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红楼]权臣之妻 >>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宝玉遭禁足了。

贾母、王夫人舍不得宝玉挨罚, 但贾政却厚不起这个脸。只是此时将宝玉禁足再长的时间, 也都补救晚矣。

贾政只能一面痛恨宝玉的纨绔, 一面却又忍不住埋怨王子腾太不给荣国府留面子。

王夫人倒是始终不曾评判王子腾半句话, 她心中尚存一丝希望。只要荣妃不倒下, 他们与王家的关系便还未必走上了绝路。

不过她到底是将管家之权更分到了王熙凤的手中, 随即自己深居简出, 吃斋念佛起来。

而宝玉这一遭禁足,贾赦便幸灾乐祸了,几乎不在弟弟与母亲跟前遮掩脸上的笑意, 自然又换来贾母好一阵斥骂。贾赦听她骂惯了,也并不放在心上,反倒对贾政更为厌憎。

贾政在心头怒骂兄长扶不起的阿斗。

这两兄弟谁也瞧不上谁, 却谁都不曾想过, 今日荣国府的一出闹剧,已然奠定好他们日后的路了。

黛玉对骤然安静下来的荣国府有些不大习惯, 她正盯着书出神的时候, 便听见身边的雪雁疑惑地道: “也不知晓那日在王家, 究竟出了什么事……”

黛玉没有出声。

她也在想这个问题。

她想到了那日和珅提到的话, 似乎当天王家发生的事尽在他的掌握中。

紫鹃换了凉掉的茶水, 道:“府中上下无人提及, 想来这回是宝二爷闯了大祸了。”

黛玉目光微闪。

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寻常小事,绝不会将他的亲舅舅得罪至这样的地步。除非是……他没了规矩,误闯了谁的院门。

王子腾夫人那时坐在院儿中。黛玉并不曾听闻王子腾有几房姬妾姨娘, 只曾从宝钗口中听得, 王子腾有个女儿,娇宠得很。年纪当比宝玉大上一些,应当到出阁的年纪了。

黛玉从前不通这些事,但从李嬷嬷来了后,黛玉也晓得了,这后宅里头,什么事是许得的,什么事是许不得的。

若是她没有猜错,该是宝玉在众目睽睽之下,冲撞了王子腾的女儿。

而外祖母与二舅母一心护佑宝玉,不舍责罚他。王子腾心中自然怒火难消。

正想着,便有丫头进门来,道:“姑娘,老太太请姑娘过去说话呢。”

黛玉正巧也有话想与贾母说,她便起了身,道:“走罢。”

紫鹃忙伺候在了她的身边,陪着黛玉往贾母院儿中去了。

今日贾母房里并没有旁的人,她将黛玉拉到身边坐下以后,也不谈旁的事,先让丫头们拿了吃食来,就放在黛玉的手边。

今个儿她也不与黛玉叙贾敏的旧事了,只慈和地问黛玉,今日吃了什么,近来身子可有不适,衣裳可有短了……又间歇说起王熙凤、李纨、灵月、妙玉等人,仿佛当真只是祖孙间闲谈一般。

黛玉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贾母的这般姿态了,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她只是那个单纯想要照顾好外孙女的老太太。

黛玉不由动了动唇:“外祖母,宝玉近来不见人影,可是犯了什么错?”

贾母乍听她提起宝玉,不由顿了下:“没什么大事,只是他父亲念他素日里爱顽,便叫他闭门读书一段时日。”

到了此时,贾母都还没忘记为宝玉遮掩。当然,或许可看做这等大事不能轻易透出去,否则更会惹怒王子腾。

黛玉目光闪了闪,抬手拨弄了两下面前的食物:“可宝玉这样总是不好的,他这样胡闹下去,怎么成?”黛玉的口吻有一些淡漠,但贾母丝毫未察觉。

贾母笑着拍了拍黛玉的手背,道:“玉儿还记着他唐突你的罪过呢?宝玉只是爱顽了些,但他是个心好的。玉儿若是不喜,日后少搭理他就是。”

黛玉眉头一皱,差点捏碎了手里的点心。

她本意是想提醒贾母,该管教时便得管教。若是掂量着宝玉的将来,都不舍下手。那面对这荣国府上下的污浊之事,她又如何有壮士断腕的觉悟?

