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知北游 >> 第273章 第十六册 逆天

第273章 第十六册 逆天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在这个天地中,什么法术也施展不出来,像是被一条无形的枷锁完全捆绑,神识被禁锢,连息壤仿佛也从全身脱落。

雷火由远而近,在眼前不断放大,像一枚滚动疾射的花炮。滚烫的热潮扑面而来,空气被灼烧得像水一样晃动,我的头发“滋滋”冒烟,发出糊味。

除了以修为法力硬接雷火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办法。而这偏偏是我的最弱项。

“轰”!雷火狠狠砸上来,一团沸腾的热气把我裹住,肆虐焚烧。我紧闭双眼,头痛欲裂,肌肉剧烈起皱,周身像噼啪燃烧的干柴,被榨干了每一滴水分。我痛苦地蜷起身躯,缩成一团,如同一条在火油中卷曲的焦鱼。

“林飞!林飞!”不知过了多久,娇呼声隐隐传来。我睁开眼,恍惚有两张俏靥在视线中晃动。

“玄劫•;•;•;•;•;•;过了吗?”我舔了舔干燥的唇舌,吃力地道,才发现嗓子已经嘶哑了。

“还早呢,你千万要坚持住。”甘柠真的脸渐渐遥远。

蓝色的电光闪耀,庞硕的巨爪从天而降,每一根手指都是水桶般粗的电光,曲曲折折,像愤怒的毒龙昂首扑来。我痛吼一声,浑身被电芒插入,照得肌肤蓝汪汪。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我只觉得身躯四分五裂,电光如无数利刃切割肌肉,疼得我汗如雨下,湿透背脊。

天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终于明白了天劫的含义。

电爪一闪而逝,不等我喘口气,空中猛然炸开一个接一个霹雳。“轰隆”,第一声,听得我手腿发软;第二声,听得我筋骨如裂;第三声;听得我魂飞魄散;第四声,第五声,第六声•;•;•;•;•;•;,一声比一声猛烈,如同巨锤不停顿地敲打,打在身上,痛在心里。我只能徒劳地捂住耳朵,任凭血水缓缓渗出七窍。

霹雳声终于隐没,天地灰蒙蒙一片,开始飘起了细雨。密集的雨丝打在身上,犹如根根针刺,带来腐蚀般的酸痛,一直酸到了骨子里。雨点越来越大,如同无数条皮鞭,狠狠抽打我全身。“哗啦”,天空仿佛漏开了一个缺口,洪水倾泻泼下,没过多久,四周已是一片汪洋,将我席卷,随波奔涌。

浸泡在锥肉蚀骨的水中,我几番痛得昏了过去,又被屡屡痛醒。水越来越阴寒,冻得我肌肉僵硬,皮肤青肿。渐渐地,水凝结成冰,把我冻成了一座不能动弹的冰雕。

我又一次昏了过去。

窸窸窣窣的声音将我惊醒。周遭的冰块正在碎裂,莹白的冰屑到处散扬。从一道道裂开的冰缝里,爬出密密麻麻的怪虫。它们满身是刺,牙鄂尖长锐利,纷纷咬开冰块,爬到我的身上,狠狠咬噬。

蠕动的虫群看得我作呕,一时全身又痒又痛,死去活来。这种折磨比单一的疼痛更让人受不了。虫群爬满全身,一点点将我淹没,塞住口鼻。

又像是过去了很久,我看到朦胧的身影,依稀有热泪,滴落在我的脸颊上。“林飞,你觉得怎么样了?”我还没分清这是甘柠真还是海姬在说话,声音又变得悄不可闻了。

天地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沙漠。

我匍匐在沙丘上,口鼻里灌满了黄沙,脸上好像堆了一层粉,稍微一动,沙尘便簌簌地滚落下来。好半天,我才勉强爬起来。身上早已伤痕累累,体无完肤,结满了厚厚的血垢。

狂风猛烈刮过,“噗”的一声,我双腿发软,膝盖跪陷在沙堆里。四周的沙尘急速滚动起来,一阵又一阵狂暴的旋风卷过,几百道沙柱冲天而起,滚滚的沙团遮天盖地,犹如千军万马从远方直冲而来。

