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 特殊癖好【完】

特殊癖好【完】

定情信物?

禄小福吓了一跳,感觉手心里火辣辣的, 不会又是那种奇奇怪怪, 又特别的猥琐的东西罢?

顾临洲似乎看出了禄小福的想法,特别温柔的一笑, 说:“媳妇儿, 你把我想成是什么人了,我总是那么轻佻吗?你先看看再说。”

禄小福一听, 只好硬着头皮低头去瞧。

【嘀——】

【价值连城的玉佩】

禄小福松了口气,原来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而是一块小玉佩。

顾临洲笑着说:“这是我父皇和母后, 曾经送给我的,可能是他们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

禄小福说:“那你自己留着啊,给我做什么。”

顾临洲说:“毕竟……媳妇儿已经是我的了,所以这玉佩放在媳妇儿这里最好。你说是不是?”

顾临洲说着,就将玉佩亲手佩在了禄小福的腰上。

禄小福赶忙拦住, 说:“这么贵重的东西, 佩戴在腰上, 万一磕了碰了都不知道。”

顾临洲有点迷茫, 说:“玉佩不佩戴在腰上,那还能放在哪里?”

禄小福干脆豪爽的将玉佩拿了过来,然后就戴在了脖子上,放进衣服里贴身放好。

禄小福拍着胸口, 说:“这样最好, 不会被磕碰, 也不担心被磨坏。”

顾临洲忍不住笑了,伸手将人死死抱在怀里,低声说:“媳妇儿你对我最好了。”

顾临洲和禄小福他们要点兵回京,这两天都在准备,粮草是一定要先准备好的,路线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边关非常闭塞,这边打了胜仗,京城内根本还不知道。

本来边关的守城官三不五时就会送信回京城里面,当然每一封信都是歌功颂德,说外族人被皇上和太后的威严所震慑了等等,从来不会报一些让皇上太后不欢心的事情。

然而如今守城官早就被顾临洲给拿下,他也写不了什么信进京城了,所以皇上和太后很长时间不曾了解边关的情况。

按理来说,断了这么久的消息,皇上和太后应当着急才是的,早就应该派人前来边关查看情况。

但是事实却不然……

这一段时间,皇上正准备着出游的事情,根本没工夫去管边关的战事。而太后就是不想打仗,怕花光了她修筑宫殿的银子,所以听不到边关的消息,她觉得更好,怎么会去提醒皇上注意呢?

如此一来,大家仿佛都把边关正在打仗的事情忘了个精光,全都在全力准备陛下要出游的事情。

如今是冬季,按理来说外面没什么好玩的好看的景色。然而皇上前不久听说了,说是冬日泡温泉,赏雪看灯是非常惬意的事情。正好皇上新册封的妃子撒着娇跟皇上说,也想要赏雪看灯。

如此一来,皇上便拍了板子,让大臣们开始准备着,决定出游去别苑玩一玩,放松一下。

具体出游的事宜和准备,交给了两位大臣来负责。

其实负责安全工作,负责带兵保护,这人乃是太后的弟弟朱将军。朱将军虽然年纪已经不轻,不过作为外戚来说,那可是人人畏惧的。

太后对她这弟弟非常信任,一会儿让朱将军负责这个,一会儿又负责那个。若是做得好便大肆褒奖,若是做不好,就轻飘飘说两句了事。大家伙都知道,朱将军的后台太硬,根本无法招惹。

而另外一个负责策划出游的大臣,说出来绝对让人大跌眼镜,可不就是之前出了洋相丢了大人的国师大人。

国师几次出了洋相,太后震怒非常,一气之下要砍掉他的脑袋,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

不过国师进献了几个美人给皇上,其中一个非常受皇上喜爱,一下子就册封成了妃子,吹尽了枕边风。

皇帝顿时就觉得,国师其实是个好人,他的确是神仙的,只是国师肉身修炼,所以难免有的时候不顺当,法术失灵也是常有的,不足为奇。

皇帝在太后面前给国师说了好话,国师还进献了一些小玩意给太后,太后也就不了了之,放过了国师。

这一次出游,还是国师牵的头,看起来就是想要贿赂皇上和太后,讨他们的欢心。

皇上和太后的确都很欢心,一口答应下来,便开始浩浩荡荡的准备出游的事情。

顾临洲这边压下了边关的所有军报,京城里根本不闻不问,这倒是方便了顾临洲的行动和计划。

不日,顾临洲便带着他凯旋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启程,大军直接往京城便去了。

回去的路上要比来的时候顺利的多,禄小福并没有出现什么水土不服的情况,身子骨健康的很,大家加紧赶路,眼看着就要到京城里。

“王爷!王爷!”

方衍从前方快马加鞭跑了过来,行至跟前,赶紧拉住马缰,说:“王爷!京里面出了大事!”

顾临洲正带着禄小福骑马,侧头瞧着他,说:“是什么事情?”

【嘀——】

【谨慎的方衍】

方衍看起来神神秘秘的,瞧了瞧左右,似乎觉得这里人多,不好开口。

顾临洲会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看起来十分机密,便对方衍招了招手,说:“跟我来,去那边说话。”

禄小福坐在顾临洲身前,被顾临洲带着策马跑到了一边去,远离了队伍,方衍就跟在后面,很快追上来。

方衍确定周围没有旁人,这才低声说:“王爷,出大事情了。皇上临时出游,决定赏雪看灯,已经出发离开了京城。”

禄小福挑了挑眉,说:“就是这事情吗?咱们不是早就知道?趁他们不在进入京城,我们手上有这么多兵力,肯定能趁机更换京城布防,这是好事情啊,等他们回来,早已改天换日,而且大局已定。”

“不是这样的。”方衍赶紧说:“卑将听说,那外戚朱将军,其实不满皇帝已久,想要趁着这次出游,将皇帝直接干掉,然后推举自己荣登大宝!”

“什么?”禄小福惊讶的看着他,说:“朱将军?那是谁?”

