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 凶手训练营07炼狱

凶手训练营07炼狱

跑去重案组拿资料的赵虎,五分钟后就空着手奔了回来。

“头……头……”赵虎像是有鬼追一般地冲进来,“不……不得了了。”

“又不得了?”白玉堂皱眉,“怎么啦?”

“霓裳街大乱!”赵虎喘着气,“楼下跟出动军队似的,全是防爆队的,说是有个疯子在霓裳街扔汽油弹,挥刀乱砍人,好像和砍齐乐那个是同一个人。”

白玉堂愣了有那么两秒钟,拿起外套就喊了声:“去看看!”

驱车来到霓裳街口,就听到杂乱的警笛声,打老远看,就见前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白玉堂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是包拯。

“你马上带部下到霓裳街。”包拯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

“已经到了。”白玉堂回了一句后,挂了电话。

展昭,赵虎和白驰跟着白玉堂一起跑进了防爆警组成的包围圈,抬起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就见一个高耸的露天舞台上,站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年轻人,他的周围躺着好些受了伤的人。

那人手上拿着一只打火机,站在舞台中间,睨视着台下的众警察们,就算离得很远,还是可以闻到台上传来的刺鼻汽油味……

舞台后面的大片建筑已经被大火笼罩。

“白队!”防暴队的指挥官徐凯和艾虎一起跑了上来。

“他什么意思?”白玉堂有些惊异地指着台上那个,看来极其疯狂的人,问艾虎。

“那家‘炼狱’酒吧今晚举行周年庆,在露天摆了个舞台,正表演时,那个人就提着两桶汽油冲上了台。他砍伤了好些表演的女演员,向‘炼狱’酒吧里扔了汽油弹。”

“那些演员身上都被泼了汽油?”展昭问。

“没错。”徐凯说,“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拿着打火机在那里走来走去。”

“他没什么要求?”白玉堂问。

“没。”艾虎摇头,“到现在什么话都没有说过,就是看着我们。”

“没法开枪!”徐凯说,“太危险了,他手里的打火机一掉,那十来个姑娘就死定了。”

展昭和白玉堂听完两人的叙事后,抬眼认真地打量起前方的情况。

就见那个舞台大概有两米高,台上横七竖八或躺或卧的十来个女演员,穿着火红暴露的表演服,到处都是血,身上都被汽油打湿了,汽油和血的混合液体交融着,在光洁的舞台表面蜿蜒流淌。表演用的五彩射灯打下绚烂的光,光影中,虚幻而说不出的淫靡。

那人就站在舞台的中间,穿着黑色的套头衫,头套已经拿下来了,面貌却看不清楚,因为他的脸已经被飞溅的血滴弄得像张破碎的纸片,只有红与白的交错。身材是瘦高型的,瘦得异常,他像是个傲慢的执刑者一样,在台上小步地来回踱着,挺着胸,高昂着头颅却低垂着眼帘。他时不时会看看台下的警察,眼中满是兴奋,又时不时地看看躺在台上的伤者,脸上却全然是鄙夷。

他身后的酒吧正在往外冒着浓烟,那霓虹闪烁的“炼狱”两个字,说不出的刺目。

展昭和白玉堂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全神贯注,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眸中,映衬着火光的跳动。

片刻后,两人对视了一眼。

“头,就是他!”赵虎凑到白玉堂身边说,“不会错。”

白玉堂点头,转脸问展昭:“猫儿,有什么打算?”

展昭又看了舞台一眼:“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把打火机扔下台!”

“你呢?”展昭回问白玉堂,“什么打算?”

白玉堂看着后面浓烟滚滚的酒吧,说:“从二楼下来,制住他正好,不过前提是……”

展昭了然点头:“明白了,他把打火机扔下台。”

“你要上二楼?”徐凯惊道:“太乱来了!整栋楼都着了火!”

白玉堂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展昭:“猫儿,几分把握?”

“对半开吧。”展昭把外套脱掉,剩下白色的衬衫。

“等一下!”徐凯道:“只要让他把打火机扔了,防暴队员就能冲上台把他制服啊!”

白玉堂把外套递给他,一笑:“是啊,不过你能保证他没有第二个打火机?”

“呃……”徐凯无语。

“虎子,跟我来。”白玉堂转身,带着赵虎冲出人群。

展昭看着两人走远,对徐凯说:“帮我准备点东西。”

“什么都行!” 徐凯眼中闪着隐隐的兴奋。眼前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被赞为天才中的天才的心理学博士,他能用怎样的魔法来挽救这几乎已经是绝望了的局面呢?

展昭微微一笑,道:“一个微型的扬声器,一辆比那个台子高的车!”

