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116章 动了心的妖精

第116章 动了心的妖精

和吴兰英说完,他又回头看着曲夭夭和贺飞。

宠溺地说道:“没事,囡囡,别理你妈!

饿了我们就先去吃东西,爸爸中午酒楼都定好了。

今天是小贺第一次上门,爸妈带你们去吃上海本帮菜。

让小贺尝尝阿拉正宗上海菜。”

曲夭夭一听有吃的,立刻眉开眼笑,撇下贺飞,拉着她爹的手撒娇。

许久没有小棉袄温暖的老曲,乐得皱纹都笑出来了好几条。

因为有了吃的桥段,贺飞也没了刚开始见未来丈母娘的拘束。

一家人有说有笑,气氛相当欢乐和谐。

四人一边说着,一边朝停车场走去。

走到停车场,曲阿强在一辆银色的大奔前,停了下来。

大奔的线条相当流畅,时尚。

老曲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和后备箱,笑眯眯地招呼贺飞把行李放在后备箱中去。

贺飞楞了一下,他看了看老曲的车子。

有些诧异,他本来以为像曲夭夭爸妈这种年龄。

再时尚些,也就开一些类似日产的中档车,经济适用,又能代步。

可他想不到,曲夭夭退休的父母居然开的是大奔,这和自己的想象有些区别。

贺飞这样想,倒也无可厚非。

他家虽然也算家底丰厚的北京土著,但在用钱观念上。

秉承了他老娘北方妇女的实惠,基本上都以经济适用为主。

家里除了房子最值钱,其他的家具,配套什么的都已实惠低调为主。

按照贺飞精明的做财务工作的老娘的话来说,把钱花在房子上。

每年都在升值,花在什么车啊,装修上,每年的都在贬值。

这种事情在她看来,简直是不能饶恕的败家。

贺飞买的那辆酷炫的小陆虎,花的尽管是自己的钱,还被她老娘唠叨了好久。

至于他积蓄不少的爹,在她老娘严格的管控下。

几十年下来,唯一的代步工具就是两轮自行车,还是用了好几年的。

老曲看他惊讶的眼光,温和地笑了。

对贺飞说:“怎么样?小贺,这车不错吧!

你阿姨和夭夭都喜欢,以前夭夭在上海的时候。

节假日,她有时间,我都会带着她们母女出去度假。

这车空间大,她们坐着舒服。”

曲夭夭听到他爹这么说,再看看贺飞更加惊讶的眼神。

笑嘻嘻地地凑上来,说道:“看到了吗?

飞飞哥哥,我爸爸给你做示范呢!

这就叫对老婆,女儿好的模范男人。

我爸爸是当之无愧的上海模子。”

老曲一听曲夭夭毫不吝啬的彩虹屁,相当受用。

打着哈哈,笑得很是欢乐。

说道:“这我倒是不谦虚,阿拉上海男人对老婆,女儿是最好的。”

贺飞脸一红,曲夭夭话里的意思他懂的。

人家老爸都带头给他做示范了,他要在不表态,就说不过去了。

在曲夭夭如此明示的提点下,他难得发挥了自己一向迟钝的反应力。

老爷子年龄也不小了,一把年纪还要照顾老婆孩子。

他总不好覥着脸让老爷子开车,他做旁边享受吧!

所以他赶紧殷勤地说道:“叔叔,那什么,你开车过来接我们已经够辛苦了。

回去我开车吧!正好夭夭陪您和阿姨聊聊!”

吴兰英看看贺飞,再看看曲夭夭。

意味深长地笑了,不错啊!