顾临洲皱眉说:“是太后的亲弟弟。”

如今这个天下,乃是顾家的天下。古代人除了迷信之外,还特别的注重血脉的正统,总是要师出有名才行。

顾临洲乃是先皇唯一的子嗣,当初新皇篡位,之所以没有被立刻推翻,便是因为新皇乃是顾临洲的叔叔,先皇的亲弟弟,血脉也是非常正统的,就算登基了,表面功夫做好,便没有人能说他什么。

而那朱将军呢,不过是太后的弟弟,明摆着一个外戚。

顾临洲说:“京城布防,一直都是这朱将军说了算的。太后最器重的就是这个朱将军,皇帝也放任朱将军很久了。”

朱将军掌控着京城布防,说起来如果朱将军在京里面反了,可能胜算非常之大。不过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京城里百官云集,而且城郊的地方还有大量驻军。一旦造反的过程出现什么纰漏,朱将军的布防军队可能会和城郊的驻军发生冲突,到时候胜算不大。

所以朱将军想了很久,还是把皇帝拉到其他地方比较好。这样可以提前安排士兵,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到时候一刀子杀了皇帝,便说皇帝是被土匪杀死的,和自己没关系,也好栽赃陷害。

顾临洲先是皱眉,随即反而笑了起来。

【嘀——】

【心情愉悦的王爷】

顾临洲说:“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看来这是老天爷赏赐给本王的机会。”

禄小福挑了挑眉,说:“你的意思是,让朱将军先反了,然后我们再去平乱?”

顾临洲笑着点头,说:“正是如此,最好先让朱将军一刀砍了那皇帝,也免去了我们的后顾之忧。”

这一手借刀杀人,听起来简直完美,能省去不少麻烦和力气。

出游的地点并不在京城附近,顾临洲立刻下令安营扎帐,调整一晚上之后,第二天立刻改道,名义上是去救驾的,这么一来,他们浩浩荡荡的行军也有了更完善的理由。

军队驻扎,已经开始生火造饭,准备明日一早天不亮便即启程。

顾临洲亲自端来了晚膳,放在禄小福面前,说:“媳妇儿,吃饭了。”

禄小福正研究地图,他最近才学会看地图,感觉自己又掌握了一项新的技能。

“在看什么,媳妇儿?”顾临洲一瞧禄小福不理自己,立刻凑过去,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禄小福的头发被他吹得都乱了,糊在脸上特别的痒。

他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顾临洲,说:“你不知道男人的发型不能弄乱吗?”

【嘀——】

【心花怒放的王爷】

顾临洲被骂了一句,反而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顾临洲笑着说:“媳妇儿瞪眼睛的时候,特别可爱。”

“我……”

禄小福气得说不出话来。

顾临洲将他的地图拿走,低声说:“地图可有临洲好看?在媳妇儿眼里,临洲可是最俊美的?”

禄小福一听,不屑的摆摆手,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光看脸的肤浅男人。”

【嘀——】

【颜控的白兔禄小福】

禄小福:“……”

系统这插刀的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禄小福说:“我跟你说正经事,这温泉别苑周围的地形特别崎岖,在半山上,山很高,旁边还都是密林,看起来不怎么好搞偷袭。”

顾临洲低头看了看低头,说:“原来媳妇儿是在为临洲操心。”

“当然了。”禄小福露出嫌弃的表情,说:“每天都有为你操不完的心。”

顾临洲看起来十拿九稳,并不着急的样子,说:“媳妇儿说的对,温泉别苑在半山上,地形非常复杂,易守难攻,若是我们想要打上去,上面的人占足了天时地利,打上去的过程绝对非常困难。不过……”

果然,顾临洲还有后话,唇角挑起一个狰狞的笑容,说:“不过……若是我们不打。”

“不打?”禄小福听顾临洲又卖关子,说一半不说了,伸手戳了戳他,说:“你就不能不大喘气吗?”

顾临洲说:“我的意思是,我们粮草充足,兵力也充足,若是直接围在山下。山上的朱将军绝对没带多少粮草,他们本来也只是想要速战速决的。如此一来,朱将军这些叛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若是不想被饿死,只能下山决一死战,或者下山投降。”

禄小福一听,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就是……”

“怎么了媳妇儿?”顾临洲轻声问。

朱将军想要趁机造反,虽然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却绝对想不到,顾临洲还在后面跟着。

到时候朱将军那点粮草根本不够吃十天半个月,他们最多围个一月,朱将军绝对只有两条路,其一被迫下山一战,其二就是投降。

虽然朱将军手中有人质皇帝,但是顾临洲根本不怕,恨不得他这个杀父仇人的叔叔早点死,朱将军手中的筹码是绝对不够看的。

这计划听起来万无一失,而且也不会损兵折将,只是……

禄小福心中有些个着急。

顾临洲问禄小福怎么了,禄小福也不好说,这事情和顾临洲是说不清楚的。

【嘀——】

【系统提示:任务失败倒计时剩余6日。】

这一次穿越时间过长,系统又开始给任务做倒计时了,若是10日之内无法完成,这个世界的主线任务便算是失败,最坑爹的是,任务失败之后,之前给予的所有奖励都会消失。

禄小福急得不得了,心想着,顾临洲的办法是挺好,但是最少也要围个个把月啊,自己任务早就失败好几次了。

【嘀——】

【担心你的王爷】

顾临洲伸手摸了摸禄小福的额头,说:“小福,是不是又水土不服了,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啊,”禄小福赶紧说:“就是有点担心而已。”

“放心罢媳妇儿。”顾临洲笑着伸手搂住禄小福的肩膀,说:“没问题的,这次完全不用担心。”

禄小福说:“要不然这样罢,我先提前过去别苑看看,探查一番。”

“啪——”

顾临洲一把抓住了禄小福的手腕,死死握着,说:“不行,危险,你千万别一个人去。”

禄小福还说先去探查一番,看看朱将军那边有什么破绽,但是被顾临洲给拦住了。顾临洲就像一个大型的树懒一样,抱着禄小福不松手,禄小福若是用系统buff走,那肯定要带着顾临洲。

