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我一直都爱你 >> 配角番外十八

姜沁又梦到莫濂, 梦里场景跟之前差不多。

她周围全是水,快要漫过下巴, 她喊莫濂, 他听不见,她只能眼睁睁看他慢慢走远。

她在水里挣扎, 明明她水性不错,不知怎么回事双腿就是动不了。

“莫濂。”她拼尽全力喊他,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手机铃声响。姜沁被惊醒, 猛地睁开眼,她倚在飘窗窗台,大宝趴她腿上睡着。午后的太阳洒满整个窗台, 身上晒得暖洋洋。

铃声还在继续。

姜沁回神, 摸过身边手机,一手抓着大宝小手以免他被铃声吵到。

大宝困极了, 听到铃声哆嗦两下, 眼皮抬不起来又困顿睡去。

是余安的电话,约她喝下午茶。

姜沁:“等大宝醒了我过去, 你把地址发我。”

余安选了一个有儿童游乐区的茶餐厅, 带上小小周一起。

周明谦昨晚旅游回来, 小小周要找大宝玩, 她找姜沁正好也有事,《星星》的主题曲想让她跟叶秋一块演唱。

两点半, 两人前后脚到达餐厅。

大宝和小小周交给阿姨带他们去玩, 姜沁和余安找个有阳光的靠窗座位, 余安点了几样茶点给孩子们。

“最近忙什么?”余安问。

姜沁:“计划出游。”

余安若无其事道:“不是刚回来?”

沉默一瞬,姜沁实话实说:“等过几天要去个远点的地方,可能会走上大半年。”也许更久。

“最近在做攻略。本来打算这几天就走,又想多陪陪大宝,他正好寒假。”

如今这座城,让她挂念的只有大宝。

余安心里闷闷地,又不知说什么好,莫濂要跟华瑜已经在一起。她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给姜沁添堵。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要不带上我一块儿?我都没见过世面,明年初《星星》后期制作也结束,我正好跟你出去看看世界。”

姜沁浅浅一笑,“我要把你拐走,周明谦还不得跟我急,天涯海角他也把你给追回来。”

余安:“小别胜新婚,儿子平时都是他带,离开我也没什么,跟你出去他肯定放心。”

姜沁自然不会带任何人,她不知道去哪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何时回,半开玩笑拒绝余安:“带你影响我途中艳遇。”

余安只能自欺欺人式宽慰,“在半途中说不定就能遇到一个陪你终老的男人,他会给你一封完整的情书,不会让你再等。”

姜沁点头,“希望。”

余安决定:“那我等你回来再录主题曲。”

姜沁:“要不你就让叶秋独唱,我现在状态不行。”

余安:“我不着急,等你回来。”

她们一直聊到晚上,有一搭没一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大多时间余安在说,姜沁静静听着,听余安讲她小时候。

一直到孩子们玩累了,她们才离开。

余安回到家,先给小小周洗澡,等儿子睡着,她疲惫靠在沙发里。

周明谦坐她旁边,“怎么了?”

余安额头抵他肩膀上,“老公。”

“怎么了?”周明谦环住她。

余安难过:“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可能再也实现不了。”

周明谦低声哄她:“许了什么愿望?我替你实现,没有我做不到的。”

余安摇摇头,那是莫濂和姜沁的秘密,她不想说。

周明谦逗她开心:“是不是又眼馋人家龙凤胎?这个...我还真没有百分百把握,要不今晚试试?”

余安推他一下,她没心情开玩笑。

周明谦用力抱她,“睡一觉也许就好了,说不定明天就能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

情人节前夕,姜沁带大宝再次‘出游’,她朋友圈里分享的照片和视频都是国外某景点。

她很少发朋友圈,这回格外高调,每天走到哪都发照片打卡。

姜父刷完姜沁朋友圈被气得心绞痛,前几天刚商量决定情人节等莫濂和华瑜领证,他们还要再聚。

姜沁这样明摆又是没法到场。

“她肯定就是在气我,故意气我!”

姜父把手机扔一旁,闭目养神,用力摁太阳穴。他这是生了一个冤家,从小就跟他对着干,到大了更变本加厉。

姜母关上手机,“我看沁沁心里八成有事,你就不要自作多情。”

姜父不乐意了,突然睁开眼,“什么叫我自作多情?她就是跟我唱反调,逼我不唠叨她。”

姜母拍拍他肩膀,“你呀,别度君子之腹。”

姜父:“......”

