时,经常举办宴会,我跟随着申阳郡主去了几次,有几次那沈蓉拉我的手,我便起了这疙瘩,而且奇痒无比。只是那等场合,我不好失礼,只能忍着。”

笑娘听到这,便问:“可是她抹了什么,让你有些过敏?”

齐司音连忙点头道:“王妃您聪慧得很,正是如此。后来有人恭维她肤质细腻时,曾听她炫耀过,她用的护肤油膏,乃是从深海的一种鱼里提炼的鱼油所制作,化去了腥味后,最为护肤养颜。后来沈蓉给些贵妇送去了那种鱼油膏子,申阳郡主涂抹那膏子时,我搀扶片刻。只是触碰了她的手,身上立刻就起红疹子……可见我与那油膏,不甚相合……”

听到这,笑娘也是头皮一紧,问道:“那今日,你为何又起这疹子?之前可曾与什么人肌肤贴触到了?”

齐司音努力回忆道:“仿佛只有一个绣女拉了我几次手,替我纠正了用针的角度,其他夫人们都是中规中矩,不曾与我拉拉扯扯……那油膏很名贵,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齐司音这最后一句,其实意有所指。当初沈蓉易容,潜入了王府,又给笑娘的羊乳酪动了手脚,差点一尸两命。

所以孟奎每每想起这妖女,都是心有余悸,自然也说给齐司音听了。

今日齐司音突然又起了过敏反应,立刻便想到了,会不会是沈蓉或者是她身边的手下又潜了进来,于是立刻将笑娘拉进内室提醒她一二。

笑娘也很警醒。这沈蓉艺高人胆大,当初敢乔装成侍女潜行进来,那么今日再潜进凤城里来,也说不定。

只是现在,靖王与霍随风已经势同水火。那沈蓉或者是她的手下再潜行进来的话,必定是要行些惊天动地的阴谋诡计!

喜欢养帝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养帝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养帝最新章节 - 养帝全文阅读 - 养帝txt下载 - 狂上加狂的全部小说 - 养帝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国色芳华公主病卿本贤妻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六宫凤华农家小媳妇权妃之帝医风华贤婿难撩:驸马请宠我腹黑娘亲带球跑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榴绽朱门第一侯媚者无双喜盈门有女不凡掌家娘子世嫁随喜锦衣不归卫凰妻倾世盛世医香天芳高冷王爷,饶了我!王爷的吃货农家妃花开锦绣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
完本推荐: 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超神大管家全文阅读都市之传道宗师全文阅读港娱1975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全文阅读汽车黑科技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天庭招办处全文阅读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盛宠第一佞妃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撩一送二:总裁大人,套路深!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贴身校花纵横诸天的武者变身荒野女主播女boss坑仙路顶级神豪狩猎好莱坞位面宇宙重生之苍莽人生捡漏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天降我才必有用混子的江湖NBA冠军掠夺者欺世盗国绝世炼丹师:王爷别追我汉阙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诅咒之龙前方高能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超维术士家有庶夫套路深直播之荒野挑战权门贵嫁大佬退休之后帝国老公狠狠爱特拉福买家俱乐部1627崛起南海你好,King先生快穿:我只想种田

养帝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养帝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养帝txt下载手机版 - 狂上加狂的全部小说 - 养帝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