禄小福上次带着顾临洲用系统buff才跑了两步,顾临洲就一副要挂掉的样子,脸色惨白干呕了半天。这次若是带着顾临洲跑这么远,估计顾临洲会当场气绝。

第二日军队再次启程,已经更改了方向,扑向别苑地点。

如今的皇上和太后,已经早就到了别苑之中。皇上正惬意的搂着美人,在温泉池里嬉戏着。

但听“轰隆”一声,仿佛天上突然下滚雷一般。

美人被吓了一跳,说:“陛下,这是怎么了?打雷了吗?大晴天的。”

“哈哈,”皇上也不知怎么回事,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不好在美人面前被看扁,就说:“爱妃别怕,有朕保护你呢。”

“是呢陛下。”那美人娇滴滴的笑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大量的跫音而至,轰隆隆的,仿佛天雷滚到了跟前,皇上和美人回头一瞧,就见一队士兵整齐划一的冲进了院子里。

“呀!”

美人惊叫一声,赶紧抓过衣服披在自己身上。这里是皇上的温泉池,皇上正和美人在戏水,哪知道却突然来了这么多不相干的人,还一个个全都举着兵器。

皇帝也吓了一跳,呵斥说:“怎么回事?!大胆!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朕滚出去。”

“哈哈哈哈!”

一个人大笑着走了进来,笑声极为嚣张。

皇上定眼一瞧,说:“朱将军,你来的正好,把这些人都给朕轰出去。”

美人吓得瑟瑟发抖,一瞧这情况似乎觉得不妙,已经不敢说话。

朱将军笑着说:“你这竖子也有今日,还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来人啊!把他给本将军抓起来。”

“大胆!”皇上吓得都懵了,这朱将军仿佛被下了降头,这是要造反吗?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朱将军吩咐罢了,四个士兵立刻上前,将皇上从温泉池里拽了出来,粗暴的押送着就往前走。

皇上大叫着,说:“放肆!大胆!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朕!朕是皇帝!”

皇上一路大吼大叫着,被拽出了院子,往一个偏僻的宫殿押去,然后就被推进了宫殿之中。

“母后!”

皇上一进来,立刻就看到了救星,可不就是太后吗?

朱将军是太后的亲弟弟,皇上立刻就说:“母后,你快斥责一下朱将军这无法无天的家伙!他竟然让人挟持朕!”

太后坐在宫殿里,身边也没有侍女,只有国师一个人。

太后一脸唯唯诺诺的样子,和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完全不一样。

国师瞧了忍不住也开始哈哈大笑,仿佛笑声会传染,朱将军听了,亦是仰头大笑不止。

皇上心里咯噔一下子,不好的预感慢慢的扩散开来,大叫着:“母后!您怎么不说话啊!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您是太后啊!若是儿子不是皇上了,您也就不是太后了。”

太后哪里能不知道这个事情,然而现在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太后也是万万没想到,他的亲弟弟竟然要造反。

朱将军走到太后面前,说:“姐啊,你可想好了。你儿子是姓顾的,你的权利再大,可是说起来,别人也管我们姓朱的叫外戚!若是弟弟当了皇帝,那这天下,可就是我们姓朱的了!姐姐还是这天下最为尊贵的女人!”

国师也奉承着说:“就是这个理儿,太后您想想看啊。这皇帝对您有什么好的,儿子又不姓朱,哪里有弟弟来的亲近啊!”

太后本来就害怕,不敢反抗朱将军,如今听他们一说,心里摇动了起来,心想着说的也是,天下若是姓朱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处,都是一样的。

皇上吓得直筛糠,身体控制不住的摇了起来,说:“你们!你们这是造反!文武百官不会服你们的!”

朱将军冷哼一声,说:“不服气有什么?这里我说了算,现在就杀了你这个竖子,看看你那些个文武百官,有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报!将军!”

就在这个时候,有士兵急匆匆的冲进了宫殿之中,大喊着:“禀报将军,山下有异动!有军队将整座山给团团包围了!”

“什么?!”朱将军大惊失色。

国师也跟着大叫了起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皇上一听,觉得自己有希望了,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太好了,你们看看!朕的军队来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朱将军立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带来的军队?”

那士兵也是不清楚,不过立刻又有士兵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跪在地上禀报说:“朱将军,王爷顾临洲带着大量的军队,将我们团团围住了!”

“顾临洲?!”

这一声喊声音极为洪亮。

不只是朱将军和国师同时喊了出来,连皇上和太后也一起喊出了声来。

皇上不敢置信的说:“顾临洲怎么带来了军队?他不是个傻子吗?”

顾临洲在边关指挥打仗,声明和威望都已如日中天,边关的百姓对他是称赞不已,或许也只有远在京城的皇上还不知道,顾临洲根本没傻这件事情。

顾临洲突然带着大量的军队打了过来,就围在山下,听说放眼望去,全都是士兵,密密麻麻,有好几万人。

而朱将军带来的军队,零零总总,人数根本没办法和顾临洲相比。就算是把整个别苑行宫的侍女和内侍,还有小厮杂役加起来,恐怕也没有顾临洲的十分之一,这兵力实在是过于悬殊。

朱将军虽然不明白顾临洲是怎么突然过来的,但是顾临洲绝对是个□□烦。

他立刻一把抓住皇上的衣领子,将人直接拽了起来,拖着就往外走。

皇上大喊大叫,朱将军却不理他。朱将军听得烦了,还让人将皇上的嘴巴堵起来。

朱将军命令带着皇上下山,他要亲自去看看山下的顾临洲军队。

此时此刻,顾临洲和禄小福的确就在山下,已经命人将整座山给围了,围了一个严严实实的,恐怕连一只苍蝇也是飞不出去的。

【嘀——】

【慌张的朱将军】

禄小福看到系统的标签,抬手一指,说:“在那边,朱将军出现了。”

大家伙抬头去看,果然就瞧山上有个很小的人影,和他们距离还挺远的。

朱将军带着一些士兵,押送着皇上出现在他们头顶。

朱将军低头一瞧,顿时头晕目眩的,士兵探得的消息果然不假,这么多军队,他是根本抵抗不了的。

朱将军气得眼红脖子粗,立刻咬牙切齿的冲着山下大喊:“顾临洲!你听着!皇帝在我手里呢!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就杀了他!”

