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晚章 >> 第四十七章

“看什么啊!关门啊!”

在乔以莎咆哮中, 邬索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把后面拥堵的人轰走, 关上门。

“你们没事吧?”

乔以莎迅速穿好衣服, 邬索走到床边,一把抓住那只在半空摩挲的手, 用力一拧, 手臂跟饼干一样,嘎嘣一下就断了。她从鲜血中将手臂扯出, 甩到一旁,断肢散发一股腐烂的臭味, 熏得邬索脸色极为难看。

乔以莎紧紧鼻子, 说:“是召唤物。”

这东西跟她当初在洪佑森家弄的装饰品本质上是一样的,不过她当初召唤的只是些柔和的自然元素,没有进攻性。

“我们已经派人去周围调查了。”邬索临危不乱, 淡淡道:“我们这很久没有来过血族了,难得热闹一回。你们不用担心,要不……”邬索歪头看看床上被黑烟裹着的人。“你们继续?”

乔以莎心说我这心得多大被这么吓一轮哪还有心思搞这些,她捡起洪佑森的衣服, 一边将那黑烟散去, 说:“他们来这是为了抓他的, 我们得做好准备,我先给他穿衣服, 你们有没有什么安全的地点, 让——”

她话说一半, 忽然停住了。

黑烟变回长裙,盖在一个白花花的物体上。

乔以莎拿开裙子,见一头纯白的巨狼躺在床上。

乔以莎:“?????”

她曾经见过一次洪佑森的全狼形态,在他们刚刚认识不久的时候。但那时他身上还有些深色的杂毛,现在则完全成熟了,浑身全无杂质,那毛柔顺得像飘在水里一样,白得发光。他的体格也比当初强壮了,毛发下的肌肉即便是松弛状态也浑然有力,前肢微微打弯,脚下的肉垫干干净净。

“哎呦?”

女人对毛茸茸的东西缺乏抵抗力,乔以莎没忍住,扑过去摸了两把,撸撸脑门,捏捏耳朵,又掐了掐后颈。

又软又热,简直爱不释手。

呵!

她埋头在他的背毛里,暖烘烘的毛发掩盖了那枯手的腥臭。

“这个……”

乔以莎回头看邬索。

“这原型在你们这是什么水平?”

邬索很给面子:“他是最好的。”

乔以莎心满意足,抱着洪佑森的脖子使劲蹭了蹭,狼身上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有自然的清香,还带着点奶臭。

乔以莎陶醉道:“这要是带出去遛得多拉风!”

在她沉浸在遛狼王的幻想中时,邬索耳朵动了动,好像是听见了什么,眉头忽然一紧。“先起来。”她走过去,抓住乔以莎的手臂。与此同时,屋外响起此起彼伏的狼嚎。

邬索朝外面吼了一句:“怎么回事?!”

一个狼人推门而入,叽里咕噜说了点什么,乔以莎也没听懂,但她看到屋外情形了。

月光照耀下,干涸的土地上一点点渗出血液,慢慢铺平整个部落。

乔以莎自己也会召唤咒语,但这么大阵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名狼人站在血水中,踩了两脚,无事发生。

乔以莎站在围栏处向下看,说:“没用的,得抓住施法的人才行。”

血液慢慢铺满地面,从里面伸出无数腐烂的手臂,它们像在血池中游泳一样,朝着小楼一点点划过来。

血水里散发着一股尸臭味,乔以莎都受不了,更别说嗅觉超强的狼人们。他们暴跳如雷,纷纷变身。那些召唤的手臂在狼爪下脆得如同饼干,他们拔萝卜一样从血水里扯出手臂,甩得漫天残肢飞舞。

乔以莎捂住口鼻,这召唤咒语攻击力并不是很强,但胜在安全,只要抓不住施法者,就能无休无止的恶心人。

成千上万的枯手游到小楼下,像有生命一般,相互抓着手腕向上爬。狼人也聚集起来,他们力大无穷,但架不住手臂数量太多,很快将一楼全部填满了。

乔以莎看着这密密麻麻的景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样不行,得把人抓住。”

邬索:“首领已经带人出去了。”说着叹了口气,“可惜部落祭祀这几天不在,不然会找得更快。”

“我也可以找到……”乔以莎低声说,“巫族对咒术很敏感,但是……”她有些犹豫地回头看看。

邬索:“你在这里陪他。”一条胳膊飞过来,邬索一把抓住,骨节用力,胳膊被抓得稀烂。“这些臭虫,敢来就别想回去了。”

有狼人拿来火把,烧下面的手,邬索说:“小心一点,别把房子点了。”她给乔以莎推进屋。“你去里面等着。”

