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天师上位记 >> 第975章 暂别(4K)

第975章 暂别(4K)

高高的宫门隔断了城中百姓的欢喜与喧嚣,但却不妨碍他们这些留在宫中的人想象外面的盛景,因为雨还在下。

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安乐转身看向走过来的女孩子,脸上缓缓绽出笑意:“果然还是这一套合身!”

大天师的冠袍比起天师的冠袍更为复杂繁琐,代表阴阳十三科每一科的图腾的符文都篆刻其上,每走一步都有绘着金色经文的飘带微微扬起,每一步仿佛都有光芒环绕周身,果真气势不同以往。

卫瑶卿走到她面前行了一礼,见过天子。

安乐手一抬,站在她身侧的薛止娴将手里端着的事物承了上来:一块昭示身份的令牌,一枚刻章。

安乐将这两样东西交到了她手里:“大天师,朕将阴阳司交给你了!”

卫瑶卿俯身一礼:“臣定不负陛下所托!”

“朕知道。”安乐说着转身看向窗外:宫殿阁楼密布烟雨之中。

“你想好了么?”她看了片刻,问道。

想什么?一旁束手而立的薛止娴有些惊讶,只觉得这两个人如同打哑谜一般,下一刻,便听女帝的声音自耳畔响起。

“百姓还等着一窥大天师的相貌、文武百官还要同你交好、你却连家都不回一趟就要走了?”

“臣又不是不回来了。”卫瑶卿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雨中的长安城,厚重的城墙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格外柔和,“张小公子年岁尚小,身份也不一般,这件事还是由臣来做的好。”

安乐舒了一口气,同她并肩二氯,道:“朕想着你一场巫礼才过,还不曾休息便要赶路……辛苦你了!”

“这是臣之本分。”卫瑶卿道,“刘氏族人的手段非比寻常,眼下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济南府的事就是个提醒,他们有霍乱一城的能力。”

安乐嗯了一声,目光落在雨水冲刷过的城墙之上,道:“朕明白。”

“臣正好借此机会可以看一看刘氏在济南府留下的踪迹。”卫瑶卿道,“否则委实难以有应对刘氏之法。”

安乐点头:“朕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担心他借着你不在城中的日子做些什么,阴阳司……阴阳司虽说还有旁人,但朕不放心。”

“他惧的也不是臣,”卫瑶卿摇头叹道:“否则何以敢拦截臣的车架?”

安乐沉思了片刻,道:“他们与陈善早有勾结,之前拦车刺杀就等同是陈善的命令,而那个蒋忠泽的替身一死,便再没有旁的动作,那朕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他们……听命于陈善?”

卫瑶卿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且先前既然刺杀失败,那么他们应当还会下手,让刘氏族人留在城中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若将他们引出长安?”

以她为饵。

安乐当然听懂了她的意思,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卫瑶卿连忙俯身一礼,道这就下去准备出发了。

安乐却叫住了她,顿了片刻却又点了点头,道:“路上小心。”

卫瑶卿应声退了下去。

待到她离开之后,安乐才叹了口气,声音低哑喃喃恍若自言自语:“朕其实想将陈硕的事情告知她的……”

薛止娴低首、眼观眼、鼻观鼻一言不发,她对时政之事并没有那么敏感,开始时还出过几回主意,但后来,她发现自己的主意每每提出,陛下都会皱眉,虽然口中“鼓励”,但实际上,陛下并不满意。

说的不好不对不如不说。

……

才穿上不到半个时辰的大天师官袍又换了下来,卫瑶卿抚平官袍上的褶皱将衣袍交给宫婢,道了声麻烦了。

宫婢忙红着脸道不麻烦。是真的不麻烦!不过将这官袍交给卫家的人罢了,举手之劳说的就是如此吧!但就是这一点举手之劳,大天师居然会对她说麻烦了。看来果真就如大家说的那样:大天师是个和善的人,眼下大家还沉浸在下雨的喜悦中时,她就要离开了。

宫婢看向那一袭常服,梳妆打扮皆是平常的女子,不知怎的,心头热血一涌,竟迎了上去,走到她面前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个头,在那女子惊讶的神情中抬起头来,道:“大天师千万保重!我们都在等着您!”

