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奋斗在2005 >> 第122章 火柴匣子

第122章 火柴匣子

新窑头村也有点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感脚了,大瓦房一排一排的。

由于离东河市比较远,地处偏僻,又没有什么好资源,穷困是肯定的,村里人也就种点地,自给自足,年轻人们都进城市打工去了,村里就剩下老人孩子们。

象鲁三这么年轻的人,在村里是极其罕见的,没本事,出不了村啊,只能在村里窝着,守着自己家那点地种种。

鲁三媳妇家这边稍好一些,上边俩哥哥都出去了,在左源县里生活,平时也挺接济父母和妹妹的,一家人小日子还算过得去,家里自己养点猪羊鸡什么的,逢年过节的宰了吃,手头儿还有点自留地能种种,家里子也大,光自己种点菜蔬啥的也够一家五口人吃的。

而鲁三就是家里最大的劳力,岳父母也都有五十几了,下地做点活儿肯定抵不上鲁三这个青壮,让他来倒插门就是把他‘长工’用啊,谁叫他们家穷呢?

娘家这边姓王,也是本村的大户,亲戚什么不是大队的支书就是村长,反正在村里,老王家的影响是很大的。

鲁家他们是外来户,是从鲁三他爷爷那一带迁到窑头村的。

说起来鲁三的母亲也是王家这边的女儿,只是和主事的王氏沾亲也不近,受到的关照自然是少许多。

路虎停在王家门口,引来村里不少人的目光。

只是这些人也不认识什么路虎不路虎的,哪怕在电视里能看到这种车,他们也不记得这叫个啥。

总之在村里人的眼里,能开车的人肯定是有钱有办法的人。

王家在村里也还过得去,鲁三岳父也混在村委的,兼着会计还管点其它的事。

鲁三媳妇叫叶子,比他小两岁,今年二十五六,两个人有一个孩子,虎头虎脑一小子,和鲁三一样憨乎乎的,今年也三岁多了。

王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虽说学无所成,也在县城读过高中的,只是打小就和鲁三这憨货结下缘份,死活要嫁给他,家里长辈们实在是看不上鲁家呀,可拗不过闺女的倔性子,最后勉强同意让鲁三做上门女婿,这是底限,不答应的话就什么也不用说了,鲁三父母这边实在是穷的,家里别两个儿子根本不管,三五年不露个面,家搬到东河市之后连个地址都没给父母留的,简直是……三个女儿也嫁了后,都跟着夫家不是入了城,就是进了省的,各人际遇不同,这些年也基本和家里失去联系。

就是二姐隔三岔五的寄点钱回村到鲁三家,让他贴补点爹娘,大姐三姐了无音信,消失的人好象死了似的。

看到妹妹跟车里下来,鲁三就激动了,“是妹子啊,你们咋来了?咱爹娘呢?”

这憨厚的汉子,心里始终挂念着他的父母。

“三哥,爹娘在医院,没啥大事,就是腿上的毛病,养几天,我就接到建陵去,今天我来看看三哥你……”

谭振秀说话时,眼睛红红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憨汉子才是她的血亲哥哥。

哪怕之前没有一天交集过,更谈不上什么兄妹情份,但是彼此知道是亲兄妹,就从骨子里流淌出那种至亲的感受来。

“快、快进家……”

鲁三回过头,推开大院门,扯着嗓子喊了,“媳妇,我城里的妹子来了。”

他恨不得全村人都能听见,我鲁三也有抬起头的时候,你们不要小瞧我,我妹子也是城里人来着,你们看他们是开小车子来的嘛,准保是有钱人。

活这么大了,被人一直就瞧不起,鲁三心里要说不压抑是假的,有露脸的事,他声音也能高几度。

入院看见三间大瓦房,窗明几亮的,东厢炕上一个三岁多的小子,正跪在窗台上,手扶着玻璃朝外看呢,虎腾腾的,两只眼黑漆漆的亮。

一个少妇从堂屋快步出来,看衣着打扮也是朴实的,但也不是土气很重的农村妇女,倒象是城里人,脸孔清秀,还是美人胚子。

谭振秀暗赞一声,三哥好福气,嫂子不仅人漂亮,还识大体、有孝心,看她眼睛就知道是这是个精明且善良的女人。

同时跟着出来的,是一个五十几岁的妇人,穿着团花的棉袄,灰白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村里的体面老人,不象鲁三,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娃。

这母女俩眼睛里也是有许惊诧,鲁家,还有一门亲戚?

