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失落大陆 >> 第 47 章

杨帆趴在尼克的背上, 他们正赶往黑石山过冬。旁边是跟着的马牛,它的背上驮着她在这段时间晒出来的草药、水和毛皮。

当他把他们住的那个石头推下山坡时,她一边觉得‘终于可以走了!’,一边又可惜那个住着非常舒服的石洞。

其实只是她有点舍不得那个家。

他们路上没有花太多时间, 一是因为前往黑石山过冬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二是有了马牛他们省了不少事。

尼克在秋天吃得胖了点,等他换了冬天的麟片看起来就像个小号的恐龙。杨帆让他背着赶路时,趴在他背上睡觉, 在他背上吃东西喝水,无聊到摸他肩上新生出来的竖麟玩,停下来就感叹尼克看起来越来越吓人了,倒是从来不觉得他这个样子不好看。

要让她说, 这叫‘威武’!

冬天的麟片厚, 她就觉得这样是不是感觉比以前要迟钝点?休息时她就再抱着他的尾巴瞧, 那条尾巴内侧的黑线还是那么明显,可是现在他可不敢让她摸那条线玩了, 总是她一抱, 他就赶紧把尾巴抽走, 要么就马上递别的东西给她好把尾巴‘救’出去。

那次虽然是吃了这条黑线的苦,可是之后她倒喜欢在事前搂着他的尾巴玩, 结果最后她一抱他的尾巴,他们就要开始那个了。

现在正在赶路, 他可不敢再把尾巴给她玩, 所以一见她伸过手来就可怜巴巴的赶紧闪开, 可又不舍得走远,就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紧张兮兮的盯着她。

于是杨帆玩上瘾了,在休息时就用这一招逗得尼克绕着她躲,有一次逗急了,他气得发出一声像雏鹰的叫声。如果不是他脸上的麟片,她绝对要以为他这是脸红了!

事后她抱着他又是亲又是摸的安慰他,跟他道歉。可是心里却觉得刚才他真是太可爱了!下回有机会了还要这么玩!

杨帆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她虽然跟尼克也很亲密,可是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总是忍不住逗他,还非要逗出反应来不可。越看他着急了,躲了,她就越觉得有趣。

就算是平常赶路时,她趴到他的背上也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摸摸头摸摸脸,鼻子、嘴、耳朵。她还把手指伸到他的嘴里去摸他可怕的牙,那牙齿虽然尖锐,但在她的手指伸进去时却一点也不可怕。

她越来越不怕尼克了,这种‘不怕’快要跟以前见到他时的‘慎’和‘惧’一样深刻。她完全相信他,连一点的怀疑都没有了,只要看到他,想到他,整个人和整颗心都是充满的、暖洋洋的。

尼克应该也一样,她觉得这种感情的增加是双方面的,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想像就能达成的。就像以前只是他单方面的付出,她没有接受,所以她和尼克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的路,都能到对方,却总是遇不上。

现在她改变想法了,就像打开了自己的门,而一直想进来的尼克也可以进来了。

“尼克,你喜欢我吗?”她趴在他耳朵边问,想也知道不会听到回答,她自己接着说:“我想你是喜欢的。”他这时正背着她赶路,正是这样才让她觉得就算不回答,她也知道他的意思。

黑石山到了,尼克想拉着她往上爬,被她拦住了。就像她所想的那样,冬天结束时融冰很容易造成雪崩和山体滑坡,如果过冬的山洞在一个山势平缓的地方,大面积的冰雪崩落时的速度就不会太快。山势越陡峭,雪崩时越危险。

她拉着尼克绕着黑石山转圈,想找一处看起来没那么险的方向登上去。尼克森人过冬时的山洞不止一个,找个安全的钻进去过冬才对。

只是站在山脚下看山势,就像站在森林里想看哪片森木更稀疏一样,都是不可能的。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杨帆想得挺好,就是实施起来犯了纸上谈兵的毛病。

尼克毫无怨言的陪着她在山脚下转了大半天,看她停下来还非常纯洁又疑惑的望着她。让她都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又自作聪明了’。

杨帆很清楚,她只是对自身估计不足。她应该对自己有个更清醒的认识。她想找个更好的山洞是对的,但是如果她有一台直升机,能带着她从远处仔细观察这座山上的山洞,或者她有一架望远镜,能在离这座山较远的地方更全面的看它,这都可以。

但她现在什么也没有,所以计划虽好,实际情况打败了她。

她重新爬到尼克的背上,没精打采的说:“我们上山吧……”