此时听了贾母的话,黛玉不由心下失望。

所谓一叶障目。

如今荣国府上下已经都看不见繁荣浮华背后的惨淡结局了。

黛玉也不愿再做那多嘴的人。她与荣国府之间的亲情本也算不得深厚,如今再一消磨,自然更没了救他们的心思。

黛玉的态度冷淡了不少,但贾母知晓她脾性多变,又高傲孤僻,便也不放在心上。

她留了黛玉用饭,待用饭时,贾母才又出声道:“和侍郎离京了?”

黛玉应了声,但同时心底又多了个心眼儿。贾母自然不会无端问起和珅来。

“和侍郎如今倒是越发受今上倚重了……”贾母微微一笑,夸起了和珅。

黛玉慢慢明悟过来,贾母这番作为,是因为眼瞧着王子腾与荣国府划清界限了,纵使贾母再不愿,此时也只能抓紧和珅这棵大树了。

贾母心中明白,荣国府再厉害,若无坚实的盟友,也走不长远。

可她却从未想过,荣宁两府,从根子上便已经烂了。

有了这个意识后,黛玉再与贾母说话时,便格外留意了,以确保不会泄露出与和珅相关的事来。

等用完饭,黛玉便很快回了潇湘馆。

倒是贾母在后头有些怅然若失。

她还盼着黛玉与她多说会儿话呢……不过想想,黛玉离出阁还有好几个月呢,倒也不急。这段时日,足够留给他们,来修补与黛玉的关系了。

这样想着,贾母便安了心。

甚至她还有闲暇与身边的嬷嬷说起话:“妙玉是个出身不凡的,只可惜年纪小便做了姑子,整日里只顾着清修了。不然……若是那时宝玉还未成亲,将她配给宝玉也是好的。”

说着说着,贾母心下对王夫人还有些恼意。

她那时急着让宝玉与灵月成了亲,结果灵月却是什么玩意儿呢?

贾母将不快压在心头,这才又道:“眼下也该备着些东西了,等到黛玉出嫁的时候,我这个外祖母总该拿些东西出来为她添妆才像样。”

这厢贾母提起了和珅,而此时和珅尚在金陵一县城的一处水田旁。

几个身着士兵服饰的人,正在田中挖掘着什么。而水田外还围了不少身着衙役服饰的人。其中一个戴着官帽的中年男子,正擦着额上的汗。

“见着了,见着了!”有人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和珅抬头看了眼太阳:“再快些。”

士兵们应着声,手下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人欢呼了一声:“出来了!出来了!……”

“祥瑞!祥瑞!”

士兵们和衙役们的欢呼声震天。

一旁的官员擦了擦额上的汗,激动得肥胖的身子都抖了起来。

和珅垂眸朝田间看去。

只见淤泥之间,扒拉出了一支灵芝。

那灵芝褐色,卵形,待到泥土一点点清去,众人才看清那灵芝竟有一个人的个头大小。

这可是千年才可长成的祥瑞啊!

官员更激动了,满口道:“和侍郎的梦成真了!成真了!”

和珅只是淡淡一笑。

什么灵芝,什么祥瑞。

和珅向来是不信这些的。但古人却对此深信不疑。尤其上位者,哪怕他们心中不信,却也愿意一借祥瑞的瑞气,以示江山稳固、国泰民安。

和珅来金陵明面上瞧是公干,而实际上,他是来寻灵芝的。因为他同乾隆说,他做了个梦,梦见金陵地有祥瑞。

乾隆原本还取笑他,连做个梦,都惦记着这样的事。但和珅执意要来瞧瞧,巧了,金陵确有事需要乾隆派个心腹前往。于是乾隆便让和珅来了。

也许有人会认为和珅金陵一行大材小用……

不过这些和珅都不在乎了。因为金陵一行,在他的盘算中有着更大的价值。

那头士兵又来到了和珅的跟前:“都统,已经挖出来了。”

“那便带走罢。”

“是!”

