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这届老攻不大行 >> 第 72 章

在出发的时候, 简桥对梁丘还感激了一把, 心想这人真是大度,这么卖力得帮助自己。等靳修开车两个多小时, 最后沿着导航路线进入和贵名品一条街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耍了。

——和贵商业街是南宫家族的产业。这里距离他们的出发地点不足两千米。

而他和靳修可又是高速又是下道的,跟着导航足足跑了两个多小时……

敢情他们一直是在绕城画圈?

简桥:“……”

“……我们是被耍了吧?”简桥目瞪口呆了半天, 往前一看, 更是上火,“日了,你看!前面就是梁丘请队长看电影的地方!”

靳修也愣, 顺着他的视线往前一瞧, 倒是看到了另一处。

“怪不得, ”靳修迟愣一秒,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是咱俩大意了, 还舍近求远。”

他说完见简桥不解地看着自己,笑了笑, 往远处一指:“你看,那是哪里?”

前面电影院的侧边是一条小路, 简桥往小路上的店面看了眼。

简桥:“……”

“走吧。”靳修看他嘴巴越张越大,笑着先下了车,“丁老板, 第一次约会, 要不要打扮打扮?”

简桥:“……”

前面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

简桥后知后觉, 这才明白过来——他在第一副本的时候,曾在这里和许棠他们偶遇过。那次许棠还给了他一张随便刷的无限卡。后来他问靳修,才知道这条商业街应该是在两个副本里都出现过,所以他才能和许棠跨副本相遇。

这事儿他问过就忘了,这会儿再想,才意识到这里大概是两个副本的连接点。

所以什么高仿副本压根儿不存在,这个街道换个方向一走就是第一副本的位置了!

“怪不得队长喊他渣狗,这人也太狗了。”简桥赶紧下车,哼了一声,“看着,等我回去一定去给队长告状。”

靳修却毫不在意:“没关系,就当我们出去溜了个弯。更何况如果不是他提示,我们或许还想不起来。”

简桥:“……”虽然是这样,但还是好气。

果然,他和梁丘天生气场不和。

靳修看他气鼓鼓的,抬手在他脸上轻轻敲了一下,这才率先走进餐厅。

俩人还是坐在第一次约会的临窗位置上,要了一样的餐食。

靳修笑着问:“小秘密交换什么时候开始?也是一天一换?”

简桥摇头:“队长的胚胎两三天就好了,我们这样最多问两次。”

“那你说怎么办?”

“一问一答怎么样?”简桥道,“如果有人拒绝回答某一条提问,那这一轮就结束。下一轮什么时候开始由被拒绝者决定,同时被拒绝的人,还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件事情。如何?””

靳修挑眉,笑了起来:“其实你挺皮的。”

简桥看向他。

“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会回答你。”靳修道,“但现在这样一问一答的比赛,我就会有胜负欲。你不怕我故意绕你?”

“不怕。”简桥痛快回答,嘿嘿笑道,“现在该我提问了。你跟那个暗恋的男孩子还有联系吗?”

“现在吗?有。”靳修道,“才联系上。”

简桥愣了下,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那个男孩子一定很优秀吧,自己回到三次元后要怎么样才能优秀一点,不被人比下去?

“你呢,有没有暗恋或表白过什么人?”靳修也在对面问,“除了男神之外的。”

简桥摇头:“没有。”

旁边有侍应生送来牛排,刺啦一声浇上料汁,打断了俩人的谈话。

等人走开,简桥看向窗外,犹豫着下一个问题,靳修则把牛排切好,送到了他的嘴边。

“张嘴。”靳修笑道,“老攻喂你吃饭。”

简桥轰的脸红,下意识往四处看看,见没人注意自己,这才赶紧叼走,嘀咕道:“什么啊,现在我是攻你是受。”

“不,我是攻你是受。”靳修纠正道,“我现在可是铁1,笔直笔直的。”

简桥:“……”

“不信你检查一下。”靳修低头吃饭,一本正经道,“不够铁不够直,我立刻挂0,让你当1。”

简桥:“……”

他怀疑靳修在开车但他没有证据。

但靳修也是真警惕,还知道避开“硬”这种敏感词。

“你开心就好。”简桥哼唧道,“现在是不是该我提问了?”

