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奋斗在2005 >> 第23章 家事也头疼!

第23章 家事也头疼!

十点半左右,林枫给陈洁发短信,要接老妈去一趟爷爷的老宅。

“你去吧,没什么事,我也准备回我家去呢。”

陈洁居然给打过了电话来。

“呃,有事?”

林枫很意外,以为她生气呢,就问是不是有事?

“我妈又给我介绍一对象,刘家的子弟,家里也有钱,人就差点,但是两家也算世交了,我总得回去露个面,就这样……”

“姐,昨天说的,我……”

“没什么啊,你这年龄没有暗恋对象才奇怪,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也管不了你那么多事,网咖工作室的事不用上心,你忙你家的事先……”

她越说的‘轻松’就让林枫觉得越有问题。

但有些事一时半刻也解释不清楚的,林枫也没法解释,因为他心里就放不下那个被他暗恋的‘苏苏’,所以,这事压根就没得解释。

也许,和陈洁的姐弟恋真要在多年以后才是可能发生的,现在,难!

并不是重生之后想改变什么就能改变的,那是你想多了。

“姐,我知道了,姐,其实我想说句不要脸的话,我、我也喜欢你。”

“你欠抽,死远!”

陈洁骂了一句,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林枫也不知道自己就怎么说出了这么句牛逼哄哄的‘话’。

看意思真是欠抽的表现?

不过听陈洁的骂,话音里也没有太多的恼恨,他不安的心稍稍落稳。

陈洁说她回家相亲?这是不是故意剌激自己的啊?也不好说呀。

不管怎么说吧,林枫认为这段时间和陈洁相处,两个人还是都有点意思的了,而且开玩笑什么的也渐渐的加深了尺度,那属于巨大的迈进好不?

昨夜无意中吐露的‘苏苏’二字,是对陈洁当头浇的一盆冰水吧?

为此,林枫只有苦笑的份,鬼催的啊,我怎么就说出了她的名字?

不过,迟一天她也会知道,早知道就早知道吧。

有些东XC在心里,林枫还觉得挺心虚,倒是讲出来后有种轻松之感。

对付女人嘛,脸皮厚一点也不是不能继续发展,不然哪来的小四小五?人要对自己有些信心,林枫也没打算发展小三以上的,就两只行不?

当然,想踩两只船的渣男,不一定就付出了什么巨大代价呢。

恋爱中的女人可能会犯糊涂,但她们也会走极端,慎重啊要慎重啊。

林枫脑海里‘苏苏’的倩影已经出现多次,到现在已经比比清晰了,她没有去外地读大学,因为她不是学霸,只是考入了平海医大……

平海就一个大学,就是平海医大,读出来也未必能进入市医院,估计得搬门弄斧之类的想办法,尤其市三甲医院没那么好进,不要做梦好吧?

不过林枫知道‘苏苏’家的情况,她是比陈洁还要强大的公举,苏家在平海商界的地位几乎与谭家齐名,苏父早就走出平海,放眼全国了,在国内多个省会城市都立下了基业,圈地发展的巨绅就是这么牛叉,不服不行。

苏苏在学校十分低调,衣着朴素,你根本看不出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是她品味低,是她本性如此,太不张扬,她淡泊一切的心性,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清高神韵,让你觉得自惭形秽,让你觉得和她有好远的距离。

苏苏的学习没有多出色,甚至有点小笨,但她肯钻研,够刻苦,是个十分有耐心的女孩儿,人就不说长的有多漂亮了,班花升级校花,扬名之后被惊为天仙的苏苏,根本不是能用语言来描述的那种美。

暗恋苏苏的男生能从学校排队排到平海火车站去。

林枫,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他有幸的是和苏苏一个班,高中的时候还坐过同桌,无比幸运。

想到这些,林枫心头一热,我应该去平海医大找找她啊。

---

陈洁离开前安顿了张玫,让她和大雄哥一起负责分店扩张的事。

“知道了,老板娘。”

张玫接过车钥匙,她平时不是开玛莎拉蒂就是开路虎,现在又多了一辆奔驰商务,公司的车暂时是够用的,主要也是用来撑门面的,你开辆桑塔纳去会见商谈什么的,人家都看不起你。

现在还只是经营网咖联锁店,没有什么正式的公司架构,但是张玫知道这公母俩肯定要有动作,从神幻那里掏出上亿的资金,能不投资啊?