那灵芝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马车上,众人守着那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县衙回去了。

而和珅则是不紧不慢地走在了后头。

这灵芝早先便被人发现了,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入了和珅的耳中。于是才有了这所谓的祥瑞一梦。

这棵灵芝,少说也该有百来斤重,放在这个时代,的确是少见的祥瑞了。

很快,他们回到了县衙中。

待休息一日后,和珅便前往了金陵府衙。

如今的金陵知府正是贾雨村,贾雨村将和珅迎进门后,连连惊喜地道:“不曾想到,今日来的竟是致斋兄!”

贾雨村的口吻倒是一如既往的亲热,仿佛曾经在侍郎府外吃闭门羹的人,并非是他一样。

和珅的态度便显得要冷淡多了,他只微一颔首,道:“我只在此处停留几日,便要回京。”

贾雨村点头道:“那这几日致斋兄便歇在府衙中可好?”

和珅摆手:“自有我的去处,你且守好那箱子便是。”

那箱子里装的便是灵芝。

和珅并不与他多言,待说完后便先行离开了府衙。

贾雨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低低叹了一声。

贾雨村身边的小吏不由出声问:“老爷为何叹息?”

“这位和侍郎乃是我的昔日故交。”

小吏惊:“那岂不是一桩大好事?”

贾雨村摇头:“如今我欲再与他相交,他却不肯了。”

贾雨村心中隐约明白为了什么。可如今和珅既然官至侍郎,便该知晓官场腐败,由不得人的道理才是……

“罢了。”贾雨村摇摇头,心下想着,如今能有机会与荣国府,与王子腾相交,便已是难得了,他只要记着莫得罪和珅便是。

此时贾雨村尚且不知晓,王子腾已经与荣国府割裂开来,若他知晓,两家已经闹到如此地步。只怕便该是他站位的时候了……而无论他选哪边,将来都不会有甚么好下场。

待到金陵事毕,和珅便动身往京中回去了。

贾雨村果真不曾再得见和珅第二面,贾雨村叹了口气,彻底死了心。而这时候他才终于得到消息,原来如今荣国府与王子腾竟是已不通往来了。

贾雨村大惊失色,哪里舍得王子腾这等靠山。

只是如今荣国府有位皇妃,也是断断不好得罪的,何况他能攀上王子腾,除却自身已是金陵知府外,还走了荣国府的关系。

贾雨村接连几日都不曾睡好,才终于下了决定。

他还是应当牢牢与荣国府绑在一处才是!

就在贾雨村满腹愁绪的时候,和珅已经入了宫。

他在朝上命人献上了祥瑞。他说因梦而得祥瑞,将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乾隆极为稀罕祥瑞等物,当即龙颜大悦,待下朝后,他便将和珅唤到了养心殿中。

“爱卿不负朕望。”乾隆大笑着令太监写下擢升圣旨。

随即又赏下不少珍奇玩物,才又让太监送着和珅出宫去。

两日后,和珅便接到了圣旨。

和珅摇身一变,由户部右侍郎成了户部左侍郎,又兼国史馆副总裁,赏一品朝冠,同时总管内务府三旗官兵事务。

同时,因和珅献上祥瑞,乾隆为庆此异象,开恩放了年纪长的宫女出宫嫁人,但随着宫女出宫,与此同时,选秀的时间也得到了提前。

眼瞧着,便是在一月后了。

和珅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这是他一早就算好的。

但这个结果却着实震惊了荣国府上下。

贾母院儿中,贾政皱眉沉声道:“左右侍郎,当以左侍郎为尊。如今他得升左侍郎,又赐一品朝冠,更领三旗官兵事务……”

说着说着,贾政自己都不由抽了口气:“如今他更不可小觑了。”

贾母也沉了脸色,道:“他尚且年轻,日后尚还有晋升的时候。成为朝中权臣并非难事……”

王夫人叹了一声:“林丫头倒是好福气。”

贾母神色也多见复杂:“是啊,玉儿实在好福气。”

这一刻,荣国府中又开始忍不住可惜,他们府中没有合适的姑娘了。否则……否则又哪里会轮到黛玉呢?