姜沁的朋友圈,莫奶奶也看到。

莫奶奶盯着照片蹙眉,放下手机上楼。

莫老爷子问她:“你到楼上干什么?”他们卧室在一楼,老太太腿疼,平时极少去二楼,除非大宝过来住,她会在楼上陪大宝。

莫老太太:“我要去大宝房间找样东西,要不就是我记性差。”

老爷子起身跟她一块去,瞅着她问:“你怎么神神秘秘?”

莫老太太没吱声,因为还不是很确定。到了大宝房间,老太太打开大宝衣柜门,看到那件衣服,心中了然。

“怎么了?”莫老爷子问。

莫老太太拿出一件羽绒服,“这件衣服在家,沁沁发的视频里大宝就是穿这件衣服。”

她就说嘛,她记性不差,天天给奚嘉打榜的人,记性怎么可能会差。

前几天北京又下雪,大宝穿这件衣服在院子的雪地里滚,积雪不厚,弄得身上满身是泥,当时还是她找了衣服给大宝换下来,直接放在这边洗,之后大宝就没再来别墅。

所以,姜沁刚才发的那几段视频应该是上次游玩拍摄。

莫老爷子:“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年轻人不都是喜欢存照,然后慢慢发吗?你不是也干过这事儿?”

莫老太太:“......”瞪他一眼。看在年轻人这三个字份上,她暂不计较。她是存了嘉嘉的照片不时放几张在微博,那跟姜沁情况不一样。

她纳闷的是,刚才她给姜沁留言,问姜沁又带大宝出去玩了?姜沁回复她:是呀,奶奶。大宝放寒假了。

所以,这个谎言是为了什么?

明天是情人节,莫濂和华瑜要领证,晚上三家商量好了一块聚,几位老人都开玩笑说也凑个热闹,沾年轻人的光过个情人节。

姜沁发朋友圈说在国外,明晚的聚餐肯定赶不上,她这是提前告诉大家她没法参加聚会。

“你干什么?”莫老太太见他拿手机,问道。

莫老爷子:“我给予深打电话,他儿子在哪他还能不知道?”

莫老太太拦着没给他打,“你缺心眼呀你?予深根本就不可能跟你说实话,这种事情他肯定是向着沁沁。”

思忖半刻,莫老爷子决定给姜沁打电话,找大宝问个清楚,大宝小孩子,不会说谎。

莫老太太:“说你天真吧,你又跟我急。你找大宝那肯定要沁沁乐意让大宝接,大宝才能接到。你现在打过去沁沁肯定以时差为由,说大宝睡着了。”

莫老爷子:“那我就熬,熬到她发视频那个国家是上午我再打。”

莫老太太:“沁沁就更有理由不接电话,因为正在景区,人多吵吵没听见,等她回酒店再回一个电话给你,说大宝玩累了睡着了。”

莫老爷子:“......”

莫老太太:“别瞎操心了。”莫老太太把大宝外套放衣柜,跟莫老爷子回客厅。

莫老爷子问:“你怎么想的?沁沁为什么老缺席?”

莫老太太:“还用想吗?”

莫老爷子一头雾水,让她说说看。

莫老太太:“沁沁喜欢莫濂。”

莫老爷子惊呆,怎么可能?

莫老太太一脸嫌弃的表情,“我可是混圈的人,天天跟年轻人打交道,知道现在年轻人心里的想法。懂不懂?”

对了,她平常还看嘉嘉写的霸道总裁剧本,不过这个她就没跟莫老爷子说。

莫老爷子半天才缓过来,结合上次他生日姜沁的表现,貌似还真有这个苗头。

莫老太太叹口气,“你也什么都别问了,莫濂跟华瑜明天就领证,问了除了添堵什么作用都不起。”

莫老爷子:“那至少咱以后知道怎么避讳了吧?你说我跟你之前还在沁沁跟前说了那么多莫濂跟华瑜的事情。要是早知道沁沁喜欢莫濂,我也不至于这么拎不清呀。”

说着,不忍叹气。

院子里,有汽车进来。

莫老太太朝外瞅了瞅,是莫濂的车。

进屋的只有莫濂一人,老太太问:“华瑜没跟你一块过来?”