朱将军的声音从山上传过来,可能是因为山上比较光秃,所以声音回回荡荡,听得还挺清晰。

禄小福忍不住就笑了,说:“大家伙都听到了,这朱将军造反了啊,气焰着实嚣张啊。”

禄小福一脸扇阴风点鬼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模样。

顾临洲则是很没诚意的仰着头大声说:“朱将军,你这是造反了吗?速速放了皇上,否则本王就要发兵讨伐你了!”

朱将军明明大喊着让顾临洲别轻举妄动,结果顾临洲却说要发兵讨伐他,简直就是拱火。

朱将军一听害怕的不行,若是山下的军队都打上来,他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朱将军立刻抓起狼狈的皇上,对他说:“快,喊!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不许发兵打上来!否则我将你从这里推下去!”

皇上也是害怕,怕朱将军来个鱼死网破,再带着自己一起死,赶紧扯着脖子大喊起来。

“顾临洲!顾临洲!”

“别打上来!他要杀了朕!”

“你们先别动!”

皇上可是嘶声力竭的大喊,再加上空荡荡山谷的回音,声音反而被夸大了一般,就好像在二十层楼上,听楼下的喊声,反而比十来层要清晰一样。

顾临洲听得清清楚楚,皇上每一个字他都听见了。不过……

【嘀——】

【腹黑闷骚的王爷】

顾临洲故意拢着嘴也喊了起来,说:“什么?皇上你放心!我们立刻发兵救陛下!不用怕这些乱臣贼子!”

“不不不!”

“不要发兵!”

“他会杀了朕的!”

这件事就是鸡同鸭讲,皇上嗓子都喊哑了,怎么都没用。

朱将军听得特别心焦,实在是气急败坏,干脆一耳刮子狠狠扇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皇上被打的直接跌在地上,整个人都懵了。

朱将军恶狠狠的说:“没用的东西!”

国师在旁边吓得发抖,赶忙说:“将军,这可怎么办?我们死定了啊!”

朱将军假装淡定,说:“国师放心!这里易守难攻,我们立刻上山回别苑去,只要让士兵守好了要塞,顾临洲他们绝对打不上来!”

“这……”国师显然有些疑虑,但是现在也只好这样了,赶紧跟着朱将军撤退,远离顾临洲他们。

顾临洲见他们要走,挑了挑嘴唇,说:“来人,拿本王的弓箭来。”

禄小福一瞧,顿时来了兴趣,说:“我也要射箭!”

顾临洲侧头瞧他,一脸宠溺的样子,说:“好啊,不如媳妇儿和我一起?”

方衍亲自擎上顾临洲的弓箭,顾临洲轻轻一纵,便跃身坐到了禄小福的马背上,坐在他身后,轻轻将人搂住,然后将弓箭交给禄小福。

禄小福举起弓箭,准备张弓。顾临洲这时候便又扶住了禄小福的手,与他一起开弓。

说实在的,这弓箭特别的沉重,禄小福以前没玩过,头一次还真是射不准,不过有顾临洲帮忙,那就是大师级别的。

那边朱将军带着众人准备逃命似的返回山上别苑,突听“嗖”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

朱将军好歹也上过战场,反应还是很快的,立刻侧身一躲。

“啊!”

他旁边的皇上惨叫了起来。

禄小福和顾临洲的长箭射了过来,其实根本不是瞄准的朱将军,瞄准的本来就是皇上。

皇上右腿小腿立刻中了一箭,疼得他立刻就跪在了上。若不是旁边士兵反应及时,一把抓住了倒下的皇上,恐怕这会儿皇上就要一歪滚下山崖去了。

皇上疼得满头都是汗水,朱将军惊魂甫定的低头去看,咬牙切齿说:“快走,这顾临洲当真阴毒!”

那些人不敢停留,直接就跑上了山去,身影越来越小,很快消失不见。

方衍在旁边道:“王爷,眼下军队如何,请王爷示下。”

顾临洲语气平静的说:“天要黑了,全军驻扎下来,不要太着急,先让他们自己吓唬自己一番罢。”

全军驻扎下来,并没有立刻上山攻击。

朱将军的探子探看了好几圈,这才跑上山去汇报。朱将军和国师听到这个消息,却一点也没有高兴。

国师焦急的说:“顾临洲一直都在装傻,他这个人心机实在是太重了!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样!朱将军你可要快些想出对策啊。”

朱将军咬牙切齿,他若是有对策,也不会在这里一个人生闷气了。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朱将军眼看着就能杀死皇上,然后自己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哪想到顾临洲突然杀了出来,简直就是捡瓜落的。

而他们手上的人质皇上和太后,以前没少欺负顾临洲,根本不能作为人质。现在看来,朱将军他们是一点子胜算也没有的。

山上的朱将军和国师急的团团转,山下的顾临洲则是安心的厉害。

方衍和何齐乐也是安心的很,都觉得这一仗绝对会赢,根本无需担心。恐怕也只有禄小福一个忧心忡忡。

这一仗肯定会赢,但是时间是个问题,系统给出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多少了。

“媳妇儿?”

