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快穿]小白脸 >> 又穿回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

叶老先生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被气得差点厥过去, 扶住了旁边的墙壁这才没有摔倒。

叶老先生激动的说:“你这个野种!骗的我好苦!我叶家养了你那么多年, 你把眼睛还给我真正的孙子,难道不应该吗?你自己说!难道不应该吗?”

叶南亭冷笑一声, 他这个人从小就是吃软不吃硬的, 瞧见叶老先生这么胡搅蛮缠不讲理,干脆双手抱臂,露出一个很欠揍的笑容。

叶南亭说:“看来叶老您老糊涂的病,很早之前就这么严重了。你叶家的人自己糊里糊涂的抱错了孩子, 还怪上我了?我还没说你们把我给掳走了呢,现在倒是把责任都推给别人了。叶老您策划的几次事故, 全都是故意杀人,别说你孙子的眼睛了, 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

“自身难保!”叶老大喊着:“我呸!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别想走!”

“呦, 要杀了我们灭口吗?”叶南亭笑的更是欠扁了, 说:“光凭你一个小老头可不行,你得叫上其他人才行。”

夏准在旁边听着颇为无奈, 说:“小叶, 我们走吧。”

叶老做的这些事情他们肯定是要曝光出来的, 叶老几次设计杀叶南亭, 还想要连带夏准一起灭口,这些事情要交给警察来处理。

“不准走!”叶老大喊了一声, 伸手拿出手机, 按了一个快捷键, 然后对着手机又开始疯狂的大喊:“开人!都进来!快!”

保镖们在别墅外面守着,听到叶老歇斯底里的喊声,立刻就从外面哗啦冲了进来。

叶南亭仍然抱着臂,看都不看一眼那些冲进来的保镖,这些个人对他来说,都实在是太小小不言了,根本不足以放在眼里。

叶老愤怒的喊着:“把他们给我抓住!全都抓住!不能让他们离开!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嗬!嗬——”

叶老大喊大叫着,结果话都没说完,突然狠狠抽了好几口冷气,嗓子里发出咯痰一样的声音,脸色一下子涨红了又惨白了。

叶老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上了年纪本来就不应该这么激动,他又是癌症晚期,更是不能大动肝火的,现在又喊又叫,简直就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

那些个保镖本来要一拥而上去抓住叶南亭和夏准的,但是现在情况有变,他们看着叶老的情况都傻了眼,也顾不得夏准和叶南亭了,赶紧都冲上去扶着叶老,然后就乱成了一片,打电话的,叫救护车的,还有做急救措施的。

叶南亭看了一眼夏准,说:“儿子们估计在外面等急了,我们走吧。”

“好,都听小叶的。”夏准笑了笑。

两个人在一片混乱之中,施施然就离开了别墅的地下室。

出了别墅,叶南亭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病号服,被风一吹凉飕飕的,最主要的是,自己还穿着拖鞋呢!

虽然看起来狼狈了一些,但是好歹已经恢复了身体,不再是三岁的小女孩了。

叶南亭感叹的道:“太好了,再也不用纠结怎么去洗手间了。”

夏准听得一懵,然后忍不住笑了。

叶南亭瞪了他一眼,说:“笑什么笑,严肃一点不许笑,你这个老色鬼!”

夏准见叶南亭穿的太单薄了,将自己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叶南亭的身上,然后突然伸手一抄,就将叶南亭打横抱了起来,来了一个标准的公主抱。

叶南亭傻眼了,说:“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别让儿子们看到了!太羞耻了!丢人!”

夏准嘘了一声,说:“小叶乖一点,不然叔叔可要亲你了。”

叶南亭:“……”都已经变回来了,夏准还入戏太深不可自拔呢!