莫濂:“没。”别的没多说。

莫老太太问他,明晚聚餐的酒店安排好了没?几家人都在群里表示,明晚要好好聚聚,正好过年放假,也没什么要忙。

莫濂点头,“全部安排好,四桌在一个小厅。”

莫老太太犹豫片刻才说道,“沁沁最近又带大宝出去旅游了,到时你少订两个餐位。”

莫濂‘嗯’了声。几天过去,心里那种疼痛丝毫没减少。

“爷爷,我陪您下盘棋?”

莫老爷子:“好。”

莫濂和莫予深有些地方很像,烦闷时就会找老爷子下棋,下棋时谁都不说话,老爷子也从不多问。

情人节那早,莫濂被群里的消息吵醒,大家庭群里都是纷纷祝他新婚快乐,他没回。

晚上聚餐他是最迟一个到,路上爷爷催了他好几遍,人都到齐就等他跟华瑜。

和爷爷庆祝生日不同,今天秦苏澜没来,莫予深带着三宝去了秦苏澜那边,只有奚嘉带着二宝过来。

包间里正热聊,门推开。

莫濂姗姗来迟。

他一个人进来,门关上。

“华瑜呢?”老太太问。

昨天光顾着想姜沁的事,没注意莫濂手上戒指没戴,今天老太太一眼就看到他无名指空空荡荡。

莫濂:“在巴黎。我们分手了。”

众人:“......”

莫濂没坐,“今天让大家过来,是想解释一件事。”

包间安静的只有二宝不时发出的‘咿咿呀呀’声。奚嘉对二宝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二宝不懂,咧嘴笑。

有婴儿咿咿学语声,包间没那么沉闷。

所有人视线都在莫濂身上,只有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有心里准备,他们猜测,莫濂跟华瑜分手应该跟姜沁有关。

莫濂从没这么紧张过,尤其是在姜父姜母注视下。

“我跟华瑜是和平分手,确切说是华瑜主动成全了我。我心里一直有喜欢的人,从小我就喜欢她,这些年都是。我自卑又太懦弱,从来都不敢说不敢告诉她,就连写个情书都只敢给她半封。”

半封情书的梗,在座的都知道,姜沁曾经上过好几次热搜,都是因为这半封情书,有时他们在群里还打趣姜沁,到底破没破案。

姜父姜母错愕。

莫濂:“我一直以为她讨厌我,就在爷爷过生日前一晚我从朋友那里知道她也喜欢我,她这几年没走出来就是因为我。那天你们错怪她了,她不是任性只是待不下去。”

“跟华瑜分手后我没跟任何人说,也没跟姜沁联系,我就等着今天跟你们当面说清楚,怕你们会对姜沁有什么误会。”

“这几年我跟姜沁连话都没说过,圣诞节滑雪,她跟大宝看到我和华瑜,她捂着大宝嘴不让大宝喊我,怕打扰我,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她很多年,不想让我心里有太多波动,能避嫌的她就避嫌了。所以这次情人节她带着大宝又走了。”

“反正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不那么懦弱,就不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要怎么让她原谅我,但我会努力直到她原谅我为止。”

期间,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把这番话说完。

姜母眼眶红了,原来闺女心里这么苦,她用高跟鞋鞋跟狠狠跺了一脚姜父,姜父疼的弯了一下腰,他用力掐掐大腿,转移疼痛。

姜母瞪他,“小人之心!”

姜父:“......”

莫濂看向姜父姜母:“伯父伯母,我知道我配不上姜沁,但以后我一定是对她最好的那个人,也希望能得到你们祝福。”

大哥看向姜母,“妈,您赶紧表个态,我们都饿了。”

原本悲伤地气氛,突然笑作一团。

二宝也跟着笑,“妈,妈妈。”

奚嘉亲亲儿子,二宝最近会喊妈妈了,还不会喊爸爸。

姜母慢慢平静下来,她还能说什么?只要女儿幸福就好。

那边,莫老太太低声问莫老爷子:“你说怎么跟华瑜家交代?我们理亏,对不起华瑜这么好的孩子。”

莫老爷子:“孩子们都没错,是我跟你教子无方,苦了这些孩子。”

莫董就坐旁边,他低头没吱声。悔不当初,可为时已晚。如今他跟谁关系都不怎么样。

不管是莫予深还是莫濂,没人跟他亲近。他的人生只能用失败可怜来形容。

莫濂过来,坐在奶奶旁边。

莫老太太关心道,“华瑜现在怎么样了呀?你准备怎么跟她家里说?”

