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巴特尔小说 >> 簪娘别传 >> 第45章 飘枝花(三)

第45章 飘枝花(三)

“这次的曲子,你练习了吗?别光顾着给我准备《拟咏怀》。”

常乐坊正厅,严伯月站在厅上组织着接下来的排演。文壅偷偷靠近文徐的乐班,轻声问道。

“安心吧,我才不会把乐坊的工作落下呢。”文徐笑着回她。

“第一首是你们的乐班吗?”文壅边问边躲开了两名正在东倒西歪地搬着箜篌的男乐师。

“对,《登歌》。”文徐胸有成竹地看了一眼厅上的严伯月,“也让老师听一听我们进步的如何了。”

明渊换了一身小袖披帛,款款地走至厅上阶前报到:“曲部《登歌》。”

尉迟青坐在正厅东侧案旁,颇有兴致地看着厅前的忙碌。他所带领的吹奏部排在了后面,但他还是早早地就来了。除了想听一听大名鼎鼎的严伯月的教导成果外,他也很好奇文壅的唱曲到底是怎样的。

在常乐坊中待了这许多日,尉迟青常听乐师们说,严伯月手下的文壅文徐两位高徒歌声如天籁。

上回在正厅,他已经领教过文徐的歌声了,但尉迟青觉得还不够,他听着文徐的歌声,只觉得悦耳振奋,但也仅有悦耳振奋。

尉迟青还想再听听那个眉宇之间凝着沉重的少女的歌声。

文徐在厅中站定,平稳气息后,朝身后抱着琵琶的男乐师点了点头,便开口唱到:

“岁之长,国之阳,苍云敬,翠云长。”

短促的琵琶扫弦伴着曲的三言词,一句一扫弦,直击人心。

“象为饰,龙为章,乘长日,坏蛰户。”

文壅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痴痴地望着正厅中央的文徐。

在文壅的眼中,一旦文徐开嗓,周围的一切都会逐渐模糊褪色以至于消散。就如文徐为她演唱庾信的《拟咏怀》一样,她们在正厅一个唱,一个望,再无他人。

“列云汉,迎风雨,大吕歌,《云门舞》。”

文徐的声音逐渐提高,琵琶声的力道递进。

“省滌濯,奠牲牷,郁金酒,凤凰樽。”

文徐有力的咬字将曲逐渐推向了磅礴的高潮——

“回天眷,顾中原。”

激昂的歌声久久不散,正厅之中响起热烈的喝彩声,那抱着琵琶的男乐师起身,与文徐互行一礼。

尉迟青点头,赞许地看着文徐,她唱的曲昂扬豁达,壮阔动人。假以时日,她一定可以成为这常乐坊中第一流的歌伎艺人。

文徐迈着矫健的步子退到一旁。

尉迟青知道,只要目光跟随着文徐,便一定可以找到那个让他情不自禁去挂心的少女,文壅。

明渊站在厅上,高声说道:

“曲部,《皇夏》。”

文壅朝文徐莞尔一笑,然后快步上前,与弹奏箜篌的女乐师行礼。在正厅中央站定。

直到现在,尉迟青才算是向自己的热烈的好奇心性正式妥协了。

他下意识地用手乘托着脸,期待着这个与常乐坊欢悦气氛格格不入的少女的歌声。

箜篌声由疏至密缓缓倾泻,如玉手撩动珠帘。文壅等过了三声箜篌,开口唱到:

“旌回外壝,跸静郊门。

千盛按辔,万骑云屯。”

尉迟青有些意外地望着文壅清雅的面容。

“藉茅无咎,扫地惟尊。

揖让展礼,衡璜节步。”

文徐的眼中映着正厅的辉煌灯火,她抬头看了看常乐坊的浮顶。

“星汉就列,风云相顾。

取法于天,降其永祚。”

尉迟青听得入了神。

他的眼前浮现一人,怀揣筚篥,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他拉扯着附近女人的衣服,与小孩打架,故意将水果铺老板的橘子踢着玩。将一柄剑舞得如梨花扬起。人人怕他骂他却又敬他爱他。

那便是于阗的天才筚篥演奏者,八年前的少年尉迟青。

那时的他不喜陈规,专职作对。例如故意在老师教授吹奏筚篥时大吃大喝;在老师与其他的乐师先生说话时突然即兴吹起《西洲曲》;在准备吹奏表演的前一刻还在捉草蜢玩。

白天闹够了,他便在夜里,卧于沁凉的石头上,对着不知名的花草练习筚篥直到天明。

他从没有挥霍过自己的天分。

他的恣意妄为只是与一般人打交道时的敷衍了事。他内心深处渴望着某一刻,能有一声共鸣传到他的耳畔。

但他却总也等不到,等来的只是老师被急症匆匆带走,兄长被战争无情抹杀的结果。

他收起了狂放,怀揣着筚篥,来到了长安。

如今,眼前的这个姑娘,似乎给了尉迟青一种感觉,他为那一声共鸣默默渡过了岁月长河,万幸的是,现在等到了。

文壅的歌声自低处起,向高处腾跃,与箜篌之声比翼齐飞,冲上穹顶,又回环往复。自有一股不认命不服输不自怜的傲气,蕴在浓得化不开的深沉之中,不过分热情,也不显低迷。

尉迟青的一颗玲珑天才心,猛烈地撞击着他的胸腔。

文壅经历过什么,深藏着什么,专情于什么,他都渴望知道。

尉迟青本不想承认,但文壅的歌声确实将遥远过去中的那个自由肆意的尉迟青唤了回来。

文壅向厅中的各位乐师欠身行礼,慢慢地退至一旁。

文徐脸上满是欢喜,她走近了一些,一把牵住文壅的手。

严伯月在厅上坐着,朝明渊点了点头,明渊回了一个笑容。

接下去是曲部的《昭夏》,以及群奏表演。

尉迟青掏出了自己的筚篥,微笑着上前,吹奏部的男乐师各个精神十足,跟在后面。

终于到了吹奏部的顺序。

文壅的曲启发了尉迟青,原本只想做一次中规中矩吹奏以便学生学习的想法,如今已荡然无存了。

他也要放开手脚,尽兴方休。

“吹奏部,《还旧宫》。”

