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 第357章 言行怪异的寡妇

第357章 言行怪异的寡妇

派去暗访的钦差传来了消息。

正如陆非离所料,那些富商早和罗曳勾结,偷偷的想要将种子运输去罗曳西境。另外,罗曳南部正在招兵买马,想要扩张版图的意图已然明显。

陛下下发圣旨,令镇守西北的岳将军密切注意罗曳动向,另调派禁军前往。其中,地方禁军便调拨了两万。而正在定州军营的萧瑞,也是其中之一。

季菀听说后,不免忧心。

“阿瑞虽说去北地军营呆过一段时间,但毕竟未曾亲自参战,又无亲长指点,我担心…”

陆非离则道:“在地方军营历练,都是要出行任务的,例如绞杀水匪山贼,缉拿大盗等,算是积累对战经验。他在定州呆了一年多,这些事自要参与。早已不是当年初到军中那个年轻气盛的萧瑞了,你无需过于操心。”

季菀点点头。

“阿瑞早在家书中说今年要回来过年的,如今却要亲赴战场,真开了战,至少也得一年半载,不知何时才能回京。”

陆非离暂时没吭声。

罗曳既已有此野心,这一战便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岳家又好战争胜,这次逮到机会,八成会恨不得将罗曳给整个吞掉。然罗曳虽不如大燕国强民富,却也不是那么好打下来的。到时候,必然要增派兵马军资。

岳家和陆家不一样。

陆家是开国功勋,岳家则是寒门出身,太祖时期提拔录用,至今不过四代。论功绩,倒是不少。可论底蕴,比陆家差太多。所以岳家一直不服气。觉得陆家不过就是沾了先祖的光,一直想要超越。这次好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不拼尽全力立不世之功,绝不会罢休。

本来这也没什么。

作为武将,想的就是驰骋沙场,征战杀敌。犯我者,必诛之。

陆非离的志向,便是灭周边各国,天下归一。

可岳家,若是以功利攀比心而战,私心太重,必添不必要的杀戮。

陆家世代镇守北地,和西北岳家井水不犯河水,但陆非离幼时听祖父说起过,岳家人好战,为求胜利无所不用其极。曾以一城百姓为诱饵,围困敌军,屠戮数万。虽是大胜,可百姓伤亡将近一千。其子为报复,将罗曳西部数十个村庄屠戮殆尽。

当时正值先帝晚年昏聩之时,非但未曾责难,反而加官进爵,赐予侯爵之身。

有此先例,陆非离很担心,那位岳侯这次会对那些逃到大燕的罗曳女子下手。

陆家人抗敌,却从不会屠戮无辜百姓。将来若天下收归一家,天下百姓皆为大燕子民,不分你我。岳家这般残酷之行,威慑有余,却会留下隐患。

可西北之地,非陆家所辖。大家都是武将,各守一方,无权置喙对方如何行军作战的方式。

这次陆五郎和陆七郎都要随军出征,必然对岳家行事不敢苟同。若是忍了也就罢了,岳侯也不会太过明着刁难。若是忍不住有所微词,必然得罪上级。岳侯领兵,军纪也是相当严明。若违军规者,必不轻饶。陆五郎和陆七郎若只是吃些苦头,倒也没什么。阴谋暗害不至于,就怕岳侯搞阳谋针对两人。

陆非离倒是想亲自去,可他毕竟身份不同,不可与两个堂弟一样随心所欲。过分参与,只会激化两家矛盾。外患还没解决,又激化了内战,军心不稳,如何抗敌?

再则,他还在训练骑兵,也无法脱身。

至于萧瑞,他是国舅长子,皇亲国戚,岳侯就算不会刻意关照,也必不会让他置身陷境之中。

季菀对岳家不了解,陆非离也没说那些个弯弯绕绕的纠葛让她跟着烦心。她回了一趟萧家,萧老夫人得知孙子要参战,很是忧心。萧时虽觉得男儿立于世应趁机建功立业,可为人父者,难免还是会有些担心。

萧瑞成亲后就带着妻子去了定州。

萧安刚定亲,萧姝和萧贞都在今年先后出阁。萧英也定了亲,萧碧才十二岁,明年也要定亲。孩子们都大了,萧蔚萧琅萧钰几个也早开蒙,去前院住。除了例行请安,也鲜少去萧老夫人的荣安堂。老人家,难免就觉得寂寞。周氏是个好儿媳,但她作为萧家主母,要打理中馈,也是没多少时间陪婆母的。