顾临洲走到禄小福身边,问:“媳妇儿你最近怎么了?怎么忧心忡忡的样子。”

“没有。”禄小福摇了摇头。

顾临洲一瞧,就开始撒娇耍赖了起来,晃着禄小福的手臂,说:“媳妇儿,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你这样子,我是会很伤心的。”

顾临洲每日都撒娇,禄小福觉得自己好歹应该免疫了,不过几次下来,禄小福还是感觉顾临洲一撒娇,自己骨头就要酥。

那边方衍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说:“王爷王妃,稍微打扰一下,肉已经烤好了。”

方衍是来送晚膳的,他们刚刚去打了一些野味儿回来,何齐乐已经带人烤好,方衍特意给他们送过来的。

禄小福一瞧,正好能岔开话题,便说:“啊,我正好饿了,闻着好香啊,我们先吃饭罢。”

禄小福接过方衍拿来的烤肉,方衍就很识趣的转身离开,说:“我先走了,不打搅你们。”

禄小福闻了闻手上的烤肉,说:“好香啊。”

虽然古代的调味料种类比较少,不过胜在食材新鲜,这可是刚打来的野味儿,闻起来很香,和商场超市买来的速冻肉就是不一样。

禄小福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烫的他直抽冷气。

顾临洲笑着说:“慢慢吃,我不和你抢。”

禄小福说:“味道好特别,有种醇香的感觉,不知道加了什么调料。”

“我尝尝,媳妇儿喂我一口可好?”顾临洲笑眯眯的说。

禄小福将烤肉递到了顾临洲的面前,顾临洲也不去咬,反而探头过来,不容禄小福思考的吻上了他的嘴唇。

“唔!”

禄小福吓了一跳。

【嘀——】

【准备调戏你的王爷】

禄小福才看到标签,总觉得系统这是马后炮!

顾临洲亲了他一下,然后还用拇指在自己下唇蹭了一下,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说:“果然醇香,本王甚是喜欢。”

禄小福翻了个白眼给他,说:“今天没有你的晚饭了,我都吃了。”

顾临洲一脸可怜兮兮的凑过去,说:“媳妇儿这么疼我,怎么舍得让我饿肚子呢?这肉烤的的确不错,里面可能加了一些酒罢,去掉了肉的腥气味儿和骚气味儿。”

禄小福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说:“什……什么?!加了酒?!”

顾临洲点头,说:“应该是罢,你不是说淡淡的醇香味儿吗?是酒留下来的味道。”

“糟糕了……”

禄小福低呼一声,赶紧拉开系统面板。

果然……

【嘀——】

【系统醉酒中o(*////▽////*)q 】

【系统醉酒中,部分功能失常,正在努力修复……】

禄小福:“……”

“媳妇儿……?”

顾临洲一脸的惊讶,叫了禄小福一声,赶忙眼疾手快,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衫,呼啦一声就罩在了禄小福的头顶上。

一瞬间的事情,禄小福脑袋顶上的大兔耳朵,雪白雪白的,突然就冒了出来。他们身边都是士兵,幸好现在天色昏暗,有些个看不清楚,而且天气寒冷,周围下了雪,到处都是雪白雪白的。不然禄小福头顶突然多出来的兔耳朵,那就太扎眼了。

禄小福抬手一摸,总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系统的不靠谱,真的都没脾气了。系统的确很好用,不只是能挣钱,还能给禄小福外加各种buff,但是系统总是时不时就坏掉,也真是让禄小福心力憔悴。

顾临洲赶忙说:“来,媳妇儿,我们进帐子去。”

顾临洲赶紧护着禄小福进入了营帐,免得被人看到引起骚乱。

禄小福手里还拿着那个烤好的野味儿,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肚子里也饿得很,但是实在是没办法再吃了。

禄小福不情愿的把野味儿交给了顾临洲,说:“给你!你自己吃罢,里面竟然有酒。”

顾临洲试探性的问:“媳妇儿你不能喝酒吗?”

禄小福将顾临洲的外衫拿下来,伸手拽了拽自己头顶上的大兔耳朵,说:“你看我这个样子能喝吗?”

【嘀——】

【憋笑的王爷】

顾临洲一瞧,有点子想笑,禄小福这个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顾临洲忍不住都想要亲亲他的大兔耳朵。只是瞧禄小福不高兴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好不要笑。

“没什么的媳妇儿,”顾临洲说:“特别好看,而且一会儿应该就能收回去了罢?”

顾临洲记得,禄小福的耳朵每次变出来,每次都没多久便又藏了起来,其实顾临洲都还没欣赏够的。

“王爷!”

方衍这个时候又在帐子外面喊了起来,看起来又是急事。

顾临洲回头看了一眼禄小福,笑着说:“媳妇儿你就别出来了,我去瞧瞧发生了什么。”

“还是让方衍进来罢。”禄小福说,肯定是山上的朱将军又搞了什么鬼,禄小福也想听听。

“可是媳妇儿你的耳朵……”顾临洲迟疑着说。

禄小福眼珠子一转,干脆站起来,伸手一拽,就将顾临洲放在一边的头盔拿了过来,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顾临洲又差点笑出声来,虽然耳朵看不见了,但是在营帐里不穿铠甲,反而顶着头盔,怎么看都很奇怪。

顾临洲也没说什么,朗声对外面的方衍道:“进来罢。”

方衍应声,掀开帐帘子走进来,果然一眼便看到了奇奇怪怪的禄小福。

【嘀——】

【一脸懵的少将军】

顾临洲咳嗽了一声,说:“什么事情?可是山上的朱将军有异动?”

方衍立刻说:“是,看起来朱将军似乎想要逃窜,据探子禀报,他们已经在收拾东西,想要找薄弱的地方进攻了。”

朱将军也打过仗,自然知道粮草的重要性,他们根本没带多少补给,被顾临洲围住了,时间一长只有死路一条。朱将军心想着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趁着自己粮食还够,奋力一搏!

【嘀——】

【起火的山林】

禄小福突然瞧见帐子外面一个标签,赶紧站了起来,将顾临洲扒拉开,急匆匆就走到了外面。

“小福,怎么了?”顾临洲赶忙追上去,方衍也快步跟上。

三个人出了营帐,顾临洲和方衍瞧禄小福往山上看,他们也全都看过去,只是山上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仿佛安静的很。

其实禄小福也什么都看不到,不过山上的标签非常明显。

【嘀——】

【系统提示:千里眼胡萝卜生效!】

禄小福眨了一下眼睛,瞬间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眼前出现了朱将军和国师的人影。

【嘀——】

【系统提示:顺风耳胡萝卜生效!】

国师大声说:“朱将军!您这是做什么,疯了吗?你是要活活烧死我们吗?!”