囡囡这几个月培养已经初见成效了,难得贺飞长进了不少。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贺飞时,那傻孩子虽然对夭夭真情实意。

但眼力劲真不太好,去她们那边吃早餐。

买个早餐还迟到,坐在餐桌上四平八稳,让老曲忙前忙后。

不过精明的吴兰英倒也没有多响,这种事情需要培训的。

所以她和老曲尽管和贺飞家处得热热闹闹,但其实大的表态压根没做。

贺飞行不行,能不能入她的法眼,还得看后面的表现。

现在看起来,还不错,至少有点眼力劲了。

晓得主动承担点事了。

这两夫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贺飞一开口,老曲倒也没有推辞,直接把车钥匙给了他。

对嘛!这才像话啊!

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伺候老婆,女儿那是义务。

伺候女婿嘛!还是算了吧!

按照曲夭夭老娘的说法,惯坏了,让他以为女儿非他不嫁了。

自古以来,男追女嫁。

这男的一点不费事,啥表现都没有,就把养了二十多年的小棉袄白送。

这种丢分的事情,老曲夫妻表示不做。

于是,一家人开开心心上了车。

曲夭夭的老娘拉着女儿在后排亲热地聊着天,问长问短。

曲夭夭的老爸在前排时不时回头插话,当然,老曲夫妻还是很注重礼节的。

不时和贺飞搭搭话,问问他工作,家里什么的。

老曲还不忘让曲夭夭打了电话给贺飞爸妈报平安。

他还不失时机地在电话里和贺飞爸妈寒暄了一会,大意是贺飞过来,让他们放心什么的。

不得不说,在礼节方面,老曲还是做得比较到位的。

毕竟上上次他们去北京,人家父母招待得不错。

礼尚往来,这次人家儿子过来,第一次上门,他们基本的礼节还是要兼顾的。

当然,礼节归礼节,该坚持的东西他们一个都不会少。

这就跟谈判似的,在谈判之前,双方你来我往。

谈判双方都西装革履,客客气气的。

但真上了谈判桌,说到实际的事情。

精明的老曲夫妻表示,那是寸土必争,丝毫不让。

该贺飞和他父母应该做的,需要提供的,他们可不会含糊。

这也是上海丈母娘和全国大多数丈母娘不同的地方。

其实,大多数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被渣男利用,骗婚。

多多少少和善良,软弱的父母脱不了关系。

在事关婚姻大事,女儿未来幸福的这些事上。

还是需要能干,精明的父母来把关。

毕竟,年少,善良又深陷情网的小女生们在判断力,行动力上。

都被感情掣肘,有情饮水饱,不懂未来生活的复杂。

如果一开始,很多事情没有谈好。

到了后面,势必一地鸡毛,积重难返。

所以,一个好的开端,往往预示了后面生活的圆满。

那种号称为了女儿好,只要女儿喜欢,就什么都不过问的父母。

其实是对女儿最大的不负责。

什么条件都不提,什么都不考察的女方。

其实是在纵容男方对这段感情的慢待和轻视。

贺飞不晓得,他以为的上门争取曲夭夭父母的同意。

是件简单的事,他却不晓得,对于人家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要嫁人这件事。

曲夭夭父母不晓得有多紧张,这取同意的事。

其实是最艰难的谈判,难度不亚于中美贸易谈判。

贺飞这二货,单枪匹马深入敌营。

虽然勇气可嘉,但目测谈判结果。

他这方估计至少丢盔弃甲,节节败退,不晓得要损失多少重要利益。

当然,这个时候的贺飞,是不会有这个意识的。

眼下,他正流着哈喇子。

喜滋滋地享受着曲夭夭一家的温柔对待,憧憬着曲夭夭嫁他的幸福生活。

等贺飞和曲夭夭父母一起吃完中饭,拎着大包小包正式进驻曲夭夭家的房子里。

他也被曲夭夭的闺房震惊了。

这个时候,他才总算明白,曲夭夭一身的毛病是被谁宠出来的。

曲夭夭爹妈给曲夭夭准备的房子,本来的布局是两房两厅。

但实际的布局,却被曲夭夭爸妈把其中连在一起的卧房和书房打通。

直接给曲夭夭弄了一个大卧室,原来的书房被他们改造成了衣帽间。

里面分割成了各种放鞋,放包,放衣服的空间。

所有的房间全部刷成粉色系,曲夭夭的床也是粉色公主造型的,看上去十分梦幻。

