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天命新娘 >> 第67章 兄弟合作

第67章 兄弟合作

第67章兄弟合作

吕复等人已带兵在前面走了,这次回来,白晓碧没有见到他们,温海与几位将军暂且带兵驻在平州,回到平州府内,温海将她往房间一丢,自去议事。

知道走不了,白晓碧只得住下。

至晚间,温海过来看她,态度已好了许多:“吃过了?”

白晓碧不答。

温海当她还在为吕小姐的事生气,拉她入怀:“吕将军素有声望,且忠心耿耿,见我格外待你不同,自然不安,你那天敬酒,做得就很好,事后他曾称赞你明白事理,吕氏女入宫,于我有利无害,既知道三宫六院,不过多放个人进去而已,当初在山上避难,我们那样就很好,你不是想要我陪你么?将来我天天陪你,如何?”

他固然肯让步,可是她现在已经这样,怎能再给他?做过的荒唐事实难启齿,白晓碧只是摇头:“我……”

“这些事不急,待你想通了再说,”温海轻易掐断她的话,“先随我出城去见一位客人,这人你也认识。”

见他不再逼迫,白晓碧松了口气

这次出城没有声张,温海带的人也不多,只数十名,却都是顶尖高手里挑出来的,行至半路,便只剩了他与白晓碧二人外加一个打着灯笼的兵丁了,其余高手们早已先后遁走。明里表示坦诚,其实各自都做足了防备,且双方都心照不宣,所以许多面子工夫都是做给自己看的。

白晓碧原本还在奇怪,待看到那人,所有疑惑都烟消云散,一颗心禁不住狂跳起来。

没有灯光,朦胧的霜月依稀勾勒出那人的身形,纵然披着厚厚的大氅,也难掩盖住那天生潇洒的气度。

听到脚步声,他转身:“王兄。”

温海站在原地:“你我兄弟难得有今日,堂弟何必客气。”

“恭喜王兄如愿以偿。”

“西南那边如何?”

“尚好。”

温海这才笑道:“将来入京之日,堂弟亦当如愿以偿。”现下正是紧要关头,吴王虽不足惧,手底还是有不少人,困兽之斗也很令人头疼,如今他手握西南三郡兵力,若是西南一角不慎开了口子放走大鱼,或者临阵倒戈合作一处,将来就很麻烦了,原该笼络为上。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表面看来似乎极其亲切。

白晓碧缩在温海的身后,几乎咬破了唇。

两个人说话就像是在打哑谜,她听不懂也无心去听,可是有件事很清楚——他没有再看过她一眼,似乎当她不存在。

白晓碧不知多少次在心里想象过二人见面时的情形,或许他会一脸鄙夷,或许他会内疚然后回避,甚至他可能还会继续微笑着与她招呼。

至少,他应该认得她。

事实上,他没有看过她一眼,仿佛就当她不存在,他忘记她,就如同忘记那些姑娘们。

白晓碧难以忍受,简直想要逃走。

哪知就在此时,温海想起她来,转身:“怎的躲着,还不出来谢过南郡王,你偷偷跑出去,叫他跟着着急了一阵。”

他会着急?白小碧心内一动,想也不想便道:“这外头的露气有些重了,冷得很,温大哥还是快说正事,我们好早些回去。”

温海意外,半晌才淡淡道:“前日郡王救了你,还不谢过。”

借着灯笼的光,看到那张脸上表情明显一僵,白晓碧终于不那么难受,得到过的人改向别人示好,他也是介意的。

没有留意太多,她果然上前矮身作礼:“多谢郡王爷。”

话虽客气,声音里却无半点感激的意思,她甚至扬脸直视他。

叶夜心已恢复平静,垂眸微笑:“不必客气的。”

白晓碧退回温海身后。

温海道:“一个月之内拿下仓州,如何?”

叶夜心道:“能。”

温海满意:“我到时再知会你。”

叶夜心点头:“王兄放心。”

温海没再多说,拉起白晓碧:“回去吧。”

那手的力道比平日都重,白晓碧吃疼,却极力忍着没有呼出声,只是轻轻抽气。

叶夜心仍没有看她,站在那里不动

温海倒很平静,带着众人回到府衙后,将白晓碧往房间一丢,便与几位将军议事去了。反倒是白晓碧后悔不迭,他心计何其深沉,怎会看不出来自己这点小把戏,实在不该意气用事。

半个时辰后,温海果然过来了。

白晓碧沐浴过,匆匆穿了外衣,有些尴尬:“这么晚了,王爷还不歇息?”

“开门。”

“这么晚了……”

“再不开,我便自己进来了。”

见他不打算走,白晓碧无奈,只得过去开了。

温海进屋便反手关门。

气势所至,白晓碧禁不住后退,手却被他抓住。

“王爷!”

“不是温大哥?”

白晓碧无言以对。

温海冷冷道:“跟着他绝不会有好结果,你最好想清楚。”

白晓碧低声:“我知道,我并没有想……”

“没有想?”温海抬眉,“如此,那声温大哥竟是真心的?我姓谢,排行第九,你今后便叫九哥,如何?”

