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盛京 >> 温少主的打算(一)

温少主的打算(一)

美滋滋地睡了个午觉, 景小王爷得了便宜的同时也知道不能随意卖乖, 接下来规规矩矩地把人送回了信国公府。

要知道他季景西平日虽脸皮赛城墙, 能和杨缱互通心意也大多是不要脸求来的, 但面对对方的底线和原则他还是怵的。识时务者俊杰也, 惹恼了人才得不偿失, 只能默默告诉自己来日方长。

不过他倒也没忘了还有个小子,回去路上特意绕了一圈把杨绪南从醉云阁接出来。小少爷如今已经是一名准南苑书房的学生, 可谓如愿以偿春风得意,高兴过了头,就不小心尝了尝醉云阁的新酿酒。

无风把人扛上马车时, 杨缱肉眼可见地黑了脸。

风暗卫只能干巴巴地解释:“五少爷只喝了一小盅, 属下也没想到那酒劲大了些……”

杨缱呵呵。

季景西想笑又不敢笑, 只能绷着脸先打发自家属下避难, 而后好意安慰, “绪南再过几年都能议亲了,也不是个孩子了, 你莫要太苛刻。今后他进官场, 总是要有些酒量才好。”

“今后是今后,他现在还小呢。”杨缱没好气地瞪他。

季景西好笑,“别气呀, 你想,绪南想喝酒, 无风他敢拦?那可是他未来主母的亲弟弟, 他主子的小舅子,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杨缱:“……”

谁给你的勇气往自己身上按人设的?

不管怎样,虽然马车里多了个不省人事的杨绪南,但终归还是打散了两人先前略显尴尬的气氛。季景西瞧着细心给小少年擦脸的少女,心里酸溜溜,忽然道,“我记得,绪南最近多了个玩伴吧?”

杨缱安置好弟弟,点点头,“你是说子归吧?”

“是他。”季景西道,“那小子出身琅琊王氏吧,你打算如何安置他?”

杨缱不意外他点破子归的出身,抬眼对上季景西,并无隐瞒,“子归对武将颇有向往,我有意让铮哥教他。你觉得如何?”

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季景西心底的酸意措不及防转成甜,总觉得这一幕这有点像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嘴角都不由翘起来,“挺好啊,袁铮那边我去帮你说说?”

杨缱有些意动,但还是摇头。虽说这事若有季景西出面肯定十拿九稳,毕竟以他和袁铮的交情,别说收个弟子,便是其他更过分的事也能成,但拜师还得看诚意不是?

季景西看出她的顾虑,便也不争,转言道,“我瞧着你对那王家小子很是护着,就不担心他来日要上战场?”

“自然担心。”杨缱微叹,“但男儿志自四方,我又有何权利左右他的人生?”

功名利禄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在这一点上,季景西也持赞同意见。有得必有失,上天公平的很。

“你也莫杞人忧天。”他安慰道,“等他真成了袁铮的小徒弟,自有人会护着他。有些事替不得,他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起责来。”

杨缱抬眼看他,“那你呢?”

“我什么?”季景西好笑。

“宗正司。”杨缱言简意赅地点出重点。

季景西面上笑容微微滞了滞,复又笑起来,“我当然也在为我的选择负责。宗正司并非什么可怕之处,你别把它想的太复杂,其实那地方挺有意思的。”

他这副模样,让那些为他担心的人都不知该不该继续担心下去。杨缱明智地选择跳过这个话题,想了想,道,“你近来又用起助眠香了?”

季景西一怔,无辜地眨眼,“你知道,最近我有点忙……”

不想拆穿他拙劣的谎言,杨缱轻叹一声,“你……算了。待会到了青石巷,烦请稍候片刻,我给你备了些东西你带回去。”

哇哦。

这可是意外之喜了。

季景西笑眯眯地应下,嘴上习惯性地逗人,“要我说,最好的助眠方式就是你在我身边。你看我今儿在别院不是睡得挺好的?我好长时间没睡得这么沉……嗷!”

吃痛地捂着胳膊,景小王爷眼睁睁望着杨缱收回那只作祟的手,不甘心地将剩余的话吞回去。

马车在信国公府侧门停下,季景西扶着杨缱下了马车,醉的深沉的杨绪南被暗七先一步扛回府中,两人则面对而立。杨缱似乎还想嘱咐他点什么,季景西却笑着赶人,“回吧,待会让人把东西递出来就行,你就别来回跑了。”

杨缱只得应下。

两人刚打算分别,眼角余光忽然同时扫到一抹暗红色一跃而过,眨眼间便消失在了信国公府的墙头。杨缱惊了一下,下意识以为有贼人,面色一沉,刚打算喊人,身边无霜低声在季景西耳边说了句什么,后者赶忙把人拦了下来。

“拦我作甚?!方才有人……”杨缱一句话未完,面上还带着担忧薄怒。

“别别,自己人。”季景西一手揽着人,面上略带尴尬,“咳,那是皇姐。”

“……”你们姐弟,什么好的不学,怎么总学人翻墙???