贾母忍不住想,玉儿到底不比敏儿,敏儿嘴甜贴心,玉儿却性情难以捉摸,稍不留意便与他们离了心。

可惜……

实在可惜啊!

不过转念一想,选秀的日子要提前了,王夫人心中又觉得松了口气。

薛姨妈与她乃是一体的,若宝钗入宫,想必会与元春互相帮助。元春聪颖,但却不及宝钗稳重有本事。那时再借力复宠应当不是难事……

贾母与王夫人正想到了一处去,于是当即便打发了人去蘅芜苑。

王夫人身边的婆子到时,薛姨妈也正在。

那婆子低声与宝钗传了话。

“我知晓了。”宝钗淡淡应了。

那婆子瞧见宝钗平静的模样,还忍不住暗暗嘀咕,不愧是要入宫去的宝姑娘,这份气度倒是沉得住。

不过她却不知晓,宝钗早先便从黛玉那里得了消息。而她这番姿态,还正是受了黛玉的影响。

毕竟若换做从前,宝钗定然是要向这婆子示好,好换个好名声的。只是与李嬷嬷那儿学了一阵,宝钗方才知晓,并非端庄大度、融洽待人便是好了。

若要进宫做贵主儿,其实还得有黛玉这样的脾性,方才不叫人看轻。

那婆子很快便走了,待她走后,薛姨妈忍不住微微激动地攀住了宝钗的手臂。

“我儿的好运势来了。”

宝钗勾唇一笑:“是该多谢林妹妹啊。”

幸而,幸而她不必与黛玉做了敌人。才终于得了今日的造化。

这一刻,宝钗无比庆幸,当初她一早便意识到宝玉是个拖累,于是与他快快划清了界限。

……

此时众人得了消息,便也一早到了潇湘馆中,一边吃着黛玉的茶,一边打趣笑道:“日后林姐姐便要做一品夫人了……”

黛玉便也笑回去:“三妹妹不也是公侯夫人么?”

探春撇嘴:“那卫若兰并未袭承爵位,又哪里来的公侯夫人?我是瞧不上这样的。”

李纨笑他不知足,探春也不反驳,几人说说笑笑,时间便过去了。

随着宝玉禁足的时候越长,王家积蓄的怒火便越深。

在他们看来,让宝玉禁足并非是惩罚他的方式。若要真罚,便不该如此不痛不痒。眼下禁足,不过是想要护住宝玉,免得他王家发怒让宝玉受罪罢了……

而此时,荣妃病了的消息终于传了出来,很快,大半个京城便都知晓了。

甚至有人开始暗地里说,只怕荣国府的这位皇妃要活不长久了。更有人道,可见老天爷是公平的。荣国府上的林姑娘得了和珅这个好夫婿,这荣妃便没了那样好的运气了……

当这个消息传遍的时候,王夫人心底“咯噔”就凉了。

她知晓这下王家彻底没有再与他们维持脸面的必要了。

果不其然。

没几日,王子腾便彻底与他们断了往来。

这下便是将撕破脸摆到了明面上,王子腾不好叫人知晓个中原因,便领了旨去外地公干了。

这时候,宝玉都还没想明白,他究竟哪里得罪了这位舅舅。

王夫人焦灼之下,便不得不更将视线放在了和珅的身上。

如今她可巴结依托的便只剩下和珅了。

因而当贾母发话,说要为黛玉备些添妆的东西时,王夫人忍着肉疼,大方地令王熙凤为其筹办起来。

一转眼,便是端午时。

当宝玉房里撕着扇子哭闹的时候,宫里头来了人将宝钗的名字载入了秀女名册,又与她粗略讲了选秀的注意事宜。

天气渐热。

黛玉换了身轻薄的衣裳,坐在榻上歇息。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便接连来了好几个丫头,都是来给她送粽子的。

这有王熙凤代表中公送的,更有贾母房里送的,邢夫人、王夫人房里送的,还有李纨送的,蘅芜苑送的,邢岫烟亲手制来送的……

紫鹃忍不住笑道:“今个儿咱们屋子里快成粽子堆了。”

雪雁也笑:“怕是吃都吃不完的。”