夏准说:“你没有鞋,太凉了,我抱着你走。”

叶南亭抗议说:“老色鬼你瞎了吗?我穿着拖鞋呢,怎么……”

他话说一半,夏准忽然抱着叶南亭颠了一下,可把叶南亭吓了一跳,还以为夏准要突然扔了自己,让自己摔个大屁蹲呢。

夏准像是要举高高一样的颠了叶南亭一下,他当然不是要摔叶南亭,他可不舍得把叶南亭给摔着。只是这么一颠,叶南亭的拖鞋就成功的掉了。

夏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说:“看,你没穿鞋。”

叶南亭:“……”

叶南亭瞪着眼睛,真的服了!

夏准瞧着他一笑,低下头来就在叶南亭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小孩子不能看,会张针眼的。”

耳边传来了小儿子夏敬晗的说话声音,叶南亭侧头一瞧,顿时觉得自己什么颜面都没有了,全都被夏准给糟蹋光了!

夏敬渊和夏敬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夏敬渊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孩,而夏敬晗正抬手捂着小女孩的眼睛。

叶南亭:“……”

这一次夏敬渊和夏敬晗也跟来了,他们不放心两个爸爸,所以是一起来的。不过叶南亭和自己的肉身融合之后,小女孩也就变回来了,夏敬渊和夏敬晗干脆先带着小女孩离开了别墅,到外面去等,免得被伤到。

之前小女孩从楼梯上滚下去,叶南亭无缘无故的穿成了小女孩,而小女孩的灵魂和他对调了,进入了叶南亭的身体,一直躺在病床上什么都不能做。这会儿两个人总算是对调回来了。

小女孩很乖巧的样子,说:“谢谢叔叔。”

夏准一笑,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说:“不用谢,是不是累了?回去好好睡个觉吧。”

小女孩的父母早就去世了,这个叶南亭知道,被叔叔和婶婶养着,但是遭遇非常可怜,现在小女孩换回来了,叶南亭也不打算把她送回她叔叔婶婶那里去受罪,不过小女孩父母留给她的那些房子和钱,是一定要讨回来的,叶南亭可不是吃亏的主儿。

叶南亭想让夏准收养小女孩,反正他们都有两个大儿子了,多个闺女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

叶南亭变成小女孩的时候,夏准就喜欢摸她的头发,还总是亲亲脸颊什么的,现在叶南亭变回来了,突然觉得胃里酸酸的。

小女孩被夏敬渊和夏敬晗抱上了车,夏准和叶南亭也上了车准备回家去。

叶老的事情是轰动性的,就连孙先生也没想到,自己做了那么久的背锅侠,孙先生也没想到,原来叶老这么狠,他一手带大的孙子都想要害死。

叶老的事情被曝光了,做法令人发指,叶家的股票因此受损,一路狂跌不止,董事会都炸窝了,全都同意临时召开一次紧急的会议,几乎是全票通过,要罢免叶老的董事长权利。

叶老虽然拿着不少股份,但是手中的股份终究没有一半以上那么多,其他的董事会成员将他给罢免了,叶老躺在医院里又气背过气儿去。

叶老大喊着:“你疯了!公司是我叶家的!不是你们的!你们凭什么罢免我!我没有做错!是你们疯了!疯了!所有人都疯了!怎么办!所有人都疯了!”

叶南亭并不是叶家亲生的儿子,不过是出生的时候因为乌龙被叶家给抱走了,简单说就是抱错了孩子。

叶南亭对于叶老先生的财产说实在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完全不想去趟叶家那一趟浑水了。

叶南亭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是,自己的身体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到底要怎么才能治疗夏准。

叶南亭琢磨了好几天这事情了,想要去找姜医生问一问。自己现在恢复了身体,完全可以利用瞳术来控制姜医生,让他说出实话。

只是……

叶南亭虽然想了好几天,但是都没去成,简直连房间都出不了。

叶南亭不满的大喊:“夏准!你这个老色狼疯了吗?敢关着我!你让我出去!”