唯一违和的是,曲夭夭这边房子里的厨房成了摆设。

里面干干净净,似乎从来没有开过火。

看情形,她爸妈也没有打算让她这个房子开火。

吃的,喝的,到她爸妈那边去就好。

进到房间去的那一刻,贺飞明白了,在曲夭夭爸妈心中。

人家的女儿就是小公主,曲夭夭爸妈不止为曲夭夭的到来仔细收拾了屋子。

就连拖鞋,睡衣这些小物件也准备得妥妥当当。

当然,作为男朋友的贺飞,也沾了曲夭夭的光。

被特殊对待,人家曲夭夭爸妈也为他准备了新的拖鞋,睡衣。

不得不说,从这些细节方面。

曲夭夭的爸妈不晓得甩了贺飞那个养儿子的马虎老娘,多少条街。

晚上吃饭的时候,曲夭夭和贺飞手牵手,去了了隔壁栋楼的老曲家。

贺飞看着满满一桌子菜,都是曲夭夭爸爸一个个忙活出来的。

贺飞眼看着曲夭夭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父母的忙前忙后的贴心服务。

吃完饭后老曲甚至把苹果切成一片一片,放在盘子里。

摆好叉子送到她手上,看看眉开眼笑,看着曲夭夭吃苹果的老曲。

他就不由得大汗,老曲塑造的这个形象实在过于高大。

他目测自己万里长征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晚餐依旧相当和谐,贺飞在吃晚饭的时候。

和老曲夫妻聊着天,看气氛如此和谐。

他倒也是直肠子,藏不住事。

直接开了口:“叔叔,阿姨,是这样的。

我和夭夭算算日子,已经处了三个多月了。

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夭夭,这次我过来,就是想代表我们全家和叔叔阿姨表个态。

我们这边想征求叔叔,阿姨同意,双方商量个时间,让我把夭夭娶回去。

叔叔,阿姨,我这边保证,一定会对夭夭好。

一辈子好好照顾她,请你们放心。

这次过来,我爸妈的意思是看看叔叔,阿姨,你们这边有什么要求。

都可以和我提,我转告我爸妈,他们后面再抽个时间。

亲自过来上海,和你们商量,确定我和夭夭的婚期。”

贺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到桌子下,握紧曲夭夭的手。

曲夭夭正吃着饭,手掌一紧,感受着贺飞内心的激动和手心的温暖。

她不由得有些诧异,转过头,看向贺飞。

发现他眼神中前所未有的认真,正紧张地看找她的爸妈。

贺飞主动开口了,老曲夫妻对视一眼。

他们看了看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曲夭夭,笑了笑。

在这种关系到女儿幸福的大事上,吴兰英将话语权给了老曲。

老曲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他看着认真的贺飞,心中倒也有了不少好感。

这小伙子不错,虽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上海女婿。

但看起来品行不错,最要紧是心眼不多,实诚。

对夭夭也不错,唉!再说,夭夭都已经和人家在一起了。

从做父母的角度看,他倒也是一个合格的女婿人选。

既然他开口了,这边的条件倒不能不说清楚。

他的手指在餐桌上敲击了片刻,终于开口了:“唔!小飞。

你和夭夭是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了,只不过我们觉得你俩的相处时间还不长。

你和夭夭都还年轻,这个决定会不会下得太仓促?

你看看,你这边,还需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一听曲阿强说这个话,没有什么经验。

失去外援支持,完全看不懂别人心思的贺飞傻眼了。

曲夭夭老爸这是啥意思?这是不同意吗?

相处时间短?他这边决定太仓促,需不需要考虑?

这都是什么鬼?贺飞表示抓不住重点。

对于上海爷叔这种欲迎还拒,真真假假的把戏。

他表示严重看不清楚,弄不明白。

看他一脸茫然,曲夭夭大汗。

他这个爹,葫芦里面卖什么药,她会不清楚吗?