白晓碧咬唇不语。

温海扣住她的下巴:“怎么。”

白晓碧挣扎:“王爷。”

只刚喊出这两个字,人已被丢到床上。

白晓碧已经不再懵懂,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起身欲逃,只是还未跑出两步,又被重重地摔了回去,接着他便覆身上来。

那夜的场景不受控制地在脑中回放,疼痛快乐都不见,此刻心底只有不尽的后悔与羞耻,与其说恨那个人,不如说更恨自己,如果能后悔,她绝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可纵然如此,要她再与另一个人做同样的事,她还是本能地抗拒。

温海制住她的手:“听话,从此跟着我,不要再乱想。”

如果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或许真的就会跟了他,但现在万万不能,白晓碧乱了方寸:“不能,不是的!”

剩下的温柔也消失,他撕破她的衣裳。

白晓碧顾不得什么:“不是这缘故,我……”

“禀王爷,南郡王来见。”门外忽然有人打断她,大声禀报。

床上二人停住动作。

半晌,外头响起熟悉的声音:“方才忽然想起一事,冒昧进城,打扰王兄,不知王兄可方便出来相见?”

白晓碧别过脸。

目光凌厉,唇角微微勾起,变作一丝冷笑,温海起身拖着她走出门。

叶夜心果然站在阶下,面色依旧温和。

怒色收敛得一干二净,温海微笑道:“何事这般要紧,竟让堂弟趁夜入城来找。”

叶夜心道:“我有几句话,想与她说一声。”

那个“她”指的谁,三人显然都心里有数。

衣衫被撕破,冷风灌入领口,白晓碧颤抖,手上陡然加重的力道更险些让她痛呼出声,可是她只觉得头疼,他想说什么,说对不住?其实整件事算来都是她自己在犯傻,还真怪不了他。

那双眼睛依旧没有看她。

温海道:“郡王有话与你说。”

白晓碧不耐烦,作出为难之色:“这么晚了,不太方便,郡王爷有什么话,白天再说吧。”

叶夜心没有表示。

温海面色稍和。

白晓碧趁机挣脱他的手,转身回房,将门紧紧闭上。

温海缓步下阶:“堂弟既来了,何不暂留两日?”

叶夜心微微一笑,没有拒绝:“恭敬不如从命,那边的事我已安排妥当,王兄只须静待消息。”

温海转身吩咐人收拾房间,笑道:“时候还早,先进去小酌几杯。

接下来几日,白晓碧过得十分不自在,想不到他竟真的留了下来,如今是紧要关头,只因他手握吴王近四成兵力,又有西南三郡效忠于他,是以温海有所顾忌,不得已笼络,然而将来大局一定,对付他是迟早的事,不论名义还是实力,他几乎全无胜算,还不尽快寻找脱身之计,究竟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他真的甘心为他人作嫁衣?

或许,原本就没有退路。

与吴王翻脸那一刻,就决定了他必须与温海合作,果真他们父子齐心,温海这边未必能占到多大便宜,至少不会这么快。

白晓碧暗自着急,只苦于没有机会,更拉不下脸去主动找他,因为他始终不肯再看她一眼。

十日后,前方送来捷报,吕复顺利拿下安平城。

平州留守设置妥当,温海与叶夜心计议之下,决定动身前往安平。

白晓碧看着面前的马车,不肯上去:“这是王爷的车,倘若同乘,于礼不合。”

温海道:“郡王还有一辆。”

白晓碧立即摇头:“不了,我坐别的车吧。”

温海淡淡道:“时候不早,岂能为这点小事耽搁。”转而问叶夜心:“堂弟的意思?”

叶夜心嘴角弯了下:“王兄说的是。”

白晓碧越发气闷,口里却笑道:“是我不会应变,王爷快上来走吧。”

温海抬手欲扶她上车,谁知就在此时,道上忽然奔来一辆马车,速度丝毫不减。

兵丁们涌上前,将车拦下。

“表哥!”一名女子从车内出来,红着眼圈道,“果然是你!你真的在这儿!”

温海意外:“秋萤。”

女子走到他面前,拿手拭泪:“我爹他们都遭了吴王毒手,你为何不来找我!”

温海微微皱眉,搂住她,将语气放柔和了些:“我侥幸逃得性命,出来便听说你们的事,只以为你也……如今吴王大势已去,将来入京之日,可不正是为舅舅他们报仇么。”

眼前只剩了这一个亲人,傅秋萤到底喜欢他,只在他怀里哭:“我一直寻你不见,所幸前日南郡王送信给我,说你在这里。”

温海看着叶夜心:“多谢堂弟。”

叶夜心道:“前些时候我碰巧遇上傅小姐,她正在找王兄。”

傅秋萤哪里听得出二人话中的玄机,抬脸望着温海:“我先前还险些误会表哥,原来都是吴王干的,表哥定要替我爹报仇!”

“这不必你说,你且跟着我,不可任性,”温海拍拍她的背,向白晓碧介绍道,“这是我表妹,母妃来自民间,乃是正元会老会主之女。”

白晓碧早已认得她,闻言招呼:“傅小姐。”

傅秋萤倒很亲热:“先前误伤了白妹妹,白妹妹可别计较。”

温海看她:“误伤?”

