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不亲白不亲】

【不亲白不亲】

天尊和殷侯,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就在那个蹲在马车上的黑衣人附近,而刚才给白玉堂带路的那个黑衣人,早就被天尊收拾了,正趴在旁边动弹不得。

不过此时两位圣者也有些拿不准——这个马车里出来的黑衣服怪人究竟是谁?内力极高强但是看不出门派路数,而且……

最让天尊和殷侯费解的是,这个人貌似年纪不大!

不是说容貌,而是从内力的深浅。

内力除了高和低、强和弱之外,还分醇厚不醇厚。

比如说展昭和白玉堂的内力很高强,但是不算醇厚,毕竟,他俩的内力再高,就算强度抵得上别人五十年练出来的,但也不能真跟人家五十年积累下来的那种醇厚相比较,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两人跟武林前辈对战,常靠技巧赢而很少硬碰硬的原因。

眼前这个人的内力也一样,就好像是几天就练成的似的,很高强却一点醇厚的感觉都没有,奇怪啊!

天尊皱着眉头,白玉堂和展昭可以说是后起之秀里的佼佼者,另外,练功这种事情讲究天分,可单单论天分,他再没见过比这两人更高的人了。可他俩尚且要练二十年才能有这么强的内力,那个黑衣人感觉一两年就有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

殷侯轻轻摸了摸下巴,他此时的想法和天尊的相同,除非,这个人的武功,是走火入魔造成的!

武林中练功走火入魔的人很常见。

通常走火入魔并不见得会让练武之人武功倒退,反而会让人武功突飞猛进,但是这种进步是超越人体能承受的负荷的,换句话说,这种功夫是身体无法承受的,多走火入魔一日,人的身体就会消耗一日,不用多久就会油尽灯枯。到时候,除非废了全身无功,否则就只能死……甚至有的人,连武功废了,都不能救自己的命。

“年轻人。”

这时,就听天尊忽然开口,叫了那黑衣人一声。

黑衣人微微一愣神,显然,他没发现身后还有人。

他缓缓回过头,看到了天尊,皱眉,“天尊……”

白玉堂倒是有些意外。

展昭也好奇,他认识天尊么?

天尊也皱眉,此时他的面具已经摘掉,黑色的斗篷挡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其实看见了也没法认出是谁来,因为几乎被烧伤毁坏殆尽,还有那惨白的死人一样的皮肤。

天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皱眉,“我曾经见过你么?”

黑衣人没有回答,而是回头,又看了看展昭和白玉堂,冷笑了一声,“开封府的展昭、陷空岛的白玉堂,原来是这样的高手。”

展昭皱眉,还挺懂行,不过也是流氓!

“我一没犯法二没作乱,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干嘛袭击我?”黑衣人问。

展昭心说你都耍流氓了还说没犯法?

白玉堂轻轻按了按他肩膀,按住眼前那只打翻了醋坛子的猫。

说起来,白玉堂还真有些意外,展昭醋劲不小啊,当然了……他心里很开心,至于为什么开心,五爷没细想,也用不着细想,就是开心呗。

“你涉嫌多起灭门案,现在要捉拿你归案。”展昭微微一笑,“你有没有罪,到了开封府自有分晓。”

“呵呵呵。”黑衣人不慌不忙,哑着嗓音低低地笑了两声,“我说展大人,先不说你们怀疑我有没有证据,就算你们有证据,我恐怕你开封府也不敢轻易抓我。”

展昭眉头挑了挑,心说这色狼还蛮嚣张的么。

黑衣人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来,亮给展昭看。

展昭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就见那是一块黄金打造的令牌,令牌上,有一个简单的鸟形彰纹,还有一些古怪的文字。

“这一面看不懂么?”那人将令牌翻了一面,“这一面有汉字。”

再看……就见令牌左上角有“回鹘”两字,正当中一个大大的“使”字。

展昭皱眉——这是回鹘的使者令牌,这怪人是回鹘来使?

“我是回鹘使者赤哈迷的人,这次进开封城是来参加宫主降生庆典的。”说着,那人戴上了面具。

“是来使,犯了法也要审。”展昭道。

“呵呵,问题是我不可能在你宋境犯法。”黑衣人戴上面具后,又恢复了一种神秘感,“我今天第一次踏足你们的国土,之前从未来过,试问,我要怎样在你境内犯罪呢?如果你不信,可以去问我回鹘使团的其他人,他们都能为我作证。”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老奸巨猾!

“那他怎么解释?”展昭指了指地上那个黑衣人。

“这是我的一个手下,我吩咐他找些东西。”黑衣人淡淡一笑,“不过至于找什么,我不需要跟展大人交代,既然我没犯法,我也没伤人,自然不需要跟你们去开封府。而至于白五爷……”

黑衣人说到这里,又看了看白玉堂,“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神仙样人物,我最爱美人,五爷随时可以来找我。”

展昭嘴角抽了抽,心说——嗨呀!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家耗子,不想活了你!