看进来这四个年轻男女,一个个挺拔俊秀的,衣着鲜亮,大门外还停着一辆黑漆漆的车……

昨天鲁三回家,就和自己媳妇说了,‘我那个妹妹回来了,把我爹娘接市里去治病了……’

对此,王叶还没有什么概念,倒是听鲁三说过,他下边还有个妹妹来着,百天的时候给出去了,说是给了个有钱人家做养女,那边也当亲闺女对待,二十年不露面,这突然回来寻亲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没具体了解之前,王叶也不好说个啥,自己过自己日子呗,还能咋地了?

给爹娘看看病什么的也是理所应当的,比你那个忘了本的哥哥强太多了,人家打小就被给了出去,还能有这份心就不错,换了我,都不一定回来呢。

鲁三替爹娘解释,说当时要不给出去,结果就是饿死,我能活下来,就是天幸了,多一个妹妹,当时那光景指不定俩都要饿死。

怕孩子饿死了给出去,这话也能说的过去,父母自然不希望孩子给饿死了啊。

“妹子,这是你姨娘,这是你亲嫂子……妈,媳妇,这是我妹妹秀儿,他们是秀儿的亲戚朋友。”

鲁三给丈母娘媳妇介绍着。

老妇露出微笑,“快请客人们进家坐,那个女婿啊,你杀只鸡,中午招待你家妹子他们,”

村里杀鸡待客是长有的事,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很高的礼遇了。

王叶上前拉住谭振秀的手,“我听你哥哥说过你的事,秀儿,来进家,爸妈他们,没啥事吧?”

“没事,嫂子,腿脚上一些毛病,也不是三天两日能治好的,慢性病,要有个调理的过程,这次,我要把我爹娘接去建陵,嫂子,这些年,多亏了你!我谢谢你!”谭振秀说话的声音很低,没敢叫嫂子她老娘听见,还好老妇和女婿在院里逮鸡呢,一个给轰,一个给抓的,弄的有点热闹了。

“秀儿,你说的啥话,你哥是二老的父母,我们离的又近,真要叫二老饿死了,我们哪有脸活在世上。”

“总要谢谢嫂子你。”

谭振秀用力攥了攥嫂子王叶的手。

姑嫂两个先进了东厢,炕上的小子就跑到炕沿边这儿来。

“妈妈,这漂亮阿姨是谁?”

小孩儿靠在妈妈怀里,指着谭振秀问。

“这是你亲姑姑,你爸的亲妹妹,虎蛋,快叫姑姑!”

“哦,亲姑姑,我是虎蛋,这是我小名,我大名可威风了,我叫鲁大虎!”

我去……

林枫没忍住就噗一声笑了。

这个似乎有点不礼貌,他赶紧捂嘴,谭振秀回头瞪他一眼,朝嫂子歉然一笑,“嫂子,这是我表弟,叫林枫,也皮的很,你别怪他。”

“没事没事,你侄子更跳皮捣蛋,一天自己吹牛啥的,你们快坐,来小林,都上炕坐,炕上暖和,我给你们倒水喝!”

家里也没有沙发什么的,就一条大炕,农家都这样,城市人也许不习惯吧,但不上炕真没地方坐。

林枫倒不客气,“嫂子,那我不客气了啊,我去炕头,我怕冷……”

他脱了鞋就去炕头坐了,一边还对虎娃说,“虎娃,你去帮三哥杀鸡……省得你无聊,哈哈。”

“你才无聊,”苏苏替虎娃报不平,地上实在没坐处,也只好脱鞋上炕,爬到了林枫下首去坐,不怎么回盘腿,只好回了腿半坐在自己屁股底下,身子斜靠着林枫。

林枫倒是大盘腿,好象修行的老佛爷,把烟掏出来,往桌子上一拍,那个小虎蛋也是个机灵的,从窗台上就拿了烟灰缸。

“哥哥,给你烟灰缸,我爸的……”

“呃,成哥哥了?就上了个炕的功夫,就给我降了一辈儿啊?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

虎蛋就挠头,那憨模样和他老子活脱脱的。

他瞅着老妈,那意思是我该叫啥?

“叫叔叔,小笨蛋,他是你姑姑的弟弟嘛,居然叫哥哥,老娘也是服了你!”