尼克背着她往山上爬,她注意到他不停的在变换方向,这应该是他在找其他尼克森人挖的洞在哪里。

等他们到了一个山洞口,这个洞口开在几乎是垂直的山壁上,就像有把锋利的刀把黑石山的这一面给切下去一大块。这样的山洞口,以后没有尼克带着,她就无法离开山洞。

尼克把她送进去后,又去把马牛扛进来。它刚才停在下面无论如何也上不来了了,可见这片山壁是什么样的。

山洞里已经聚集了一些尼克森人和他们的伴侣,每年都要跟一群陌生的尼克森人过冬,杨帆也认不出来这里面有没有她去年或前年见过的尼克森人。现在她虽然可以认清尼克,可是看到别的尼克森人还是认不出他们之间的差别。

她还是选在一个靠着山壁的角落做窝,把马牛背着的皮袋和毛皮都解下来,毛皮厚的先叠放在一旁,只在地上铺了土耗子的皮。

尼克在旁边正帮她挖储存食物的洞,刚才他们上来前就看到有尼克森人在用土豆诱捕土耗子了,一会儿他帮她把那些用剩的土豆都捡上来,她就可以从现在开始储存粮食了。

他还帮她挖了蓄水的石缸,黑石山附近也有山溪,只是不如平地上的清澈。等她把所有的皮袋都腾空后就可以去取水了。

杨帆想起她不能出山洞口,抓着皮袋开始发愁了。每次都让尼克帮忙?不行,他还要去打猎,不能让他帮她干这个。

她决定做个滑轮。马牛可以帮她把水运到离山洞口近的地方,她在山洞里再用滑轮把水运上来。

这样,尼克只需要每天出门前把她带下去,打完猎回来把她带回来两趟就行了。剩下的她可以自己干。

杨帆很快把所有的皮毛都缝成了皮袋,这时也顾不上什么厚皮还是薄皮,反正用过这次还可以拆了。

至于滑轮,她在山洞壁上画了半天搞清楚都需要哪几部分什么零件,决定让尼克帮她弄个石头的。最简单的就是个轱辘,粗糙没关系,能把绳子卷上来就行。这次过冬前她也准备了皮绳和草绳各一大捆,绝对够用了。

直到晚上,尼克森人开始吃完饭休息了她的滑轮还没做好,水还是在山下时带上来的那两皮袋,应该够她喝两天的。

山洞里黑漆漆的,她就着那一丁点光还在想这滑轮要怎么安,那边小腿上尼克的尾巴正卷着她的腿轻轻的滑动。可能是看她半天没反应,他开始咕噜噜叫了,声音突然一放大,吓得她猛一回神。

“尼克?”她赶紧问他。

他的咕噜声透着委屈,她在一片漆黑里从他的胸口摸到脖子,再摸到脸,然后捧着脸亲上去,一口撞在他的鼻子上,撞得她的牙都是痛的。

然后他用同样的力道给她撞回来,说不定还更大?

杨帆让他撞个正着,门牙都有点松。她立刻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颈窝,怕他再‘亲’一口,她的牙就完了。

他们两个温柔来厮磨去,等尼克的咕噜噜变得平缓了,放松了,她继续想她的滑轮。这东西不难做,就是怎么固定到地上或墙上呢?要么就直接在墙上再做一个?可那样不是做得特别大,做小了……尼克的爪子也做不了那么‘精致’的。

杨帆一心都是她运水的滑轮,没留神尼克从刚才就一直在用咕噜声跟她‘说话’,等她再回神,他的咕噜声几乎是对着她的耳朵响得。

就像尼克在说:‘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杨帆赶紧再安抚一回,再抱着亲抱着拍。睡觉时,尼克居然主动把尾巴伸到她怀里来让她抱着,她顺手摸到他尾巴内侧的黑线揉了两把,清楚的感觉到抱着她的他打了一串激灵,可尾巴却不肯抽走,就算发抖也好好的在她怀里。

这是‘贿赂’吗?因为她忽视他,所以宁可把最招她喜欢的尾巴给她?

尼克,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杨帆感动的抱着尼克又是一通狠亲,至于尾巴她还是放过了,没有再下黑手。只有他们两个时当然是怎么亲密都行,可是当着这么多陌生的尼克森人的面她可下不了手了。不是害羞,只是她跟尼克的事,是他们自己的私密,是不给任何人看的。

尼克的尾巴是她的秘密,她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

杨帆趴在尼克的背上,他们正赶往黑石山过冬。旁边是跟着的马牛,它的背上驮着她在这段时间晒出来的草药、水和毛皮。

当他把他们住的那个石头推下山坡时,她一边觉得‘终于可以走了!’,一边又可惜那个住着非常舒服的石洞。

其实只是她有点舍不得那个家。

他们路上没有花太多时间,一是因为前往黑石山过冬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二是有了马牛他们省了不少事。

尼克在秋天吃得胖了点,等他换了冬天的麟片看起来就像个小号的恐龙。杨帆让他背着赶路时,趴在他背上睡觉,在他背上吃东西喝水,无聊到摸他肩上新生出来的竖麟玩,停下来就感叹尼克看起来越来越吓人了,倒是从来不觉得他这个样子不好看。

要让她说,这叫‘威武’!