“就这些?”防暴队长有些吃惊。

“还有。”展昭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这里所有的人都必须听我的!“

…………

片刻后,一辆将近三米高的消防车开了进来。

艾虎给展昭拿来了袖珍的扬声器,展昭别在胸前,这时,手机响起。

接起,传来了白玉堂的声音:“猫儿,准备好了,五分钟。”

“ok!”展昭挂掉电话,爬上消防车的车顶,打开了扬声器的开关。

在场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注视着这个站在最高处的年轻人,就连站在台上,拿着打火机的人,也抬头看着展昭。

展昭看到他眼中的一丝怒意,微微地挑起嘴角,冷笑了一声,也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他,满眼的鄙夷和嘲弄。

那人似乎是被激怒了,抬头注视着展昭:“你笑什么?”

在车下的防暴队长和艾虎对视了一眼,厉害,刚才谈判专家忙了半天也没让那家伙多看一眼,竟然这么简单就让他说话了。

展昭不慌不忙地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什么?”那人一愣。

“不过我不记得你的名字了。”展昭无所谓地耸耸肩道,“因为你实在太普通了!”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次?!”说着,用手里的打火机向身边的一个女人比划了一下,吓得那女人一声尖叫。

“呵呵~~”展昭冷笑着道:“你为什么要恨这些女人呢?因为她们让你想到你妈妈是不是”

“你……你怎么知道?”那人吃惊地道,“你认识我?”

展昭无所谓地摇摇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有在M大上学的朋友,他们说你是全校的笑话。”

“闭嘴!闭嘴!”那人的情绪似乎刹那间激动了起来,用手上的打火机对着展昭。

展昭好笑地对他摆摆手:“你可小心点,别把手上的东西弄丢了,这个东西现在是你活着唯一的价值。”

“什么……”那人凶狠地跨上一步,道:“谁!谁敢看不起我?!我是独一无二的!”

“什么?我可不那么觉得!”展昭不赞成地摇头,指指他拿着打火机的手,说:“你是不是觉得那只手很重,重得几乎都拿不住了?”

“?……”那人瞥了一眼自己拿着打火机的手,手竟在微微地颤抖,“怎么……”

展昭冷冷地说:“因为你没用!”

“什么?”

“这么点重量的东西你都拿不动!”

“谁……谁说的……”他奋力地把手举过头顶,得意地道:“谁,谁说我拿不动的?”

“你的手在抖!”展昭了然地笑:“是不是毒瘾犯了?”

“没有!”那人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手,喊着,“我,我才没有吸毒!我才不会去碰那种东西!”

“你有的!你妈妈什么都没有留给你,除了毒瘾。”展昭惋惜地说。

“住嘴!不许你再说!不准再说!”

“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把毒品给你妈的?”展昭突然认真地说,“是我!”

“什么……”惊骇地抬起头。

“我知道毒品会毁了你妈妈,毁了你的家,毁了你,所以特意给她的!”展昭冷笑着说:“不过可惜,你对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是……是你!是你!我要杀了你!”歇斯底里地叫嚣着。

“你根本伤不到我!你连我的一根头发都碰不到!不信你试试!”展昭提高声音,“你毒瘾犯了,很快就会跪在众人面前露出丑态,求人给你毒品,你会一点力气都没有,别说来杀我了,连拿手上的石头扔我,你都办不到!”

“你胡说!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那就来啊!像个男人一样,别总做个躲在女人后面的孬种。”展昭快速地说着,“你手上不是有石头么?扔啊!我就站在这里不躲不藏,因为你根本丢不中我!扔啊!”

“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随着他情绪的失控,手脚摆动起来,手上的打火机在空中划过一条长长的抛物线,向展昭的面门快速地飞了过来,展昭微微地一偏头,伸手接住了打火机,那因为长时间的燃烧,打火机表面金属壳的高温,几乎灼伤他的手。

车下的艾虎等看着那被抛出的打火机,激动得差点就叫了出来,但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到车顶,展昭的脸上时,都叫不出来了。

展昭的脸上,既没有兴奋也没有激动,而是满满的苦涩和莫大的悲悯。

就在这刹那,“哐~~”地一声巨响,酒吧二楼的玻璃窗碎裂,里面飞出了一道白色的影子,一把就扑倒了在台上发呆的人。

白玉堂一个打滚站了起来,就见那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进口袋……

没等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白玉堂飞起一脚就把他踹下了台,随后,他一个纵身从楼上下来,伸手拽住那人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拖起来,狠狠地甩到一旁的墙上,肉体撞击墙壁的响声,惊得一边的防爆队员后退了好几步。

白玉堂满脸的怒意,狠狠按住那人,咬牙骂道:“你知道里面死了多少人,你个混蛋!”