屋里一片漆黑,乔以莎回到床上,坐在巨狼身旁看它。

看了一会没忍住,又开始揉它。

没啥反应。

乔以莎向前探身,原本想探探它的鼻息,但因为触感过于优越,干脆直接趴在了狼身上。

“你不会掉毛吧,我这衣服黑的呢……”她又开始神游物外了。

它柔软的毛发和弹性的肌肉让她发出舒适的呼声。“你怎么这么好用的……”她拿脸在上面蹭了又蹭,最后下巴停在它两个耳朵中间。

“别睡了吧。”

没人回应。

她伸手捏住他的狼嘴,上面的短小的绒毛像小毛毯一样。她拍他的鼻头。“爽完就睡也太不靠谱了吧?”内容像在训斥,但语气毫无力度。她再拍:“柳河都没你这么渣!”

还是毫无反应。

乔以莎放弃了,翻了个身,平躺在他身上。

他呼吸很慢,一起一伏,像在坐船游湖。

“就是味道太臭了……”她双手垫在脑后,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幽幽道:“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把人抓到。”

部落向北三十里,一片山脉,平均高度超过五千,终年积雪。

在这片山脉再向北十公里,再向上五千米,一家私人飞机平稳飞行。

飞机内部正在爆发激烈争吵。

“我他妈不跳!不跳!草!不跳——!”

闻薄天死死扣着座椅背,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修大手捏着他的脖子。

“是你自己说要跟来的。”

“我是说要来,但我没说要跳飞机!我不跳!这么高下去要死人的!”

米依在旁说:“你还没有适应血族的身份,我们没有那么容易死。”

闻薄天:“那也不跳!连个降落伞都没有!跳个屁啊!”

米依说:“血蝙蝠会接住你,它们比降落伞管用。”

闻薄天咬死了就是不跳。“你们跳!我在飞机上等!”

“不行。”修否决了。“既然来了你就必须跟我们一起行动。”

莫兰从前舱走来,一身休闲装,头发轻松地扎在脑后。他身后跟着两位罗辛,他们的打扮跟第一次一样,肃杀的黑衣,腕子和脚踝牢牢扎紧,腰间别着细长的唐刀,红眸如珠。

在罗辛身后,是敦实的皮翰。

莫兰问道:“确定是前面?”

皮翰说:“有人在召唤异界元素,我已经定位了,你们跳下去蝙蝠会指引方向。”

莫兰点点头,拨了拨手里的宽檐帽,淡淡道:“准备走了。”

修手下一用力,闻薄天像个小鸡子一样被拎了过来。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皮翰疑惑道,“这种召唤咒很初级,召唤出的东西战斗力非常低下,不可能击败狼人。波吉亚家族不可能就这点本事……”

莫兰:“确实,我们要谨慎行事。”他无奈一叹,“这伙人的道德品质实在低下。”

皮翰又提醒道:“跟着他们家族的巫师应该是阿方索,这一族很善于控制人的心神,你们要小心。”

莫兰打了个指响,飞机舱门打开,万米高空的狂风瞬间鼓入,莫兰半长的白发随风狂舞。

闻薄天长长一声嚎叫,米依笑着说:“听这动静我还以为飞机上有狼了。”

莫兰扯扯嘴角。

“走了。”

他轻飘飘地迈下飞机,眨眼消失。

接下来是两位罗辛,米依……

修拎着闻薄天往前走,闻薄天哭天抢地指着皮翰:“他——!他——!他怎么可以不去!我也要留在飞机上!”

修冷冷道:“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你还没有。”

闻薄天:“我能干什么——!”

修:“涨经验。”说完,不等闻薄天有所准备,直接带他跳了下去。

空中传来杀猪一样的喊声。

这一次出行,莫兰将所有饲养的血蝙蝠全部带出来了,在他们跳下来的瞬间,下方跟随的蝙蝠群开始向内汇聚,天空中好像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远方的雪山顶,另一伙漠然站着,他们面前一位老巫师正在念咒,老巫师旁边站着一个年轻女人,一头利落的金色短发,凹凸有致的身材,精致的面容,通红的眼珠,双手卡在腰上,似乎在等待什么。

他们大概十几个人,均披着黑色的斗篷,被山顶的风吹得呼呼作响。

蓦然间,那位老巫师抬起头,看向天空的方向,嘀咕了几句。

年轻女子看向黑斗篷中的一人,那人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自己转过身来。

天空中的黑色漩涡越来越近,忽然间,从中坠落两个流星般的急影。

凛冽的风撕扯着罗辛的白发,他们的眼睛眯成细细的一条,红眸收缩成震颤的宝石,他们的右手放在刀把上,在快要撞到冰山之际,眼睛豁然睁大,猛地抽刀——!