“是靖阳公主?”杨缱一言难尽地压低声音。

季景西同样一言难尽地颔首。

眼神交汇时,两人无声沟通——

杨缱:她不是刚挨过板子??

季景西:我怎么知道她身子骨这么好!

杨缱:她这是去哪儿?

季景西:这得问你大哥……

杨缱:……

同样一言难尽的,还有惊鸿院中美人榻上晒太阳的轻衫散发男子。

上一秒还半阖着眼随时会睡着,下一秒眼前突然有人从天而降,整个扑进你怀里,目光灼灼像条饿了三天的狼狗,换成是谁都会瞬间睡意全无,且吓得不轻,且浑身疼。

杨绪尘想问问眼前这人,你不怕突然力道没收住把我压死?结果开口就是一串咳嗽,吓得身上人赶紧从美人榻上滚下来,慌张询问他有没有事。

“……有事。”尘世子哑着嗓幽幽道,“差点死了。”

对面人赶紧转过头呸呸呸三声,动作麻利地将美人榻旁放着的黑乎乎药汁端过来,诚心诚意地认错,“对不住对不住,来,润润肺。”

杨绪尘:“……”

看到你如此生龙活虎,我就放心了。原来宗正司的板子都没办法让你安生一会……

在对方的坚持下,尘世子只得将那碗被他刻意遗忘的药喝了个碗底朝天,不去看笑嘻嘻道谢的落秋,对露出得意笑容的某人没好气道,“坐好,像什么样子。”

“坐不住。”靖阳公主垮了脸,“屁股疼。”

尘世子:“……”

很是会看人眼色的落秋默默搬来又一个美人榻,还贴心地在上头又铺了软被子,靖阳公主往上一扑,舒服地滚了两滚,不小心牵动了伤,又疼得直吸冷气。杨绪尘在旁边瞧着,又好气又好笑,“还有没有点受伤的自觉了?”

“有啊,疼死了。”靖阳公主疼得眼泪汪汪。

“那还乱跑?”尘世子黑脸。

“我这不是来治伤了嘛,看着你能止疼。”女子嬉皮笑脸,“山不来就我,我就只能来就山咯,唉,你说我怎么这么苦,还伤着呢,都没人去探望,还得自己来……”

尘世子:“……”

你戏真多。

“欸对了,尘儿,我方才翻墙进来的时候,好像在门口瞧见阿离了。”靖阳公主在美人榻上找了个舒服姿势,撑着头看身边人。

杨绪尘就近拿过她一只手,一边把脉一边凉凉道,“今日是南苑入山考,阿离陪小五去了。”

“这样啊。”靖阳公主闲不住地用手指勾他的掌心,“可我还瞧见景西了啊,也在门口呢。”

杨绪尘表情一滞,没好气地抓住她乱动的手,“然后呢。”

“没然后了……”靖阳有点可惜地咂咂嘴,“放心吧,他没逾矩。”

量他也没这个胆。

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尘世子重新搭上脉,好一会才松了口气,“还好。”

“当然啦,不然我也来不了不是?”靖阳笑得很是灿烂,“我身子骨好的很,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依然能打八个季珪。”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杨绪尘气笑,“看来是季景西没把你打狠了。”

“他敢!”靖阳哼哼。

“你也收敛些。”杨绪尘无奈。

靖阳撇嘴,翻身侧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季珪先动的手。本宫是谁啊,尊老爱幼知礼懂事的大公主,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东宫太子打残呢?我收着手呢,你换个人试试?搁着是景西,他不把季珪头打飞我季君瑶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提到前阵子的风波,杨绪尘唇边的笑容淡下来,良久才轻声道,“这件事我记下了。”

“记下什么?我名字倒过来写?”

“……记下是季珪先动的手。”

“哦。”

靖阳来了兴致,整个人半挂在杨绪尘的美人榻上,眼神亮晶晶,“我们尘儿这是要为我出头抱不平了?不过这次只挨了几个板子就完事,想想都不可思议。你是不是也从中出力了?”