她不知道那俩人都把一亿扔进股市去了,未来一年半,他们想投资其它的,就得想办法再筹资金,扔进股市的钱,林枫肯定是不会动的。

不过,网咖帐面上,还有一千二三百万,其中一部分是林枫买陈洁房的钱,那钱其实是左手到右手的意思,房子也是一样,左手倒腾到了右手。

她在琢磨那公母俩一体了没有?钱或房还不是一家的?

她不知道陈洁今天很闹心,居然知道了林枫暗恋一个叫苏苏的女孩儿。

买房的钱是林枫老妈谭素英出的,她那卡上还剩下200多万吧。

工作室也另外又雇了几个人,凑齐了12个人的团队,他们可是非常羡慕林枫的,没来多久就缠上了他们心目中的大女神陈洁,还赚了好多钱。

其实有些内幕他们不清楚,就算林枫不来网咖上班,也能去追陈洁,世交啊,介绍对象都能介绍到一起,甚至能通过陈家老爷子去当媒人。

陈家只有陈家老爷子知道谭素英的底子,他非常愿意孙女嫁给林枫呢。

只是,目前谁也不知道林枫和陈洁的关系刚刚进入冰封时期。

陈家老爷子极其精明,因为他更清楚自己的学生林文汉这一去世,等于解锁了其妻谭素英的无形枷锁,谭素英与谭家恢复关系就没了障碍。

别的不敢说,就谭老爷子给他唯一闺女留下的一份财产,怕就不是陈氏集团堪比的,因为谭氏太强大,底蕴太深厚了,十个陈氏也比不了人家。

---

林枫一个人开着黑色路虎,去接老妈。

‘平HD7777’这个车牌异常拉风。

林枫的驾照也是高中缀学后学的,那会儿听老妈的,也准备弄个出租车谋生,不管怎么说吧,伺候自己总比伺候别人强,但最终没走成这步。

新宅就在网咖总店往东二百米的‘海盛物业’,车到了小区门前时,谭素英正好走出来,直接上了后座,她的衣着还是很朴素那种,这么多年就这么过来的,谭素英也没有这方面的斥求。

出入一些人看到衣着普通的谭素英上了7777车牌的路虎,好羡慕啊。

保安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跟另一个保安说,“记住这位,衣着普通,看看人家坐那车,4个7的牛逼车牌,大路虎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哎,越有钱人越低调,我看这位夫人就有一股气质,很不同呢。”

“我艹,你就别自吹了,就你那眼神儿?能看出个屁呀?”

“哈,我真能看出来……”

两个保安互相嘲讽打趣,目送着路虎离开,眼里不掩饰羡慕神色。

路虎啊,那是男人的选择,绝对男人的选择。

---

陈义海和老婆王敏蓉在家却发小脾气呢。

“姓陈的,你管不管你闺女?你看看给我发的短信……”

王敏蓉把手机递给丈夫,陈洁发了条短信给老妈。

陈义海接过来一看,浓眉就是一挑,短信内容是‘妈,我陪我男朋友去谈个分店,要不晚上我领他回家让你们看看?你给做点好吃的?’

