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天命新娘 >> 第66章 路冲水格

第66章 路冲水格

第66章路冲水格

交战数月,吴王虽有败相,九王爷那边也甚是吃力,双方相持不下,谁知就在此时,吴王那边几名重将忽然连夜发动兵变,就连吴王本人也险些被拿住,所幸手底亲信拼死保护,只得连夜带着残余部将匆匆逃回京城去了,同时西南三郡郡守也相继起兵,接应九王爷。

意外的兵变改变了一切,九王爷顺利拿下河东三郡。

据说这场兵变的主谋,正是吴王之子,南郡王谢天心。

谈起这事,人人脸上都是副幸灾乐祸的神情,父亲谋逆弑君,如今轮到儿子背叛父亲,父子俩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白晓碧坐在饭庄里,一边吃饭一边想事情。

初听到这消息,她还是有些惊讶的,怪不得他总说有事,原来竟是在策划这场兵变,但这样一来,受益的岂不成了温海?

那条路,永远只能容许一个人走在前面,就算他肯让步,别人也未必放心。

温海不是个合作的好对象。

照理说,是不该再关心那个人的事,然而白晓碧还是忍不住多想,直觉告诉她,此事必定与她有关,若非为救她,吴王对他还是有父子情分在,至少不会这么快就撕破脸,吴王当时将她交给他看守,其实也是在试他,私自放人已经是大忌,再有人进谗的话,吴王安得不疑?如今他不先动手,吴王也必会动手,是情势逼得他与温海合作。

整件事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那他又何必救她,引得她抱有幻想。

白晓碧没有等温海派人去接,就独自离开了,两个丫鬟都是临时雇佣的,没有防备,大约他也没想到她敢自己走。

出来已将近一个月,身上银子所剩不多,应尽快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城北柳家要买丫鬟,许多人等在门外。

若是往常,断没有这么多人卖女儿的,只不过近两年战乱,逃难来的人太多,听说柳家家风还好,待下人也不那么苛刻,因此许多人都想将女儿卖进去,一来能换几个钱敷衍生活,二来女儿进去不会吃太大的苦。

白晓碧上去报过名字,站在人堆里等待结果。

忽然,管家出来叫道:“那个姓白的丫头,我们二公子叫你进去。”

白晓碧愣了下:“不是伏侍三夫人么?”

管家似早已料到她的反应,答道:“二夫人跟前还缺个人伏侍,方才看你还不错,所以二公子过来招呼,想要你进去让二夫人瞧瞧。”

原来是见二夫人,白晓碧松了口气,跟着他进去。

管家将她带至一处院门前:“里头就是,你进去吧。”

白晓碧道:“管家……”

那管家竟不理她,飞快走了。

哪有无故把人丢下的,就算他不方便见二夫人,也该有丫鬟来接应才是,白晓碧察觉不对,开始迟疑,不知道该进还是该走。

想了想,她还是转身打算离开。

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男人的笑声:“好好的来我家做丫鬟,往常的胆量哪儿去了,你师父呢?”

声音十分耳熟,略带调侃的语气,白晓碧听着极其亲切,定下心,连忙转身,看清那人之后不由惊喜万分:“二公子!

多时不见,陈瑞模样未改,墨色衣衫衬得整个人稳重许多,他走到白晓碧面前:“一年不见就变成了丫鬟,好可怜的小姐。”

白晓碧奇道:“这不是柳公家么,怎的成了你家?”

陈瑞看看四周:“这是我当初为了接她出来,瞒着别人在暗地里置办的产业,用了她的姓,原只当白费心思,谁知到头来竟救了一家人的命,自四王爷与安远侯出事,我们陈家为避吴王追查,搬到这里,对外称作姓柳,好在沈指挥使事先指点,大哥触怒皇上,早已被削职,吴王进京后办了李家,虽也派了人捉拿我们,却不那么紧。”

无意提起他的伤心事,白晓碧忙移开话题:“陈公与陈侍郎可都好?”

陈瑞似笑非笑看她一眼:“你只问他们?”

白晓碧赧然:“三公子还好?”