“是。”靳修回答完,立刻问,“以前你被人表白过吗?”

简桥反应慢了一步,抬眼就见靳修冲他眨眼睛。

简桥:“……”大意了!不能随便说问句的!

他懊恼地啊了一声,只得老老实实回答:“没有被表白过。我还纳闷过呢,中学那会儿别人都冒青春痘,就我不长,比女生的脸都干净,结果也没人给我递纸条写情书。后来上大学,我没什么特长,就更没有人理我了。”

当然那时候的他比较内向,而且瑟瑟缩缩的不怎么说话,平时在人群里缩肩塌腰,形象也不怎么好。

简桥以前没注意,等进了游戏副本看到靳修他们,他才意识到,气质比五官更重要更难得。

这一点上,许棠一直就很好。而简桥自己则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那一定是你太瘦了。”靳修却道,“想要当焦点很简单,像丁杨就挺显眼的,或许……你要喜欢的话,回去学学增肌?”

简桥一想被胸大肌支配的恐惧,顿时吓得两眼瞪圆,摆手拒绝:“不不不,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

话一说完,反应过来靳修是故意逗自己,又“嘿”了一声,从桌底下轻轻踢了他一脚:“你太坏了吧?”

“是的,我本质很坏。”靳修笑道,“你不喜欢?”

简桥脸上一红:“你说呢?”

靳修摇头:“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才可以提问。”

简桥只得如实答:“喜欢。”

他低头搅着浓汤,想了想,干脆也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他自己是心动了很多次,最早……大概是被靳修偷吻的那一晚。而靳修则表现地一直很沉稳,如果不是临别前他突然深吻简桥,简桥会一直以为这人是个好姐妹。

所以靳修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看日出的时候?一起去鱼市的时候?又或者更早?

简桥期待地看着靳修。

谁知道后者一笑,却道:“这道题我拒绝回答。”

简桥:“???”

“现在第一波话题结束了。”靳修眨眨眼,“你要提什么要求?”

简桥难以置信:“这个问题你就拒绝?这么难回答吗?”

“不是难回答,是暂时不想让你知道。”靳修一笑,趴在桌上往前靠了靠,“这样,我们在现实世界见面的时候,我告诉你答案,如何?”

简桥一愣,一听面基心里又紧张起来。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他忍不住道,“到时候怎么见面?”

靳修问:“这算你提的要求吗?”

简桥想不出别的,干脆点了点头。

“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靳修从一旁抽过点菜单,在反面写下一行漂亮小字,递给简桥,“我先把我的住址和手机号码给你,你能记住的话就去找我。”

简桥结果纸条仔细看了眼,发现靳修竟然跟自己同省不同市,那串地址不长,看样很好找。倒是手机号的数字没什么规律,记着有点费劲。

靳修看他在那乖乖地背着手机号,神情既认真又紧张,心里觉得可爱,又安慰他:“记不住也没关系,我会主动去找你的。”

“嗯?”简桥回神,惊讶地挑眉,“你知道我住哪儿吗?”

靳修微微一怔,轻咳了一声。

“你还没告诉我。”他问,“现在要说吗?”