夏准一点也不想让叶南亭去找姜医生,非常的坚决,怎么说都不同意。

夏准和两个儿子在外面,正在忙着做饭,新来的闺女也特别的听话,正忙前忙后的帮着端盘子。

大家伙儿听到叶南亭的大吼声,都停顿了一下手中的活儿,不过也就两秒钟,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又开始各自忙碌,根本没人回答叶南亭的话,仿佛没听到一样。

叶南亭真是气死了,心说好啊好啊,夏准这个老色狼要造反了!

叶南亭又开始大喊,说:“夏准你再不出现,我就跳窗跑了!你以为几根铁栅栏就能懒得住我吗?”

叶南亭不屑的看了一眼窗户上的防护栏,心说自己现在好歹恢复了身体,徒手就能掰开那些铁栅栏,再粗一倍也能掰开!完全没问题。

就在他想着,干脆真的跳窗逃走吧的时候……

“叩叩——”

有人敲了敲房门,是夏敬晗来了,但是没有打开门,只是站在门边,隔着房门说:“爸爸别喊了,十八里地外都能听到爸爸的喊声了。”

“小晗乖!你给我把门打开!”叶南亭说。

夏敬晗说:“不行,爹爹不让。”

叶南亭瞪眼睛,不过他瞪得再大隔着门呢,夏敬晗也看不到。

叶南亭说:“你只听你爹的,不用听你爸爸我的话了吗?”

夏敬晗说:“这个……”

叶南亭说:“那你把你那个老色鬼爹给我叫来!”

夏敬晗说:“这个……”

叶南亭又说:“再不叫来我就跳窗跑了!”

夏敬晗叹了口气说:“爹爹说了,爸爸一跳窗,他就会头疼,心口疼浑身疼。爸爸一跳窗,他的梦兰花毒素就会发作的。”

叶南亭:“……”

这是威胁吗?

夏准稳准狠的抓住了叶南亭的软肋,那根软肋就是夏准他本人,夏准一说头晕,叶南亭就什么也不敢做了。

叶南亭气得在屋里转磨,转来转去转来转去,仿佛困兽一样。

很快的,夏敬晗离开了,但是房门倒是打开了。

叶南亭一瞧,气哼哼的说:“你进来干什么,出去。”

来的是夏准,夏准端着晚饭进来了,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

叶南亭眯着眼睛打量了他手里的红酒一眼,说:“我不喝酒。”

他还想要去问姜医生话呢,才不要喝酒,一喝酒就不知道又要穿到哪里去了。

夏准将晚饭放在桌上,说:“小叶乖,快过来吃饭了。”

叶南亭说:“夏准,为什么不让我去啊,我就是问问而已。”

夏准看着他,说:“你给我找了这么久的药材,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你为了我再做出什么……”

他话说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叶南亭说:“我就是问问,又没说真的要做什么。”

夏准说:“问都不用问。”

叶南亭:“……”气人。

夏准说:“你看,我吃了药剂之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最近都没有再难受。”

虽然如此,但是夏准背上的梦兰花还是没有完全消除,这就像埋了一根刺在叶南亭的心里,若是有一天突然发作怎么办?没有根除,那就是个隐患。

夏准知道他在想什么,说:“没有根除也没关系,现在情况已经很好了,小叶可不要太贪心。我们可以继续在各个世界里寻找药材,不是吗?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只要你能好好的,我觉得在哪里都没有问题。”

“夏准?”叶南亭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是没有说实话。

叶南亭说:“夏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难道你知道姜医生的办法了吗?”

“过来。”夏准不答他的话,端起酒杯说:“我特意给你买来的,尝一尝。”

“不尝!”叶南亭心说打死也不喝,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上哪里去找姜医生啊。

虽然姜医生像个疯子,但是叶南亭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小叶,”夏准干脆自己走过去了,拉住叶南亭的手,说:“小叶乖,别让师兄担惊受怕,好吗?”