王叶手脚的利落的沏茶摆杯子,又拉住虎娃,不让他出去跟着杀鸡,“大兄弟,你也上炕,杀只鸡你三哥足够,不用你呀,秀儿,你也给嫂子上坑。”

谭振秀没有上炕,就是在挨着锅台这边的炕沿边跨坐了一点,她身后就是林枫。

炕中间是一张大方桌子,摆着茶盘茶具什么的,也有鲁三的烟。

这时候老太太正好进来,王叶一回头,“妈,你去小铺买几个盒好烟来……三子这烟客人怕抽不惯呢。”

“不用买,家里有,你哥给你爹准备过年抽的,叫什么王来着,我也不认识得字。”

老妇就要去取烟,大约看女婿家这亲戚来头也不小,好歹得招呼一下,铺铺路子嘛,怎么看也不象穷亲戚。

“那是芙蓉王,也不好,妈,你去小铺买软中华,应该有,实在没有,买硬盒的……”

王叶在家是做主的,爹娘也都对女儿言听计从,毕竟他们见的世面都没有女儿见的大,但是在针对女婿方面,二老是一致压迫,王叶都招架不住,只能私下里疼丈夫。

不过,面上事的,老王家人还能过得去,他们不是小家子气那种,只是看人罢了,你要是个穷鬼,他们可能真看不上你,因为对他们来说你没什么用。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都是‘沾富不沾穷’的心思嘛。

“行行,妈这就去……”

老妇就要走。

“别别……”林枫出声拦住,推了姐一把,“姐,把姨娘拉回来,烟我有,车里备着呢,我现在只抽短红,别的都不抽呀,虎娃,你去咱们车拿十条烟来,给娘父和三哥留着过年抽,还是美版短红过瘾,嫂子,你真不用和我们客气,这都一家家人,你是我姐的亲嫂子,那就是我林枫的亲嫂子,哦,也是苏苏的亲嫂子,嘿!”

苏苏在后面轻捶他一下,但贴的心上人更紧了,这话,她喜欢听,也喜欢这种一家人融洽的气氛。

虎娃应了一声,就出去拿烟了。

“姨娘,您上炕头坐吧,做饭啥的有我们年轻人,用不到您。”

谭振秀拉回了老妇,硬推着老人家上了炕头。

“秀儿啊,果然和你娘年轻时长的一模一样,可真漂亮呀,这个姑娘更漂亮呢,是你表弟的媳妇?”

老妇笑呵呵指着苏苏夸奖,的确,苏苏比谭振秀更靓美娇秀。

这话叫苏苏俏脸更娇艳,羞羞含笑。

谭振秀笑道:“嗯,不过他们还有点小,没到谈婚论娶的时候,目前是恋爱期间,才20岁嘛,”

林枫往里挪了挪,让老妇坐了大炕头。

他嘿嘿笑,“也快了姐,说不准明年我就当爹了,哎唷!”

后边肯定给苏苏掐了一记,害的她娇羞的把螓首藏林枫背后了。

这时,小虎蛋站过来说,“叔叔,你们快点生个小娃娃,来陪我玩吧!”

苏苏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揪着林枫肩膀躲脸。

林枫哈哈笑,“哦了,等叔叔给你生一个,你别着急啊,这事也急不来,哈哈……”

大伙都笑起来,谭振秀站在炕边这儿朝小虎蛋招手,“虎蛋来,让姑姑抱你!”

小虎蛋就跑了过去,扑进振秀怀里,“姑姑,你好香啊!”

“是不是?喜不喜欢姑姑抱?”

“喜欢啊,我姑姑好漂亮,比我妈妈还漂亮,全村人都没我姑姑漂亮。”

虎蛋这么小就懂得看漂亮女人了,哈。

“哈,虎蛋,告诉叔叔,是不是你们村的人都丑啊?”

“嗯,除了我妈妈,都丑,都和我姥姥长的差不多……”

“哎,这孩子……”

老妇人差点没给气的从炕头摔地上去。

可是她很宠溺外孙子,能咋地?

“臭虎蛋,乱说什么?”王叶笑啐儿子,“再这么说你姥姥,小心没糖吃啊。”

“妈妈,我姥爷说的,我姥姥全村第一丑,又不是我说的……”

呃,感情这个说法是流传同来的?