莫濂:“她跟她妈妈说过了,她妈妈说她说得对,及时止损才明智,又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出去散心,前几天她跟朋友在度假,玩得乐不思蜀。后来我们就没联系。”

莫老太太心里这才舒坦一些,之后用力拍拍莫濂的手,尽在不言中。

此时,姜沁公寓。

大宝在写作业,姜沁坐一旁陪着他。

再有两题就结束,大宝提出,“姑姑,你再给我布置几题,我要多写。”

“不写了,写多了累。”

“不行,就要多写。”大宝拿铅笔蹭蹭下巴,“我要好好上幼儿园给你赚钱买飞机修机场。妈妈说每个人都会长大,然后就要变老,变老了就跟年轻时不一样,我要在你变老前给你买飞机,不然你的王子认不出你怎么办?”

姜沁:“要是认不出我,那就下辈子等姑姑年轻了,再去找他。”

大宝问:“下辈子是什么?”

姜沁想了想:“就是比心里还远的地方,走过那里之后我们就会变成小婴儿,慢慢长大,变年轻,然后在王子去姑姑心里之前就把他找到。”

大宝听不懂,发了几秒呆,接着写作业。

姜沁今天把手机关成静音,大家庭群也屏蔽,她昨晚想退群又怕把父亲气出心脏病。

她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快乐了。情人节是他的结婚纪念日。

姜沁晃神间,大宝写完作业,开始收拾书包。

后天就是除夕,他明天要去奶奶家陪奶奶,可姑姑也一个人,他发愁。

“姑姑,你跟我去奶奶家吧?奶奶会讲故事,奶奶还很有钱,她能借你钱去修机场。”

姜沁:“姑姑过年也回家,回家陪爸爸妈妈。”

大宝不太信,“真的?”

姜沁点头。

大宝伸出小指跟她拉钩,“不许骗人。”

第二天,大宝回奶奶家。公寓瞬间安静下来,冷冷清清,姜沁把客厅收拾好,活干得再慢,傍晚时还是干完。

明天过年,家里没一个人给她打电话,就连一向纵容她的哥哥也没只言片语,大概他们被她气得不轻,彻底不管她。

姜沁打开大家庭群,里面只有几位长辈发了几篇养生的小文章,情人节当晚的聚餐谁都没提。

可能聚餐时聊得尽兴,在群里就没什么可说。

她拿出那封情书,把莫濂后来给她的那半封一点点撕碎,撕到他名字时,她停顿半晌。

秦阿姨说,要是舍不得,就在原地多待一会儿再往前走,她怕这一停留就再也不想走。

她指腹轻轻滑过他的名字,再不舍还是将其销毁。

之前那半封,她放回信封。

经纪人给她发来机票信息,【等美丽的你归来。】

姜沁开始收拾行李,明天一早的机票启程。她把新接的剧本也放进行李箱。床头柜上那个信封,她看了半晌,拿起来又放回去。

也许她该相信余安一回,在旅途中遇到陪她终老的那个人,然后她收到一封完整的情书。

外面,夜幕四合。

姜沁驱车去律所,临近年关,路上不堵,她还没来得及走神就到了大厦楼下。

程惟墨明天才放假,今天坚守最后一班岗。

姜沁到了程惟墨办公室,自己给自己泡一杯咖啡,速溶,她加了十条糖进去。

程惟墨蹙眉,“你要喝糖水你就别祸害我咖啡,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咖啡贵。”

姜沁剜他一眼,拿咖啡勺轻轻搅动。

程惟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她:“你跟大宝去旅游今天刚回?”

姜沁没吱声,咖啡勺乒乒乓乓作响。

程惟墨明白这个声音代表她不满,他没再接着聊,问她:“过年有什么安排?”

姜沁搅咖啡,半晌才出声:“我明天就走。”

程惟墨放下手头工作,看着她:“去哪?”