电光火石间,剧烈碰撞,好像陨石砸落平静的湖,猛烈的威压溅起无数积雪!

漫天的雪雾缓缓落下,两位罗辛的刀分别被两个护卫模样的人接住,他们两方用的兵器种类不同,一边是狭直横刀,一边是西洋骑士剑。横刀长柄,双手持,骑士剑短柄,单手持。

力量悬殊,眨眼功夫剑碎了。

两个护卫啐了一声,扔了断剑,向后退两步,挡在后面那名黑斗篷男子面前。

男子的斗篷帽子被风掀开,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站在风雪中,金发红眼,西洋面孔,石膏雕塑般的脸颊,苍白深邃。

两位罗辛收起刀,一左一右立在雪中。

他们身后,莫兰理了理衣服,扣上帽子,展示标志性的礼貌微笑。

“Gaspar.”

那名金发男子说了句什么,莫兰笑道:“懂点规矩,在谁的地盘,说谁的语言。我去意大利的时候跟你讲中文了?”

加斯帕冷漠地勾勾嘴角。

下方传来叫嚷声:“你别碰我!我自己走!”

原来是修和闻薄天,因为闻少爷在空中的不配合,两人坠落地点偏了一点,修提着闻薄天爬上山顶。

闻薄天唧唧歪歪地甩开修,在狂风中抹了一把脸,一转头,被峰顶的气势震慑。他扫视一圈,看到加斯帕,仔细打量了两眼,皱起眉头。

“老哥你这是打了多少发蜡啊,这么大风头发一丝儿都不动啊,你喷成头盔了啊……”可能被自己幽默到了,说完还哈哈大笑了两声。

在老巫师身边的那名金发女人尖牙一露就要过来算账,被加斯帕拦下。

“莫兰。”他开始讲中文了,“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

莫兰淡淡道:“好久不见。”

加斯帕:“最近怎么样?”

莫兰:“还不错。”

加斯帕神色悠然,在冰天雪地里环视半圈,意味深长道:“有什么想跟我聊聊的?”

莫兰想了想,说:“有。”

加斯帕静待。

莫兰说:“咱们找地方聊聊《丽达与天鹅》吧。”

加斯帕扬眉,下颌抬得更高了。

静默五秒,两人开始对着假笑。

“不要开玩笑了。”加斯帕收敛笑意,“图安的事情交给我们,东方人做事过于优柔寡断,毫无效率。”

莫兰:“有准确率就可以了。”

老巫师站起身,对加斯帕说:“已经差不多了。”

加斯帕说:“卡拉。”

之前那名金发女人走到阿方索身旁,阿方索左手在空中画了个符号,低声说:“我已经确定了位置,他一直没有动地方。”他给她一瓶空药瓶,又说:“进去之后摔开,这是高浓度的抑狼气体。你的动作要快,通道最多只能维持一分钟。”

卡拉点头。

莫兰说:“你们想干什么?”

加斯帕给了他一个蔑视的眼神:“自然是抓住时机。”

阿方索在雪地上画了个符号,口中默念咒语,符号旋转,慢慢形成一个空洞,卡拉一脚踏入,身体没入洞口。

与此同时,部落的小楼下方,在被枯手层层围住的一层地底,卡拉的脚伸了出来。她勾住地面,一个翻身,潜入一层。

那些枯手早就把房子团团围住,遮挡了她的身型,而那股恶臭也成功盖住了血族独有的气味。

卡拉用力一跃,扒住顶棚横梁,翻脚踹开木制天棚。

某人正在屋里哼着曲给白狼梳小辫呢,地板突然碎了,蹿出个黑影来。

乔以莎吓得胸口一抽。

“嗝!你谁啊?”

喜欢晚章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晚章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晚章最新章节 - 晚章全文阅读 - 晚章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晚章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草莓印旧曾谙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野性小叔,别乱来!重生之国民男神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我的印钞机女友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前妻,别来无恙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明天还会爱着你若爱以星光为牢错把真爱当游戏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温柔的你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攻略小社会重生八零之小小农家女你奈我何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你是我命里的妖腹黑霍少如狼似虎他很撩很宠系统维护中
完本推荐: 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快穿之嫁给任务对象不容易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全文阅读冷情总裁强占我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桃运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雇佣兵王横行都市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地府我开的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你奈我何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最强主角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世之保护小师姑绝望黎明都市夜战魔法少男仙宫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夺取基因大魔王娇养指南季如歌不灭武尊绝世高手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重生之游戏大亨独步成仙丹道宗师带着农场混异界战气凌霄乘龙佳婿纨绔天医猎户出山狼与兄弟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觅仙道家有悍妻怎么破我震惊了全世界天降我才必有用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女总裁的全能兵王顷洛惊华

晚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晚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晚章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晚章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