老妇哭笑不得的,“啊……回头我跟那个老东西算帐去……”

一屋子人都要笑趴了。

王虎娃抱着十条短红进来,就给堆到北面那个柜子上去。

王叶也不知道这烟有多贵,但是觉得肯定不便宜,不过她认识是万宝路,好象小铺也有,这烟没有中华贵吧?

“对了,叶子,赶紧给你爹去个电话,让他回家来……”

“哦,对。”

王叶正好也倒完了茶,在围裙上蹭了蹭手,去打电话了,他们家有电话,可以直接拔到村大队去。

谭振秀很喜欢三哥家这个小子,这是亲侄子啊,感觉就是不一样,家里大哥(谭振义)二哥(谭振强)的孩子也不找她这个姑姑,亲不起来呢。

自从离开那个家,谭振秀感觉一身轻松,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谭家大小姐这个茬儿。

原来人活的没有压力舒心点,身份都可以忘记掉。

主要爷爷和表弟对自己非常好,让谭振秀有了新的倚仗呢。

“姑姑带你去省城好不好?”

“好呀好呀,姑姑,带不带我爹我娘去?”

“都带都带……”

“这孩子……”王叶就笑了,以为是姑姑和侄子逗笑说着玩,“带你一个不够,还要带上我和你爸?”

“我怕我想妈妈和爸爸咋办?”

小虎蛋考虑的挺周全的啊。

谭振秀回过头,对嫂子说,“嫂子,你没想过出去啊?你和我三哥都年轻,总不能窝在村里种地一辈子吧?”

“呃,”王叶没想到小姑子是真的呢,“秀儿,我和你哥也合计过,等孩子再大大,一两年吧,我们就准备去县城,开个小铺子什么的,也比村里强不是……”

“嫂子,你和我哥直接去建陵吧,县城有什么好发展的?孩子以后上学什么都没好学校呢。”

谭振秀说着,转过头来跟林枫又道:“我给建陵公司塞两个人进去,你说老爷子或我爸会有意见不?”

“姐,你这说点啥?我也是听不懂了,就算你明天把建陵公司放把火全烧了,他们还能把你咋地了?才塞俩人?这事有什么好说的啊?”

“胡说八道。”

谭振秀笑啐,但是林枫这话等于给她吃了定心丸,她在家也听养母和养父说,老爷子对林枫是极宠溺的,南环4号地之所以放弃竞标,就是因为林枫说了一句话。

那是多大的事啊,老爷子都支持他外孙,其它的事都不值一哂。

“嗳,小枫,你可说了啊,我三哥就是你三哥,我亲嫂子就是你亲嫂子,去建陵了,你给安排。”

“哦了哦了,房子工作啥的,我都包了,我姐下令了,我能不办?绝对都给你办妥妥当当的。”

“那行,中午分你一条鸡腿吃,嘻嘻!”

谭振秀眉开眼笑。

林枫嘿嘿也笑,“我给我媳妇再占个鸡爪子,哎唷,又拧我……”

“打死你啊!”

苏苏又拧又捶他的。

谭振秀和林枫三言两语就决定了三哥三嫂进省城安顿的大事,让老妇和女儿王叶都吃惊非小,房子工作都解决了啊?这、这可是大事啊这,天大的事啊,要知道在东河市买一套房子不得几十万?何况是省城建陵,简直是庄户人不敢想的事情。

老妇也知道女儿想进城呢,但是家里的积蓄真没那么多,毕竟有两个儿子,过去好些年的老底子都给他们掏的差不多了,现在老头子虽然在村委当会计,可那能赚几个钱啊?村里入股一个蔬菜棚,可也分不了多少钱,家里没多少钱拿给女儿女婿折腾,就是想去县里开个小店也得借钱去。

但是就自己身边这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居然说这么大的话?感情人家有势是吧?

“秀儿啊,你这个表弟家里有势吧?”

老年人都这么认为,林枫才20岁,能做成什么事?还不是他家里有办法啊?但是小孩子说话算不算数呢?还是蹲在炕头儿上吹牛啊?

谭振秀笑笑道:“姨娘,我弟人家是大老板,他和苏苏两个人单独开公司,我都给他们打工呢,身家数亿,指逢儿漏点都够我们一年生活费用了。”

“啊……数亿?”

老妇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可在听到数亿的身家时,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了。

---

一辆桑塔纳2000停到了王叶他们家门前,驾车的中年人看了眼门口那辆黑光锃亮7777的揽胜,就有点口干舌躁,我它玛的什么时候能买这么辆车啊,路虎啊这是。

“四叔,您家这是谁来了啊?”