眼前一片模糊,空气中像是炸开了惊涛骇浪。黄沙狂烈翻滚,重重涌动,层层叠叠压在我的身上。我吃力地伸出手,扒开埋住头脸的黄沙,旋即又被扑来的沙浪没顶。

我渐渐向下陷落。

“被吞没吧,这样就能安静地休息了,永远地休息。”沙丘深处,仿佛有一个靡靡的声音在诱惑我。

难道是心魔?我记得老太婆师父以前说过:渡劫时,人因为痛苦不堪,很容易产生心魔。一旦被心魔乘虚而入,主宰了自己的神智,就代表渡劫彻底失败,要去黄泉天报到了。

我忽然发了狠劲,奋力扒开沙丘,探出头脸,大口地喘气。无情的沙浪不断猛扑过来,我一次又一次扒开粗砾的沙粒,双手鲜血淋淋,指甲断了,指肉磨烂,露出惨白的骨节。

“我不能被吞没,我还有很多的事要做。”我咬紧牙,用裸露的指骨扒拉沙丘,疼痛连心。

天空中,忽然鼓乐齐鸣,洋洋洒洒。鲜花纷纷飘落,无数天女脚踏七彩莺燕,龙凤环绕,向我冉冉飞来。

天女们满头缨络,檀香木屐,鲜艳的裙袂是彩霞裁减,金色的阳光环绕成荡漾的飘带。她们向我伸出比美玉还要光润的手臂,撩起的熏熏香风,令人迷醉。

“跟她们去吧,去一个美轮美奂的仙境。没有痛苦,没有不幸,只有永恒的快乐满足。”心魔不停地袭来,夹杂着天女们银铃般的笑声。

我闭上眼睛,天女的身影依然在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我咬破舌尖,用疼痛让自己清醒,死死抵抗这份致命的诱惑•;•;•;•;•;•;。

当我发现自己躺在绞杀背上时,依然是深夜。甘柠真、海姬守在我身边,两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夜风虽然柔和,但吹得我很痛。全身血肉模糊,根本动不了,四肢痉挛般地直打哆嗦。就像一条病入膏肓的野狗,满身是伤,只能苟延残喘。

“我渡过玄劫了。”我虚弱地道,如释重负,“这是第几天了?怎么还没有到百花涧?”

“还没有。”海姬泪流满面,语声哽咽,似是不忍再说下去。

“没有什么?”我心头一沉,目光所及,天空浓云低垂,云层竟然是血红色的!

“你的玄劫还没有过去。”甘柠真颤声道:“不过快了,你一定要挺住。看天兆,应该还有最后一道天威,也是最猛烈的一道。”

我如堕冰窖,原来我只是短暂地清醒。今夜,还是离开金乌海的那个深夜。我还没有渡过玄劫。

“日他奶奶的。”我有气无力地骂道。

海姬泣不成声,甘柠真声如呜咽:“你一定可以平安渡劫。我们还要去百花涧,去红尘天,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你一定可以的。”

蓦地,雷电轰鸣,红光刺眼,我又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

天地苍茫,浩瀚空寂,我孤独地悬浮在半空,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天地陡然震荡,将我高高抛起,又猛烈甩下,旋转着飞扔出去,再一次抛起•;•;•;•;•;•;。我的五脏六肺仿佛被揉搅成了稀烂的粥,哇“的一声,我直吐酸水,然后开始吐血,大口大口地吐血。

轰然巨震,在我急速坠落的时候,下方猛然耸起一道道暴烈的震波,狠狠顶在我的腰背上。“咯吱”,我的腰椎像厚厚的冰层裂开,清晰传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此时,我几乎失去了知觉。痛得太多,反倒麻木了。这个身体已经不像是我的了,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任凭天地摆布。

浑浑噩噩中,我听到在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痛苦的吼叫。这吼声,遮不住,淹不灭,似是灵魂爆发出来的呐喊。

这是龙蝶的怒吼。

原来,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在抗劫。原来,此时此刻,龙蝶也在另一个地方承受着同样的痛苦。

这是天地对我们的惩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忽然狂笑,对天地狂笑。

嘶哑、干枯的笑声轻得像蚊鸣,但笑声不停。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对抗。

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彻底瘫痪了。

但我的笑声不停。

你无法击败我!