于是萧时便写信给长子,让长媳带着孙女回京。母亲喜欢孩子,见着孙女,也会多些欣慰。

将近过年,崔心嫱是不可能这时候动身的,起码也得等年后。

而安国公府这边,窦氏在腊月中生下个儿子,取名为陆克綜(zong)。万分期待有个妹妹的玙哥儿不开心了,瞅着弟弟皱巴巴的脸,憋着嘴,很是委屈的模样。

弟弟除了吃就是睡,而且还爱哭,一点都不可爱。

嫌弃亲弟弟的玙哥儿,越发勤奋的往褚玉苑跑,去稀罕既可爱又漂亮的堂妹曦姐儿了,比行哥儿这个亲哥哥对曦姐儿都上心。

季菀正在检查儿子的功课,不期然抬头,见玙哥儿竟抓着一块炸牛奶要往曦姐儿口中送,身边伺候的奶娘赶紧阻止。玙哥儿很委屈,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无辜和不解。

季菀轻笑,对他招招手,玙哥儿立即颠颠的跑过来,乖巧的唤:“三婶。”

季菀摸摸他的头,柔声道:“妹妹还没长牙齿,不能吃这些点心,只能吃些米糊糊。玙哥儿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玙哥儿哪里还记得?仰着头看三婶子,奶声奶气道:“妹妹会饿肚子。”

“才不会。”

行哥儿一脸‘你好笨’的表情,“她每天比你还吃得多。你看,脸都长胖了。”

季菀失笑。

曦姐儿胃口的确好,但也没儿子说得那么夸张。小孩子长得快,曦姐儿还不到半岁,身高和体重都在增长,脸蛋是圆润了些,但怎么也称不上胖。

玙哥儿看看堂妹粉嘟嘟的脸蛋,半晌咧嘴一笑。

“妹妹好看。”

马屁精!

行哥儿哼一声,对他的谄媚很是不屑。自己却忍不住偷偷愁摇篮里的粉娃娃,曦姐儿好像知道哥哥们在说她,眨眨眼,笑了起来。粉嘟嘟的脸蛋,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还在拍手。那模样,看着有点杀,但也的确挺可爱。

心中这么想,但瞧着堂弟满脸欢喜的模样,行哥儿就不爽。

“我的妹妹。”

那宣告主权的模样,别提多傲娇了。

玙哥儿望着堂兄,好像不太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季菀笑着摇头,不理会两个孩子之间的勾心斗角,走到摇篮边,将女儿的手放进被子里。曦姐儿虽不大爱哭,但是好动。尤其最近,天天想着要自己坐起来。可是她还太小,不管怎么努力都坐不起来。

通常六个月的孩子才会坐,而且还得有人扶着。

曦姐儿每次试着坐起来,未果,都会遭到亲哥哥行哥儿的嘲笑。对此,曦姐儿的反应是,不理他。

兄妹俩一样傲娇。

相较而言,玙哥儿就乖巧多了,嘴巴还甜,又大方。每次得了什么好玩具,都要过来分享给曦姐儿,曦姐儿很喜欢他,对着他比对着亲哥哥笑得还开心。

行哥儿表面上嗤之以鼻,实则很是酸。

季菀把儿子的反应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

“明年行哥儿和玙哥儿就要正式上学堂了。”她对两个孩子道:“行哥儿,你是哥哥,不能欺负弟弟,知道吗?”

行哥儿哦了一声,不服气道:“没欺负他。”

季菀刮了刮儿子的小鼻子,“娘知道,我们行哥儿最听话了。”

行哥儿立即喜笑颜开。

玙哥儿则是偏头看了曦姐儿一眼,问:“妹妹呢?”

季菀耐心解释,“妹妹还不会说话呢,得过几年才能上学堂。”

玙哥儿脸上尽是失望之色。

季菀摸摸她的头,看向门口,玙哥儿的奶娘来了,要接他回去用午膳。

晚上陆非离与季菀说了一件事。

江沅这次回京,带回来个女子,正是在他遭遇追杀之时,救了他的恩人。这女子正是从罗曳逃至大燕的众多难民之一,是个寡妇。因生得美貌,被当地县衙看中,调教后高嫁卖给富商。她趁夜逃出来,正好遇上被追杀的江沅,也是她将西北乡村买卖人口的内部缘由告知江沅的。

江沅为报答救命之恩,本欲送她一处宅子作为感谢。但她一个美貌女子,在异国他乡,无人护佑,必遭欺凌。江沅没办法,只能将她带回京以做安置。

他是真没其他心思,回京后便向江老夫人说明了情由,江老夫人立即以自己的名义在京中买了一座二进的宅子供她居住。

毕竟江沅如今乃朝廷命官,若以他的名义买宅子安置一女子,传出去,别人八成还以为那是他养的外室。放在江府,就更不妥了。一个美貌女子,又对江沅有恩,肯定不能当做丫鬟。那就只能做为亲属或者贵客,江家人也必定会厚待。江沅的妻子严茗看在眼里,多少会心里不是滋味。