白玉堂无奈按着展昭,他此时倒是并不恼火,这黑衣人最后几句话调戏的成分没有,听着倒像是故意气展昭的。这猫吃醋吃得有些明显,另外,此人身份绝对有问题,而且早有准备,奈何不了他什么。不过知道他是回鹘使者,倒是也不失为一条线索。

另外,白玉堂顾忌展昭的身份特殊,这猫现在炸毛了,万一一会儿打伤或者打死了这个回鹘使者,这猫还得惹麻烦。

展昭自然不情愿,不过这会儿也没辙,抓回去,他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到时候还给包大人惹麻烦,这么巧这次的典礼又是包大人主持。

最后,展护卫忍着气,眼睁睁看着那黑衣人带着手下走了。

天尊还是皱着眉头打量着那黑衣人远去的身影,摸着下巴,“怎么这么熟悉?在哪儿见过呢?”

殷侯也从树上下来,见展昭赌气,伸手拍了他的后脑瓜子一下。

“哎呀。”展昭揉着后脑勺回头看殷侯。

殷侯一笑,“叫你出馊主意,这会儿后悔了吧?”

展昭憋气——是后悔!没抓到人,光知道是回鹘使臣,然后自家耗子还被人摸了。

白玉堂见展昭醋得都快能蘸小笼包了,忍不住说,“他没摸我,就扯了我面罩而已,人那最后一句是逗你呢。”

展昭眨眨眼,睁大眼睛瞧着白玉堂,那意思——你骗我?!

“咳咳。”白玉堂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伸手拽着展昭回开封府。

展昭还斜着眼睛瞪着他——你竟然骗我!

白玉堂佯装没看见,问他,“饿不饿?宵夜吃小笼包去吧?”

展昭想都没想,“好呀。”

后头,殷侯扶着额摇头,白玉堂是有多了解展昭的性情。

走了两步,发现天尊没跟上来,殷侯回头看,就见他还歪着头,摸着下巴想心思呢,“在哪儿见过呢?”

殷侯伸手拽了他衣袖一把,“干嘛?”

“那个年轻人好眼熟。”天尊轻轻拍着脑袋,“想不起来了。”

“该不会又是被你忘了的徒弟?”殷侯一想,又摇摇头,“不对啊,你天山派的都是冰棍才对,这个是烧火棍。”

天尊一脸苦恼,哎呀……怎么想不起来呢?

半夜。

展昭吃了小笼包,和白玉堂一起会开封,刚才白玉堂不知道干嘛一个劲用小笼包蘸醋,这耗子还蛮能吃醋的么。

两人进了开封,就见众人都在了,貌似也是刚刚吃过宵夜。

欧阳少征见众人回来了,就问,“抓到人了没?”

展昭撇撇嘴,“让他跑了。”

包拯吃了一惊。

众人也是张大了嘴觉得不敢相信。

霖夜火看了看他俩身后的殷侯和天尊,“这是多高的高手啊?你们四个都让人跑了?!”

“不是。”展昭无奈将回鹘使者的事情说了一下。

“回鹘的使者?”包拯皱着眉头,“有这种事?难道龙凤怪案还和回鹘人有关系?”

“说起来。”龙乔广想了想,“我那天是在金亭驿馆门口看到一辆黑色,火红漆纹的马车。”

赭影和紫影都点头,表示也看见了。

赵普就吩咐了几个影卫,去盯着金庭馆驿那边,尤其要注意回鹘使团的行踪。

展昭又问其他人,有没有什么收获。

箫良说了一下自己看到过霖夜火梦境里的图案,已经飞鸽传书让她娘送画册过来了。

众人都不解——什么霖夜火的梦境?

邹良看了看霖夜火。

霖夜火倒是似乎也不介意告诉众人,伸手捏了捏小四子胖乎乎的胳膊,那意思——你说吧。

于是,小四子拽着公孙说,“爹爹你给小霖子看看病吧,小霖子好可怜,一下雨就做噩梦。“

“一下雨就做噩梦?”公孙双眼都亮了——行医那么多年,没碰到过这种怪病啊!

赵普也纳闷,一下雨就做梦?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邹良替霖夜火将大致的经过说了一下。

“哦……”众人倒是彻底明白了,霖夜火之所以一到下雨天就闷闷不乐,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大老远从西域赶来中原的原因,的确是叫人郁闷的一件事。

不过既然箫良那头有线索,就等图册送来再说吧。

最后,赵普和公孙讲了一下他们在宫中查到的,那个叫“小东子”的库房太监的事情。

“你俩后来没去找他?”展昭问。

“找了。”公孙无奈,“但是他不在。”

“不在?!”展昭又是一愣。

包大人也惊讶,“宫中太监能擅自离宫的么?”

赵普摇了摇头,“是跑了。”

众人都皱眉——莫非打草惊蛇了?