我从不倒下!

我仿佛看到龙蝶也在笑,对天地狂笑。我们的笑声,遮不住,淹不灭,因为生命的抗争从来不会停止。也许,我和龙蝶有太多的不同,但有一点,我们是如此的相像。

我们从不倒下!

倏然,四周静止下来。朦朦胧胧中,一道微弱的光线从天际透出,照在我脸上。温暖的,明亮的光芒不断扩散,在我眼中闪烁。

晨曦的光斑在眼中闪烁,玄劫结束了!曙光洒满罗生天的大地,拂晓的风吹来,空气清新而潮湿。绞杀穿过玫瑰色的朝霞,拍动风翼,在晴朗的天空中划过一连串欢叫。

“林飞,你成功渡劫了。渡过了千年修为都未必挡得住的玄劫!”海姬美目红肿,大概想对我微笑,可是笑得很糟糕。

“怎么笑得这么难看?”我艰难地牵动了一下嘴角,想要笑给她看,面部却近乎僵硬,做不出任何表情。

海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瘫痪了,所以你笑不出来吗?”我柔声道,乜斜过被鲜血染红的胸口。虽然在玄劫中保住一命,但我全身皮开肉绽,如同一个血人。躯干的骨骼都碎了,筋脉寸寸断裂,腰腿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知觉。

日他奶奶的,老子的脉络可是灵犀脉啊,竟然也断了。但如果不是灵犀脉,我多半在玄劫中一命呜呼了。

“不是的,不是的。”海姬泣声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尽胡说。我会变成什么样?我还是像从前一样英俊神武,玉树临风。”我冲她眨眨眼,竭力微笑。虽然我变成了一个残废,但并不需要怜悯的眼神。

我还没有被击败呢。

“嗯,嗯。”海姬一个劲地点头,又疼又爱,“你永远是我的小无赖,是我的俏郎君。”

“你真的很了不起。”甘柠真凝视着我,袖角轻轻拭去我唇边的血块。

“柠真已经喂你服下了碧落赋秘制的九野环舒丹,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海姬安慰我道。

“该歇息了。白天我们必须找地方藏起来,以免暴露行踪,晚上再赶路。如果遇到大队妖怪就避开,零散的妖怪就杀了灭口,尽量不要使用遵行令。”我垂下眼皮,避开刺眼的旭日。现在,我连转一下头颈都做不到了,只有几根手指还可以稍稍弯动。

在一座三面环山的小湖洲上,我们暂时歇脚。洲岸长满了高高的芦苇,绵密如纱帐,白色的芦花映在碧波中,银光灿灿,仿佛曙光正顺着芦杆流下河。

洲上嵩草丛生,荒无人烟。一头水獭受惊从草丛里窜出,一溜烟逃到岸边,又扭过头,好奇地盯着我们。

海姬轻轻抱起我,小心翼翼地让我躺在草地上,头枕着她温软的小腹。这里四周被芦苇丛包围,野草又深,除非妖兵上洲搜查,否则很难发现我们。

按照我的吩咐,绞杀潜入水下,绕着湖洲巡游,一旦发现妖怪,立刻格杀。

“你们的黄金盔甲太醒目了,必须换掉。”我目光扫过女武神,道,“阳光照在盔甲上,反光强烈,在远处会看得很清楚。”