“才不说呢。”简桥哼了一声,把纸条折起放口袋里,这才傲娇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才会告诉你。”

“行。”靳修点了点他,佯装不快道,“你也不怕你老攻找不着你,万一被别人拐走了……”

简桥被“老攻”的称呼臊的脸热,嘀咕道:“能被别人拐走,就说明你这个老攻不大行,我还是早跑为妙。”

俩人你一言我一句,不知不觉吃到了傍晚。等从餐厅出来,外面已日薄西山,晚风阵阵迎面吹来,天上挂着半边霞彩。

靳修走在前面,身形挡住了夕照,光线在他头发上绕出一个个跳动的光圈。简桥嫌夕阳刺眼,微微低头,在他身后躲着,道路对面有人有意无意地朝这看来,简桥心里一凛,忽就想起俩人临别前的那个夜晚。

那时候他们俩人还没什么关系,简桥连拍张照片都不敢,只能编个“小男神”的谎言。

他那时候绝对想不到自己隔天就会被人深吻,并被人拉去第二个副本,把各种该干不该干了都干了一遍。

靳修回头,看简桥自己低头直笑,忍不住问:“你瞎乐呵什么呢?”

简桥一愣,这才发现靳修正伸着手等他。

他调皮地挠了挠靳修的手心,这才任由后者抓住,改成十指相扣。

“在想我男神。”简桥故意道,“还有一天,就能回去跟男神见面了呢!”

靳修“嘿”了一声,转过脸瞥他。

简桥见好就收,自己傻乐着跟他走了会儿,这才好奇道:“这是要去哪儿?”

“夜市。”靳修道,“去买我们的情侣镯子。”

假镯子的摊位上,那位凶神恶煞的老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胖乎乎的一个玩家,正招呼小孩在那吃凉粉。简桥还记得自己之前被吓地撒腿狂奔的傻样,心里好笑,低头去看摊位上的小玩意。

靳修果然花二十元买了一对假手镯,这价格可比之前的要良心的多。

简桥也不嫌弃是仿货,等着靳修给自己戴好,又美滋滋地跟着继续溜达。这边买点关东煮,那边买个炸冰激凌。一直逛到晚上九点,这才提着一包小吃意犹未尽地开车回家。

对面的学校已经熄灯了,街道上也一片寂静,估计是这片区的玩家不多。

简桥在楼下的花盆里找到了自己藏的备用钥匙。

他原本还担心会不会有其他玩家用了丁杨的身份,等到上楼,看到自己临走前在钥匙孔上随手贴的创可贴,心里这才踏实下来。

俩人轻手轻脚地进屋,室内摆设还是以前的样子,桌子地面都落了不少灰。墙角的插花也已经风干,因为枝干缺水,花头耷拉了下来,一碰就碎。

简桥把吃的放下就要去收拾,才迈出去,就被靳修给拦住了。

“明天就离开了,现在还收拾什么。”靳修从后面抱住他,在被小黑屋警告前又赶紧松开了手,“我们要不要早点休息?”

“都是积灰,至少要擦擦吧?”简桥也觉得累,想了想,问他:“今晚睡哪儿?”

“楼上怎么样?我东西不多,换掉就可以了。”靳修道,“而且铁床也够结实,干点什么也没动静。”

简桥一愣,忍不住笑了:“说的跟能干什么似的。”

“怎么不能,”靳修义正言辞道,“俩个人躺在床上,是不能背诵八荣八耻,还是不能互相检查科学发展观……”

简桥哈哈大笑,去拿抹布擦家具。靳修则跟在后面拖地,末了又去更换床单薄被。

俩人到底是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收拾了一遍。简桥又拿剪刀从楼下的花盆里剪了两朵新开的月季,中间插了一枝金银花,放在窗前的小桌上。

微风一吹,久无人居的小房子里顿时满室清香。

俩人终于舒舒服服躺回床上,身体疲惫至极,却又都没了睡意。

俩人一人裹着一个被筒躺那聊天,聊聊许棠,聊聊队长,最后聊到了回去。

“突然有些舍不得了。”简桥叹了口气,感慨道,“多亏在这里面的时间不长,要不然我会不想离开的。”

“这里有什么好?”靳修问,“累死累活一场空,也就适合来消磨时间。”