冬天的麟片厚,她就觉得这样是不是感觉比以前要迟钝点?休息时她就再抱着他的尾巴瞧,那条尾巴内侧的黑线还是那么明显,可是现在他可不敢让她摸那条线玩了,总是她一抱,他就赶紧把尾巴抽走,要么就马上递别的东西给她好把尾巴‘救’出去。

那次虽然是吃了这条黑线的苦,可是之后她倒喜欢在事前搂着他的尾巴玩,结果最后她一抱他的尾巴,他们就要开始那个了。

现在正在赶路,他可不敢再把尾巴给她玩,所以一见她伸过手来就可怜巴巴的赶紧闪开,可又不舍得走远,就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紧张兮兮的盯着她。

于是杨帆玩上瘾了,在休息时就用这一招逗得尼克绕着她躲,有一次逗急了,他气得发出一声像雏鹰的叫声。如果不是他脸上的麟片,她绝对要以为他这是脸红了!

事后她抱着他又是亲又是摸的安慰他,跟他道歉。可是心里却觉得刚才他真是太可爱了!下回有机会了还要这么玩!

杨帆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她虽然跟尼克也很亲密,可是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总是忍不住逗他,还非要逗出反应来不可。越看他着急了,躲了,她就越觉得有趣。

就算是平常赶路时,她趴到他的背上也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摸摸头摸摸脸,鼻子、嘴、耳朵。她还把手指伸到他的嘴里去摸他可怕的牙,那牙齿虽然尖锐,但在她的手指伸进去时却一点也不可怕。

她越来越不怕尼克了,这种‘不怕’快要跟以前见到他时的‘慎’和‘惧’一样深刻。她完全相信他,连一点的怀疑都没有了,只要看到他,想到他,整个人和整颗心都是充满的、暖洋洋的。

尼克应该也一样,她觉得这种感情的增加是双方面的,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想像就能达成的。就像以前只是他单方面的付出,她没有接受,所以她和尼克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的路,都能到对方,却总是遇不上。

现在她改变想法了,就像打开了自己的门,而一直想进来的尼克也可以进来了。

“尼克,你喜欢我吗?”她趴在他耳朵边问,想也知道不会听到回答,她自己接着说:“我想你是喜欢的。”他这时正背着她赶路,正是这样才让她觉得就算不回答,她也知道他的意思。

黑石山到了,尼克想拉着她往上爬,被她拦住了。就像她所想的那样,冬天结束时融冰很容易造成雪崩和山体滑坡,如果过冬的山洞在一个山势平缓的地方,大面积的冰雪崩落时的速度就不会太快。山势越陡峭,雪崩时越危险。

她拉着尼克绕着黑石山转圈,想找一处看起来没那么险的方向登上去。尼克森人过冬时的山洞不止一个,找个安全的钻进去过冬才对。

只是站在山脚下看山势,就像站在森林里想看哪片森木更稀疏一样,都是不可能的。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杨帆想得挺好,就是实施起来犯了纸上谈兵的毛病。

尼克毫无怨言的陪着她在山脚下转了大半天,看她停下来还非常纯洁又疑惑的望着她。让她都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又自作聪明了’。

杨帆很清楚,她只是对自身估计不足。她应该对自己有个更清醒的认识。她想找个更好的山洞是对的,但是如果她有一台直升机,能带着她从远处仔细观察这座山上的山洞,或者她有一架望远镜,能在离这座山较远的地方更全面的看它,这都可以。

但她现在什么也没有,所以计划虽好,实际情况打败了她。

她重新爬到尼克的背上,没精打采的说:“我们上山吧……”

尼克背着她往山上爬,她注意到他不停的在变换方向,这应该是他在找其他尼克森人挖的洞在哪里。

等他们到了一个山洞口,这个洞口开在几乎是垂直的山壁上,就像有把锋利的刀把黑石山的这一面给切下去一大块。这样的山洞口,以后没有尼克带着,她就无法离开山洞。

尼克把她送进去后,又去把马牛扛进来。它刚才停在下面无论如何也上不来了了,可见这片山壁是什么样的。

山洞里已经聚集了一些尼克森人和他们的伴侣,每年都要跟一群陌生的尼克森人过冬,杨帆也认不出来这里面有没有她去年或前年见过的尼克森人。现在她虽然可以认清尼克,可是看到别的尼克森人还是认不出他们之间的差别。