杨绪尘凉凉瞥她,仿佛在说,不然呢。

靖阳笑得更灿烂了,“我都听说了,杨相公在殿上为我说话,还举荐我护送粮队去漠北。旁人不知,主管户部的杨相公和对漠北相熟袁铮还不知吗?北境府虽然粮少,可有袁家军在,从甘、崇二州调粮不过一句话的事。是你出的主意吧?”

杨绪尘被她扒着胳膊,唇边挂着无可奈何的笑,“不是你说想回去?”

“话是这么说不假。”靖阳索性凑过来同他挤在一起,捏着他的胳膊掂量,“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也莫要太累了。瞧瞧,几日不见,又瘦好几斤,这我怎么放心回去?”

“那不如带上我?”杨绪尘挑眉。

欸?

靖阳愣了愣,下意识顺着这个方向想下去,发现居然可行。

杨绪尘是谁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阴谋阳谋骚断腿的尘世子!随军做个军师,说出去都厉害死了!更何况真要是随军,他不愿做军师的话,那也能做她季君瑶的家属嘛!君不见多少边关战士都直接在那边安家了……

再说,重安自打身子不好后就很少出远门了,这大好河山,他还没好好看过。

越想越意动,靖阳公主激动了,然而再一细想,又泄了气,“不好,边境苦寒,军营朴素,对你身子骨休养弊大于利。还是算了,你就好好在京城养着,等着我给你挣军功。”

杨绪尘唇角抖了抖,眉毛扬得更高了。

“怎么?”靖阳明知故问,“我哪里说的不对?”

两人默默对视片刻,尘世子认输,“对,你说的都对。”

“那就是了。”公主殿下嘻嘻笑起来,“除非我们尘儿愿意出仕,不然呀,这往后肯定是本宫官职最高。”

出仕也一样是你身份最高。

尘世子默默想。

“对了,我还听说一个消息。”靖阳闹够了,正经起来,“我听说温少主禀告父皇,我与那谁的日子定下来了,是明年三月。重安,你说温喻是怎么想的,我不会白跑了一趟岭南吧?”

杨绪尘思忖着摇头,“应该不会。曲宁温家的承诺是可信的。”

“那他……”

“温喻之做事,旁人向来难解其意。”杨绪尘回想着那位温少主自打进京后做的每一件事,无论是二月二祭典举荐丁语裳,还是他及冠礼上亲自送礼,还有后来与阿离的相处,都让人有些看不懂。

他曾仔细想过温子青的行事,结合各种细节,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着实待阿离好。

可瞧着,也不像是个有心思的人啊。

“那怎么办?今儿礼部都去公主府商议流程了。”靖阳苦着脸,“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跑来你这暂避风头……要不让阿离帮我问问温喻?看他到底是打算怎么做,我也好有个底。”

敏锐地听出不对,杨绪尘诧异回头,“你也认为此事当交于阿离?”

靖阳愣,“……对哦,我怎么会想到让阿离去问他?”

两人对视半晌,靖阳咽了咽口水,恍惚道,“我、我有点可怜景西是怎么回事?”

※※※※※※※※※※※※※※※※※※※※

季景西:爱上一匹野马。

喜欢盛京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盛京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京最新章节 - 盛京全文阅读 - 盛京txt下载 - 浅本的全部小说 - 盛京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魔女红瞳罪攻略吧,少年(快穿)鬼医圣手:邪王宠妻娶1送2姑妄听临洛夕照重生之君后万安边缘人物她重生了修仙之仙魔体我在兽世种田养崽崽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绝世炼丹师:王爷别追我大唐种田直播日常我的鬼丈夫腹黑狂妃太凶猛招摇传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逆天神妃至上我为表叔画新妆失落大陆皇婚剑仙是我前男友
完本推荐: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最佳影星全文阅读垂钓诸天全文阅读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全文阅读情动99次:总裁大人饶了我全文阅读雇佣兵王横行都市全文阅读都市之国术无双全文阅读超级败家子全文阅读神级透视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永夜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巫师之旅全文阅读斗破之传奇再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英雄无敌大宗师万古魔君重生之苍莽人生刀锋纪麻衣神算子奶爸的异界餐厅天才神医混都市剑破九天乡野小神医帝神通鉴我从凡间来无武江湖隋唐君子演义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神医凰后星际淘宝网神厨狂后家有悍妻怎么破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灵婚簿我的微信连三界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快穿:我只想种田武傲九霄九天神皇吾家娇女晚唐风之王的面具绝世高手美漫之道门修士金凤华庭

盛京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京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京txt下载手机版 - 浅本的全部小说 - 盛京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