本来这事儿已安排妥当,但那女子不愿独居。她不是大燕人,在这个地方无亲无故,只认识江沅一个。搬出去住,肯定会被人欺负。女子在这个时代本就不易,她又是寡妇,寡妇门前是非多,她该如何于谣言中生存?她苦苦哀求,不要什么财富宅子,只远为奴为婢,求一个栖身之所。

季菀听到这里,就察觉了猫腻。

这女子,该不是看上江沅了吧?

“江沅答应了?”

陆非离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江沅说,他觉得这女子有些不同寻常。她出身乡野,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像是个农妇,倒像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而且,她对你发明的那个火锅,似乎有些了解,还频频打听。江沅察觉有异,未曾相告。”

季菀微一挑眉。

陆非离又道:“江沅怀疑她是罗曳派到大燕的探子,可观她行止,又不太像。因不了解她是否别有居心,放在家中也着实不安全,所以想将她送走,让我派人暗中观察。但她很是固执,说什么都愿搬出去,甚至哭到了江沅的妻子严氏跟前。严氏心软,觉得她可怜,便将她留在身边做了丫鬟。”

季菀忍不住一叹。

严茗还是太单纯了啊。

江家和严家都是富商,想要安置那女子,多的是办法,甚至还能给一份嫁妆再给她择一门亲,江沅也算报答了恩情。偏偏这女人有问题,无论放在江家还是严家,都有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最好的办法就是江沅说的那样,买处宅子独居,派人监视。

这些事情,江沅未必会和严茗细说。毕竟涉及政事,严茗也未必懂。可这样一个女人,放着高门宅院不住,非要委身做一个丫鬟,明显就不正常。

当初季平绞匪,救回来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人家还是个本分的,都险些导致季平和胡翠夫妻决裂。江沅带回来的这个女人,先不说是否是卧底探子,看她的所作所为,也不是个安分的。所以,严茗到底怎么想的?

“江少夫人觉得,既然有问题,那不如放在身边观察更方便。”

陆非离一句话解了季菀的疑惑。

季菀微愕。沉思半晌,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罗曳那边精心培养的探子,当不会这么急功近利,以至于频频露出马脚。”

陆非离点头。

“正是。”他目光深幽,道:“江沅说,观她言行略有轻浮,但着实不算城府深沉之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精锐探子。而且,那女子不会武功。”

“这么说,还是个求富贵的咯?”

不知道江沅口中的‘略有轻浮’,是个什么层次。要知道,江沅虽出身商贾,却也是从小读圣贤书的。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季菀就看出来,他是个绝对守礼的君子,将那些礼义廉耻看得十分重。那女子请求与他一道上京这个举动,只怕在他看来都显得轻浮。

“求什么暂且不论。”陆非离神情略有些深思,突然看向她,“江沅说,她言行举止很是怪异,时常会说一些很奇怪的词儿。比如你说的入股,还有,她知道夏瓜,并称之为西瓜。”

季菀心中立即咯噔一声。

陆非离目光探索,“按照江沅的说法,那女子仿佛与你有些相似。”

喜欢农门秀色:医女当家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最新章节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全文阅读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txt下载 - 桑非白的全部小说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凤帝九倾情牵断恋之暮帘夕阳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重生之千金毒妃纨绔江湖:重生公主惹邪王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大帝姬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种田山里汉:空间美娇娘邪王的金牌宠妃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天医凤九穿成暴戾屠户的小夫郎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盛世娇宠娇妃记:帝王囚爱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生之侯府良女权臣闲妻画满田园农门秀色:医女当家京门风月凰谋天后
完本推荐: 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无悔九二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查理九世——开心笑一笑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非典型娱乐圈[重生]全文阅读七夜宠婚:神秘老公欺上身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召唤神将皇帝系统全文阅读恶魔少爷别吻我全文阅读从一开始就无敌全文阅读九转神魔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夫人棘手:总裁约不约全文阅读武魂弑天全文阅读仙武世界大反派全文阅读分手妻约全文阅读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弄西游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血宋策行三国箭魔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主宰星河重生之完美未来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革宋都市至尊系统重生军少辣娇妻次元法典了不起的盖慈比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极品全能学生都市少年医生机战无限超级学神御用兵王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三国有君子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仙界赢家长工家的小农妻诡秘之主都市逍遥邪医带着农场混异界百炼飞升录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txt下载手机版 - 桑非白的全部小说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