简桥摇了摇头,笑道:“这里没什么压力,也没那些让人烦恼的人际关系,做点什么事情也总能很快收获结果。但现实世界就不一样了。”他说完一顿,突然轻轻笑了下,“你知道吗?我对于面基……其实有点紧张。”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射进来,靳修转过脸静静地看着他。

简桥把自己的被筒裹了裹。小

“游戏里谈恋爱什么都不用考虑,现实生活不一样,除了外表之外还有家庭、能力、财富这些。论能力我比不上丁杨,论财富我又比乔桥差的远……”简桥顿了顿,小声道,“其实,我怕出去后你对我失望。”

“不会的。”靳修神情柔和下来,“你要对我有信心。”

简桥点头,想了想,先打预防针:“我爸爸比较凶,所以我们暂时不能去见他。”

靳修干脆翻过身,跟他对视:“没问题,你想见我们就见,你不想见,我们就一直不见,甚至不知道彼此存在都可以。”

简桥以前就想过,他的性格偏软,他爸又习惯打击他,所以以后有了对象干脆各过各的。靳修这么表态,他无疑松了一大口气。

“那你家里呢?”简桥问,“我需要见吗?”

“这个都行。”靳修笑了笑,“我从小跟着姥姥长大的,跟父母不太熟,现在就是一年走动两次。他们有舍怨修好的意愿,我暂时还没有考虑。”

简桥微微一怔,说不上是羡慕还是该同情,从被子底下偷偷伸手过去,拉了下靳修。

俩人悄悄勾住手指,又偷偷相视一笑。

靳修道:“你如果喜欢玩游戏,等正式版出来后,我可以陪你进来玩。”

“真的?”简桥问。

“嗯。”靳修点头,又算了算,“但每次进来不能超过一天。”

简桥:“……”

“我们要过夜生活的吧。”靳修一本正经地解释,“副本里不能亲热,那进来玩游戏就只能日抛,要不然年纪轻轻就要被憋死了。”

简桥:“……”

他原本有些低落,哪想到靳修还在怨念这个,一时间惆怅情绪都没了,反而有些哭笑不得。

“就忍忍吧。”简桥忍不住笑,又有些不好意思,“再说,谁说出去就一定能亲热了?”

“你说呢?”靳修裹着被子翻身过来,半压在他身上,笑着逼问,“你说能不能?”

他的手指轻轻挠着简桥的手心,简桥痒地哈哈直笑,拼命往回抽,又裹着被子往旁边躲。

靳修在后面紧追不放。

铁床不大,简桥又睡在里侧,这下正好被靳修给堵在了墙角的角落里。

俩人像两只豆虫一样拼命蠕动,最后挤在一块,只露出两个脑袋。

靳修的表情十分凶神恶煞,然而整个人行动不便,以至于他面目狰狞地想重温强吻一幕时,一不小心,栽在了简桥的脸上。

简桥疼地“嘶”了一声,等看清靳修的样子时,一个没忍住,笑喷了。

“有病啊……”简桥干脆笑倒在了靳修身上,“你能不能先出来,这样也太傻了!”

“不能。”靳修艰难地卷起上半身,在他脸上狠狠啃了一下,这才气喘吁吁地躺了回去,“系统要求严格,脖子以下不可以描写。”

简桥愣了下,笑地更疯。

原来的惆怅情绪是一点儿不剩了,简桥躺平,捂着肚子“哎吆”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复下来。

俩人手拉手,开始规划明天。

“明早上吃什么?”简桥问,“我不会做拉面了,给你下个方便面怎么样?”

靳修认真地思索了一下:“会不会太敷衍了,我今天才生过你的孩子。”

“……串剧本了吧?这是丁老板的主场……”

“丁老板不会拉面了啊。”靳修道,“不过换过来也可,我下面给你吃。”

“……”

“喂,怎么不说话?”