“你别操心了,这些交给我们来做,你需要好好休息。”甘柠真道。

海姬对我百依百顺,立刻卸去金甲,只穿一袭鹅黄色的单衣。女武神们纷纷照做,薄薄的丝帛紧贴一个个丰润的胴体,裸露出来的臂腿雪白如藕。

甘柠真瞥了我一眼,沉吟道:“你如今受了伤,我们最好改变计划,尽快返回红尘天,去龙蝶洞府休养。那里地势隐秘,除了我和海姬、鸠丹媚之外,没有外人知道。”

我沉默了一会,道:“小真真,你这是要我在龙蝶洞府里住一辈子了。好一个‘休养’,在你们看来,我这个废人也只能休养了吧。”

海姬心疼地捂住我的嘴:“不许你胡说,你怎么会是废人呢?你别怪柠真,这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商量的结果。现在兵荒马乱,我们在龙蝶府里住一辈子不是很好吗?躲开战乱,躲开争斗杀戮,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

甘柠真背过身去,不敢看我,纤柔的香肩轻轻抽动:“我不想瞒你•;•;•;•;•;•;林飞,你的伤势•;•;•;•;•;•;太•;•;•;•;•;•;太重了,去龙蝶洞府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我们永远陪着你。”

我默然许久,一字一顿地道:“这不是我的选择。你知道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毅然道,“在我的腰间,系着一个白色的如意袋,你帮我打开它。还有我怀中的小火炉、装燃料粉的紫色鳞鱼皮袋,全都拿出来。”

如意袋解开后,从里面倒出的奇珍异宝堆积如山,霞辉瑞气照花了众人的眼。海姬一吐舌头:“哇,小无赖,想不到你这么有钱啊。”

我打趣道:“要娶脉经海殿的首席女武神,当然要攒够老婆本。”

“嘻嘻,可惜娶一个是够了,不过娶两个可不够。”海姬冲甘柠真做了个鬼脸,我心头一阵暖意,知道她是在故意逗我开心。

“把鳞鱼皮袋打开,再把小火炉放在我的手边。”我颤颤巍巍地张开手掌,接住甘柠真倒出来的燃料粉,手一点点挪向小火炉。

“我来帮你。”海姬刚要动手,被我用严厉的目光阻止了。

“我能行的,我可以。”我沉声道,手碰到炉边,忍不住一抖,燃料粉洒落在草丛里。这个连三岁孩子都能完成的动作,我做起来却如此笨拙。

“再倒。”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摊开掌心。

“再倒。”•;•;•;•;•;•;

“再倒。”•;•;•;•;•;•;

“再倒。”•;•;•;•;•;•;

一次一次,我重复着这个简单的动作,艰难而痛苦。不是药粉洒在地上,就是小火炉被碰倒。海姬猛然埋下头,放声大哭。

在第十一次,我终于将燃料粉倒入火炉。又耗费了半个多时辰,点着了火炉。这时候,女武神们望向我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敬意。

小火炉红彤彤地发亮,炉口喷出一缕青烟,绕着火炉急速旋转,化作了小精怪空空玄。

一连翻了十多个漂亮的筋斗,空空玄站在炉尖上,兴奋得手舞足蹈:“老兄,我们是不是到了灵宝天,要和芝麻那个丫头比试了?”

“比你个大头鬼。”我没好气地道,“如果小火炉一直在我手里,你是很难再见到芝麻了。”

空空玄一呆,随即才仔细察看了我一会,大呼小叫起来,“骨骼尽断?肌肉僵化?不可能啊!你有息壤护体,怎么可能被人打成一滩烂泥?”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拿到了九疑宝窟里的息壤?”