看着二得没有脑子的贺飞,她有些抓狂了。

重点,抓重点他会不会?

人家不过就是在正式谈判之前,和他客套客套。

要他坚持个决心啥的,他就这副傻样。

后面怎么交流?重点都出来了,她爹是问他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他还这副啥样,眼见贺飞拿眼瞅她。

一脸无助的样子,她就怒了。

她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被愣头青贺飞刺激。

终于忍不住了,一脸郁闷地呛声道:“贺飞,我爸是问你还要不要考虑考虑。

我看啦!不行你再考虑考虑吧!反正我看你也不急!”

她这么一开口,贺飞似乎明白了。

曲夭夭如此不给面子,显然是生气了。

和曲夭夭处了一段时间,他表示用了不少心思。

用了洪荒之力,总算明白了些曲夭夭说话的套路。

有的时候,她说不要其实是要。

其实不是有的时候,是大多数时候,女人的话你都要反着听。

如果你正着听,并且这么去做了。

那他就死定了,曲夭夭都开口了。

他还敢说考虑考虑吗?考虑个屁,他但凡有一秒钟的犹豫。

就会被曲夭夭踹到爪洼岛去,他脸一红,

赶紧正襟危坐,就差拍胸脯表态了:“不用,不用,我这边没有什么要考虑的。

我就喜欢夭夭一个人,叔叔,您放心,我这边就定夭夭了。

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娶到夭夭。

叔叔,您看看,您这边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我说吧!

我一定尽力而为!”

贺飞总算晓得怎么接灵子了,还晓得在表决心的时候讨好女朋友。

也算是一大进步了,曲夭夭的脸色总算缓和下去。

老曲看看面色转缓的曲夭夭,心知肚明。

看起来,女儿对这个愣头青也相当中意。

否则也不会提醒他了,唉!贺飞这样的。

按照上海话来说,可以列在“港督”的范畴了。

不熟悉上海话的亲们,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句褒义词。

“港督”在上海话中的意思等同于傻瓜,白痴什么的。

行吧!既然大前提,他们精明的女儿都看上了。

剩下的,也就是看他这个老爸提提条件了。

他笑了笑,冲贺飞说道:“唔!小飞,既然你这么坚持。

那我们做父母的也不好处处阻拦,你们也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要么这样,既然小飞你这次过来了。

我们夭夭这边也有不少亲朋好友,你和夭夭既然是冲结婚去的。

正好元旦节,我们也让亲戚朋友一起聚聚。

毕竟真要谈婚论嫁,这也是家里的大事。

夭夭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在。

大家商量一下也好,你看看怎么样?”

贺飞一听,半喜半忧。

喜的是看曲阿强的口气,他应该同意自己娶夭夭了。

可愁的是,贺飞可不是曲夭夭。

他有人口密集恐惧怔,光一个曲夭夭爹妈他都有些应付不来。

要是再黑压压,呜啦啦来一帮亲戚。

他就要跪了,他咽了口口水。

看了看旁边低头吃饭,默不作声的曲夭夭。

明白了,这一关,他无论如何得过。

为了曲夭夭,他咬咬牙,豁出去了。

赶紧回话,点着头,对曲阿强说道:“好的!叔叔。

没问题,我听您安排!”

曲阿强满意地和吴兰英相视而笑,贺飞宝宝表示心中苦。

可他又不敢表示出来,明天将要迎接的狂风暴雨,吓得他后面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贺飞第一次明白了那啥味同嚼蜡,食不下咽是什么赶脚。

学霸的人生太一帆顺风,学生时代的大考小考,对人家来说,那都不是个事儿。

可现在面对人生的另外一场考试,重要性不亚于高考的考验。

贺飞却表示有些心中发慌,不晓得如何应付。

回了他和曲夭夭的小窝后,他不由得愁眉苦脸。

唉声叹气,辗转反侧,曲夭夭看他这个衰样,不由得十分好笑。

调侃他:“唉呀!飞飞哥哥,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会是有什么烦心事吧?”