简桥:“你还是下奶吧……给你炖个鲫鱼汤,好好养孩子去。”

靳修道:“养孩子我也可以下面给你吃,你爱吃的话天天吃都行,大补……”

“……”

“哎,说话啊,不说话是默认了啊……”

简桥睡意朦胧,心想这人真是闷骚啊,明天是做鲫鱼汤还是鲤鱼汤?或者一起去买比目鱼?他不知不觉睡过去,直到外面传来几声聒噪的鸟叫。

光线骤然大亮,他拿手挡住眼,下意识地滚去另一侧,想要抱抱靳修。然而就在他翻身的一瞬,一种陌生的重力感突然袭来,简桥不等反应,便重重摔在了地板上……随后身侧传来清脆的“啪叽”声,显然是有东西跟着一块落了地。

简桥被吓的一个激灵,这下立刻睁眼了。

眼前的卧室门开着,外面是几个未拆封的包装箱,身侧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木床。

这里没有他搬的那些铁艺家具,没有靳修,简桥急急回头,连滚带爬去窗边一看……果然,外面也不是学校的马路……

这里是他和许棠租的小区。

所以,他这是回来了??

即便做了很多次心里准备,简桥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忙从地上捡起了手机。

果然,手机上的时间,赫然是他喷完《旧爱新欢》的第16天,通知栏上正提示着昨天十点有场面试。未关闭的页面上,《旧爱新欢》也显示已完结。

简桥来回确认了足足十分钟,这才确信,自己的确是回来了。

他先把靳修给的地址写了下来。

面试已经耽误了,简桥犹豫了一下,纠结着要不要直接去找靳修。

如果去的话,现在出发坐车,下午就能见上。但是现实不同于虚拟,简桥对于自己目前无业的状态仍是不太自信,又怕自己现在状态不好,再跟靳修来个见光死。

他觉得自己老毛病大概又要犯了

——性格软弱,遇事犹豫不决,既缺乏一定的勇气,也没有足够的意志。

但自己不能总这样。

简桥纠结半天,最后终于终于下了决定——今天才回来,先修整一天,明天再去面基。

当然这事需要先和靳修联系一下,也让对方有个准备。

简桥拿起手机,想了想,觉得这次的“首打”也要重视,声音不能变化太多,语气不能太冷,怕让人误会,也不能太热络,以免尴尬。

心情不觉又紧张起来。简桥先深呼吸了几下,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又洗手洗脸,正襟危坐,这才拨出了那串号码。

然而那11个数字组合的太不规律,他昨天临时记下,这会儿一受惊吓记忆就有些模糊,拨出第一遍的时候,竟然是个小孩接的电话。

那孩子也就五六岁,在那边瓮声瓮气地问找谁。

简桥脑子里轰的一下,脑子里忽的冒出了一个很不好的猜测,多亏那边孩子爸爸把手机接过去,他一听声音不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记错号码了。

简桥只得把那一串数字写下来,对着自己感觉模糊的地方,替换一下顺序。

然而第二遍播出,仍是错的……

简桥:……“

这边越忙越乱,偏偏又有电话接入。

“你好。”那边的女声有些熟悉,简桥还没想起是谁,就听对方微笑着问:”是简桥先生吗?这里是LK设计事务所。”

简桥:“!!!”

他想起来了!上次通知自己面试的就是这个声音!

简桥又惊又喜,耐性等对方讲完全部。好在信息十分简单——LK设计事务所一共安排了两场面试,昨天一场今天一场,简桥昨天没去,对方公司比较人性化,又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只不过我们经理时间有限,面试需要在十点准时开始。”那边人笑问,“简桥先生十点前能赶到吗?”

现在已经九点十分了,好在简桥的住处离着那边不算远。

简桥激动的几乎要跳起,一边满口答应一边奔去洗漱,电话挂断后,又飞快的换了身面试的衣服,揣上了自己准备过的材料。

幸好他之前做的准备够充分,这会儿才能忙而不乱,打上出租车后还重新温习了一边LK的经典案例。

许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简桥刚把自己的英文介绍熟悉了一遍。

“怎么样?”许棠上来就问,“在家呢还是在你老公那呢?”