“我也不知道,叶子打电话说来了客人,叫我回来呢,这不正好搭你车,其实两步地,你非要送叔,进财啊,你不进来坐坐?非急着赶回县里去?都中午了。”

“啊……那个,要不在叔你这蹭顿饭?”

中年人嘿嘿笑,本来说呢,他就是客气一下送送这个油猾的四表叔,自己老子是村支书,新窑头的头儿,全村人谁不看脸色?乡里也是数得上号的角色,自己也在亲戚们面前替老子再张张脸,毕竟自己在县城也是混到了一家私企副总的高度,这不,都给配上专车了,总经理替下来的桑塔纳2000给了自己用,人家换奥迪了。

可是,就算是奥迪,和四叔家门口这辆路虎揽胜也没得比啊,这一辆能换奥迪三辆呢。

没听说四叔家有多牛的亲戚啊,但是这车路虎揽胜哪怕是平H的牌照,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车不一般,牌照也不一般。

所以,中年人想进去看看,这个四表叔家是又搭上了什么亲戚?

王叶他爹也瞅了眼那路虎,觉得方不楞腾的,不是啥好车,在他眼里,有身份地位的都是坐奥迪车的,那才有气派啊。

“进财啊,你瞅这车做啥?好象个火柴匣子,难看的,不是啥子好车吧?车牌还7777的,没人要这牌子吧?”

4和7在好多人眼里都是不吉利的数字啊,7777更不吉利吧?肯定没人要这样的牌子。

“叔啊,您落伍了,你不知道,现在连号车牌中最贵最抢手的就是7777了,7谐音‘起’,7777就是起起起起啊,”

“啊……是吗?这会儿都这么流行上了啊?牌子好,车不咋地呀!”

“叔啊,这车,要是顶配,全下来估计要300多万啊。”

“什么?”

王叶老爹瞪大眼狠狠瞅这台‘火柴匣子’,300万就买这么个东西?这年头儿的有钱人,哎呀,咱搞不懂了。

“这个、比奥迪好?”

“叔,奥迪和这个不能比,这一辆能换好几辆奥迪啊。”

“那你这个……”

“我这个就更甭别提了,能换人家四个辘轳吧。”

“哦……”王叶他爹顿时就把腰挺直了,合辙你这个更不值钱啊?你还专门在我面前得瑟,非要送我回家,不就显摆你这辆破车吗?原来只能换人家四个辘轳?哈!

突然之间,王叶他爹感觉神清气爽的。

“走,进家坐坐,进财!”

“好好,四叔,您先入……”

村支书的儿子居然也有弯腰给我推门让步的时候啊?

顿时王叶他爹就得今儿这阳光咋这么明媚呢?

平时可都是他点头哈腰的奉承这位支书大公子,可今天角色互换了,能不舒坦啊,就因为自己家门车停这辆车,哈!

看来,这风水真是在轮流转啊。

喜欢奋斗在2005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奋斗在2005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奋斗在2005最新章节 - 奋斗在2005全文阅读 - 奋斗在2005txt下载 - 浮沉的全部小说 - 奋斗在2005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之超级食神都市逍遥邪医近战狂兵重生之资本巨鳄重生崛起微末外星工业霸王龙神医高手在都市大医凌然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全球高武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重生迷醉香江艺术人生超级果园星际淘宝网农民医生重生之修仙弃少东京警事都市之国术无双极品大玩家天庭招办处文坛救世主系统之乡土懒人超级全能学生重生军工子弟
完本推荐: 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全文阅读地府我开的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全文阅读亡夫,别这样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帝灭苍穹全文阅读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文娱万岁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天才高手全文阅读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游戏大亨重生迷醉香江一秒沦陷仙草供应商这题超纲了修罗武神娇藏帝神通鉴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剑神在星际寻宝全世界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三国之龙图天下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重生妖女策天下1627崛起南海晚安,总裁大人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狂暴武魂系统超神机械师策行三国都市绝品仙医反叛的大魔王动力之王养鬼为祸绝代名师唐朝好岳父王者时刻探虚陵现代篇清初情缘

奋斗在2005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奋斗在2005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奋斗在2005txt下载手机版 - 浮沉的全部小说 - 奋斗在2005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