空空玄贼笑一声:“嘿嘿,我很早就闻到了你身上息壤特有的土腥味,本想等你将来死后,把它偷偷扒下来收藏呢。不过现在我和你情投意合,我空空玄堂堂的未来盗贼大宗师,怎能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目光时不时扫过地上堆积的珍宝,灼灼贼亮,又频频扭头,强行克制自己不去看,脸上急促变化的表情十分好笑。

我苦笑一声:“可惜我林飞福薄,不能目睹堂堂一代盗贼大宗师的诞生。唉。”故作长叹,“无法看到北境最璀璨的星辰升起的一刻,是我生平最大憾事。可惜,可惜,将来你开宗立派,风光无限,而我这个知音人,只能在黄泉天为你默默祝福了。”

“为啥看不到啊?”空空玄被我描述的前景说得心痒难搔,像个猴子不停地翻筋斗。

“我刚刚渡过一场玄劫,受了重伤,已经变成废人,还能活多久呢?”

“不行,老兄你一定要亲眼看到我成为盗贼大宗师!不然也会是我生平憾事啊。”空空玄急道,跳到奇珍异宝堆前,探手抓去。

“嗖嗖嗖”几声,三十多种奇花异草、灵丹妙药被他挑出来,送到我跟前,分成三堆。又钻进火炉,掏出了十多种奇珍,加入其中,老练地侃侃而谈:“左面这堆是‘双麟芝’、‘六合葵’、‘万根藤’•;•;•;•;•;•;•;。加无根水煮半个时辰,熬成汤汁服用,再按摩全身要穴一天,可治肌肉僵化。中间这堆是‘黑蜂胶’、‘玉獭髓’、‘龙骨草’•;•;•;•;•;•;,用猛火炼成丹丸,一半吞服,一半混合五色露捣成糊状,涂抹全身,包你三十天之内骨骼重续。右边则是‘碧纹黄精’、‘万年琼脂’•;•;•;•;•;•;,直接服用,可治内腑的暗伤。”

我暗道这家伙真是一个天生的贼胚,仅仅瞟了珍宝堆几眼,就挑出了治愈我的良药。

顿了顿,空空玄为难地道:“至于你断裂的经脉,就比较难办了。”飞快溜了我一眼,紧紧捂住头上的笠帽,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

我心中一动,瞧他的神色,似乎有办法治好我的经脉。当下长叹一声:“经脉已断,我就算骨肉复生,也无法修炼法术,去不了灵宝天了。唉,那个芝麻一定会以为你心生畏惧,不敢再和她比试,说不定会偷偷嘲笑你哩。”

“谁不敢!”空空玄被我一激,小脸涨得通红,猛地掀开笠帽,摸出了一颗鸽蛋大的丹丸。

霎时,满洲生香,芬芳熏醉。空中奇异地凝结出七彩香雾,氤氲环绕,遮住了方圆数里。草丛中的蚁虫纷纷涌来,四周的嵩草“唰唰”疯长,漫过头顶。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知北游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知北游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知北游最新章节 - 知北游全文阅读 - 知北游txt下载 - 洛水的全部小说 - 知北游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大道争锋剑破仙惊弄西游白袍总管求真炸弹狂人的仙魔之旅西游化龙欢乐道士升邪噬金剑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无限武道传魔门败类最强反套路系统大枭雄系统补天纪剑徒之路仙宫阐教第一妖大燕贵公子我是仙凡坐忘长生山海八荒录诸天之我是燕赤霞浪迹在诸天
完本推荐: 我的极品小姨全文阅读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召唤神将皇帝系统全文阅读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全文阅读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全文阅读江山美人志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绝世武帝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国际制造商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国之巅峰召唤娱乐超级奶爸大国智能制造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放肆[娱乐圈]三国领主时代超级医生在都市风水女术士帝神通鉴末日轮盘重生之最强大亨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重启全盛时代快穿反派不好哄莽穿异世界重生原始时代卡牌密室(重生)极品全能狂医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重启飞扬年代无敌修仙妖孽星际之全能进化百炼飞升录都市最强修真学生魔帝的天界小公主回流大时代仙草供应商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赝太子

知北游最新章节手机版 - 知北游全文阅读手机版 - 知北游txt下载手机版 - 洛水的全部小说 - 知北游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