王敏蓉气的直翻白眼,“这个死丫头,涮她老娘我呢?一会儿刘家母子俩过来,咱们怎么说啊?还做点好的?我给他做个屁吃……”

陈义海也是中午回来参与这个介绍的,毕竟刘家也不是一般人家,不好不给人家面子,论富的话,陈氏都未必比刘氏更富有,主要是近一个时期在生意方面有借助刘家的地方,所以,陈义海要给老刘家个面子。

至于儿女谈对象,先见个面,成不成的要看两个人的感觉,也不能硬搓和一起,但是只要介绍了,让他们先认识了,生意方面就能加强合作。

“这次是个大工程,几家大的房地产公司都要参与,刘氏要是让一让,我们公司拿到标书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要是刘氏硬争的话……”陈义海把情况这么一说,然后叹气了,“其实刘氏还好说,主要是苏家啊,就算我们联手刘氏,也拼不过苏家的,哎……小洁脾气就那样,非要委屈她,我这个当爹的也做不来,我也派人打听了一下,刘家小子的确是个渣男……”

“啊?真是个渣?”

“渣的还挺厉害,半个月前才给弄出来,被拘了七天,在夜场争女,和人家大打出手,结果对方那小子的长辈是局子里的中层,所以刘家这边的面子给驳了,那小子整被拘了七天,给收拾了一顿,现在老实多了。”

陈义海这是替女儿在她老妈面前开脱呢,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王敏蓉一听脸就沉了,“这种货色还介绍个屁啊?但这次的工程,若是不和刘氏他们联手,是不是真的争不过苏家呀?”

“靠实力肯定争不过,不过主持招标的一个副手是老刘的同学……”

“你是说能暗箱一下?”

“想拿工程就没选择,苏家工程队的实力太强,平海三大民资工程公司没有我们和刘氏,我们勉强挤进前十吧,能和苏家叫板的只有谭家,我们现在只能联合刘氏,再让他找他老同学操作一下,还是有可能的。”

“那给女儿打个电话,跟她说明了,让她顾全一下大局,先和那个渣货认识一下,随便糊弄两顿饭局,等标书到手找借口蹬了呗。”王敏蓉也是个有决断的主儿,心思也狠,商事就这样,各凭手段嘛。

“就你闺女的脾气,跟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她能去糊弄谁?”

王敏蓉一呆,她更知道女儿的脾气,绝对不会去糊弄‘渣’男。

“那怎么办?”

“你赶紧给刘夫人打个电话,就说闺女临时有事,中午回不来……”

“……”

---

林家老宅在北城区,按‘环’算的话,属于平海市二环位置。

老宅这一块平房保持着古建风格的,一直就是市里拆不拆的争议,听说最近出台政策,拆迁肯定提上日程了,地都量了,就等动迁的启动。

林家老爷子今年七十几岁了,膝下三儿三女,林枫的父亲林文汉行三,他上面两个哥两个姐,下面一个妹妹,在六兄妹中行‘五’。

他四十多岁就得病离了世,老父亲还是很伤心的,早些年就失去了老伴的林老爷子心里更苦,三子中就林文汉最孝顺,每月都偷偷多给他三百块,这些事其实三媳妇谭素英也是知道的,但谭素英假装不知道。

至于大儿子林文义、二儿子林文忠没老三的‘偷孝’做法,他们家的媳妇就是那500块也不想出,但是又怕被人戳脊梁骨,500就500吧。

去年就说到分这个老宅子了,但是,宅子大家分了,老爷子住哪?

这一片拆迁后要起商业街的,这处院子的平米不小,能换一处商业门面,但是要找关系,不然不会给你门面房,要不就当钉子户耍赖试试。

当然,钉子户是能捞点实际好处的,但要承受一定的压力。

老爷子也是快八十的人了,当钉子户的话,还真没人敢碰,这么大岁数了都,万一出个好歹,人给你死这,那肯定是一个事件。

子女们有时候为了捞到好处,就把七老八十的老人们推到火线上去扛大梁,他们倒不考虑老人家会不会经不起一轮折腾就倒下去。

现在,林家子女们都聚齐了,就是想推老爷子出来扛梁扎钉子,为了后世子孙的福利尽最后的力量,真不考虑老人家会不会摔一跤摔出个好歹。

林枫和老妈谭素英进了院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说难听话了。

“老爷子你就扛扛,为了您孙子也得扛啊,我不信他们敢把您这八十岁的老人怎么着了,这钉子户我们当定了,最少多要二十万呀……”