贺飞看着眼神中满是戏谑的曲夭夭,晓得这妞现在看热闹不嫌事大。

要是她明天真是袖手旁观,他就死定了。

关键时刻,贺飞倒也知道团结就是力量。

他爹妈也属于心大的父母,对于这种婚嫁的大事。

啰啰嗦嗦倒是说了一大堆的话,但每一句是建设性的意见。

贺峰又远在天边,表示爱莫能助。

这关键时刻,能团结的人只有曲夭夭了。

贺飞虽然二,但还是知道点好歹的。

在事关他终生幸福的这种事情上,他晓得这个时候他经不起闪失。

联想到他之前那些天怒人怨的操作,他就一阵头皮发紧。

别人也就罢了,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可明天来的都是曲夭夭的亲戚朋友,他可不想得罪他们。

要真得罪了,曲夭夭家这边他就不用混了。

再说了,他还没娶到曲夭夭呢!人家要是看不上他。

给他下点绊子,搞点破坏啥的,保不准他老婆就飞了。

从踏进曲夭夭家大门开始,他环顾了曲夭夭的成长环境。

心里其实清楚,人家就一个宝贝女儿,要不是他狗屎运气好。

阴差阳错和曲夭夭有了关系,被曲夭夭看上。

否则,按照常理来看,他根本别想娶曲夭夭。

这样想着,贺飞的危机感又多了几分。

他那些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都是做给曲夭夭看的。

就跟孩子似的,想和大人要什么,又不好明讲。

就在家里给你唉声叹气,满地打滚。

大人要是看不过,搭了他,他马上跳起来,提要求。

贺飞也一样,难得他唉声叹气半天。

叹得曲夭夭烦了,总算搭他了。

他倒也不含糊,灵巧地接住了曲夭夭抛过来的橄榄枝。

他走到正在梳妆镜前,拍打化妆水的曲夭夭身边,帮她捏着肩。

伺候得曲夭夭相当舒服,看曲夭夭心情似乎不错。

他笑嘻嘻地开口了:“媳妇儿!

你说说,你爸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我娶你这事儿,他和你妈商量商量就能决定的。

还要和亲戚商量?我们都一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他明天要给我整出一大帮亲戚来。

我估计我就得趴下了,媳妇儿,不带这样的。

这种大阵仗我应付不来,人一多,我就啥话都不会说了。

万一说错了,得罪你家亲戚,我还怎么娶你呀?

唉!我就后悔了,早知道你爸妈这个打算,我就把我们爸妈请出来了。

让我妈去应付你家亲戚去,她指定比我在行。

这事儿我应付不来,我还是退居二线的好......”

曲夭夭一汗,翻了个白眼给贺飞。

就知道贺飞这货的德行,不过,和贺飞处这么久。

她倒也明白他的个性,这事儿,真不是他擅长的。

本来这种事的谈判,她应该属于楚河汉界的另一方的。

那啥,还没嫁给他呢!关键时刻,不能通敌卖国啊!

可是,就像贺峰看出来的那样。

曲夭夭再精,也是女人。

再说,贺飞的本质她相当满意。

除了有点二,也算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五好青年。

曲夭夭家亲戚多,小的时候,没拆迁时大家住得都不远。

这种家长里短,婆媳妯娌之间的相处,她清楚得很。

她晓得贺飞那点有限的情商,真把他丢里面,他熬不过半小时。

再说了,有的时候一辈亲,二辈表。

虽然说亲戚呜啦啦的号称一大堆,隔了一层娘肚皮的关系。

人家心里想你好,还是不想你好的,谁也说不清。

她爹的意思,她门儿清。

提条件这种事,涉及到对方同意不同意的情况。

无伤大雅的也就罢了,有些让双方尴尬的条件,最好从别的亲戚嘴里说出来。

这样除了可以试探贺飞家的底牌,也能避免大家尴尬。

毕竟以后他们还要和贺飞相处的,至于亲戚嘛!