她还是选在一个靠着山壁的角落做窝,把马牛背着的皮袋和毛皮都解下来,毛皮厚的先叠放在一旁,只在地上铺了土耗子的皮。

尼克在旁边正帮她挖储存食物的洞,刚才他们上来前就看到有尼克森人在用土豆诱捕土耗子了,一会儿他帮她把那些用剩的土豆都捡上来,她就可以从现在开始储存粮食了。

他还帮她挖了蓄水的石缸,黑石山附近也有山溪,只是不如平地上的清澈。等她把所有的皮袋都腾空后就可以去取水了。

杨帆想起她不能出山洞口,抓着皮袋开始发愁了。每次都让尼克帮忙?不行,他还要去打猎,不能让他帮她干这个。

她决定做个滑轮。马牛可以帮她把水运到离山洞口近的地方,她在山洞里再用滑轮把水运上来。

这样,尼克只需要每天出门前把她带下去,打完猎回来把她带回来两趟就行了。剩下的她可以自己干。

杨帆很快把所有的皮毛都缝成了皮袋,这时也顾不上什么厚皮还是薄皮,反正用过这次还可以拆了。

至于滑轮,她在山洞壁上画了半天搞清楚都需要哪几部分什么零件,决定让尼克帮她弄个石头的。最简单的就是个轱辘,粗糙没关系,能把绳子卷上来就行。这次过冬前她也准备了皮绳和草绳各一大捆,绝对够用了。

直到晚上,尼克森人开始吃完饭休息了她的滑轮还没做好,水还是在山下时带上来的那两皮袋,应该够她喝两天的。

山洞里黑漆漆的,她就着那一丁点光还在想这滑轮要怎么安,那边小腿上尼克的尾巴正卷着她的腿轻轻的滑动。可能是看她半天没反应,他开始咕噜噜叫了,声音突然一放大,吓得她猛一回神。

“尼克?”她赶紧问他。

他的咕噜声透着委屈,她在一片漆黑里从他的胸口摸到脖子,再摸到脸,然后捧着脸亲上去,一口撞在他的鼻子上,撞得她的牙都是痛的。

然后他用同样的力道给她撞回来,说不定还更大?

杨帆让他撞个正着,门牙都有点松。她立刻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颈窝,怕他再‘亲’一口,她的牙就完了。

他们两个温柔来厮磨去,等尼克的咕噜噜变得平缓了,放松了,她继续想她的滑轮。这东西不难做,就是怎么固定到地上或墙上呢?要么就直接在墙上再做一个?可那样不是做得特别大,做小了……尼克的爪子也做不了那么‘精致’的。

杨帆一心都是她运水的滑轮,没留神尼克从刚才就一直在用咕噜声跟她‘说话’,等她再回神,他的咕噜声几乎是对着她的耳朵响得。

就像尼克在说:‘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杨帆赶紧再安抚一回,再抱着亲抱着拍。睡觉时,尼克居然主动把尾巴伸到她怀里来让她抱着,她顺手摸到他尾巴内侧的黑线揉了两把,清楚的感觉到抱着她的他打了一串激灵,可尾巴却不肯抽走,就算发抖也好好的在她怀里。

这是‘贿赂’吗?因为她忽视他,所以宁可把最招她喜欢的尾巴给她?

尼克,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杨帆感动的抱着尼克又是一通狠亲,至于尾巴她还是放过了,没有再下黑手。只有他们两个时当然是怎么亲密都行,可是当着这么多陌生的尼克森人的面她可下不了手了。不是害羞,只是她跟尼克的事,是他们自己的私密,是不给任何人看的。

尼克的尾巴是她的秘密,她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

晚安

喜欢失落大陆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失落大陆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失落大陆最新章节 - 失落大陆全文阅读 - 失落大陆txt下载 - 多木木多的全部小说 - 失落大陆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临洛夕照这是一个游戏入魔伴君坤宁[火影]忍界之神六爻[我的英雄学院]有天使降临道场满庭芳树雨中深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招摇传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寻找胎记家有蛇夫好纳凉问鼎宫阙神医弃女[SKIP]故中二者无药可医疯癫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重生攻略手札至尊凰后:邪帝,好好宠爆笑小仙:上神,太撩人!奸臣套路深
完本推荐: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冷情总裁强占我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绝世邪神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唐锦绣最强终极兵王天降我才必有用伏天氏奶爸的异界餐厅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超级保安在都市美漫之道门修士最佳咸鱼翻身系统近战狂兵天降巨富战少,一宠到底!超级小医生天网建筑师反叛的大魔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穿越之逐梦大英雄穿越从龙珠开始韩娱之透视未来仙韵传仙子请自重带着农场混异界总裁爹地宠上天从1983开始宋先生你又装病承包大明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丹道宗师超强兵王在都市不灭武尊

失落大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失落大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失落大陆txt下载手机版 - 多木木多的全部小说 - 失落大陆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