不止她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婢,还有陛下、满朝的文武、她的家人和……城中千千万万的百姓都在等着她。

“我知道了。”随着这语气平平的一声,她将自己扶了起来,执一把竹伞转身离去。

皇城门口百姓的欢呼仍未散去,依稀还能听到人群中“大天师”三个字一再被提起,卫瑶卿微微低头,要在这一片慌乱中如何不引人注意,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穿过人群,走在大街上,如今城中人人再谈她,却不知她此时已准备出城了。

城外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已经停在路边,有人坐在马车上,有人站在马车旁,在她出城的那一刻却仿佛若有所感一般回过头来。

坐着的是裴宗之,站在一旁的是张解。

“人来了,你回去吧!”裴宗之轻轻拍了拍张解的肩膀道。

张解嗯了一声,向女子走去。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张解停了下来。

“姐姐!”他喊了一声,声音响亮目光明亮的看着她,双拳握紧又松开,“这场祈雨很好看!我往后也会如姐姐这般的。”

“你要超过我,而不是如我这般!”卫瑶卿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将他手里的竹伞扶正,道,“回去吧!在城里要小心,若遇上什么麻烦事,尽管找那些大人帮忙,不用客气!”

张解被她这句“无赖”似的话语逗笑了,笑了会儿,才敛了笑容,正色看向她道:“卫姐姐,最麻烦的不是被你带走了么?”

这场雨何尝不是她向刘凡下的战书?雨里淋了一场,他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孤傲如刘凡自然不会再逗留在城中找他的麻烦。她保护他的办法就是在刘凡面前彻底暴露自己,让自己处于最中心的地方,而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成长。

“对了,跟章宁说等我回来就给他走个后门。”卫瑶卿道,“他若是抱怨,就让他抱怨好了。”

章宁的手段还没有出色到无可替代,又是在济南府养成的自由散漫性子,若是现在就把他弄进去,怕等她回来,他就已经被人撵出去了。阴阳司毕竟隶属朝廷,自然不会容许他那样的自由。

张解笑着应了下来,卫瑶卿看了他片刻,突然一步上前抱住了他,抱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松开,转身钻入了马车。

裴宗之转头看到撑着伞站在雨中的张解正朝这边望来,他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了张解双目前雾蒙蒙的一片,不由摸了摸下巴,转头看向马车里的人:“你是不是将他抱得太紧了?我看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眼前才起的雾气一瞬间就被这一句话憋了回去,卫瑶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说着一把抓过马车内小几上的梅子糖塞了两颗入他口中,道,“吃你的糖去!”

说话间,张解已经低下头来,再抬头时,眼中亮亮的,他朝他们挥了挥手,先一步转身回了城。

裴宗之吃着糖,道:“我其实懂的!你们这是离别苦!”

“倒是进步不小,居然知道离别苦了!”卫瑶卿打了个哈欠,道,“长此以往,你裴大先生的国祚推衍胜过天光大师是早晚的事!真是太了不起了,所以赶紧走吧!”

“除了离别苦,我还知道别的。”裴宗之说了一句,等了好一会儿没有等到回应,回头望去,却见女孩子躺在软垫上,人已经歪歪斜斜的睡了下去。这场祈雨众人看的欢畅淋漓,她却疲累不堪,不止身体还有心理:张家始终是她心底里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此时这道坎算是跨过去了。

他伸手将一旁的软毯搭在她的身上,见女孩子嘀咕了几声,抓着毯子翻了个身,睡得正酣,便拉下了车帘,一扬鞭,马车向前驶去。

……

……

琅琊王氏的府邸修的讲究,下雨便有烟雨回廊可赏清幽雨景,不过身后这位却没有半点赏景的兴致,管事心道,继续引着孙公向前走去。

烟雨回廊的尽头是一间四面垂帘的茶室,修建时名家工匠取自“天地四野和”的灵感,讲究意境,便修成了如今四面空空的样子。

孙公边看边啧嘴,以往同王翰之聊天时,他们曾说过这间茶室,他一直以为这就是琅琊王氏修建经费不足的借口,当时还惹来王翰之一顿臭骂,说“琅琊王氏怎么可能缺钱”云云的。这王翰之捞了个好出身,不必为钱财发愁,那么这十万两于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吧!

才踏进茶室,孙公眼前便是一亮,原本还以为要多跑几趟的,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裴行庭也在啊!不止裴行庭,还有崔远道、谢纠这两个,感情是正好闯进了这几个老家伙的“茶会”了。

孙公并没有半点“误闯”的觉悟,待到管事退下之后,便抓了个蒲团坐了下来,看向王翰之与裴行庭道:“你们两个都在就好!我也不废话了,一人十万两,赶紧拿来!”

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王翰之与裴行庭脸色大变!

“孙公,你这话什么意思?”王翰之与裴行庭对视了一眼,还是他率先开口了,“你若缺钱,老夫自能借你,只是这借据要立,你我交情虽好却最好不要涉及钱财,以免伤了你我的交情!”