“那个小太监。”展昭自言自语,“我总觉得他不是一般的小太监而已。”

“为什么这么想?”白玉堂问。

“他当时撞到我的时候,感觉很冷静。”展昭道,“不像是普通小太监。”

“的确。”公孙点头,“我和赵普都有些怀疑,他是故意给你看他手上的纹身的。”

“那库房里……”包拯问。

公孙一笑,“库房里的藏卷我们都拿回来了,包延和庞煜正在书房看呢。”

包拯摸了摸下巴——包延阅览群书倒是常见,庞煜最近莫名也很爱看书啊!

一旁一直笑眯眯喝茶不说话的庞太师满意地摸着胡须——哎呀,果然近朱者赤近包拯者黑啊……他家煜儿终于跟文生公子们混到一起去,再不是和猪朋狗友喝酒吃饭了。

……

天色已晚,案件的进展却有限。该查的线索都查到了,但重要的线索却是断了,众人只好接着盯着回鹘使团,同时寻找那个失踪的小太监的下落。

深夜,展昭回到房间,就看到白玉堂早已经换下了那套夜行衣,正在桌边不知道摆弄着什么。

展昭凑近看了看,就见是那两块玉佩,一块完整的龙玉佩,还有一块碎了的凤玉佩。

展昭突然玩心起了,绕到白玉堂身后,伸手一捂他眼睛。

白玉堂嘴角微微地挑起了一些,问,“猫儿,你要干嘛?”

展昭道,“打劫!”

“劫财还是劫色?”白玉堂托着下巴无所谓地问。

展昭想了想,“不劫财也不劫色!”

白玉堂倒是愣了,问,“那你劫什么?”

“劫衣服!”展昭伸手拽白玉堂的衣领子,“衣服脱下来!”

白玉堂见展昭放开了捂着自己眼睛的手,就伸手去抓展昭企图扒开自己衣领子的手腕子,有些吃惊,“你这猫还挺直接!”

白玉堂刚才闭着眼睛有些久,因此双目略微有些朦胧,而桌上的油灯又亮,有些晃眼睛,于是,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看一旁……

展昭被白玉堂抓着手腕,本来想跟他闹一下,反正吃饱了又不困,猫咪最爱的自然是玩耗子!

不过白玉堂突然盯着桌子上的那一对玉佩不动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正在发呆。

展昭凑够去,下巴架在他肩膀上,和他望一个方向,也没看出什么来,于是看白玉堂,“看什么啊?”

白玉堂皱眉指了指玉佩,随后又闭了闭眼,晃了晃头,再看,白玉堂脸上露出了费解的神色来。

展昭歪着头看着他。

白玉堂突然转过脸……

展昭靠得太前,因为太好奇,白玉堂转得有太快,因为太着急……而这么巧,这一下,两边四片唇,碰到了一起,感觉,很柔软……

这时,大门被推开,天尊抱着小四子走进来,“玉堂啊,为师想起些事情……”

展昭和白玉堂眨眨眼,都往后退了退,转过头。

天尊也眨了眨眼,随后抱着捧着腮帮子张大了嘴的小四子就往外跑,跑出去还回头,小四子放开腮帮子关上门,之后继续捧脸,天尊抱着他撒腿就跑了。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又对视了一眼。

“怎么办?”白玉堂很冷静地问展昭。

“嗯……”展昭望着天想了想,“估计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明天小四子应该会告诉全开封的人咱俩在屋里亲嘴。”

展昭说完,白玉堂凑过来,又亲了他一口。

展昭愣了愣,歪着头看白玉堂,似乎不解。

白玉堂道,“反正都要被传了,那干脆将错就错,不亲白不亲。”

展昭认真想了想,凑过去,又亲了白玉堂一口,点头,“有道理!”

于是,两人在屋里认真地将错就错起来,至于白玉堂刚刚发现的准备告诉展昭的重要线索……早就让五爷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龙图案卷集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魔法在上白昼林无限求生[快穿]小白脸SCI谜案集(第二部)重生之叶小七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地府全球购异界领主生活道医SCI谜案集(第三部)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一部)全职高手之你爸爸就是你爸爸EXO之十二殿下快穿之娇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无限建城主角光环算什么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天龙八部之梁萧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龙图案卷集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EXO之误入狼窝
完本推荐: 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剑中仙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全文阅读最佳影星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英雄无敌大宗师全文阅读枕上婚色:饿狼总裁轻点宠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超品奇才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抗战之铁血山河万古神帝重生之游戏大亨觅仙道咫尺之间人尽敌国伯爵大人有点甜捡个飞碟送外卖家有悍妻怎么破军嫂重生记我的1982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末日终战我的娱乐那个圈极品妖孽至尊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仙宫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种花护卫伏天氏狼与兄弟奶爸戏精茅山遗孤武炼巅峰战少,一宠到底!带着农场混异界神魂丹帝重启全盛时代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轮回乐园冷宫娘娘有喜啦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