白晓碧忙摇头:“不碍事。”

温海没有追问:“所幸秋萤没事,我兄妹二人多时未见,有话要说,你且坐秋萤那车吧。”

白晓碧求之不得,答应。

傅秋萤原本对她有些敌意,自居为姐姐显然是有心的,如今见温海还是向着自己多些,更加喜悦,也不再与她计较,任他扶着上车去了。

白晓碧转身,已有一只手伸到面前。

他垂眸微笑:“走吧。”

是他叫来傅秋萤解围的?白晓碧并不觉得感激,反倒更加气闷,将脸一扬,自顾自朝那马车走:“不劳郡王爷,我自己会走。

夜深,驿馆内寂静无比,忽然外面两声闷哼,像是有人被捂住嘴发出的声音,紧接着有人惊叫:“刺客!有刺客!”

驿馆内闹腾起来,所有人都汇集到院里,亮起灯笼火把。

白晓碧本就睡不着,起床出门去看。

温海站在阶前,见她无事,也放了心。原来方才有刺客潜入驿馆行刺他,结果当然是失败,可惜刺客已四散逃走。身边侍卫武功都是数一数二的,孰料对方身手如此高妙,他也不敢再大意,命人出去搜查追赶了一会儿,料想追不到也就算了,只吩咐加强戒备。

闹了将近一个时辰,众人这才各自散去歇息。

傅秋萤骂道:“必是吴王那老贼!”

白晓碧瞟了眼旁边的人,见他没有表示,这才放心。

傅秋萤也意识到说漏嘴,尴尬:“我是气他们用这手段,郡王爷……”

“我命在天,岂是区区几个刺客就能取走的,”温海不动声色打断她,拉着她朝隔壁院子走,“你早些睡吧,天亮还要赶路。”

白晓碧看着二人背影,摇头。

正元会的事虽明里是吴王下的手,但与他定然脱不了干系,他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正元会,发现正元会野心之后,再顺势借吴王之手铲除它,傅小姐或许明白这些,只是不愿相信,到底还是选择他,对她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吧。

阶上只剩下二人,白晓碧转身要进房。

叶夜心拉住她:“且慢。”

白晓碧道:“郡王爷自重。”

叶夜心先是愣,随即弯起唇角,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什么都做过了,现下却说“自重”,白晓碧显然自动误解了那笑的含义,一怒之下,顾不得多想,拔下簪子就狠狠朝那手扎去。

手一松又一紧,随即耳畔传来清晰的抽气声。

簪子拔出,鲜血也随之涌出。

白晓碧声音有些哆嗦:“放手!”

“有长进,知道用簪子对着别人,不是自己了,”叶夜心依旧没有看她,也没有放手,朝着门内道,“出来吧。”

黑衣女出现在门内

“还是不愿走么?”

“主公于七娥恩重如山,七娥不能背叛主公。”

叶夜心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他派你来杀谢天海?”

黑衣女垂首看看执剑的左手:“杀不了谢天海,便杀她。”

叶夜心不语。

黑衣女道:“既有少主在,想是完不成任务了,属下告退。”说完径直自二人身旁走过,下阶,飞身掠出院外。

院门口的侍卫虽看到这一幕,却无人上去拦阻。

原来他拉住她,是知道里头有吴王的刺客!白晓碧看着面前流血的手,心里又惊又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夜心放开她:“没事了。”

白晓碧忽然发怒:“到现在还不肯放弃,你根本斗不过他的,那个位置就那么重要,值得把命赔进去?”

叶夜心摇头:“我有些事要做,你……”

“我稀罕你救么!”白晓碧打断他,快步走进房间,关门睡觉。

喜欢天命新娘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天命新娘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命新娘最新章节 - 天命新娘全文阅读 - 天命新娘txt下载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天命新娘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绝命追逃诡婳之说冥媒正礼恋人蛊植梦者喂,侦探小姐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画皮之白骨新娘重回末世前大明女神探冥王逼嫁:驱魔少女,Go!鬼婚难逃死亡万花筒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我的鬼神郎君豪门魂宠:灵动鬼妻青行灯寻尸人冥媒正娶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一场车祸把我送到了轮回世界我的鬼胎老公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鬼谷空墓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亡夫,别这样
完本推荐: 仙武世界大反派全文阅读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二嫁豪门,妈咪你别跑全文阅读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梦想为王全文阅读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反套路快穿全文阅读僵尸崛起系统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重生之千金毒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剑飞仙美利坚纵享人生奥灵猎人五零俏军嫂养成记神武霸帝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玉京仙进化的一千五百亿亿次回响明王首辅都市超级雇佣兵王氪金成仙带着淘宝混古代长宁帝军氪金医生山村最强小农民御史朝堂天道宠儿开黑店魔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奶爸戏精重生足球之巅明末之草原为王仙子请自重位面宇宙庶道为王仙宫氪金魔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太阳神的荣耀混子的江湖

天命新娘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命新娘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命新娘txt下载手机版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天命新娘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