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系统维护中 >> 19

沈默走过去,蹲在女人面前,“姐。”

“宝宝,宝宝.....”女人似乎没有看到沈默,只是笑着去亲吻枕头,嘴里一遍遍的温柔轻唤着。

“别装了。”沈默轻蹙眉头,盯着女人那张跟陆志兴有五六分相似的脸,“姐,我知道你没疯。”

女人身子不易察觉的一震,垂下的眸子里一闪而过厉色,然后又开始呢喃,“宝宝,你长的跟你父亲一样,眼睛大大的...”

“陆夏雨。”沈墨淡声语,伸手把她怀里的枕头拿走,“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下次再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饱含叹息的笑声发出,陆夏雨脸上的笑容收敛,“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劝你收手。”沈默审视着她,“过去的事已成事实,姐,别再一错再错,陆家毁了,你未必好受。”

从111那里了解的信息很多,包括面前的女人一直在筹谋的计划。

陆夏雨看着沈默,眼神极为古怪,过了会,她又笑了,“我小看你了。”

挑了挑眉,沈默捡起枯树枝在地上写着什么,看似是随意的举动,却让身边的陆夏雨脸色轻微变了变。

“陆家除了钱和权,处处阴谋算计,没有一点人情。”漫长的沉寂之后,陆夏雨把枕头重新抱怀里,轻轻摸了摸,她的声音很小,夹在风中,“秋风....记住我的话,谁也不能信。”

回去将军府的路上,沈默眉头紧锁,这卷的支线任务比预料的还要难,陆夏雨这个人是陆家城府最深的,他这次贸然前来,事情是好是坏,根本没普。

刚到将军府前门,门口的士兵就过来悄悄跟副官说了几句,偷偷瞟了几眼沈默。

“陆公子,你回来晚了两分钟。”挥手让士兵退后,副官看着沈默,面色严肃,语气凝重。

沈默嘴角一抽,他提着手里的袋子慢悠悠走进去。

客厅气氛异常沉闷压抑,府里的下人不多,都是手脚利索干活麻利的老手,跟着林建白从天都过来的,了解他的脾性,他们看出主子心情恶劣,一个个都成了木头人,大气都不敢喘。

坐在椅子上巍然不动的男人看到门口走进来的青年,那张冷硬骇人的脸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他沉声说,“吃饭。”

于是下人们都暗自松了口气,开始出去把重新做的菜端上来。

沈默坐在林建白下面位置,手里的袋子打开,又弄了上面的那层纸,露出里面的几块绿豆糕。

“那两分钟就是去买这个了。”

紧锁的眉头忽然松开,林建白深深的看着他,然后拿起一块吃了一口,“最近不太平,我希望你在我视线范围内。”

“嗯。”沈默勾了勾唇,眼角闪烁着光芒。

下人把一碗瘦肉粥摆放在沈默那里,粥熬的很烂,他拿勺子从碗里往上舀,看不到一颗完整的米粒和肉丝。

饭桌上依旧沉默,但是下人们都感觉出,他们将军的脸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林建白擦了一下嘴,没起身离开,而是继续坐着,边上的沈默还在漫不经心的喝着粥,垂下的刘海遮掩了他眼底的情绪,以及皱起的眉宇间哭笑不得的表情。

书房里

“陆公子在庵里待了半个多小时,除了跟老尼姑说了几句话,剩下时间都在后院,属下离的远,没有听清他们说什么。”副官如实禀报。

林建白手里的钢笔在纸上快速的写着,他没有抬头,“这几天别让他出门,监视陆夏雨的人手增加一倍。”。

“是。”就在副官准备出去的时候,林建白合起文件,“把我这几天的工作能推掉的往后推。”

“属下这就去办。”副官吞了口口水,立刻转身离开书房。

等林建白出现在卧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本该熟睡的人还在灯下看着书,他走过去把书拿走,“睡。”

沈默往里侧挪了一下位置,晚上那会他听到下人说把他的衣物全都搬到主卧,当时就提出疑惑。

下人给出的理由是,客房的被褥在白天被林雪不小心泼了果汁,房里地毯上也弄脏了。

他说,整个将军府就一间客房?连被褥都缺?

然后下人没声了。

身边被子掀开,躺进来一具微凉的身体,清冽的气息逼近,沈默拧了拧眉,翻身背对着他。

身后有只手臂揽着他的腰让他不得不转过身,贴上宽厚的胸膛,额头上拂过湿热的呼吸,有点痒,沈默盯着眼前的喉结,凑过去亲了一下,“将军,能不能把手拿走?”