陈瑞道:“李家虽出事,弟妇却有幸被救了出来,只是无处可去,三弟既与她定过亲,只说不能不管她,让接了来家里,两人上个月才成亲。”

白晓碧抿嘴:“所谓祸福相依,就是这个了。”

陈瑞负手看她:“他才成亲,你就跑来做我弟妇的丫鬟,叫他知道岂不又要为难,所以我叫你进来,不是还有个拿你当妹妹的人么,怎的他……”

白晓碧打断他:“二公子说什么,都过去的事了。”

陈瑞看了她片刻,道:“九王爷呢?”

白晓碧有点惊讶:“你……知道了?”

陈瑞笑了笑:“能叫沈指挥使如此恭敬,必定不简单,我先前只没猜到是九王爷。”

既然他已知道温海的身份,陈家之事到底是谁在暗中推波助澜,想必他也该猜到了,白晓碧心中忐忑,留意观察他的神色。

陈瑞面色不改:“多亏沈指挥使指点,我们一家人才能平安无事,我看如今这样很好,虽比不得往常,不能锦衣玉食,但家父很满意,里外过着也自在。”

白晓碧松了口气:“说的是,这样的日子过着放心。”

陈瑞道:“九王爷必胜无疑,跟着他,将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莫非他也不管你了?”

白晓碧支吾:“没有,他忙着战事,我……我不想回去打扰他。”

陈瑞道:“所以心血来潮跑出来给人当丫头?”

白晓碧不语。

陈瑞没再多问:“我叫人安排,你暂且住在这里。”

白晓碧道:“不了,我去别处。”

陈瑞冷哼:“兵荒马乱,一个丫头乱跑,仗着运气没出大事,当真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你且留下,在二夫人跟前使唤,再乱跑,我便报信与九王爷。”

白晓碧只得应下

毕竟陈家是在逃避吴王追捕,为防万一,全家人并没有住在一处,陈侍郎夫妇与陈公现在城外庄上,陈琪夫妇与陈瑞夫妇住在这城里。白晓碧也曾遇到过陈瑞的新婚夫人,当真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家人被害,所幸陈琪待她极好,时常见她帮着二夫人料理家事,待嫂嫂十分恭敬。

二夫人年长几岁,温婉贤惠,上下琐事几乎都是她在料理,大约陈瑞特地吩咐过的缘故,她几乎没派过白晓碧什么活,不过偶尔让她传话做样子。

得她关照,白晓碧十分不安。

二夫人笑道:“他特地嘱咐过的,你别怪我。”

白晓碧道:“二公子……”

二夫人忙打断她:“他如今虽说还是瞒着我许多事,但是待我极好,并不像往常那样,我想,姑娘的事他既不肯说与我,其中必有缘故,我又何必一定要知道,姑娘别多心。”

正说着,陈瑞就走进来:“老爷子叫买新宅,我才看了处,还算宽敞。”

白晓碧奇道:“这里住着不好么,还要买宅子?”

陈瑞道:“老爷子原就不肯改姓,成日念叨骂我对不住祖宗,如今吴王已不足惧,所以命我重新买所宽大的宅子,一家人都搬进去团聚,从此又可以姓陈了。”

白晓碧提醒道:“既要搬宅子,可得请个好先生看看风水。”

陈瑞道:“你会?”

白晓碧道:“我不会,我去看热闹。

吴王父子反目,其子领西南三郡兵力,吴王实力大折,九王爷势如破竹,挥兵北上,正在这当儿,西北两郡忽然也起兵响应九王爷,几路兵力呈合围之势,逐渐收网,将吴王逼退往京城,如今吴王算是大势已去,自顾不暇,也难怪陈家不怕了。

这一带战乱已过,渐渐地有了好转的迹象,许多店铺早已重新开业。

陈瑞果真带着白晓碧去看宅院。

转过几条街,他停在一扇大门面前:“这家主人与我们同姓,因在城东买了宅子,所以这里空了下来,我看过,里头还好,宽敞明亮。”他一边说,一边带着白晓碧顺围墙根前行,转了一圈。

白晓碧回到大门处再看了半晌:“我看着不太对呢。”

陈瑞道:“哪里不好?”