“刚出门。”简桥看了眼前面的司机,没多说,只先问了自己最纳闷的:“怎么突然就通关了?”

“当然是小娇妻怀孕了啊。”许棠道,“那个副本结束了。”

“这么快?”简桥压低声,“不是说两到三天胚胎才能植入吗?”

“不是试管的。”许棠说,“试管那个还没取出呢,是那个梁丘……”

简桥:“???”

“一炮即中,厉害吧。”许棠嘿嘿笑道,“不过他俩被锁了,要接受完批评教育才能出来。我们四个也差点被锁,多亏老杜机灵,趁着系统没审核到的时候,用他的权限帮我们点了退出。”要不然他们这会儿还一块被关小黑屋呢。

简桥这才明白过来。

“你还没跟靳修见上啊?”许棠诧异,“我以为他告诉你了呢。”

简桥听着这里面好像有话,却又琢磨不出来,只得嗯了一声。许棠收线后,他又看了眼自己的通话记录。

——记错顺序的三个数字,排列组合一共就六种,简桥就剩最后两个没试了。他肯定靳修就在这俩个之中,然而这会儿已经看到了LK的大楼,他如果现在拨出,必定不能多谈,而且也会影响到面试的状态。

简桥想到这,顿时收敛心神,专心投入到了面试准备上。

LK的一楼大厅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简桥下车后拿着材料快步走近,这才发现大厦楼下有门禁卡,外来人员无法入内。简桥便也混在人群里一块等,听听左边这个讲留学经历,听右边那个谈自己的获奖作品。

九点四十,接待人员下来,给面试的众人刷卡放行。

大家按照面试的岗位分别去了三个楼层。简桥跟其他几个人一起去了六楼,在会议室里默默等待。

这次一等,便是二十分钟过去。那几个人渐渐都有些坐不住,一个接一个的先后离开。

简桥越坐越觉得不对劲,可是这里的确是LK的设计大楼,他左思右想,也琢磨不出有什么问题。

直到十点整,会议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一位衣着休闲的年轻人急匆匆走了进来。

简桥抬头,不觉怔住。

眼前的年轻人身形高大,头发黑亮,有着冷峻出众的眉眼。而就在不久前,简桥才跟他裹着被子,嘻嘻哈哈地闹了半晚。

靳修的额头上冒着薄汗,他先是走近两步,看了看简桥,像是确认他没有受伤。

随后才解释道:“我退出后,系统不停的给我发信息让我去领奖。所以我耽搁了一会而。我怕你等得着急,也怕你去我家扑个空,所以让人先把你哄了过来。”

简桥的脑子晕晕沉沉,有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念头从中渐渐浮出。

他想了想,决定从自己能听懂的部分开始问。

“你去领什么奖?”简桥问,“奖励金吗?”

“那个也有。”靳修道,“我的积分高,最后奖励金拿了100W。”

简桥愣住:“这么多?”

“是不少……”靳修顿了下,才道,“但是发放的时候,系统要扣一半手续费,剩下的部分也只能用于晋江订阅和打赏。”

简桥:“……”感情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过那也很多了!晋江好大方!

“那你领的是什么奖?”简桥好奇道。

“完美通关的奖励。”靳修说到这,嘴角抽搐,缓缓从口袋抽出来一张绿色小签。

小签的正面写着:“几年空座莫人招,今日新花上嫩条,千里有缘千里会,他乡异域也相交”

背面则写:“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简桥:“……”

“老总说黄色签不太积极向上,所以统一改成了绿色签。”靳修跟他一块低头去看,“不过我看签文不错,说咱俩正合适,你觉得呢?”

简桥失笑:“他乡异域也相交……是说在游戏里吗?”

