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天孙锦 >> 第九章02

裴珩坐下来, 对蒋熹年说:“我渴死了, 给我倒杯茶吧?”

蒋熹年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还是给他沏了杯茶, 还是被下火的胎菊茶:“喝吧。”

裴珩咕噜咕噜灌了一杯。

蒋熹年平静而自虐地问:“今日朝上的人逼你处决我以谢天下了吗?”

裴珩:“……”

他不忍心说。

蒋熹年嗤笑一声:“妇人之仁。”

裴珩悄不作声地握住他的手,蒋熹年这次没撇开他,裴珩轻声说:“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你且再忍忍。”

蒋熹年咽下一口恶气, 想想三郎也不容易,还是不给他添堵了,说:“我知道。楼尚书至今也没找到下落, 但也没找到他的尸首, 我觉得他应当没那么无能, 不会就这样死了的。”

“你别管我,先将旱情治理好才是。多拖一刻, 说不定就多死一个人。赶紧找人把赈粮拨下去。”

裴珩说:“我知道, 倒是很多人来毛遂自荐,但有哪个能比得上楼尚书呢?我将一锭银子交给他, 他就能将一锭银子发放下去。楼尚书我信得过,旁人信不过。他因是世家之子, 各方都要卖他面子,才能弹压下去。换作别人,拨下去十两, 有五两能到百姓手里, 都算是好的了。还要与我说官道就是如此。你替我参详一下, 这个差使该教给谁好,才能多救几个人。十能存七都好。”

蒋熹年思忖片刻,说:“你看……王雩怎样?”

裴珩怔了下,随即也思考起这个选项来:“王雩?”

蒋熹年说:“不是我举贤为亲,王雩此人你是见过的,天下第一狂傲之徒,谁的帐都不会买,武艺超群,又擅数算,不至于被人蒙骗了去。若让他去,绝不会为暴徒所害,他一路过去,还能剿灭山匪。他打山匪是极有经验的。他也不贪慕钱财,那么大一个银矿,他说交就交出来了,都没私下瞒一阵子。那小子虽然嘴巴坏了一些,品行却是端正不阿的,我觉得信得过。”

裴珩沉吟片刻,迟疑着说:“他在雍州,太远了。”

蒋熹年说:“八百里加急,快马穿书,让他带着人赶紧回来就是,不用带太多,带支三千人的精兵,轻骑简行,绝对来得及的。”

雍州。

沐雩才不情不愿地把顾雪洲送上马车,他不能擅离属地,只能让赫连兄妹他们几个跟在顾雪洲身边,说:“你到了以后,待和顾师傅汇合,记得写信来告诉我。”

顾雪洲:“好,你快回去吧。”

沐雩骑着马,在路边望着他的马车,心底总有种不详的预感,眼见着顾雪洲的马车快驶出他的视线范围了,沐雩策马赶上去:“我还是与你一道走吧。安之。”

顾雪洲撩起马车帘子:“你想被人参一本吗?赶紧回去。”

沐雩说:“那要么还是你留下吧。我想想办法,过几天我们再一道去。”

顾雪洲说:“顾师傅都出发了,我不能拖。你不用担心我,我总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就逃跑嘛。”

沐雩心烦意乱地说:“我总觉得事有蹊跷,你就这样前去,是不是太冒失了?”

顾雪洲无语了:“沐哥儿,你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好不好?别跟我耍赖皮了。”

沐雩:“我不是……”

和顾雪洲坐一个马车的宁宁探出个头来,说:“王大人,你快回去吧,师父有我看着呢。”

沐雩被一行人赶走了,他没别的法子,只好骑马回去了。

沐雩已经很多年没有和顾雪洲分开过了,这分开还没一刻钟,他就觉得坐立难安了。

一整晚都没能睡着,辗转反侧。

就算蒋熹年真出了事,安之一介草民,能做什么?在皇权面前,不过螳臂当车而已。

第二天清早。

沐雩才起身要去军营,八百里加急的圣旨送到府上,陛下召他回京,让他去赈灾。

沐雩:“……”

沐雩忍着气把圣旨接了下来,要召他回京不能早几天来吗?安之前脚刚走,后脚才来圣旨,这未免也太戏弄人了。

不过正好。

事不宜迟,沐雩花了半日就点上一支骑兵,还调配了一些路上吃的粮草,风驰电掣般整理妥当,当日下午便准备出发。

王嵘小朋友骑着马跑过来:“表哥!表哥!你带我一起去可好?”

还拉着他的小伙伴阿驽。

沐雩可不耐烦应付他:“你别添乱了。”

王嵘说:“我不会给你添乱的,你带上我嘛!我都要闷死了。”

沐雩呵斥他:“你以为是去玩的吗?快回家去!”