叶南亭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夏准突然这么温柔的说话,让叶南亭有点吃不消了。

叶南亭甩开他的手,说:“不去就不去呗,那我就劳累一些,再给你各个世界的找药材好了,累死我算了。”

夏准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压低了声音暧昧的说:“我怎么舍得累死你呢?师兄想让你舒服还来不及。”

夏准说着突然将叶南亭一推,两个人直接就跌在了沙发上。

叶南亭赶忙大叫:“夏准你这个老色狼干什么啊,门还开着呢!”

房门果然还开着,刚才夏准端着东西进来,没有空着的手去关门了,房门虚掩着还开了一条缝。

夏准低声说:“嘘,孩子们不会上楼来的,只要小叶不喊得太大声。”

“啊!”

夏准刚说完,叶南亭就大喊了一声,气愤的说:“夏准你这个老色狼,怎么咬人啊,很疼的。”

夏准说:“给你盖个戳,别人看到就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你等着,我也会给你留个牙印的。”叶南亭说。

叶南亭觉得,自己就是累死的,夏准说的那么好听,但是最后自己仍然逃不过被累死的命运。

叶南亭被折腾了很长时间,感觉累的浑身无力,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夏准倒是体力充沛的样子,从桌上将那杯红酒端起来了,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吻住了叶南亭的嘴唇。

叶南亭感觉有甘甜醇香的味道,顺着夏准的吻渡了过来,嗓子一滚就下示意的喝了。

喝完之后叶南亭才惊觉是什么,立刻跳起来瞪大眼睛,说:“夏准你玩阴的!”

叶南亭才喝了酒,就感觉头晕脑胀的,夏准见他直打晃,伸手接住了他,说:“小叶,你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师兄都希望小叶平平安安的,否则师兄付出这么多,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你真是……”

叶南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眼前已经越来越缥缈,不多时就昏睡了过去……

“嗬——”

叶南亭猛的抽了一口冷气,惊醒了过来,记忆还有点断篇,有些跟不上的感觉,浑浑噩噩。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疼,疼得要死,根本无法坐起身来。

“小叶,不要起来。”

是夏准的声音。

叶南亭懵了两秒钟,这才想起来,夏准跟自己玩阴的,把自己折腾的那么惨,竟然趁机灌酒!简直卑鄙下流!

叶南亭一把抓住夏准,劈头盖脸的骂道:“你这个老色鬼,我腰疼,啊嘶——肩膀和胳膊也疼。”

“老……”

夏准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满脸都是震惊的看着叶南亭,似乎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过很快的,夏准反应了过来,道:“小叶你不要动,你受伤了,腰部的伤很严重,快躺好了,你看伤口裂开了,要重新包扎。”

“受伤?”

叶南亭这才发现,夏准穿着一身黑色的古代劲装,长发束起,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但是并没有给他的颜值打折扣。

夏准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查看着叶南亭的伤口,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是金创药。

叶南亭低头一看,自己腰部果然包扎了起来,有红色的血液慢慢的渗出。

怪不得……腰疼……

叶南亭恍然大悟,顿时尴尬的不得了。他差点忘了自己又穿越了,他刚醒来的时候有些断片,满脑子都想着要和夏准算账呢,结果……

原来腰疼不是被夏准那个老色鬼给折腾的,而是因为受了剑伤,还挺严重的,肩膀上也有伤口,但是小小不言。

叶南亭尴尬的厉害,自己刚才劈头盖脸的那些话……

想想就羞耻死了,没脸见人了。

“小叶怎么样了?”夏准将叶南亭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问道:“哪里还疼,告诉师兄。”

“我……”

叶南亭只是摇了摇头,根本说不话来,因为他太震惊了,自己这是……穿回了原本的世界吗?

“师兄?”

叶南亭连忙伸手抓住了夏准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

夏准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这衣裳叶南亭眼熟的很,这不是他们以前在师门外出任务时候穿的衣服吗?

叶南亭低头一瞧,果然自己也穿着这样的衣服。

叶南亭一阵惊喜,道:“师兄?我们这是什么年份?”