就瞧国师着急忙慌的,他们面前是一片山林,密密麻麻,而朱将军手持火把,竟然把火把大力的扔在了一颗树上。

如今是隆冬天气,火势极易容易蔓延,就在国师大喊大叫的时刻,大火已经燃烧了起来,火光冲天而起,火蛇从一颗大树上,立刻飞窜而出,接连两边的大树都被点燃。

朱将军一脸狰狞之色,说:“你懂什么!我这是准备制造混乱,好趁机逃走!不然你以为顾临洲的千军万马守在山下,我们怎么能跑的走?!”

“可是!”国师不停的伸手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可是这火势如此之大,若是把我们也给烧了,那可如何是好!”

朱将军狠呆呆的说:“若是逃不走,那就只能鱼死网破!决不能叫顾临洲好过!”

顾临洲想要围困朱将军的兵马,让他们弹尽粮绝不战而败。朱将军不甘心便这般死在这里,干脆来了个釜底抽薪。

这山势诡异,易守难攻,山林茂密。虽然顾临洲下令扎营的地方并无太多草木,光秃秃的不见什么东西,非常适合停留,但是另外几面枯木还是很多的。

火势若是得不到控制和引导,很可能快速蔓延而下,甚至蔓延到旁边的小村子,到时候恐怕不只是山上的别苑行宫遭殃,就连旁边的小村子也要一起遭受荼毒。

朱将军阴森森的说:“我倒是要看看,是顾临洲狠!还是我狠!”

朱将军这算是把自己逼上了绝境,大火一旦烧起来,顾临洲若是叫人扑灭去救火,必然会调走一部分军队,这样一来,朱将军便能指挥奋力冲突,从薄弱点趁混乱逃走。

若是顾临洲铁石心肠,完全不阻止火势蔓延,隔壁村子绝对遭殃,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弹劾顾临洲,说他就在旁边,却无动于衷。

左右两边都是障碍,朱将军这步棋下的,不可谓不阴毒。

禄小福皱了皱眉,将buff收回来,立刻对身边的顾临洲说:“朱将军放火烧山了,必须上去将火势立刻扑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能在火势蔓延之前,将大火扑灭,将朱将军的计策扼杀在摇篮里面,那么一切还好说。

“小福,你去哪里?”顾临洲一听,有些惊讶朱将军竟然做的这么绝,但是他现在顾不得这些,一把抓住了禄小福的手,说:“你要上山?”

只有禄小福的buff可以在瞬间移动上山,其他人根本无法眨眼的功夫就上山,禄小福的确想要一个人上山。

顾临洲说:“这样太危险了!”

方衍也说:“是啊,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卑将带人立刻赶赴山上罢。”

这里是城郊,旁边没有河水,若是想要救火,根本找不到可以用的水。这也是为什么顾临洲只是围山,没有用火攻的原因。

禄小福动作极快,的确可以上山,但是想要一个人弄来救火的水,还是困难万分。

禄小福说:“那能怎么办?”

顾临洲眯了眯眼睛,说:“方衍,你带一队兵马,立刻前往旁边的小村子,将里面的村民带走疏散。”

“是,王爷。”方衍说。

顾临洲冷笑说:“既然朱将军想要找个突破口下来,本王就给他一个突破口。”

顾临洲看了一眼禄小福,说:“小福,你带着一队士兵,往旁边去找一下水源,看看有没有可以救火的水,我带队去迎接朱将军。”

朱将军想要趁着大火慌乱,攻击顾临洲薄弱之处,然后趁机逃走。顾临洲觉得,那不如将计就计,假装慌乱起来,然后故意给朱将军一个薄弱点,设个圈套让他钻进来。

禄小福一听,说:“要不然让何齐乐去找水,我要跟着你。”

禄小福哪里放心顾临洲,尤其山上很快便会大火漫天。

顾临洲也是担心禄小福,所以才故意让他去找水源的,但是禄小福显然不领情。

方衍一瞧,说:“王妃这倔脾气,还是让王妃跟着王爷罢!”

顾临洲思考了一下,似乎有些个无奈,说:“好,我们走。”

大家分头合作,立刻带兵全都离开了营帐。

顾临洲带着禄小福埋伏在一处半山上,果然不用多久,先看到冲天的火光,大火已经飞速的蔓延了下来,也不知道何齐乐那边寻找水源寻找的如何。

而随着缇红火光,很快的便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马匹的嘶鸣之声。

顾临洲眯了眯眼睛,低声说:“来了。”

【嘀——】

【鬼鬼祟祟的国师】

【鬼鬼祟祟的朱将军】

【哭哭啼啼的太后】

不只是马匹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哭泣声,正是太后在哭。

太后骑在马上,从山上而来,哭诉着说:“这下好了!你们把皇上扔在了山上,火势这么大,我儿可怎么活啊!”

朱将军被太后哭得不耐烦,呵斥说:“哭什么哭,我们都已经反了,你以为皇上那竖子,还会顾忌什么母子之情吗?若是他逃出生天,恐怕会立刻让人斩了你我的脑袋!再说了,他的腿被箭射中,根本无法行走,带着他便是累赘!”

太后还抽抽噎噎的说:“呜呜,早知道便不该从京城出来。你跟哀家说什么,江山就要变成我们朱家的江山,现在可好,装傻充愣的顾临洲突然杀出来,一切计划都完了!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国师也是心惊胆颤,后悔不迭,可现在说什么也不管用了。

朱将军气得脸都涨红了,说:“再婆婆妈妈的,我就把你们一起从山上推下去。”

太后被吓了一跳,这下子不敢出声了,只是委委屈屈的抽噎。

顾临洲和禄小福就埋伏在这旁边,距离还有一段,这个时候出现,恐怕打草惊蛇。

禄小福暗搓搓的将系统控制面板打来,准备搞一个出其不意。

【嘀——】

【系统提示:出手如电buff启动失败!】

禄小福:“……”???