又不用和他们天天相处,就算有什么话说得贺飞不开心了。

他们也不用担心,不影响他们和贺飞相处的关系。

只不过,这层意思她清楚,贺飞却不明白。

她也不能和贺飞点透,毕竟,出这主意的人是她亲爹亲妈。

曲夭夭不是那种脑子冲动的圣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毕竟,她也想看看贺飞为了这段关系可以付出多少。

可想管想,看到贺飞这么担心。

她心中也很感动,至少,他还是相当在意自己的。

曲夭夭也知道,依照贺飞的德行。

换个场合,他才没空理睬这些三姑四婆。

他尽管不擅长,可还是为了她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就冲他这份心,她也应该支持他一下。

再说了,曲夭夭老爸的这种操作,也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

和他爹妈一母同胞的那些亲戚,说不定还好一点。

在做事上,估计得有点分寸。

可那些嫁进来的,娶过来的,心思就难说了。

嘴长人家身上,保不准人家心里妒忌。

提出些过分的条件,故意破坏她和贺飞的关系也有可能。

曲夭夭老爸老妈不晓得,贺飞可不是上海暖男。

从小在上海长大,熟悉上海这边的人情世故。

他情商低,是脾气上来就翻脸的人,弄得大家不欢而散也有可能。

这样想着,看贺飞唉声叹气半天后。

她也终于决定,这事儿,她得和他理理思路。

不过曲夭夭在这样做得时候,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从她搭理贺飞开始,她的心意就清楚了。

她愿意帮贺飞的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她是真的想嫁给他。

所以,她那个妩媚的白眼翻过后。

她开始厚道地给贺飞上干货了:“贺飞!我晓得你就这点出息。

还让你妈来,到底是你娶我,还是你妈娶我啊?

我就奇怪了,你爸妈在你过来之前都没有和你说的吗?

你是不是真的不懂?要是我们两家都住在上海。

这个时候,取同意阶段,都会有中间人上门问条件的。

现在是你们男方取同意的阶段,你是小辈,当然是你过来比较好!

你是不是傻?你妈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如果你妈来,万一大家有什么谈得不好。

双发一言不合,吵了起来,不就崩了,连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你过来有个好处,我爸妈也好,亲戚也好,他们有什么要求。

你听着就好了,回北京后,你再慢慢和你爸妈商量。

这种事情,又不是一锤定音的,双方总归有个你来我往。

等大家理得差不多了,你爸妈再过来,就是定婚期的时候了。

我不晓得你担心什么,明天他们过来,你就记得,少说话,多听话。

你能决定的,自己决定,不能决定的,回去问你爸妈不就行了吗?”

不得不说,曲夭夭在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上。

绝对有军师的潜质,贺飞愁眉苦脸的事,被她四两拨千斤。

轻轻松松解决了,贺飞闻言大喜。

曲夭夭说的这个套路,和贺峰教他追女生的套路差不多。

总结起来,还是装死,少说话。

任你狂轰滥炸,我就一句话,回去商量商量。

他一看媳妇这么给力,这个时候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开始有些明白曲夭夭帮他后面的意图了,他看着曲夭夭粉色卡哇伊睡裙里。

露出洗过澡后,香喷喷,粉嫩的皮肤。

毫不犹豫地把大手从她肩膀上,滑了下去,笑嘻嘻说道:“曲夭夭!

我现在明白了,你就是我们老贺家铁板钉钉的媳妇儿了。

你这胳膊肘拐成这样,我还娶不到你,我就真是傻瓜了。

得勒!明天的事儿我有数了。

现在,我得好好奖励你一下......”

曲夭夭一声惊呼,隔着衣服抓住贺飞的手。

怒骂:“贺飞,你是不是作死?