“年份?”夏准被问的一愣一愣的。

叶南亭道:“就是说……师兄你多大了?”

夏准被问得更是一愣一愣,道:“小叶你是怎么了?伤到了腰部,好像并没有伤到其他地方。”

叶南亭突然穿回了原本的世界,而且时间提前了很多。也就是说,现在的叶南亭还没有叛出师门,也没有被人人喊打,也不是什么三界六合闻风丧胆的大魔头。

这是他和夏准第一次一起离开师门出任务,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送信。但是不巧的是,叶南亭记得,头一次任务就很坎坷,送信的路上遇到了一伙奇怪的家伙,似乎想要抢走他们的信件。

当时叶南亭受了重伤,疗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才把信件送到了目的地。回到师门复命的时候,还因为延误了时间,被师父狠狠的责罚了。

夏准伸手摸了一下叶南亭的额头,似乎觉得也不热,并不是发烧了说胡话。

叶南亭心里高兴的很,就算夏准把自己当成神经病,他也高兴的很。自己竟然回来了,而且这个时候什么不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啊师兄!”叶南亭赶忙说道:“师兄你把衣服脱下来!”

“脱……”

夏准刚才一直接连被叶南亭震撼了半天,这会儿叶南亭一开口,夏准又被震撼住了。

叶南亭想要看看夏准的后背,这个时候夏准背上应该没有梦兰花,他还没有开始活养梦兰花,背上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叶南亭想要确认一下。

夏准从很早很早之前就开始喜欢叶南亭了,只是从来都没有说出口过。叶南亭也是在穿越之后才知道的,他之前一度以为夏准很讨厌很讨厌自己。

虽然没有表达过心意,但是他真的很喜欢叶南亭,一直藏着这份心意。突然之间,叶南亭叫他脱衣服,夏准真是吓了一跳,眼神闪烁躲避了好几下。

夏准咳嗽了一声,说:“小叶你要干什么?”

叶南亭一瞧,心说哎呦夏准这个时候好鲜嫩啊,完全没有一副游刃有余老色鬼的样子,真是啧啧……

叶南亭琥珀色的眼睛转了好几圈,心想着这样很好,自己有机会把鲜嫩的师兄吃干抹净啊。

叶南亭假装一脸虚弱,咳嗽了一声,道:“师兄,我好冷啊,你能脱了衣服给我盖上吗?”

“原来是这样。”夏准立刻点头,豪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盖在了叶南亭的身上。

只是……

夏准只是脱了一件衣服,里面还穿着白色的中衣呢,叶南亭还是看不到夏准背上有没有梦兰花。

叶南亭又咳嗽了一声,说:“还是好冷啊。”

夏准不脱了,反而站了起来,道:“小叶你等一下,师兄出去捡些柴火来,生了火就暖和了。”

叶南亭:“……”

叶南亭心说让你脱衣服呢,捡什么柴火啊!

“师兄……”叶南亭都来不及叫夏准,夏准已经飞一般的跑了,连御剑之术都用上了。

“师兄!脑袋!小心头啊!”

叶南亭赶忙喊了一声。

他们这是在山洞里,山洞那么矮,尤其是洞口比较低,夏准突然御剑就跑,这很容易撞头的啊。

叶南亭啧啧两声,自然自语说:“夏准跑的比兔子还快,难道是害羞了?”

叶南亭偷笑了起来,不过很快笑容就僵硬了,道:“夏准这个大笨蛋,天这么热,生什么柴火啊,是想要烤熟了我吗?”