“不止是游戏。”靳修却道,“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简桥愣住,惊诧地抬头看去。

“你好,我是梁宽。”靳修看着他,眉眼含笑:“在很多年前的省大,我曾见过你一面。”

那时候他才结束了讲座,整个人疲惫至极,却又不知道往何去处。于是一个人戴了顶帽子,将帽檐压得极低,沿着教学楼的楼梯上上下下。那个扒着窗户哭的男孩,就是这样毫无征兆地撞进了他的眼。

他至今也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心情,或许是对方眼里不断蓄满的泪水过于生动,或许是对方无声的哭法让人心疼,也或许是对方的眼神,不停擦泪的手背,甚至是踮着脚尖巴望着的姿态,跟某个瞬间的自己重合……

梁宽说不清楚,只是默默退后,在一旁等着。

男孩哭了十几分钟。梁宽便在一旁看了十几分钟,他没有过去安慰,甚至没递上一张纸巾。

等到男孩红着眼睛从那间阶梯教室离开,他才往阶梯教室的门口看了一眼,确认这是自己刚刚做讲座的地方。

后来的某些时候,他也后悔过。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别人。他甚至不清楚,当时的自己是拘谨还是冷漠。

这种懊悔偶尔会转变成牵挂,他想知道那个男生现在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那张被泪水糊满的脸被各种滤镜和担心加成,最后还稀里糊涂地撞进了他的梦中。

梦中的男孩,真的可爱。

梁宽睡着时候满心欢喜,等到醒来后,又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这件事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点时间。他意识到不对劲之后便及时转移了注意力。在简桥跟他说讲座的事情之前,他甚至只对简桥的脸蛋有好感,却完全没想到这一段。

“你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梁宽道,“我最初喜欢你,是很早以前。在游戏里心动,是在快考试的时候。”

简桥被这一连串的信息砸的发蒙。

靳修是梁宽???

最大胆的猜测,也不过是靳修在梁宽手底下而已。可是现在……

简桥:“……”

他懵逼了半天,一时间说不上是喜提偶像的喜悦多一些,还是偶像破灭的失望多一些……靳修啊,他的男朋友,俩人都这样那样过了……干了那么多羞耻的事情……所以竟然是他偶像?

“我、我需要消化一会儿,”简桥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忍不住道,“你真的是梁宽?”

梁宽笑着点头。

简桥还是难以接受:“真的是?你放心,你不管本来是做什么我都是喜欢你的,你千万别为了讨我喜欢故意去假装啊……”

梁宽一愣,哭笑不得:“我至于吗。”

这个跟他想象的粉丝见偶像的场景……好像不太一样

简桥仍是石化状态。

梁宽:“……”

他想了想,只得循序渐进道:“那这样,既然你说我做什么你都喜欢我,那我做设计的话,你还喜欢我吗?”

简桥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梁宽把人拉起来,揽在怀里拍了拍,“我还等着下面给你吃呢!”

简桥愣了下,顿时黑线。

果然这人正经不过三分钟。

“跟你打个商量。”简桥慢慢消化着刚刚的内容,想了想,建议道,“以后你再不正经的时候,我可以喊你靳修吗?”

“可以。”梁宽道,“那你什么时候喊我本名呢?”

“你正经的时候。”

“行。”梁宽想了想,也问,“那我能跟你商量个事情吗?”

简桥自己把俩名字划分好,心里好接受很多,痛快地点了点头:“你说。”

“以后我从后面上你的时候,你喊靳修。正面上你,你喊梁宽,这样可以吗?”