叫了两个人,把王小少爷送回家去,之后便带着这支精兵,往京城方向赶去了。

他们都是骑兵,沐雩又心急,竟然比顾雪洲他们的马车还快,追了一日,就追上顾雪洲了。

顾雪洲见到沐雩带着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赶上来,一点都不感动,差点没眼前一黑。

他以为沐雩是不听他劝,违反军令,带着人来了。直到沐雩停车下马走到他跟前,他一口气都还是差点没缓过来:“你、你、你……你真是不要命了。”

沐雩赶忙说:“我不是擅离军营。我是接了圣旨,让我进京去。”

顾雪洲愣了愣,紧张地问:“让你进京去做什么?”

沐雩说:“让我押送银粮去旱地赈灾。我赶紧赶上来了,圣旨我就带在身上,你要看吗?”

顾雪洲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信你不会骗我。”

这可真是,分开才两日,这就又待在一块儿。

他们这次是快马加鞭,至多再三四天就能赶到京城了。

沐雩携着顾雪洲的人马一同走,这样快一些。

夜里,两人商量到京城之后的事。

顾雪洲担忧地叮嘱道:“你万事小心,如能发现楼大人的踪迹,务必要救他。他于你我有恩。”

沐雩点头:“好,你要不随我去?我觉得在我身边,都比在京城要安全。我思来想去,你想救你大哥,与你之前可不一样。顾师傅能救你出去,因为看守也并不严,而蒋熹年假如被捕,定然是重重看守,全是大内高手。顾师傅如今年纪也大了,他能打得过一两个高手,能打过十个二十个吗?说不定布着许多机关在等着你们。我看不能硬来,还是只能智取。”

顾雪洲说:“大哥平日里作风霸道,树敌众多,肯定有许多人会落井下石的。他名声……确实不好,也不是这两年的事了。我只怕舆论越来越厉害,到时他不死,也得死了。”

自古以来,掌权的宦官,哪个有好下场?

他们抵达京城后,沐雩草草沐浴以后、换了身衣服,便直接进宫去了,又领了一道圣旨,和一把御赐的宝剑,给他一日时间整顿人马,择日启程。

为示隆宠,裴珩当晚还把沐雩留在宫中赐宴,同桌吃饭。

裴珩说话还是很温和。

让沐雩不禁回忆起,十年前,这位皇帝还未登基之前,在江南那条风雨飘摇的小舟上,脸色苍白倒在蒋熹年怀中的青年,那时他还嫌弃这人是个病秧子,一点都提不起事儿,还要他家娘子给他操劳。

这个青年仍然如十年前般温润如玉,即便如今看上去形势艰难,南边旱灾,北边狄人,还有辽王虎视眈眈,他倚重的楼尚书生死未卜,还有座下头号走狗蒋熹年也被谣言桎梏,暂时动弹不得。

他怎么还能这样不慌不忙呢?甚至还给他介绍菜色,愧疚地说:“亏待爱卿了,因为河南大旱,我带头节俭食物,御膳也是从简的。”

沐雩与他寒暄了好半天,绕来绕去,终于找到机会说:“陛下,我想蒋大人之事,是否是有误会。他虽为人执拗了点,却是一心为公,从无徇私的。民间将大旱之错怪在他一人头上,纯是无稽之谈吧。”

裴珩淡淡扫了他一眼:“蒋卿之事,我心里有数。这就不必爱卿操心了,你管好赈灾之事就是。”

沐雩回来,还没把位置坐热呢,又急匆匆离京。

陛下这一手干得太快了,他们几乎没反应过来,这差使就落到了沐雩头上。

这下是真的要暂且分别了。

顾雪洲不敢明目张胆去送他,而是在城中酒楼定了高处的房间,沐雩离京时,便站在那遥遥看他一眼。

待到真的亲眼见着沐雩带人离开京城,顾雪洲长长叹口气。

顾雪洲带着宁宁他们坐下吃饭,酒楼人多耳杂,也是探听消息的好去处。

不一会儿,顾雪洲就听见外面有人在议论蒋千岁,如今蒋熹年势衰,以往瞧不惯他的人纷纷冒头,自然也不可能恭恭敬敬地称他为千岁——

“那奸佞这下终于要倒了。”

“陛下为佞臣所祸久矣。”

“他横行霸道之时,可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陛下潜龙时就为他所挟制,为了摆脱他可是隐忍许久了。”

“那什么东厂锦衣卫,都是些祸害朝纲的角色。”

“听说那阉人秋后就要问斩了呢。”

真真假假的消息参和在一起,听得顾雪洲心惊胆战,他知道他大哥为世人所不喜,可没料到会这样难堪。

说实话,顾雪洲也不懂大哥。

大哥说是为了报仇才进宫,自陛下登基之后,他已掌权十年,什么仇不能报?怕是早就把仇报好了。既然已经报了仇,还留在宫中做什么?