“玉堂。”已经从消防车上下来的展昭站在十步开外的地方,轻唤了一声。

暴怒的白玉堂似乎是瞬间平静了下来,他松开了手,退后一步,任那人像摊烂泥一样沿着墙壁滑落。一边的防暴队员们如梦初醒一般,上前拉起肇事的凶手,押回了警车。

跟着白玉堂从酒吧里跳出来的赵虎招呼着救护人员,抢救台上奄奄一息的伤者。

白玉堂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展昭走过来,两人低垂的手在擦身的瞬间轻轻拍了一下。

随即,展昭也转过身,跟着低头向前走到白玉堂走了回来。

白驰远远地站着,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激烈地抖动着,

现场满地的鲜血,燃烧着的建筑,慌乱的人群,犹如真正的炼狱一般的景象,但是,那两个在瞬间化解了一切危机的男人,却只是平静地缓步往前走,离开炼狱,火光与夜色中,两个纯白的身影……

白驰的脑袋里反复回响着展昭在刚刚不久前和他说的话“做一个好警察,不一定要用枪!你有一个上天给的,最好的武器!”……

救援和灭火的工作在防暴队长的指挥下,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艾虎好奇地凑过来问:“展博士,你认识那个罪犯啊?”

展昭摇摇头:“不认识。”

“那为什么,你知道他是M大的,还有他妈妈也是吸毒的?”艾虎好奇地问。

“嗯……我也想问。”白驰凑上来,双眼睁得大大地盯着展昭。

展昭耸耸肩道:“其实大半都是推测。”

见众人还是一脸很好奇的表情,展昭只好给大家解释:“刚才白驰通过概率证明了那人砍齐乐不是偶然,他看起来又很年轻,那么,就很有可能是齐乐的同学。而他妈妈是吸毒的这一点,是从他的行为推测的,因为他之前干了几次袭击白粉妹和妓女的案子,而这次又只砍伤了女人,所以,看得出他很恨女人。这个年龄段男生恨女人多半和母亲有关,简单的俄狄浦斯情结。”

艾虎等听得似懂非懂,小白驰更是一脸的崇拜,展昭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拉过白玉堂,说:“有一样很有趣的东西!”

白玉堂不解,就见展昭递过来手上的一样东西,那是刚才犯人扔向他的打火机,金属的外壳上,雕刻着一行英文字母:“Killer training camp”

……

“又是那个凶手训练营?”赵虎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白玉堂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儿,对艾虎说:“相关的案件资料明天都送到S.C.I.这个案子转交一下,我们要并案处理。”

“好的。”艾虎答应。

“大家都累了,明天早上到局里再说!”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全部都要重新考量了!”

展昭点头,众人散去。

把白驰送回家后,白玉堂和展昭回到了公寓里。

自上次的案件开始,白玉堂就一直住在展昭那里。

展昭因为吃饭方便,又有人做家务,所以也一直没赶他出门。

冲完澡,洗去那满身的汽油味和血腥味,白玉堂擦着头发,一身清爽地走出了浴室。

沙发上,展昭照例抱着书睡着了,白玉堂好气又好笑,这猫,每次都这样。

放轻脚步,走到近前,就见室内柔和的灯光下,沙发上的人睡得安宁而祥和,微微张开的嘴,舒解的眉,孩子气得很。低头凑近,感觉着他熟睡时平和的气息。

白玉堂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展昭的睡脸,很久很久,有一刹那,似乎是被那种宁静所感动,白玉堂伸手轻抚展昭额前的碎发,只要眼前人每晚都能这样安心地入睡,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低头轻轻地吻住他的额头。

展昭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了几下。

白玉堂微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猫儿,你这样很好,你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改变,我来就好。”

然后,抱起脸颊泛红的展昭,走进了卧室。

两个人一起的夜晚,即使无梦也不会寂寞。

喜欢SCI谜案集(第一部)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SCI谜案集(第一部)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SCI谜案集(第一部)最新章节 - 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 - SCI谜案集(第一部)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SCI谜案集(第二部)异界领主生活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白昼林无限建城在星辰中浪[星际]无限求生EXO之十二殿下魔法在上一朝成为死太监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心有猛虎嗅蔷薇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职高手之你爸爸就是你爸爸SCI谜案集(第三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一部)TFBOYS之说好陪我EXO之误入狼窝地府全球购快穿之男配要崛起天龙八部之梁萧快穿之娇妻主角光环算什么
完本推荐: 青玄道主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全文阅读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全文阅读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神魔供应商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超级潇洒人生全文阅读大唐种田直播日常全文阅读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全文阅读闪婚成爱:凶猛老公停一停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家后门通洪荒重生原始时代权门贵嫁末日霸权养鬼为祸神话版三国龙王大人是我夫神魔之玥上为尊女主翻身做豪门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九天剑主仙武帝尊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至尊特工魔临卡牌密室(重生)神级农场末世之深渊召唤师恶魔就在身边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最强狙击兵王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大府小事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放肆[娱乐圈]重生修仙在都市超维术士顶级神豪绝品透视眼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SCI谜案集(第一部)最新章节手机版 - 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手机版 - SCI谜案集(第一部)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SCI谜案集(第一部)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