“……”

“哎,说话啊……如果这样分不喜欢的话,那我侧入的时候你喊靳修,其他时候……”

“……滚。”简桥终于忍无可忍,面红耳赤地伸手去堵他的嘴。

他的动作慢了一步,手被人隔开,唇上又落下一吻。

侵略者将这个吻压实,深入,直到简桥被亲地哼出声,这才轻轻退开。

……

六月一日,我和晋江有个约会系统正式关闭报名通道。

一个月后,被锁在小黑屋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一众玩家得到释放。大家暂时退出游戏,因为思想觉悟得到了提高,所以还组建了一个学习群,每天学习强国app打卡,互相监督,共同进步。

简桥慢慢接受了靳修就是梁宽的事情,助理的工作也越做越顺手,白天他辛苦一些,晚上梁宽辛苦一些,俩人很快住在了一起,除了不能响应政策积极生孩子外,一切看着都很美满。

许棠则继续做着奢侈品店的工作。简桥听说他无故旷工半个月,原本要被辞退的,但因为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带了位姓杜的土豪老总去购物,在店里狂买上千万,所以最后不仅没被辞退,还升任了店长。

俩个好基友仍是有空就会腻歪在一块,天南地北的瞎聊。简桥停用了渣攻火葬的账号,开始用靳修的那个看小说,

许棠则用着原来的号码。然而俩人的品味都变了

……许棠爱上了霸道总裁文,简桥的阅读列表更多的是现实向校园类。偶尔俩人互相安利,许棠看过一眼后都会忍不住吐槽。

“这攻怎么还让人抄作业呢,low不low啊……”

“哦天,小受亲别人一下他就发火,家暴男预定!”

“不行……太穷了……”

“这个也不行……”

“……这届老攻……都不大行啊……”

简桥:“…………”

※※※※※※※※※※※※※※※※※※※※

正文完。

没想到写完这个点儿了,错别字以后再捉,首先感谢各位大大的支持,鞠躬么么哒一下。

这一篇纯粹是个吐槽文,所以没怎么设置攻受的感情线。原本最后的部分有一些适合YY的场景,但现在管得严,所以安全起见,就清水到底了。

三个副本。第一个副本是“倒霉”为主,第二个是“偷|情”为主,第三个是“生孩子”为主。都不是正经故事,大家看一乐呵就行。

番外或许会有,但现在呆毛时间太少了,暂时还没什么想法。

(貌似其他文也在欠着番外,这是一个番外苦手O__O )

-

再次感谢一直追更的大大,最近呆毛事情多,能一直追到现在的各位也是不容易了。

心疼你们,也感谢你们,深鞠躬么么哒~(づ ̄ 3 ̄)づ

-ps

看到有读者说喜欢看呆毛的感情文,但其实最近两篇都不算在写感情,以后呆毛写感情文的时候会在文案标一下的,方便大家区分。

-pps

有一个伏笔,002是YYYY,没写出来,之前看到过有人猜出来了。

厉害哦(⊙v⊙)!

-ppps

大家早安,迟来的六一节快乐~

喜欢这届老攻不大行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这届老攻不大行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这届老攻不大行最新章节 - 这届老攻不大行全文阅读 - 这届老攻不大行txt下载 - 五军的全部小说 - 这届老攻不大行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独家蜜婚老板站住你别跑!戏精守护者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宠妻无度豪门重生之悍妻养成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豪门夜宴:追妻进行时!顾先生,你像极了爱情AWM[绝地求生]奉子成婚:总裁老公求复合盛世婚宠:帝少虐妻,有点甜!五零俏军嫂养成记你妈就在那里恰似你的温柔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平安的重生日子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蜜芽的七十年代黑夜很光明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少帅燃情:吾妻很美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完本推荐: 最强基因全文阅读超级美食帝国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天荒仙庭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位面游轮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铁血宏图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全文阅读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全文阅读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三国之巅峰召唤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麻烦请叫我上仙权门贵嫁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婚后忽然得宠永恒圣王三国之龙图天下一秒沦陷顶级神豪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帝国老公狠狠爱九天剑主毒医特工:邪君狂后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帝神通鉴四爷是棵摇钱树前方高能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位面宇宙驭香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幻墨尘世史上第一密探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运仙王驸马要上天

这届老攻不大行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届老攻不大行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届老攻不大行txt下载手机版 - 五军的全部小说 - 这届老攻不大行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