白晓碧站在门口,面朝大路:“我也不懂什么,好象也并没有反弓煞厝角煞之类的,大约是这条路正冲着门来的缘故,我就是觉得不对,二公子不觉得出门就有路冲过来很不舒服么,还是请个先生来看看再买吧……”

话没说完,旁边忽然响起笑声:“了不起,白姑娘竟也知道反弓煞,这宅子确实买不得,有路直冲大门,此乃路冲水格,十分不利。”

白晓碧连忙望过去。

两个人并肩行来,一个长身玉立,俊脸上有惊喜之色,正是陈琪;另一个年纪稍小,长相俊俏无比,笑容单纯可爱。

陈瑞笑道:“沈指挥使怎的有空来了。”

“奉王爷之命,去西北办了点事,前日才赶回来,”沈青拱手,看白晓碧一眼,“王爷又派了件事与我,方才路过,遇上陈三哥,正要前往府上问候陈公与陈侍郎,谁知在这里看到你们。”

白晓碧恍然,前日西北两郡起兵响应,这就是温海派他办的事吧。

陈琪上前作礼:“白姑娘。”

白晓碧退一步,亦还礼:“三公子。”

陈琪面色微变,怔怔地看着她。

陈瑞拍拍他的肩,笑道:“沈指挥使是贵客,回去再说吧。

入夜,沈青果然溜进后院来敲白晓碧的门,白晓碧无奈,因怕被丫鬟们看见引出闲话,只得开了门让他进房间。

沈青笑道:“王爷四处找白姑娘,想不到在这儿躲着。”

白晓碧道:“你别告诉他。”

沈青抄手:“这又奇怪了。”

白晓碧支吾:“他们打打杀杀,我又不会,回去做什么,再说……我讨厌那些事。”

沈青道:“王爷叫我带句话给你。”

白晓碧抬眼。

沈青道:“徒弟胆敢违逆师命,将来定然不饶。”

白晓碧勉强扯了下嘴角:“王爷是王爷,什么师徒,叫人听了笑话。”

沈青道:“我已听说了,王爷聘下了吕将军之女,但此事百利而无一害,你向来通情达理,实在不该因为这个赌气。”

白晓碧忙道:“沈公子说什么,我并没与谁赌气。”

沈青道:“那为何不肯回去?”

就算能容忍这些,可她自不量力,人和心都已经给了出去,哪能再回到他身边?白晓碧躲避着对面投来的视线:“我只是不喜欢那样的日子,不喜欢去京城,更不想进宫住一辈子。”

沈青皱眉道:“你真打算留在陈家?”

白晓碧道:“总之我不会回去,望沈公子帮我。”

沈青为难:“欺瞒王爷不是小事,你怎样都无妨,到头来须连累了我,得想个万全的法子,这么晚,我就不打扰你了,白天再说吧。

第二日上午,白晓碧得空去找,他却不在了,原来是被陈公留住说话,下午再去,他却又被陈侍郎请走,等到第三日,他干脆跟陈瑞去外头看宅子了,接下来几日他总有理由避开她,连陈瑞也被他拉着,总是见不到。

白晓碧越想越不安,待要去找二夫人商量,却见陈琪走来。

二人同时站住。

陈琪既没作礼也没招呼,只是看着她。

白晓碧先开口:“三公子。”

陈琪道:“白姑娘的事,二哥都与我说了,当日一别,原以为是再也见不到了,谁知……”谁知如今还能见面,他却已有了妻子。

白晓碧道:“三夫人待人极好,是三公子的福气。”

陈琪点头:“那面镜子还在么?”