这声音是二伯母的,林枫听着细佬就疼了。

可实际上,林老爷子一身病,哪扛的住?估计没扛下来人就先没了。

林枫推门就入,并开口道:“我爷爷这岁数了,一身病,扛得住?扛死了谁负责?二伯母你负这个责啊?二伯,你就也是这个意思?你就不觉得你老父亲可怜?他站都站不住了,你扛出去当钉子户?你们直接给老爷子买口棺材放那得了,人要倒下,现装现走……”

这话说的有够剌耳。

一屋子人听的面红耳赤的。

大伯林文义两口子,二伯林文忠两口子,大姑、二姑、小姑她们都在。

分老宅,能不都来啊?

其实,谭素英是不想来的,丈夫去世后,二伯母就说过难听的话,说老三都扔下他爹走了,什么也不管了,老宅就别分了,再说了,老三媳妇说不定再嫁呢,都不知道要姓谁,再分林家老宅也不合适。

对二伯母这话,大伯母和大姑二姑居然都是赞承的,他们说的挺好听,都说老三媳妇还漂亮呢,不愁再找个人家,肯定不会替老三守寡的。

老三林文汉活着的时候,就和兄弟姊妹们不对付,都怪他不办事,不近人情,手里有点小权,可从没为家里人办过一件事,这种亲戚不要也罢。

其实林文汉就是这样的性格,他不求人办事,也不用自己那点小权办事,他连自己儿子的工作都没有个安排,别人就更别想指望了。

一家人倒是知道老三媳妇谭素英是老谭家人,但这个女儿老谭家不认,谁也别想沾什么光,穷日子过了二十年也没瞒谁的眼,所以林家一家子人都极度鄙视这个谭家女,而谭素英也无视他们,当他们是空气,她不是办不了事,是她不想违背丈夫的意志,她就办过一件事,是替陈老师,所以陈老师被谭家扶了起来,扶成了现在的平海市十大巨绅之一的陈氏。

谭素英真要办事,老林家不会比陈氏混的差,但丈夫林文汉不接受。

林枫今天一入门就呛声说话不过脑子的二伯母,让一屋子人都脸红,尤其二伯林文忠有点恼羞成怒,“这有你说话的地方?”

林文忠仗着是长辈,可以随意训斥小一辈的林枫。

“我爸没了,我就是老三家的顶梁柱,怎么就没有我说话的地方?”

林枫的口气也不善,二伯如此,他又凭什么‘尊重’他?

老爷子一脸沧桑坐在那条大炕上,看着老三家的孩子,微微点头,老人家已经骨瘦如柴,体重怕都没有八十斤了,不知还能活多久?

想起已过世的父亲,林枫眼睛就有点红了,这位,是亲爹的亲爹啊。

谭素英也在这时走了进来,她谁也没搭理,只是望了老爷子一眼说道:“爸,跟我走吧,去我家住,这宅子分不分您说了算,怎么分也是您说了算,谁也抢不走,这年头儿还讲个法呢,您不用担心什么……”

老爷子眼里有泪光,点点头,“嗯,老三家的,你挺好!”

林枫一屁股跨坐在炕沿上,伸手攥住爷爷的手,“爷爷,我和我妈搬家了,现在家里宽敞,您一个人连饭都做不出来了,跟我们住吧……”

“不行……”

大伯母说话了,一脸冰冷的道:“老三家的,你打的好意义,你想把爷子接走,让老爷子把祖宅全给了林枫?门儿也没有,哼。”

老爷子这时终于火了,啪的一拍炕,瞪眼道:“房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轮到你说话了?给我滚出去……”

老虎不发威,你真为这是一只病猫呢?