尉迟青将筚篥放在嘴边。

在还未开始时,文徐的心砰砰直跳,鼻子也有点堵。她望着尉迟青俊美的侧脸,无比期待他的吹奏。

尉迟青和着身后男乐师们的吹奏,缓缓地吹了起来。筚篥声石落深潭,悠扬低回。

文徐浑身都发麻了。

她的耳边仿佛有一位耄耋轻声叹气,诉说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悲呼跌宕起伏坎坷艰辛,声音时而低哑隐忍,时而高昂悲愤,那苦难的人生轨迹化成一段筚篥奏出的旋律,铺展在文徐的心中,将美满温馨的生活赋予她的屏风掀开,把狂风骤雨电闪雷鸣带进她的心,迫使她尝尽悲酸苦楚。

文徐的眼眶有些泛红。

一曲吹罢,满座哗然,喝彩声此起彼伏,久久不停。

就连不甚留意的文壅,都隐约觉得,尉迟先生或许和自己有相像之处。

文壅偷偷瞟了一眼文徐,却发现她湿着眼眶,正定定地看着尉迟青。

文壅的心中稍稍有些低落。她改望着地面出神。

尉迟青退至正厅东侧,他颇有兴致地看了一眼文壅后,挑了挑眉。听完自己的演奏后,文壅竟然在出神?这个反应,还挺稀奇的。

严伯月低头对明渊说了几句,然后起身对着厅下的乐师们说:“今日排演的内容,下月初便要正式登台。演出结束后,太常寺卿文大人会挑选年末大典的参演乐师和歌伎。”

厅下的乐师们立刻热烈地讨论起来。

“希望诸位能够认真对待。”

“还有尉迟先生,太常寺亲自带了圣上口谕来,令您在年末大典的晚宴上吹奏筚篥。”

尉迟青微笑着行礼:“谢主隆恩。”

身后的男乐师们更加兴奋,各个都踊跃着要给尉迟青挑曲目。

“还有,不要过早地骄扈,大典参演人数是有限制的,”严伯月的目光扫了一圈正厅中的众人,“每部各一人。”

厅下暴发出一阵唏嘘。

“今日的排演就到这里,诸位下去以后也请认真对待,各乐班也不要懈怠,下月初常乐坊的表演就有劳诸位了。”

“是。”

常乐坊东西两侧高楼中的花园里,严伯月与明渊正并肩散着步。

“今日的演出,你觉得如何?”严伯月问。

“文徐的好些。”

“哦?”

“老师另有高见吗?”

“我倒觉得文壅进步不小。或者说,这个孩子年岁渐长,心思比一般姑娘更深些,能唱出的自然就更深些。”

“文壅的歌声一直都深入人心。”

“转眼又到了年末大典了,”严伯月与明渊自假山旁转出来,“两年前的年末大典,我记着是你去唱的。”

“是,沈约改作《歌黄帝》。”

“如今你唱曲唱得少了,觉得遗憾吗?”

“若是明渊任由老师的身体再坏下去而不理会,那才是明渊的遗憾。”

“谢谢你,明渊。”严伯月朝她笑了笑。

明渊低头跟在严伯月身旁,面色明媚如春。

喜欢簪娘别传请大家收藏:(www.btebook.com)簪娘别传巴特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簪娘别传最新章节 - 簪娘别传全文阅读 - 簪娘别传txt下载 - 林所的全部小说 - 簪娘别传 巴特尔小说

猜你喜欢: 盛宠第一佞妃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一世倾城顾盼成欢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永夜凤帝九倾一品女仵作药田种良缘与花共眠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宠妃当道:皇上,快躺好!世家女君九龄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锦绣书神医俏娘子:相公,晚上见!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泪倾城,浅眸乱君颜诗酒趁年华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名门毒医高冷萌妻:山里汉子好种田二货娘子
完本推荐: 忍者招募大师全文阅读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快穿之嫁给任务对象不容易全文阅读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全文阅读婚色撩人:权少诱妻成瘾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狼性总裁要够了没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青梅初长成:腹黑竹马咬一口全文阅读盛宠第一佞妃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龙御九天全文阅读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全文阅读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废柴逆天召唤师猎户出山狼与兄弟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绝品透视眼神州文武诅咒之龙最强神医混都市逆剑狂神莽穿异世界帝道独尊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美漫之道门修士三国有君子猛卒星际淘宝网踏星驸马要上天家有庶夫套路深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轩心谷异界海鲜供应商伯爵大人有点甜造化神宫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麻衣神算子精灵时代之红蔷薇英雄无敌大宗师冥王退休计划

簪娘别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簪娘别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簪娘别传txt下载手机版 - 林所的全部小说 - 簪娘别传 巴特尔小说移动版 - 巴特尔小说手机站