紧要关头,失败是怎么回事?

【嘀——】

【系统醉酒中,部分功能失常,正在努力修复……】

禄小福:“……”

禄小福差点忘了,自己脑袋上的兔耳朵还没有缩回去,系统的醉酒也没有修复好,这紧要关头,出手如电的buff竟然不能用,真是急死人了。

顾临洲凑近禄小福的耳朵,低声说:“千万别动,我去。”

禄小福除了系统之外,根本不会武功,如今系统不给力了,禄小福也知道自己千万不能拉顾临洲的后退,干脆老实的点点头,说:“好。”

顾临洲对他微微一笑,突然伸手一挥,身边的士兵见到王爷的命令,瞬间冲出杂草丛。

“怎么回事?!”

“有埋伏!”

“不是说这边没问题的吗?!”

【嘀——】

【惊慌的众人】

不论是国师还是太后,亦或者是刚刚骂骂咧咧的朱将军,全都傻了眼,一时间惊慌不定,连马匹也受了惊吓。

顾临洲带人突然杀出,将三个人和他们带的一些士兵圈在了中间。

顾临洲冷笑一声,说:“准备往哪里走?”

“顾临洲!你竟然跟哀家装疯卖傻!”

太后一见到顾临洲就气不打一处来,说:“好啊你!哀家可是你的亲祖母!你竟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一点血脉之情都不顾,是要将哀家置于死地吗!”

顾临洲被骂了,却不见生气,反而甚是平静,说:“亲祖母?那你可曾经顾及过我的父亲?是啊,多年前你放任你的小儿子残骸手足,而如今呢?你又将你的小儿子丢在山上不要。这就你所说的血脉之情吗?我倒是现在才领教。”

太后被顾临洲说的脸上刺辣辣的疼,一时间没办法反驳,便开始改变了路线,哭着说:“哀家一介女流之辈,能做些什么呢?不过是被逼迫的!你放哀家走罢!大火就要烧过来了,放哀家走罢!哀家让你当皇帝行不行?哀家力保你做皇帝。”

太后实在是没什么原则,朱将军一听大喊了起来,说:“皇位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他说着突然一挥鞭子,“啪”的一声,打在了太后坐骑之上。那马匹本来就受了惊吓,如今更是惊慌失措,仰天嘶鸣一声,带着太后就猛的向前冲去。

“小心!”

禄小福大喊了一声,顾临洲立刻侧身一纵,快速闪开。

太后惊慌大叫,“啊”的一声,凄厉非常,马匹竟是顺着断崖方向直接冲了过去,一点子缓冲也无有。

随即再听不到太后第二声喊叫,已经连人带马,一起掉进了断崖之下,瞬间消失了踪迹。

“咕咚——”

国师一见吓得魂不附体,直接从马匹上掉了下来。

“小福,小心!”

国师掉下马去,他的马匹也惊慌的开始乱跑,眼看着冲着禄小福直冲而去,顾临洲快速闪身,一把抱住禄小福,带着他跃开数丈之远。

“姓朱的要跑了!”禄小福焦急的抬手去指。

顾临洲不用看也知道,刚才朱将军狠抽太后的马匹,就是想要制造混乱然后趁机逃跑。如今大好时机,哪里能不当机立断。

只是前面都被士兵围着,那朱将军无法冲突,只好掉转马头,竟然冲着着火的山上跑去。

“小福,待在这里!我去追。”

顾临洲来不及多说,立刻带着一队人往朱将军逃跑的地方追了上去。

禄小福不会轻功,也没有马匹,现在系统也不能用,完全无法追上顾临洲他们。

禄小福往前跑了两步,眼看着上面火势越来越大,心中着急万分,这大火越来越凶,前面又都是树木,恐怕分分钟便能烧下来,顾临洲不知道上去会怎么样。

“王爷!王妃!”

【嘀——】

【匆匆赶来的少将军】

方衍让人去安置旁边小村子的村民,然后骑着马就赶了过来支援。他走到一半,就感觉热的够呛,如今这大冬日的,山火却让整座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几乎热到人无法呼吸的地步。

方衍一路寻找,一路喊着,终于松了口气,看到了禄小福的人影。

他赶忙策马而来,说:“王妃,怎么就你们,王爷怎么不在?”

顾临洲带着一队人前去追朱将军,剩下只有禄小福和另外一队兵马在原地等候。

如今山火已经蔓延了下来,眼看就要烧过来,方衍真是心急如焚。

禄小福一瞧,说:“王爷还在上面,方衍你先带人下去罢,我等一下王爷。”

“这怎么行?”方衍说:“王妃一个人太危险了。”

然而这么多人在这里,的确没什么用,方衍便让士兵们立刻下山,免得山火追下来无法逃命。

方衍急的额头冒汗,周围温度越来越高,一股股的浓烟飘散而来,周围几乎要成为仙境,什么都快看不见了。

方衍说:“王妃,你还是先下去罢!这里烟太大了,我上去找王爷!”

“别去,来了。”

禄小福赶紧叫住方衍,就瞧烟雾之中一个黑影,带着一个明显的标签,是顾临洲。

顾临洲展开轻功,瞬间到了跟前。

“咳咳——”

顾临洲咳嗽了一声,上面火势着实太大,他的手背上烧伤了一块,衣服也有些灰扑扑的。

“快走,火来了。”顾临洲说着一把拉住禄小福的手,说:“你上方衍的马,快马下山。”

方衍立刻问:“王爷你呢?”

“我轻功下山,我走的快没关系。”顾临洲说。

“不行。”禄小福反手一扣,便死死拉住了顾临洲的手,说:“你受伤了,怎么走得快!”