山洞里挺凉快的,不过洞口处一股股的热气涌进来,现在应该是大夏天最热的时候,一会儿柴火来了,估摸着叶南亭真的能给烤熟,不烤熟了也要中暑。

叶南亭撑着身子坐起来,身上的伤势虽然挺严重的,不过叶南亭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也就见怪不怪了。他干脆解开包扎,伸手虚化了几下,捏了一个诀,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相比以前的自己,叶南亭在成为大魔头的那些年里,学到了不少东西,虽然有的的确是歪门邪术,但是有的的确对保命很有帮助。

伤口不可能全部愈合,不过也算是好了大半,叶南亭就又将自己包扎好了。

他折腾了一通,出了一头的冷汗,伸手抹了抹汗水,然后就开始沉思了起来。

自己回到了以前,一切都有机会改变,叶南亭绝对不会让夏准再活养梦兰花的,而且绝对要拆穿师父的伪君子面具。

他以前根本没想过,师父会是那样一个人。估摸着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他们的师父是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那可是大家眼里公认的世外高人。

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大家都觉得师父是大侠,是世外高人,自己突然站出来说他包藏祸心,大家也绝对不会相信的,这可怎么办?

估摸着夏准就第一个不相信,夏准可是师父养大的,师父对于他来说就跟亲爹一样,虽然严厉,但是夏准敬重他。

叶南亭为难了,琢磨了一下,不能意气用事做没有脑子的事情,还需要慢慢一步步来才行。

夏准很快真的抱了一堆柴火就回来了,看的叶南亭眼皮狂跳不止。

叶南亭干笑了两声,说:“那个师兄,我突然觉得还挺热的。”

“小叶不会真的发烧了罢?”夏准立刻走过来,又探了一下他的额头。

叶南亭一笑,心中犯坏,干脆就顺手抓住了夏准的手,然后握着不松手了。

夏准浑身一震,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叶南亭就是抓着他不松开。

夏准道:“小叶……抓着师兄做什么?”

叶南亭笑眯眯,并没什么诚意的道:“因为我害怕啊,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怕那些人再追上来。”

夏准一听,立刻就说道:“小叶别怕,是师兄不好,第一次出远门就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当时若是我……”

“好了好了,”叶南亭摆摆手,道:“师兄,我肚子饿了,有没有吃的?”

“你等一下。”夏准说:“我刚才出去捡柴火,看到前面有一条河,河里应该有鱼,我去捕几条鱼来,只是……小叶好像不喜欢食鱼。”

叶南亭其实对鱼没什么偏见,就是刺多容易被扎着,吃起来太麻烦了。

叶南亭笑眯眯的说:“没关系,师兄给我捕鱼又烤鱼,那么辛苦,我爱吃。”

夏准:“……”

果然,叶南亭这么一说就看到了夏准“惊慌失措”的表情。夏准都说不出话来了,胡乱的点了点头就跑了。

“哎呀这么嫩真可爱。”叶南亭忍不住笑起来。

之前叶南亭觉得夏准撩汉的手段特别高明,总是能把自己撩的晕头转向。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自己终于有有一天也把夏准撩的不要不要的。

叶南亭发现夏准匆匆离开的时候,耳朵好像红了!

“再接再厉!”

叶南亭扶着石壁站起来,也跟着夏准从山洞里走了出来。他一路往前走,果然很快就看到了一条河,夏准已经下了水,正在河里抓鱼。

叶南亭悄悄的溜过去,就瞧夏准站在水里,浑身湿漉漉的,正低着头,不过其实还没开始捕鱼。

夏准泡在水里,猛的往自己脸上撩了好几把凉水。虽然是夏天,但是河水还是很凉的,激的夏准一个激灵,感觉清醒多了。

夏准自言自语的道:“夏准你清醒点,你会吓到小叶的……”

叶南亭躲在树后面,虽然离得还挺远,但是用了点小把戏就听到了夏准的话,非常之清晰。

叶南亭顿时笑的不行,把肚子上的伤口都快要给笑裂了,自己的撩汉手段也不错啊,瞧瞧把夏准给弄的。

叶南亭自然自语说:“还想吓到我呢,明明是你被吓得屁滚尿流。”

夏准可不知道叶南亭是在真的撩自己,还以为是自己自作多情,所以才跑出来下水冷静的。

夏准冷静了半天,呼吸平稳了,感觉自己没什么事儿了,就一转身……

夏准刚平稳下来的心跳又开始飙升,道:“小叶?你怎么在这里?”