正说着话呢,就见又有丫头来了。

“宝二爷给林姑娘送了粽子来。”说着,那丫头迈步进门。

黛玉扫了她一眼,隐约记得她似是叫“晴雯”。

晴雯进门,瞧见桌上堆了不少粽子,她神色似有一丝不快,便快步走上前,随意将那粽子搁在桌案上,搁完便准备走了。

黛玉瞧她眼圈微红,像是在哪里受了气似的。

不过在哪里受了气,也不该在潇湘馆撒。何况宝玉的粽子,莫说吃了,她便是瞧了也觉得膈应的。

黛玉坐起身子,道:“将它拿出去罢。”

晴雯一怔:“林姑娘不吃么?”这下她倒是收敛起了那股轻慢的姿态了。

“不吃。”

晴雯没动,毕竟她想不明白,黛玉为何不肯要。当然,她也不会想明白,黛玉不喜欢宝玉。

毕竟宝玉房里的丫头,没有一个是不喜欢宝玉的。按他们的想法,哪里会有人厌憎宝玉的呢?

这头黛玉见她不动,也没了什么好性子,便直接了当地站起身来,抬手拿起那盒子,扔了出去。

“回去罢。”

晴雯惊在当场,面上的神情霎时变得有些好看。

这林姑娘的脾气果真是个傲的。

晴雯本也不大喜欢黛玉,此时见了,便也撇撇嘴,倒也不怕宝玉责骂她,转身便回去了。

雪雁在后头轻笑一声:“当谁稀罕呢。”

晴雯脚步顿了顿,面上倒是有了一丝臊意。毕竟她倒是稀罕的,只是她不稀罕宝玉给别人的东西。

而等晴雯走后不久,贾政院儿里就来人了。

雪雁笑眯眯地亲自出门,将东西迎了进来,道:“这才是咱们肯要的呢,宝二爷的东西送到咱们这儿来,也不怕脏了潇湘馆。”

紫鹃拍了下她,忙将那盒子接过来,放在了黛玉的跟前。

黛玉拆开来,便见里头放了两个粽子,看上去着实有些寒酸。

除此外,还有一封信。

黛玉拆开信来,便见和珅的字迹映入眼中。

“内置甜咸二粽,馅料特制,不必怕伤了身体……”想来只送两个粽子,便是怕她多吃伤身了。

再想一想,按他惯常的风格,只怕这次又是亲手做的。

黛玉不自觉地将那信纸捏紧了。

传来什么和珅升官的消息,倒未必令她挂心。但就这么两个粽子,一张信纸,反令她展颜……

喜欢[红楼]权臣之妻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红楼]权臣之妻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 - [红楼]权臣之妻全文阅读 - [红楼]权臣之妻txt下载 - 故筝的全部小说 - [红楼]权臣之妻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继母手册大清皇家弃妇娇不可攀不二臣帝妃临天神医凰后盛宠第一佞妃家有悍妻怎么破孤月行花娇奉旨休夫掌珠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将军媚腹黑娘亲带球跑顾盼成欢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掌欢一品女仵作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嫡妻在上世家女穿越之傻王哑妃农妇灵泉有点田巧为农家女宠妃当道:皇上,快躺好!
完本推荐: 画满田园全文阅读大龙挂了全文阅读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重生僵尸道长全文阅读怎么又是天谴圈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混元灵珠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盖世帝尊全文阅读天荒仙庭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万界至尊大领主全文阅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阅读不死人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才神医混都市红颜迷途:女上司的隐私超级小医生猎户出山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大魔王娇养指南狼与兄弟韩娱之透视未来飞越三十年乘龙佳婿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英雄世界首富小村医九天御鬼者传奇我要做阎罗独步成仙偷香高手万古最强宗极品妖孽至尊前任无双金凤华庭武破九荒绝世邪神仙韵传重生六零小萌妻伏天氏战争天堂踏星龙血战神叶安

[红楼]权臣之妻最新章节手机版 - [红楼]权臣之妻全文阅读手机版 - [红楼]权臣之妻txt下载手机版 - 故筝的全部小说 - [红楼]权臣之妻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