“我……”

顾临洲一时磕巴,没能说出话来。

【嘀——】

【受伤的王爷】

刚刚顾临洲追赶着朱将军上山,朱将军眼前大火已至,根本没有逃命的机会,便干脆鱼死网破,抽出大刀扑了上去,要和顾临洲玩命。

按理来说,朱将军的武功不如顾临洲,也不如顾临洲体力好,顾临洲对付他应该手到擒来。

只是周围大火漫天,正巧有树着了火,被烧断轰然倒塌。顾临洲要躲避断木,被朱将军刺了一刀,伤口就在肋下,不深不浅,倒是不能一下要了他的命,但时间一长,顾临洲难免因为流血,心有余而力不足。

朱将军偷袭得逞,但最终还是被顾临洲一剑砍掉了脑袋。

顾临洲急匆匆返回,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禄小福并没有发现,却不想禄小福一眼就看到了他头顶上的标签。

方衍惊讶的说:“王爷你受伤了!”

禄小福立刻说:“方衍你拉顾临洲上马,带他先下山。”

“小福!”顾临洲说:“那你怎么办?”

一匹马只能驮两个人,多了马匹也是跑不动的。山火如此之大,若是想要跑着下山,恐怕不多时便会被山火给淹没。

顾临洲虽然知道平时禄小福很厉害,可刚刚禄小福的兔耳朵都变出来了,恐怕……

禄小福果断的说:“别废话了,我知道怎么下山。”

禄小福说着,拉开了系统控制面板。

虽然他的出手如电buff不能用了,不过禄小福忽然想到了一个道具,之前他做任务的道的。

一张浴火重生卡,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嘀——】

【系统提示:浴火重生卡启动倒计时开始。】

【5、4、3……】

禄小福赶忙送顾临洲上马,说:“一会儿再见,我可能会比你们走的快。”

“小福……”

顾临洲拉着禄小福的手不肯松手,只是下一秒,就感觉手中一空,禄小福突然消失不见,化作了一缕烟雾。

【嘀——】

【浴火重生卡启动成功!】

【传送中,请稍等……】

禄小福还是头一次用浴火重生卡,感觉头晕目眩,就像是每次穿越到不同世界一样,没什么新鲜的。

很快,头晕感减退,禄小福睁开眼睛,然后……

傻眼了。

【嘀——】

【衰神咖啡厅二层】

“怎么回事?”禄小福惊讶的赶紧左右看了看,不是在什么古代,他已经回到了现代来,在他的咖啡厅里。

【嘀——】

【系统提示:恭喜编号666完成主线任务3报恩!】

禄小福一看系统提示,更是摸不着头脑,原来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用了一张重生卡,直接重生到了现代来?

那顾临洲怎么办……

禄小福可是记得的,他让顾临洲等着他的。

【嘀——】

【等待中的顾临洲】

“顾临洲?”禄小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透过房间的门,禄小福看到一个咖啡厅一层的位置,有个标签。

他赶忙推开房门,急匆匆的就跑了下去。

果不其然,一下了楼梯,便看到顾临洲坐在一张咖啡桌边,正低头瞧着自己的手机。

【嘀——】

【等待中的顾临洲】

禄小福突然想到,自己接第三个主线任务之前,他也看到了顾临洲,在自己世界里的顾临洲。

当时禄小福光溜溜的,所以赶紧要上楼去换衣服,叫顾临洲等着他不要走。

顾临洲果然没有走,就坐在咖啡桌那边,独自一个人。

半夜时分,咖啡厅里就顾临洲和禄小福两个人,显得无比安静。

【嘀——】

系统的提示音突然响起。

禄小福一瞧,顾临洲的手机上多了一个标签。

【你的照片】

【被偷拍的照片】

顾临洲低着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手机上的图片。

禄小福站在楼梯上,低头一瞧,虽然看不清太清楚,不过好像还真是自己的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

【嘀——】

【被抓包的顾临洲】

顾临洲抬头正对上禄小福抓包的目光,立刻把手机一收,说:“你下来了,你的……”

【嘀——】

【震惊的顾临洲】

禄小福有点摸不着头脑,顾临洲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恶鬼一样。

“我……怎么了?”禄小福迟疑的问。

【嘀——】

【心情微妙的顾临洲】

【有点害羞的顾临洲】

禄小福:“……”???

顾临洲突然害羞?让禄小福有点不寒而栗。

顾临洲保持友善的微笑,指了指禄小福的头,说:“你的……你的发卡很特别,挺可爱的。”

“发卡?”禄小福更是奇怪了,抬手一摸……

【嘀——】

【你的白色兔耳一双】

禄小福:“……”!!!

禄小福差点忘了,系统还在抽风中,虽然穿越了回来,但是兔耳朵还没收起来!

怪不得顾临洲的表情那么奇怪,一个大男人头顶两只巨大的兔耳朵,还毛茸茸雪白雪白,实在是……

【嘀——】

【尴尬的咖啡厅老板】

【心情忐忑的咖啡厅里老板】

【羞耻的咖啡厅老板】

禄小福心中千回百转,心说完了完了,顾临洲不会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癖好,头顶上是什么情趣用品吧?

※※※※※※※※※※※※※※※※※※※※

明日开始新的故事~【将军的小雏鹰】!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雨落尘埃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白脸心有猛虎嗅蔷薇一朝成为死太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魔法在上小甜饼快穿之男配要崛起EXO之误入狼窝橙花陪我呀地府全球购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重生之叶小七TFBOYS之说好陪我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异界领主生活白昼林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快穿之娇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穿书]黑化圣骑士主角光环算什么
完本推荐: 疯狂解读器全文阅读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都市之传道宗师全文阅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高手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绝世飞刀全文阅读桃运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混元灵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顷洛惊华捡个飞碟送外卖捡漏仙宫萌宝归来:爹地快签收狂神刑天我独仙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祖传开挂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华山神门晚明商旅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伏天氏东晋北府一丘八我的冰山美女老婆快穿之虐渣攻略最强逆袭武破九荒御用兵王我真没想出名啊仙韵传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我真不是学神我在异界有座城造化神宫万古最强宗疯狂农民工众神世界精灵时代之红蔷薇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