“你个老不死的……”

大伯母果然够彪,居然敢骂老爷子?

而大伯林文义坐在板凳上一句阻止的话没说,这个窝囊肺,骂你爹呢。

“住嘴,你它玛的是个什么东西?”林枫勃然作色,猛的站起来,手指头差点戳到大伯母鼻子上去,“你再骂一句试试?老子抽你……”

林枫也狠,给大伯母当上‘老子’了,你牲口?老子比你还牲口!

“小枫,坐那,你跟这种没素质的泼妇争什么?”谭素英一开口就给老大家的扣了个‘泼妇’没素质,她真敢骂,谭家女岂是好惹的?

到底,老大家或老二家的都忌惮谭素英,真惹了这位,她们扛不住。

平时也没什么,谭素英不会惊动谭家人,但你要真动了这位,你看看谭家人会不会坐视不理?肯定整得你全家都扑到大街上去。

不过此时,大伯母也气晕头了,瞪着谭素英,“你死了丈夫准备贴哪个野汉子去?你倒有脸来争老宅……”

谭素英上前扬手就一个大耳刮子摔在大伯母的脸上去。

啪一声。

抽的那叫一个声音脆亮。

“别给你脸不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你配?”

一个大耳光真把大伯母给抽醒了。

她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了,一屁股坐地上去,“哎呀,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快叫救护车,我活不了啦,林文义,你个窝囊肺,你看着你老婆挨打你不管,你快一头撞死了干净,报警,报警……打死人了……”

大该这就是老大家的真本事吧?

谭素英一出手,不光打了大了,连二的都吓的不敢说话了。

二姑出来和稀泥,“素英,毕竟是一家人,你看这弄的……”

“一家人?谁跟他是一家人?报警,好呀,现在就报警,我去局子跟你好好说道说道,这些年你怎么虐待老人的,让大家伙都知道知道……”

谭素英才不怕老大家的放泼呢,在她面前放泼?多找点不自在。

林枫早挡在老妈身前,怕大伯失了理智暴起伤了他亲娘。

他冷笑道:“最好是报警呀……”说完林枫又掏出手机直接拔给网咖的大雄,“大雄哥,你领几个人开商务车过来北城安道街这……”

林枫看出来了,今天要把老爷子接走的。

他也没想到,林家人会是这样的。

这下绝对闹翻了。

喜欢奋斗在2005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奋斗在2005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奋斗在2005最新章节 - 奋斗在2005全文阅读 - 奋斗在2005txt下载 - 浮沉的全部小说 - 奋斗在2005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超级果园终极小村医武侠开端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透视医圣无敌杀手俏总裁透视医皇重生之资本巨鳄财色无双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神界红包群逍遥兵王功夫神医在都市文娱万岁小农民的随身道田超级娱乐红包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神级小村长极品法医外星工业霸王龙农民医生都市超级雇佣兵王系统之乡土懒人香江纵横之1982综艺之谐星传奇鉴宝大师
完本推荐: 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仙剑之本座邪剑仙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书籍供应商全文阅读萌宝突袭:腹黑总裁俏妈咪全文阅读神级巫医在都市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科技衍生全文阅读天庭招办处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盛唐剑圣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斗破之传奇再起全文阅读重生做皇帝全文阅读早安,总统大人!全文阅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画春光捡漏伯爵大人有点甜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婚后忽然得宠重生之游戏大亨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霸道帝少惹不得近战狂兵造化之王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仙草供应商剑徒之路三国之龙图天下百炼飞升录都市剑说承包大明帝神通鉴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军婚蜜恋在八零沧元图龙零寻宝全世界四爷是棵摇钱树唐朝好岳父重启全盛时代御鬼者传奇女主翻身做豪门绣华

奋斗在2005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奋斗在2005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奋斗在2005txt下载手机版 - 浮沉的全部小说 - 奋斗在2005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