白晓碧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在的。”

陈琪微微一笑:“白姑娘肯留着它,我亦当知足。”他缓步上前,自她身旁走过,低声道:“沈公子早已送信出去,只怕九王爷已知晓。”

白晓碧吃惊,谢过他便急急走了

早该想到,沈青怎么可能瞒着温海办事,明里拖着她,暗里却写信给温海!白晓碧心知不能久留,在心里将沈青骂了好几百遍,甚至不及与陈瑞道别,匆匆收拾了东西就走。

刚刚出门,身后就有丫鬟追上来,递给她一个袋子:“三公子叫姑娘带上这个。”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白晓碧立即猜到是什么,没有推辞,正要谢她,忽然听得远处响起急促的蹄声,一辆普通的黑漆马车飞快行来,在大门口停下。

二人犹在发愣,车夫已下车,恭敬地打起车帘。

看清里面那人是谁,白晓碧连忙与丫鬟道了声“多谢”,低头拔腿就跑。

身后人沉声喝道:“站住。”

白晓碧假作没听见,跑得越快,匆匆转过街角,回身观望,见他没有追来,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待要继续走,冷不防身后悄无声息冒出个人来。

“当真是惯怀了,胆子越来越大。”淡淡的声音。

避无可避,白晓碧垂首不敢说话。

见她这模样,温海神色略柔和了些,拉起她的手:“跟我回去。”

白晓碧挣扎:“王爷……”

温海道:“违抗师命,该如何处置?”

白晓碧道:“我师父是温海,不是王爷。”

温海道:“那就是,违抗夫命?”

白晓碧慌道:“王爷说什么!”

温海将她拉近:“夫便是天,你爹就没教导你三从四德么。”

在他跟前输了气势,更没有把握谈条件了,白晓碧镇定:“王爷说笑呢,王爷不应该是王妃的丈夫么?我哪里当得起。”

温海看看她,目中逐渐升起笑意:“此事回去再说。”

脱身不得,白晓碧着急,索性硬着头皮道:“我不管什么缘故,王爷不就是为了笼络吕将军?当初带着我,也只是因为我的命数,如今王爷大事将成,我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对王爷来说不重要,若非叶公子救我,我早就死在吴王手上了。”

“为这个生气?”温海锁眉,“退兵之事委实关系重大,吴王有意试探,真叫他得逞,将来必定得寸进尺,我若败了,他同样不会放过你,你心思简单,不明白这其中厉害也就罢了,却不可如此不识大体,那等情势下,任是谁也不会撤兵的。”

白晓碧随口道:“我本就不识大体,不配留在王爷身边,王爷回去吧。”

“你要如何?”

“王爷将来是皇上,三宫六院,不缺什么,我不想进去当中间那一个,更不想天天跟谁问安下跪。”

温海显然有些恼火:“你向来是最懂事的,怎的也如此嫉妒?”

白晓碧怒道:“我就是嫉妒,王爷管我做什么!”

温海不再理会,拖着她便走,马车早已停在街口等候,他抬手将她丢入马车,喝令起程。

喜欢天命新娘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天命新娘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命新娘最新章节 - 天命新娘全文阅读 - 天命新娘txt下载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天命新娘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蛊毒请魅惑这个NPC恋人蛊天命新娘旧事勿提欢迎来到噩梦游戏画皮之白骨新娘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豪门魂宠:灵动鬼妻我的鬼胎老公冥媒正娶制霸豪门:重生最强神算鬼婚难逃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诡婳之说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永生火阴气撩人:鬼夫夜来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寻尸人绝命追逃我成为妖怪的那些年亡夫,别这样丧病大学
完本推荐: 神宠进化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女总裁的极品兵王全文阅读总裁误宠替身甜妻全文阅读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全文阅读樱桃成熟时[娱乐圈]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霸道总裁宠上天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特种兵王闯都市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绝品保镖全文阅读万道独尊全文阅读忍者招募大师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他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者风暴龙血战神美漫之道门修士偷香高手混沌之赞歌神州文武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老胡同无敌魔龙进化系统统计大明成神风暴首富小村医战争天堂魔门败类带着农场混异界乘龙佳婿陆少的暖婚新妻万古魔君仙宫中世纪之暴君帝国蚍蜉传猎户出山王国血脉终极小飞侠快穿:我只想种田季如歌狼与兄弟窃国少女叶安前方高能

天命新娘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命新娘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命新娘txt下载手机版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天命新娘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