黑暗中男人的呼吸略微一顿,那条手臂非但没有拿走,反而更紧的搂着青年,力气大的想要把怀里的人嵌进身体里。

过了会,隐约听到一个无奈的声音,带着一点笑意的叹息,“....我又不会跑。”

大掌摩挲着青年的后颈,触摸的皮肤温暖光滑,林建白的气息急促了几分,又被强制压下去,加重了些力道把青年更紧的圈在自己怀里,他的下颚抵着青年的发顶,合上眼睡了。

最近有消息说蓝平临近的城镇有可疑人物混入,打探着奇怪的事情,形迹可疑。

天都发下指令,严禁海那边的商人过来,更是一再申明,一旦发现国内有人跟他们暗地里取得联系,势必会严惩。

林建白调查出陆夏雨可能跟青木裕有牵扯,他担心沈默会遭遇危险,因此,一直派人保护。

晚上十点三十五分

副官传话给林建白,那些土匪们出没在茗江一处裁缝铺附近,他必须要出去一趟,走时再三强调保证沈默的安全,却没料想有些事是天意。

林建白走后没多久,林雪就出了事,癫疯的在阳台大喊,沈默扑过去的时候抓到的只有她的一片衣角。

将军府乱了,灯火通明,士兵们的注意力全放在生死不明的林雪身上,没有人注意少了个人。

沈默被打晕后醒来时眼前是黑暗的,类似地下室,上面依稀有脚步声,他在很短的时间恢复平静,联系脑中的声音。

“叮,系统维护中。”

沈默按了按太阳穴,维护的还真是时候。

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幕,袭击他的是地下党,因为他在那名杀手身上闻到了跟在舞会上认识的女人一样的味道,跟香水味不同,倒像是某种暗号。

林建白应该已经知道将军府发生的事情,林雪不会有大碍,二楼阳台跳下去的时候衣服从树梢上挂了一下。

那么,只要简单推算一下就能得出一个事实,林建白肯定清楚他的失踪,以及这里面的猫腻,但是他没有立刻出兵救他。

沈默闭了闭眼,唇边泛起嘲弄的笑意,一年的相处,林建白还是不够信任他。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在衣服里面口袋摸了一下,在摸到一点不容易发现的硬物时,松了口气。

这个年代的蓝平可不像名字那样太平,他一直存了心眼,衣服里面隔出一个夹层,以防什么时候用上。

伸进去一根手指,草草开拓了一下就把那个塑料袋里面的东西卷起来全部塞进体内。

然而当沈默痛的卷在地上咬紧牙关浑身抽搐的时候,东边那座蓝平无人不知的府邸却是一片死寂。

“将军,救不救?”副官擦掉额头的汗水,他在心里干着急,小姐受伤在医院,已经确定无生命危险,陆公子可就惨了,将军不会为了他背弃自己的信仰。

然而他不知道地下党想要的东西,林建白早就让沈默保管了,其中有多少试探,不为人知。

林建白没有给出一点回应,只是喝完杯里的酒又去倒满,一杯杯的喝着,脸部轮廓逆着光,谁也看不透。

和煦年,十一月初十,凌晨四点零五分,茗月码头发生大爆炸,枪林弹雨,死伤无数。

一辆黑色小汽车从弥漫的黑焰中开出来,车里的司机是个年轻副官,后面坐着一个男人,身上的军装依旧整齐,只是军帽上沾了点血,他怀里躺着一个青年,看不到脸,白色西装断了一截袖子,略显凌乱,有不少污迹。

“将军,不能从华中路那边过去。”车外有子弹袭击,副官焦虑的大声说,“怎么办?”

林建白的手停在沈默后背,缓缓摩挲着,他沉声说,“调转车头,碾过去。”

碾?副官咽了口口水,咬牙转动方向盘,在一片急雨的枪声里冲着。

“东西在....”沈默把脸埋在林建白肩窝,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轻声说了什么,下一刻就见林建白眸子闪了闪,暗了一点。

※※※※※※※※※※※※※※※※※※※※

谢谢飘若溪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木音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流溢O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钰翊。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流溢O扔了一个地雷

粗了长了~~~哇,作者好流弊~!!!!有木有~!!

咳,那什么,下章看的时候,可以带好小板凳跟瓜子~么

喜欢系统维护中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系统维护中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系统维护中最新章节 - 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 - 系统维护中txt下载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系统维护中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试婚老公,要给力念念不忘以爱情以时光恰似你的温柔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重生八零锦绣年:小媳妇,有点田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破云2吞海重生八零锦绣军婚这题超纲了攻略小社会重生八零神医小俏媳我被自己蠢哭了[重生]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余生有你,甜又暖军婚蜜令:晚安,顾先生误惹检察长老公学霸重生之豪门谋妻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若爱以星光为牢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
完本推荐: 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重生僵尸道长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剑娘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暴风法神全文阅读冷情总裁强占我全文阅读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是来追星的乱世枭雄从庆余年开始轮回麻衣神算子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末日乐园武炼巅峰都市绝品仙医科技之门战气凌霄天降我才必有用猛卒最强狂兵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帝道独尊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九天神皇天网建筑师武傲九霄都市超级医圣万古神帝娱乐超级奶爸空间种田录北斗军婚蜜恋在八零我独仙行捡个飞碟送外卖无武江湖狂暴武魂系统反叛的大魔王

系统维护中最新章节手机版 - 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手机版 - 系统维护中txt下载手机版 - 西西特的全部小说 - 系统维护中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