姜沁:“不好说。”顿了顿,“放心,反正会回来。”

程惟墨叹气,“你什么都闷心里,从小到大都是,说出来的都是废话,委屈都自己留着,你就继续闷吧。”

姜沁没吭声,低头喝咖啡。比糖水都甜,齁嗓子。

程惟墨:“几点的航班?我送你。”

姜沁摇头,“不用,我自己开车,我给你留把车钥匙,等哪天有空让人给开回来,不然等我回来得一大笔停车费。”

程惟墨盯着她看。

姜沁指指他电脑,“看那个才有钱,我脸上看不出钱来。”

程惟墨最终什么都没说,他不明白莫濂到底在想什么,别人感情上的事,他没法擅作主张,除非自己迈出那一步,不然谁帮忙都没用,毕竟没人都能帮他们一辈子。

他定定神,接着处理工作。

姜沁把甜咖啡喝完,留下车钥匙离开。

回去时她特意走那条梧桐小巷绕一遍,经过时开得很慢很慢,一路走过都是小时候的画面,清晰又遥远。

不觉间还是到了路尽头。

经过家门口那条路,姜沁停在路边,给大哥发消息,来来回回打了不少字最后又删去,太煽情,再说她也不是一辈子不回来,就是出去散个心而已。

【出去玩几天,不用想我。】

大哥:【正好少包几个饺子。】

姜沁:“......”

等了片刻,大哥没再回过来,她发动车子离开。

这几年她经常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他们习以为常。

加上今年春节,她已经连着五年没在家过年,就怕拜年时会遇到莫濂。

回到公寓,姜沁收到银行短信通知,有笔钱到账。

大哥的消息随即进来:【花完就给我滚回来!】

姜沁笑:【你给我这么多,我怎么觉着你不是很想让我回来?】

大哥:【你可以考虑买私人飞机,机场有人给你建。】

姜沁愣了下,也许是她多想,大哥就是再了解她,也不可能窥探到她之前心底的秘密。也许他就是随意开开玩笑。

第二天八点多的航班,姜沁一早五点就起床。

出门前手机震动,是大哥给她发来的一段小视频,视频定格画面是莫濂,他穿正装,西装衬衫还系了领带。

看拍摄背景,是在酒店。

【你一大早不好好睡觉发这个给我干什么!你烦不烦?别人结婚不代表我就要结婚!】

大哥:【莫濂说的跟你有关。】

姜沁愣怔,随后慌忙点开,指尖不由发颤。

没一会儿,门铃响起。

莫濂站在门外,门边是他的行李箱。他知道姜沁在家,她的车在楼下。五分钟过去,还是没人来开门。

他再次轻轻敲门,“姜沁,是我。”

依旧没人回应。

又过去十分钟。

莫濂接着按门铃,这一次,门从里面打开。

四目相对那刻,仿佛历尽了沧海桑田。

在他灼热的眼神里,姜沁的喉咙发烫,千言万语最后都归于沉默。

莫濂用了所有勇气抬起手臂,把她的手攥在手心,看着她的眼:“你去哪我就随你去哪。”

喜欢我一直都爱你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我一直都爱你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一直都爱你最新章节 - 我一直都爱你全文阅读 - 我一直都爱你txt下载 - 梦筱二的全部小说 - 我一直都爱你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偏执的宠[娱乐圈]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六零小娇妻褚少,离婚请签字隐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宠妻无度小先生掌上娇霸道总裁宠上天白天黑夜都要爱你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成为哒宰的妈妈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枕上婚色:饿狼总裁轻点宠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前妻,别来无恙就这样恋着你扑倒特工甜妻:老公,请温柔重生农女跃龙门重回五零当军嫂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江三爷的心尖宠你好,少将大人重生娱乐圈:千亿影后,求宠爱制霸娱乐圈重生奋斗俏甜妻
完本推荐: 文娱复兴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剑仙是我前男友全文阅读主宰星河全文阅读悍妃在上:妖孽邪王轻点爱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冷情总裁强占我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念念不忘全文阅读军帝隐婚:重生全能天后全文阅读重生过去当神厨全文阅读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天武魂都市之神级宗师我真不想当天师啊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史上第一诡修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娶个媳妇是恶毒男配万界真武大帝异界创业养娃全职艺术家读条勇者与恶龙小姐红楼之群英荟萃凌天剑神娱乐超级奶爸蓁蓁美人心无上杀神少年阴阳师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带着农场混异界从零开始当国王师兄开局奖励满级金光咒[娱乐圈]我成了世界巨星他的小猫爪万界点名册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超级保安在都市斗破之从拯救云韵开始仙韵传美女明星看上我

我一直都爱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一直都爱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一直都爱你txt下载手机版 - 梦筱二的全部小说 - 我一直都爱你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