裴行庭也跟着点头,道:“十万两不是小数目,孙公你开口便是十万两,实在叫裴某难以回应。”

孙公怔了一怔,忙道:“姓卫的丫头没同你们说么?他从老夫这里拿走了两颗神药,说她的那一颗找你王翰之,你王翰之欠了她十万两白银……”

“放屁!她欠老夫还差不多!”还不等他说完,王老太爷便骂了一句粗话,满面通红的拍着茶几,怒道,“她欠老夫的钱财,将自己抵给老夫这笔账还未还清呢!眼下欠债的反成了要债的,这等事老夫还是第一回碰到,真是气煞人也!”

欠债的反咬一口这种事那些街头的混混无赖倒是常做,但王老太爷何等身份?光这一个姓氏就注定无人敢惹,这种无赖事还当真是生平头一回了。

“你孙思景老奸巨猾了一辈子,她连个欠条都不给你,你居然就把东西给她了?你是脑袋被驴踢过了么?”王老太爷气急之下,口中之话也不会多好听。

孙公此时若还未回过神来被骗了那就是真傻了,回应过来便气的跳脚:“早说那宫里呆不得!那宫里关久了真将老夫关傻了,老夫没想到她胆子大到这个地步,连你二位的谎话都敢编……”

“她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王老太爷见孙公气的捶胸顿足的样子,不由幸灾乐祸,道,“老夫与你说过她的事,你没往心里去是不是?”

孙公气的直翻白眼,目光看向一旁一脸清正的裴行庭道:“裴相爷,她说还有一颗是替裴宗之拿的,你看看要不要替你裴家小辈付这十万两……”

裴行庭笑了笑,对孙公道:“若当真是我裴家小辈拿的东西,裴某自然不会不认账。可孙公您也说了,这是她拿的,可没人见到她将东西给宗之这孩子了,此事不若等宗之回来之后,裴某问一问再做定夺如何?”

孙公怔了一怔,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你说裴宗之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一旁看的脸上笑容遮都遮不住的谢纠道,“裴宗之与咱们的大天师出城了!这种时候出城,老夫倒有些佩服这孩子的心性了。”大天师名声刚起,正是名望最盛的时候,她说走就走。如此果决,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一起走的么?孙公连忙向裴行庭看去。

对上孙公望来的眼神,裴行庭心头一跳,神情却依旧平静自若:“此事若是宗之亲口所言,我裴家自然不会不认账。”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啊,当然是能推一时就一时了。

“真是够爽利的,为了二十万两,连大天师的名声都不要了!”孙公气的咬牙切齿。

“连大天师的名望都能说弃就弃,区区二十万两又算什么?”崔远道将一旁一只打开的锦囊上压的纸拿了起来,放到鼻间嗅了片刻,径自拿下了正煮茶的茶壶,将纸至于火上烤了片刻。

但见那张纸背面的空白处,有字迹显现了出来,众人望了过去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孙公脸色更难看了,是在嘲笑他么?骗了药就跑,可不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么?难怪当时应的如此爽快,原来是根本没准备付这个钱财!

“你冷静些!”谢纠见状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抚道,“上头还有一句,那一句应当才是关键。”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行刺!

喜欢天师上位记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天师上位记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上位记最新章节 - 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 - 天师上位记txt下载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师上位记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大帝姬替嫁新娘:迷糊小王妃长工家的小农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侯府商女贤婿难撩:驸马请宠我神医毒妃归来情牵断恋之暮帘夕阳医妃张狂:厉王,请上榻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娇妃记:帝王囚爱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半缘君:深宫青城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高冷萌妻:山里汉子好种田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农女火辣辣:撩夫种田生个娃一品女仵作盛世娇宠重生最强女帝神医嫡女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
完本推荐: 绝代战魂全文阅读宫檐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全文阅读都市无敌透视全文阅读疯狂解读器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全文阅读国际供应商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女扮男装复仇公主全文阅读大枭雄系统全文阅读武战苍穹全文阅读我真的是NPC全文阅读神武觉醒全文阅读神医嫡女:药香郡王妃全文阅读暴风法神全文阅读仙界科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毒医娘亲萌宝宝逆剑狂神重生之苍莽人生奶爸的异界餐厅重生之完美未来天庭临时拆迁员全球高武狂暴武魂系统天网建筑师武破九荒隋唐大猛士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重生许仙当儒圣弄西游重生婚宠:顾爷,小媳妇有点乖画满田园独步成仙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恶魔就在身边狂探我的大小美女花绝世药神黑科技大鳄昏婚欲睡极品仙帝在花都我从凡间来都市超级医圣他身上有条龙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倚天之崆峒门徒

天师上位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上位记txt下载手机版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师上位记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