今天早上,就是因为你,我觉也没睡好。

早餐也没有吃上,你给我死开!”

贺飞哈哈大笑,俯下身子,凑到她耳边。

朝她耳朵旁吹着气,低声说道:“今天早上不算,

你晓得我不喜欢吃快餐,现在还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们找点事情做做......”

贺飞一边说着,一边挣开曲夭夭的小手,朝她探了下去。

一通揉捏过后,曲夭夭终于投降。

被贺飞拉起身,直接抱在梳妆桌上,曲夭夭盯着笑得相当邪恶的贺飞。

立刻面红耳赤,贺飞看着她,眼神中燃起火光,直接低下头去。

曲夭夭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贺飞的头。

贺飞眼看曲夭夭彻底沦陷,终于抬起头。

抱紧曲夭夭,停顿了一下。

看着她,认真地说道:“曲夭夭,先和你说一声。

不管你爸妈,亲戚提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我都认了。

我娶定你了,曲夭夭,你只能做我贺飞的媳妇儿。

还有就是,过来之前我都想好了。

就算你爸妈不同意,我也必须得娶你。

他们不同意,你也得嫁给我。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一辈子都会缠着你,你听到了吗?”

贺飞说到后面,盯着曲夭夭的眼神满是狂热。

曲夭夭楞了一下,贺飞很少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他嘴贱,有时候更喜欢调侃她,嘲笑她。

对她这种毫不掩饰的宣示主权还是第一次,看她有些当机。

贺飞突然有些急了,他握紧曲夭夭的双肩。

恶狠狠地瞪着她,低吼道:“曲夭夭,你听清楚了吗?”

曲夭夭眼神一动,她看清楚了贺飞眼中的狂热。

如果平时的曲夭夭,压根不会理睬神经病一样的贺飞。

可是,这个时候,她突然失去了嘲笑他的勇气。

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候的贺飞,她开不起玩笑。

他是认真的,她不能拿他最在意的事情,开玩笑。

妖精曲夭夭明白,招惹上贺飞,她跑不掉了。

动了心的妖精,唯一的回应只能有一样。

那就是确认,并接受他的感情。

她咬咬嘴唇,不顾贺飞把她粉嫩的双肩捏得疼痛。

举起手,抚摸着贺飞光洁的脸颊。

认真地看着他,轻轻说道:“我听清楚了,贺飞!”

贺飞大喜,他毫不犹疑地将曲夭夭抱了起来。

疯狂地吻向她......

喜欢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最新章节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全文阅读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txt下载 - 敏懿的全部小说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前妻耍大牌娱乐圈是我的[重生]时光和你都很美练习生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纸片恋人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腹黑总裁小萌妻818我那些攻略对象[快穿]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早安,总统大人!昧情娇妻在上:易少,求轻宠!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神秘老公有点坏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霸道总裁宠上天重生八零锦绣年:小媳妇,有点田错嫁替婚总裁总裁爹地,猛又坏!陆少的暖婚新妻他的情深似海总裁撩妻:宝贝娶一送一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完本推荐: 都市最强神壕全文阅读妙手心医全文阅读霸道总裁宠上天全文阅读萌妻甜似火: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进入电影全文阅读国际制造商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超级潇洒人生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大明之崇祯大帝全文阅读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全文阅读重生国民女神:系统狂霸酷拽全文阅读Hello,校草大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深渊之馆重生之完美未来三国神话世界我得丹田有手机奶爸的异界餐厅逆天邪神觅仙道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无限之武道剑仙重生九零辣妻撩夫捡漏乔小姐的闪婚实录朕是红颜祸水奶爸戏精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野火燃青云寒门状元永恒圣帝超现代武尊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修仙归来的神农盛宠之名门婚约穿成娘道文的女主长生天阙百炼飞升录最强弃兵秦时小说家仙宫超品命师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txt下载手机版 - 敏懿的全部小说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