也不难想。

不过是到了手的权势难以放开罢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顾雪洲探听了一圈,这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的,因为邪祸之言甚嚣尘上,参本太多,又带出一些蒋千岁以前的罪行,陛下不得不暂时将他软禁在府上。

大哥的府上,顾雪洲是去过一次的,连只陌生的鸟儿都不一定能飞得进去,沐哥儿之前与他参谋的话,还真的都被说中了。

他手上这么三五个人,就算加上顾师傅,想靠武力把大哥救出来,还真的几乎不可能。

不,情形大抵也没这么糟。陛下还没说要对大哥怎样。

可要怎样才能让他们为大哥说好话呢……顾雪洲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实在是一筹莫展。

过了两日。

顾师傅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

顾雪洲见到顾师傅,顿时像是有了主心骨,没有之前那样慌张无措了。

顾师傅比他要淡定一些,大概知道蒋熹年如今的情况之后,想了半日,说:“你大哥武艺不下于我,手下又有一群高手,他若想逃出来,哪需要我们救?不过是他自己甘愿被关在那罢了。”

顾雪洲愣了愣,这才恍然大悟一般。

顾师傅继续说:“他待陛下一片赤诚,处处为陛下着想。他若是逃了,那陛下将被置于何地?除非万不得已,他不会逃的。”

顾雪洲着急地说:“那这可怎么办?唉,连句话都说不上。”

顾师傅说:“只希望……陛下能记得这些年懋儿为他做的功劳苦劳。”

顾雪洲有点不明白了:“顾师傅,您这是什么意思?大哥不是为奸人所害吗?我觉得那人还想害陛下。”

顾师傅问:“你觉得会是谁?”

顾雪洲猜测着说:“……辽王?要是把陛下赶下位了,有资格坐上来的不就只有那么几个。不然还有谁。藩王之中,只有辽王人马最壮,一直不驯。”

顾师傅若有所思地说:“或许是吧。”

另一边。沐雩已经押着赈灾银两到了灾地,他们人强马壮,一路上虽然遇见了几波暴民,但这些都是乌合之众,被他们砍瓜切菜般解决了。

沐雩实在不敢相信楼大人带着护卫,还会被这样的人给害了。

各城官府早已按照朝廷指使开仓放粮,煮粥救济灾民,只是不够吃。

沐雩去了两个地方,对方瞧见他们一伙人个个悍勇,完全不敢吭声,要他们做什么都照做,还算和气。

沐雩询问了下楼大人遇难之事。

“……旱灾之后便出现了一伙人,打着红莲教的名义要反朝廷,这帮人都是什么江湖人士,个个武艺高强。四处流窜,实在抓不到他们,就算遇上了,我们当地兵营的人也打不过。楼大人就是在途中,不幸遇见了他们,大人也一定要小心啊。唉,楼大人多好啊……”

比这个姓王的小子可要亲切多了。

打听之后,沐雩并不顾忌会有流匪上门。

说实话,他还巴不得这帮人杀上门呢,正好把人抓了,就能知道楼大人如今在哪,还有是否真的遇害了。

这帮人既然是反朝廷,那么迟早会找上来的,他都不用特意去找,只要大摇大摆地到处晃荡,然后守株待兔就行了。

但沐雩还没遇见这帮匪徒,倒先遇见了楼家的救兵。

也是赶巧了。

随楼大人前来的一个家仆拼死绕路赶了出来,本来是想去州府,结果走错了路,正心焦如焚,好巧不巧撞上了沐雩一行人。

他行迹鬼鬼祟祟,斥候怀疑他是匪人,将他抓来给沐雩看。

对方听说是朝廷的军队,哆哆嗦嗦地拿出楼大人的信物,声称是楼家家仆,楼大人为匪贼所追杀,逃到山上,以天堑为防,还在山上与匪贼对峙,恳请王小将军赶紧去救救他们家大人。

沐雩拎上他,让他来指路,二话不说,直接掉头带着人去了。

他到山下,先探到那帮匪贼的所在,确比之前遇见的流民暴徒要更有章法一些。

像是军人。

只是兵法武艺略差,在他和兄弟们的围攻之下不堪一击,他留了一个活口,打个半死,卸了下巴,扔给人看住。

然后去接楼大人了。

喜欢天孙锦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天孙锦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孙锦最新章节 - 天孙锦全文阅读 - 天孙锦txt下载 - 寒菽的全部小说 - 天孙锦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不二臣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农妇灵泉有点田我爱种田孤月行娇妾药结同心扶摇皇后种田山里汉:空间美娇娘雀仙桥闺娇撒娇福晋最好命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宠妃当道:皇上,快躺好!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家有悍妻怎么破暖君一品女仵作慕南枝重生之千金毒妃剩女不淑冷宫娘娘有喜啦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帝皇书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衣手遮天
完本推荐: 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绝代宦爷全文阅读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神壕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造化之主全文阅读腹黑逆天大小姐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念念不忘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全文阅读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山沟皇帝何日请长缨主神再启魔门败类九天临渊行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废柴逆天召唤师超品农民绝世高手汉阙寻宝全世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斗破之无上之境我在异界有座城不死帝尊我的微信连三界仙韵传末世之保护小师姑盛世狂妃:傻女惊华顷洛惊华我要做阎罗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最强医圣前方高能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快穿:我只想种田穿越从龙珠开始

天孙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孙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孙锦txt下载手机版 - 寒菽的全部小说 - 天孙锦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