叶南亭道:“我一个人害怕啊,只有在师兄身边才不会那么害怕。”

夏准突然觉得,夏天果然是太热了,水里也很热。

叶南亭说完了见夏准一脸面无表情,忍不住反思了一下,自己会不会用力太猛了?刚才那话说的好像的确有点婊气十足,夏准不喜欢自己太主动吗?

叶南亭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师兄,鱼呢?我真的饿了。”

“马上就来。”夏准连忙说。

夏准抓了鱼扔上岸去,然后就准备也上岸去了。

叶南亭一瞧,夏准下水捉鱼,裤子湿了,但是上衣没有湿透。如果自己让他的上衣也湿透了,那么……

夏准就可以脱衣服给自己看了!

叶南亭立刻站起来,走到岸边,殷勤的说道:“师兄,我拉你上来。”

“不用小叶,”夏准说:“我自己可以,你别过来,你的衣服会湿掉的。”

叶南亭挑眉,心想着湿掉的不是我衣服,是你的衣服啊。

叶南亭装模作样的“哎呀”了一声,然后身子打晃,说:“头疼……”

夏准一惊,连忙想要从水里跑上来扶住叶南亭,叶南亭受伤很严重的,怎么能叫夏准不担心。

叶南亭瞧他急匆匆的,就偷偷在背后捏了一个诀。

夏准根本没注意脚下,也不会想到叶南亭在偷偷使坏。结果下一刻,夏准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脚腕,又因为跑得太猛了,一下子“噗通”声响,他整个人一晃,叶南亭还没倒下呢,夏准先拍进了水里,湿透了。

“师兄你没事吧?”

叶南亭觉得自己也太不厚道了,现在特别想笑,鲜嫩多汁的师兄也太萌了,超有意思的。

夏准没想到自己在叶南亭面前竟然摔了,出了这么大的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他赶紧从水里站起来,束发都松开了,本来规规矩矩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夏准棱角分明的脸,让他看起来温柔特别多。

夏准干抹了一把脸,将挡在面前的头发向后背起,瞬间气场就又不一样了,温柔去了七八分,看起来忽然有点鬼畜的感觉。

夏准浑身都湿透了,显得身材特别棒,那宽肩窄臀大长腿,尤其是胸肌让人羡慕不已。

叶南亭看的有点口干舌燥,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儿,不公平啊!说好了是鲜嫩多汁的师兄呢?怎么从小就壮实的像头牛一样!

“咳咳……”

叶南亭感觉自己定力不太好,看着美人出水图,差点看的流鼻血。

他赶忙道:“师兄你衣服湿了!要不然脱了下来,把干松的外衣直接披上吧!”

刚才夏准将外衣脱下来给了叶南亭,倒是现在还有一件衣服幸免于难。

夏准没想那么多,可不知道一些都是叶南亭搞得鬼,很自然的将湿衣服脱下来,然后将干松的衣服好歹套上。

叶南亭赶忙伸着脖子去瞧,其实他不用伸脖子也能瞧得清清楚楚。

夏准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换衣服的时候背过身去了,正好把后背留给了叶南亭,叶南亭看的真切,夏准背上什么也没有,非常干净,一点梦兰花的印子也没有。

叶南亭顿时狠狠的松了几口气,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夏准为了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叶南亭还一度误会他误会的那么深。叶南亭一直都在想,如果有重来的机会,那么自己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夏准,叫他再也不用受一点苦了。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小叶?”

夏准换好了衣服,担心的问:“小叶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的厉害,快坐下。”

“还好不是很疼了。”叶南亭道。

夏准道:“师兄给你烤鱼吃,先将就吃两口,然后把药吃掉,否则你的胃又要疼了。”

“好。”叶南亭乖乖的点头,特别听话的模样。

夏准怕叶南亭等急了,赶忙开始收拾鱼,然后生火烤起来。

叶南亭坐在旁边没事做,夏准不让他干活,怕他伤口撕裂。

叶南亭就有一搭没一搭的拿着一根树枝捅火,问道:“师兄,我们要送信去哪里来着?”

夏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送信去哪里?”

叶南亭的确记得他们第一次出任务是送信来着,但是时隔那么多年了,叶南亭根本记不清楚了。

叶南亭支吾一声,道:“就是……我的意思是在什么地方,我第一次出远门,不怎么认路啊。”

夏准笑了,道:“已经不远了,很快就能到,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行一两日就可以。”

叶南亭本来想要打听一下的,但是没打听出来,也不好再问,心想着一会儿趁夏准不注意,自己偷看一下信件就知道要送到哪里去了。

“好了,小叶,可以吃了。”夏准将烤好的鱼分给叶南亭,道:“不够师兄这里还有。”

夏准先烤了两条,毕竟一次烤太多容易糊掉。叶南亭就说:“师兄也一起吃,这么一大条鱼,我一口也吃不完,吃完了再继续烤,还能吃热乎乎的。”

叶南亭肚子的确是饿了,他受了伤元神消耗很大,所以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叶南亭也顾不得刺多刺少了,就开始抱着鱼啃了起来,那模样像一只小馋猫似的。

夏准瞧着他忍不住笑了,道:“慢慢吃,别被扎着。”

叶南亭虽然懒得摘刺,但是大刺儿还是要吐掉的,吃进肚子里估摸着嗓子都要划破了。

叶南亭挑了半天的刺,发现旁边的夏准没摘多少刺出来。

叶南亭就说了:“师兄,你的鱼和我的鱼是不是品种不同啊?好像刺不多。”

“是吗?”夏准随口说。

“我尝尝你的。”叶南亭说着就突然探过头去,想要去咬夏准的鱼。

夏准没准备,他正低头吃着自己的鱼,结果叶南亭这一探头,夏准正巧一抬头,就感觉自己嘴唇上一阵温热,柔软的感觉一触即逝,但却又真真切切,让夏准一瞬间感觉被惊雷劈中了。

叶南亭也没想到这样都能亲到,真是太巧了。

嘴唇上苏苏麻麻的,让叶南亭也吃了一惊。叶南亭看着一脸震撼的夏准,忽然心里坏笑了一声,反应极快的道:“师兄!你怎么亲我啊?”

恶人先告状什么的……

果然夏准不只是震撼了,瞬间都慌了。

※※※※※※※※※※※※※※※※※※※※

谢谢浅梦落未央的地雷,[亲亲]o(* ̄3 ̄)o

今天掉落500点的红包,随机掉落给留爪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喜欢[快穿]小白脸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快穿]小白脸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一朝成为死太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FBOYS之说好陪我道医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橙花陪我呀异界领主生活万世尊宠全职高手之你爸爸就是你爸爸[穿书]黑化圣骑士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二部)天龙八部之梁萧地府全球购无限建城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主角光环算什么无限求生龙图案卷集白昼林重生之叶小七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快穿之娇妻
完本推荐: 超级败家子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剑娘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早安,总统大人!全文阅读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重生做皇帝全文阅读剑神全文阅读他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全文阅读日记本里的秘密全文阅读异世武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恐怖复苏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九天神皇隐婚盛宠:厉少,好凶猛!飞越三十年蛮荒大纪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超级小医生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绝望黎明狼与兄弟璀璨王牌腹黑宝宝失忆萌妈都市少年医生万界最强狂帝唐残战天龙帝回流大时代不死帝尊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我和二哈共系统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抗战之铁血山河魔门败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宋先生你又装病超感应假说最强医圣天降我才必有用数风流人物

[快穿]小白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白脸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白脸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